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聊到最後,狡猾的徐鑫看出了胡蝶的心不在焉,隨著時間越來越長,她的臉色甚至變的有些蒼白,那是緊張所致,而她經常情不自禁的往窗外瞟,不小心暴露了她心裡的慌張。

「這女人有問題。」倉麻井暗暗對著徐鑫說道。

其實徐鑫也早就看出來了,不過他不相信胡蝶這種靠男人起家的女人敢對付他,當下猛一拍桌子道:「胡蝶!我在跟你說話,你到處亂看什麼?我剛才的話你有沒有聽明白?」

胡蝶嚇了一跳,臉色蒼白的點了點頭,道:「聽明白了。」

——她怎麼能不慌張?「楊青帝」可是答應她,只要救完馬俊笙就會過來幫她收拾徐鑫的,可隨著時間慢慢推進,真到了這種關頭,她卻忍不住害怕了,別看徐鑫身後只有九個人,可這九個人隨便挑出一個來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萬一等會兒「楊青帝」罩不住,而自己又跟徐鑫鬧翻了臉,會有自己好果子吃嗎?!

「聽明白就好!胡蝶,我今天下午跟你說了這麼多,我的意思你也清楚,說來道去就是一句話,把你的兩個堂交出來,你帶著賈鳴山和鍾大發,三個人一起歸順我!只要我統一了龍幫,絕對會分你們每個人堂主坐坐!現在是你唯一的機會,我是來找你談判的,只帶了這麼點人,足以說明我的誠意。但是如果你不同意,那就別怪我不念舊情了!」徐鑫冷笑道。

「就算我歸順了你,還有白玥也會跟你作對,你覺得你會順順利利統一龍幫?」胡蝶繼續打太極拳。

「這個不用你操心!那個賤女人我還沒去收拾她,等收編了你我立馬就去滅她,區區兩個堂就想跟我叫板,不知天高地厚的傻逼婆娘!我碾她就跟碾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徐鑫出言不遜道:「你就不用管別人,也少給我扯些用不著的,我現在就問你一句話,投降還是不投降?歸順還是不歸順?點頭了,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你是我『新龍幫』的元老級人物,跟樊龍他們一樣,都是我手下的堂主!但你如果搖頭,那你自己掂量著辦,你連回頭跟我開戰的機會都沒有,今天你們就別想回去!」徐鑫終於露出了他那醜惡嘴臉,明目張胆的威脅道。

「你!」胡蝶怒了,沒見過約人談判還這麼囂張的。隨著她怒音一落,周圍座位上瞬間站起來二十多號兒人,全都冷冷盯著徐鑫。

徐鑫轉頭微微瞄了那幫人一眼,輕蔑的一笑,身體往後一靠,叼出一根大號雪茄點上,不屑道:「嚇我?呵呵,老子當年混龍幫的時候,你們都不知道在哪呢!別的不說,胡蝶,有種你讓他們動一個給我看看,我擔保你死的比誰都難看!」

胡蝶咬著銀牙看著徐鑫,老狐狸越是洋洋得意,她就越是氣憤,尤其是徐鑫那優哉游哉,把她以及她帶來的所有人都當空氣的樣子,真比當面打胡蝶的臉還難受!

「徐鑫,你別太目中無人了!」胡蝶冷喝道。

「呵呵,今天老子就目中無人了,怎麼著?一個被馬俊笙玩了又玩的婊子,還牛逼了你了,要不是老子不屑穿破鞋,早就辦了你了!跟我叫陣?你也不看看你算哪根蔥!」徐鑫噴著鼻孔的濃煙挑釁道。

「徐鑫你……」胡蝶氣的渾身發顫。

「我什麼我?不信啊,不信你讓他們動一下啊,信不信我後面這幾個忍者,隨便拉出一個來就把他們虐的找不著北?有點資本就不知道你姓啥了,今天我想收編你,是看得起你,是給你機會!別他媽不識抬舉,老子高興了賞你一個堂主坐,不高興奪了你的堂,讓小弟們把你玩爛了往下水道一扔,你還不就那麼回事兒?」徐鑫冷笑道。

胡蝶「唰」一下站了起來,是可忍孰不可忍,這老狐狸帶頭分裂龍幫當了叛徒,還投靠j國人,開門揖盜,把沒安好心的紅花會和山雞幫全都秘密引進了g市,如今卻還敢這麼明目張胆的猖狂,真當他自己混到今天很有臉嗎?!

