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尉遲堂主說得是,你們來了,這軒轅無命就是死路一條了。」宇文如龍連連點頭。

「宇文如龍,原來你跟軒轅無命是有仇啊,我說你怎麼上杆子把消息給我們呢?」聞人高歌一副看透世事的樣子冷眼看著宇文如龍。

宇文如龍輕笑,看向尉遲陽:「在下並沒有打算絲毫隱瞞,在下跟軒轅無命有殺弟之仇,此仇不報非君子。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我們就是盟友,您說是吧,尉遲堂主?」

尉遲陽不是聞人高歌,他懂得明面上給人一定的尊重,當下點頭道:「沒錯,這也是我會應邀而來的原因。」

「可我們現在最需要的是譙笪華悅的消息,你說了這麼多軒轅無命的消息,他們要是沒有什麼交集的話,我們可不會先折騰軒轅無命的事。」聞人高歌沉聲的說道,他是要告訴宇文如龍,想指望他們幫著報仇,最好是拿出有意義的關聯來。

「聞人兄勿急。」宇文如龍輕笑:「應該就是這兩場生死斗,讓譙笪華悅師徒注意到了軒轅無命。如果我的消息沒錯,軒轅無命應該也是貴宗的通緝要犯吧?」

尉遲陽點頭道:「沒錯,這小子雖然年紀輕輕,但是身份敏感,干係重大。」

宇文如龍笑道:「這就對了,想必譙笪華悅在認出軒轅無命后,就有擒下軒轅無命的打算。他們師徒曾經一路跟蹤軒轅無命,跟軒轅無命入住了同一個客棧,次日清晨又在血金工會打聽軒轅無命接取的任務情況,然後追蹤了出去。」

「後來呢?」尉遲陽表情微動。

「雖然後來發生了什麼事在下並不知道,但在下可以肯定,譙笪華悅師徒,就是死在軒轅無命的父親手中。」

「軒轅劍!」聞人高歌驚問出聲:「他也到了日暉城?」

人的名,樹的影。

軒轅劍和百里千重,這兩個幻魔宮的超級天才,可讓武雲劍閣不少初中期神明境武神吃了大虧,在他們手中,血債累累。

宇文如龍點頭道:「是的,而且我還跟軒轅劍交手了,不瞞二位,在下力有不逮,敗退離去。」

聞人高歌輕哼了一聲:「這軒轅劍雖然修為不算特別高,但是武勢戰意皆有,戰力堪比高階神明境武神,自然不是一般人能夠對付的。」

「我想,聞人兄大才,必然能輕鬆對付這軒轅劍。」宇文如龍笑看向聞人高歌。

聞人高歌臉色一窒,卻馬上點頭道:「那是自然,我可是神明境八星修為,要殺他不是跟玩一樣?只不過這傢伙滑溜得緊,可不好堵住他。」

宇文如龍微詫,他倒有些沒想到這聞人高歌的修為會如此高,看上去兩人的年齡可真是差不多。

這也讓宇文如龍對武雲劍閣這種強大的宗門更加仰慕,如果他年輕時能夠擁有宗門的資源,恐怕現在也會有這麼高的修為吧?

「宇文團長,你跟軒轅劍交手,是什麼時候的事?」尉遲陽沉聲問道,這些才是最重要的。

「算來,已經過了半月有餘了,那個時候他們正要進入南漠區深處!」宇文如龍如實應道。

「這麼長時間了?那他們父子豈不是早跑得沒影了?」聞人高歌臉色有些難看了。

宇文如龍卻是臉色一正:「可在下認為,他們一定還在南漠區處理一些事,而且只要我們添上一把火,他們要是得到消息,一定會回一趟日暉城的!」 正如觴飛所說,第十四關的魂血獎勵足夠幫軒轅無命突破人骼階段。

