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連續的13拳,終於也將神煞雷鳴君的徹底地消滅乾淨。

在身子內的雷神界也不動了,神煞雷鳴君的混沌之氣也撲上胡飛的身上。並與先前的鎧甲融合一體,令其更加的分明,凝練。

「你們二人,從此之後,就是我的丫鬟了。要侍奉我,信仰我。」胡飛對一旁的毒娘子和彩依命令道。

毒娘子、彩依原本落入神煞雷鳴君,也是這個待遇。現在遇到了一個更強的主人,只會有利不會有害。再加上空氣中都是胡飛的意志在瀰漫,壓服著她們的個體意志。

「奴婢見過主人。」雙雙打了個萬福,一個個嬌柔出聲。

彩依穿著一身深藍輕絲錦繡長裙,外罩著淡粉色輕紗。腳上是一雙明艷艷的粉紅繡鞋,梳著別緻的髮髻,飛揚開來,好像是蝴蝶的兩個翅膀。頭上插著一朵新鮮水嫩的淡粉白芙蓉。微風吹來,當真是風吹仙袂飄飄舉,猶似霓裳舞衣曲。

而毒娘子,化作人形,居然也如此的貌美如春。她一身玫瑰紫千瓣花紋上裳,淺藍色百褶羅裙,如漆的烏髮梳成一個飛月髻,頭上斜簪著一隻紫色水晶簪,長發垂至腰際,耳上的深紫色耳墜搖曳生光,氣度雍容神秘。

「這個彩依,本來就是千年道行的蝴蝶精,可以放到曼陀山莊,管理花草。毒娘子,還有那金蟾鬼母柳媚娘則可以充配到阿紫統領的星宿海。她們本身就是毒物成精,修鍊毒武更是相得益彰。」

一邊心裡盤算著,胡飛一邊吐出神界。畫譜一展,頓時將這二女攝入神界。如何教育,全歸秩序之龍操心了。他可不去管這些瑣碎的事情。

「我連續殺了蛇魔、神煞兩人,只怕洪薇那邊已經吵翻天了吧。且不去管他,反倒是神煞的哥哥,天剎神焰君一定誓要對付我的。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我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將他也給做了!」

胡飛依稀知道天剎神焰君,正在舉兵攻打白苗族。他要深入麒麟洞中,取得火靈珠。只是不知道他現在成功了沒有?

他通過公會通訊系統,聯絡了小白。小白立即回道:「我的天!胡飛你居然將他們倆個這就幹掉了,有才啊!說實話,我老早就看他們不順眼了。」

「嗯,我現在需要知道天剎神焰君的方位,拜託你打聽一下吧。」

小白:「不是吧,你還來?磕了什麼葯了,這麼猛!你悠著點吧,你的神界群芳譜,可不是攻擊型神界。」

在他想來,胡飛之所以能夠如此之快的大勝,必定是依仗自身的高等級,進行神界對撞。來毀壞對方的神界,從而滅殺掉對手。

但是這樣的做法,有一個極大的弊端。那就是容易損壞神界的品質,令其品質下掉,犧牲了它的發展潛力。

胡飛便將自己領悟出神武的事實告訴小白,頓時令小白無語。良久之後,才冒出一句話來:「你個有病!」

隨後,他告訴胡飛,天剎神焰君目前攻打苗族遇到了困難。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一直處於僵持狀態。不過神煞的死亡,一定會讓他歇斯底里,找你報仇來的。

他建議胡飛:「以他那火爆脾氣,一定會哇哇叫的狂奔而去的。你還不如守株待兔,原地等待著他呢。」

建議是好建議,不過胡飛亦有自己的打算。

「依照天剎神焰君的性格,他怕不是第一時間,就要殺我報仇。他這樣的人,根本不會忍耐自己,就如同火焰一般恣意張狂。他一定直撲京城。我還不如在他前來的路上,埋伏起來,最後突然襲擊出手!」

