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希望你們不要惹到我,願我保佑你!阿門!」歐陽在心中比畫了一個十字。再看看張菲雪,穿著自己從倫敦帶來的高級時裝,而且還化了一點淡裝,看上去比平時更是漂亮了不少。

「老婆,你今天可真漂亮啊,漂亮的連蒼蠅都再打你的注意。」歐陽笑著說道。

張菲雪一時還沒有明白過來,「什麼蒼蠅啊?」

「蒼蠅來了。」歐陽示意張菲雪回頭看。

只見那鷹幫的幫主一搖三擺的走到張菲雪的邊上,裝做很有紳士風度的樣子對張菲雪來了一個在中國很少看到的紳士禮,「小姐,很高興認識你……」那不倫不類的樣子讓歐陽都忍不住的想笑。

張菲雪由於已經知道了歐陽的實力,也不擔心,直接冷冷的說道:「對不起,我沒太高興認識你,還有我不太喜歡小混混。」

她的話更是讓原本就已經忍不住想笑的歐陽哈哈大笑。

這下,那什麼鷹幫的幫主可是惱羞成怒,他什麼時候這麼丟臉過啊。

還沒等他發怒,他的那些小弟已經趕著過來幫老大出頭,對方只有兩個人,這可是排馬屁的好機會。

嘩啦一聲響,這些小弟幾十號人一下字站起來,抽出了剛剛才收起來的刀片鐵棍。

如果是在上一世,歐陽此刻還真的會被嚇住,但現在歐陽可不在乎,暗中施展了一個防禦法術在張菲雪的身上,然後才吊吊的說道:「靠,人多欺負人少啊。」

「老子就是人多欺負人少了,小子,今天老子高興,你要是乖乖把這個女的給留下來再跪下來叫我三聲爺爺,我就放了你,否則可別怪我們欺負你。」見己放人多,這個鷹幫幫主顯的很得意,雖然前段時間新聞報紙上說上海有超人,但他可不相信,什麼超人,還不是那些媒體為了銷量和收視率編出來的。

就在等待歐陽跪下來求饒的時候,忽然見對面這個男人從懷裡掏出了一個東西,然後一個黑糊糊的東西頂在自己的腦門上。「槍。」這個字猛的從他腦中閃過,然後冷汗冒了出來。

「現在還需要我下跪嗎?」歐陽依然是笑眯眯的樣子,只不在明眼人都能看的出來他那笑意后帶著的殺意。

「還需要我下跪嗎?」歐陽猛的一下提高了聲音,把那這位剛剛還威風的很的鷹幫幫主嚇了一跳,他的那些手下那還有剛剛的囂張樣啊。

開玩笑,人家手上拿的是什麼啊,槍啊。雖然一把手槍子彈也不過幾顆,但也沒有人想讓那幾顆子彈打在自己的身上。

毫無預兆的,槍響了。歐陽手中那大口徑軍用手槍直接一槍轟掉了鷹幫幫主的半個腦袋。

也許一直到死,這位幫主都不敢相信,歐陽會真的開槍。

(下一章:滅) 每個人都有弱點,只要抓住了人的弱點,你就可以很輕易地控制對方做你希望對方做的事情!

心理學最厲害的地方在於心理學家可以很快的就看透對方的心理,陳陽也是如此,他在之前聽卓耀軍夫妻提到方曠世的心思的時候,陳陽的心裏面其實已經有了這方面的想法,在陳陽瞧來,方曠世有著自己的sī心!

而從方世鐸的反應之間,陳陽也是印證了自己的想法,方世驛的心裏面也是有著這方面的想法的,這倒讓陳陽感覺很有意思,一個是想著把產業傳給自己的女兒,另一個是想著如何奪過來!

陳陽這是因為知道了這些,他才能抓住方靜的心思,方靜這個小姑娘心思其實很簡單,整天jiāo生慣養的女孩子有什麼心機,要是和方世驛比起來的話,還真的不是方世驛的對手,雖然方世驛那也是很渣的,但方靜卻和方世驛不是在一個檔次上面的!

陳陽就順手賣一個人情而已,在陳陽瞧來,反正就算他不說,那方曠世早晚也會告訴方靜的,自己倒不如現在就告訴方靜,到時候,還可以從方靜那邊撈到一些好處來!

