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達到他這種境界的,直覺可是比眼睛、耳朵一類看到、聽到的東西還要準確,所以從他感受到危險和逃跑,也就一個瞬間的事情。

原本他還想低個頭和凌羽講和的,但是從蒼天巨劍死死的鎖定自己那一刻,王祥豐就知道沒戲了,準確的來說,他要是在這個時候繼續解釋的話,怕是話剛說到一半就要被凌羽給斬了。

沒有錯,在巨劍之下,王祥豐能夠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

所以他能做的就是跑!他轉身拚命的跑,往山腳下跑,同時也拚命的催動法器,從遙遠的八座山中抽取儲存了幾百年的靈氣,瘋狂的灌注到八卦羅盤之中。

「金,起!」

「木,起!」

「水,起!」

「火,變!」

「土,起!」

王祥豐一念之間使火龍捲風散掉,化成一個個火焰巨人,屹立在自己的身後,同時還有其他四個元素也一樣。

黃金築成的巨人,站了起來;破開的地面上,升出的一條條藤蔓纏繞而成的木之巨人;啪的一聲,四周的碎石全部聚在一起,化為石之巨人;空氣中殘存的水分,瘋狂的凝聚在一起,變成水之巨人;

五中元素的巨人,一下子聚集了足足有幾十個,看上去就像是一支元素軍團,而這,還是在一瞬間完全的。

王祥豐此時為了逃命,完全是不顧法器的承受力了。

這般瘋狂的催動法器召喚出如此多的巨人,所需要造成的後遺症,根本就不是這殘破的法器能夠支撐得住的,結果必然是法器破碎,但是為了保命還是值得的。

旁邊的人都驚呆了好嗎。

他們看到凌羽喚出令人心驚膽懾的蒼天巨劍后,又看到三通大師放棄火焰龍捲,動用法器喚來元素軍團時,是要和凌羽決一死戰,但是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三通大師召喚完之後,直接轉身跑了!!

就這樣跑了!!

他們沒有三通大師的實力,沒有強者的直覺,也沒有擁有著法器和凌羽對抗,感受不到那種來自法器的天生壓制,更沒有被蒼天巨劍鎖定的那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自然不明白王祥豐為什麼要跑。

只見凌羽在巨劍成型之際,揮動下巨劍,同時一道聲音在所有人的耳邊響起。

「斬!」 「斬!」

當這道聲音響起來的時候,虛化巨大的『梁月的鈍劍』朝著王祥豐砍了過去,這一刻世界忽然寧靜了下來,像是靜止了,所有的一切在這一刻消失不見,風聲過後的各種東西落地的聲音沒有了,身邊的議論聲不見了,元素軍團的嘶吼聲消失了,有的只是那蒼天巨劍所散發出來的劍芒。

鋪天蓋地的劍芒充斥著這個世界,劍芒所過之處,一切事物湮滅。

擋在王祥豐身後的元素軍團在這一刻顯得無比的脆弱,儘管再身形巨大,再強大的元素,在觸碰到劍芒的那一刻,很安靜,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便毀滅得乾乾淨淨。

第一個元素沒有阻擋到劍芒絲毫,第二個也沒有,第三個,第四個……

劍芒的速度未曾減緩下來,強大無比,能夠迎戰數個洪地境強者,數個法修的元素軍團在劍芒面前,連阻擋都做不到。

「不!!!」

感受到一股極具毀滅性力量的王祥豐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便看到了那恐怖的劍芒。

自己引以為傲,從未展現過的底牌,元素軍團!

在碰到劍芒的時候,竟然就像是乾草碰上烈火,別說是阻攔一下劍芒的速度了,連稍微拖延一下時間都做不到。

那鋪天蓋地的強大劍芒,不過一個眨眼的瞬間,就將他的元素軍團給毀滅了,給吞噬了。

王祥豐甚至能夠感受到右手握著的八卦羅盤在一刻碎成一堆廢鐵,但他甚至連低頭看一眼八卦羅盤的機會都沒有便被劍芒淹沒了。

蒼天巨劍所化的劍芒掃過元素軍團,元素軍團在瞬間毀滅得一乾二淨,接著劍芒斬在王祥豐身上,王祥豐完全被劍芒吞沒了,到了這一步劍芒還沒有停止,而是劍芒從不遠處一座發著亮光的山上繼續斬過去,將那座山的山頂給削了下來,遲了有一會,眾人的耳邊才響起山頂砸落地面的聲音。

「轟!」

那座發光的山是和王祥豐的法器牽連的八座山之一。

一劍之威,竟恐怖如斯。

隨著山體滑落的聲音響起,眾人也是接連的回過神來,再看向凌羽的眼神儘是充滿著敬畏。

「三通大師,輸了……」千百文的首席弟子顫抖著說出這句話。

「三通大師竟然輸了。」

所有人的心中都浮現出了這個想法。

不僅輸了,還輸得很徹底,被人一招給秒殺了,而且連屍體都沒有留下來。

原本還自信滿滿,一副勝券在握的趙聖甫一下子懵掉了。

這完全不怪他會有這個反應,畢竟從王祥豐召喚元素軍團到轉身逃跑到被凌羽一劍砍死,這麼多事情的來迴轉變,實際上只過了兩個眨眼的時間,就算趙聖甫在老道,遇事經驗與反應能力再高,此時也是愣住了,一臉的不敢置信。

為他撐起一片天的王祥豐就這麼死了?

