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更何況聖地傳承上萬年,而烈戰王朝似乎是沾了聖地的光,當初為了尋求庇護,才有的烈戰王朝!」

七夜冷冷一笑。

這句話對於普通武者來說或許沒什麼,可是對於烈戰王朝的皇族來說,那就是譏諷和嘲笑。

曾經的烈戰王朝,或者說烈氏子弟,不過是烈戰聖地的一脈長老,因為不斷勢大,所以自立門戶。

在烈戰聖地周圍打拚,藉助烈戰聖地的關係,吞併其他家族,勢力。

最後成立國家,學著其他王朝,構建了王朝。

再加上烈戰聖地,藥師谷,陣道宮等一系列列戰聖地的分屬勢力支撐之下,構建了一個龐大的王朝。

然而這個王朝的由來,卻是有著幾分恥辱。

如今烈戰王朝的皇族,想要后入為主,掌控烈戰聖地,這自然激起了不少人的強烈反對。

烈元子和靈玄子之所以會出現仇視,也就是因為如此。

「七夜,你是烈戰聖地的弟子,也是我烈戰王朝的臣民,而我是烈戰皇族。」

「你在我眼裡,不過就是一條狗。不要給臉不要臉!」

二皇子的猙獰面孔直接顯露了出來。 第六百七十九章聯手

「我是烈戰王朝的臣民?」

七夜冷聲一笑,話語的語氣微微提升。

「不過是一條狗?」

七夜的語氣轉而變成了大笑。

「二皇子,你可真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啊。」

「皇族,好尊貴啊!」

七夜的話中雖然沒有任何嘲諷,可是二皇子的臉色卻紅的可怕。

「你這隻野狗玩意兒,找死!」

二皇子臉色陰沉到了極點,話語中撕裂一般蹦出了狠厲的話語。

「本性暴露了啊!」

「也難怪,烈戰皇族之人的無恥臉皮,我倒是早就見過了,你這種本性,想來也不奇怪!」

七夜繼續毫不留情的嘲諷著。

「哼,牙尖嘴利!」

「本皇子發誓必定殺了你。」

「即便你是靈玄子那老狗的徒弟又如何?」

二皇子睚眥欲裂,直接沖向了七夜。

二皇子和七夜動手,夜香衣則是搶先一步直接對四公主發難。

夜香衣的總和實力能夠排到第四,而四公主的實力卻遠遠低於夜香衣,僅僅是幾個照面,便被夜香衣壓制,險象環生。

「四妹!」

見四公主不敵夜香衣,二皇子有些擔心,他還想著利用自己的妹妹在最後的對決之時幫自己消耗一下對手的實力,可不想自己的妹妹這樣就被淘汰。

「四妹撐住,等我快速解決了這隻野狗,就來助你!」

二皇子臉色一沉,烈戰聖地的戰意直接狂暴波動。

血與火的戰意,那是烈戰聖地的秘傳神功。

只不過這皇子覺得著烈戰戰意不符合他的戰鬥風格,所以劍走偏鋒的修改了一下。

原本是循序漸進,越戰越強的烈戰戰意,被二皇子改成了一擊必殺的壓倒戰意。

「烈戰皇拳!」

二皇子一聲咆哮,一股恐怖的戰意衝擊直接轟下了七夜。

這戰意拳影彷彿撕裂了空間,波動開來的能量直接將周遭的一切碾成齏粉。

「好厲害的一拳!」

雖然二皇子的品行讓人覺得不恥。

然而他的實力卻當真不弱,畢竟二皇子可是烈戰聖地的聖子之一。這烈戰皇拳,也足夠強大。

「青龍臂!」

如法炮製。

七夜靈力涌動,身外化身層層疊疊的滿眼出現。

一條青龍虛影在四象陣法的施展之中突兀出現。

「吼!」

龍嘯震天。

皇拳動地。

狂暴衝擊撞擊在一起,七夜和二皇子二人在衝擊餘波之中同時後退。

「半聖!」

全力出手想要直接擊殺七夜,可是二皇子也發現,七夜的實力是半聖。

半聖,不僅是半聖,而且還不是普通的半聖。

你距離聖靈師之境,只差一線!