可就當胡蝶衝動的要作出決定的時候,忽然坐在一旁的樊龍插嘴了:「得了吧胡蝶,識時務者為俊傑,咱們都是龍幫出來的,真要鬧崩了,誰臉上都不好看,況且就你那點兒小勢力,拿什麼跟我們斗?滅你跟玩兒一樣的,趁徐爺現在給你機會,你啊,就早早投降,帶著你的人歸順我們,這樣還省的大動干戈,以後也少不了你的好處,何必呢?敬酒不吃吃罰酒!」

胡蝶咬牙切齒看了樊龍一眼,這傢伙自己當狗還好意思說,天底下的男人什麼都變得這麼沒皮沒臉沒骨氣了?

「徐鑫!我實話告訴你,我也忍你很久了,別以為有j國人給你撐腰我就怕你!想讓我歸順你,門都沒有!你一個叛徒,當年馬俊笙在位的時候都得看我臉色過日子,現在吃裡爬外,憑什麼讓我投靠你?當走狗很有臉啊?我現在就當著你的面離開這裡,有種你就殺死我!我早就打過招呼了,今天如果我回不去,鍾大發和金一鳴就會跟你開戰,你想順順利利當幫主,門都沒有!」胡蝶在馬俊笙身邊耳濡目染這麼多年,當然學會了一種上位者的霸氣,真到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時候,她也真敢把話說絕,徐鑫今天是真的觸犯到她的底線了,這傾國傾城的妖精冷冷把話撂下,裹緊黑色貂絨大衣轉身就走,看都不看徐鑫一眼。

徐鑫怒了,猛一蹬桌子站起來,把雪茄狠狠往地上一丟:「還他媽反了你了,給臉不要臉的賤婊子,我看你們能不能走出這個門!」 朱可夫收復了戈梅利,站在後來者的角度看,這場戰役有重要的意義。從戈梅利的戰鬥開始,紅軍全盤扭轉了前期因為圖哈切夫斯基的失誤所產生的被動,由防守轉入進攻。確切的說,是由防禦轉入攻堅。

隨著德軍在東線貫徹元首的最高指示,用堡壘和要塞戰術對抗紅軍的優勢兵團開始,德軍在東線已然陷入了被動挨打的態勢。當然,一開始這種態勢還不明顯,希特勒還隔三差五的試圖反擊一下,但是隨著紅軍的優勢越來越大,德軍反擊的頻率和力度是越來越低,也越來越不能給紅軍製造麻煩。

也就是說從戈梅利的戰鬥開始,德軍的失敗已然是註定了,當他們生產和補充的武器裝備和人員跟不上前線的消耗時,只有死路一條。

而紅軍軍.委也發現了這種趨勢,所以除了命令前線的朱可夫、羅科索夫斯基、科涅夫和華西列夫斯基一干猛人往死里削德國人之外,再一次加強了對德國腹地的戰略轟炸。軍.委發現用戰略轟炸足以抵消德軍25%以上的生產能力,而想要將這25%的敵人消滅在一線無疑代價高得多。

所以從1943年5月開始,軍.委調整空軍武器的生產比例,遠程航空兵從在此之前的僅占空軍20%的份額,提高到了30%,而且再一次要求圖波列夫用最快的速度拿出新的載彈量更大航程更遠的遠程轟炸機。

而隨著紅軍加強戰略轟炸,一場圍繞遠程轟炸機的攻防大戰就此拉開了帷幕。為了抵禦紅軍的戰略轟炸,德軍不斷的增強截擊機和防空火力。力求打下更多地重型轟炸機。而紅空軍則圍繞護航和減少損失大作文章。後來被證明非常管用的護航體制和制導武器就是在那個背景下不斷完善的。

當然。除了硬殺傷手段之外,德國人還不斷地試圖用軟殺傷的手段瓦解和削弱紅軍的戰略轟炸威脅。而這就是今天要講的主要故事——電子戰!

同志們對電子戰應該是不陌生的,實際上紅軍之前為了轟炸普洛耶什蒂就使用過電子戰手段,而歷史上最成功的電子戰卻不屬於蘇聯,而是蘇聯的死地美帝的傑作。同志們可能更熟悉沙漠風暴行動中的電子戰,但是我們首要要從越南講起。

歷史上的1965年7月24日,隨著蘇聯將大批的s75m(也就是薩姆2)地空導彈交付給北越,美國空軍在轟炸北越的行動中損失直線上升。到了1965年年底。美國空軍駐泰國基地的5個中隊的90架戰機損失了近三分之一。