連凌羽一劍都接不下!

這也太……

趙少瑩也完全沒有想到會這樣,王祥豐和凌羽的戰鬥她知道最少也要死一個人,但是她怎麼都不會想到,兩人之中死的那個人會是王祥豐!

「不對,這不對……」

王祥豐一死,她忍不住會想到這件事引發的後果。

見到趙家的靠山一倒,那些明裡暗裡的人必然是要對趙家出手的……

其他人也反應了過來,特別是那些原本就對趙家有想法的家族、集團。

於是一道『三通大師已死』的消息快速的掃蕩著北灣島各個角落……

「怎麼會這樣!!」

無數的風水道士心靈上受到成噸的打擊,他們引以為傲的三通大師死了,死在一個蔑視風水法術的年輕人手裡,那他們為了變強而加入通天教還有必要嗎?

即便修鍊個幾十年達到三通大師的境界,不還是連這麼一個青年都打不過?

有人憂愁有人喜。

曹永星就激動的大喊著:「師傅牛批!」

同時,凌羽在曹永星心中的形象愈發得變得強大了起來。

霜葉清和簡恬雪也是鬆了一口氣,對兩人來說輸贏不重要,重要的是凌羽沒事就好。

這時,簡恬雪忽然笑了出來:「吶,葉清,你說我們兩個像不像台下揮舞著銀光棒的粉絲?」

她們兩人和凌羽並不熟,也就只有一面之緣,卻因為種種原因對凌羽很好奇,很欣賞他,所以在見到他危險的時候就擔心,見到他沒事的時候就舒心,這種情況,還真的和粉絲看著明星上台一樣。

這麼一說,霜葉清也笑了:「好像真的就是這樣,說不定他現在連我們是誰都不記得了。」

兩人同為明星,卻做著粉絲的事情,現在想起來也是別有一番風味。

「果然耗盡了啊。」

佇立在石柱上的凌羽,細細感受了一番梁月的鈍劍后呢喃了一句,將『梁月的鈍劍』收了起來。

此時梁月的鈍劍內已經完全沒有了劍氣,除了劍身保持著其他劍無法比擬的韌性之外,和普通的樹根沒有什麼區別。

不過這一劍,耗盡的不止是梁月的鈍劍內的劍氣,還有凌羽身體中的靈氣。

身體中的靈氣在引導出劍氣的時候就已經用的七七八八了,最後在揮出巨劍完全是將凌羽身體中的靈氣給抽空了,可以說現在的凌羽完全處於虛弱的狀態。

不過在見識到凌羽那種程度的攻擊之後,在場的風水道士們完全不敢生出歹心,生怕那道劍芒忽然出現落在自己身上,那可是連三通大師都接不下的攻擊,就別說是他們了。

虛弱歸虛弱,凌羽現在可是有正事要干。

凌羽輕輕一躍,從石柱上跳了下來,走出這一堆廢墟,朝著人群前面的趙聖甫走去。

人群的焦點一下子放在凌羽和趙聖甫身上,他們可不會忘記凌羽之前說過的一百億的事情。

感受到周圍的視線一下子集中在自己身上的趙聖甫也是驀然回過神來,才想起了一百億的事情,畢竟他之前可從未想過三通大師會輸,自己用還錢……

「那麼你現在可以兌現承諾了?」

凌羽的聲音飄入趙聖甫的耳中,趙聖甫也是苦笑一聲,沒想到他也有被人逼迫的一天。 在趙聖甫的一通保證之下,凌羽回去了之前的酒店,他很清楚,趙家再大,也不過是這小小島嶼的龍頭罷了,和其他地方相比根本就算不得什麼,想要一下子拿出一百億,絕非易事。

所以,凌羽給了他們五天的時間,相信趙家這次不敢反悔的,畢竟他們的趙家全強的三通大師都死在凌羽手中了,他們得怎樣和凌羽抗衡。

幾百號人目睹著凌羽揮袖離去,曹永星屁顛屁顛的跟在身後時,不少人急沖沖的離開了別墅廢墟。

玉屏香 隨著人群的離去,三通大師死亡的消息飛快的在北灣島流傳。

不管是誰,在聽到這則消息的第一反應就是,這消息是假的,但當另外一則消息傳出來的時候,就沒有人這樣認為了。

通天教大長老穿上了麻衣,還找了人在通天教設立靈堂,有圖有真相。

於是乎,北灣島的話題一下子轉到了凌羽身上,各種各樣的說法和報道層出不窮。

《三通大師已逝,出手的竟是位少年?!這位少年是誰?》

《通天教的時代結束,哪個男人出手創立教派的可能性!》

《通天教創建者三通大師被人一招秒殺,誰動的手?》

《擊殺三通大師的男人說,風水之法的自身限制了上限,是事實還是噱頭?》

類似的文章鋪天蓋地的出現,凌羽在北灣島的出名度,幾乎快到達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程度。

