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嗯,好,我現在立馬就過去。」沈闊一想到周銘隨時都可能會對簡馨做出什麼,他必須要趕緊趕過去看看,希望不要發生什麼事。

簡馨一直一副警惕的模樣盯著周銘。 「周銘,你讓我回去吧,因為你,我和我家裡人關係已經成了不可挽回的地步,你到底還想要怎麼樣。」她是想過直接會一個人孤零零的過年,可是沒想到,周銘會在除夕對她做了這樣的事情。

周銘看得出簡馨眼裡一點留戀都沒有,「你爸媽那麼貪財,這樣的父母不要也罷,之後你在我身邊,我來寵你,」

他現在就是想要彌補之前自己所做的錯事。

簡馨覺得他這個模樣,完全就是把自己當做猴耍,她痛苦的閉上眼,是不是她離開了這個地方,她和周銘之間的這些恩怨才能夠解開。

早知道她就不要留下來,等到清音結婚的時候再回來了。

周銘看著簡馨閉上眼的模樣,「簡馨,我希望你可以給我一次機會,也是給你自己一次機會,難道你不覺得我們之前關係,就是天作之合嗎?」

周銘還是第一次認清了自己對簡馨的愛,還有懂得了之前簡馨為了他付出了什麼。

「簡馨,聽我說,你心裡一定還愛著我,我知道我以前做錯了很多的事情,可我還是希望,你可以原諒我。」

周銘這個時候握住了簡馨的手,不讓她離開,他一定要幫她拿下。

簡馨極力的抽出來,她現在特別的痛苦,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周銘現在的樣子,她可以感覺到是對自己的侮辱。

——

墨北辰已經來到了手下查到的地方,這裡非常的僻靜,不過,幸好還是被他們查到了。

沈闊這個時候也到了,「北辰,你說周銘,他是不是瘋了,居然把簡馨藏起來了。」

他一路上都在想些簡馨被周欺負的畫面,他心裡莫名的難受。

之前在酒吧,他親眼見到了那個男人做事不顧別人的感受。

墨北辰望著眼前的別墅,「他瘋不瘋我不知道,但是以我看來,他這是想要把簡馨困在這。」

沈闊一聽墨北辰的分析,立馬急了,「不行,不行,我現在必須立馬進去看看,要是簡馨有什麼事。」

墨北辰給自己的手下使了一個顏色,沈闊立馬就被墨北辰的手下帶離了現場。

沈闊不明所以的看著墨北辰,「北辰,你你這是什麼意思。」他阿不是讓自己來嗎,然後現在又讓他的手下把自己押著離開,這是什麼意思。

墨北辰看著沈闊眼裡的怒意,「如果你足夠的冷靜,就該知道,我們現在需要小心行事,如果冷靜不下來就不要在這裡瞎搗亂,萬一救不出來。」

墨北辰的話讓沈闊停了下來,他知道是自己錯了,「抱歉,北辰,是我急了,你想要怎麼樣,你說了算。」

他現在就不敢亂去摻和救出簡馨的事情,就如同墨北辰所說的話,萬一不能把連我救出來。

墨北辰用望眼鏡觀察了好久,之後開始安排了救人計劃,

沈闊就在一旁安靜的聽著,可是當墨北辰吩咐了所有人之後,就唯獨沒有他去營救的份。

神鬼行紀 他想要替自己說話,可是就怕自己說出來的話顯得不夠冷靜,就沒有說。

墨北辰見沈闊這麼安靜,嘆了一口氣,最後還是把一個比較重要的任務讓沈闊完成。 沈闊聽著墨北辰的吩咐,然後在大家的幫助下,走進了別墅。

周銘在這裡並沒有任何的手下,所以特別利於他們的行動,只是現在,他們最大的困難就是不知道簡馨藏在哪裡。

沈闊小心的爬上窗戶,他來到了二樓,為了防止和周銘碰上,他現在必須小心行事,墨北辰交給他的任務就是讓他去確定簡馨在哪裡。然後告訴他們。

沈闊還在一路的摸索這個時候他聽到了一個房間里傳來了聲音。

他頓時就想要開門衝進去,那是簡馨的事情,他心裡特別的不舒服。

忍耐著自己衝動的性子,他來到窗戶邊做了暗號,然後給墨北辰發消息,他在哪裡發現了簡馨的聲音。

就在他發完消息之後,聽到了開門的聲音,沈闊情急之下,繼續爬上了窗戶。

周銘從房間里出來,「喂,媽,嗯,我現在和簡馨在一起,好了,媽,我們很快就有孩子了,你放心吧。」

原本還窗戶底下躲藏的沈闊這個時候聽到了周銘的保證,已經開始忍不住了。

他這個時候想要繼續進去,可是墨北辰說了一句不要輕舉妄動。

周銘很快就驅車離開,沈闊知道這是一個好機會,立馬回到原本的房間。

簡馨以為進來的人,是去而復返的周銘,她忍不住罵著,「周銘,你這個混.蛋。」

他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間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了印記,當她定睛一看,眼前的人是沈闊。