超高的戰損率讓美國人坐不住了,立刻針對s75m系統進行了研究,經過幾個月的偵察,搞清楚了s75m的技術性能和戰術運用之後,美軍在剛剛研發的qrc-160型電子干擾吊艙的基礎上緊急改進出了qrc-160a-1電子干擾吊艙。

按道理說,美國空軍的飛行員應該很歡迎這種新式裝備才對,因為經過測試,這種吊艙確實能極大的降低s75m的威脅。但是讓人摸不著頭腦的是,美國飛行員卻拒絕在自己的飛機上安裝qrc-160a-1電子干擾吊艙,理由是:「我們沒時間學這種新玩意兒。我們得把鋼鐵丟到目的上去!」

是的,美國空軍飛行員以任務繁忙和電子干擾吊艙佔據寶貴的炸彈掛架為借口拒絕了這種新裝備。飛行員們從根本上懷疑這種干擾吊艙的實際作用。他們不了解電子戰的重要性,怕裝上吊艙之後影響機動和少裝幾顆炸彈。這直接造成配發給一線的qrc-160a-1電子干擾吊艙被鎖進了倉庫發霉,幾乎沒有任何一個飛行員願意帶著它升空作戰。

不過美國飛行員很快就受到了教訓,在1966年七八月間,隨著越南的防空導彈數量越來越多,第355戰術戰鬥機聯隊的戰損率達到了頂峰。在這災難性的兩個月里,該聯隊一共損失了27架f105,占其飛機總數的一半。

嚴酷的戰鬥環境讓一線飛行員改變了想法,他們終於願意按照條例安裝qrc-160a-1電子干擾吊艙升空作戰。那麼效果如何呢?好得驚人。10月8日,美軍攻擊越南原溪的儲油區。在這次具有極高危險性的作戰行動中,越南的地空導彈部隊從不攻擊掛有吊艙並實施干擾的飛機,而是集中火力攻擊沒有干擾能力的編隊。

經此一役,美國飛行員頓悟了,那是搶著要給自己的飛機裝上干擾吊艙,沒有干擾吊艙甚至拒絕升空執行任務。有一個數據也能說明電子干擾吊艙的成功,在使用qrc-160a-1電子干擾吊艙之前的六個月,美軍被擊落了72架f105,而在使用吊艙之後的六個月,哪怕是北越的防空導彈數量直線上升,美軍依然只損失了23架f105。

為什麼要講這個故事呢?除了說明電子戰的重要性之外,更重要的是闡明一個觀點,先進的戰術思想和先進的武器同樣重要,光有後者,前者跟不上也是白搭。

要知道,美國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就進行了卓越的電子戰,並編製出了一批相應的戰法。在對德日的戰略轟炸中,美國空軍可以說經歷了全面的、高強度的電子戰。但就是在這樣的前提背景下,在越戰中美國空軍的飛行員對電子戰的重要性認識依然很薄弱,其觀念之陳舊令人咋舌。

《美國電子戰史》的作者阿爾弗雷德.普萊斯在總結道:「不管電子戰在任何關鍵時刻的作用有多麼巨大,不出十年,就會出現一大批相信靠飛機性能和駕駛技術就能保證飛機生存的新一代傻鳥飛行員。」他又道:「經過一定時間。陸海空三軍的組成將會發生重大變化。有經驗的老一代人已經退休或轉到其他工作崗位。沒有機會再使用他在戰鬥中獲得的知識。而代替他們的人,除非參加戰鬥,否則就根本不會擁有這些經驗!一切又都要從零開始!」

請注意,這還是代表了世界先進水平的美帝,蘇聯又是個什麼狀態?實話實說,除了李曉峰為首的一批高層重視電子技術的發展,大部分中低層,尤其是那些基層飛行員。根本就對電子戰沒有任何概念,甚至不認為這有作用和有必要!

其實電子戰並不高冷,也不是二戰中才出現,早在無線電出現不久,最早的「電子戰」就誕生了。不過這種最早的「電子戰」首先應用於商業競爭(果然還是金錢才是第一推動力)。

1901年9月,在美國舉行了公眾很感興趣的美國杯帆船競賽,當時誰能搶先報道比賽的情況,就能獲得巨大的經濟利益。馬可尼公司和美國無線電公司都與相關單位簽訂了合同,用無線電報道比賽情況。

為了搶佔商機,美國無線電公司想出了歪招。該公司研發了一款比其他競爭對手功率大許多的發射機。每隔一段時間就發送一個長達十秒的「長划」,這表示美國哥倫比亞號領先。而發射兩個這樣的「長划」則表示英國帆船沙姆洛克號領先,發送三個「長划」表示雙方並駕齊驅。

