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示意大家停下來,遇傾蹙著黛眉道:「這香味,應該是引獸香。前面,有人在點燃引獸香,應該是和我們一樣,都想著捕捉幾隻妖獸吧!我們,要不要過去?」

遇傾看向程慕白。

程慕白仰頭看著頭頂的大樹道:「也不知道前面是什麼情況。我們先躲起來,我用蜘蛛傀儡去探查一下。」

說完,當先爬上大樹,沒入了樹冠之中。

遇傾、血手和童顏緊隨其後。

四人躲在一棵大樹的樹冠之上,程慕白這才取出四張龜息符,一人一張,施展開來。

頓時,四人的氣息完全消失不見。

接著,程慕白從儲物戒取出三隻蜘蛛傀儡,操控著它們分開,朝著樹林深處快速爬行而去。

之所以同時祭出三隻蜘蛛傀儡,是因為蜘蛛傀儡的視線的極限只有五米。

超過五米,三十米之內,就看不到任何東西,只能通過腳上的絨毛感受動靜。

三隻蜘蛛傀儡同時出動,視線能夠得到大大的擴展。

三隻蜘蛛傀儡呈現品字形,走了大約兩里的路程,就看到一群人趴在落葉上。

是孫艷紅和十二個劍宗內門弟子。

在孫艷紅她們前面大約二十步遠處,有著一個巨大的深坑。

深坑的上方,插著一根樹枝。

樹枝上綁著一根像是檀香一樣的東西。

檀香正在燃燒著。

這青煙明顯有些不同,竟然是筆直地向上飄著。

別說話,吻我 程慕白對遇傾、血手和童顏道:「是孫艷紅和一批劍宗內門弟子,總共人數是十三。她們挖好了陷阱,點燃了一根引獸香,應該是等著妖獸自投羅網。」

遇傾、血手和童顏面面相覷。

竟然是她們!

而且,對方是十三人,人數遠遠超過自己這邊。

想到這,遇傾道:「我們換個地方?」

童顏道:「幹嘛換個地方?她們用引獸香幫忙引出妖獸,我們就在等著唄!待會,肯定有很多妖獸出來,到時候,我們揪准自己喜歡的妖獸,跟著上去多好!我們自己去找,多麻煩呀!」

遇傾沉吟了片刻,點了點頭道:「也是,那就守在這裡一會兒。」

引獸香的香味快速擴散。

半柱香的時間過去后,附近的小樹林便開始騷亂了起來。

程慕白從儲物戒里取出小枝椏,操控著她在地面上行走著,觀察著附近小樹林的動靜。

小枝椏也沒有氣息,不動的時候,就和木樁沒有區別。

已經不止一次證明過,妖獸懟它根本沒有反應。

不時地,可以看到有妖獸從地里、樹上爬了下來,聳動著鼻子,朝著香味的方向而去。

而在樹林深處,孫艷紅等人都激動了起來。

不時地有各種妖獸掉入深坑裡。

這深坑直徑達三丈,深達五丈,洞壁都筆直向下,一般妖獸根本爬不上來。

孫艷紅一群劍宗弟子眼看著不少妖獸掉下去,這才紛紛爬起來。

一名男弟子用一根軟鞭將引獸香卷了過來,掐滅。

其他弟子和孫艷紅則圍在深坑邊。

孫艷紅指著深坑道:「都下去,將這些妖獸都捕捉起來。這些妖獸都是低級妖獸,等我們出秘境,就可以把它們賣了。妖獸如此難得,這絕對能賣個好價錢。」

眾弟子紛紛附和。

「師姐說得極是!」

「師姐真聰明!這樣的賺錢方法,也就只有師姐能想得到!」

「所以咯,師姐能夠賺到錢,還能夠成為大長老親傳弟子,而我們不能呀!」

孫艷紅被誇得飄飄然,高昂著頭顱道:「那就跟著我好好做事!我有肉吃,至少會給你們留些湯喝!」

樹冠上,程慕白壓低聲音道:「她們捕捉到了好些低階妖獸,也掐滅了引獸香。」

童顏滿眼羨慕道:「要是我們也有一根引獸香就好了。」

遇傾安慰道:「我們人少,用引獸香就是浪費。等一下吧!引獸香掐斷之後,它殘留的香味還會存在很長一段時間,妖獸依舊不會退去。到時候,等他們走了,我們就下去捕捉幾隻。」

童顏腦袋點得像小雞啄米一般。

突然,程慕白臉色微微一變。

在蜘蛛傀儡的視線里,不知道什麼,出現了一個穿著白色貂裘的俊美男子。

俊美男子擁有著一頭雪白的長發,眼睛狹長。

他的一對眸子也和普通人不同,是重眸。

他的速度太快!

程慕白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他已經出現在其中一隻蜘蛛傀儡身前,右手五指朝著蜘蛛傀儡一抓。

頓時,蜘蛛傀儡便被一股連綿的吸引力吸到他手裡!

將蜘蛛傀儡拿到眼前,他直勾勾地盯著蜘蛛傀儡。

程慕白眸子微微縮著。

通過蜘蛛眼睛對上這對眸子,他感覺到全身冰冷。

下一刻,他發現自己突然失重,出現在一片空白的世界里,被剝光了衣服,反手綁在一截木樁上。

在他的身前,血手空洞的左眼直勾勾地盯著他,臉上儘是猙獰的笑容。

她的兩手各自握著一把匕首,朝著他的雙眼剜了下去。

劇痛,讓程慕白都差點忍不住尖叫出來。

什麼情況,這是?