胡飛盤算了一下時間:「離他到來還有些時光,我現在不如去那京城的街角處的人家,敲詐勒索出靈葫咒來。」

……

同時,在神樹之巔,神界的深處。

天帝宮中,八卦陣圖依然明明閃閃,八卦的虛影頻繁閃現著。

伏羲的投影分身,皺緊了眉頭。

而在陣圖中央,八忿天尊哈哈大笑,狀極癲狂:「解析出來了!解析出來了!青銅至尊面的信息結構。哈哈哈,伏羲小兒,等到本天尊消化完這個面具,之後就是你的死期了!」

他的八個面中,靜面、算面還在自己的身上,冷麵已經逃離了出去,尋求救兵。但是僅僅只憑著兩個面的計算,他仍舊將青銅至尊面的秘密揭開了一角。

依照北方神系的神位計算,至尊級,便是超神級。

青銅至尊面,顧名思義,就是解析了這個面具之後,戴上去,組裝上自己的身子。那麼便能夠晉陞為至尊,成就超神果位! 隨著八忿天尊的大笑,天帝伏羲的八卦陣圖開始不斷地劇烈抖動,好像困著的是一頭翻江倒海的蛟龍,在江湖之中恣意的興風作浪。乾、坤、震、巽、坎、離、艮、兌八卦虛影,也不斷地生明幻滅,影影綽綽,越來越不分明。

天、地、雷、風、水、火、山、澤這八種力量,爆發出來的絢爛光影,已經被一股清輝漸漸壓制。這種從青銅至尊面上散發出來的光芒,就連天帝伏羲的八卦圖也遮蓋不住,映照在整個的神界天帝宮的大殿上,青光流溢。

「天帝伏羲,你不過是本體的意念投影。居然想託大來煉化本天尊!你的這個陣圖,也不過是後天八卦陣。要是你的本體持有先天八卦陣圖,本尊還有所忌憚。等我帶的上這個青銅至尊面,成就至尊超神。也讓你體會一下本尊的八忿矩陣的痛楚!啊哈哈……」

言語間,清輝愈盛,映滿天帝伏羲的額頭。然而情況如此危急,這位高達16級的投影,仙劍奇俠傳世界中的神王,眉宇間反而漸漸放鬆下來,有一種泰山崩於面前而不動聲色的氣度。

嗬嗬嗬嗬……

天帝伏羲突然笑起來,笑聲激蕩在空蕩的大殿之中,激揚之中是運籌帷幄的自信。

「超神果位,即是聖人。混元大羅金仙!這是整個大道的巔峰。怎麼可能如此輕易地就成就得了呢?八忿天尊,你不要找借口,或者演戲,來吸引我的注意力,拖延時間了。你真以為你逃出了一個冷麵,找到了無限神系的餘孽,就可以救得你脫困么?」

智慧的火光在天帝伏羲的眼神中閃現著。對於對方的虛實,以及整個的大勢變化他都有著清醒的認識。他的嘴角微微上翹,到目前為止,這一切都沒有超出他的意料之外。

的確如此。

如果至尊之位,能夠如此輕易到達。那麼現在的聖人已經漫天飛舞了。

「200年前,你落入我的陣圖陷阱。千鈞一髮之際,捨命突圍出自己的一個機械假面。這個以冷靜和籌謀著稱的冷麵,本是已經破碎得非常嚴重。在逃脫的過程之中,僥倖遇到了無限神系的成員。冷麵幫助這個成員崛起,作為回報,無限神靈則答應前來解救你。我說的沒有錯吧?」

天帝伏羲的笑意在漸漸擴大,反之八忿天尊的笑聲卻在漸漸衰落。

伏羲繼續打擊天尊的鬥志,道:「我擁有先天、後天八卦陣圖,先天陣圖算一切先天事物,後天陣圖算一切後天事物。雙圖合併,天下大事,巨細無遺都能落到我的盤算之中。你的實力我非常認同,但是你的謀算不過只是小把戲而已。我又豈會算不到這些?」

「現在,要來救你的無限神系正在大鬧仙界、人界。你以為我豈會不知?這個世界,我便是三清之首,開天闢地我得功德最大。你自以為機械神系的13至尊,和東方6聖、西方三神王,南方兩大超神對峙,你就有逃出生天的機會。好教你知,聖人盤算,你我不過都是棋子而已。縱然他們騰不出手來,但是要消滅這些無限神系的螻蟻,不過只要一個意念罷了。」

越說,伏羲的聲音便越加的宏大,到了最後,整個大殿都充斥著他的聲音。聲波震蕩,發出轟隆隆的類似雷鳴的聲音,振聾發聵。

語音剛落,好像是印證他的話,從天外之天,突然飛來一道奇光長虹。金黃通透,散發著先天的光華。奇光自動投入天帝伏羲的手中,光華散去,現出一張陣圖來。

正是先天八卦圖!