這就是陳陽打的打算,陳陽嘴裡說道:「走吧!」說著轉身就走進了酒店裡面,方靜也跟在陳陽的身後走進去,就在陳陽和方靜倆人走進再店的時候,一輛轎車停在酒店的門口,車門一開,就看見杜萌從車裡面下來!

杜萌一直都是那樣的幹練打扮,她的衣服總是一塵不染,幹練、果敢,這是杜萌給人的感覺,杜萌在沒有遇到陳陽以前,一直都是一個很自信的女孩子,從來都沒有想到會有一天會因為陳陽這樣的男人而心裏面有些bō動,這是杜萌之前所沒有想到的!

感情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沒有辦法去衡量,你要是比較的話,你就會婁現陳陽哪一方面都不優秀,除了陳陽那高超的醫術,杜萌一直以來,都認為吸引她的並不是陳陽的醫術,到底是什麼,杜萌也說不上來!

杜萌就感覺陳陽是一個很特殊的存在和她之前所遇到的那些男人不一樣,這也是吸引杜萌的地方就在剛剛杜萌開車經過的時候,看見了陳陽在和方靜說話,杜萌是認識方靜的,那可是方曠世的女兒,杜萌又怎麼能不認識呢!

杜萌只是不清楚陳陽和方靜怎麼會在這裡說話,就在她把車停下來的時候,卻看見陳狙和方靜走進了酒店裡面!

都這樣晚了,還走進酒店裡面,很容易讓人想到那點的,杜萌把車停了下來他之前就已經聽到了陳陽的事情,陳陽也是一個喜歡風流的主兒,杜萌只是沒有想到的是陳陽這次竟然把主意打到了方靜的身上!

「混蛋,你就不怕老闆傷心虧老闆對你那樣好,你卻是這樣的一個傢伙!「杜萌一下車,嘴裡就嘀咕著顯然杜萌對於陳陽和方靜走進酒店裡面很不滿,她的嘴裡面一直都在嘀咕著。

陳陽和方靜走進酒店裡面,杜萌那也是急急忙忙的追上了上去,一行人追到酒店裡面,眼看著陳陽和方靜走進電梯裡面杜萌就像是跟蹤一樣也跟了上去!

杜萌其實的心裏面很糾結,要不要把這事情告訴慕傾怡,她是慕傾怡的助理按理說什麼事情都應該讓慕傾怡知道的,但這畢竟是sī事在杜萌看來,還是不要告訴得好,一旦慕傾怡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後,誰知道慕傾怡會有什麼反應!

杜萌卻跟丟了陳陽,並不知道陳陽去了酒店的哪個房間,但杜萌可以肯定地是,陳陽就在這酒店裡面,杜萌決定就在這裡等著陳陽,她就不相信陳陽不出來!

一個小時過去了,陳陽還是沒有走出來,在一樓大廳等著陳陽出來的杜萌有些焦急起來,難道陳陽已經走出去了?杜萌的心裏面一想,感覺不太可能,她的眼睛一直都沒有離開酒店門口,要是陳陽走進酒店的話,杜萌一定會看見的,但杜萌卻沒有看見陳陽出來!

「無恥之徒!」杜萌的心裏面有了焦急,她嘴裡再次罵起了陳陽,杜萌拿出手機來,撥打了陳陽的電話,等電話一接通,杜萌立刻說道:「陳陽,你在哪裡?」

「我……我在房間裡面!」陳陽笑著說道,從陳陽的話裡面,杜萌聽出來了陳陽的捉弄她的意思,杜萌現在早已經習慣了陳陽的這種捉弄的說話方式,假如你連陳陽這點都承受不住的話,那你最好不要跟陳陽打交道,要知道,陳陽的嘴巴那可是很毒蛇的,一般的人都是受不了陳陽的那張嘴。

「我問你現在在哪裡?」杜萌問道。

「現在嘛都這樣晚了,你還問我在哪裡,難道你是對我有意思,杜萌,我可跟你說清楚了,我不是一個好男人!」

「呸,你本來就不是什麼好男人,你這個無恥之徒,你什麼時候從酒店裡面出來,開房的時間也差不多了吧,我可提醒你,要是這件事情讓老闆知道的話,老闆會很生氣的話,你自己注意一點,這裡是北京城,不是中海市,你在中海市幹什麼都沒有人管的,但在北京城,你胡來的話,那會影響到老闆的!」

