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小可,謝謝你。」蘇梨牽起蘇可的手微笑道。

「大梨,你沒事吧?」蘇可擔憂的問道。

「我能有什麼事情,我只是想清楚一些事情而已。放心吧,昨天晚上讓你擔心是我的不對,不過從現在起,我不會再被誰輕易的傷害到。不會再有誰能夠撼動我的心理防線。我答應你,從這刻起我會好好的。咱們還像是以前那樣,在陽光下奔跑。我還是你身邊的大梨。以後還有我來罩著你。」蘇梨眼神堅定執著道。

「大梨,你沒事就好。」蘇可笑著笑著,眼淚奪眶而出。

蘇可放肆的哭起來。

最開始是哽咽,後來竟然是哭聲越來越大。

其餘舍友站在這裡,她們是親眼目睹著昨天晚上蘇可是如何安慰蘇梨的。她們都知道蘇可和蘇梨是一個村的,所以說她們儘管不知道兩人的親密關係,卻也是被眼前的情景所感動著。

每個人的眼眶都開始濕潤起來。

「謝謝你們。」

蘇梨擦拭著蘇可眼角的淚水,轉身沖著所有舍友道謝著,然後神情平靜的拉起蘇可的手。「小可,咱們下樓去吧。」

「好。」

蘇可一下就將眼淚擦拭乾凈。她的眼淚不是說誰想要看就能看到的。蘇可知道蘇梨是必然有話要說,在這個時候。自己作為她的閨蜜,怎麼能夠不陪在身邊?

宿舍樓下。

譚娜是著急忙慌的從樓下上來后,就衝到趙糖瑃身邊,趙糖瑃仍然是斜斜的靠在他的法拉利旁邊,眉宇間流露出來的一種縱橫睥睨,無所在乎的神情。在他的眼中,就沒有什麼事情是做不成的。今天蘇梨是必然會就範的,一個鄉巴佬女人,要不是因為你是學霸,要不是因為我和別人打賭說是能夠搞定你,你以為你能夠入我法眼嗎?

「趙哥,趙哥。」譚娜急忙跑過來,滿臉惶恐。

「事情辦的怎麼樣?」趙糖瑃隨意問道。

「蘇梨沒有答應。」譚娜搖頭道。

「什麼?」趙糖瑃的臉色唰的就陰冷下來,眼神中也多出一種暴戾。

「是的,她是沒有答應,不過她很快就會下樓,她說她會親自給你說的。喏,她下來了。」譚娜抬起手指向宿舍樓口,蘇梨果然帶著蘇可,邁著堅定沉穩的步伐緩緩走來。

來的正好,趙糖瑃眼神不善道。

就在這時不遠處一輛車慢慢的開過來,車上坐著的赫然是蘇沐四個。

等待著的趙糖瑃。

坦然而來的蘇梨蘇可。

聞訊而至的蘇沐四人。

一場轟轟烈烈的交鋒即將上演,而趙糖瑃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這場交鋒竟然會將整個趙家拖入泥潭中來。(未完待續)r580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第五百九十一章:生命的奧義(五)就在蕭寒等人猜測玄寂這個隊伍是不是遇上了詭異莫測的金湖的時候,葫蘆嘴那邊傳來一陣動靜,好像有不少人往這裡而來

