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除非有適合自己的極品裝備,其他全是浮雲。

「另一件呢?是什麼?」

葉天瞥了眼王胖子問道。

王胖子打開物品欄,眼睛就是一縮,是一枚紅水晶戒指。

點開堅定一看,一排牛逼閃閃的屬性立刻顯示出來:

「物品名稱:紅寶石戒指烈火之息冰霜之息閃電之牢疾風之語工藝極致狂奔者之堅定精準之語幸運女神之祝福法神的守護契約。」

「我了個去,光符文之語就有十個?」王胖子一臉獃滯,接著往下看去,一行行紫色字體更讓人心跳加速。

「法力+150,法強+31,耐久度47,重量1。」

「火系法術殺傷力+50%」

「冰系法術殺傷力+50%」

「雷系法術殺傷力+50%」

「施法速度+50%」

「雷系法術……」

「……」

「普通攻擊準確+5」

「幸運+3」

「魔抗+3」

……

一口氣看下來,王胖子一邊跟著默念,差點沒念斷氣。

跟著就一臉悲憤地看向葉天:「葉子,你說!你是不是作弊了?怎麼每次爆紫裝都是你的?為什麼就沒我的份?」

葉天:「……誰說沒你的份?你不是有一把紫裝烏木劍么?打比奇屍王爆的~」

「……可烏木劍都已經過時了好嗎!下一幕就去盟重省了,你自己說的,接下來的怪物會很厲害!」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 「好吧,那也許是我長得帥吧。把裝備給我~」

葉天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隨即仰頭吼了一嗓子道:「賣裝備賣裝備!紫裝『紅寶石戒指』,冰火雷三系全加,十段符文之語!八靈石起拍,要的過來出價!」

話音剛落,網吧各處同時站起來一片人影。

「什麼?紫裝『紅寶石戒指』?只要八塊靈石?我要了!」

「我的天!紫裝紅寶石?前三幕的絕品裝備?我出十塊靈石!」

「瘋了瘋了,十段符文之語,冰火雷三系,這等極品豈能錯過?老闆算我一個!」

幾乎是一瞬間,除了正打BOSS的,所有在玩《傳奇》的客人都朝葉天聚攏過來,紛紛打聽裝備情況。

就算是在打BOSS的,聽到動靜后也心不在焉,豎起耳朵聽這邊報價。

——這是砍完第一幕BOSS「骷髏精靈」后興起的風潮。

原本是葉天幾人去打第二幕,結果很多新玩家當天加入進來,或是三五成群組隊,或三三兩兩單打,總之又上癮又不順利,每過一個任務點就要刷怪。

後來有人提出,既然能聯機,那大家打到的裝備,豈不是可以互相交換?

於是就有了最初的裝備買賣——以物易物。

可好裝備畢竟少,尤其是暗金和紫裝,爆率極低,只有千分之一甚至萬分之一,就算爆出來也未必附和自身需要。

總裁你死定了 所以漸漸的,有人打到不能自用的極品裝備,就乾脆賣出去,好歹也算賺了筆外快。

還有人腦洞大開,發現賣裝備可以賺錢,索性攢了半身極品,原地開刷,刷到好裝備就賣給新加入的客人,很是賺了一筆。

不過賣了兩天,價格也急轉直下,畢竟客人就那麼幾十個,互相之間還很多是朋友,用靈石買裝備的情況也急劇減少。

但畢竟還是有的,比如紫裝級別的「紅寶石戒指」,就是盟重省劇情之前,最頂級的法師裝備。

而法師作為弱化版的修士,是很多人心目中的第一選擇,網吧里玩《傳奇》的客人,選法師職業的也佔了足足半數。

如此一來,一件紫裝「紅寶石戒指」,被葉天賣出了二十靈石的高價,引來一片唏噓。

「……我他娘的真長見識了,一件遊戲里的虛擬裝備,居然賣了兩萬兩黃金,劉謀這小子是錢作燒么?」

「……嚇人,這小子真恐怖,花二十塊靈石就為買一枚戒指,真是愚蠢~」

而我們劉二公子,聽到這些話都是用看傻逼的眼神回應。

有了這枚「紅寶石戒指」,身為冰法的他完全能單刷「沃瑪教主」,到時候爆幾件極品紫裝,還不是分分鐘值回票價?