二皇子驚訝的說道。

烈戰聖地以武聞名,可是卻從沒有出過一名聖靈師。

畢竟靈師,都被陣道宮,靈藥山壟斷了。

能夠在以武立聖地的烈戰聖地修鍊成聖靈師。

二皇子即便不願意承認七夜的實力強大,可也不得不暗中佩服。

速戰,無法力敵。

而四公主,在夜香衣的冰雪本源奧義攻擊之下,幾乎是險象環生,差不多快要被凍成冰晶了。

夜香衣這丫頭下手極狠,對付敵人更是不會手下留情,隨著時間的推移,四公主幾乎只能被動挨打,若不是等著二皇子的救援,恐怕四公主早就投降放棄了。

「七夜,你我都是烈戰聖地的人,不用相互廝殺!」

「如果我們合作,四人聯手,其他人,我們可以一一剔除出去,到時候神殿榜的獎勵就是我們的!」

二皇子和七夜硬撼一擊之後,發現無法速勝七夜,要勝,恐怕也得拼的兩敗俱傷,所以二皇子選擇了另一個辦法。

講和。

「神殿榜的獎勵是我們的?那到底是你的還是我的?」

七夜反問道。

神殿榜的最後獎勵,只有一人獲得,七夜可不想成為他人嫁衣。

而且和二皇子這種人做生意,那不是找死,又是什麼?

「當然是你的。只要我們聯手,其他人,又有誰能夠放在我們眼裡?」

「我就做個好人,這神殿榜的獎勵,就給你,如何?」

二皇子嘿嘿笑道,笑面虎的陰險,可是讓人頭皮發麻,不寒而慄。

「呵呵,你以為我會信你這種貨色么?」

七夜冷冷一笑。

「你莫不是發現,我不好對付,不想和我打了?」

「你不打,我可是很想搞死你呢……」

七夜面色遺憾,青龍臂上,火焰本源奧義突然浮現。

二皇子這種角色,既然已經結了仇,那麼絕對不會有好結果。

所以七夜選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火鳳現!」

靈陣道到顯現,一隻栩栩如生的火鳳盤旋在青龍臂周遭。

「火鳳翼,青龍臂!」

一聲幾乎,而這同時交融。

那青龍臂的鱗片之上,竟然覆蓋除了火鳳的羽毛。

而青龍臂的威力,也在這一刻疊加增長。

風助火勢,大勢燎原。

「混蛋,你這野狗,給臉不要臉,既然你想拼的魚死網破,那我就成全你!」

二皇子眼裡出現了一抹狂熱。

「血祭!」

二皇子咬破舌尖,一縷精血飆出,一道戰意血靈覆蓋其周身。

「血戰之靈,血戰天下!」

恐怖的戰意威壓壓迫著整個戰台。

「轟!」

恐怖的爆鳴,在戰台之中響徹。

古天,骨矛。蝕毒,摩閻梭。 造夢神曲 夜香衣,四公主三對戰圈也被波及,六人紛紛閃避。

整個站台之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坑洞,彷彿隕石轟擊一般,周遭寸草不生,荒涼無比。

戰台周遭的石凳竟然一塊塊龜裂。

二皇子這一招拚命的本事,威力似乎又強了數倍。

煙塵散去,二皇子渾身破爛浴血,他傷的極重。

然而七夜,卻如同閑庭勝步一般從天上落下。

「不可能,不可能!」

二皇子看到七夜毫髮無損,瞳孔驟縮。

「我,我要,認,輸……」

輸字在二皇子的喉頭消散。

二皇子定睛一看,一把魔紋繚繞的古劍,直接穿透了他的心臟。

在魔劍穿透他的心臟瞬間,那魔劍傳來了一股巨大的吸力,直接將二皇子體內的力量精華吸收的乾乾淨淨。

「二哥!」

二皇子身死,四公主撕聲叫到。

可她的悲傷呼叫也沒有喊出,變成了一具冰晶。 第六百八十章意想不到

「七夜哥,你是烈戰聖地的人,殺了這位烈戰皇族的二皇子,又讓我這位妹妹殺了烈戰皇族的四公主,你就不怕烈戰皇族的人報復么?」

夜香衣俏皮的問道。

這個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仙女,內心之中就是住著一隻小惡魔。

而且在慢慢和七夜熟絡之後,夜香衣道真像是一個小妹妹,對著七夜就是撒嬌。

夜香衣的撒嬌,倒是讓七夜覺得有些頭疼。

畢竟夜香衣和夜香茗的容貌實在太像了。

二人容貌相似,可是性格確實迥乎不同。

七夜也不是什麼正人君子,夜香衣這樣撒嬌,他倒也有點心猿意馬,這也或許是太思念夜香茗,先入為主的觀念,所以將夜香衣替代成了夜香茗。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到時候再說咯。」

七夜淡淡一笑,和夜香衣兩人退到一旁,目光謹慎的注視著神殿榜排名的第二高手。

神殿的神羽。

無論是神羽也好,還是排名第一的神秘之人馨兒也罷。

他們二人至始至終都沒有會出手,彷彿就那麼靜靜的戰爭,等待著最後的結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