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我雖不知你到底發生了什麼,境界從道王境掉到了道人境九重,而且頭髮也白了,不過這些疑惑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今夜坤神山我便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聞言,譚雲自虛空中一頓,裝作一副大驚失色的模樣,「韓承玄,我可是內門大長老,你膽敢想要殺人滅口,你就不怕宗主得知嗎?」

譚雲之所以和韓承玄廢話,便是要將這個過程,當做記憶影像留用。

「哈哈哈,啊哈哈哈!」韓承玄獰笑連連,「我就殺人滅口了,你能怎的?」

「我告訴你,待你死後,我自有辦法將責任推卸的一乾二淨,只會讓宗主認為,你是罪該萬死!」

譚雲依舊是一副恐懼的模樣,「韓承玄,你竟然連宗主也想騙,你罪大惡極。」

「像我對宗主一向忠心耿耿,今日卻要死在你這個小人手中!」

韓承玄置若罔聞,他渾濁的眸子里殺意愈發濃郁,他知道自己務必要以最快的速度,解決掉譚雲,以免被他人發現!

「嗚嗚——」

篤定主意后,一股股狂暴、浩瀚的風雷道王之力,自他體內湧出,頃刻間,吞噬了整個坤神山之巔。

「嗡嗡——」

虛空震顫,韓承玄祭出了一柄極品道王器的闊劍,旋即,整座坤神山之巔上蒸騰的風雷道王之力,瘋狂向闊劍內湧入。

隨著風雷道王之力湧入,闊劍便在韓承玄手中微微震顫起來,一股股恐怖的氣息,自闊劍內瀰漫而出,使得四周虛空,頃刻間,布滿了蜘蛛網般的裂紋!

韓承玄手持闊劍騰空而起,殺氣騰騰的俯視著譚雲,沉聲道:「若你境界未倒退,我殺你還費點周折,不過,現在,殺你如屠狗!」

「準備受死吧!」

「轟隆隆!」

韓承玄手持闊劍,釋放出一道萬丈劍芒,帶著轟然崩塌的虛空,朝譚雲斬下!

在他看來,譚雲必死在這一劍之下!

譚雲昂視著韓承玄,想到其實力勝過程坤一籌,便如臨大敵,知道今夜必是一場惡戰。

「鴻蒙神步!」

譚雲施展鴻蒙神步,將躲閃速度提升到極致時,又施展了鴻蒙屠神劍陣。

譚雲險之又險的躲過劍芒后,金倪、木馨等十一柄鴻蒙神劍,自眉心迸射而出,呈環形分散在坤神山之巔四周的瞬間,釋放出了一道道摩天光幕,布置成了鴻蒙屠神劍陣!

立時,韓承玄、譚雲身處無盡的鴻蒙虛空中。

韓承玄白眉緊蹙,眼神中流露出震驚之色,他萬萬未想到,譚雲能躲得過。

他更加未想到,下方的程坤竟懂得布置劍陣,而且自己竟看不出,這是何劍陣。

「程坤,你好陰險!」韓承玄厲聲道:「方才我那一劍,足以滅殺道王境六重之人,你卻毫髮無損的躲開了。」

帝國掌門人 「我明白了,你境界根本沒有倒退!」

「還有,我們認識這麼多年,我本以為足夠了解你,可你居然還會布置劍陣!」

羽·蒼穹之燼 聞言,譚雲騰空而起,踏空而立,遙遙相望韓承玄,「很意外對嗎?」

「你放心,這只是剛剛開始,接下來讓你意外的事還多著呢。」

「哦對了,我要提醒你,你想殺我,可要儘快哦!」

「因為我妻子已前往精英門,找他大哥精英門大長老了,若方隆來了,你還沒殺死我,我想你死的會很慘。」

「還有,我給你半個時辰時間,你若殺不死我,我可就逃了。」

「只要我逃走,再將你今晚所說的話,通過記憶影像公之於眾,你不僅會死,而且你的家人都會為你陪葬。」

譚雲如此說的目的,便是逼得對方想不惜一切代價儘快殺自己。

因為譚雲也想去儘快殺了他。

正如譚雲所言,他大可不必冒著危險和韓承玄決戰,只要逃走,將其今晚說過的話,以記憶影像形式公之於眾,便可除掉對方。

可是譚雲卻不能這樣做!