似乎有同志說,這跟電子戰沒關係哈!別急,開頭不是說了,美國無線電公司研發了一款更大功率的發射機嗎?電子戰的秘密就跟這台發射機有關係。要知道,無線電火花發射機發射的信號頻譜範圍很寬,很快就有人發現在發射電文時,信號在各個接收機中互相干擾。

功率大的發射機天然的就比功率小的發射機有優勢,所以美國無線電公司為了保持報道領先,在自己發送電文之後,故意繼續死死地按住發射機電源,持續的發射無線電波,這直接導致其他各家的無電線接收機全部歇菜。

而歷史上第一次在戰爭中應用電子戰,其實跟俄國息息相關。1904年的俄日戰爭中,日軍的春日和日進號裝甲巡洋艦準備炮擊旅順軍港中的俄軍軍艦。但是俄艦躲在港內,春日號和日進號觀測困難,只能派一艘小型驅逐艦靠近軍港觀測和引導炮擊。

而日軍驅逐艦第一次用無線電指示自己的巡洋艦時,就被俄軍無線電報務員截獲了,該報務員立刻就意識到了這個信號的重要性,因而立刻打開無線電發射機對其進行干擾。日軍巡洋艦因為無法獲得目標指示,只能盲目射擊,結果自然是沒有啥戰果。

到了二戰中,隨著無線電設備極大的軍用價值,電子戰也就顯得越來越必要了。二戰中的電子戰首先在英德之間展開,1940年7月,倫敦大轟炸開始后,德國人很快就意識到了必須首先摧毀英國的本土鏈雷達網路。

高大笨重顯目的本土鏈雷達很快就在德軍的閃電空襲中遭到嚴重損失,眼瞧著德軍就要得逞,英國將付出慘重的代價,英國人想出了一個高招。英國人讓雷達的發射機繼續工作,讓德軍誤以為空襲並沒有奏效,連續幾次之後,德國人也就放棄了繼續對本土鏈雷達進行大規模轟炸。

實際上呢?

實際上這就是個騙局,本土鏈雷達相當一部分僅有發射機是完好的,而接收機則在轟炸中被摧毀了,也就是說這些雷達光能發射電波而無法接收,自然無法發現任何目標。

當然,德國人也不是二百五,發現用硬殺傷的手段「不奏效」之後,他們開始尋求軟殺傷手段了。在1940年9月,他們在俯臨加來市的普庫爾山上建立了一個地面雷達干擾站,配置了幾部布雷勞斯干擾機。

這些干擾機的天線面向海峽對面,發射功率達到一千瓦,工作在本土鏈雷達的使用的22到50兆赫頻段上,用於干擾本土鏈雷達。當然,德國人的活計還是有點糙,因為他們對本土鏈雷達的性能並不了解。更不清楚英國人早在1938年就測試過如何干擾本土鏈雷達。而且早就加裝了反干擾裝置。所以德國人一開始的干擾行動並不太成功。

直到一年之後,通過大量的無電線偵察,基本摸清了本土鏈的性能之後,德國才製造出了好用的干擾機,成功的幫助沙恩霍斯特、格奈森瑙和歐根親王穿越多佛海峽返回德國本土。

說了這麼多歷史故事,現在讓我們正是回到正題,那就是紅軍和德軍之間的電子戰。在衛國戰爭爆發時,紅軍已經建立了基本能覆蓋西線國境的雷達站。這些雷達為1941年的空中作戰提供了極大的支援,如果沒有他們,紅軍的損失恐怕會更加慘重。

但是到了1942年,隨著德軍深入白俄羅斯和烏克蘭,這些雷達站要麼被轉移,要麼被迫自我摧毀。這麼說吧,在1942年上半年,紅軍的天空防線開了一個大窟窿,幸虧德國人並沒有多少戰略轟炸能力,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到了1942年下半年。隨著新的雷達站在俄羅斯一線建立,紅軍才基本堵上了西線的窟窿。只不過這個窟窿堵得並不嚴實。因為德國在同英國進行的電子戰中汲取了經驗,而這些相關經驗也被用來對付紅軍的防空預警雷達。

蘇聯幸運的是擁有一個穿越來的仙人,李曉峰在戰前就指示諾基亞公司加強雷達和無線電設備的研發。所以,在1942年下半年提供了新式的可機動的預警雷達p12。這種新式雷達彌補了老式雷達的缺陷,讓德軍的干擾並沒有取得成功。

