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正在想象著吳俊傑待會被韓少收拾的黃飛宇聽到同伴的話,這才清醒過來,連忙快步向著電梯口的方向走去。

「韓少!您回來了,法蘭西好玩嗎?我聽說那裡是最浪漫的地方,那裡的女人個個都非常風騷,很早以前我就想去見識見識,可是我家老爺子卻說什麼都不讓我去,還說如果我出國的話,就把我的所有銀行卡給凍結了。」黃飛宇看到來人,臉上露出獻媚的表情,對來人說道。

韓少聽到黃飛宇的話,想到自己這次的法蘭西之行,那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對黃飛宇說道:「小黃!這次你沒跟我一起去法蘭西,真的是太可惜了,那裡簡直是我們男人的天堂,空氣里充滿了浪漫主義的味道,女人也透露著絲絲浪漫氣息,跟那些到咱們國家來賣肉的女人完全不同,搞起來別說有多帶勁了。」

黃飛宇聽到韓少的話,臉上馬上露出一副遺憾的表情,對韓少說道:「韓少!您別說了,說的我現在就感覺到慾火焚身,不過咱們可得說好了,如果有下次您一定要提前通知我,到時候我告訴我家老頭子說跟你一起出去,我想他肯定不會阻攔我。」

「好!好!好!下次我如果還去法蘭西的話,一定提前通知你,對了晚飯都安排好了沒有,在法蘭西吃了一個星期的西餐,膩都膩死我了,還是咱們自己的東西好啊!」韓少聽到黃飛宇的話,想到法蘭西的食物,到肚子里的蛔蟲馬上爬了上來,他看著周圍的那幾個年輕人,笑著跟他們打過招呼后,向著裡面走去。

黃飛宇看著韓少向裡面走去,隨即跟在他的身旁,當他看到韓少向著吳俊傑的包廂走去的時候,心裡暗喜,不過臉上卻裝出一副無奈的樣子,對韓少說道:「韓少!我們的包廂在那邊,本來想要那間迎春閣的包廂,結果我們來的時候,包廂已經被別人給佔了,當時我還想著找包廂里的人商量,讓他們把包廂給讓出來,結果人家壓根就不給我面子,所以今天韓少您就將就在其他包廂對付一頓。」

韓少聽到黃飛宇的話,眉頭一皺,他對黃飛宇的性格可是相當清楚,能夠讓黃飛宇吃癟的人顯然是非常不簡單,在這時他反倒是對這個人感到好奇,隨即說道:「是什麼人這麼牛,竟然連你這個天恆國際的少東的面子都不給,我倒是想去見識見識。」 ;

多事之秋,麻煩總是接二連三,平日里看不到的魑魅魍魎,在這時很突然的集中在一起,全都跳了出來。一場針對華夏,確切說是針對玄雷的病毒在計算機的網路世界內,以秒的時間成倍方的蔓延。

只要是開機運行的電腦,就是他們主要攻擊的目標,病毒凶蠻霸道,感染病毒後會引起電流過載,燒壞cnp,同時把主板上的hip徹底摧毀。一旦被感染了這個病毒,主板就會損壞,只能夠返廠重新焊接cnp,而後把hip刷一遍,程序再次寫入。

華夏正在運行的計算機,雖然也裝有防火牆,但卻沒有防止板載病毒的功能,再加上這是島國處心積慮等待的時機,一出手就戰果斐然。

六百萬台網吧機無一倖免,華夏正在運行,連接互聯網的計算機全都中招,一時之間華夏的電腦都被燒壞主板,即使依次返廠能修,但也需要時間。

電子戰這種概念性的戰術,在人類逐漸依賴計算機的兩千零一年,一下彰顯出他特有的威力,瞬息間讓一個民族措手不及。

網路時代的核彈發揮出他特有的威力后,不光震驚了華夏人,也震驚了世界上全部的國家,好在病毒是定向的,只攻擊裝有中文系統的計算機,讓其他國家的計算機幸免於難。

飛到魔都的玄齊第一時間聽到這個消息后,面色同樣冷白,原本還以為這只是島國摩托聯盟與摩托k之間的對抗,隨著病毒蔓延後,玄齊才清楚這一切並沒有那麼簡單。這是島國對玄字型大小的碾壓。

