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是真正的碾壓,黃老畢生修鍊的力量全在裡面,儘管在威力上有所壓制,渾厚的真元卻有如汪洋大海,讓人根本無從抵擋!

「吼——」

好在是AOE攻擊,這十八條金龍看似兇猛,卻只有兩條攻向葉天。

「來得好!」

當下大叫一聲,葉天沉腰落馬,連喝兩聲,化指為劍,兩道劍氣從指尖激射!

正是《六脈神劍》中的「少沖劍」和「少澤劍」,也是他唯二學會的兩劍。

「咻——」

劍氣呼嘯,準確地命中前方兩條金龍。

「砰砰砰!」

旋即產生激烈的爆炸,金龍的頭,頸,半條身軀全被劍氣轟碎,但餘下的兩條龍尾卻狠狠地打到了葉天身上。

「噗——」

整個人飛了出去,迎風吐出一口鮮血,落地時身子一歪,差點沒倒翻過去,最終單手撐地抗了下來。

「姐夫!」「(葉)公子!」「小天!」

而就在這一幕出現的瞬間,台下也立時傳來一陣驚呼。

誰都沒有想到,原本只是一場比武切磋,卻鬧到了這般田地。

烈愛新婚:總裁你認輸吧 尤其是讓眾人不解的是,那「震驚百里」雖然厲害,可黃老不是給了時間躲么?

如果發招再快幾分,哪還使得出《六脈神劍》?直接就被轟飛到台下去了。

他為什麼不躲啊……

眾人驚愕莫名,同時又有些擔心,只當是葉天沒看出黃老的用意,這才傻傻地用《六脈神劍》去擋。

還好看傷勢不會太重,否則這一招下來,根本沒法站住。

「葉小子,你……你怎麼不躲?」

台上的黃老爺子也是急了,忙停手沖向葉天,數丈距離一閃而至。

扶著葉天問道:「臭小子,你沒事吧?老夫,老夫不是故意的……」

他怕葉天誤會自己報復,幾十歲的人了,居然莫名有些慌張。

私仇也還罷了,頂多讓臭小子打一頓,若是那位大人物發火,這黃家可就——

「無妨!」

而就在這時,葉天說話了,他抬起頭來,掙開黃老爺子的手,擦了下嘴角鮮血,露出的英俊面孔上竟帶著幾分笑意:

「不愧是二十萬大軍總教頭,黃老的功夫,果然名不虛傳。」

黃老更急了,都傷成這樣,還有空吹捧?

「臭小子,別說了,速速下台休息,老夫——」

忙準備將葉天扶下去,卻見後者直視過來,一臉認真地道:「本老闆還沒認輸呢,黃老這是要羞辱我?」

什麼?

黃老爺子一愣,羞辱?我這是——

轉眼看出葉天的用意,那閃耀不屈的眼神中,分明充滿了戰意! 見狀,黃老深深地吸了口氣,鬆開手道:「既然如此,那老夫便成全你,讓你敗得心服口服!」

說時一臉嚴肅,再無先前輕佻的姿態。因為他已然看出,此時的葉天,是以一名真正武者的身份在求戰!而不是網吧老闆,或者高人弟子。

這份意志,值得尊重!

而台下慕容玄等人也是心頭一震,看向彼此,皆是發現了對方眼中的讚歎。

都說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這比喻雖不算恰當,可不正似如今的葉天?

從紈絝小子一夜成為高人弟子,沒有自矜身份,狂妄自大,反而遇強則強,堅持求戰!

這是什麼樣的精神?

這是明知打不過,還要求對方一定要打自己一頓的精神!

值得現在的年輕人學習。

可誰能知道,此時的葉天,表面在裝逼,內心MMP!

「卧槽!老子怎麼不受控制了?誰特么在陰我?」

擂台上,葉天驚駭莫名,在心中狂吼。

因為事情根本不是大家看到的那樣!

他宅男一個,當個老闆便心滿意足,還求個屁的戰?

明明在對方施展「震驚百里」之時,他就打算借力飛出擂台,乾脆認輸。

可不知怎的,就在他萌生退意的瞬間,腦海中有了片刻的失神,再一回頭,已不由自主地施展出《六脈神劍》,抵擋了一下。

接著就被打飛吐血……

而黃老問他的時候,他明明說的也是:

「沒事,先扶我下去休息。」和「我沒說啊?我都已經認輸了,快扶我一把!」

結果不知怎麼變成了那樣……

「媽的!是誰在搞鬼?跟我出來!」

眼看黃老又回到原來的位置,準備與自己交手,葉天頓時慌了。

他此刻身受重傷,如果被不知情的黃老再打一掌,估計連命都要丟掉。

再看台下的小姨子:「姐夫真棒!雪兒相信你,一定能打贏黃爺爺!」

心中不禁苦笑,傻姑娘,你姐夫就剩這口氣了,再打就沒了……

又見陸凝雪旁邊,不知何時趕來的城主大人,也是冷眸中露出異色,彷彿重新認識了自己一般。

更是暗暗哭道:我不是啊!我沒有!不是那樣的!