菜鳥就是菜鳥,對真正的技術一無所知。 ……

「好煩啊,好想去打遊戲~」

今天是青雲學院開學的第二天,離學考結束已經過去了快一個禮拜。

莫大寶百無聊賴地躺在學院前的草皮廣場上,嘴裡叼著根狗尾巴草,一臉的煩躁。

能不煩躁么?

他已經兩天沒打遊戲了,身體彷彿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控制,恨不得一個衝刺就出現在那家網吧,然後打開電腦,進入《傳奇》。

可惜他不能。

一是因為最近玩得太瘋,兜里的小金庫已經告罄了,還找堂兄莫無雙借了五十塊,也還是用完了。

這二來嘛,之前學考失敗,家裡掏了一大筆「建校費」才進了這家黑岩郡重點學院,要是剛進來就逃學,別說學校怎麼處置了,回去肯定要被老爹吊起來打。

他老爹可不是個尋常人物,二流世家莫家的一位長老,修為高深,脾氣不小,打起人來毫不留手,就算親兒子也是一樣。

「堂兄,你說這屍王到底要怎麼打啊?都打了十幾次了,一次都沒過~」

午後的陽光溫暖而刺眼,莫大寶腦袋一歪,問旁邊同樣躺著的莫無雙道。

莫無雙也很無聊,這兩天不知道怎麼的,心裡癢得慌,總覺得少了點什麼,有種要逃出學院或者逃出家的衝動。

彷彿在黑岩城的某個地段,有種神秘的力量在召喚他,讓他蠢蠢欲動。

「……我哪知道?那屍王實在是太厲害了,我等都是滿綠裝加暗金打底,每次第三階段都被團滅,我看只能按老闆說的,去刷點毒抗裝了。」

「比奇屍王」是暗黑版《傳奇》的第二幕BOSS,打完「骷髏精靈」之後,劇情進入毒蛇山谷,先打紅蛇虎蛇,進毒蛇礦區,再從礦區通道抵達比奇屍王巢穴。

打掉比奇屍王,就能解開沃瑪森林的封印,從白日門前往沃瑪森林,找到沃瑪寺廟,見到第三幕最終BOSS沃瑪教主。

砍了三天《傳奇》,莫無雙等人的劇情才推進到第二幕第五關,比葉天幾人慢了不少,但在總玩家群體中已經算是不錯了。

畢竟,這些BOSS都是照網游來設計的,再加上未知的能力爆發,挑戰性方面非常感人。

「說起那老闆,打得可真快啊,前天就已經推掉沃瑪教主了,現在肯定去盟重省打終極BOSS祖瑪教主了吧?」

莫無雙旁邊還躺著個人,就是李慢,原本在閉目休憩,享受這午後的大好陽光,聽到有關《傳奇》的話題便立馬睜開眼睛,參與了討論。

我的絕色明星老婆 「是啊,比奇屍王都這麼厲害了,不知道沃瑪教主、祖瑪教主又是何方神聖,真想照他們腦袋上丟幾個火球術。」

「……別逗了,人家可是教主,能被個火球術砸死?你還是老老實實刷幾瓶祝福油,給我等的兵器都加點幸運。」

閑聊了一會兒,不多時另一名年輕公子也出現在此,是莫無雙的好友沈瀾,就是隊里那個冰法。

四人聚在一起閑敘,沒過多久,傳來一陣渾厚的鐘鳴。

「咚——咚——咚」

這是下午的「謀略課」要開始了,身為武道系學生,將來都會要踏上戰場,所以謀略也是很重要的方面,即便不是主修也不能完全不懂。

很快,武道系「天地玄黃」四院學生,都在武道系教學樓前匯聚。

武道系有兩座教學樓,一座兩層,一座三層。

兩層那棟,是地字院和天字院專用。

三層這棟,是黃字院和玄字院專用。

莫無雙等人進入的便是這棟三層教學樓的第一層,是武道系學生上「公開課」的地方。

「喲?這不是莫兄李兄么?你們怎麼也來了?」

公開課教室很大,足可容納兩三百人,但今天是新生上課。

青雲學院今年招生共200人,是正式生,另外還有100個跟讀名額,說是跟讀,其實也是正是學生的待遇,只是要交一筆不菲的「建校費」才能入學。

新生一共300人,看起來不少,其實分到四個系,每個系也就一個班,平均就那麼幾十個人。

武道系算最多的,畢竟門檻低,上升空間也相對較大,今年一共分到了七十二個新生。

莫無雙等人剛走進教室,就聽到一陣刺耳的聲音,扭頭一看,是王貴。

「哼~」

只見四人之中,李慢面色一凝,直接冷哼了一聲,瞥了眼王貴道:

