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翟靈薇笑著搖搖頭,說道:「真厲害。估計這會他應該更鬱悶了。好了,房間都收拾好了。早點睡吧!明天還要去公司一趟。」

水晶點點頭,笑著說道:「恩,靈薇姐也早點睡吧!明天早上我要早起,給那傢伙做早餐,嘿嘿!」

翟靈薇咧咧嘴,走到了門前,覺得不能就這麼走了,轉過身說道:「晶晶,明天早上我想睡個懶覺,就不吃早飯了。」

「…………」

第二天一早,水晶早早的起床做早飯。有過多次做早飯的經驗過後,她明白了一個非常打擊人的現實道理,她根本就不是做飯的那塊料。雖然現在有了很大的提升,但只能限於可以入口的級別。不管再怎麼鍛煉,似乎只能提高到這個層次了。

雖然不能提高挺打擊人的。不過通過做早餐,她倒是了解陳青雲的一個弱點,那就是對方懼怕她做的早餐。

因此,她也在做早餐中找到了一個樂趣,看到陳青雲吃她做的早餐時的表情是一種莫大的享受。

做好了早餐后,興緻勃勃的來到陳青雲的門前,也是該到懲罰這傢伙的時候了。可是敲了幾次門,裡面都沒有反應。

往常一敲門,陳青雲立刻就會有回應。水晶覺得奇怪,喊了兩聲無果后,隨意的推了一下門,居然推開了,對方沒有鎖門。

走進房間,看見被子疊得整整齊齊的,床上根本沒有陳青雲的影子。

咦……這傢伙跑哪裡去了?

殘王罪妃 水晶先到衛生間里找了一圈,然後又在房間內各個角落看了一下,確定陳青雲沒有故意躲起來逃避早餐后,在電視的旁邊找到了一張紙條。

小水水,我已經深刻的認識到了錯誤所在。我已經沒臉見你了,更不要說吃你親手做的早餐了。所以,我一早就出門努力工作,希望得到組織上的認可。至於你做好的早餐。嘿嘿,您老人家自己享受吧!

水晶拿著紙條皺了一下挺翹的鼻子,滿臉的不滿。隨即又輕笑出來,等著吧!陳青雲,你跑不出我的手掌心。

昨天晚上在睡覺前,陳青雲接到了翟靈薇的簡訊,也讓他逃過了一個大劫。

來到市內,先找了個地方吃了點早餐。然後直奔部隊醫院,走了這麼多日子,水虎的病情也耽擱下來。也是到了下一次治療的時候了。

來到醫院的病房,水虎正坐在床頭看著當天的晨報。

「聽說你昨天回來了。怎麼也不好好休息一下?」水虎看到陳青雲來了,放下手中的報紙,笑著問道。

陳青雲心道:還不都是你孫女害的。其實,他也不想這麼早就來。只不過,水晶逼迫的太緊了啊!

「我也不習慣睡懶覺。這兩天感覺怎麼樣?」陳青雲問道。

說起病情,水虎臉上立刻就掛上了喜悅的表情,拍了拍大腿道:「你小子真是神了。現在我感覺腿部的觸感很清晰。不過腳部想要動,還是不行。其中幾個腳趾頭倒是沒有問題。」

陳青雲點點頭,替水虎把了把脈,說道:「有進展性的突破。我想用不了全部療程結束,你的病情就應該可以解決了。那我們開始吧!」

「不急,先坐下聊聊吧!你把令牌用掉了?」水虎指了指床邊的椅子,說道。

龍京的事情鬧得挺大,而且又是系統內部的事情,水虎這麼快知道一點都不奇怪。陳青雲坐到了椅子上,點頭道:「恩。否則,我不會這麼輕易的回到中海。」

「我能體會到你為兄弟報仇的心情。只是,你這麼快就用掉炎黃令,對以後的情況可就不好掌控了。要知道,在龍京,你的對手可不是只有呼延烈一個人。你殺得了一個,卻不能全部都殺掉啊!」作為高層,又是爺爺的水虎,自然是對陳青雲的狀況非常關心。