與此同時,紅軍也不是一味的被動挨打,為了挫敗德國的防空系統,保護己方的攻擊機和轟炸機。紅軍也採取了有針對性的措施。

為了對付德國的弗雷亞對空警戒雷達,諾基亞正產出了一種專門的干擾設備「巨浪」。這是一種機載脈衝轉發器,工作在弗雷亞所在的125兆赫頻率上。當「巨浪」接收到弗雷亞的電波時,立刻就會回復一個寬脈衝信號。而這個信號在雷達顯示器上顯示為縱深七公里、帶有幅度調製的有節律跳動波形。反正看上去就是一大波以密集編隊飛行的戰機。

說白了,這就是一種戰術欺騙,裝備了巨浪系統的電子戰飛機能將德國的戰鬥機引誘到錯誤的方向,從而降低真正的轟炸機群的損失。

這還不是全部,因為僅僅干擾警戒雷達還不夠。當轟炸機飛臨目標上空時,必然要面對德軍的地面防空網。德軍的高炮部隊配備的維爾茨堡炮瞄雷達可不在125兆赫頻率上,巨浪系統對其沒有用。這也就意味著,轟炸機依然會被敵人的雷達跟蹤並瞄準,德軍依然可以用其引導戰鬥機和高射炮對轟炸機群進行攻擊。

一開始紅軍對維爾茨堡雷達辦法不多,直到kgb神通廣大的派出信號旗特種部隊從德國雷達站搶來了一台維爾茨堡雷達之後,問題才被解決。

諾基亞又緊急研發了一款專門干擾維爾茨堡的干擾機——閃電。不光是研發了閃電,諾基亞還建議紅軍生產大量的干擾箔條,配合閃電一起使用將效果最佳。

一開始紅軍對此是很抗拒的,倒不是抗拒閃電系統,而是抗拒使用干擾箔條,原因是紅軍覺得現在還不是使用這種「大殺器」的時候。是的,你沒有看錯,紅軍確實將干擾箔條當成了大殺器,將其作為保密等級很高的秘密武器儲藏在倉庫里,只有到了最關鍵的時刻才能投入使用。

原因自然是干擾箔條的效果太好了,紅軍很擔心一旦使用這種大殺器,很快就會被德國人仿製,德國人轉而就能用來對付蘇聯的雷達。說實話,這個想法讓李曉峰哭笑不得,因為他很清楚,干擾箔條對德國人來說根本就不是什麼秘密,歷史上德國、英國和美國幾乎是同一時間研發了無源干擾箔條,而且大傢伙在對待這種武器上出乎意料的保持一致——那就是藏起來,當成殺手鐧,絕不輕易使用。

歷史上,到了1943年7月底,經過丘吉爾特批,盟軍才首先使用這種武器。當然,在這個時空不用等那麼久了,在轟炸普洛耶什蒂時,在李曉峰的建議下,紅軍首先使用了干擾箔條,效果非常不錯。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作為首先發明無源干擾箔條的德國,在普洛耶什蒂被炸成廢墟的時候,從最普通的士兵到高級將領沒有一個人知道這種晃晃悠悠飄落的金屬條是什麼,甚至還下令:「不要觸碰那些東西,他們很可能有毒!」

可憐的漢斯,真是不知道說他們什麼好了,不過當紅軍的戰略轟炸越來越猛烈,而且越來越多的使用干擾箔條之後,德國人開始想辦法去解決這個棘手的問題了……(未完待續。) 話音一落,忽然四面八方,酒的各個門,各個梯,密密麻麻衝出來幾十號人,瞬間圍成一個圓形,將胡蝶一群人圈在中間,並且緩緩逼近,那圈子越攏越小,他們每一個人都面色不善,手裡提著鋼刀鐵棍,嘴角掛著冷笑,只等老大一聲令下,立馬就要把胡蝶等人全都砍成肉泥!

看著周圍這黑壓壓的一大片,胡蝶的臉色瞬間就白了,沒想到徐鑫玩的這麼絕,竟然真敢有恃無恐的動手!

此時此刻,便是連她帶來的那些人,也嚇毛了,人數優勢一下變成劣勢,所有人都膽戰心驚的緩緩後退!