這張圖,不像困住八忿天尊的那張後天八卦圖。雖然它本身的卦象亦有乾、坤、震、巽、坎、離、艮、兌各個八卦。但是這張先天陣圖,卻是不斷變化的。八個卦象不過只是變化中的一個階段罷了。

先是一片空無,然後現出一個點。點分出兩氣,乃陰陽二氣,組成兩儀圖。兩儀又化作少陽,太陽,少陰,太陰四象,四象又演變成八個卦象,卦象又紛紛揚揚,交匯成六十四種不同的卦像。

正是「無極生有極,有極分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演八卦。」

推算先天一切事物,映照後天一切變化。這張先天八卦圖,乃是伏羲本體的法寶。比之他的投影手中的後天八卦圖,更要高端。

「乾三連,坤六斷,震仰盂,艮覆碗,離中虛,坎中滿,兌上缺,巽下斷。先天八卦圖,去——!」

天帝伏羲手一揚,將先天八卦陣圖拋出。兩件八卦陣圖,在空中相對而轉。先天八卦陣圖立於上,後天八卦陣圖立於下。而八忿天尊則被困到雙圖的中央,煉化他的力量一下子猛增數十倍!

「……」天尊一時之間,只有牢牢地抱住懷中的巨大青銅至尊假面,全身變形成球狀體,默默忍受著,抗衡著陣圖的煉化和分解。

而與此同時,在仙劍奇俠傳世界體系中的人間界。

白河村西北,玉佛寺。

寺廟正殿的如來佛像,突然爆發出了衝天奪目的光華。一股浩蕩的意念,投入到了玉佛寺主持和尚的身上。

玉佛寺的住持,本是佛祖所持的玉佛珠,日夜受佛法薰陶,化為人形落入人間。他一副得道高僧的樣子,實際上一直再應用法力,強迫世間的男子出家做和尚。以他對佛法的理解看來,如此「渡化」的人越多,那麼他就越有可能被佛祖垂青,證得正果,升入佛國。

如今他沐浴在這股宏大的意念之中,氣息、功力都成爆髮式地增長,臉面上則眼淚滂沱,嚎啕大哭。

「如來佛祖在上,弟子玉佛子,謹遵佛祖法諭。定將這些域外天魔剷除乾淨!」

……

大理,女媧神殿。

日夜接受苗族人民供奉的神聖女媧像,突然從雙眼中爆發出鴻蒙靈光。在這一刻,好像石雕活了過來。

「怎麼找不到趙靈兒,這個時代的代言人哪裡去了?」女媧像靈動的雙眸不斷轉動,似有驚異奇怪之色。

一息之後,石像重新閉上了雙眸。鴻蒙靈光卻沒有被眼皮子蓋住,反而從石像的全身散發出來,照亮幽深寂靜的殿堂。這個異象,立即引發了神殿守衛的驚呼聲。

「女媧娘娘顯靈了!大家快來看啊!」

「神跡,神跡啊!」

「女媧娘娘,您大慈大悲,請保佑我們苗疆吧……」

靈光越來越勝,如水光波動一般盪起了漣漪。一個女子的身影在光華中漸漸凝聚起來,就好像是開了一道光明之門。須臾之後,一位風姿綽約,眉有硃砂,黑髮披肩的上一代女媧傳人青兒,也就是趙靈兒的母親,南詔國巫王的妻子從門中踏將出來。

「是巫後娘娘!」

「女媧大神復活了我們的巫後娘娘!」

「巫後娘娘啊……」

青兒看著跪倒在地的一席人,眉宇間有屬於她本人的一如大地之母的仁慈,也有來自女媧意念的如淵如獄的神威。紅唇輕啟,輕柔而又洪亮的聲音頓時響徹在眾人耳畔。

「我從過去而來,秉承女媧娘娘的旨意,解救爾等於水火之中。域外天魔降臨世間,如此多事之秋,存亡關頭,正該齊心協力,保衛家園!」

話音落下,歡騰聲頓起,士氣瞬間高昂到極限。

「那邊出了什麼事情?」天剎神焰君抬起頭,將視線投向神殿。此時的他還未有收到親弟弟身死道消的消息。這些天,他一邊差手下精英不斷進攻苗疆,一邊以一人之力,分別壓制拜月教主、火麒麟以及白苗族女將軍蓋羅嬌三人。