「你,你怎麼來了。」簡馨有點心虛的移開眼。

沈闊看到了簡馨脖子上紫色的痕迹,想起了剛剛聽到周銘在電話里說的話,心裡特別的不是滋味。

「快點幫我解開啊,」簡馨不知道沈闊這是怎麼了,一直站著不動。

沈闊被簡馨的聲音驚醒,然後立刻幫她解開了手上的繩子。

「可以走路嗎?」他不知道周銘那個傢伙,怎麼可以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簡馨想說自己可以,可是剛起來,就差點摔倒了,幸好沈闊扶住了她。

簡馨因為兩人的碰觸,想要拿拉開距離,這樣的動作在沈闊的眼裡,特別的不舒服。

所以沈闊二話不說,就把簡馨抱起來,「走不了就不要勉強。」

簡馨此時在沈闊的懷裡,她44還想要繼續狡辯,可是這個時候沈闊根本沒有給她機會。

當簡馨從別墅里成功解救出來了之後,墨北辰看著沈闊懷裡的簡馨,然後和沈闊對上眼,

「簡小姐,清音很擔心你,希望你待會可以給她回一個電話。」

墨北辰說完之後,隨後就離開了,簡馨看著他離去的背影,一句謝謝還沒有說完,就看到墨北辰進了車子。

沈闊明白了墨北辰的用意,然後把簡馨放在了後座上。

簡馨煩躁的看著窗外,不知道該怎麼說。

沈闊心裡也不舒服立馬加大油門,帶著簡馨來到上次的海邊。

「沈闊,你怎麼又把我帶來這裡。」她現在身心疲憊累,想要回去休息。

「簡馨,你是不是還愛著周銘。」 作者他是神經病 沈闊冷著臉問出這麼一句話。

簡馨本來想要說沒有,可是想想,改成了,「關你什麼事。」 沈闊一聽到簡馨這麼說,湊近她的附近,然後把她包圍起來,「簡馨,你腦袋是不是被門夾了,放著我這麼好的男人不愛,去愛那個渣男。」

簡馨被沈闊一吼,整個人有點不知所措,她沒有,她怎麼可能還會愛上周銘。

「沒有,我沒有愛上他。」她說的是實話,自己並沒有這麼做。

沈闊聽到簡馨的回答,臉色總算是緩和了一點,認真的看著簡馨,「那你喜歡,喜歡我嗎?」沈闊有點好奇,不知道簡馨接下來的回答是什麼。

簡馨紅著臉,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時候,她能夠感覺到心噗通噗通的跳動。

「沈闊,我們還是當朋友吧。」她想要出國了,萬一周銘並沒有放過她,她怎麼能夠繼續在這裡生活。

沈闊聽到這裡,眼裡原本充滿希冀的眼神再次撲滅,沒想到這一次上演了英雄救美,她還是沒有答應自己。

沈闊不相信簡馨對自己一點感覺都沒有,「為什麼。」

他需要一個答案,如果她心裏面還有那個男人,他可以願意放手。

簡馨抬起頭,「因為,你的妹妹想要挖我朋友的牆角,因為你母親對簡馨還有我,都不友善。」

這些雖然是清音的事情,可是她在意,那是她的好朋友,從沈溪的身上,她就可以了解沈家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家庭關係。

