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個時候墨北辰還想帶著豆豆一起去玩的時候,門鈴響了。

豆豆這個時候心情好也特別的主動的先去開門。

一開門就看到了墨北耀的出現,墨北耀看向豆豆眼裡十分的慈祥,「豆豆,太爺爺來啦。」

豆豆只是客氣的叫了一聲太爺爺,然後就離開了。

墨北耀直接被豆豆冷落了,眼見著豆豆直接跑向了墨北辰的懷裡。

「爹地,」豆豆打開雙手投入了葉清音的懷抱里,一點都不想搭理墨北耀。

墨北耀知道豆豆是因為上次的事情才會這樣對自己的。

這個時候葉清音還在廚房裡忙活,墨北辰只是抱住了豆豆,客氣的說一句,「爺爺,你怎麼來了,」

墨北耀拄著拐杖然後走近墨北辰,「小辰,今天知道你出院了我過來看看。」

墨北辰點點頭,「嗯,爺爺有心了。」他當然明白了墨北耀來這裡是因為什麼,所以他根本就覺得沒有任何的可說的。

墨北耀看到了葉清音在廚房裡葉清音還在忙活這個時候他悠悠的說,「北辰,現在股票跌得很嚴重,我懷疑公司有內鬼。」

墨北辰沒有說話,這次的事情他早就察覺到了蹊蹺,可是那個時候他並沒有繼續等著墨北耀說下去。

墨北耀看著他的出現,「你有什麼想法嗎?」

這次因為墨北河那個項目發生了重大事情,一大批資金被捲走。

墨北辰沒有吭聲,這次的事情,他沒有任何的想法,那邊還沒有調查清楚。

「爺爺,我暫時還不知道,」他也能夠察覺到對方這次就是要讓自己的公司被毀。

葉清音原本出來的時候,想要讓墨北辰過來幫她一下,然後看到了墨北耀。

「董事長。」葉清音只是客氣的打招呼,墨北辰連忙起身去廚房,

墨北耀沉穩的坐在原地,他知道此時墨北辰對自己如此冷漠,想到的是上次的事情,是不是因為自己提到葉清音,所以他才會如此,

「怎麼了,需要我做什麼。」這個時候墨北辰和葉清音擠在一個廚房裡就等著葉清音吩咐。

葉清音看著鍋里的排骨,「你幫我看看糖夠不夠,我發現這裡好像不是很夠。」

墨北辰點了點頭,然後幫著她找找,在沙發上的豆豆特別的安靜,在墨北辰進了廚房之後,他的目光一直看著眼前的電視機。

墨北耀也知道自己上次的態度不對,只是葉清音這個女人確實不容她小趨,現在一個曾孫子和孫子都不喜歡和自己說話了。 豆豆看著電視上癮了,這個時候墨北耀故意咳嗽,「豆豆,豆豆,太爺爺錯了,我跟你認錯吧。」

