• Home
  • 未分類

楊靖把房間中地空調打開來,燕京的七月氣溫已經很高了,還好當年裝修的時候,這裡裝了中央空調,憑藉著特勤局的面子,這裡的電壓根本不會出現供應不起的問題。畢竟衚衕區住的人大多是高層官員。

隨著隱僻的出風口慢慢溢出冷風,楊靖直接脫掉衣服,整個人鑽進被窩后,抱住了緊張的肌肉都僵硬地郭芳。

突然感覺楊靖鑽進來后,本來就緊張的郭芳此刻更加緊張了,一雙手放在床上都不知道要如何,雖然不知道被推倒的滋味到底如何,只是生理課和警校的課程上都有關於生殖器官的描述,她對這個也不算太陌生。

靠近楊靖的那隻小手突然碰到了一絲不掛的楊靖。 https://tw.95zongcai.com/zc/62811/ 頓時一震。手臂剛想收回來的時候,突然被楊靖給壓住了。隨著楊靖的手放在自己胸口,短袖襯衣地扣子一顆一顆被楊靖解開來,不知道如何反應的郭芳只能緊緊的閉著眼睛,隨便楊靖如何動。

隨著郭芳慢慢在楊靖面前被剝成一隻小白羊,鬆散的警服被脫下來放在床頭,褲子被楊靖解開后,郭芳總算動了一下,輕輕的順著楊靖的手,抬起臀部,好讓他能夠跟輕鬆的把褲子脫下來。

一條黑色的長褲和內褲被楊靖熟練的脫了下去,由於郭芳躲在床上,輩子蓋著看不到桃花園外地芳草茂密與否,楊靖只能輕輕地解開束縛在胸前的遮掩物,好讓一雙渾圓地**展露出來。

郭芳的小木瓜楊靖不是第一次玩了,當年在曾翔安家的時候,楊靖也經常撫摸,因此現在被楊靖抓在手中把玩,郭芳除開呼吸急促了一些外,並沒有任何不適,隨著郭芳被楊靖摸的慢慢動情。

青龍也昂挺胸的蠢蠢欲動起來,殺氣騰騰的直指郭芳的雨林深處,只待一聲令下,就衝進去,翻雲吐霧一番。

沒有說話,兩人都知道接下來會生什麼,楊靖把毛巾撲在床上,抱著已經被脫光的郭芳睡到毛巾上,看著依舊緊閉雙眼的郭芳,楊靖輕輕一笑,也不去管她,借著外面的光線,楊靖看到了郭芳整個身子。

白皙嫩滑,郭芳的皮膚並沒有因為長期進行軍事訓練而粗糙,相反看起來結識的肌肉跟鄧琪有些類似,體力充沛的她估計在床上也能揮出十公里武裝越野的勁頭來。

著芳芳櫻草樹立在桃花園外,一雙潔白的修長美腿呈現在自己面前,認識郭芳這麼久了,楊靖還沒想過,並不太高的郭芳身材比例竟然這麼好,雙腿的長度比上身起碼要長出14厘米,如果手臂比身高長出一些的話,郭芳還是個天生學芭蕾舞的好苗子。

一雙秀氣的小腳不安的想要動一動,晶瑩剔透腳趾甲配合著長長的腳指頭分外可愛,真沒想到郭芳的腳經常這麼小巧,完全和身高比例不一樣,看來自己在衣櫃中給她準備的那些鞋子,她穿不上了。

郭芳的腳就和裹小腳的女人一樣,最多只有33碼不到34碼的樣子,幼嫩的皮膚比起郭芳身上其他地方來,也沒有粗糙多少,潔白的肌膚看起來讓楊靖有一種本能的衝動。

似乎感覺到楊靖在看什麼,郭芳悄悄睜開一絲空隙,看到楊靖此時正盯著自己的小腳看的時候,害羞的差點沒抱著枕頭暈過去。

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腳竟然到了高中的時候就不長了,個子雖然並不高,可是也不應該腳會這麼小巧啊!這一直是娟子她們笑自己的一個地方,沒想到現在楊靖也現了,而且看他緊緊盯住自己的感覺,好害羞好緊張。