杜萌嘴裡一口氣說了出來,電話那邊的陳陽忽然安靜了下來,一直都沒有吭聲,就是在聽著杜萌說話,杜萌說完之後,發現陳陽竟然沒有吭聲,杜萌立刻說道:「陳陽,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說話?」

「我當然在聽了,我敢不聽嗎?」陳陽聽到杜萌這句話之後,笑道:「我只是在想,到底你因為什麼責這樣大氣恩,好了,我知道你現在在樓下,等我吧,我這裡已經完事了!」

「才一個小時!」杜萌聽到陳陽說要出來之後,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得了,竟然鬼使神差的說出這句話來,杜萌一說出來這句話,她就後悔了起來,就不應該說這句話,但這話已經說出來,杜萌想要收回去也已經收不回去了!

陳陽微微頓了頓,隨肛說道:「一個小時已經很長時間了不,要不要你試試?」@。 (有票的捧個票場,沒票的捧個人場,謝謝!!)

關於女主角是否花瓶問題,這個我自己都搞不懂了,寫著寫著就成這個樣子了。不過女主角修真肯定是會的,只不過由於主角自己並不是修鍊成神的,所以對於修真他也不是很懂,不過以後肯定會的。謝謝!另外為什麼喝啤酒而不喝xo,關鍵是大排擋沒有xo。)

————————————————–我是傳說中的分割線—————————————————-

見到歐陽那毫無預兆的開槍,幾乎所有的人都楞住了。歐陽自己也有點楞,看著自己手中的大口徑手槍半天才憋出一句話,「這槍打著真爽。」

看見自己的幫主就這樣被轟掉了半個腦袋,那些小混混是轉身就分成了數小股從好幾個方向分散開來跑。

「老公,他們要跑啦。」張菲雪拉了拉還在看著手槍的歐陽說道。

「放心老婆,他們跑不掉,我可不想明天上了通緝令,看我的啊。」歐陽將手中的槍往空間戒指里一放,接著才不慌不忙的捏了一個手訣,口中道:「定!」

頓時,四周的一切有生命的東西好象都停止了一樣,要不是那些大排擋裡面的鍋還在燒著,還真的以為是連時間都停止了。

將這些四處逃竄的小混混和那些在大排擋里吃東西的人都暫時用定身咒定住,然後才開始洗腦大法。

要是不將這些人的這一段記憶洗去的話,歐陽還真的有可能成為一個被通緝的殺人犯了。

其實歐陽真的是非常想把這些惹到自己的小混混全部處死,但一想要是就這樣把他們殺了,那對社會的影響會有多大。到時候那些西方的媒體再一報道,說什麼中國恐怖份子橫行什麼的的,估計會對中國的經濟有很大影響,那倒霉的可還是老百姓。

所以想想歐陽也就暫時放棄了追殺這些小混混的決心,只是用法術洗掉了他們關於歐陽開槍殺人的那一段記憶。

對於將他們洗腦這樣的小法術,歐陽很快就完成了,幾乎用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

搞定之後歐陽抱住張菲雪使用瞬間移動回到了家中,最後才解開那些被他施展了定身咒的法術。

「啊,殺人啦。」這些人剛一恢復過來,就有人大喊,而那些小混混也接著四處逃竄。

沒過多久,警察接到報警也趕來了,不過在問口供的時候,警察們遇到了不小的麻煩,這麼多人目睹了殺人的全過程,竟然沒有一個人知道兇手是誰。

……

「老婆,我帥不,砰的一聲那個人的腦袋就爆的和西瓜一樣,真爽。」歐陽心中大爽的說到,「比用法術可爽多了。」

「噁心死了,還帥。我去洗澡去。」經過黑龍會事件之後,張菲雪對於殺戮已經沒什麼感覺了。

看著樓下的警車越來越多,歐陽陷入了沉思之中。對於敵人,歐陽一般的態度就是斬草除根。剛剛要是一下子就將那幾十個小混混全都殺了話那明天中國估計也就要熱鬧了,所以暫時放過了他們。