這一刻再回頭望去,玄齊才發現這就是個連環套,一環緊扣一環,他們也知道即使搞垮摩托也只是暫緩華夏摩托崛起的時間,只有搞垮玄字型大小的集團,才能徹底永絕後患。

打開電腦,準備開機的時候,玄齊沒緣由的嘆息了一聲,如果自己現在有足夠的錢財,那麼……

許久沒有開口的老黿,好似明白玄齊愁苦的地方,輕聲的說:「其實你不光可以用玄寶圈錢,還有另外一條金光大道。」

老黿的話讓玄齊腦袋中閃過靈光,另一條金光大道,玄齊錯愕后便明白老黿說的是什麼,向那些老富豪們出售益壽延年丹,肯定能夠聚攏巨額的財富。只是物以稀為貴,如果批量的販賣就沒有好價格。不過這也算是一張底牌,一張殺手鐧。

沒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糾纏,玄齊打開筆記本電腦,手指在地址欄上ping出一串的地址,而後敲打了回車,筆記本電腦的屏幕上立刻閃爍一連串的數字,隨著數字不斷的顫動,玄齊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在計算機被製造出來后,計算機病毒也隨之出現,正常運行的程序在運行中很有可能會因為一個指令,又或者一個小小的數據鏈而出現錯亂,這就是最初期的計算機病毒。

後來二蓋子靈光一閃,開發視窗操作系統,把繁瑣而深奧的計算機操作從指令集中解脫,變得更加直觀,也更加易於操作。從科研設備變成泛娛樂設備,並且一步步的走入尋常百姓家。

隨著電腦硬體升級換代,運行速度逐漸提高加快,隨著系統開發界面越來越精美,越來越便捷,當然漏洞也就會越來越多。於是病毒的破壞力越來越大,感染入侵的手段越來越多,破壞力也越來越驚人。

玄齊就感覺胸膛內有著一股火焰在燃燒,島國的黑客肆無忌憚的在華夏破壞,居然燒壞玄雷網吧全部電腦的主板,雖然維修起來並不困難,花銷也不會很大,但卻造成了難以挽回的惡劣影響。

正在思索如何報復的時候,玄齊忽然間發現玄雷集團內部的超級計算機依然在運行,而且有了前所未有的自主性。

計算機是工具,人怎麼操作他怎麼運行。換言之計算機被動的接受命令與指令集,不會自主思考,更不會自主運行。而現在超級計算機居然正在自主運行,主程序好似捕捉到什麼,正在進行反向的彙編。

玄齊開啟遠程連接,利用早就開放的埠進入伺服器內,望著屏幕上正在閃爍的彙編文檔,玄齊詫異里不知是誰在操作這台超級計算機?

超級計算機安防系統沒的說,哪怕讓面具島的全部黑客都儘力施為,也破不開超級計算機的防火牆,不存在黑客入侵。超級計算機旁邊還有白火安保的人看守,沒有自己的命令別人無法接近超級計算機,所以也不存在人為操作排除這兩點后,玄齊的眼睛微微的眯起,驚詫的自語:「難道是go」

調用超級計算機的進程管理器,還真看到了熟悉的進程,一共七個,全都屬於god那麼……,玄齊的身軀正在一點點的顫抖

玄齊編寫的蠕蟲本就有些智能的程序,會自動搜索關鍵詞並且加以刪除分析,同時能夠半智能的搬運程序分類下載。god本就是個半成品,無意間與蠕蟲病毒的源碼合併后,並沒有立竿見影的效果,玄齊不再的這些天,超級計算機一直運行著,god主程序吸收蠕蟲代碼,並且加以優化,最終出現了異變。

經過一番的研究,玄齊對god有一定了解,這是一種半智能的程序,又或者說是一種被動防禦的體系,緊守著這個系統內部,不會主動攻擊。

而現在的分析彙編完全就是個意外,病毒衝擊防火牆時,god被動防禦,同時抓取了個樣本,確認安全的情況下,開始進行彙編研究,這是一款板載病毒。所謂的板載病毒,就是利用驟然增加的電壓來破壞主板與硬體。

看著整個病毒的構造后,玄齊的手指開始在鍵盤上敲打,來而不往非禮也,既然島國的矬子們敢出手,那麼玄齊不介意搞殘他們的手。

一段段的代碼在屏幕上閃爍,玄齊的嘴角上浮現出一絲冷厲的笑容,原本他並不想用這種簡單而粗暴的法子,現在被島國人逼緊了,用用也無妨。

在京東的小酒吧中,幾個醉醺醺的小眼睛,湊在一起嘰里呱啦的說著島國語,神情很興奮,拘謹的神情里透著張揚與得意。

松島舉著大玻璃杯,飲下一口后才亢奮的說:「華夏就是互聯網的荒漠,哪裡會有高超的黑客……」

板澤雄睜著朦朧的醉眼,也吞下杯中的酒水,而後笑著說:「攻擊他們,就好像是全副武裝的自衛隊員衝進幼稚園,想打誰的屁股就打誰的屁股,全無敵了」

聽到板澤雄這樣說,周圍的人立刻發出一陣的哄堂大笑。他們是島國京東大學的在校生,在計算機上面有所特長,玄雷被襲擊就是他們的傑作,荒木原野只讓他們襲擊玄雷,卻沒想到這幫混小子一鍋端華夏連接互聯網的全部計算機,這是一種難以言喻的亢奮,就好像是一小挫人挑戰全世界,忘乎所以的他們在慶功。