楊靖輕輕抓住郭芳的腳,慢慢的把她的雙腿分開來,為了更好的讓青龍殺進去,這個姿勢是相當好的,能夠更多的減輕郭芳的疼痛,本來就極為容易動情的郭芳此刻桃花園早就一片泥濘,現在看到自己很在意的腳被楊靖輕輕握住。

瘙癢的感覺從腳底板一直傳到桃花園,雙臉通紅的郭芳甚至不用楊靖**,自然而然的就開始期待起青龍的寵幸了。

雙腳堪可一握,楊靖此時總算明白為什麼舊社會那些吃飽后沒事幹的人喜歡小腳了,原來抓著盈盈一握的小腳,男人會更加興奮,看著還沒自己巴掌大的小腳被握住后,郭芳的呼吸都粗壯了幾分。

楊靖知道她已經做好了準備,開玩笑似的輕輕騷弄了一下郭芳的腳底板,讓她更加瘙癢難耐一下后,抓準時機,青龍戲水,一舉攻破那一層薄薄的防禦,一下子殺盡去的楊靖被郭芳的小腳刺激的沒有忍住,竟然直接把青龍整個插了進去,其根而沒的青龍讓郭芳疼的整個人都曲弓了起來。

額頭上的汗珠被疼的席捲而下,片刻間就染濕了郭芳頭下的枕頭,看著因為疼痛而有些顫抖的郭芳,楊靖輕輕的安撫著她,對她說了一些**的話,舉著她的雙腳踩在自己胸口上,楊靖分出雙手開始撫摸起她的小草莓來。

山村小醫農 今天第二更送到!手中有票的大大記得砸票支持!樂意打賞的哥們也多多打賞,隨風再次拜謝了!記得訂閱正版哦!) 「報告!」一名身穿軍裝的大漢匆匆走到參謀部情報處處長辦公室外,敲了敲門后大聲對著裡面的人喊道。

「請進!」李昌海手中拿著一份文件正在看著,聽到外面熟悉的報告聲,頭也沒抬,直接用他那低沉的語調說了這麼一句。

帶有節奏的皮鞋觸地聲在房間中響起,李昌海沒有抬頭看人,因為他早就知道來的人是誰,瞟了一眼大步走進來的心腹愛將,李昌海示意了一下,等到他坐下后,並沒有開口詢問他來的目的。

對面的軍人性格沉穩,看到李昌海還在看文件,也老老實實的坐在椅子上,把頭上的帽子取了下來,放在李昌海的書桌上。

半響之後李昌海把文件看完了,在後面慎重的簽署了自己的名字,按了下桌子上的呼喚器,把手中的資料交給進來的秘書後,李昌海才開始正視剛才進來的大漢。

「漢文,今天怎麼有空過來坐坐?你那邊的情況怎麼樣?」李昌海笑著對眼前的秦漢文說道,平常的話語說出來就不像是在談工作,彷彿老朋友聊天一般。

「最近楊靖的動作有點大,不僅在亞運村挑起老百姓和倭國運動員爭吵,而且還把華族王家的閨女給帶回了四合院,好像他們的關係很不一般!」秦漢文神情依舊,似乎眼前坐的這位不是軍中掌控情報的處長,而是一般人一樣,彷彿自己說的也不是處長的外甥,而是一般人一樣。

李昌海早就習慣了秦漢文的談話方式,聞言后笑了笑,「亞運村的事情不是楊靖挑起地。這個你也知道,他只是恰巧在那而已,不過那個代成國還真有點氣概,倭國人與狗不得入內,現在燕京媒體把這個事情給炒作的無人不知了。」李昌海說道這裡還忍不住輕輕笑了一笑。

這個手握大權的軍中情報頭子似乎在談論跟楊靖有關的事情,心裡頭的快意就壓抑不住。楊靖還真是一個妙人,別人不知道楊靖的能力和實力,李昌海知道。甚至比老爺子知道地東西更多。

