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蔚然,胃口真大啊。」

身為偶像製作人。金光洙直接抓住了林蔚然此舉的用意,tara應該只是他的第一步。而整合韓國所有粉絲團體的fc則是他的最終目的。

這代表了什麼?

代表了從這個平台整合fc完畢的那一天起,『虛擬偶像』就會成為即三大電視台之後偶像們最重要的宣傳平台。它不再只是一個提供娛樂消遣的遊戲平台,而是一種全新的媒體,由偶像們最重要的資源,粉絲們組成的媒體。

蜜寵甜妻:老公,晚上見 這個媒體的導向就是虛擬偶像各個登陸團體的劇情,是粉絲們除了看綜藝,看偶像網路留言之外的造夢機器。

和偶像們生活在一起,哪怕知道是虛擬的,又有什麼不可以?

更何況,這裡的劇情不都是取材自偶像的真實生活么?

金光洙的腦子一時間有些脹,因為伴隨著林蔚然的這個提議,他能想象到的影響太多也太巨大了。

「同意,還是不同意?」

李孝利的話直接打斷了金光洙的思路,今天被請來幫忙的她本不應該在這時候插嘴,但受人之託,自然要忠人之事。

她輕聲說:「s.m、jyp、dsp、yg,只自掃門前雪,除了音樂風格和推廣偶像的方向之外完全沒什麼指向性。李浩楊和寫出了gee的etribe都是靠自己的音樂才在圈子裡成為明星,但林蔚然這樣好像能點石成金的製作人圈裡多少年都沒出現過了,那些人的追捧您應該能想象到。如果真的讓tara在虛擬偶像提前出道半年,林蔚然的同意就變相證明他很看重tara,這會讓圈內人認定她們是下一個少女時代也說不定。」

金光洙躊躇著說:「我知道,但如果我開了這個先河……」 歐陽錦華注意到這一段時間老闆都很低調,據說是上一屆老闆在主任會議上提出要到下邊調研的要求被暫時櫚置起來之後,老闆似乎就一下子變成了悶葫蘆,這段時間裡就不太愛在委裡邊吭聲了。()

除了日卓事務之外,老闆呆在辦公室里的時間很明顯變長了。

這段時間裡老闆給安排的活兒也就多了起來,需要收集的各種資料數據一大堆,不但幾個司都給分派了任務,辦公廳、政研室和宏觀經濟研究院那邊就交給自己去聯繫了」他這個秘書也一樣是忙得連去會女友的機會都沒有,只不過這是老闆難得分派一次任務,歐陽錦華也不敢怠慢,自然也是使出百般本事來,老闆要求的資料數據那都是又快又好的收集起來。

「歐狙」你來一趟*……」

聽得老闆的召喚,歐陽錦華精神也是一振,他知道老闆這段時間裡肯定是在琢磨啥,實際上他也大概能夠揣摩到一些東西,只不過老闆不提,他就只能當今隱形人一般無聲無息。

委裡邊這段時間裡針對老闆的風言風語也不少,連辦公廳裡邊也隱隱約約能聽到一些。

歐陽錦華為人素來低調謙和,在辦公廳裡邊人緣關係也不錯,自然也就有人要向他透露一些,當然歐陽錦華也知道一些人向自己秋波暗送那也是沖著老闆來的,這其中分寸他歐陽錦華還是領悟得到。

自己這個新任老闆還真是不一般的彪悍,才來一個多月時間就把委裡邊攪得很有點雞飛狗跳的感覺,據說現在曾主任都有些怕自己這位新老闆在主任會議上發言了,每一次發言都能攪合起一番波瀾來,而且針對的都是敏感熱點,連帶著國資委那邊和商務部那邊都是長鼻子一樣,嗅著這邊的味道。

歐陽錦華一個大學里的鐵哥們兒在國資委辦公廳那邊,在得知了自己擔任了趙國棟的秘書之後也是驚呼自己趕上了一趟高速列車,要麼就是高速前進直接到達目的地,要麼就是翻車倒地不起」說得也是相當的誇張。

別說,鐵哥們兒的話還真有些讓歐陽錦華忐忑不安,但是轉念一想,這些個事兒也由不得他了,他已經上了船」哪怕真是一各賊船」他也只有硬著頭皮往上走了。

「,趙主任,您找我*……」歐陽錦華走進趙國棟的辦公室時,注意到趙國棟案頭上分成幾類擺放著一些文檔資料和數據,有些是他從政研室和宏觀經濟研究院那邊借來的,有些則可能是其他司里送來的,筆記本電腦和台式電腦都打開著,顯然是老闆還在網上收集資料或者進行比對。

