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而現在,尚南看著不遠處的閻宸,更驕傲了。

有能力,還有愛人,這哪是那幫一個個幾乎都是單身汪的臭小子能比的!

「有一個尚情就很好了,沒看見其他二家那羨慕嫉妒恨的眼神嗎?飄向小夫妻那邊的眼睛都快紅了,看那幫小子時的眼神都快飛刀子了。所以我說,咱們就知足吧!」

慕博瀚為自家老婆順氣,不過給出的方法,有一種讓人想要削他一頓的衝動。

這開解真的很簡單。

人要知足才能常樂嘛!如果要是鬱悶了,那就用不如自己的做下比較好了,這也是一種調解心情的絕佳方法。

尚南聽的也是很無語了,自家老公有很多時候會招人恨呢!不過有自己愛,就夠了。

而且對比這招好像真的很管用,心中那條咆哮的怒龍,果然平穩了。

這可真是一對,會讓人起怨念的夫妻。

染指冷血市長 至於那兩位被圈在話題中心,被當成教育自家孩子模板的夫妻倆,此時真如外人看到的那麼和諧嗎?

只能說眾人的腦補多了。

而真實的情況……

「尚情,要不要晚上在事情都結束以後,一起去看電影?聽說新上映的愛情片很有意思,還有內涵。」

為了哄老婆,閻宸也是挺拼的,還很有意思的愛情片,說起謊來連草稿都不打了,溜的很。

「看電影?」

「咳,是。前段時間我們都一直在忙,算起來已經好久沒去看過了,現在閑暇下來,正好可以一起去。」

為表真誠,閻宸還很認真的點了點頭。可這幅樣子看在慕尚情的眼中,明明該是繼續表現出生氣的,但那花心思要討好自己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了。

綳著的面容,實在是有些忍不住了。抿著薄唇,強壓下來想要挑起的嘴角。

「呵呵,看電影呢……沒興趣。」

已經從早上情緒中掙脫出來的慕尚情,自然是不在生氣了。此時閻宸表現出來的模樣,讓她心痒痒的想要撩一撩。

沒聽到自己想要的回答,閻宸神采奕奕的臉,一瞬間就彷彿成了泄了氣的皮球,丟失了想要行動的衝力。

老婆生氣了,想不出辦法來哄,著急。怎麼辦?如果可以,真想出一千萬懸賞,若是辦法可行,就算是再加一點都是可以的。

只可惜,這世上沒有如果。

所以就算他肯出錢,也沒那麼個人給他主意。

急的想要抓頭,可出於所在的場合,別說是多餘的舉動,就連表情都不能有別於身份的出現。

一眾人都在關注著他呢,雖然沒達到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但也有一半以上,現在的面子可不光是自己的,絕對不能丟。

「既然尚情不喜歡看電影,那活動就換一個,去四合院吧,怎麼樣?那裡不僅環境清幽,在菜品上,也是無論國菜還是西餐,都是相當聞名的。」

在哪個時間了,閻宸實在想不出還能做些什麼適合的事。看電影被毫不留情的拒絕,那就再約人共進晚餐好了。

雖然忐忑人會在拒絕,可依舊要迎難而上,哄老婆就是該男人做的。

慕尚情並沒有回答,態度自然的應酬著來往的賓客。看著人這個樣子,閻宸心中嘆氣,失敗了,約人都不會。

「好……」

…… 就在閻宸覺得相約無望時,正在將又一批來往的客人送入宴廳的慕尚情,開了口。

簡潔的一個「好」字,卻讓閻宸聽的有些回不過神來。

這是答應了?

還是自己產生幻聽,導致聽錯了?