徐鑫眼看著胡蝶成了自己的瓮中鱉、階下囚,猖狂的哈哈大笑道:「賤女人,老子既然說了你走不出這個門,你就走不出去!真以為你帶來的這點兒人夠看?實話告訴你,從你帶人進來的那一刻起,你的後路就被老子斷了!不識相還不簡單?兄弟們,給我把他們全都剁死,留下胡蝶隨你們玩兒,最好輪暴了她!這可是以前馬俊笙的女人,絕對有味道!」

「好!!」小弟們揚刀一聲大吼,滿臉興奮的色眯眯盯著胡蝶,殺機勃發的走了上來,胡蝶嚇得額頭那密密麻麻的冷汗都流出來了,她畢竟是一介女流,而且單獨混社會的時間也不久,何曾見過這種陣仗,眼見對方那群人要像凶狼一樣圍上來,她都快急瘋了,滿心裡都在咒罵劉伯陽,為什麼還沒趕來!

可就當周圍那群凶狼要衝上來的時候,忽然窗戶邊的侯賽東叫了一句:「慢著!!那是什麼?」

說著手往窗外一指,只見對面公路的另一頭,相隔甚遠,緩緩走過來十幾條人影,不緊不慢,優哉游哉,而最前面還有兩個人推著一個坐輪椅的男人,極其的眼熟!

「楊青帝?」徐鑫愣了一下,煞然眯起眼睛冷冷道。(《天天書吧》小說網)百度搜索《天天書吧》

「前、前面那個,怎麼像是馬俊笙啊!」樊龍聲音發顫,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

而倉麻井一群忍者早就看出了那些人的身份,倉麻井微微歪頭,冷麵含霜,皺緊眉頭看著被漸漸推過來的馬俊笙,心中大是狐疑:他怎麼會跟那幾個人在一起?不是被木村正雄正帶人看護著的嗎?!木村正雄死哪去了?

瞬間,看到這一幕的酒所有小弟們都開始出現騷動,無論徐鑫那群要砍人的小弟,還是胡蝶帶來撐場子的手下,都怔怔的望著遠處最前面那衣衫灰敗,狼狽不堪,被緩緩推過來的男人!

那不是他們原先的幫主么?!

他們就算再不認識誰,也不可能不認識馬俊笙!雖然已經就跟著自己的新老大們叛變,可內心深處無可避免的對馬俊笙產生愧疚,當初加入龍幫,宣誓效忠的時候,最崇拜最敬仰的人就是他啊,況且他也一直對自己這些下面人不薄!

一時間,這些小弟的心思都開始繁亂起來,想砍人的人沒那麼大的殺機了,差點被砍的也失去了恐懼,所有人就那樣獃獃的、傻傻的看著自己昔日的老大,被人輕緩緩的推向了酒這邊。

徐鑫臉上一陣一陣白,右眼皮總跳,不詳的預感涌了上來,當下他狠狠的罵了一句:「楊青帝他想搞什麼鬼!走,都跟我出去看看!」說完也顧不得殺胡蝶了,直接帶人大步流星的推開酒涌了出來。

原本胡蝶看到劉伯陽出現,心裡還一喜一憂,喜的是「楊青帝」終於來了,沒放自己鴿子,而憂的是他竟然只帶這麼點兒人過來,這不是活活來送死的嗎?!

可當她仔細一看,看清楚前面那個被折磨的臉色枯槁、傷痕纍纍、滿身狼籍的男人的時候,心裡忽然湧上一股黯然,常言道一日夫妻百日恩,往日對自己疼愛有加的權勢男人幾天之內就落魄成這樣,實在令人揪心,而落井下石的也有胡蝶自己,由不得她不歉疚!

因此,她竟然也鬼使神差的,帶著人跟隨在徐鑫身後,一起出門來迎對馬俊笙。

「馬幫主,你都看到了,前面那些就是曾經在你手下信誓旦旦表忠心的傢伙們,這才幾天的功夫,一轉眼就把你從幫主的位子上拉下來了,姓徐的在看你呢,有什麼話趁早跟他說,免得一會兒來不及!」楊林指著酒里湧出來的大隊人馬說道。

劉伯陽始終掛著胸有成竹的淡笑,不緊不慢的走在馬俊笙旁邊,那兩個推輪椅的小弟則與他保持著亦步亦趨的速度。

相隔十多米,劉伯陽的腳步停下,而與之同時,馬俊笙的輪椅也停了下來,前面穿西裝戴大墨鏡的徐鑫站在一簇人中央,直面著馬俊笙,雙方就這樣冷冷對峙!