這年頭日新月異」網上對各種資料數據的搜索能力也強了許多」當然網上的東西也是等蕪並存,你的要有去蕪存普的鑒別能力,才能把想要的東西辨析出來。

「嗯,你把這幾部分資料都幫我整理出來,要快」要準確,另外你根據這些數據分析得出的東西給我寫一篇東西出來,嗯,這裡有幾篇東西,你可以看看借鑒一下,但是他們收集的數據資料不太準確,更不全面,依據也多是一省一市的資料,你主要走了解他們的分析方法,然後根據他們的方式方法來把這一本資料拿出一個分析資料的框架出來,再交給我。」

趙國棟把手邊的兩卷資料拍了拍,然後又指了指已經列印出來的一大疊文檔資料,很平靜的道:「抓緊時間,但是論據要充分,數據要準確,要有說服力*……」

歐陽錦華知道今兒個又得和女朋友失約了,他不知道自己這樣下去女朋友會不會和自己徹底吹燈。

他不是地地道道的京里人,也就是屬於所謂的新京城人,家境情況也不算好,家裡把他這個大學生盤出來也不容易,小地方出來的大學生,能到國家發改委這樣的大單位,都說是祖上燒高香了。

至少在獲知自己給趙國棟當秘書之後,連縣裡的一位縣長都專門打來電話道賀,這讓歐陽錦華真有點誠惶誠恐的感覺。

老闆很欣賞自己在中鋼集團和產業海外發展和規劃協會那幾年經歷,日常里也時不時詢問自己那幾年裡工作情況,歐陽錦華估摸著自己會被這位趙主任選中似乎很大程序是因為自己在這兩個單位里的經歷,而非自己在這兩年裡辦公廳里表現。

既然回不去了,,蜘陽錦華辦就沉下心來,厚實的資料用牛皮紙擋案袋封好,懂得格外實沉,那用出紙列印出來的資料一看也知道是內部東西,用完就得用專用碎紙機粉碎,這些東西都不允許帶回家裡,這些規矩不用人教。

閱讀這些資料很費精神,雖然大略知曉這段時間老闆在忙乎些什麼,但是老闆沒吱聲」歐陽錦華是絕不會去多看一眼多問一句的,這是當秘書的最起碼要求。

現在他可以光明正大的來閱讀這些東西了。

第一個牛皮紙袋裡是裝的是近三年來全國主要化肥企業鉀肥生產數據,包括亞化、中農、中海以及中化建、華墾、魯北、魯西等化肥生產企業,從原料進口還是國內自產,從到港時間到運輸能力,從日產數據到消耗能源,各種數據一應俱全,而且也經過了簡單的統計列表。

第二個紙袋裡是國內外幾大鉀肥卡特爾所屬公司的鉀肥資源生產的各種情況數據,從加拿大鉀肥公司的股東構成、具體比例到以色列曲a化工集團近幾年盈利狀況,從俄羅斯和白俄羅斯的四比日前銷售狀況到美盛公司近期發展方向,這相當厚實的一大本資料同樣羅列得相當詳盡。

第三卷資料則是包括加拿大薩斯喀切溫省、寮國甘蒙各等多地現已勘探查明的鉀肥資源區域狀況,從資源儲量到基礎設施情況再到所在國政府對外資進入開發的政策和態度,也有相當詳盡的分析。

歐陽錦華估摸著要把這幾本資料消化完沒有一兩天時間不行,不過好在這些資料都經過了專門的整理和統計,各種針對性的對比都是一目了然,分析判斷倒是相當輕鬆,只要將這些資料綜合起來成為腦子裡的東西,然後再來為寫的這篇文章服務,那就還得huā些心思。

雖然趙國棟沒有明確交待歐陽錦華需要做一篇什麼文章,但是歐陽錦華還是輕而易舉的琢磨出其中味道,結合前期老闆在全國化肥生產供應電視電話會議上的講話,傻瓜也知道老闆是要把這件事情真正推到落實上來了。