自己的妹妹能夠生出這麼一個有出息的外甥出來,李昌海也感覺臉上有光,如今華夏高層。誰不知道楊家地接班人文武雙全,就是首長在這些領導人面前也毫無掩飾的讚揚楊靖,這麼明顯的捧一個孩子,目地是什麼,眾人不用想都知道。

首長自從認了楊靖做干孫子之後,國外勢力針對華夏的陰謀沒有一件成功。全部被楊靖直接或者間接的瓦解,特勤局在楊靖的帶領下,不斷撈取外快搞創收,現在不僅不需要國家給予經費,甚至還能替國家做一些課題研究。

心情開朗之下,首長嘗試著跟楊靖學太極,沒想到幾年下來,華夏一群身處最高層的老人全跟著首長學起了太極。正宗的武當太極配合呼吸心法,對於調節身體陰陽平衡,抗緩衰老和改善身體機能有很大地實用效果,練了幾年下來,首長的身體比起以往來還要健康,這也由不得這些老人對楊靖不喜歡。

李家能夠在去年拿下金陵軍區和廣珠軍區,這裡面也不是沒有人反對。可是在首長以及一眾軍中元老的支持下。李家毫無懸念的成為了軍中真正的實力派,這裡面也不無楊靖的功勞。

因此李昌海對這個外甥可是相當喜歡。每回他都能整出來一些令人苦笑不得的事情,就好比這次亞運村的事情,首長在收到消息后,私底下都大叫了幾聲好,高層當中,其實沒幾個人對倭國有好印象,當年租借地那句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的牌子,經過這麼多年,還深深印在首長的心中。

現在看到代成國竟然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首長雖然在公開場合還是賦予華夏和倭國要和平相處,可是私底下早就樂不可支了,不止一次的對身邊的人說,現在華夏人的骨氣起來了。

秦漢文似乎也知道李昌海會這麼說,因此也不已為許,事實上代成國搞的這個事情還真不是楊靖授意地,那天在那裡地人眾多,隨便找人了解一下就知道了,現在亞運村的代記小店在媒體地吹捧下,幾乎成了民族志氣的代名詞,火的一塌糊塗。

「華族的王家咱們對他們的了解僅僅限於海外華人提供的情報,對他們我們並不了解,如果華族是敵對勢力,或者他們本身就有什麼圖謀,咱們不可不防!」秦漢文之前說亞運村的事情只不過是鋪墊,王家的事情才是重點。

李昌海不無感嘆的問道:「王家的事情現在放一放,他們在華夏投資的180億資金必須嚴格監管資金去向,如果這筆資金有流入民間組織或者某些個人手中的話,必須嚴查嚴辦,一查到底絕不姑息!」

「是!這筆資金我們已經安排了人嚴格監控,目前除開他們在國外購買大型身材設備外,也就是珍海集團與他們簽署了幾份合同,承包了他們華族在燕京以及東海的廠房和總部修建,涉及到的資金有近35億。」秦漢文接著把珍海集團高海濱與王有福接洽的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遍。

李昌海知道高海濱是楊靖的人,那個什麼珍海集團的背後實際操控人就是楊靖,因此聽到秦漢文這麼說后,笑著點了點頭,也不發表什麼意見,漢文是自己的心腹,對於珍海集團的事情也知之甚祥,自然用不著點醒他什麼。

「珍海集團的事情只盯著新上任的幾個經理就行了,其他的事情讓高海濱自己去辦,咱們對他也不陌生,這麼多年下來,他有什麼想法的話早就做了,不會等到楊家勢大之後才反叛,再說法律程序上面他也僅僅只有20%的股份,翻不起什麼大浪來。」李昌海把自己的意思一說后。秦漢文就知道怎麼做了。

說實話珍海集團雖然說楊靖有80%的股份,去年一億多資金注入后,楊靖佔有的股份高達90%,楊靖也跟高海濱簽署了協議,不論今後增資多少,高海濱10%地股份永遠不變。

高海濱也是個明白事理的人。依照如今珍海集團的規模,在接下華族35億的工程后,珍海集團一舉成為華夏最大的民營建築企業。如果算上這個大單帶來的利潤,珍海集團地總資產在2年後,可以突破到30億。