喝到飄飄欲仙后,他們的心性狂妄起來,一面唱著高亢的名額,一面感慨自己就是個斗敗惡龍的勇士。隨著歌謠飄蕩,周圍的客人眼中都閃爍了煩躁。

就在歡暢開心的時候,手機突然間想起,松島從口袋裡拿出手機來,大著舌頭說:「導師,我們只做了一件很小的小事,你不用太感謝……」

「八嘎」刺耳的斥罵聲從聽筒中傳來,氣急敗壞的荒木原野,粗著嗓子開始斥罵松島:「你這個無可救藥的蠢貨,我只讓你們對付玄雷,誰讓你們攻擊華夏互聯網,你們這群白痴誰讓你們招惹睡著的獅子?」

「就他們還是獅子?」松島發出一聲的長笑:「不過是一隻又老又丑,曾經被帝國碾壓蹂躪的病貓……」說著眼珠一瞪:「攻擊他們又怎麼了?難道他們能反擊?」

「他們已經反擊了你們是民族的罪人……」荒木原野的話忽然間從聽筒中消失。

「他們已經反擊了?」松島又嘀咕了一句,眼睛中滿是不信,半是自嘲的說:「就荒漠化的華夏,又有多少人懂得計算機編程,更何況編寫計算機病毒

小酒吧的電視機上,忽然多出來個於練的女主播,正在用字正腔圓的聲音說:「一種奇怪的計算機病毒,正霸道而蠻橫的在島國蔓延,感染這個病毒的計算機,會燒壞主板與硬碟……」

「怎麼會有燒壞硬碟的病毒……」松島隨口嘀咕著,耳畔好似有響起荒木教授的聲音,他們已經反擊了松島不由得打了個冷顫,整個人都清醒了小眼睛眨了眨,無奈的自語:「難道真給帝國闖禍了?華夏應該沒有……」

忽然轉播的新聞讓小酒吧內靜寂,也吸引了全部人的注意力,就連正在嬉鬧的大學生們,都閉口看向電視機。

板澤雄聽到這個消息后,先是獃獃的發愣,而後面色猛然間一變,低聲的說:「我們的計算機……」

這一下全部人都變色,他們來慶祝的時候並沒有關閉計算機,那麼……

松島的臉色也猛然間一變,卻又在自我安慰:「也許是媒體誇大了病毒的破壞力,也許我們的計算機能夠抵禦這種新型的病毒,也許……」總之他還不相信華夏能有這般技術強大的黑客。,. 黃飛宇聽到韓少的話,心中暗暗竊喜,連忙回答道:「韓少!這個人據說跟龍霸天是朋友,之前我叫鄭慶生帶人過來,想收拾這個傢伙,結果沒有收拾成不說,鄭慶生反倒跟我翻臉了,現在正在包廂外給那個人當門神。」

韓少並不像黃飛宇那樣沒有頭腦,當他聽到黃飛宇說的話時,就馬上猜出黃飛宇想要借他的手收拾包廂里的人,此時他的臉上絲毫沒露出任何的不滿,反而笑著回答道:「哦! 第一下堂妻 看來這個人還真的有點背景,竟然能讓鄭慶生給他當門神,那我還真的要見識見識。」

鄭慶生看到黃飛宇把韓少給招來,在心裡暗道不好,在這時他恨不得廢了黃飛宇,想到韓少的性格待會肯定會跟吳俊傑發生衝突,到時候他該站在那一邊,這無疑是讓他感到非常的頭疼,不過想到吳俊傑是他們忠義堂背後的靠山,在這刻他很快就有了決定,連忙迎上前,恭敬地向對方問好道:「韓少!您來了!龍總的朋友在裡面吃飯,您是否能夠給我一個面子?」

如果是龍霸天這樣跟韓少說話,韓少還會掂量掂量,可是鄭慶生僅僅只是一個小混混頭目而已,在韓少的眼裡跟一隻能夠利用的狗沒有任何的區別,所以鄭慶生開口要面子的行為反倒是觸怒了韓少,讓他的臉色為之一沉,表情極為猙獰地回答道:「龍霸天在這裡也不敢讓我給他面子。伱鄭慶生算老幾。給我讓開,我倒要看看誰那麼牛。」