……………………………………「……………………」,……「………………,對於歐陽錦華如此短時間內就把東西交到了自乙面前,趙國棟很有些驚訝。

掂了掂這厚實的一疊東西,非列印的,相當優美的字體,趙國棟揮手示意歐陽錦華先坐下,他要看看這位人大高材生的水準。

實際上他並沒有給自己這位秘書多少明確的東西,他就是要看看這位秘書的悟性和對工作的敬業程度。

原本以為歐陽錦華至少也要三五天才能給自己拿出一個初稿來,結果兩天時間,嗯,對於這個時間效率趙國棟倒是挺滿意,不過還得看看質量。

就從手寫字體給趙國棟留下的印象就相當好」但是吸引趙國棟的卻不是這個,而是內容。

雖然只是從鉀肥產業入手,但是文章立意很高,站的角度倒是挺符合趙國棟的位置,這小子還是下了些工夫,趙國棟暗自道。

瞥了一眼面色枯澀眼睛里都還有些血絲的歐陽錦華,趙國棟也有些過意不去,沒想到這小子倒是挺實誠的,這麼賣力的就把東西給弄了出來,倒是不好辜負了他這番心思。

漸漸的趙國棟眉頭舒展開來」這篇文章洋洋洒洒上萬言,引經據典,但是卻沒有暴露具體數據和出處,這是要上公開媒體的,自然需要在一些東西上進行修飾和刪減,但是總體大意算是體現出來了。

總體來說寫得不錯,只不過也許是第一次撰寫這種文章,多了點華麗的辭藻,少了些嚴謹的氣息,但這都在趙國棟預料之中,畢竟自己什麼具體東西也沒有交待給對方就能拿出這樣一篇文章來,已經是相當難得了。

「來,歐陽,我知道你也很辛苦了,但是趁熱打鐵吧,我一併和你交代了吧。*……」趙國棟沉聲道:「來,你看,在這個問題上,把這些帶有感**彩的東西一併刪除了,我們不是在寫撤文,也不是在寫戰書,而是客觀分析存在的風險和對策,在這一點上可以適當加強一下論據,嗯,具體數據不需要,明眼人都知道,對,你懂的,再去加工一下,先回去休息吧,明天下午六點鐘之前交給我就行了。」 「李孝利說到底也是m的人。」

豪門隱婚之權爺寵妻 「藝人不是誰的人,m以二十億簽下她三年誰都知道是為了什麼。cj要在歌謠界大展拳腳,m是重要的一環,而李孝利則是旗幟性的人物。」

「為了旗幟花二十億?」

「我怎麼聽出了點酸味?」

「財大氣粗從來都讓人嫉妒,m是這樣,cj也是這樣。就算是韓國數得上的財團,他們也應該明白歌謠界不是那麼好混的。」

「現在說將來的事沒意義。」

林蔚然說出來打電話不是個借口,而是真的要和韓唯依通話。正如金光洙聽到他的條件之後所想的一樣,林蔚然胃口很大,而且這個構想真的會對韓國偶像領域產生根本性的觸動。

韓唯依繼續說:「cj通過m這個基點在歌謠界拓展業務不是一兩天了,其實從四年前開始就有了這個苗頭。不過大財團又如何?這些年來m旗下沒有一組當紅藝人。」

林蔚然說:「這些好像和我沒關係。」

韓唯依說:「有,很多。歌謠界的反彈向來無聲無息,但說到底也離不開圈內這些製作人,還有那些記者的筆。虛擬偶像是全新的、很多人還沒意識到宣傳平台,它未來的作用只有知道了你計劃的那些人能想到。我、金光洙、你自己,可能還有李孝利和今天在場的金鐘國。」

林蔚然介面:「因為在其他方面受到壓制和反彈,所以m要另闢蹊徑,他們會覺得是自己瞌睡的時候有人遞過來枕頭,實際上當所有的人瞌睡時都需要一個枕頭的時候,那就是他們需要為這枕頭付錢的時候。」

韓唯依明知故問:「付錢給誰?」

林蔚然微笑出來,這個答案不言而喻。

粉絲是韓國娛樂圈最重要的資源,他們物以類聚,在網路上組建了一個又一個fc,如果把這些fc統統合併到『虛擬偶像』這個平台上,那便等於把最重要的資源整合到一起。到了那時,『虛擬偶像』在現實偶像領域的影響力便會擴大至一個可怖的層級,說是能影響到企劃公司的發展決策。