可惜,誰也聽不到他此刻的內心語言。

對面黃老爺子見葉天遲遲不出手,不由問道:「臭小子,要不……你還是下去休息?」

葉天趕緊點頭:「快,快扶我下去!」

結果說出口變成:「武道爭鋒,沒有休息!黃老兒放馬過來!」

黃老爺子一聽,臉都綠了,人家好意勸你,你居然——

「好!很好!這招激將法老夫接了!」

氣得老臉一紅,就是一掌打將過來。

不過還是普通攻擊,並沒有使用掌法。

「靠!」

而葉天叫罵一聲,顧不得許多,趕緊一指迎了過去。

「咻——」

一招六脈神劍破掉此招,反殺到黃老爺子跟前。

黃老爺子抬手化解,而葉天也是發現,當自己主動進攻,退意消失的時候,身體便操控自如。

難道說……冥冥中有個人,讓他贏下這場戰鬥?

可到底是誰?

若在旁人眼中,想必是那位師尊無疑,可他自己知道,根本沒有什麼師尊,只有系統。

——等等,系統!?

葉天神情一變,隱約激起,前陣子系統升級后,好像提醒過他什麼,一直也沒當回事。

如今來看,在此作祟的人竟是……

「臭小子,老夫試招你要命,今天非打哭你不可!」

來不及多想,黃老爺子已然再度襲來。

「少澤!少沖!」

只得連出兩劍,擋下這一波攻勢,退到後方思量戰法。

眼下的情況已然明了,居然是系統在後面搞鬼,雖然不知為何非要贏下這一場,但也沒時間多問,打就完事兒了。

反觀黃老那邊。

一是葉天已經擺明態度,要徹底分個輸贏,二是對方屢次挑釁,他再不主動豈非弱了氣勢?

因此左右說來,這一場比武必然要分出勝負!

而台下的觀眾也分為了兩撥。

一方認為是葉老闆不自量力,黃老爺子必勝。

另一方則是欣賞葉天的勇氣,贏不贏再說,能打完就是好樣的!

「六脈神劍,老夫也會!」

而這個時候,見葉天後退,黃老爺子《十八掌》玩膩了,竟使出兩招《六脈神劍》,指間發出兩道劍氣,朝葉天激射而來。

「破!」

葉天立時反擊,四道劍氣在半空中對撞。

又過數合,黃老爺子以深厚的內力佔據上風。

同時也看得出來,他的《六脈神劍》並不熟練,不說只練了三招,還時靈時不靈,放水之意不言而喻。

可饒是如此,葉天也並不輕鬆。

同樣的一招劍法,對方的力量明顯比他大上不少,每次對招完他都要閃躲,這一躲便喪了先機,全程陷入被動挨打的局面。

「不行,再這樣下去就輸定了!」

腦中念頭飛轉,可一時也無良策,被黃老爺子射得滿場亂跑。

台下眾人見狀,都是搖頭嘆道:「葉老闆怕是不行了,修為差距太大,凝山境一重和五重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是啊,修為越高,同段位之間小境界的差距也會越大,以普通人而論,葉兄至少差了黃老爺子快十功力!再加上經驗、細節上的差距,此戰已然是結束了。不過話又說回來,葉兄明知必敗,還要求戰,著實勇氣可佳。」

「不錯,換成我早認輸了……」

觀眾們議論紛紛,台下中心位置的慕容玄等人也是默然嘆息。

武道便是如此,強一分就是一分,從來沒有僥倖可言,在如此大的實力差距下,縱是葉天再有辦法,恐也難逃一敗。

而擂台上,黃老爺子甚至都不忍心了,停手勸道:「臭小子,還不認輸?老夫劍法尚不純熟,若大意走火,你可就——」

葉天這時也從了系統,沒再提怯戰之事,回道:「無妨,我有法寶護體,你傷不到我。」

剛說完就「咳」了一聲,因氣力不濟而牽動內傷,「噗」地吐了口血,在黃老爺子再次開口前抬手擦掉。

黃老一看,這小子魔怔了,便點頭道:「也罷,那老夫便將你送下擂台。」

說完閃身一衝,頃刻間到了葉天面前,也不見什麼招數,抬手一扣,直取葉天肩膀。

台下眾人此時都不忍看了。

這葉老闆,何必呢?打不過黃老又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搞得對方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著實煞了風景。

倒是陸家姐妹,沒工夫想這些亂七八糟的,只擔心葉天會不會再次受傷。

可就在這時,場上形勢急轉。

「呼——」

只見黃老扣向葉天的時候,後者身形一晃,竟分出兩道重影,原地躲了開去。

「嗯!?」

黃老爺子和台下眾人驚疑一聲,都是沒明白髮生了何事。

尤其黃老爺子,自己明明已經抓到了對方,怎的手一滑,又空了?

還是說,是自己眼花了?

「呔!」

當下喝了一聲,雙爪再次扣下。

「呼——」

可又是一陣風聲,近在咫尺的葉天又變成了三道重影,兩手穿過抓了個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