腳步聲很密集,似乎人數還不是很少,好像故意的通知裡面的人他們來了的似地。

這裡除了他們的人之外,就只有精靈一族了,就算離歌想到了他們傳送到這裡,但他是絕不會冒險傳送的,所以縱然知道他們的位置,也不會過來追殺。

所以,只有一個可能,他們的行蹤還是被精靈一族現了

森羅的臉色很不好看,他以為自己甩開了精靈一族的斥候,誰知道還是將這些長耳朵瘦竹竿們給引了過來

火相急匆匆的奔了過來,臉色有些難看:「雨叔,少主,森羅大人,現大批精靈族人正向我們靠過來」

「有多少人?」玄雨問道。

「兩百到三百人之間,他們當中可能有高手屏蔽了氣息」火相一臉憂色道。

「告訴風行,不要輕舉妄動,也許並不是為了我們而來說不定。」玄雨說這話的時候聲音有些低沉,很明顯有些底氣不足。

森羅帶著人剛剛來到葫蘆嘴,後面就有大批精靈族人趕到,這要是巧合那也太巧合了。

「這裡離的最近的精靈族村落叫法蒂爾,人口大約有五萬多,是精靈一族中比較大的村落之會不會是他們的人?」森羅猜測道。

「不管來的是什麼人,盡量不要跟精靈族生衝突,否則我們很難走出這裡。」玄雨冷靜的說道。

「咦」蕭寒釋放出神識出嘴口,他心翼翼的探查過去,現了精靈一族氣息,至少有兩百多股,但是令他驚異的是,在精靈族中他還現了熟人的氣息

還有……

「雨叔,玄寂大哥在他們手中」蕭寒驚道。

「寂兒?」玄雨也是已經,他剛才是關心則亂,都沒有想到用神識探查一下來人,被蕭寒驟然提醒,當即神識破空而去,一下子就找到了玄寂等人的所在

玄雨心中如同一塊巨石落下,如果玄寂等人是被金湖吸引過去的,那他這個做父親的恐怕都沒有辦法解救,只能靠他們自己的本事,金湖的詭異就是神魔兩界的高手都為之色變的,他一個的二級主神頂峰,進去之後別說救人,恐怕連自己都陷進去

金湖幻靈的迷幻之術他已經見識過了,看了一眼就差點著了道了,那是何等的厲害?

「他們已經到嘴口了」

「老哥先別露面,讓我過去先探一探這些人的目的。」森羅搶先對玄雨說道。

玄雨與蕭寒對視了一眼,一齊點了點頭,他和玄雨暫時不出面的好,這樣也有一個緩衝的餘地。

森羅帶著自己的手下八大侍衛向嘴口外走了過去

蕭寒與花溟、君橙舞二女飛身上了一棵樹,透過樹枝間的縫隙,居高臨下正好可以看到嘴口外的情景。

來的精靈族人一定都不掩飾自己的行蹤,大搖大擺的朝葫蘆嘴前進,而森羅帶著自己手下出了葫蘆嘴之後,離嘴口大約十餘米的地方站定,八大侍衛形成一個半弧拱衛森羅站立等候

精靈族人的度並不慢,就在森羅他們做好迎賓的架勢之後,很快的就從黑暗中衝出兩隊精靈族的弓箭手,男女各一隊,他們迅的分列兩旁,男的俊美,女的精緻。

聽到一聲「唰」的聲音,兩隊人同時舉起了手中的弓箭,弓弦呈滿月狀態,冰冷的箭簇上閃過一抹抹寒光,指向森羅等人,眼神冷峻肅穆。

被人用弓箭這麼指著,這恐怕是森羅這輩子少有的事情,侍衛長八冠當即就忍不住了,想要出手,但被森羅一個眼神壓了下去

憋了一肚子火的八冠只能在森羅的眼神之下悻悻別過頭去,將自己憤怒的情緒克制下來。

蕭寒默默的看完這一幕,心中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看起來這些精靈族並不是那麼友好的,一上來就給了森羅一個下馬威,很明顯是在落他們的面子。

在一群精靈族高手的簇擁之下,一名黑白相間的老精靈龍行虎步的走上前來。

森羅離開自己的隊伍向前走了五步,而那老精靈也揮手制止了跟隨自己的精靈族高手也向前走了五步,兩人之間的距離也差不多只有五步

兩人站定之後,相互凝視了差不多有十秒鐘

「爺,他們在幹什麼?」

「我感覺他們之間認識對方」花溟悄聲道。

「看到他們的眼神了嗎?我看他們不但認識,而且還是仇人相見」蕭寒苦笑一聲,就在他們的各自看清楚對方的時候,他敏銳的察覺到對方的眼中都閃過一絲火光

如果是老朋友相見,應該激動才是,但是他們那是一種仇恨的光芒,似乎是一種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森羅」

「法海」

「噗」蕭寒聽到從森羅嘴裡道出來的這個名字,差點沒忍住噴出一大口水

法海,實在是這個名字太家喻戶曉了,這老傢伙不會跟獸人族的那位娜迦族的族長白素素有什麼恩怨吧?