這可不是一個小數字。在90年代初民營企業總資產能夠過億的都是比較大型的企業了,珍海集團能夠達到30億地總資產,不算每年分紅的話,只看股份高海濱都有3個億,要知道前幾年,高海濱的資產還不過5000萬。幾年下來整個資產翻了6倍,也算對地起他這些年的辛苦了。

「行!我知道怎麼辦了,今天楊靖把郭芳帶回了四合院,沒什麼事的話,我先去東北了,那邊最近有些問題!」秦漢文臨走的時候把今天楊靖把郭芳帶回家的事情跟李昌海說了一下,看來這一句才是他今天過來的重點。

畢竟他也是綁在楊家戰船上地一員,楊靖這個接班人的一舉一動都牽扯到無數人的利益。由不得他這個暗地裡負責楊家、李家子弟安全的保安頭子不注意,要不是秦漢文是李家最貼心的人,李昌海也不會對他如此之好。

李昌海看到秦漢文離開辦公室后,笑了笑,拿起桌子上的電話,直接撥打了老爺子的電話,把楊靖帶郭芳回四合院的事情說了一下。老爺子沒有反對后。李昌海才掛斷了電話,這裡發生地一切都是在楊靖剛接到郭芳的時候。也就是說如果李國良不想楊靖跟郭芳有什麼關係,那麼在他們回到家后,馬上就有人過來破壞他們的事情。

不過還好,李國良對郭芳的事情了解的較多,知道她跟楊靖是從小就在一起的女孩之一,因此也沒什麼意見,再說郭敬明是楊海濤手下第一大將,雖然目前並沒有在東海,可是布局已經開始,十年後,郭敬明到安全部做部長沒有問題。

畫面回到四合院,經過楊靖一番撫摸后,郭芳總算是緩過勁來了,下身撕裂的痛楚緩過來后,面色都好看了許多,楊靖看到她總算是挺了過來,終於鬆了一口氣,雙手再次抓住她地小腳,輕輕地把她的雙腿分開來。

腰間緩慢用力,青龍開始慢慢地在水井裡挖掘了起來,一口旱井不經過好好的挖掘,肯定不會湧出一口上好的泉水,郭芳的水井還不錯,經過楊靖幾次挖掘后,總算開始湧現出清澈的泉水來。

看著郭芳在自己挑逗下,已經渡過了初期的痛楚后,楊靖不由加大了力度,每一次撞擊都能讓郭芳的眉頭皺起來,每到這個時候,抓住郭芳小腳的手就會輕輕的用指頭碰觸她的腳底板。

腳上的瘙癢果然分掉了郭芳的注意力,下身的痛楚也沒有那麼明顯了,楊靖真沒想到,郭芳的敏感帶竟然在腳上,看來每個人敏感帶不同還是真的,抓住盈盈一握的小腳把玩,自然有一番別樣感覺,興奮的小楊靖不斷在水井中嬉戲,似乎永遠不知道疲憊。

郭芳的情況慢慢進入佳境,輕哼聲沒有掩飾的從她口中發出,還好四合院的院子超大,這裡的青石土磚結構隔音效果超強,否則楊靖還真怕等會郭芳大叫起來,隔壁的人會聽見,那樣可就不太好了。

保險起見,楊靖隨手布了一個隔音禁制在房間中,這樣的話郭芳就是叫破喉嚨,房間外的人也聽不見。

隨著楊靖的動作加劇,郭芳的嬌喘聲也就越大,本來嗓音就很柔和的郭芳在床上,竟然能夠叫出如此響亮的聲音來,真是地上和床上判若兩人,如果不是知道她是郭芳的話,保管只聽聲音分辨不出床上的人是她。

沒想到郭芳的戰鬥力如此驚人,楊靖奮勇抗擊了這麼久,她竟然還沒有泄身,感覺到下身不再疼痛后,郭芳不由自知的隨著青龍前進的方向,不斷抬動臀部,調整自己水井的角度,讓青龍能夠更好的進入。

妙人!真是一個妙人!楊靖還不知道郭芳的戰鬥力竟然這麼強,要知道經過嚴格訓練的鄧琪在第一次的時候,也沒抵抗這麼久,難道自己的水平下降了?