而這種小階段的突破,軒轅無命也是輕鬆拿下,達到了通血融髓地骼階段。

這個階段的血煉,對軒轅無命修鍊的影響主要體現在,軒轅無命每次實力的提升加成比例都在四成五的樣子。

然後軒轅無命再一口氣把第十五關也度過了,在感受到魂力越發充盈時,他也找到了突破到魂煉境的一絲感覺。

魂引境到魂煉境,其真髓就體現在一個「煉」字。

這是武魂階段修鍊的一個很關鍵的地方,它需要武者將靈海當成一口巨大的蒸鍋,以靈力的相互淬鍊作用,來讓靈海靈能徹底沸騰,並且一直保持沸騰的狀態。

沸騰的靈能,其活躍性會強大很多,所以它所體現在戰鬥方面的能力也會強很多,但是越發的不可控。

所以,突破到魂煉境比突破到魂引境會更危險,對武魂操控靈能的要求極高。

一般的武魂,在魂引境圓滿會呆上一兩年的樣子,覺得自己的確已經能夠把控住所有的能量變化才敢去突破到魂煉境。

軒轅無命的修為本身就是外界賦予的,雖然這種傳承的精純修為並沒有什麼基礎不紮實的情況,但是從駕馭的熟悉感來說,確實還不強啊。

所以在軒轅無命確定可以開始突破時,觴飛都忍不住開聲提醒軒轅無命,讓他務必小心。

這次突破的過程,軒轅無命足足花了四天的時間,才徹底完成整個靈海的蒸煉。

這個時候的軒轅無命,內視自己的靈海,會發現武魂已經徹底跳出海平面,宛若實質的它宛若擁有了自我的生命一樣,在海空飛翔。

而此刻的靈海,完全就像一大鍋煮沸的湯,在咕隆著泡沫,蒸騰著水氣,氤氤氳氳,就彷彿在煮煉武魂。

達到魂煉境的武魂,魂力的活力要比魂引境強許多許多,所以武靈技施展出來無論是速度還是破壞力都要強許多。

武魂階段,達到魂煉境是一個飛躍。

一般的武魂,突破到魂煉境基礎力量能增加四萬牛,可是軒轅無命卻能加成十一萬六千牛。

加上軒轅無命原本將近四十四萬牛,也就是說軒轅無命如今的基礎力量能達到五十五萬出頭。

身體其他各方面的能力加成,毫無疑問也得到了一個很大的飛躍。

「你的修鍊狀態很古怪!」

在看到軒轅無命再次忍不住展現出來的實力,觴飛這個時候終於意識到了一個問題:「你的修為提升,所帶來的力量加成似乎比其他人高出很多,這應該不僅僅是血煉帶來的吧?」

軒轅無命點頭道:「沒錯,這是我的天賦能力,好像士孫一族的天定五行一脈也是如此。」

觴飛恍然:「你跟天定五行一脈一樣?修鍊起來事倍功半,但是提升的時候能夠多提升數成,甚至一倍的能力?」

軒轅無命點頭道:「是的,我的提升比例就是多一倍!」

「吾的老天……」觴飛驚嘆道:「當初士孫一族擁有天定五行一脈時,吾就覺得,此脈能力十分逆天,只可惜修鍊起來太慢,如果他們之中但凡有一人能夠獲得天君的傳承,有朝一日能修鍊到武聖,那麼其能力將會十分恐怖。」

「沒想到,這話沒有應道士孫一族身上,卻應在你身上……」觴飛目光閃亮地盯著軒轅無命:「難怪你最希望獲得的就是修為的傳承了! 婚意綿綿,大叔求放過 不過……你才十七歲,進來的時候卻也已經是魂凝境修為,你的修鍊速度不慢啊。」

穿越在幻想世界 軒轅無命笑道:「那是因為我有修鍊納蘭五行訣,我現在已經掌握了一心三用,加上我的運氣比普通人好上那麼一點,獲得了其他的一些機緣,所以才能修鍊這麼快,要是換了別人,此刻恐怕還在武靈階段掙扎呢。」

「這這運氣叫好上那麼一點?吾還從來沒有見過你這種集天地造化於一身的超級天才。」觴飛嘖嘖稱奇:「難怪你總是能給吾帶來驚喜,敢情你一直就還沒有竭盡全力是吧?」

軒轅無命沒有否認:「前輩應該早就看出來了吧?我的確還有餘力。」

觴飛感慨著搖了搖頭:「吾一直在用一般的頂尖天才的目光來看你,卻沒想,你的天才根本不能用任何尋常的角度去揣測。不過接下來的第十六關,你可不能再闖了吧?」

軒轅無命劍眉輕揚:「為什麼不能闖?」

「你說為什麼?」觴飛咋呼道:「第十六關,最弱的敵人都是神明境一星,強的更是達到了神明境圓滿。」

「武神跟武魂是有一個巨大的溝壑的,絕對不是什麼武勢和戰意能夠扭轉局面的,那是力量上的絕對差異。」

「即便你擁有擊殺魂融境圓滿武魂的實力,可以說是武神之下第一人。或許你能夠跟神明境一星的武神過過招,但是想打敗他根本不可能,畢竟單單一個飛行的能力就足以讓你一籌莫展,更別說其他更高境界的武神。 名門厚愛:帝少的神祕寵兒 軒轅無命,你可別再腦袋發熱了。」