「我和弟弟打賭,看誰能奪得靈珠的同時,還勸降各自的靈珠得主成為自己的奴才婢女。可惜的是火靈珠我早就得到了,就是那頭火麒麟實在是老頑固,居然不肯屈服於我。哼,我就不信我收服不了你!咦?!那個女人是誰?御空飛行,而且速度好快!」

混沌神軀良好的視野,令天剎神焰君第一時間發現了,正沖向自己的青兒。他還沒有意識到死亡已經降臨了。

同時,盤古之心,仙山蜀山之上。

駐紮在這裡的少部分無限成員已經都倒在了血泊之中。到處是斷壁殘垣,煙火劍痕。

一個一身麻布白袍,僅攜一劍的老者,漫步在其中。口中喃喃自語,恨意綿綿:「蜀山,蜀山。我的蜀山劍派啊……域外天魔,滅門大仇,不共戴天。你們毀滅我的道統,就要有所覺悟!這些亡魂不過只是我李新通收下的利息而已。」

說完,這位蜀山劍派的開山祖師,蜀山掌門之中唯一的一位升入神界的劍仙,深深地看了一眼鎖妖塔。轉瞬化為一道白光,向著洪薇大部隊所在的神木林方向衝天而去!

攻略一個高等位面,是何等的困難。尤其是有神靈的世界,更是危險至極。東方神系的大佬,僅僅降臨下幾道意念,便形成了一個鋪天蓋地的天羅地網。朝著無限神殿的混沌之子們籠罩下去。

是網扼殺魚兒的生機,還是魚兒掙脫巨網,潛入江湖?

走在京城的街道上,胡飛一邊把玩著紫金葫蘆,一邊端詳著酒仙葫蘆。渾然沒有意識到,這個世界的反撲已經迫在眉睫了。 他左手上的葫蘆,散發著紫金的貴氣,華美精緻,微微重一些。而他右手上的葫蘆,古樸仙逸,系著一根紅色絲帶,略微輕一些。

仙劍奇俠傳的世界,在1代的時代之中,有幾大葫蘆異寶,各有千秋,別具特色。

分別是酒仙葫蘆、紫金葫蘆以及壽葫蘆。

這三個葫蘆,各有獨特的功用。其中酒仙葫蘆,乃是酒劍仙唯一的法寶,可藏天下各類酒水,而不會混雜,肚量猶大。更可以駕馭起來,御空飛行。

紫金葫蘆,也是一件法寶。需要靈葫咒才能使用。在原劇情中李逍遙等人,在揚州城碰到了女飛賊事件,雖然為古董商人追回了女飛賊丟失的包裹,但是其中的紫金葫蘆卻被搶走了。古董商誣陷兩人即是飛賊。害的李逍遙還經受了官差的一陣毒打,不得已把林月如抵押在官差手中,親自出手,這才將女飛賊繩之以法,追回了這隻紫金葫蘆。

可惜這古董商沒有實力,更無氣運在身。得了重寶,反而是一個禍端。便在蛤蟆谷的時候,被毒物中毒而死。李逍遙之後趕來的時候,調查他的屍體,從中發現了包含紫金葫蘆在內的包袱。又後來來到京城,也就是胡飛敲詐勒索的那家人,女主人得知古董商的死,悲痛欲絕,也出於感恩,便將這紫金葫蘆,已經可以操控紫金葫蘆的靈葫咒交給了李逍遙。

不像現在,胡飛直接趁著古董商還未有出門,直接把這紫金葫蘆和靈葫咒搶到了手。

「這個紫金葫蘆,本來就是一件異寶。估計是哪一個丹鼎派的仙家遺寶。可以吸納怪物、妖物,將其轉換為醫人的靈丹妙藥。我且去黑蜘蛛森林試一試。」

趁著天剎神焰君還沒有殺將過來,胡飛便趕到京城附近,最大的怪點黑蜘蛛森林蹲守,試驗紫金葫蘆的功用。黑森林特有毒物、妖怪:樹妖、牡丹精、六腳蜘蛛等等。以胡飛如今的身手,這些小怪物,簡直比阿貓阿狗之類的新手怪還不如。