楊靖想到這裡,不服的使勁衝刺了十幾下,隨著郭芳的聲音越來越大,可是那種爽到渾身癱軟的感覺,郭芳始終感覺不到,最多她只是感覺到爽而已,想要讓她爽到底,估計還得加一把勁。

意外,真是太意外了!

楊靖都沒想到郭芳竟然這麼難搞定,要不是看在她這是第一次的話,早就壓下去使勁搏鬥了,感受下面郭芳的屁股扭動的越來越快,似乎欲求不滿的要自己使勁,有些鬱悶的楊靖抓起郭芳的小腳,一邊撞擊,一邊輕輕的摳她的腳底板。

誰知道這樣竟然有效,不斷躲避瘙癢的小腳被楊靖抓住,哪能逃的了,下身舒爽的刺激不斷,腳上被楊靖摳的瘙癢難當,郭芳整個臉被憋的緋紅,睜開小眼還沒看清楚楊靖到底是在幹嘛的時候。

突然小腹抽搐了幾下,一陣尿意湧出來,還沒來得及反應,郭芳出生一來第一次泄身在她還沒做好準備的時候來臨了。

青龍感受到水井中突然湧出大量的泉水,濕潤的感覺片刻之間就布滿了青龍全身,郭芳的叫聲在那兩分鐘里竟然爆發出不符合她肺活量的嬌喘聲,讓楊靖一下子都忘記了動作,直到郭芳感覺快感沒那麼強烈,不滿的動了幾下后,楊靖才反應了過來。

強悍!彪悍!沒想到郭芳的叫聲換一個地方后,會有這麼驚人的效果,在自己這幾個女人當中,郭芳不僅戰鬥力超強,而且嬌喘聲也別具一格,讓楊靖感受到了數種不同的風情。

戰鬥之後的愛撫對楊靖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了,雖然青龍還沒爽到盡頭,可是勞動了這麼久,初經人事的她不在適合長久戰,還好青龍的治癒功能不錯,楊靖相信到了晚上,自己跟郭芳的較量才真正開始,現在僅僅只是大戰前的熱身而已。

:..,

小說來源:清逸文學網http:// 在慕容思和上官嫣然起身離開這家咖啡館之後,郝文章冷冷的望著慕容思的背影,嘴上露出一絲怪異的冷笑。

空氣猛的一陣波動,一個全身穿著黑色衣服的老頭慢慢的從空氣中浮現出來,然後走了出來,毫不客氣的坐到了郝文章的前面。

對這個神秘老頭的出現,郝文章沒有半點動作,看上去他和這個老頭應該是蠻熟悉的。幸好這位置處在一個角落裡,而且邊上還有一大顆盆栽,所以老頭的神秘出現沒有引起任何的注意。否則要上被人看到的話,非嚇出人一身冷汗不可。甚至有可能會把人給嚇死了。

這個老頭便是巫春子。自從文章變身成散仙之後,他在郝文章的暴力壓榨之下,迫於無奈只得認郝文章為主,成為了郝文章身邊的一個僕人。

「少爺,剛剛那位姑娘的身上,好象有股仙人的氣息。」巫春子說的人正是慕容思。

因為吃了太上老君煉製的上品仙丹,慕容思已經具備了半仙之體。

對於慕容思身上的神秘氣息,已經擁有散仙修為的郝文章自然不可能沒有察覺。只不過,他畢竟是屬於半路出家的野和尚,所以並不知道慕容思身上所帶的這股神秘氣息到底意味著什麼。現在被巫春子這麼一說。他地眼中頓時露出了驚訝的眼神。