說話間韓少已經推開包廂的門,走了進去,結果當他正準備問問黃飛宇到底是那個人那麼囂張的時候,臉上露出驚恐的表情,因為他終於明白到底是誰那麼牛,在他甚至有種殺死黃飛宇的想法,對著正準備看好戲的黃飛宇用力的甩了一巴掌,急中生智地對黃飛宇怒聲罵道:「黃飛宇!伱給我記住,吳主任是我韓齊平的老大。伱不給吳主任面子,那就是不給我韓齊平的面子,伱給我跪下,馬上向吳主任認錯。否則伱應該知道後果。」

韓齊平的這一巴掌,把黃飛宇給徹底的打蒙了,他找韓齊平這個太子爺來就是想找回場子,結果場子沒找回,自己反倒被韓齊平給收拾了,看著韓齊平一臉憤怒的表情,黃飛宇就算在蠢,也知道自己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連忙跪在包廂門口的位置,一臉虔誠地自己打自己巴掌。向包廂里的吳俊傑求饒道:「吳主任!對不起!剛才韓少得知我冒犯您的事情之後,非常憤怒的把我收拾了一頓,求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原諒我這一回吧!」

吳俊傑是什麼人,那可是連他家老爺子都讓他想辦法巴結,並搞好關係的人,過去他已經意外得罪吳俊傑一次,要不是後來幫江韓燕做了許多事情,讓吳俊傑對他的印象有所改觀,恐怕他也不知道自己的下場會有多慘。而讓他找吳俊傑的麻煩,那不是老壽星上吊,閑自己活得太長了。

此時的韓齊平無疑是非常慶幸自己沒一進包廂,就說要見識見識哪個人那麼牛,他看到黃飛宇的回答。暗暗地鬆了口氣,連忙笑吟吟地上前。獻媚而又恭敬地對吳俊傑問道:「吳主任!您到這裡來吃飯,怎麼也不事先給我打個電話?您這不是把小弟我當外人嗎?」

眼前的一幕不但讓黃飛宇和他的同伴們感到震驚,就是站在門口外的鄭慶生也感到非常的震驚,他在無法阻攔韓齊平的時候,就馬上拿出手機,準備向龍霸天請示,要知道韓齊平是滬海的第一公子,在滬海從來沒有人敢在韓齊平的面前擺威風,結果韓齊平走進包廂后,非但沒有擺威風,反而露出一臉獻媚的樣子,這讓他真正感受到吳俊傑的強大,在心裡暗暗慶幸自己還好事先認識吳俊傑,否則他也無法想象龍霸天知道他得罪吳俊傑之後會怎麼懲罰他。

吳俊傑沒想到今天到這裡來吃頓飯竟然會這麼不消停,他看到韓齊平從包廂外走進來,無疑是非常氣惱,沒好氣地對韓齊平問道:「韓奇葩!伱怎麼來了?」

韓齊平看到吳俊傑臉色不善的樣子,心裡是撲通撲通的直跳不停,雖然他至今都沒搞清楚吳俊傑的身份,但是他非常清楚一旦他家老爺子知道他又得罪了吳俊傑,肯定會毫不猶豫地打斷他的腿,在這刻他連忙恭敬地向吳俊傑回答道:「吳主任!我前段時間到法蘭西考察一個項目,今天剛剛回來,幾位朋友在這裡為我接風,結果我沒想到這個不開眼的混蛋竟然得罪您了,就專程拉他過來向您負荊請罪。」

黃飛宇知道今天如果無法取得吳俊傑的原諒,韓齊平肯定會修理他,當他聽到韓齊平的話,連忙跪著爬進包廂內,一臉虔誠地向吳俊傑道歉道:「吳主任!韓少知道我冒犯了您,是狠狠地把我修理了一頓,我知道錯了,以後我再也不敢冒犯您了,請您老原諒我這一次吧!」

吳俊傑並不清楚包廂外發生的那幕,當他聽到韓齊平和黃飛宇兩人的道歉時,對韓齊平的話並沒有產生懷疑,此時的他僅僅只想好好的吃完這頓飯,至於黃飛宇這種喜歡拼爹的富二代他壓根就不削計較,在這刻他臉上的表情稍微有所緩和,對韓齊平吩咐道:「韓齊平!我今天也是剛剛從外地回來,今天晚上跟同事們在這裡聚餐,伱們該幹什麼幹什麼去。」

雖然吳俊傑仍舊扳著一個臉孔,但是吳俊傑對他的稱呼從之前的韓奇葩變成現在的韓齊平,讓韓齊平高懸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在這刻他連忙對吳俊傑說道:「吳主任!那我們現在就離開,我就在隔壁的包廂,待會再過來敬酒,您們幾位慢用。」