「是太爺爺不對,不該這麼說話,」墨北耀說話聲音放輕鬆,然後一點點的哄著他。

豆豆有點心軟,可是想到那天媽咪被欺負,他還是很有骨氣的拒絕。

墨北耀見自己所說的話已經開始有效了,「豆豆,你就原諒太爺爺吧,是我那天說話不對。」

豆豆冷哼著臉,只是這個時候他已經往墨北耀那個方向坐過去一點,「嗯…那太爺爺你要跟我媽咪道歉,媽咪原諒你了豆豆就原諒你了。」

墨北耀想了想,覺得自己現在這個時候還不能夠這麼輕易就答應了,「好,好,待會太爺爺和你媽咪道歉,你現在和太爺爺玩了嗎?」

這個時候豆豆看著眨眼,然後看著墨北耀,「好啊,那豆豆和太爺爺一起玩。」

這個時候豆豆特別的激動,媽咪開心了,他就開心了,不一會,已經聞到飯菜的香味了。

這個時候他肚子特別餓,豆豆看著廚房,「太爺爺,豆豆肚子餓啦。」他現在已經好餓了,就是等著墨北辰和葉清音快點好了。

這個時候他現在就想著她能夠想著自己今晚也能夠嘗一嘗自己孫媳婦吃的東西。

很快,墨北辰已經開始把廚房裡的東西放在桌面上。

葉清音弄完了所有的東西之後,就系下圍巾「你爺爺還在外面,我怕今晚的菜不夠,而且我做的也不好吃。」

墨北辰看著她一眼,安慰的說:「沒有關係,他要吃就留下,不吃就算了。」

清音雖然聽到墨北辰這樣說可是她內心多少還是有些不安。

墨北辰將菜碟端出去,豆豆太著急了,不用葉清音和墨北辰的提醒,自己就主動進來洗手了。

葉清音看著他的懂事,心裡特別的高興,「豆豆,今天真乖。」

豆豆笑咧咧的看著葉清音,「媽咪,豆豆很乖的哦。」

墨北辰進來的時候,聽到自己兒子高興的聲音,「豆豆,去叫太爺爺吃飯。」

豆豆洗好了之後就離開了,葉清音自從上次的情況就知道墨北耀會自己有意見。

清音這個時候看著他的出現,拘謹的坐在墨北辰的身旁。

墨北辰了一眼所有人,「吃飯吧,」

墨北辰一說完,豆豆特別的激動了,他現在立馬就開始嘗著葉清音所做的東西。

葉清音看著他,「豆豆,媽咪可能做得沒有周奶奶做得那麼好吃。」她覺得這個時候自己有點不好意思,因為對於墨北辰和墨北耀都是吃得比較好的,可是自己這次做的不是很好吃。

我是個葬尸人 這個時候墨北辰看了一眼葉清音,「挺好吃的,已經不錯了。」

墨北耀咳了咳,「嗯,我也覺得挺不錯,」

墨北耀這句話讓在場的葉清音和墨北辰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後沒有繼續說話。

晚餐過去之後,墨北耀坐了一會就回去了,清音這會和豆豆一起在看電視,今晚能夠聽到墨北耀示好的話,心裡特別的高興。

豆豆看著桌面的水果,一邊看一邊吃。 這個時候,墨北辰也在葉清音的旁邊,這一次雖然是遭受了苦難,,但是他至少可以好好的跟葉清音在一起。

晚上,葉清音幫豆豆洗澡了之後,就來到的陽台前,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這個時候發現自己已經猶豫不決,她真的要離開墨北辰嗎。