龍京發生的事情,他都一清二楚。在為陳青雲大刀闊斧的清除掉呼延烈大快人心的拍手叫好的同時,也為以後漫長的爭鬥道路堪憂。

雖然自己也覺得可惜,可是陳青雲卻一點也不後悔。能為time報仇,是他人生的目標之一。就算當時要耗費掉自己的生命,他也在所不惜,更何況是一塊令牌。

「爺爺,我只是做了一個男人該做的事情。就算當時我沒有那塊令牌,呼延烈也絕對沒有可能離開香山。」陳青雲非常肯定的回答。

水虎哈哈大笑,道:「我就是喜歡你小子這點。敢愛敢恨,十分的對我胃口。傷害我在乎的人,管他狗*養的是什麼人,有什麼後台。老子揍的就是這樣的。」

「不然,我怎麼會是您的孫女婿,我們這也是緣分。」陳青雲小小的拍了一下馬屁。

「就沖著你這句話,我也沒有白將水晶交付給你。給,別再亂用了。我可是真的沒有了。」水虎從枕頭下掏出一塊令牌。

陳青雲大汗,又是炎黃令。水虎是不可能有兩塊炎黃令的。可是那塊令牌肯定是真的,這是怎麼回事?

炎黃令,這可是逆天的神器。陳青雲可不會厲害哄哄的說:我不要,我要靠我自己。那純粹是扯淡。別說一塊了,就算再來十塊、一百塊也不會嫌棄多的。

「爺爺,您這是哪來的?」陳青雲問道。

水虎笑了笑,說道:「哪來的你就不要管了。總之現在它是你的了。記住,這次一定要想清楚了再用。如果這塊再消耗,可就沒有了。」

陳青雲玩笑道:「真的沒有了?我現在嚴重懷疑您是不是偷偷私下仿製了炎黃令。您怎麼可能有兩塊?」

水虎笑道:「當然是沒有了。收起來吧!這次你出去的任務看似很平淡。但從長遠來看,你做出的貢獻是不可能被人磨滅的。你值得擁有這塊令牌。」

龍隱是什麼部門,是國家的眼睛,收集各種各樣的重要情報。是國家手中的一柄利器,剷除掉一些危害國家利益的人。

這樣的一個組織中出現了泄露者,是多麼嚴重的問題。找出一個泄露者聽起來事情並沒有想象中那麼重大。可是也得看在什麼地方找出來的,在這背後隱藏的意義,這些根本不是用錢財可以衡量的。

「明天是不是就要去韓國了?」水虎問道。

陳青雲點頭,道:「恩。明天中午的飛機。」

「我這輩子最大的驕傲,最牽挂的就是我寶貝孫女。這次去韓國看似輕鬆,實際上可是一點不比去龍京輕鬆。幫我好好照顧水晶。」

「爺爺,您放心。我會把她安安全全帶回來的。」這點就算水虎不囑咐,陳青雲也一定會做到的。

水虎笑著點點頭,說道:「我相信你。不過,畢竟只有你一個人,身單力薄。用不用我給你找幾個幫手。我這裡的人,隨便你挑。」

陳青雲笑搖搖頭,說道:「不用了。我已經有最好的幫手了。」

^^^^^^^^^^^^^^^^^^^^^^^^^^^^^^^^^^^^

ps:今天月票突然多了幾張,興奮中!!看來大家到月末了,都有存貨了。 狂夫愛妻 可以再來幾張不?v 秦浩天沒想到自己這麼巧的撞見了凱瑟琳在沐浴。【】原本秦浩天想想是不是要迴避一下。可是剛才聽到了凱瑟琳和她的小婢的對話,卻是讓秦浩天有些心痒痒的。

秦浩天的心裡暗自的想道:難道這凱瑟琳的身材真的很好嗎?在森林當中的時候。因為凱瑟琳琳的全身都是裹的嚴嚴實實的。再加上是在黑暗中,秦浩天當然無法一窺廬山真面目了。

而身材好的女人,自然是最能吸引男人的目光。

「嘿嘿,我就看一眼。誰叫你不交代浩,否則我就不會偷偷摸摸的進來了。」秦浩天心裡暗自的想道。甚至還未自己的偷窺找到了好借口。

秦浩天飛上了房梁,向房間內看去。雖然房間內還有一個屏風。只是在秦浩天所在的這個角度。那屏風卻是根本就無法阻擋秦浩天的視線。裡面的一切風光,都讓秦浩天是一覽無餘了。