不過暫時放過他們並不代表就放過他們了,剛剛歐陽在給這些小混混修改記憶的時候,已經在他們的身體裡面下了某一種類似與埃及法老詛咒的法術,這種法術可以讓他們在半年到一年之間陸陸續續的死去。

「老公,你不去洗澡嗎?我洗完了。」在歐陽還在想事情的時候,張菲雪已經洗完澡從浴室出來了。

好一幅美女出浴圖,只見張菲雪身上只圍了一條浴巾,沒有完全乾的頭髮上還不斷的往下滴水。

吞了一口口水,也不回答,一下子衝到張菲雪的身邊,將她抱起然後迅速的閃入卧室之中。(以下內容少兒不宜!)

……

就在歐陽「爽快」之中的時候,在中國的西南某處,正上演著一件人神共憤的事情。

「林施主,你又何必太過執做呢,只要你將手上的蚩尤劍交出來,貧道可以做主放你全家一條生路。」在一個鳥無人煙的小山谷內,一名穿著道袍拿著明晃晃的寶劍的老頭對另一名已經躺在地上的中年人說道。

這一名道人乃崑崙派門下的棄徒,亦是軒轅組四長老之一太清真人的師弟太白真人。

而他口中的林施主則是修真界另一門派煉器宗的弟子林克風,煉器宗不比其他修真門派,他們以煉燥威力極大的法器而聞名修真界,雖然門下弟子法術都不強,但一般的修真門派都會賣他們的面子。但這次為何會有這麼多人追殺煉器宗的門下弟子呢?

原來早在數日之前,林克風在攜帶妻兒遊玩的時候無意之間獲得了一件魔器——蚩尤劍。而他得到這把劍的消息也在一夜之間傳遍了神州大地上的各門各派之中。

那些個名門正派還好,不會光明正大的去搶奪別人的東西,但眼前這寫各大門派的棄徒門,他們可不管這些。

仙器魔器人人想要,於是,所有人開始圍捕林克風。

不過魔器不愧為魔器,原本修為不過心動期的林克風在蚩尤劍的輔助下,竟然可以從他們幾十人的圍捕之中逃出。

這也更加堅定了他們搶奪蚩尤劍的心。

「哼,太白老道,你也是修真界的前輩了,現在竟然不顧廉恥的搶奪我所得到的蚩尤劍。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話嗎。」林克風憤怒的對太白真人道。

太白真人見林克風罵自己不顧廉恥,心中是惱羞成怒,怒道:「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在場的人中,也就以他的修為最高,在他的一聲令下,這些人各自祭出法器施展法術。

林克風也將體內的真元力提至最高,手中的蚩尤劍不斷的閃出金色光芒,將妻子兒女僅僅的護在了身後。

只可惜,一個人的能力再高,也依然架不住這麼多人的圍攻(歐陽這個變態之人除外),剛開始林克風還能勉強抵擋的了他們的法術攻擊,但沒過多久他就已經感覺自己全身無力,這正是真元里耗盡的初期前兆。

只聽身後一聲慘叫,林克風的妻子已經倒在了地上,兩個孩子隨後也被人削掉了腦袋。

「啊——」在妻兒均已散命的的打擊之下,林克風手中的蚩尤劍忽然光芒四散,其衝天的光芒讓經過此處的衛星拍了個正著。

(下一章:入魔) 「無恥!」

杜萌不知道為什麼,聽到了陳陽這句話,就感覺耳根子有些發燙了起來,急急忙忙地把電話給掛上了她不敢再聽了下去,杜萌就坐在大廳裡面等著陳陽和方靜!大約過了十來分鐘之後,終於看見陳陽和方靜走了出來!

杜萌早就看見了陳陽和方靜從電梯裡面走出來,她故意地把頭轉向一邊,裝作沒有看見陳陽和方靜來!

陳陽和方靜分開,陳陽奔著杜萌這邊走過來,而方靜則走向了酒店門口,最後消失在門口。

「等了多久了?」陳陽走過來,就坐在杜萌的面對,他把右腳給翹了起來,眼睛看著杜萌,當他的目光和杜萌的目光相碰到一起的時候,就看見杜萌急急忙忙地把目光挪開了,就好像不敢和陳陽的目光碰到一起!