公路上附近所有的行人,路過的車輛,都被這無形中形成的對陣氣場給嚇壞了,遠遠的躲開或繞路,偶爾有膽大想看熱鬧的,也都躲的遠遠再看。

「徐堂主,看看誰來看你了!」劉伯陽指著馬俊笙笑道。

劉伯陽這人畜無害的笑容,直接把徐鑫氣個半死,當下也顧不得被警察通緝的逃犯身份,更顧不得用僅剩的理智去想想為什麼劉伯陽知道自己一群人在這裡,站出來冷冷大喝道:「楊青帝!你什麼意思?帶他來見我,你想幹什麼?我跟你可沒仇怨!」

「是么?我可不這麼覺得,姓徐的,你兒子那件事我還沒跟你算呢!怎麼叫沒仇怨?再說,今天主要是馬幫主想來看看你,我做個順水人情而已,有什麼話,你先跟他說,沖我發飆沒必要,老子不吃你那一套。」劉伯陽淡笑道。

「徐鑫!你想不到我還能活著出來?」馬俊笙努力壓下自己心頭的怒火,沉冷問道。

徐鑫不太敢看他,但還是理直氣壯道:「出來又怎樣,現在龍幫已經不是你的天下了!你們馬家的時代已經完了,從今往後,這市南,得聽我徐鑫的話!」

老貓撇了撇嘴,對著崔國棟道:「咱見過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這老不知恥的簡直沒把咱們兄弟放在眼裡啊!」

崔國棟點點頭,一臉認真道:「是啊,不過貓哥,你怎麼連豬狗不如的話都聽啊,當他放屁就行了!」

這兩人一唱一和,作出竊竊私語的樣子,可其實聲音大的很,隔著這麼近,直接傳進了所有人的耳朵里,徐鑫一聽這話,直接氣的手都開始抖了!

馬俊笙盯著徐鑫,嘴角浮現一絲仇恨的冷笑,咬牙切齒道:「徐鑫,你竟然有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這種話,我只問你一句,自從你三十年前加入龍幫,被老爺子一手提拔起來,我們馬家,可有一個人對不起你? 玄天龍尊 你摸摸自己的良心,沒有馬家,哪有你的今天?厚顏無恥的人面畜生,我真後悔當初沒一刀殺了你!」 「哈哈!」徐鑫一聽馬俊笙這樣說,索性做的更絕,老臉也不要了,冷笑道:「馬俊笙,現在說這種話,不嫌太晚了嗎?老子在你馬家兩代人身邊處心積慮三十多年,等的就是今天!畜生又怎樣?沒良心又怎樣?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意義!天下皇帝輪流做,輪也輪到我了!」

「你!」馬俊笙看到這傢伙居然厚顏無恥到這種程度,當了叛徒還敢跟自己理直氣壯的對峙,當下直接氣的綳直了身子坐起來,兩手狠狠握緊輪椅扶手,若不是兩腳已經廢掉,恨不能當面衝上去掐死那個真小人!

而劉伯陽眾兄弟們聽到徐鑫如此大放厥詞,一個個也都是冷笑不已。這老傢伙真不愧是天生當走狗的料,有多大臉顯多大臉,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都能丟人現眼到這種程度,跟這種人當敵人都是可恥的!

「馬俊笙,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個什麼材料,無德無能,沒魄力沒智謀,你有什麼資本勝任龍幫老大?這些年你所有的精力和心思都花到什麼地方去了?一個女人就把你迷得團團轉,龍幫有你,以後只能越混越差,一個少年幫都能騎到你脖子上拉屎!只有換我來做這個當家人,才能繼續引領龍幫的輝煌!」為了給自己造勢,徐鑫再次大言不慚的說道。

馬俊笙簡直要氣昏了,破口大罵道:「姓徐的!你少在這裡滿嘴噴糞!你不會有好下場的!我馬俊笙瞎了眼,以前沒看出來你!還有你們,樊龍,侯賽東,我馬俊笙對不起你們嗎?為什麼要跟著他一起叛變?!」

樊龍和侯賽東做賊心虛,不敢直視馬俊笙的眼睛,都悄悄往後躲了躲,他們可沒徐鑫那麼老不要臉,一些最起碼的廉恥還是有的,在這種關頭站出來反駁只會讓別人笑話,還是老老實實躲在徐鑫背後讓他唱這個大白臉吧。

「小蝶,居然連你也背叛我?!我這麼多年為你付出了那麼多,難道就換來你這樣的絕情嗎?」馬俊笙暴怒的盯著胡蝶,大聲喝問。

胡蝶面無表情,既然早就決定叛變,她就料到會有今天,隨馬俊笙罵去好了,反正也不會掉塊肉。

劉伯陽帶著眾兄弟們冷眼旁觀著這場好戲,或者可以說是鬧劇。雖然馬俊笙和徐鑫越吵越激烈,可劉伯陽還真沒有出手相助的意思,他其實很替馬俊笙感到可悲,看到馬俊笙此刻的作態劉伯陽終於明白,這個男人失去自己的家業,落魄到如此眾叛親離的下場也不是沒有理由的,現在都啥時候了,啥節骨眼兒啊,你居然還當街質問這種沒意義的話題,手下那麼多人叛變,你怎麼就不想想自己身上的原因呢?難道喝罵他們兩句,覆水就能收回來?