那可就整出一出異界版本的《新白娘子傳奇》了,有機會一定問一問森羅老哥,這個叫法海的老精靈的過去

「爺,你激動幹什麼?」

「我剛才喝的水太多了,迴流」蕭寒趕緊找了一個極其蹩腳的理由回應道。

二女皆白嗔了他一眼,繼續朝下面看去。

「三千多年了,你最終還是落在了我的手裡」法海冷冷的一笑,沖森羅說道。

「法海,三千多年前你奈何不了我,今天也一樣」森羅同樣報以冷笑回敬道。

「我知道你有幫手,不過我有讓他們不幫你的理由」法海一揮手,喝道,「帶過來」

一隊精靈押著玄寂九人走了上來。

玄寂九人身上衣服都劃破了,輕重傷不等,不過都還沒有生命危險,但行動卻失去了自由,精神也不是很好,很顯然他們落入精靈一族手中吃過了不少苦頭

「我有他們在手中,應該沒有人會幫你,對嗎?」法海得意的笑道。

「法海,你真卑鄙」森羅一看到玄寂等人,他就明白法海依仗什麼了

他這是用玄寂等人威脅玄雨,迫使玄雨不會出手幫他,而他和他八名侍衛如何也不是法海以及他下屬幾百精靈族高手的對手

「勝利者永遠是正義的,森羅,這還是你教我的。」法海得意的大笑道。

「法海,你別得意,若是我以命相搏,你覺得你的這些手下會死多少人?」森羅活了幾萬年,所經歷的困境不知多少,雖然今天所經歷的是他一生中最大的一次,但是卻也不是沒有一絲希望

兩敗俱傷,恐怕是法海這個老對頭所不願意見到的。

法海聞言,果然臉色一變,森羅跟他是同一層次的強者,真要逼得他以命相搏的話,他這些手下恐怕會死很多,如果拚死突圍出去的話,那將是法蒂爾精靈部落的災難

與一個強者結為死敵,特別是自己身後還有部族的情況下,法海也是不願意的,除非有能力徹底消滅對方

但是現在他不能,除非精靈族女皇派高手幫助他,否則想要消滅一個神獸境界的高手,那相當的困難

就算是一對法海也自認不一定能夠擊敗森羅,今天無非是仗著人數多,還有人質在手

當然,他也可以威脅人質背後的玄雨出手對付森羅,但那得罪的就不只是森羅,還有玄雨,這些神族的殘兵敗將雖然表面上被看做是喪家之犬,其實他們什麼都沒有才可怕

一旦他們瘋狂起來,恐怕法蒂爾部落就要倒霉了

法海心中也是有顧忌的,那就是距離這裡不足一千公里的自己的部族,哪裡可是生活了數萬的精靈族人。

他不能因為自己一己之私,而令整個法蒂爾部落處在危險之中。

「森羅,你現在的生死可是在我的手中。」法海怒道。

「就憑你的這些毛還沒長齊的手下?」森羅輕蔑的一笑道。

嘩啦

兩隊精靈族弓箭手向前跨了一步,拉弓的手指頭更加緊繃了,臉上也露出憤怒的表情

「法海,今天你不會是真的想要跟我一決生死吧?」森羅面容一冷,雙拳微微攥緊,全身蓄力,隨時準備動手。

「哈哈哈……森羅大人,別來無恙否?」突然間,精靈族隊伍中傳來一聲長笑,自動讓開一條路,一個身著黑袍的人緩緩的走了過來,臉上還帶有一絲喜悅的微笑

「龍相秦天」森羅和隱伏在樹枝縫隙中的蕭寒三人都身軀輕微的震動了一下。

「是你,秦天,你怎麼會在這兒?」森羅緊攥的拳頭緩緩的鬆開,在這裡能夠見到龍相秦天,實在是有些意外。

蕭寒也覺得有些意外,不過倒也不感到驚詫,秦天去精靈一族求醫,這在龍族內部也是一大機密,知道的也是寥寥數人,而他恰好是那個知情者罷了。

但是秦天會出現在法海的隊伍中,這就有些令他感到不可思議了,他不是去給七彩神龍蛋求生命之水嗎?怎麼會摻和起法海跟森羅的恩怨里來呢?

難道說傳說中秦天的那個精靈女情人是在法海的精靈族部落,這僅僅是一次巧合?