陳陽笑了起來,他的右手搓了搓鼻子,站了起來,走到了杜萌的身邊,一屁股坐了下來,陳陽的身體和杜萌的身體貼在了一起,杜萌有些驚慌地站了起來,嘴裡說道:「你注意一點,幹什麼靠我這樣近?」

「我沒有別的想法,只是想換一個位置坐坐,你要是認為我想要佔你的便宜的話,那我不坐就是了,杜萌,你還沒有說你等了我多久呢?」陳陽問道。

「沒多久!」杜萌說道。

「沒多久是多久?要不要讓我猜猜,我想應該是一個多小時吧,我和方靜進入房間裡面,然後你就在這裡等著我下來了,杜萌,我沒有說錯了吧!」

「你承認你和方靜開房了,難道你不知道方靜是方家的人嗎,就因為你,老闆和方家已經結了仇,你倒好,還和方家的人開房,你太不像話了,以前,我只是認為你是一個混蛋,現在,我認為你是一個混蛋加無恥的大混蛋……!」

陳陽聽到杜萌這句話,忽然笑了起來,他的眼睛看著杜萌那張俏麗的臉,嘴裡笑道:「大混蛋和混蛋只是差了一個字而已,我倒不感覺有什麼不好的,反正也已經被你罵過了,索xìng就被你再罵兩句罷了!」陳陽說話的時候,這手伸了出來,摟住了杜萌的小蠻腰,把杜萌完全給摟了過來,杜萌被陳陽這一下子可是嚇到了!

「你放手,你快放手!」杜萌嘴裡輕聲說道,杜萌不敢大聲說著,她只是小聲說著,陳陽摟著杜萌,他把鼻子也湊了過來,故意抽動了一下鼻子,嘴裡說道:「好香,讓我猜猜你身上噴的是什麼香水……!」

「別鬧了!」杜萌再也受不了了,用力地從陳陽的懷裡面掙扎了出來,其實,陳陽本來就沒有用力摟著杜萌,要是杜萌想要出來的話,那可是很容易的,杜萌剛剛只是嘴裡說著,但沒有實際行動而已!

陳陽笑了起來,他的眼睛看著杜萌,那杜萌就擔心被陳陽看透了心事,竟然把臉轉向一旁,不想讓陳陽看見她的眼睛,杜萌知道陳陽是學心理學的,而人的眼睛是心靈的窗戶,那些厲害的人都會通過眼睛看見對方的心裏面,杜萌此刻是不想讓陳陽看透她的心裏面所想的事情!

陳陽笑道:「杜萌,要不要我猜猜你的心裏面想些什麼…….!」

「不用!」杜萌嘴裡說道,「我還有事情,我要回去了,你也早點回去吧,我就擔心老闆會擔心你…….!」杜萌這句話恐怕連她自己都不相信,她什麼時候變得對慕傾怡的私生活也是如此關心起來了,杜萌一直都是只是做著她該做的事情,至於那些和她沒有關係的事情,杜萌是不會去做的,但今天晚上,杜萌卻明顯反常起來,說著一些平時不會說的話,做著一些平時不會做的事情!

陳陽這個時候卻說道:「我告訴你我剛剛和方靜在房間裡面幹什麼,你應該知道我對方靜並沒有什麼興趣,我也不可能現在去玩什麼一夜情,我在談正事?」

「正事?什麼正事?」杜萌問道。

「是關於方家的事情,難道你沒有發覺方家在明爭暗鬥嗎?」陳陽反問杜萌。

杜萌張了張嘴,杜萌沒有想到陳陽就連這事情都知道,沒錯,方家最近確實在明爭暗鬥,這點杜萌的心裏面是很清楚的,只是她並不知道陳陽怎麼也會知道這事情,要知道陳陽可是對於商業一點也不感興趣的。

「你怎麼知道?」杜萌問道。

「猜的!」陳陽搓了搓鼻子,他的後背靠在沙發的背上,眼睛看著杜萌,嘴裡說道:「你讓我怎麼解釋好呢,總之我就感覺方家最近正在發生的事情很有意思,我也想摻和進去,所以呢,我就做了一點點額外的事情!」