事實上,馬俊笙的當街喝罵並沒有喚起徐鑫等人的良知,反而更加激怒了他們!惱羞成怒的徐鑫終於站不住了,猛的一指馬俊笙:「兄弟們,別聽他廢話!這個人已經廢了,以後你們跟著我,我保你們人人吃香喝辣!今天有他就沒我,都給我上,弄死他!出了事兒我擔著!」

後面那群小弟猶豫了一下,可還是大聲響應了一下,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誰遠誰近他們還是拎得清的,對不起了,老幫主!

眼見一群人拎著砍刀面色不善的快步走了上來,馬俊笙頓時嚇壞了,大聲喝道:「你們幹什麼?徐鑫給你們灌了迷藥了嗎?看清楚我是誰!我才是你們的幫主!」

可那群小弟根本不為所動,仍舊拎著刀殺氣騰騰的靠近!

馬俊笙臉色慘白的對劉伯陽道:「該你出手了,楊青帝!是你把我帶到這裡來的,你不能不管我!」

徐鑫一聽這話,頓時也指著劉伯陽道:「楊青帝!我不管你今天把馬俊笙帶到這裡來是什麼意思,但這是我們龍幫內部的事,我希望你不要插手,我兒子的事我回頭會給你一個交代,今天是我跟馬俊笙的個人恩怨!」

劉伯陽淡淡一笑,攤攤兩手道:「誤會,你們也看到了,我今天純粹是來看熱鬧的,動刀動槍的事兒不適合我。而且現在是青天白日呀,我可沒你們那麼大膽,我今天願意當遵紀守法的良民。誰都不用看我,你們隨意。」

暈!你還良民!

在場所有清楚劉伯陽真實身份的人,聽到這話都忍不住一陣惡寒!

不過徐鑫卻是臉色大喜,劉伯陽這樣說,不就擺明了他不想管了嗎?當下大喝:「你們還磨蹭什麼,把馬俊笙給我砍趴了拖過來,我親自給他個脆的!」

那群小弟之前之所以有所顧忌,就是害怕劉伯陽和他身後的戰魂堂,現在終於放出膽子去了,紛紛吼叫著衝上來就要劈翻馬俊笙。

馬俊笙差點嚇茬了氣:「楊青帝!你、你什麼意思?你不能不管我啊!別忘了我女兒還……」

「現在想起你女兒來了。」劉伯陽撇撇嘴笑了笑,打斷他道:「你急什麼,我只說了我不管,可沒說別人也不管啊!」

說完他看看手錶,自言自語道:「唔,他們也該來了!」

話音一落,只聽這條公路後面,陡然響起陣陣聒噪的警鈴聲,隨即清晰可見遠方有數不清的各種警車響著車燈氣勢洶洶的趕過來,那雷霆萬鈞的氣勢,恨不能帶動整個地面都要顫抖,甚至連兩輛軍用卡車都調動了,密密麻麻開過來,直接霸佔了整條公路!

那幫已經殺到馬俊笙面前的徐鑫手下們一看這架勢,頓時嚇得腿都軟了,哪還顧得砍人啊!紛紛下意識的丟掉砍刀鐵棍就定在了原地,然後就驚慌失措的開始後退!

徐鑫也懵了,老狐狸的腦子在這一刻有點不夠用,這這這,這是怎麼回事兒?!那兩輛軍用大卡車,一看就是連附近軍區的武警隊都調動了啊!

馬俊笙面色一陣白一陣青,回頭看了看那一眼望不到頭的警車長龍,再轉頭刷然看著鎮定自若的劉伯陽,提到嗓子眼的心臟一下子落回去了,用手一摸額頭,好傢夥,全是冷汗!

劉伯陽點頭看看手錶,淡笑道:「大隊伍終於來了,呵呵,還挺準時的嘛,高局長有一套啊!」

老貓笑著撇撇嘴,「就為了抓這麼點兒人,有必要擺這麼打的陣仗嗎?想不到連老高也喜歡辦些場面兒事兒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