秦浩天看的雙目放光。強咽下了一道唾沫,心中暗道:這果然是很不錯!該大的大,該小的小。

唯一讓秦浩天感到有些遺憾的是,在水中,自己卻是什麼都看不到。只是當秦浩天這個念頭剛起的時候。

秦浩天但聽一道水花聲響起。那凱瑟琳從浴盆中站了起來。

「你先出去吧!」凱瑟琳對著那小婢說。

那小婢似乎也知道凱瑟琳習慣自己穿衣服。對著凱瑟琳恭敬的應了一聲。轉身走了出去,冰關上了門。

誘妻入室 凱瑟琳有一個習慣,在沐浴完喜歡讓自己身上的水珠自然的干下來,只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一個不速之客,卻是在她的房間內,將她身上的一切都盡覽無餘。

秦浩天在凱瑟琳站起來以後。眼睛更是直了。剛才在水中,因為熱氣的原因,秦浩天還有點霧裡看花的那一種朦朧感。雖然若隱若現的,確實也不錯。可是終歸是有點的遺憾。可是現在全身的盡覽了以後。秦浩天才發現,這凱瑟琳的身材真是好到爆!

秦浩天直勾勾的看著人家的身體,早就忘記了自己開始只看一眼的想法。

凱瑟琳覺的有些奇怪,總感到身子涼涼的。雖然身上沒穿衣服。可是以她也是這樣的。似乎不會有這種奇怪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好像自己被人在暗中窺視的一般。讓凱瑟琳當真覺的有些的不對。悠然,凱瑟琳感到頭頂有什麼黏糊糊的東西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她有些的詫異。摸了一點點,放在自己的手上。不知道為什麼,總覺的很是噁心的感覺。

凱瑟琳驚詫的抬起頭來。一個人影赫然的出現在了凱瑟琳的面前。嚇的凱瑟琳張開嘴,就要叫了起來。

秦浩天見狀,瞬間的回過了神來。見凱瑟琳那驚恐萬狀的要叫起來。秦浩天自然不能讓凱瑟琳叫起來。不然自己豈非是麻煩了。他連忙的從空中跳了起來。一把的捂住了凱瑟琳的嘴巴。

「嗚!」「嗚!」「嗚!」被秦浩天捂住嘴巴的凱瑟琳見到這不速之客竟然是秦浩天。 總裁的心尖寵 神色更為的驚恐。尤其看到秦浩天那色迷迷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上下的遊動著。更是羞憤交加。

「你不要喊,我就放開你。」秦浩天見自己這麼的抓著凱瑟琳也不是個事,而且凱瑟琳還掙扎的厲害。

凱瑟琳聞言,這才對秦浩天點了點頭。

秦浩天終於放開了凱瑟琳的嘴巴。

凱瑟琳在被秦浩天放開后,立即將邊上的衣服穿了起來。望著秦浩天,氣憤的身子都顫抖了起來。對著他道:「你……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秦浩天聳了聳肩膀,有些無辜的對著凱瑟琳說道:「這個,我似乎是進來很久了。」

一聽秦浩天進來很久了,那不是自己什麼都被他給看光了。一想到這,凱瑟琳更是羞憤的想撞牆了。

「你……你為什麼要偷偷摸摸的進來?」凱瑟琳稍微平靜下了自己的心情,望著秦浩天問。

秦浩天這下有些的無奈了。聳了聳肩膀,很是無辜的對著凱瑟琳說道:「公主,我不偷偷摸摸的進來,要怎麼進來,你們凱圖皇宮的侍衛以貌取人。我讓他們通報,似乎沒有人買賬啊!」

凱瑟琳聞言,臉色微微的一紅。想到自己確實忘記交代了自己皇宮的守衛。這凱圖王宮,可不是一般人可以進得來的。沒想到竟然因為自己這麼一個失誤,導致自己吃了這麼大的虧。凱瑟琳知道,現在自己想再多也沒有用。最重要的是,在夫君死後,凱瑟琳這段日子也很是孤寂。她甚至,發現自己似乎不是太討厭眼前的青年。雖然他比自己小的很多。

秦浩天悠然發現凱瑟琳望著自己的目光有些的異樣。那種眼神,自己在別的女孩身上也看到過。似乎是很需要的時候,才有這樣的目光。秦浩天的心裡一震。yy的想道:我擦,不會是對我有什麼想法吧!秦浩天是過來人,知道女人可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那種。而凱瑟琳才二十七八歲。那方面更是需要。秦浩天承認,如果凱瑟琳對他真的有什麼想法,秦浩天很願意效勞。