「仙人的氣息?」郝文章微微皺起了眉頭。他不明白做為一個凡人的慕容思的身上,怎麼會有仙人的氣息的。

巫春子略一思考,說道:「少爺,依我估計,剛剛那位姑娘應該是吃了仙界的仙丹,或則上仙界蟠桃園地仙桃,否則以她一個凡人的身份,身上是不可能帶有仙人的氣息的。只有吃了仙丹或則仙桃。她才有可能脫去凡胎擁有半仙之體。這樣的人,如果修真的話,那絕對是進步飛快。」說到進步飛快,巫春子地眼中不由自主的閃過一道羨慕的眼神。

也難怪,想他巫春子修鍊千餘年,至今也不過是到了合體期。當然這和他們巫教的修練法訣有很大的關聯。他們巫門的修鍊法訣。只有配合陰陽魂魄,才可以進步飛快。否則的話,和烏龜爬是沒多大的區別的。

倒是文章,他的眼中有地只有不屑,冷冷一哼,道:「進步飛快?能有我快嗎?」

對於現在的自己,郝文章那可是相當地滿意,全身上下充滿了力量。他相信只要自己願意,他可以在瞬息之間毀掉整個香港,讓整個香港從此在地球上消失。

現在文章最想做的一件事。那就是找到歐陽,把他碎屍萬斷。對於歐陽地恨。那可不這簡單的「奪妻之恨」。其實如果不是文章死心眼,一心要找歐陽報仇的話。他也許可以在修真界里稱霸也說不定。畢竟,他散仙的實力是擺在那了。相信沒什麼人會願意無緣無故的去得罪一個散仙。

只可惜此刻的文章已經被仇恨蒙蔽了眼睛,所以等待他的結局也就只有一個了。

話分兩頭,歐陽終於要回香港了。再和諸多的老婆一一告別之後,歐陽瞬移到了溫州地永強機場。沒錯歐陽並不准備再用瞬移了。每次都用瞬間移動的,他覺得缺少了很多地樂趣。

從溫州並沒有直飛香港的飛機,所以歐陽準備先去上海,再轉機回香港。至於為什麼要選擇上海做中轉站。原因便是張菲雪就在上海上學。他也有段時間沒見到這最早跟自己的老婆,心中確實是有些想念。而且。最重要的是,張菲雪的生日就在今天,所以他要趕過去給張菲雪過生日。

……

上海復旦大學。

「菲雪,今天陪我去圖書館一趟吧,好不好。」張菲雪抱著一摞書正準備回寢室的時候,她同寢室的好友梅琳跳到她的面前,說道。

張菲雪歪著頭想想之後點頭說道:「好啊,正好我也去圖書館查點資料。」

見張菲雪答應和自己一起去圖書館了,梅琳的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只可惜張菲雪沒有歐陽那麼大的神通,否則她便可以看出梅琳此刻心中所想的是什麼了。

原來,梅琳被人用一張劉德華演唱會的門票給收買了。

在張菲雪所住的那棟宿舍樓下,至少有十幾輛豪華好汽車停在那裡,十來個男人好象都約好了一般的,手捧著鮮花站在宿舍樓下各自的車旁,彷彿在等著什麼。

「菲雪,你的魅力可真大啊。看,那些人估計都是在追你的。」梅琳指著前面那一遛的豪華小汽車,羨慕的說道。

「這些人可真是陰魂不散,真想把他們全扔太平洋里來個眼不見為凈。」張菲雪無奈的說道。

張菲雪上個絕色美女,這是無庸質疑的。自從修真之後,原來的絕色美女變的越發的漂亮,甚至變的有種不食人間煙火的那種感覺。

在以前,還有劉顯那個傢伙頂著,所以那些人就是心裡想追張菲雪,那也得看看自己有沒有那個分量。但現在劉顯失蹤了,他們的機會來了。這不,也不知道這些人從哪裡得來的消息,知道張菲雪今天生日,一個個將自己打扮的人模狗樣的,希望能有機會請張菲雪吃飯。