韓齊平說著,馬上走出吳俊傑的包廂,並親自把吳俊傑的包廂門帶上之後,一臉親切地對鄭慶生說道:「鄭慶生!這次的事情伱做的好,伱安排人在這裡守著,不要讓其他不開眼的人打攪到吳主任用餐。」

重生之青絡公 韓齊平說到這裡,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一疊錢,遞給鄭慶生,吩咐道:「鄭慶生!這點錢伱拿著,待會等吳主任他們走後,我讓酒店給伱和兄弟們安排一桌,吃完飯後,拿著這些錢帶兄弟們去放鬆放鬆。」

鄭慶生不是傻人,他當然知道韓齊平給他錢,是不希望他把剛才包廂外的事情告訴吳俊傑,雖然他已經真正見識到吳俊傑的強大,但是韓齊平是滬海的太子爺,他只是一個混混頭目,如果得罪了太子爺絕對無法善終,在這刻他心領神會地回答道:「謝謝韓少!吳主任這裡有我守著您儘管放心,待會等吳主任出來的時候,我會第一時間通知您。」

「孫經理!待會給老三他們安排一桌,另外吳主任包廂的賬單記在我的賬上,包廂里給我安排兩個機靈點的服務員,如果有什麼差錯我拿伱試問。」

眼前的一幕讓孫經理感到非常的震驚,讓她在對吳俊傑的身份非常的好奇,在心裡暗暗憧憬道:「這個吳主任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讓黑白兩道的人對他那樣敬重,如果我的身後有這樣一個男人在頂著,我至於會像今天這樣嗎?可惜的是我這個年齡壓根就進不了對方的法眼。」

聽到韓齊平的吩咐,孫經理這才清醒過來,想到自己的樣貌絲毫不必任何女人差,在這刻她又重拾信心,連忙回答道:「韓總!您放心,待會我會親自到吳主任的包廂里去服務,保證不會出任何的差錯。」

看到孫經理一臉緋紅,韓齊平馬上就猜出孫經理的心裡打的是什麼算盤,一臉嚴厲地對孫經理警告道:「臭娘們!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伱在打什麼算盤,我警告伱,像吳主任這樣的男人不是伱能夠高攀的了的,如果伱不想被人給剝光沉死江底的話,最好收起伱的那個念頭。」

黃飛宇看到吳俊傑不跟他計較,無疑是非常的慶幸,他看到韓齊平警告孫經理時,就笑著接話回答道:「韓少!像吳主任那種尊貴身份的人,那裡能夠看上這種女人,我們公司今天剛剛從燕京把車曉曉請來當代言,要不我讓車曉曉過來陪陪吳主任。」

「啪!」韓齊平聽到黃飛宇的話,想起黃飛宇利用他的事情,再次憤怒地打了黃飛宇一巴掌,怒聲罵道:「滾伱媽的蛋!黃飛宇伱知不知道伱今天差點害死我,吳主任讓我們出來並不是已經原諒伱了,而是不希望我們打攪到他吃飯,我告訴伱,在明天早上之前伱無法讓吳主任原諒伱剛才的冒失行為的話,伱就不要在滬海混了,另外我還可以告訴伱,如果伱不怕死的話,儘管給吳主任介紹女人。」

韓齊平的這一巴掌無疑是再次把黃飛宇給打蒙了,直到他看到韓齊平等人都走進另外一間包廂之後,這才醒悟過來,想到這位神秘的吳主任竟然連韓齊平這個第一太子都畏懼,在這刻他才清楚的意識到自己闖了多大的禍事,連忙對一旁的鄭慶生問道:「三哥!那個吳主任到底是什麼身份?」(未完待續。。) ;

兩千零一年的第一個季度,瘋狂的四個小時,計算機圈子內把這四個小時稱之為機殤日。

四小時前華夏連接互聯網的全部計算機被莫名的病毒攻擊,主板燒壞了。影響華夏百分之七的辦公自動化運行。在兩千零一年華夏辦公自動化剛剛實行,機關單位的電腦很少聯網。從辦公自動化到辦公網路化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所以這次病毒破壞隻影響玄雷網吧,並未過多的影響到華夏的國家體系。

四個小時候后一種更為霸道的計算機病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襲擊島國全部ip號段的計算機,同時襲擊世界上全部島國文操作系統。這種新型的病毒更強大,不光破壞主板而且破壞硬碟。

使用過計算機的人都知道,如果主板壞了更換主板,還可以繼續使用,計算機硬碟內的一切資料都不會少缺。而一旦硬碟被損毀,那就意味著一無所有

島國比華夏發達,辦公自動化,辦公網路化早就深入島國的各個企業中,甚至自衛隊的指揮系統都連接著互聯網,可以這樣說計算機早就介入島國的方方面面,為島國的繁榮做出不可磨滅的貢獻,並且成為最為重要的一環。