「你碰到聖殿騎士團沒事吧?」凱瑟琳似乎感受到了兩人間的氣氛很是尷尬。幽幽的說。

「有事就不會出現在你的面前了。」秦浩天微微的一笑。

「嗯,那就好,紫凝可是很擔心你呢!」凱瑟琳對著秦浩天說。

想到梅紫凝,秦浩天連忙的望著凱瑟琳問道:「紫凝,現在在哪裡?」

凱瑟琳看著秦浩天緊張的樣子,幽幽的對他說道:「你難道就不關心凱瑟琳嗎?只知道關心你的小情人。」

秦浩天聞言一愕,有些納悶的望著眼前的凱瑟琳。

凱瑟琳看著秦浩天那驚愕的目光,也有些的驚訝自己怎麼會說出這話。但很快,凱瑟琳就恢復了平靜。對著秦浩天笑了笑說道:「呵呵,我是和你開玩笑的。我早就知道你們不是夫妻了,她只是你的小情人。」

秦浩天有些無奈的望著凱瑟琳笑道:「好了,你快說,紫凝現在在哪裡?」

凱瑟琳輕輕的拂了拂額頭劉海,那種優雅的動作,無比的嫵媚動人。對著秦浩天笑了笑說道:「呵呵,你放心,我和你的小情人很聊的來。我準備多留她在皇宮幾天呢!」

秦浩天一聽紫凝沒事,心裡踏實多了。輕輕的吸了口氣,望著凱瑟琳笑了笑說道:「公主殿下,現在你改實現你的諾言了吧?」

凱瑟琳見秦浩天瞬間的肅穆了起來。白了秦浩天一眼,道:「用的著這麼嚴肅么。東西不會少你的。」

秦浩天笑了笑,對著凱瑟琳肅聲道:「公主殿下既然這麼說,東西應該交出來了吧?」

凱瑟琳有些為難的對秦浩天說道:「不是我不想給你,只是……只是現在有些的不方便?」

秦浩天看著凱瑟琳的樣子,暗道:難道對方因為這裡是凱圖王國的皇宮,想反悔了?想到這裡,秦浩天的臉色瞬間的沉了下來。一股殺氣從秦浩天的身上散發了出來。籠罩在了凱瑟琳的身上。

凱瑟琳感到一股強烈的殺意籠罩在自己的身上,讓她感到呼吸都有些的困難了。

「哼哼,我秦浩天不喜歡別人耍我,也請你自重。」秦浩天冷冷的對著凱瑟琳說。

秦浩天看著凱瑟琳的臉色漸漸的蒼白了起來。才收回了殺意。

「你……你為什麼不能聽我把話說完?」凱瑟琳大口的喘著粗氣,對著秦浩天說。

秦浩天對著凱瑟琳淡淡的一笑道:「哼哼,你說。我洗耳恭聽。」

凱瑟琳對著秦浩天正色的說道:「秦浩天,那藏寶圖是我夫君家的祖傳的秘密。是分成兩份。因為我怕在我的身上不安全,所以才把它代交給雷剛保管。那份已在你的身上了。」

秦浩天聞言,微微的頜首著。事情確實是這樣。

「而另外一份是在南風帝國的夫君家。可是現在哪裡被聖殿的人把持著。我現在也無法弄出來。」凱瑟琳對著秦浩天有些無奈的說。

秦浩天皺了皺眉頭,望著凱瑟琳說道:「你說的可是真的?」

凱瑟琳淡淡的對著秦浩天說道:「你覺的這麼重要的東西,我會帶在身上?」

秦浩天皺緊了眉頭,對著凱瑟琳說道:「那豈非是說,我這份藏寶圖沒用了。」

凱瑟琳略微的沉呤了一番,對著秦浩天說道:「再過兩月我皇兄將要造訪南風帝國,到時我可以和你一起去,那時就你不用擔心聖殿的人。」

秦浩天深深的看了凱瑟琳一眼,點了點頭道:「希望你沒有對我撒謊。」

說著,秦浩天走出了凱瑟琳的房間。

看著秦浩天的背影,凱瑟琳的目光有些的異樣。

就在秦浩天走出了凱瑟琳的房間后,他的意識海中傳來了老頭的聲音。

「小子,那夜梟頭目的能量已被煉化成丹藥了,你不進來看看?」秦浩天的意識傳來了塔神的聲音。

秦浩天愣了一下,塔神不說,他還差點的忘記了自己已把夜梟頭目給煉製了,不知道會出現什麼好東西。 為水虎做過針灸之後,陳青雲來到了江湖酒吧。在臨行之前,他有許多事情需要處理。秦東皇一直沒有冒出水面,始終是個隱患。