虛擬,是可以影響現實的,只要通過恰當的方式。

片刻后,韓唯依突然提起了另一個話題:「其實你要做的這些東西我不是很懂。這些年來在圈內漲的見識就要讓你掏空了。」

林蔚然神色突然變得僵硬,他嚴肅的問:「你想說什麼?」

「你知道我想說什麼,也知道應該找誰跟你說這些事兒,在娛樂圈必須明白的一件事就是一個人永遠不能成事,夠能力、腦力、實力的合作夥伴很是必要。如果因為某些男性自尊而拒絕一個好的合作夥伴。那我對你的智商評價就要降為愚蠢了。」

韓唯依的話的確戳中了林蔚然的痛腳,她說的這個合作夥伴便是黃仁成,無論林蔚然想要做什麼,得到了這個人就等於得到了最好的助力。

他沉聲說:「我們之間的問題你不知道。」

不顧他這句話中的警告,韓唯依直言:「什麼問題都可以解決,更何況我不覺得你是個那麼幼稚的人。」

林蔚然眨了眨眼,調侃:「那你什麼時候把孫藝珍邀請到你家去,參加那個韓國頂級女演員的『私密派對』?聽說是在一次公開場合你和她撞了衫。之後孫藝珍在演員同僚這邊的人脈就急轉直下。到現在都是韓國女演員中最孤僻的那一個……這事兒怎麼好像有點幼稚?」

電話那邊沉默不語,林蔚然能想象韓唯依目露寒光的模樣。剛想說幾句緩解氣氛,卻聽到她一下子掛斷了手機。

他把手機拿到面前瞧了瞧,感覺有點微妙,就好像肆意蹂躪了一隻被人碰一下便要爪人的貓咪,結果卻全身而退一樣。

他輕笑了下。然後把手機放進口袋,卻忘了貓似乎是一種比較記仇的動物。

時間差不多了。林蔚然正想著回去會議室,走出幾步卻被一群從練習室走出來的女孩撞見。正是他剛剛遇到的tara。

幾個女孩立刻問候,看著那九十度的鞠躬,林蔚然看到了韓國所有偶像女團的影子。親切、謙和、可愛、性格好,或許還要再加上有萌點。這種被放大了少女特質撲面而來,而且還有自己不同的色彩。

就好像幾人轉身離開,朴智妍卻脫離隊伍走到他身前,不顧幾個姐姐想要拉住她的模樣,直接問:「我仔細想了想,還是不知道你是誰。你只說了,你是個代表。」

瞧她揚起頭的模樣,林蔚然第一時間做出判斷,這是一個很有底氣的女孩,所以她能發揚自己的個性,看起來雖然有點肆無忌憚,但實際上卻是坦率,這種坦率是被優渥出身培育出來的特質,是林蔚然不可能具備的東西。

他輕笑了下,遞出自己的名片。

「新韓廣告……就是虛擬偶像的那個?」

看這好像大叔一樣的男人點了點頭,朴智妍仔細看了名片上的名字,林蔚然,她記住了。

「很高興見到你。」她伸出一隻手,伸到林蔚然面前。

林蔚然保持微笑,握上了這個能張揚自己個性和青春的女孩的手。

「很高興認識你。」

她甜笑一下,然後轉身離開,回到姐姐們的隊伍中,對一位姐姐嚴肅的叮嚀以撒嬌應對。

挺有意思,林蔚然這樣覺得。

許卿繁華盛世 其實,這樣的女孩對每個過了青春期的男人來說,都挺有意思。

站在會議室門口,林蔚然整了整西服,『虛擬偶像』邁出的這一步就是他的下一步,因為這是他的作品和心血,他要把它打造成韓娛的經典。不過既然是經典,那註定不會是那種『快餐歌曲』,他的步調有些緩,卻很堅定,同樣也很穩定。