聽著觴飛一連串的警示,軒轅無命嘴角輕翹:「前輩,我很確切我現在沒有腦袋發熱,我只想說……在進天君傳承地之前,我就已經親手殺了一個神明境二星的武神。」

「什麼?這……這不可能!」觴飛震驚得無以復加,他高叫著:「這絕對不可能!」

軒轅無命進天君傳承之前,不過是魂凝境七星修為,這種級別的武魂,就是一千個一萬個,如果沒有陣法想輔的話,那在任何一個武神眼中都是雜魚。

這就好像螞蟻跟大象的區別,大象毛孔透出的氣都能崩死一個螞蟻,一腳丫更是能踩死一萬隻螞蟻。

軒轅無命輕笑:「前輩,你就看好吧,接下來的第十六關,才是我真正展現自身實力的時候。」

權臣家有神醫妻 「你果真要闖?」觴飛瞪圓著眼睛盯著軒轅無命。

軒轅無命現在要做的事,完全顛覆了觴飛的世界觀。

想想吧,有一天有一隻螞蟻說,它能咬死一隻,噢不……是咬死一群大象,你是什麼感覺?

軒轅無命鄭重點頭:「我非常確定,你應該能感受到我現在的戰意有多高昂。」

的確,從進入天君傳承地以來,軒轅無命是第一次對接下來的關卡有如此強烈戰意的,因為他知道接下來的戰鬥才是真正有挑戰的。

難度是有,尤其是神明境八星、九星和圓滿的武神,他恐怕會很有些吃力。

最吃力的是,軒轅無命不會飛。

「要是我能像飛天殭屍一樣,能夠給自己賦予一個光翼……」軒轅無命心頭微動。

其實,在之前跟飛天殭屍接觸的那些日,尤其是在後面破陣的時候,軒轅無命其實就有想過,是否能夠複製那種黑色光翼的模式,而且她也用白悲明鏡的能力已經生生把那個陣中陣的能量運轉線路記在了腦海中。

軒轅無命心裡頭其實一直在琢磨,要是能研究出一種飛行的能力,那他對接下來的戰鬥就更有信心的,那樣就不用耗費太多青怒緒力了。

不過軒轅無命卻發現,這種能力很難在目前幫上他,因為這是一種陣法的能力,他總不能帶著陣法到處跑,或者跑到一個地方,碰到敵人先把陣法布置出來吧?

就算是這種考驗關卡中的敵人智商捉急,也不會犯下這種低級錯誤的。

除非……他能獲得一個風系的元精。

是的,一旦體內有五個元精,那麼軒轅無命可以完全依靠五個元精作為陣柱,直接在靈海中布置這種可能輔助飛行的雛形陣法。

不過現在,這種開拓性的嘗試,暫且只能放下。

觴飛拗不過軒轅無命,而且作為陣法守護者,他只有建議權,並沒有制止別人做決定的權力。

加上觴飛也的確被軒轅無命那強大的自信所感染,他也想看看,一個在魂凝境就能擊殺武神的絕世天才到底妖孽到什麼地步。

第十六關的傳送門打了開來,觴飛送給了軒轅無命一句「好自為之」。

軒轅無命確定自身狀態達到了最佳,雖然這些天都在闖關了,獲得的五情緒力不多,但是用得也不算太多,所以也差不多夠用了。

赤喜緒力五十五分,青怒緒力六十五分,黃思緒力起十二分,白悲緒力七十五分,玄恐緒力九十五分。

如果實在不夠用,還有八環烙印之力,應該能夠應付過來。

必須搏一場,如果能闖過這第十六關,那獲得的修為獎勵恐怕能夠支持軒轅無命去衝刺魂融境,到那個時候,軒轅無命相信,只要自己不要太莽撞,這天下大可去得了。

這樣的機會,可不多。

軒轅無命相信,他這次闖過第十六關,跟下次來闖這獎勵也絕對不一樣。

事實的確如此,在天道的規則之中,連續闖關的獎勵加成是很高的,這種加成是天道賦予的,甚至都不會消耗清風天君留下來的基礎傳承量。

這也是觴飛見軒轅無命這麼堅決時,也不再提什麼第二次機會,說什麼廢話的原因,他也希望軒轅無命能夠闖過這一關,因為這將是一個絕世的奇迹。

真正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無法複製的傳承奇迹。

至於說第二次機會,軒轅無命是打算等他到武神階段再來闖一次呢。或許這清風天君傳承地,就是他千息造化氣運的爆發地。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的道理軒轅無命可是懂的。