龍京方面,影子一直沒有將花妮兒的消息傳給他。這也讓陳青雲覺得自己的猜測思路是正確的。否則,以影子的辦事效率,花妮兒的資料早就應該在他的郵箱中了。

給陸晟風和李逸風兩人打了電話后,陳青雲直接來到江湖酒吧。

刑天早已等在門前,看到陳青雲來了,跟在一邊說道:「老闆,對不起,昨天給你添亂了。」

陳青雲笑著拍拍刑天的肩膀,說道:「沒有想到你這麼快就知道了。呵呵,沒事,他又不知道我是誰。」

狗子的事情只能算是一個插曲,陳青雲並沒有在意。再說現在刑天會的規模擴大了,管理起來的困難性自然也增加了。世界上的事情哪有可能做到面面俱到,刑天做到這個份上已經相當的不容易了。

「他們兩個來了嗎?」陳青雲問道。

刑天點頭,道:「來了。老闆,我已經將老闆娘的資料發給下面的人了。以後絕對不會再發生這種事情。」

陳青雲輕笑了一下,沒有想到刑天做得這麼乾脆。估計現在整個刑天會都知道葉蜻蜓是自己的女朋友了。雖然誇張點,但是也好,至少能保證葉蜻蜓的安全了。如果沒有猜錯,刑天應該安排人暗中保護了。

「這事你來處理就好。只是,別讓她知道了。」刑天辦事,陳青雲還是放心的。對方在這方面的才能早早就展現出來,否則陳青雲也不會讓他坐到現在這個位置上。

「老闆,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刑天長出了一口氣。自從昨天知道事情的經過後,他可是氣得暴跳如雷。那個被彈了半個小時**的狗子,又被彈了第二次。

而馬三的處理手段,讓刑天很滿意,將他在幫派中的位置提升了一步。

來到包間,陸晟風和李逸風兩人早已等待在包間內了。

「哈哈,熱烈歡迎我們的陳家大少爺凱旋而歸。」陸晟風笑著說道。

「青雲,你這次的龍京之行很拉風啊!我雖然身在中海,可是你在龍京的英勇事迹在這裡都有所耳聞了。」李逸風同樣笑著說道。

陳青雲坐了下來,點燃了一根煙,笑著說道:「拉風?你覺得我拉風得起來嗎?如果不是我有張令牌,恐怕都回不來了。更不要說跟你們坐在一起喝酒了。」

「這次呼延家嚴重受到重創,卻因為炎黃令吃了個啞巴虧。等到風頭過去了,恐怕就得拉開一場腥風血雨了。呼延家是絕對不會就這麼輕易將這件事情忍下去的。看來,你得提前做好準備啊!」陸晟風接過陳青雲甩給他的煙,分析著目前的形勢。

殺了呼延烈,勢必會惹起呼延家的激憤。只不過對方因為自己拿出了炎黃令,而不得不暫時咽下這口窩囊氣。等到上面的風頭鬆了一些,勢必會做出反擊。這點是毋庸置疑的,陳青雲也早就想到。

難道擔心對方報復就不殺呼延烈為兄弟報仇了嗎?陳青雲是絕對做不到的。這件事情重大,想要風頭過去,也不是一天半天就可以做到的。所以,現在陳青雲倒是不擔心,呼延家不會傻乎乎的在這種時候行動。

因為呼延烈的事情,會影響上面對呼延家的定位。所以,呼延家現在行動,無疑是在判自己的死刑。呼延烈的仇固然重要,可是擺在家族存亡的面前就顯得非常的渺小。目前來看,呼延家的確是將家族的利益擺放到了第一位。

「以前你一直很低調。這次也算是一種強勢的回歸了。估計現在整個炎黃的官三代和紅三代都在討論你的事情。不得不說,你在龍京的聲望如日中天啊!秒殺了呼延烈,讓呼延家連個屁都不敢放。等你回龍京,肯定會一呼百應了。到時候,你可得多關照關照小弟啊!」李逸風笑著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