「我等自然是來聽先生教導,與你何干?倒是你這肥頭粉面的蠢豬,還來上『謀略』課?怕不是對牛彈琴?」

他懟起人來毫不客氣,一句話就把王貴氣得臉色發青。

而旁邊莫無雙等人都知道兩人之間的恩怨,也不插嘴,但做出一副鄙夷不屑的表情,讓王貴更加氣悶。

「……哼!莽夫一個,只知道逞口舌之利,待會導師來了,我看你如何表現!」

王貴本想譏諷李慢幾句,但想著自己是交建校費進來的,李慢卻是考進來的,不免心中氣弱,便撂下一句場面話和同伴走了。

不過在他私心看來,自己的天賦本就不在武道之上,而是智慧和謀略,等日後修為提升了,再上戰場立下點功勞,很快就能成為黑岩郡的高官。

「肅靜!肅靜!」

便在兩撥人爭吵的工夫,教室里一個個學生都是落座,但最後並沒有七十二個,只有六十個不到。

天字院的學生有專門的謀略導師,並不和這些學生一起上課。

一名文士模樣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到講台上伸手虛按,把場面控制下來。

隨後掃視眾人一眼,開始講起了謀略課的第一篇。

「兵者,詭道也。孫子曰:兵乃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故經之以五事,校之以計,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

此人名叫宋瀚之,是青雲學院「軍師系」導師,也負責「武道系」的「謀略課」。

開篇第一講講的不是別的,正是春秋時期大軍事家孫武所著,有號稱「兵書聖典」的兵法第一書——《孫子兵法》。

此前就說過,崑崙大陸也經歷過春秋戰國時代,甚至出現過秦朝和秦始皇嬴政,只是在秦朝之後歷史才發生了變遷,進入到修行紀元。

但也正因為如此。

秦朝末年,秦始皇飛仙證道,大秦朝群龍無首,文武百官及各地諸侯裂土自立,中原大陸亂成一片,從此進入了萬國紛爭的混亂年代,至今已延綿萬載。

這直接導致了春秋戰國時期的經典著作,大規模遺失或者流散。

孔子的《論語》《春秋》還好,畢竟是儒家大道,早就被傳揚天下,廣為世人所知。

像孫子、墨子、老子的著作,流傳就不是那麼廣了。

經過萬年更迭,如今世人所知甚少,比如這《孫子兵法》,十三篇僅剩二篇,「始計篇」和「作戰篇」,其餘十一篇都已失傳。

但地位反而更高,成為崑崙大陸所有國家必修之功課。

宋瀚之侃侃而談,很是把「始計篇」分析了一遍,又叫了幾名學生起立作答,回答得也都不錯,讓他非常滿意。

可就在這時,宋瀚之目光一瞥,發現課堂最後有幾個傢伙,居然一直在竊竊私語,渾然沒把他自己這個導師放在眼裡。

又瞅了眼講台上的花名冊,隱約記起這幾人名字,一臉陰沉地斥道:「李慢莫無雙!你們幾個在做什麼?不知道課堂上要保持安靜?」

「……」

莫無雙三人正聊到如何更快地打殭屍挖礦石,突然被點名,不由便是一愣。

隨即一本正經道:「先生,我等沒有,先生只怕是看錯了。」

看錯?

宋瀚之一臉冷漠。

他從教十三年,這種死不承認的套路見得不要太多,當下冷聲問道:「是嗎?那你們且說說,我方才講解孫子二篇,究竟是何意?」

這般說著,宋瀚之心中其實一臉冷笑。

他剛才知略略說了一遍《孫子兵法》的大概,根本就沒詳解其中的意思。

以這些傢伙那點墨水,根本就吐不出一個字。

而且不止宋瀚之,其他學員也都是這麼認為的。

或者其中有一部分也和莫無雙一樣,是交了建校費才能進來,但更多人還是憑真本事考進來的,當然看不起莫無雙和莫大寶這類貨色。

一看這幾人要出醜,便都冷冷一笑,露出了看好戲的神情。

尤其是王貴,見莫無雙等人不說話,還忍不住催促道:「怎麼?答不出來?不行就滾出去罰站,別妨礙我們聽課。」

但話剛說完就愣住了,只見莫無雙率先站了起來,一臉自通道:「這有何難?不就是《孫子兵法》么?本主公便與爾等說上一說。」 「主公?什麼主公?」

王貴聞言就是一呆,根本沒反應過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