「林代表,我現在就可以同意你的計劃。」

對明白什麼是交易的人來說交易其實很簡單,林蔚然拿出了他的價值,然後金光洙展現了他的價值,最後的步驟就是等價交換,皆大歡喜。

離開會議室,李孝利走到林蔚然身邊,悄聲提醒:「蔚然,有時間的話再過來一趟攝製組,家族誕生是現在韓國最紅的綜藝節目,你這個投資人不出現,實在是說不過去。」

林蔚然點頭應允:「恩,還有今天的事要謝謝孝利姐。」

「你要謝謝唯依的拜託,其實我也沒幫上什麼。」李孝利拍了拍林蔚然的肩膀,輕笑一下,然後戴上墨鏡,快步走向自己的經紀人。

金鐘國和李孝利在家族誕生中是尷尬男女,見了林蔚然自然也很尷尬,韓國人對年齡的看重就容易造成這種問題。明明比林蔚然大,但金鐘國卻還是不得不稱呼他一聲『林代表』。

在會議室里打斷了李孝利拉近自己和金鐘國關係的舉動,這是為了讓金光洙不要誤會自己太好說話,私下場合,對金鐘國這樣看起來就很憨厚的男人,林蔚然毫不介意跟他親近一些。

他伸出手道:「雖然這麼叫有點不合適,但鍾國哥,既然我們都是孝利姐的朋友,不如親近一點。」

「恩。」金鐘國笑了出來,握了握林蔚然的手,然後還是尷尬。

「有時間一起喝酒。」林蔚然點了點頭,也不強求,徑直走向一旁的高棉葯。

打開車門就聽到廣播里播放的音樂,此時正是少女時代的gee。史無前例的連冠之路就在少女時代腳下,任誰都會覺得這幾個女孩從今之後便會是一路坦途。經歷過黑色海洋那種大規模anti事件,一路跟著她們走到現在的粉絲都有極高的忠誠度,最關鍵的則是其團隊本身的團結。

經歷等於質感,這種質感可以從很多小細節中展現出來,傳達到粉絲眼中便是一種感覺,就好像一部極溫馨、勵志和青春多種元素的偶像劇,其劇情本身波瀾壯闊,讓人一直看下去。

「少女時代的簽名cd我收到了。」

高棉葯坐上駕駛席,一邊繫上安全帶,一邊開了口:「上面有兩個人很面熟。」

因為高棉葯那個神秘女兒的關係,林蔚然總會搜集一些偶像團體的簽名cd跟海報留在車裡,就好像是那幾年放在高棉葯門口的燒酒。聽他突然這麼說,林蔚然疑惑的問:「高叔應該沒見過允兒吧?」

高棉葯平淡回答:「你的事,原來在我這裡都有報備。」

林蔚然愣了下,轉而不再追究過去,只是說:「高叔猜對了。」

高棉葯沉默了會兒,然後直接發動車子。

林蔚然翻開手頭的文件,看了幾行發現根本看不下去,等賓士駛過一個借口,他主動問:「高叔難道不想說些什麼嗎?」

高綿延目視前方,神情平淡回答:「沒什麼可說的,只是我希望你對事業的胃口和你對女人的一樣大。」

稍稍鬆了口氣,即便知道高棉葯不是衛道士,傳統教育卻依舊對林蔚然產生這影響。 歷史不是說得好么?大奸大惡和大英雄大豪傑不也就是在一線之間么?功過是非也需要後人來評價,不同的角度也許就有不同的看法,站在國有企業這個角度來看,或許趙國棟就是典型的惡人,要打破的壟斷地位,要動他們的奶駱,要扶持民營企業和他們競爭,要搶他們的市場,但是對民營企業來說呢?

歐陽錦華清楚全國政協和工商聯都陸續邀請國家發改委參加他們的研討會、座該會,目標就是直指趙國棟,希望趙國棟能夠在他們那裡去做發言做演講,但是委裡邊沒有同意,就是老闆本人也是婉言謝絕。

老闆現在身處風口浪尖,不知道老闆他自己感受到沒有,反正他這個秘書現在都有點高處不勝寒的感覺,看見其他司局長們一些詭秘的笑容和廳裡邊其他同事那種故作平靜深沉的問候寒暄,他自己都知道似乎自己也隨著老闆這段時間所處環境的捉摸不定而變得飄忽起來。

「別管那些人在那裡噴糞,老闆若是真的那樣糟糕,你當上邊都是傻子,會把他安排到發改委來?難道中堊央不知道發改委是幹什麼的……」

這一點常識歐陽錦華還是清楚的,他一直覺得趙國棟這今年齡能夠走到現在這個位置上,只怕不是什麼有背景或者能力強那麼簡單了,中央為什麼要讓他到這個位置上來坐著,難道不知道他以前的所作所為么?