他所要注意的,反而是拿捏住力道,實驗出小怪的承受水準,免得一下子將其打死。因為紫金葫蘆可不收死去的妖怪,生命值完好的妖怪它也沒有力道去收取。

胡飛實驗良久,有了很多的發現。

「這紫金葫蘆,也不是什麼妖怪都能轉換得了靈葫值,製造丹藥來。黑森林之中,最具有靈葫值的,只有六腳蜘蛛一項。這靈葫值多了,可以製造出行軍丹,還神丹,還魂香,試煉果,舍利子,蜂王蜜,孟婆湯,蟠果,靈葫仙丹這九大項的靈丹妙藥。除了增加生命、回補法力之外,最重要的是試煉果和舍利子,居然可以增加上限值。等於是提升資質,突破瓶頸的捷徑!」

「這可是一件好東西啊!」胡飛望著手中的紫金葫蘆散發著高貴典雅的光芒,真的是有感而發。

有些寶物,屬於戰術資源,比如仙劍、番天印等等。有些寶物,就是戰略資源。比如無限神殿,可以批量造神,穿梭時空,穿越宇宙。又比如這隻紫金葫蘆,能夠化妖練葯。

仙劍奇俠傳1時代的三大葫蘆寶物之中,酒仙葫蘆能藏萬千美酒,騰空飛翔。紫金葫蘆能化妖成藥,添補自身。壽葫蘆能發出仙氣,充盈持有者,回補其生命和法力。

在這三個葫蘆之中,胡飛看中的只有這紫金葫蘆。蓋因其餘兩件,只能算是戰術資源。唯有這紫金葫蘆,屬於戰略資源。

「我擁有了紫金葫蘆,就是擁有了大批大批的丹藥。完全可以開一個丹藥店鋪,販賣這些東西。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紫金葫蘆還不夠高端。就目前而言,只能吸收這仙劍奇俠傳世界的妖物,而且還不是全部吸收。興許繼續用神力祭煉,也許能提升它的品質?」

胡飛可不知道如何用神力祭煉紫金葫蘆。實際上,無限神系的三祖神當中,沒有一個以煉器的手段聞名。萬蠱混沌聖人,擅長養蠱。108星辰神王擅於煉化敵人,轉成為他所用的星辰戰偶。果實大惡魔皇擅於種植業,可以自制惡魔果實。因此無限神殿的傳承和獎勵,也沒有什麼相關煉器的法門傳授。

說到底,還是無限神系底子過於薄弱了。試想一下,那個神系沒有火神或者司職鐵匠或者打造神職的神靈?東方神系,更是幾乎人人都有一手煉丹、煉器的訣竅。

胡飛有了任務獎勵,擁有一塊無限神殿的地皮。一直在想著如何運用它。如今看來在這張地皮上,構建一個藥鋪,販賣靈丹妙藥,也不失一個好想法。

「對了,我依稀記得在鬼陰山鬼陰壇,還有另一個戰略性質的寶物煉蠱皿。可以煉蠱之用。我現在要候著天剎神焰君,埋伏他,脫不開身。不如教她們給我奪過來。」

他先前將手中的7位芳靈通通釋放到這個世界上,也有著磨礪她們的打算。她們個個信仰胡飛,本身就有信仰線互相連接。必要的時候,胡飛甚至可以投入意念和神力,降臨到她們的體內,形成神降。如今通過信仰之線,溝通她們,卻是一件極其根本的功能。

任盈盈、黃蓉、小龍女、王語嫣、阿青、阿紫、阿朱這7名女子,本自得了胡飛的命令,便分作兩個團體。一個4人團體,有任盈盈、黃蓉、王語嫣、阿青四人,奔赴林家堡。一個3人團體,有小龍女、阿朱、阿紫奔赴沈家堡。