「怎麼,又不想去了?既然如此的話,那……」

「沒有,怎麼會不想去!我只是在聽到尚情答應了,一時太開心,在想要吃什麼餐,點哪些菜品,這才忘記了回答。」

這些話閻宸回答的相當迅速。快的彷彿都不用經過大腦,自然而然的就說出來了。

慕尚情暗暗嘆氣,這個傻小子。

蠻精明的一個人,怎麼一到這件事情上就有些傻裡傻氣的呢?不過還好,是她喜歡的那種傻。

慕尚情的心中腹誹很多,可表情上依舊是淡談的涼,讓人猜不出她的心中是何想法。

至於閻宸,成功的邁出第一步,自然就要想著後面要這麼做。走一步看兩步,這是最基本的,不能剛剛成功一點就在那裡傻樂呵。

時間在你來我往的忙碌中,快速的向前走著。

不覺間,竟已經臨近中午。

來往的賓客,身份也是越來越高。

此時在各處迎來送往的,已經不只是沐家的一眾小輩,慕博瀚兄弟三人攜各自的夫人,也都上了前。

重量級的人物越來越多,穿行在宴會上,企圖借著今日之便碰碰機遇的人,也越來越活躍。

每個人都展現著自己最光鮮亮麗的一面,以此來給人眼中的第一印象加分。

慕尚情和閻宸兩人,被逼迫著站在那裡充當迎賓。其他的兄弟還能找機會,跑到沒人的地方清靜清靜躲會兒懶。

可由於今天是閻宸頭一次亮相,必須全程跟隨在長輩身邊,既是讓人熟悉他這張面孔,同時也是在通知來往的賓客,這是他們沐家認可的女婿。

如此種種理由,就算兩人再想躲清靜,也只能定在那裡隨聲附和。

對於長輩們的每一次介紹,閻宸都是認真對待。這是他第一次參與有關於沐家的圈子,代表了他正式亮相於沐家站在了慕尚情的身邊。

此時兩人的夫妻關係,在形式上才算是正式的公布在了所有人面前,並且得到了認可。

對於沐家的這位新進成員,來往的賓客有心深入了解,可又礙於場合不能對閻宸展開過多的詢問。

了解了表面,但他們對閻宸的好奇沒減半分,反而更濃郁了。

到底是怎樣一個人,能將沐家的掌上明珠,攬於手中。要知道,京城的才俊們可是都十八般武藝輪番上陣過,卻都鎩羽而歸的。

「阿宸,小情,你們兩人再堅持一會兒,待到該來的人都來了,就能找個沒人的清靜地方,閑待一會兒了。」

尚南看著站在自己身邊認真接待賓客的小兩口,女婿確實是認真,但女兒,熟悉她的自己,已經明顯的感覺出那抹百無聊賴了。

明明是無聊,面上都能裝出這麼一本正經,自己這個女兒真不是一班一班畢業出來的。

「沒事的媽,已經這個時間了,就算一直應酬到結束,也不會太久了。」

每年一次,慕尚情可以說已經習慣了。還好的是,爺爺不會再來這麼一次,壽辰就真的只是一家人聚聚,拒絕外人來打擾。

能來祝壽的人,是那種十分熟悉的,而且也都是看過老爺子后便直接就離開了。

老爺子說這叫有錢可以任性。

但慕尚情更知道,嫌麻煩是一方面,也是避免樹大招風的一種表現。

「媽,尚情說的是。我們是年輕人,不差多站這一會兒。中途躲出去休息,被那些看著的人瞧見,會覺得我們失禮數的。」

時不時的接受注目禮,又怎麼可能不被察覺的在無人處休息。

尚南一想也是,兩人只能再辛苦一會兒了。至於慕博瀚?早就不知被第幾波人拽走了。

「尚南,這就是你家的那個寶貝女婿?嘖嘖,這長得可真俊俏,瞧瞧這一表人才的,怪不得這情丫頭都結婚這麼久了,你都不讓人把夫婿帶出來,這是怕被我們看到眼裡吃虧吧!」

迎面走來一名貴婦。體態端莊,笑容和藹親切,長得算不上十分出挑,但身材絕對婀娜。

而她的身旁,一左一右兩位風度翩翩的男士。笑容可掬,看著那名夫人時眼神中,都是無奈的「寵」溺。

「傅叔叔,傅阿姨。」

看見來的人,慕尚情先打了一聲招呼。

尚南帶著女兒女婿迎了上去。

「哈,被你看到眼裡吃的不是虧,而是被吃了!來阿宸,這是你傅叔叔,傅阿姨,旁邊這位帥氣的小夥子就是你傅阿姨的公子,傅川。」

沐家和傅家的關係很親近,而尚南和邱素雲兩人的關係更是親密非常,可以說是那種點香帶把子的關係。

若不是當初還有一絲理智在,說不定兩人直接就為自家的子女訂娃娃親了。

「傅叔叔,傅阿姨好,你好。」

被點到名字的閻宸,禮貌的上前打個招呼,重複著做了一上午的事情。

「哈哈,小夥子很不錯,情丫頭有眼光。這次博瀚怕是又會有很長一段時間和我說道了。」

傅霆鋒大笑著稱讚,看著閻宸讚賞的點頭。與此同時,也帶出了一份慕博瀚的性格。

喜歡在他們這些老朋友面前炫耀。

不炫耀別的,只炫耀家裡的人,特別是他的這個寶貝女兒。

弄得他們這幫沒有女兒的人,都眼紅的很。有心要搶過來,可偏偏自家的混小子還不爭氣。

「傅叔叔謬讚了,令公子才是儀錶堂堂俊逸非凡之人。」

閻宸謙遜有禮的回著。

「什麼公子不公子的,小川應是比你虛長的,不見外就叫他一聲大哥。阿宸你不必自謙,出色是事實,而叔叔家這個臭小子,不是我自誇,也確實是出色的!」

兩家的關係是親近的,對於閻宸,沐家的這位新進成員,傅霆鋒也不見外。說話間所帶出的,是對自家小輩的隨和。

「行行,小輩們都出色是有目共睹的,傅霆鋒你就別在這裡誇了,來來往往這麼多人呢,會讓人鄙視好不好。你慕哥在那邊呢,找他聊去。 我真的不想當醫生啊 我和素雲許久沒見了,要好好敘敘舊,別在這裡妨礙我們。」