就在張菲雪剛說的時候,她的耳朵里傳來了歐陽派來保護她的戰鬥機器人的聲音,「小姐,要不要我把這些全扔太平洋。」顯然,這些戰鬥機器人也是聽到了張菲雪的話。

「梅琳,我們還是不要回寢室了,直接去圖書館吧。」張菲雪想了想之後說道。

正在暗自羨慕的梅琳見張菲雪說現在就要去圖書館,連忙說道:「你不要這些人送的禮物,看這些傢伙一個個坐賓士開寶馬的,出手肯定很大方的。你不收會很浪費的。」

張菲雪冷冷的說了一句:「你想要,那你就去收好了。」說完,也不再等梅琳,轉身便朝著圖書館的方向走去。 第二天上午,楊靖神清氣爽的帶著郭芳離開了四合院,沒有去管特勤局那幾個羨慕自己的隊員,溫柔的抱住郭芳,兩人直接去了不遠處的早餐店吃了豆漿和油條。

青龍的功效果然非凡,一晚上下來,經過數次大戰的水井被它修復如初,甚至從外表看,除開裡面那一層薄膜已經消失了,其他的地方沒有一絲變化,青龍昨晚在水井中兩度吐水,這在其他人身上還沒有過,由此可lxwxw。***見郭芳的戰鬥力非同一般。

真正成為楊靖的女人後,郭芳似乎對楊靖有多少女人不再有意見了,楊靖的彪悍昨晚她深有體會,如果說楊靖沒什麼戰鬥力還要找幾個女人的話,郭芳肯定心裡頭有些不高興,畢竟戰鬥力不行,還得照顧這麼多女人,肯定自己沒那麼爽。

現在知道楊靖戰鬥力超凡后,郭芳對楊靖身邊女人多的最後一絲不滿也消失了,按照楊靖的話就是,哪怕一次做一天不停,他也不會有什麼不適,要知道他可是仙人,雖然主修的不是歡喜禪,可是超強的體質以及體內的仙靈之氣絕不會讓他弱了仙人的名頭。

「今天就要回單位嗎?如果不想lxwxw。***回去的話,我打個電話給老王,讓他安排一下就行了!」楊靖吃完早餐后,看著一臉幸福模樣的郭芳,有些鬱悶的問道。

本來以為昨天郭芳累了這麼久,今天不會去單位了理想,沒想到自律相當強的她起來后就決定要回單位,警察的責任感和使命感充斥在她心房,現在內心情感的問題解決后,郭芳也能一心一意的處理好工作上的事情了,因此沒有顧楊靖的挽留。一意想回單位。

其實郭芳想回去還有另外一層意思。自己在外面留宿一宿,早點回去,還能找個借口混過去,再加上昨晚下身地傷勢已經完全恢復了,就是回去了也不會被看出有什麼不對,如果傷勢未復地話,郭芳還真不敢這麼早回去。

如lxwxw。***果楊靖知道青龍的治癒能力也有不好的時候。估計會鬱悶死!

「不用了,我還是早點回去的好,這次過燕京來本來就是實習來的,不多學點東西,今後踏入工作崗位,不會做的話會被人笑話的,你也不想我被人看不起吧?」郭芳哄了哄依舊不太高興地楊靖。

文學

「找個時間吧!我跟王小珊見一面,她也怪可憐的,你可別欺負她!」郭芳說這話的時候,根本就沒想想。前幾天她如此吃醋不高興是為了誰,現在連王小珊的面都沒見著,就開始站在大姐的角度說話了。

「行!我們走之前安排個時間讓你們見見,估計還得有半個月,簽證已經在辦了,旅遊簽證辦下來的話,我們就會去東港。然後轉機到英格蘭去,到時候給你帶禮物!」楊靖笑著做了個打電話的姿勢后,幫郭芳攔lxwxw了一輛計程車,幫她付過帳后,揮了揮手讓司機開車。