胡飛通過信仰之線,聯繫到她們。這7名鍾靈娟秀的奇女子,立即商量好,從原本的那個4人團體之中,分出阿青來,前去鬼陰山,爭奪練蠱皿。

任盈盈、黃蓉、王語嫣來到林家堡。卻沒有直接找上林天南、酒劍仙一席人。反而是偷偷進入堡內,在幽僻的後花園華亭之中,安然坐下。黃蓉、任盈盈兩人相視一笑,分別取出一把瑤琴,一隻玉簫。王語嫣則立於一旁,微風吹動她的秀髮,安詳寧靜,飄飄然似要飛仙而去。

「叮……」芊芊玉指,盈盈皓腕,輕撫琴弦,發出一聲叮咚脆響。

繼而簫聲漸起,琴簫合奏。

任盈盈彈奏的是正是自己領悟到神武之一——笑傲江湖曲。浪跡天涯,狀極逍遙。黃蓉晉陞為芳靈之後,也領悟到一種神級武學,便是那碧海潮生曲。描繪海浪翻滾,傾訴人間起伏之情。

林天南等人自酒館見識到胡飛的強大之後,便再也興不起與之放對的心念。胡飛打爆了蛇魔,也打服了這些人。即便是李逍遙,也知道自己和仇人的差距,再明白鬍飛戲耍自己的同時,便也形容枯槁,越見消瘦,武學修為不進反降,心中有了魔障。

這一日,酒劍仙正與林天南告辭,談及李逍遙全是擔憂。忽然聽到琴簫合音,美妙動聽,令人沉醉。紛紛停下話頭,靜靜傾聽。

這兩首曲子,一個傾述浪跡天涯,逍遙自得的理想。一個描繪人生大起大落,坦蕩自得的心理。不論哪一種曲子,都引發了他們深深的共鳴。

「咦?這是什麼聲音……」閨房之中,滿腦子都是胡飛打拳的身影,林月如一坐而起。仔細傾聽著,落入音調之中,不免頭昏腦脹,混混欲倒。而後猛然聽到父親林天南在大殿會客廳內的一聲斷喝,這才猛然驚醒。

「不好!這不單單是音樂,更是一種上佳絕世的音攻!何人吹簫奏琴,來的是何大敵?!」

林月如驚出一身的冷汗。立即莫運內力,平穩氣息。衝出房門,往聲源之地翻飛衝刺而去。

同時,在空中也出現了另外3個人影。正是酒劍仙、林天南、李逍遙三人。

「大敵在堡內的後花園之中,我們分作4個方向,分別突擊!」在空中,林天南便一聲斷喝,制定了詳實的戰術計劃。

可惜的是,計劃雖然美妙。但是真正實施起來,卻難比登天。

黃蓉、任盈盈彈奏的可不是尋常的音攻手段,而是次於胡飛神武的頂尖神級武學,可以溝通心靈,影響世界的規則運轉。4人突破到後花園之中,距離任盈盈三人還有許多距離,就再也衝突不前了。

那琴聲本就是最上佳的曲譜,造化神秀,靈氣氤氳。又得最上佳的絕代佳人任盈盈彈奏,曲美人更美。闡述了彈奏者的本性追求。兩相增幅之後,笑傲江湖展現出來的威力浩大磅礴。籠罩整個蘇州城,洗滌一切清濁。

那簫聲,更是如此。黃蓉演奏出來,好像是碧海起波生煙,潮水倏忽來倏忽走。時而洪濤洶湧,白浪連山。時而水平如鏡,暗流洶湧。時而冰山飄至,時而熱海如沸。極盡變化激蕩之能事。

這兩種音攻武學,早在桃花島,便由胡飛、黃藥師使出,互相對決。本來就不上不下,各領嫵媚。只是而後胡飛身居北冥神功的數百年內力,這才力壓黃藥師一頭。

如今這兩種音攻武學,被任盈盈、黃蓉推上了神武的等級。威力比之原版,簡直是天比地。不僅威力浩大,更能攻伐隨心。不想攻擊的人,聽起來是絕世的美妙音樂。而攻擊的對象,聽得。立即全身氣血翻滾,內力等等能量在體內沸騰奔襲,不能自控。 那李逍遙突破到後花園邊緣,便無法再進一步。體內真元翻滾,波濤洶湧,不斷地衝擊著自身。不得不盤坐在地,凝神屏息,靜靜打坐,與體內快要失去控制的奔騰真元做鬥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