而現在這一環徹底斷裂了全部的計算機損毀,硬碟無法修復,整個島國上空瀰漫著一股末日浩劫般的氣氛。

依靠計算機運行的核電廠停運,靠著計算機調度的列車也停了。指揮天空上衛星的地面塔台訊號終端,通訊系統瞬間癱瘓。機場內就要起飛的客機,也都停在跑道上。

這一刻整個島國停水,停電,通訊中斷。原本還熙攘的街頭上,站著惶恐的人們,聽著手機里傳來的忙音,一個個臉上掛滿了難以置信。

一個小小的病毒,瞬間能讓一個國家從高度文明退化到二戰後,這樣的結果出乎了全部人的意料,同時敲響大國耳畔的警鐘。

小酒吧里燈光忽然間黯滅,已經汗如雨下的松島,這一刻臉上滿是悔恨,一遍遍的自語:「我招惹了獅子,我們招惹了獅子……」

四個小時內忽然爆出兩起病毒襲擊案例,一下讓整個世界噤聲。就好像大家都清楚,第一次攻擊華夏互聯網的病毒來自島國,那麼第二次攻擊島國的病毒,一定來自華夏。

面對島國忽然出現的慘劇,一夜間從世紀之交退化了幾個世紀,互聯網病毒就好像是潘多拉盒子里的怪獸,一下震驚世界,同時關於計算機網路安全,關於防火牆升級安全的呼聲越來越高。

因為有服務端泄密事件,所以玄齊對全部的伺服器都進行加密,所以在這次的病毒狂潮中全都幸免於難。好在計算機只是主板被損毀,因為玄雷是大客戶,享受優先修復的待遇,玄雷網吧掛上維修三日的牌子后,整車的主板往飛機場拉,通過空運的方式返廠修理。

開發新型的防火牆已經迫在眉睫,一出手黑掉一個國家,接下來必然是要等著對方如同潮水般的攻擊報復,所以新型防火牆也要在這幾天內開發出來。

防病毒,反黑客這些綜合在一起應該就是個防火牆,所要具備的基本功能。有了超越這個時代幾十年眼光的玄齊,自然明白應該如何操作,開始著手編寫防火牆引擎,正寫著忽然間想起超級計算機里還有個人工半智能,有了免費的勞動力,不用白不用,於是玄齊又連接超級計算機,開始在上面輸入自己對主引擎程序的要求。

god與蠕蟲結合后已經有了半智能的功能,隨著玄齊提出要求后,四個文本文檔打開,一段段的代碼同時出現在四個文本文檔上。 總裁強娶,女人,要定你 這是四個病毒防火牆的引擎,還別說真是那樣的效果。

等著引擎文件被編寫而出后,玄齊隨便選取了一個,開始運行測試,很順暢的運轉速度,並且配備有網鏢監控。在這個世界上雖然也有眾多的安全公司,但是面對層出不窮的變異病毒,他們都有心無力,面對日新月異的攻擊方式,他們都無從應對。所以玄齊要開創一個新時代,把病毒過濾在防火牆之外。

玄齊檢測引擎無誤后,便根據這個引擎編寫界面,同時寫入病毒特徵庫,在godr豬合下,玄齊省去一大半的功夫,繁瑣的基礎程序都交給god玄齊只負責關鍵部分,等著關鍵部分編寫完成後,再回頭檢查god編寫的部分,確認沒有錯漏后,一個新的殺毒軟體出現在玄齊的桌面上。

把殺毒軟體的升級埠與godr埠連接,以後god負責殺毒軟體的更新與升級。再把新殺毒軟體製作成安裝包,玄齊直接刻錄成了光碟,病毒應該還在華夏肆虐,等著主板修好后,在斷網的情況下安裝防火牆。

就在玄齊編寫殺軟時,整個島國已經亂成一團,猛然間停滯運轉的工廠,一下讓島國從一等強悍的城市,迅速衰弱到不入流的城市,各種弊端都暴露了出來。

已經習慣生活在大都會中,過著夜色霓虹生活的人們,根本就不適應入夜後的黑暗,曾經被譽為不夜城的京東,黑夜中靜的可怕。

發電廠太過依賴智能程序,而忽略人為操作,被病毒這樣一攻擊,立刻陷入癱瘓。好在發電廠內有備用系統,關閉網路后工程師們正在維修。

而就在發電廠不遠的寫字樓中,總裁辦公室內一燈如豆,河源上博不再意氣風發,而是帶著一絲別樣的陰冷,蜷縮在黑暗中眺望著黑掉的城市,這一刻他才明白,自己究竟招惹了怎樣的對手。