因此,軒轅無命深吸了口氣,毅然踏入了第十六關的傳送門。 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森林,雖然充滿了活力,如今卻是給軒轅無命帶來了比死氣沉沉的森林還更厚重的壓力。

不過壓力,對於現在的軒轅無命,卻都是能迅速轉化為動力。

倒提著重戟絕,軒轅無命緩步朝前行去。

規律如常,在行出千米之距,第一個敵人出現了。

不過,跟以往不同的是,這個身著白色衣服的敵人是憑空出現的,然後長刀斬落,刀光綻放,宛若要將軒轅無命一刀兩段。

不得不說的是,在這個敵人出現的時候,觀戰的觴飛都心中一緊。

堂堂聖獸級的存在,如今卻會因為一個神明境一星的偷襲者出現而緊張,這可是破天荒的。

因為觴飛太緊張軒轅無命了,他到現在也沒想出軒轅無命要怎麼跟飛在空中的武神對戰。

難道僅憑遠程攻擊對轟,就想把有得天獨厚的優勢的武神擊敗?

可是讓觴飛怎麼都沒有想到的是,軒轅無命驟然消失在那一道驚人的刀光之中。

刀光落下,將森林的大地劈砍出一道深深的溝壑,大地震顫,草木倒飛,宛若災難發生。

而軒轅無命,也就消失在這種背景下。

觴飛眉頭一挑,他馬上鎖定了身形出現在敵人身後的軒轅無命。

「這身法……他竟然能飛?」觴飛驚異不定。

此刻,身上青紅交接的光芒閃爍劍,軒轅無命如同天神下凡,厚實如山的武魂戰影正有力地舞動著戟影魂兵,連人帶槍,以雷霆之勢,悍然轟向那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的反應不可謂不快,在軒轅無命出現在他身後時,已經驟然轉身,沉落間長刀再次一刀十斬,斬出百道刀光,企圖封鎖軒轅無命的沖勢,並且要將軒轅無命碎屍萬段。

「轟……」

二者悍然相撞,並沒有出現勢均力敵的衝擊波。

讓觴飛大跌眼鏡的是,那層層疊疊上百道的刀光,就如同紙糊的一樣被撕裂,那個神明境一星的白衣男子,身體竟然被直接衝擊成了碎片炸了開來。

一擊必殺!

觴飛倒抽了一口涼氣:「這小子……到底有多強!」

軒轅無命,到底有多強,這個答案,此刻恐怕也只有軒轅無命自己知道了。

赤喜暴力狀態下,軒轅無命的基礎力量達到了二百二十萬牛以上,這個程度其實已經能夠壓制所有普通的神明境武神,畢竟神明境武神的力量臨界點是二百萬牛。

神明境一星的武神,一般情況也下就是一百萬牛的力量,在武靈技的加成的下,頂多也就是一百三十萬牛以下。

軒轅無命雖然只是施展最普通武靈技的「疾刺」,可是完美級的疾刺,且足以跟一些皇級武靈技一般,發揮出巨大的威力。

加上樂炎武勢的傷害加成以及對方防禦被侵蝕的情況,軒轅無命跟著白衣男子的碰撞,完全就不是一個力量層面的較量。

完全的壓制,輕鬆的秒殺。

這就是軒轅無命此刻的實力。

較之進入天君傳承地之前,強大了何止十倍?

「這小子……」觴飛嘖嘖稱嘆:「看來,他還真的有可能能闖過這一關!」

軒轅無命不知道觴飛此刻被他震驚到了什麼地步,他只知道赤喜暴力和青怒極速已經施展了開來,就最好不要耽擱時間了。

軒轅無命身子一落地,吸收了那一縷精純的修為,將修為再次拉高一星后,足下一點,飛速遁出。

魂煉境階段,一般的武魂一星力量加成在六千牛的樣子,軒轅無命卻能加成一萬七千四百牛。

擊殺一個敵人,基礎力量再次增加一萬七千四百牛,軒轅無命的基礎力量達到了五十七萬牛,赤喜暴力之下,達到了二百二十八萬牛。

在這種恐怖的力量之下,一力降十會,軒轅無命勢如破竹地前進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