入夜,墨北辰等著豆豆睡著了之後,這個時候從卧室里出來,他看著葉清音的模樣,走到她的面前,「怎麼了?」

清音搖了搖頭,她的手放在陽台上,一副欣賞美景的模樣,不知道這個時候她發現這個時候已經有些不能所以。

但是她現在有點迷茫,這個時候就想著他的情況,這個時候發現他覺得自己突然有點。

她一聲不吭的站在原地,她現在就想著自己可以好好的繼續在這裡。

她覺得這個時候她總是可以好好的去看著眼前的風景,這個她想著的時候,不知道該怎麼跟墨北辰說著這個情況。

墨北辰面對著葉清音,她呼出的氣息噴到自己的臉上,暖烘烘的,接著他就把自己的臉貼在她的臉上。

葉清音被他這樣的舉動,突然覺得她心裡暖暖的。

可是墨北辰特別的高興,他現在就想著就是能夠想著能夠和葉清音繼續跟著一起。

墨北辰看著葉清音,「夫人,不可以讓你離開。」

這個時候看著葉清音聽著他的聲音,看著他的眼裡的波瀾,她微微低下頭,不敢回答墨北辰的問題。

她現在就想著能夠和一起。

這個時候想著的時候,他發現自己能夠和葉清音能夠共度餘生就好了。

第二天,墨北辰因為昨天晚上墨北耀對葉清音的態度就好多了所以他現在就想著去公司一趟。

葉清音早上起來的時候,墨北辰就告訴她這段時間暫時先不要出去,等到過段時間警報解除了再出去。

她早上起來的時候,自己的手機響了,她一看,原來是簡馨給自己打電話。

「喂,怎麼了,馨子?」清音聽起來很平靜,可是簡馨怎麼也平靜不下來了。

她剛出差了就好,葉清音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她心裡特別的愧疚。

這個時候她發現自己不能夠及時的陪在葉清音旁邊。

「清音,你現在怎麼樣,對不起,我被組長外派去外地談工作,我不知道,不知道你。」

簡馨現在想想都后怕,她怎麼會沒想到,她那個時候就會得到了這樣的消息的時候,眼裡一抹恐慌。

清音笑了笑,知道簡馨擔心自己,「馨子,我沒事,不需要擔心我。」

簡馨知道葉清音一直以來都是有什麼都會往好一點的好像去說

這個時候她知道葉清音沒事,心裡總算放心了不少。

「清音你現在在哪,我現在去找你。」她剛出差出來,可以休息一天,她原本想要躺屍一天玩手機的。

可是她沒有想到,只是翻著新聞翻著就看到了葉清音和墨北辰所住的地方出事的消息。

清音看著兩年的時間,「好,我讓司機去接你吧,我這幾天出去不安全。」

簡馨答應,然後起身收拾收拾。 簡馨很快就到了葉清音的新家,簡馨被下人領進門,就看到豆豆和葉清音此時在看電視。

清音聽到動靜立馬起身,「馨子,你來了。」她現在就覺得能夠看到簡馨,心裡著實也是一個安慰。

簡馨激動的抱著葉清音,「清音,真是嚇死我了。」看到劫後餘生的葉清音,她心裡自然特別的激動。

清音看著她的模樣,心裡笑了笑,「沒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嗎。」

簡馨高興的點點頭,她發現這樣的葉清音真的讓人心疼。

清音搖了搖頭,「沒事,我真的沒事,你不用擔心我。」

簡馨這個時候看著豆豆,「豆豆,阿姨來看你了,你不高興嗎。」

總裁,請指教 她記得平時的時候,豆豆看到自己都會很開心,可是今天看到豆豆的時候,他好像看起來平靜了很多。

豆豆沒有吭聲,這個時候葉清音愣在原地,豆豆剛剛還好好的,這個時候這副模樣,實在是不應該的。

所以她看著豆豆的模樣,「豆豆,怎麼了。」

豆豆還是沒有回應葉清音,這個時候只聽到了耳邊狗叫的聲音,清音順著豆豆方向看去。

她能夠看到了眼前的屏幕上的,有一隻小狗和主人玩得開心。

簡馨也察覺到不對,「清音,這是怎麼了。」她不知道豆豆這是什麼情況。

清音把實情告訴簡馨,「豆豆看到了狗狗,想起了出事之前家裡的哈哈。」

「那是我們之前一起救過的小狗。」清音這個時候心裡有點難受,也許在她看來,豆豆似乎已經沒事了,可是還是有點影響了。

簡馨看著豆豆的模樣,莫名的覺得心疼,總覺得看到這樣的豆豆心裡十分的不舍的。

清音看著她也跟著擔心的模樣,然後拉著簡馨一起坐下,「沒事,豆豆很堅強,他只是想哈哈了,對不對,豆豆。」

這個時候豆豆看著葉清音一眼,跟著點點頭,可是他真的不能再見到哈哈了嗎。

「媽咪,豆豆真的再也不能簡單哈哈了嗎。」他有點想它,可是他沒有和哈哈的一張紀念照片。

清音走過去摸了摸豆豆的腦袋,「豆豆,你肯定可以見到哈哈啦,它現在就在你的心裏面。」

豆豆疑惑的看著葉清音,「媽咪,是真的嗎?」豆豆覺得這樣的感覺很奇妙。

清音對著豆豆點點頭,「當然是真的,」

豆豆信任的點點頭,難道他真的可以相信媽咪所說的。

這個時候豆豆特別的高興,總覺得自己完全可以好好。

簡馨見豆豆的情緒轉好,也放心了不少。

這個時候她的手機突然響起來,清音眼尖的看到了簡馨屏幕上的備註,看到了沈闊兩個字。

清音怕自己待在這裡會影響到兩人,「我去廚房給你洗一些水果。」

簡馨想要攔著可是他已經攔不住了,手裡握著的手機還在響,最後她還是認命的接起了電話。

重生手記 「什麼事?」她這個時候想著的時候,簡馨這個時候覺得隨便應付就可以了。

沈闊並不知道她怎麼一接電話就開始生氣了。 沈闊覺得簡馨一直在逃避自己,可是他不願意和她這樣下去,「簡馨,你出差回來,我們今晚一起吃飯吧?這麼久沒約。」

簡馨已經不想和沈闊有任何的交集,想也不想就直接拒絕了沈闊的想法,她明白沈闊的心意。

一開始她也能他收容自己時,那樣的貼心,總算是有點漣漪。

可是並不代表自己會犯傻,她怎麼也不能因為自己一時的貪戀再把自己掉坑裡去,所以這個時候她發現自己就是不能夠再去接受這份愛情。

只要一想到沈闊那個媽,她就覺得豪門深似海,還是不要走這一糟。

葉清音出來的時候,手裡端著一碟剛洗好的青葡萄,見簡馨已經打完電話了,她隨口問起,「馨子,那麼快就打完電話啦。」

簡馨抬起頭,就看到葉清音眼裡的波瀾,她就知道她想問的是什麼。

但是自己要是不說,葉清音一定不會死心,所以她現在簡單的告訴葉清音,「嗯,他問我一些事,簡單說一下就掛了。」

葉清音不知道簡馨這是被什麼撞著了,就是對沈闊並不動心。

這個時候簡馨已經不希望葉清音再在她和沈闊身上繼續再討論下去。

「清音,你這有什麼吃的嗎,我有點餓了,」不得不說,早上醒過來之後,她一直在刷微博,然後就跑來葉清音這裡了。

清音見自己問不出話,「當然有了,等著啊,我去做幾個菜,等會。」

簡馨一聽到能夠吃到葉清音親自下廚的手藝,眉宇間都是笑意,「好啊,你去吧,需不需要我幫忙。」

清音搖了搖頭,「不用,不用,你陪著豆豆吧,待會就好,等著啊,」

簡馨還來不及說出口,只看到葉清音進了廚房。

葉清音此時正在準備,準備就想著動手的時候,兜里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喂,什麼事。」葉清音此時正在洗菜,只能空出一隻手來接電話。

墨北辰好奇葉清音在做什麼,耳邊聽到了稀疏的流水聲。

「在做什麼?」墨北辰剛開了董事會和那些董事們提到了這次的解決墨北河所做出來的損失所以他現在就想著能夠和葉清音好好的說話。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