一天下來,楊靖總算搞定了郭芳,想到這個喜歡自己近十年的理想丫頭總算成了自己人,心裡頭不由也為她如此痴情而感動。

「楊靖!你小舅有請!」等到視線中郭芳乘坐的計程車離開后。正準備回四合院打電話給王小珊的楊靖被幾個大漢攔住lxwxw了,帶頭地那個竟然說是小舅請自己。

「小舅?他找我幹嘛不自己打電話?你們是什麼人?」楊靖沒有在意這幾個小蝦米,氣機不會騙自己,他們只是經過訓練的普通人,對自己沒有威脅,哪怕掏出槍來,楊靖也能在一秒之內把他們全部定住。

「處長只讓我們請你過去。我們是情報處的人!」大漢這麼一說后。把隨身帶著的證件拿了出來,給楊靖看過之後。楊靖才肯定了下來。

奉令成婚 自己身邊也有一文學份參謀部的證件,上面有什麼防偽的印記楊靖知道,因此看過幾人的證件后,楊靖點了點頭,上了路邊開過來地一輛車。

隨著車子絕塵而去,衚衕口又出來幾位老百姓,看到楊靖沒有回四合院后,著急的安排人手去追蹤剛才楊靖上的那輛車,楊靖沒有去想為什麼小舅不打電話找自己,也沒去想這些人究竟是幹什麼的,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詭計都是紙老虎,一捅就破。

「什麼?楊靖被人接走了?什麼理想文學人?」一處別墅的書房中發出一陣咆哮聲,看著他眉宇間不斷顯露出來的殺氣,就知道他此刻的怒火有多大。

「不知道?你們是幹什麼吃地?好不容易安排你們在外圍監控他,沒想到他就能在你們眼皮地下被人帶走,如果不能知道他被誰請去的,你們全部等死吧!」話一說完,電話就被他砸在地上,再理想也不去管話筒那邊還在解釋著什麼,躺在身後的真皮座椅上,不斷喘著粗氣。

楊靖乘坐的車在經過了一個路口后,馬上每個方向又開出來四輛一樣的車,甚至連車牌都一樣,詫異的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邊的大漢,發覺他們地神情依舊,彷彿沒什麼事情能夠值得他們動容一般。

車子沒有任何阻擋,經過數個路口,每個路口都有一樣地車出來分散有可能追蹤的敵人理想文學,經過近半個小時地行進后,車子總算開進了一個地下停車場,在lxwxw。***裡面幾人換車后直接開了出去。

沒想到在燕京還得這麼小心,又有誰敢觸動李家的虎鬚,楊靖沒有在小舅身上布下神識印記,因此不知道他此刻到底在什麼地方,看來今後一定得在自己身邊的人身上布下神識印記,免得要找人的時候找不到。

郊區外的一處別墅裡面坐了不少人,李昌海和李國良等人全部聚集在這裡,如果對華夏軍方高層將領有所了解的,看到裡面聚集的人後,肯定會大吃一驚,裡面最小的一個也是少將,還有幾位甚至是和李國良同期的高層將領。他們都是歷經數十年陣戰的英雄。

「楊靖已經接到了。馬上就會過來!」李昌海對身旁地父親點了點頭,把這個事情一說后,李國良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李昌兵表情冷靜,在座地人身上無不發出一股硝殺的氣息,這些征戰沙場的將領都是經歷過戰火洗禮的老將,此刻聚集在一起,竟然無形中把別墅的氣氛襯托的分外鄭重。

「今天召集大家秘密會見。主要是因為秦漢文發覺到了些情況,下面請他給大夥說說,待會楊靖過來了,再聽聽他的意見,有些東西他那個小猴子比咱們還處理地好些!」李國良知道楊靖無恙的被接出來后,笑著對在座的30多名將領說道。

這些人全是理想燕京軍區、西北軍區以及東北軍區的李家嫡系,另外一些老將都是和李家站在一條線上的,這樣的會議每年都會召開一兩次,大夥也都習以為常了。

秦漢文秘密組織了一批退役的精銳偵察兵,在暗處保護這些李家嫡系將領家人的安全。這些戰士都是各軍區精選出來的,大家在一條船上,自然要注意自身的安全保衛工作,除開明面上軍區安排地警衛員外,秦漢文還組織了一個相當龐大的保衛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