程慕白強忍著劇痛,艱難地轉動著腦袋。

這個世界——

難道,自己中了傳說中的幻術世界?

怎麼退出去?

作為一個對幻術一無所知的人,他根本不知道!

他只知道一點。

現在的自己,應該還在原位置!

那也就是說,遇傾、血手和童顏就在自己身邊!

自己說話的話,或者她們能夠聽見!

想到這裡,程慕白顫聲道:「我應該中了幻術了。孫艷紅她們那邊,出現了一個詭異的青年男子。我剛才通過蜘蛛傀儡和他的視線對上,現在就成這樣了。 我就想認真做影視 快離開,不要管什麼妖獸了!」 遇傾、童顏和血手正在商量著待會下去捕捉幾隻妖獸的事情。

卻發現,程慕白一直沒有聲音。

三女疑惑地互相對視了一眼,齊齊看向程慕白。

遇傾道:「夫君,你有什麼意——」

「見」字還沒有說出來,便看到程慕白坐在她們的身邊,臉色慘白。

他的全身也抖得像篩糠一般。

尤其是他的雙眼,竟然流出兩行血淚來!

程慕白凄慘的模樣,嚇得童顏幾乎要哭出來。

遇傾心裡也俱是驚駭之色,忙道:「程慕白,你怎麼了? 御魂者傳奇 你這是怎麼了?」

然而,不管她如何詢問,程慕白都沒有任何回應。

就當三女都有茫然不知所措之時,程慕白竟然突然開口道:「我應該中了幻術了。孫艷紅她們那邊,出現了一個詭異的青年男子。我剛才通過蜘蛛傀儡和他的視線對上,現在就成這樣了。快離開,不要管什麼妖獸了!」

幻術?

突然出現的青年男子?

三女神色大變。

遇傾急忙抱起程慕白,從樹冠上一躍而下,朝著樹林外飛奔了出去。

血手和童顏緊隨其後,一邊跑一邊向著身後看去。

樹林深處。

青年男子盯著蜘蛛傀儡看了許久,這才道:「很不錯,竟然能夠在本少主的幻術下支撐這麼久。來九重天,本少主收你為貼身護衛。」

說完,右手一握。

頓時,蜘蛛傀儡碎成了齏粉。

右手朝著虛空先後拍了出去。

兩個巨大的手掌虛影轟擊在落葉上,直接拍出了兩個深不見底的手掌印。

做完這些,青年男子才不緩不急地繼續前行。

不一會兒,就來到深坑處。

那裡,孫艷紅和十二個劍宗弟子依舊在捕捉妖獸。

一直到青年男子走到身邊,他們才注意到!

孫艷紅悚然一驚,拔出腰間的長劍,直指青年男子道:「站住!你是誰?什麼時候來到我們附近的?」

其他十二個劍宗弟子,也都齊齊拔出腰間長劍。

青年男子嗤笑了一聲,眸子微微一瞪。

頓時,除了孫艷紅,所有人都齊齊倒了下去,像是一具死屍一般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空氣陡然凝滯。

孫艷紅眸子微微縮著,臉色刷地下慘白。

她沒有明白,發生了什麼?!

青年男子右手朝著孫艷紅一抓,孫艷紅身形頓時撲了過去。

青年男子右手五指摁在孫艷紅的腦袋上。

隨著他身體湧出刺眼的金光,孫艷紅口吐白沫,全身不停地抽搐著。

三個呼吸的時間后,青年男子喃喃道:「原來在這裡,看來,本少主的感應沒有錯。呵呵,丁健這個廢物,真大膽大包天,竟然將本少主的神府和這個迦娜星域用傳送陣打通。」

右手一晃,將孫艷紅甩了出去,青年男子陰測測地道:「很好,本少主就來看看,丁健,你躲在哪裡!」

雙手掐訣。

原本倒下去的十二個劍宗弟子,加上孫艷紅,竟然齊齊站了起來。

只是,她們的眼神,沒有了一絲生氣。

青年男子朝著樹林外走去。

孫艷紅和十二個劍宗弟子緊隨其後。

那模樣,儼然成了他的護衛一般。

再說遇傾抱著程慕白就要衝出樹林,程慕白「嘶」了一聲。

他發現,四周的情形再次一變。

他沒有再在那空白的世界里,也沒有被血手用匕首剜眼睛。

他在遇傾的懷裡。

遇傾也察覺到程慕白清醒過來,忙停下來,擔憂道:「怎麼樣了?」

程慕白兩手抹了一把臉上的血淚,搖頭道:「沒事了。那個青年男子將我的三隻蜘蛛傀儡毀了,我也從幻境中出來了。」

「竟然能夠發現你的三隻蜘蛛傀儡!」童顏失聲道。

程慕白十指飛快抖動。

不一會兒,小樹林里,小枝椏飛快地跑了出來。

程慕白將小枝椏收了起來,從遇傾手裡接過遞過來的手帕,擦乾臉上和手上的血跡道:「對,用一個詞來形容——恐怖如斯!不知道他突然出現在這裡的原因,但是,我們最好立馬找到百草堂首席大弟子賀秋涼,讓他們想辦法溝通秘境外面,放我們出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