因為譚雲要殺了韓承玄,再將殺死富察痕、富察秋之事嫁禍給韓承玄,來個死無對證。

聽著譚雲的話,鴻蒙虛空中的韓承玄,額頭上布滿了一顆顆豆大的汗珠。

「程坤,多謝你提醒,我一定要不惜一切代價殺了你!」

「啊!」

韓承玄發出一道咆哮聲,腦袋上焚燒起了飄渺的火焰,竟是被譚雲逼得還未真正開戰,便自焚了道王魂。

「嗡嗡——」

頓時,韓承玄體內散發的氣息,使得整個鴻蒙虛空,浮現出了密密麻麻的空間裂縫。

隨著焚燒道王魂,韓承玄七竅流血,五官扭曲格外瘮人。

「哼!」譚雲冷哼一聲,雙拳猛然一握,也自焚了鴻蒙道人魂,登時,譚雲實力暴增了三成!

譚雲之所以自焚鴻蒙道人魂,是因為他記得,自己戰勝程坤時,便很是吃力,而韓承玄本就比程坤強大,此時又自焚了道王魂,戰力自是直線飆升,若自己不全力以赴,很有可能橫死於此!

「七星滅天劍訣——星源爆!」

韓承玄一出手,便是他的絕學,七星滅天劍訣。

韓承玄劍指蒼穹,立時,一道光束帶著紛紛崩塌的虛空衝天而起,在鴻蒙虛空中凝聚成一個直徑百萬丈的星辰。

星辰內蘊含著磅礴的風雷道王之力,星辰外一股股風雷道王之力,猶如一條條數萬丈的巨龍,圍繞著星辰極速舞動,一股恐怖的氣息,自星辰內散發而出,籠罩住了譚雲。

得到程坤記憶的譚雲,對於韓承玄的七星滅天劍訣並不陌生,他知道星源爆乃是劍訣中第二大神通! 就在韓承玄正要施展神通:星源爆時,令他感到難以置信的一幕發生了!

「咻!」

在他視線中,一道七彩霞光飛出了譚雲眉心,自譚雲右手中化成了一桿七彩神矛。

與此同時,譚雲體表瀰漫出了五行、風雷、時間、空間、死亡、光明十一種道人之力。

十一種不同色澤的道人之力,猶如十一條長達數十萬丈的神龍,圍繞譚雲徐徐游弋,極為駭人。

韓承玄驚呼道:「程坤,若我未看錯的話,根據古典記載,你手中的七彩神矛乃是不朽道帝的極品至高道祖器!」

「此七彩神矛名曰不朽,我們宗主尋找了八千多萬年,怎會在你手中!」

「還有,你不是只能駕馭雷屬性之力嗎?怎麼可能同時駕馭十一種道人之力?」

「既然你釋放出的是道人之力,那便是說,你並未隱藏境界,你就是道人境九重。」

「你只是道人境九重,卻如此強橫,怎麼會這樣……」

話及此處,忽然,韓承玄瞪大了雙目,眼神中透露出極度的驚恐之色,「我明白了,你根本不是程坤,你是不朽古神族!」

「你潛入我東洲神宗就是要為你們不朽古神族報仇的!」

韓承玄之所以恐懼,更多的是因為譚雲的身份!

「你好狡猾。」韓承玄厲聲道:「如今東洲神域、北洲神域、南洲神域諸多強者,跑去西洲神域追殺你,而你卻反其道而行,膽大包天的來到了我東洲神宗。」

「還有若我未猜錯的話,十六少爺富察痕,就是被你殺的!」

聞言,譚雲雙目嗜血,聲音低沉道:「你的確夠聰明,全被你說中了。」

恐慌!

聽到譚雲的回答,儘管還未開戰,韓承玄便怕了。

在他看來,譚雲背負著血海深仇,自然不會不愛惜自己的生命,既然譚雲要和自己生死決戰,那豈不是說,他勝券在握?

想到這裡,韓承玄便打起了退堂鼓。

譚雲從其眼神,便猜到了對方的意圖。

「韓承玄,你知道的太多了,你已沒有退路了,今日你必死無疑!」

譚雲話音甫落,搶先出手。

「嗖嗖嗖——」

「咻咻咻——」

譚雲手持七彩神矛,自虛空中極速移動,舞出一道道玄奧莫測的軌跡,頃刻間,鴻蒙虛空被那絢麗的七彩霞光籠罩。

「不朽神矛訣——三十六式矛絕殺!」

隨著譚雲一聲厲喝,他手持七彩神矛,自鴻蒙虛空中速度驟增,像是三十六個譚雲,分散在了韓承玄四周一般。

「嗡嗡——」

頓然鴻蒙虛空中延伸出了一道道天塹般的漆黑空間裂縫,卻是三十六個譚雲極速重疊。

每重疊一次,韓承玄便感受到譚雲的氣息強悍一分!

當三十六個譚雲殘影,自韓承玄頭頂上空歸一時,僅僅只是他散發出的氣息,便使得整個劍陣內的鴻蒙虛空徹底崩塌!