這個時候,換做沈闊愣了愣,沒想到簡馨介意的是這個,他是不是可以這樣想,她是因為自己的家庭,所以並不待見自己。

沈闊還想要繼續說,這個時候簡馨手機響了起來。

葉清音聽墨北辰被沈闊救出來了,「馨子,怎麼樣,你還好吧,嚇死我了,」

今天沈闊的那通電話,她真的是嚇得不得了。

幸好一切平安,明天可要過年了,希望一切都沒事。

簡馨看了一眼沈闊,「啊,我沒事,清音,不用擔心我,我現在好著呢。」

葉清音聽到了簡馨的話,總算是放心了不少。

現在的她確實是對簡馨一點都不放心,可是只要有沈闊在,應該會沒事吧。

「馨子,沈醫生也在嗎?」在葉清音仔細追問之下,墨北辰告訴了她,是周銘做的事情。

如果現在簡馨沒有人跟她在一起,別回頭又被周銘帶走了。

簡馨充忙的點頭,「嗯,是是啊,我們現在在一起。」

她現在不知道該怎麼告訴葉清音這個尷尬的局面,原本以為有人給自己打電話。

沈闊會迴避之下,可是他一直做著原來的動作,把她禁錮得無法動彈。

葉清音搞不懂簡馨現在的處境,所以她想著明天就是新年了,自己也擔心簡馨一個人在家過年,應該也不太好。

「馨子,要不,你今晚和沈醫生一起過來吧,我們一起放鞭炮,豆豆也挺想你了。」

葉清音覺得新的一年好好促進沈闊和簡馨之間的感情。

聽墨北辰說了,這一次是沈闊親自去救了簡馨,所以,她覺得這下子,簡馨一定會對沈闊有了新的想法。

她這個紅娘也該為這兩個人好好的規劃規劃。

簡馨一臉的為難,不知道該不該答應。 這個時候,葉清音正在想著自己是不是可以帶著豆豆一起去外面看看。

這個時候,簡馨只能先應和著,說是自己考慮考慮,然後就掛掉了。

迷婚計,御用俏佳人 現在她就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了,「那個,沈闊,我們先回去吧。我有點累了,想要回去休息。」

她確實挺累了,之前因為擔心周銘會對自己做出什麼事情,所以現在她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一直都沒有這樣做,可是她不知道周銘這是怎麼了。

周銘看著簡馨,「簡馨,我從今天開始打算追求你,日久見人心,我相信,你之後會知道我的為人。」

現在的她就是想著自己完全就要離開了,所以這樣的事情她就不需要繼續留在這裡了。

「沈闊,不用做無謂的掙扎你的,我真的不需要你這麼做,謝謝你。」

她真的可以完全的把這些事情處理好了,就算了,不需要再增加麻煩了。

沈闊冷下臉色,「簡馨,不管你去哪裡,我都會跟著你。」

他確實是看出了簡馨的勞累,所以就朝著放車的方向走去。

簡馨看著他的背影,其實她也不知道直接是不是說話說重了。

然後回到了車上,她想到了今天沈闊突然出現救了自己。

她還欠了沈闊一個謝謝,「沈闊,今天謝謝你。」

她雖然是拒絕了他,可是她現在還是要和他道謝的。

她現在不知道怎麼和沈闊繼續相處下去。

沈闊並沒有回答,他心裡很不舒服,可是他現在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說。

只要是和簡馨講話,他就會不舒服。

這個時候,墨北辰回來了以後,打算帶著豆豆和葉清音出門。

「爹地,我們要去哪裡?」他現在確實想要出門,可是也不知道自己的爹地帶著自己去哪裡。

葉清音看著墨北辰,「怎麼了,要去哪裡?」她還以為墨北辰現在要出去做點什麼事情。

墨北辰看著她眼裡的疑問,「嗯,我們現在去接我媽,走吧,上車。」

豆豆一聽要去找奶奶了,立馬跑上樓梯,身後的墨北辰不知道他這是怎麼回事。

「豆豆,幹什麼去。」墨北辰洪亮的聲音響起來。

這個時候,豆豆一邊上樓然後一邊回答,「爹地,豆豆要去拿玩具。」

豆豆說完了之後就迅速去拿了自己的玩具,生怕墨北辰不等他。

墨北辰和葉清音互相對視了一眼,「不就是去接人嗎,他怎麼會想要帶上自己的玩具。」

清音也不懂自己的兒子是怎麼了,「我也不知道,也不知道他這是怎麼了。」

墨北辰就著耐心等著自己的兒子,這個時候,豆豆拿著自己的玩具下來。

哈哈一直圍著豆豆一起跑著,「哈哈,你也要和我們一起去嗎。」

豆豆認真的看著哈哈,哈哈當然聽不懂豆豆的話,可是它這個時候用無辜的眼神看著豆豆。

豆豆心裡不忍心,小手握著自己的玩具,然後看著墨北辰,「爹地,我想讓哈哈一起去,你覺得可以嗎?」

豆豆說的特別小心翼翼,就是想著哈哈可以和自己一起去,他也知道只要爹地同意就可以。 墨北辰這個時候看著豆豆,「不用帶了吧,待會我們就回來了。」

墨北辰現在已經開始覺得豆豆現在的主意是越來越多了。

豆豆這個時候聽到了墨北辰的拒絕,開始有點犯難了,「爹地,你就讓豆豆帶著哈哈一起去嘛。」

豆豆撲入墨北辰的懷裡,總覺得自己完全可以朝著墨北辰撒嬌。

墨北辰看著他這副可愛的模樣,誰可以告訴他,這是他的親兒子嘛。

「好了,帶就帶著吧,走吧。」墨北辰抱著豆豆起來,哈哈跟著一起離開。

葉清音在後座上不僅要照顧哈哈,還有照顧豆豆。

豆豆的心思一直在哈哈的身上,「媽咪,我們待會見到奶奶,她會喜歡哈哈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