「額外的事情?你和方靜接觸是額外的事情?」

「對!」陳陽很肯定地點了點頭,嘴裡說道:「你說得沒有錯,我和方靜做得就是額外的事情,我剛剛給了方靜一點點小建議,其實,就算沒有我這些建議,方靜也會掌管方家的產業,他的爸爸一定會想辦法讓自己的女兒去管理方家的產業!」

「你知道了,那你還說……!」杜萌說到這裡的時候,微微停頓了一下,嘴裡隨即又說道:「我想你是想讓方靜對你感激吧,你真是一個狡猾的男人,明明知道方曠世是想讓自己的女兒去管理方家的產業,而你卻偏偏給方靜賣了一個人情,不過,話說回來了,要是方家的產業真的讓方靜去管理的話,以後方家會到什麼地步還真的不好說,方靜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如何去管理方家的產業!」

「沒有經驗可以去學,誰天生就是會管理公司的,傾怡難道一出生,就知道管理公司?傾怡可以做到的話,我看著方靜也是可以做到的,不要小看方靜這個小丫頭,她要是狠起來的話,那可是會比方世鐸還要狠的!」

「那你和方靜接觸,不會僅僅是想要方靜感激吧!」杜萌問道。

陳陽笑了起來,他沒有說話,把手機拿起來,調整好了之後,陳陽把手機示意給杜萌看,就在杜萌看著手機裡面的錄像的時候,陳陽把手又伸進了口袋裡面,摸出了一張紙,把那紙放在杜萌的面前!

杜萌看完陳陽手裡面的錄像之後,又拿起陳陽放在桌子上的紙條,看了看,隨即杜萌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著陳陽,嘴裡說道:「你竟然要一千萬,那個方靜竟然答應了?」

杜萌顯然不敢相信這一切,陳陽竟然獅子大開口,跟方靜要了一千萬,只要方靜rì后管理方家的產業,方靜就給陳陽一千萬,更讓杜萌感覺吃驚的是方靜竟然同意了,陳陽不僅錄像,還留下書面證據來!

「她是瘋了!」杜萌好半天才冒出這句話來!

陳陽笑了笑,嘴裡說道:「我卻不這樣認為,我倒認為方靜這個丫頭是很聰明的一個丫頭,心其實很狠,一千萬對於她來說,一點眼睛也沒有眨,對於她來說,只要能得到方家的產業的話,她可以付出任何的代價,假如我要她的身體的話,我想她也會答應的吧……當然,這是我亂猜的!」

陳陽看見杜萌看他的眼神的時候,陳陽趕忙改了口,杜萌把目光挪開,嘴裡看似很不在意地說道:「你這個人就是這樣,總是想著占著別人的便宜,不過,要是按照你所說的那樣的話,這個方靜倒是一個厲害的角sè,我以前倒是忽略了她,看起來,我還是應該多多關注一下她!」

「本來就是嘛,你就應該多關注一下她!」陳陽說道,「我和她接近也是為了幫傾怡,要是以後她當了方家的家主之後,她答應不會和我們為敵的!」

「你相信這句話嗎?」杜萌問道。

「不相信!」陳陽很肯定地說道,「所以,我才掌握了證據,先拿個一千萬再說,這個社會還是錢最好用,管她怎麼鬧呢!」陳陽站了起來,對杜萌說道:「你來的最好,送我回去!」

「我?」杜萌一愣,眼看著陳陽。

「不你的話,還是我嗎,你沒有看見我喝了這樣多酒嗎?」陳陽反問道。

杜萌站起了身來,不過,她的眼睛卻狠狠瞪了陳陽一眼,嘴裡說道:「沒空兒送你回去,我要回家去……!」杜萌說著邁步就走。

腹黑女帝很任性 陳陽看見杜萌走了,他把頭微微搖了搖,嘴裡嘀咕道:「我和傾怡說我喜歡上你了!」

「你敢!」杜萌聽到陳陽這句話之後,站住了腳步,轉過頭來,冷冷地說道:「我送你回去!」

「早點答應嘛!」陳陽嘴裡笑道,「你說這樣多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