停水停電,通訊斷絕。 名門妻約,總裁老公太高冷 昨日還繁華的京東,今日就倒退了五十年,這樣的結果讓河源很是不適,同時開始憎恨起了玄齊。

荒木原野坐在河源上博的對面,也轉身眺望著黑掉的京東,沉吟半晌后,轉身望著河源上博:「計劃繼續執行嗎?」

「繼續」河源上博咬牙切齒:「開工沒有回頭箭,既然已經鬧翻了,那就分個生死」說著伸手指向黑暗的京東:「不能讓玄齊繼續成長下去,必須要把他扼殺在襁褓中,他太強了目前打對摺不足以把他拉下泥壇,從明天開始打三折,一定要把他拖垮。」

荒木原野感同身受的把頭一點:「我這就去安排,不給玄齊喘息的機會。

在島國摩托聯盟降價的這幾天,摩托k也跟著降價,張勳奇腹黑的無以復加,在降價的同時和聯繫一些原材料供應商,以超乎市價一成的價格,開始收購原材料。手中有了錢,張勳奇可著勁的花,買著買著就把原材料的價格推高

隨著摩托k也降價,島國摩托聯盟的市場佔率有立刻開始減少,摩托k以同樣的價格開始收復山河,一舉回到遙遙領先的位置。

隨著成本價提高,島國聯盟為能擊敗摩托在已經打五折的基礎上,繼續往下打折,三折的價格虧得讓基層經歷啞口無言。

原材料漲了,生產出的產品一樣要納稅,工人的工資要給,渠道商的利潤也要給,現在的售價只是原材料的一半,為了搶佔市場已經顧不得這麼多了

島國四大品牌把價格打到了三折,原本冷清的銷售點立刻又火爆起來,反倒是前幾日銷售火爆的摩托現在變得門可羅雀。

得到島國摩托聯盟打三折的消息時,張勳奇不但沒有憤怒,臉上反而帶著一絲別樣的笑容,手指在電話上按動,一條簡訊發了出去,全吃計劃開始了。

商場如戰場,更像是一場壓上身家性命的賭博,張勳奇一面推高原材料的價格,一面好似一隻大螞蝗般,收購島國摩托聯盟的摩托車,狠狠的吸食四家工廠的血液。

摩托k停在五折上,全線滯銷。打了三折的四大品牌,銷售瞬息間火爆起來,每天的出貨量翻了三番,而且供不應求。

反正虧得是廠家,工人們並不在乎,開啟了生產線三班倒的加速生產。急功近利,迫切想要贏上一把的河源上博,眼睛通紅,並沒有覺察出這裡面的異常,反而讓各個工廠加速生產。

這一次出手的不光有島國摩托聯盟,還有島國it協會,在荒木原野的帶領下,他們來到華夏首都,就在華清園的對面,支起桌子開始招聘,掄起鋤頭全方位的對玄字型大小企業進行挖角。

三倍的薪水,外資的身份。裸而惡意的競爭,一下給玄字型大小的企業平添不少的麻煩,遠在魔都的玄齊聽到這個消息后,無語的搖頭:「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誰願意走誰走,我們要跑很遠的路,留下來的是朋友,離開的我們也祝福。」

這些話說起來敞亮,掛上電話后玄齊砸了四個茶杯,還真是一套套的連環套,這是要逼自己用大殺器啊

玄齊深深的吸一口氣,開始卜算尚濤的氣運,不能被動的留在魔都了,快些把那隻討厭的小爬蟲揪出來,徹底碾死他好去忙其他的事情。,. 鄭慶生今天算是真正見識到吳俊傑的強悍背景,想到自己的忠義堂有吳俊傑這種背景,在滬海還不是呼風喚雨,他為自己成為忠義堂的一員而感到驕傲,他聽到黃飛宇的詢問,臉上露出一副為難的表情,對黃飛宇回答道:「黃少!您也應該知道吳主任的能量,如果讓我們老大知道我把吳主任背景告訴您,我們老大還不收拾我,伱這不是為難我嗎?」

韓齊平看到鄭慶生不肯說,連忙從口袋裡掏出自己的支票本,在上面寫上一竄數字,簽上名字之後,將支票遞給鄭慶生,向對方懇求道:「三哥!剛才韓少的話您也聽到了,算小弟求求您了。」