太多的巧合集中到一起,那就不是巧合了。

「我是應邀來精靈族做客的。」 煙雨杏林寒 秦天微微一笑,表情真摯的說道。

「做客,你們龍族什麼時候成為精靈族的座上賓了,真是奇聞一件。」森羅怪異的笑道。

「人類跟魔獸是敵人,可魔獸不也是能夠跟人類簽訂契約,成為共同戰鬥的夥伴,我們龍族怎麼就不能跟精靈族做朋友呢?」秦天反駁道。

龍族曾經是四大神獸家族的一支,後來分裂出去了大神獸家族補上了天馬一族之後,實力是大不如前大神獸本來以龍族為,現在卻成了的朱雀領頭,而且龍族跟人類走的很近,大大的削弱了魔獸的力量,令擁有大6數量最多的魔獸卻大6權力角逐中的配角,甚至還不得不採取中立的態度保存實力

嚴格來說,龍族帶給所有魔獸種族的是一種背叛和恥辱

但有些時候,為了魔獸種族之間的團結,儘管龍族從魔獸種族中分裂出去了,他們還得相互保持聯繫或者拉攏結盟的態度。

不然森羅也不會去龍島出席龍五和龍十三的登基大典和結婚典禮了。

不過這些對森羅已經不重要了,他已經不是那個神獸台的大總管了,所以聖地跟龍島的事情都不關他的事情了。

「森羅大人,不好意思,我和法海大人並不是有意的要跟你為難,這幾個人,我們可以無條件的交給你,但我有一個條件?」秦天手指向失去自由的玄寂等人說道。

「什麼條件?」森羅警惕的望著秦天問道。

「我想見一個人,他應該跟森羅大人一起出來了。」秦天微微一笑道。

「一個人,什麼人?」森羅眉頭一皺,在葫蘆谷里,能夠跟龍相秦天有接觸過的人出了那蕭寒兄弟之外,似乎沒有別人了,難道他想要見的是蕭寒兄弟?

「蕭寒,我們龍族的朋友。」秦天淡然的道。

蕭寒聽了也是一頭霧水,秦天怎麼會突然要見自己,還有,他怎麼知道自己跟森羅等人在一起,很顯然,他們都是有備而來的,不可能是臨時起意

法海欲言又止,但一想到這一次是精靈族女皇親自下的命令,讓他一切都聽秦天的,因此到嘴的話又縮了回去。

「蕭寒是人類,他怎麼會跟我在一起,秦天你要找他,去風城好了。」森羅覺得這裡面有蹊蹺,出於保護的念頭,當即拒絕道。

「森羅大人,我們得到消息,您在聖地好像遇到了一些麻煩,還有我們的朋友蕭寒和他的兩位夫人也進入了聖地,他們現在就跟您和玄雨前輩在一起」秦天平靜的說道。

森羅倒吸了一口氣,從神獸台易主,蕭寒三人被污為姦細,到他們逃入神村,再傳送至這裡,其間不過三天時間,精靈一族就得到了確切消息,這情報的能量實在是不呀

而身為神獸台大總管的他,對精靈一族的情報收集也是重中之重,可精靈一族沒生什麼大事,起碼也要十天八天的才知道消息,詳細情況就更長時間了,這兩相比較下來,神獸台比精靈一族的情報能力差太遠了

「不錯,蕭寒老弟確實來過聖地,不過她們另有要事,已經先行一步離開了」森羅猶自遮掩道,就像是一個賭氣的孩子,不想讓對方輕易的達到目的。

「森羅,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快些交出那個叫蕭寒的人類,不然的話休怪我不客氣了」法海有些不耐煩的跳出來指著森羅大聲威脅道。

「法海大人,別忘了女皇陛下的旨意」秦天有些不悅的道。

他不了解森羅,可是了解蕭寒,那是一個吃軟不吃硬的人一惹火了對方,她們此行的任務就完不成了,完不成的後果,恐怕是他和法海兩個人都無法承受的。

法海狠狠的瞪了秦天一眼,沒辦法,此行秦天懷裡揣著精靈女皇的旨意,就算他這個部落之也得聽從秦天的調遣安排,要不然,他抓到玄寂等神族,早就命人砍掉他們的腦袋了

精靈一族對待敵人是相當狠辣的,溫和憐憫也只是對自己人罷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