尚南笑著揮手,一副趕人的模樣。什麼端莊典雅?完全不存在的。

「咳咳,注意身份,身份!你可是慕太太,這麼多人看著呢,若是被人瞧了去,多有損你端莊的形象。要是再被人傳出,沐家太太壽宴上露出痞態……」

看著在自己家人面前,說話時已原形畢露的尚南,傅霆鋒好心的出言提醒。

尚南被氣得怒目而視。可是人太多,還真的是不能自毀形象。

「傅先生,我和令夫人要說一些體己的話,屬於女人間的私密,不方便其他人來聽,麻煩你抬步移尊。」

一身的貴氣,得體的笑容,端莊的姿態,此時的尚南真的可以說是貴族太太的典範。

當然前提是忽略掉那正在咬著的牙。

「行了,你們慢慢聊吧,我上那邊找博瀚去了,再呆下去我慎得慌。」

傅霆鋒說完之後便向著另一個方向走去,他可不想再多待了。這個慕太太可和他的夫人不一樣,那份溫柔,那份大方,可都是裝的。

實際上的性格是一旦得罪了,便會把人弄得很慘,惡劣的很。

「你家這個最近好像欠收拾了。」

「說的就好像你家那個不欠收拾似的。」

說完尚南和邱素雲兩人對視一眼,不由的笑了。

半斤8兩,誰也別說誰。

邱素雲笑容滿面,得體的舉止間散發著成熟端莊的韻味,看起來只有30左右歲的年紀,可謂是保養有道。

她為人磊落,性格爽朗,不嬌柔做作,也沒有自持身份拿捏的假面孔,性格上和尚南極為合拍,也因此在認識不久后,兩人很快成為了要好的閨蜜。

「不過說真的尚南,你家的這個女婿還真是不錯呢。唉,看見小情這丫頭找到好歸宿,我這個當阿姨的也開心,只是可惜了我家的小川,這回是徹底沒機會了。」

對於慕尚情這個她從小看著長大的小輩,邱素雲是打心底里喜歡,一直費心費力的想要拐到自己家去。

怪只怪自家小子不爭氣,無論自己這邊怎麼使力氣,他都不緊不慢的。

「阿宸自然是好樣的,對這個女婿,我們一大家子都是滿意的不能在滿意。小川也是不錯的孩子,是他們兩個沒緣分。至於你呀,也別著急,等到緣分到了,你的兒媳婦自然也就來了。」

邱素雲是什麼樣個心思,尚南又怎麼可能不知。畢竟那已經不是暗示了,幾乎就是明著想將自己的女兒往她家拽。

「說的好聽。可像小情這樣的好女孩,現在還上哪裡去找?唉!這真的是一大損失啊!」

大人的話題,讓子女們聽得很是無語,有種扶額的衝動。

而閻宸卻是在這時看向傅川眼神深處中,藏有戒備。慕尚情對閻宸對外的防備,深有體會了,但卻處於理解心裡。

「聽見沒有?媽媽對我們兩個人的事還在遺憾呢。如果她要是知道我們兩人當初有過約定,以此來躲過長輩的嘮叨,一定會跳過來收拾我的。」

傅川完全不在意站在一邊的閻宸雙眼中透著的寒意,和慕尚情的對話很是熟念。

他表達的意思很直接,他和慕尚情的關係很好,而同時也有著另一層深意,彷彿是在挑釁。

這話說的,讓慕尚情很想給人一巴掌。這個傅川還是老樣子,完全不符合他那副貴公子的模樣,欠收拾的很。

…… 和慕尚情說話的傅川一開口,就將平靜的氣氛勾出了火焰。

那熟念的樣子,說不是故意的誰信?

「傅川,你小子找不自在呢是不是?」

看見氣氛瞬間的劍拔弩張,慕尚情直接將眼神投向了挑釁者。

「行行行,你家男人你想著行了吧?我不多說了可以了吧? 低調暖婚:總裁追妻花樣百出! 真是有異性沒人性,有男人就不要兄弟了。」

話說的忿忿不平,表面上帶著一點點不滿,而傅川的心中也是翻著白眼的。

說好做兄弟要互相扶持的。

這個人可倒好,不只找了男人,結了婚,最可氣的是都沒有告知過他一聲。

知道的那一刻,可以說已經是最後的消息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