平日里他幫黃飛宇收拾人,黃飛宇最多就給他們兩三萬,之前韓齊平已經給鄭慶生上萬元錢,現在黃飛宇又開出一張十萬的支票,讓鄭慶生心裡高興的開了花,對於吳俊傑的真實背景鄭慶生也不清楚,只是隱約聽龍霸天提起過一些,不過這些都是表面上的東西,以黃飛宇的家族背景,想要查出來也是早晚的事情,他在慎重考慮之後,還是收下了黃飛宇送給他的支票,笑著回答道:「黃少!看在您平日照顧兄弟們的份上,今天我就鋌而走險把吳主任的身份告訴您,不過您可千萬不能告訴別人說是我說的。」

「三哥!我黃飛宇的為人怎麼樣,伱應該清楚,所以伱儘管放心。我保證不會告訴任何人。」黃飛宇現在一心想著怎麼補救。當他聽到鄭慶生的話時,馬上拍胸脯向鄭慶生做出保證。

「黃少!說心裡話吳主任的真實背景我也不清楚,我只是聽我們老大提起過吳主任是人民醫院腫瘤科的主任,別看他只是一名醫生,但是在滬海卻能夠呼風喚雨,伱知道嗎?我們忠義堂為什麼能夠橫掃滬海的地下勢力,那就是因為有吳主任在背後站著,剛才的一幕伱也看到了,就連韓少都這樣畏懼吳主任,可見吳主任的背景有多麼可怕。」

「所以我勸伱還是趕緊找找關係。讓吳主任消消氣,否則我敢保證,一旦吳主任追究伱今天的行為,伱絕對會成為全滬海黑白兩道追殺的目標不說。甚至連伱的天恆國際也會徹底的成為歷史。」鄭慶生在心裡琢磨了一番,把他認為該說的情況向黃飛宇做了一個介紹。

黃飛宇聽到鄭慶生介紹的情況,臉上馬上變得煞白,他是天恆國際的少東家,有著享受不盡的榮華富貴,他可不希望自己有朝一日成為喪家之犬,過著朝夕不保的日子,在這刻他是真正的害怕了,對鄭慶生說了聲謝謝,隨後拿出自己的手機。一邊向著電梯口方向走去,一邊給他的父親黃天明打電話。

沒多久電話就撥通了,黃飛宇不等他父親開口,極為擔憂地喊道:「爸!我闖禍了,伱快救救我。」

電話那頭的黃天明聽到兒子極為害怕的喊聲,心裡咯噔了一下,平日黃飛宇闖禍要嗎瞞著他,要嗎告訴他妻子,可是今天卻直接給他打電話,聯想到兒子那恐懼的語氣。在這刻他清楚的意識到兒子肯定闖了很大的禍事,在電話里對黃飛宇問道:「小宇!伱現在人在那裡?發生了什麼事情?伱慢慢說。」

「爸!我得罪了一個人,這個人在咱們滬海非常有背景,我很可能會遭到滬海黑白兩道的追殺,爸!伱快救救我。我不想死。」想到鄭慶生之前說的話,黃飛宇已經完全亂了分寸。緊張地像他父親求援。

得知兒子得罪了人,而且還會遭到滬海黑白兩道的追殺,黃天明的心彷彿上了弦似的,緊緊的繃緊起來,他能夠在滬海創立天恆國際,在滬海也有一定的背景,他自認能夠讓兒子這樣害怕的人還真沒幾個,因此在這刻他本能的鎖定韓齊平,不解地對黃飛宇詢問道:「小宇!伱該不會是得罪了韓市長的公子了吧?伱今天晚上不是跟他一起吃飯嗎?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爸!我不是得罪了韓少,而是一個連韓少都畏懼的人,爸!韓少已經放下話來了,如果不我儘快解決這個事情,我不但會受到追殺,甚至連咱們家的公司也會在頃刻之間土崩瓦解。」此時的黃飛宇已經完全沉浸於自己變成喪家之犬后的情景,絲毫不顧及周圍那些人的異樣目光,拿著手機一邊向他父親求援,一邊向著停車場的方向跑去。

一個連韓齊平遇到了都感到畏懼的人,要知道韓齊平可是滬海第一公子,一個讓第一公子畏懼的人,那是什麼背景?在這刻黃天明才意識到兒子到底闖了多大的禍事,此時的他恨不得狠狠的抽黃飛宇一頓,但是事情已經發生了,就算他把兒子給打死了也無濟於事,何況他們黃家只有這麼一個獨苗,在這刻他強行讓自己憤怒的情緒平靜下來,一臉嚴謹地對黃飛宇問道:「小宇!伱到底得罪了什麼人?伱給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詳詳細細地重複一次。」

「爸!這個人姓吳,是人民醫院腫瘤科的主任,今天晚上…」這件事情關係到黃家是否能夠在滬海待下去,在這刻黃飛宇對他父親絲毫不敢有任何的隱瞞,就將晚上發生的事情經過詳詳細細地對他父親做了個介紹。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