淬世輪迴 「好強!」韓承玄大驚失色,他感到今日之戰,恐怕九死一生了!

「吼!」韓承玄嘶吼道:「我不管你是誰,我只知道你只是道人境九重,我連道王境大圓滿的強者都不怕,我就不信還殺不了你!」

韓承玄自我鼓勵后,聲嘶力竭的吶喊道:「星源爆!」

「給本長老殺!」

韓承玄持劍隔空朝譚雲猛然一揮,頓時,頭頂上空直徑百萬丈的風雷道王之力光球便轟然爆碎開來!

「轟隆、轟隆隆——」

光球爆碎的剎那,一股股浩瀚的氣浪,極速朝四周延伸吞噬了虛空,虛空崩塌之際,一道足有九十萬丈的劍芒,衝天而起,朝上方虛空中的譚雲殺去,氣勢無比震撼。

「來的好!」虛空中,譚雲星眸中戾氣肆虐,發出一道長嘯,「戰!」

譚雲手持七彩神矛瞬間消失了,緊接著,施展三十六式矛絕殺的譚雲,以不同的攻擊姿態,出現在了韓承玄上方。

「咻咻咻——」

三十六個譚雲緊握七彩神矛,帶著恐怖而又絢麗的七彩矛芒,朝衝天而起的摩天劍芒接踵而至!

「這莫非是不朽古神族傳聞中的不朽神矛訣……太可怕了!」韓承玄心中一凜。

他發現三十六個譚雲,居然都是真身,散發出的氣息同樣的強大!

譚雲清楚,一旦自己施展三十六式矛絕殺后,便會在極短的時間內,凝聚出三十五個真身對敵。

三十六個自己,只要有其中一個受傷,那剩下的三十五個便同樣負傷。

「砰!」

此刻率先俯衝而下的譚雲,手持神矛,驟然朝下方刺出。

「轟隆!」一聲,十萬丈的七彩矛芒如同實質般的,垂直刺中了衝天而上朝自己斬來的摩天劍芒。

摩天劍芒自虛空中微微一滯之時,第一個譚雲便凌空朝左側瞬移數百萬丈,緊接著,第二個譚雲又釋放出一道十萬丈七彩矛芒,繼續朝摩天劍芒,爆射而下!

「砰!」

隨著一聲驚天巨響,摩天劍芒斬潰第一道七彩矛芒之際,便又摧枯拉朽的將第二道七彩矛芒毀滅。

緊接著,摩天劍芒極速帶著恐怖的威力,衝天而起!

「砰砰砰——」

隨即,伴隨著一陣急促而振聾發聵的巨響,韓承玄的摩天劍芒,儘管氣息驟降,但依然將譚雲所施展的一道道三十六式矛絕殺全部擊潰。

「哈哈哈,該死的雜碎,你也不過如此,遠不如我想象中的強大!」韓承玄怒嘯道:「你去死吧!」

登時,威力大降的星源爆劍芒,帶著一片片淪陷的虛空,朝其中的一個譚雲碾壓而去。

面對九十萬丈之巨的摩天劍芒,譚雲如同一隻螻蟻,彷彿隨時被碾壓而死一般。

「想要殺我,你恐怕還辦不到!」

譚雲鬥志昂揚,施展了鴻蒙霸體,陡然體型暴漲到了十二萬丈,與此同時,還凝聚出了鴻蒙道甲。

而譚雲手中的七彩神矛,也瞬間變成了長達十五萬丈!

如今譚雲的鴻蒙霸體,已將道人階大成階段修鍊完成,隨著凝聚出鴻蒙道甲,威力暴增,一拳可毀滅上品道王器!

「戰!」

山嶽般的譚雲,掄起猶如七彩巨柱般的神矛,自虛空中舞出一蓬絢麗的矛花,便狂暴的抽在了斬來的摩天劍芒上! 「砰!」

當十五萬丈的七彩神矛,和摩天劍芒相擊的瞬間,爆發出一道震耳欲聾的巨響。

「嗚嗚——」

一團能量風暴,宛如一朵浩瀚的星雲,自剛癒合的鴻蒙虛空中爆炸開來,那滾滾餘威摧枯拉朽般的毀滅著虛空,使得整個劍陣虛空崩塌!

令劍陣的陣幕,浮現出了一道密密麻麻的巨大裂縫。

坤神山東方的虛空中,已聚集了數百萬內門弟子,其中龍岳和九名師弟,便在人群最前方。

龍岳雙拳緊握,神色擔憂至極。

「龍師兄,這到底是怎麼了?誰在坤神山對決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