發改委全稱叫什麼?發展與改革委員會,發展什麼,改革什麼?那就是要發展國民經濟,發展社會經濟,改革落後的、不合時宜的體制,採取漸進式的方式來推動存在於社會經濟事業中的不合理的、制約社會經濟發展的機制,這就是發改委的根本職責。

既然是這個責任,趙國棟以三十棄歲之齡就敢到國家發改委副主任這個位置上,而且現在還分管著經濟運行局、產業協調司、利用外資和境外投資司、高技術產業司、經濟貿易司五大司,難道真的是哪位領導心血來潮?這顯然不可能。

不算人大那幾年的苦讀,歐陽錦華也算是在中鋼集團和產業海外發展和規劃協會幹過好幾年的老手了,對於政府和企業之間那種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他也算是耳熟目詳。

目前的國企在於民企競爭中如果沒有國家政策保護和資本優勢,根本無法機制靈活效率高效的民企對抗,而正是由於國家政策和雄厚國有資本優勢使得許多國企在創新戰略和改革機制上不思進取,只想依賴國家行政政策來庇護或者壟斷,以至於形成現在這種格局,而趙國棟恰恰是這種制度旗幟鮮明的抨擊者。

趙國棟在寧陵和滇南都有一些文章出爐,在確定趙國棟成為自己的新老闆之後,歐陽錦華就把趙國棟這幾年來發表的文章都認真閱讀了一遍,發現其中在寧陵工作期間主要觀點都是主張為民營經濟創造良好生存環境,鼓勵民營企業進入公共領域參予競爭,同時他還和現任國際開發銀行行長雷向東寫過一篇關於金融機構應該大力促進和培養民營企業實現走出去戰略的文章,甚至在滇南擔任組織部長時期都還寫過一篇關於主張在給公共服務和公共基礎設施領域大力引入民資,這明顯是為滇南的昆文高速公路造勢。

「可是那些國企老總們可都是蹬一蹬腳地都要抖三分的角色,我看咱們主任陪著這些國企老總們都是相當客氣……」郭窈搖搖頭,「我覺得你們老闆這是在犯眾怒,如果國企老總們都對他有意見,我看他這個位置坐得就有點懸了……」

歐陽錦華輕輕一笑,「小窈,你就別操這些空心了,我們這裡是發改委不是你們國資委,發改委是要對全國負責,說得字正腔圓一點,那是要對全國人民負責,不是只對國企負責,國企職工只是全國人民中的極小的一部分,而那些個墨斷國企更是其中極少一部分……」

「你說得輕巧,國資委還不是國務院直屬機構?你以為你得罪了這麼多國企難道就有好果子吃……」郭窈一臉不以為然,「這些國企老總們的能量大得很,你們老闆是地方上上來的吧?他是不懂這裡邊水的深淺,當他吃了虧就晚了!他吃虧無所謂,可是你怎麼辦?你給他當秘書,那不成了池魚?」,

續陽錦華笑了起來,「小窈,你把我們老闆的智慧也想得太低能了吧?想想,他才三十六歲,就能在這個位置上坐著,我們委裡邊其他任何一個主任都比他至少大十歲以上,你覺得他會比你笨,比你見識還短淺?還是他真是撞大運了被領導隨便點上來的?省省吧,看吧,我估計也就要不了多久,就能明朗……」

孜孜不倦,唯求推薦票,兄弟們勞煩你的貴手點一點,讓弄潮的位置在推薦榜上更燦爛一些好不好? 兩天後,仁川國際機場。.)

看著來去匆匆的旅客比候機大廳那扇直達天穹的落地窗更有意思,即便站在那扇窗前能望見那廣闊無垠的停機坪,注視著一架架碩大的波音飛機快速的沖向跑道,但黃仁成始終堅持著自己的觀點。

因為每個人身上都有自己的廣告,而這種人的廣告,則體現了一種價值。

男人的手錶、女人的皮包;男人的皮鞋、女人的高跟鞋;男人的錢包、女人的首飾。帶著高檔手錶的男人身邊肯定不會有背著運動包的女人,而穿著一千二百美金高跟鞋的女人身邊也肯定不會有一個穿著耐克運動鞋的男人。這些裝飾品就好像一個個光鮮亮麗的價格簽,人們用自己錢包里的錢在上面寫下價格,同時也給自己做了廣告。

這種廣告只針對同檔次的異性,比如黃仁成拿著速溶咖啡的那隻手,他手腕上有一塊兒貨真價實的江詩丹頓若隱若現,這個廣告讓幾雙差不多有一千美金的高跟鞋在他面前走來走去。

他喜歡這種感覺,因為這是廣告的影響。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