人們不管是在會議桌上,還是在咖啡廳的閑談之中,都能夠聽到有人在談論著凌羽。

風水道士們在討論該不該繼續呆在通天教之中,或者是如何在背地裡出手廢了凌羽,為通天教正名,為三通大師、大長老報仇,但這顯然是不現實的。

富豪們則是暗中推動北灣島的經濟盤子,蠶食著趙家的企業。

女人們卻是比較好奇凌羽本人到底是不是和照片中長得一樣帥氣。

而一些消息渠道比較厲害的記者就已經找到了凌羽居住的酒店,殺氣沖沖的殺到了酒店門口,總經理剛得到『那個男人』就在他們酒店的消息,便是下令讓前台人員裝傻了,反正你問啥我都是不知道,省的說了知道帶著人去打擾到『那個男人』最後被記恨上了,但要是說『那個男人』就在這裡,但我們不能泄露客戶信息,那百分百會有一大堆威脅的電話打過來。

畢竟,有些記者的家裡是真的有礦!

於是住在和凌羽相同酒店的人只要進去酒店就會發現一件滑稽的事情。

一大堆記者來來回回的敲著各個房間的門……

只是這種情況很快就結束了,因為趙家的人來了,趙家的人一出現,所有人都明白趙家是來找那個男人的,畢竟他們可是欠那個男人一百億呢!

這可是趙家家主當著幾百人的面承認的。

這些記者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屁顛顛的跟在趙家人身後。

果不其然,當眾多記者來到帝王廳的時候,終於是見到了傳說中那個男人,便是咔嚓咔嚓一頓連續拍照。

當來人表明自己的身份時,凌羽稍微有點意外的問道。

「籌備完了?」

「這個,我們還在緊急籌備中,我們趙家必定能夠按照約定的時間將錢交給您,只是在這段時間內,讓我趙家好好盡地主之誼,羽先生,請。」趙家代表坐了個請的姿勢。

七八個保鏢硬生生在記者群中擠出一條道來。

「可以。」凌羽點頭一道。

果然不可能這麼快就籌備到一百億,畢竟從那場戰鬥到現在還不到一天的時間。

凌羽跟隨著趙家的人離開了酒店,朝著江悠閣而去,至於曹永星,他當然不可能放過這個混吃混喝的機會,就跟在凌羽身後一同上車了。

趙家的人也默認了,畢竟曹永星之前可是當著幾百人的面喊凌羽師傅來著,對著凌羽的徒弟,他們自然不會說什麼。

當趙家的車子進入了江悠閣的時候,那些記者便不敢再追了,只能遺憾的停下車來。

這江悠閣,可是趙家的產業!

趙家人將凌羽從酒店接出來,不就是為了不讓他們打擾到凌羽,大夥還沒有那麼不識趣。好吧,確實是有那麼幾個不識趣的記者,還想開著車進入江悠閣的,雖說還沒到門口被攔下來就是了。

趙家莊園會議室。

趙聖甫一回到家族裡,便是召開了家族緊急會議。

會議討論的就是關於凌羽的一百億,還有三通大師的死,以及那些開始動手蠶食趙家產業的人。

「哼!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些人敢落井下石,就不要怨我們將他們的手砍下來了。」趙成茂將手中的文件一拋到會議桌上,皺眉怒道。

文件上寫著,某某公司不供貨,某某集團又獅子大開口……

趙成茂,趙聖甫的第三個兒子,也是趙家的三把手。

「如果砍了這些人的手就能夠解決問題的話,我們現在也不用全部在這裡了。」 癡人之愛 趙舒若那細長的手指敲打著桌面。

趙舒若,趙聖甫第二女。

趙聖甫的臉上有些凝重,卻只是聽著其他人說。

大長老,同時也是趙聖甫弟弟的趙張康,看了一眼趙聖甫,對身後一個西裝保鏢吩咐道:「好了,先聽聽我們趙家現在都面臨著什麼難題吧,小何。」

名為小何的人應了一聲,便是從檔案袋中取出剛列印好,還殘留著餘溫的文件,念了起來。

「天風集團董事長宣布從趙氏集團退股,還有32家公司董事長出面簽名連同天風集團一起退出趙氏集團。」

「子公司一半被人舉報偷漏稅,目前被強制關門清查具體情況。」

「總集團股份以及所有相關產業遭受惡意攻擊,已經跌停。」

「稅務句句長被查停崗,新上任的句長指明我趙氏集團稅務存在問題。」

「娛樂業部分被告,其中涉及殺人案件、販毒案件、販賣人口,現娛樂業幾乎全部被查,中層全部被抓走。」

「母公司兩個部門經理被告上法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