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麼說的你才是最奇怪的吧,別把所有男性都說成是慾望的集合體啦,真是的,難道夏目想要做h的事情嗎?」

「當然了,請和我生孩子吧。」

「唉!」

夏目當然是開玩笑的,可尤菲卻是低著頭念叨著什麼。

「生孩子也就是要結婚吧,可是皇族結婚需要很多程序,而且科奈莉亞皇姐以不一定同意。再說了,現在也在緊張時刻,只是為了帝國的話,有一個繼承人也是不錯的事情呢,可是,可是……」

「那個……」

「可是如果結婚的話,不就變成了……」

「不必困擾,我是開玩笑的啦尤菲。」

「……」

幽怨的眼神,責難的眼神。

夏目將手放在一邊,雙手合十起來道歉

「抱歉,抱歉,請別生氣,尤菲大人。」

「哼,反正我也是假設而已啦!」

那麼,夏目看著頭頂的月光,那銀白色的光芒雖不如白晝那般耀眼,卻依舊十分美麗。

即使借著他人光芒也想要耀眼的東西,不是很偉大嗎?

地球在轉動著,時間在流逝著,這個世界和其他世界都在慢慢發展。

這是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光芒,這是千萬年的光芒,任憑時間流動,他們也未曾淹沒在時間的洪流之中。

人類則不一樣,各種各樣的事情都會讓他們消失,可喜歡著的心情卻不會改變。

哎呀,要是可以的話,真想帶著某個人一起離開呢,然而那終究是妄想,這是屬於他們的世界,屬於他們的未來,夏目的存在僅僅動搖了這個時代的鳳毛麟角罷了。

夏目打了一個響指,望著就坐在旁邊的少女,開口問道

「尤菲你喜歡我嗎?」

女王經紀人 「怎麼突然,那個,這個,要說的話,從朋友來說喜歡,是的,是從朋友哦!不要誤解了。」

「朋友嗎?」

還真是不錯的詞語。

「那就讓我說出想要尤菲做的事情吧。」

抬起左手輕輕放在這位有些不知所措的少女的臉上,好似染上了薄霧一般的相貌在月光中漸漸清晰起來。

那是很柔軟的臉頰,同時帶著溫暖的感覺,可以感知到,這個舉動讓尤菲身子小小的顫抖了一下。

不用擔心,微微用力,以捧著她的臉頰的方式告訴對方。

然後夏目閉上了眼睛,再度睜開時有些困擾的說道

「請不要做危險的事情,尤菲只要快快樂樂的生活下去就好了,這就是我對你的要求,簡單來說,就是不要死啦。我感覺到,這個世界,不能夠沒有尤菲呢。」

這個世界並不殘酷,夏目或許拯救了未來,然而拯救現在的人,是魯魯修。

放開手,夏目鬆了一口氣,這麼久以來想要做的事情幾乎都做完了,除了登上大人階梯,算是功德圓滿吧。

將左手放在椅背上,揚起的頭承受著完全沒有絲毫溫度的冷冽的月光,可是左手卻感覺到了溫暖。

是旁側少女的手。

她以右腳為軸,將身子側了過來。右膝跪在涼椅上,長裙的裙擺灑落於椅座,左腳跨過夏目的雙腿放在了另外一邊,整個人以逆推倒的方式坐在了夏目腿上。

「該我,開玩笑咯。」

「尤菲?」

想要推開眼前的少女,可是夏目卻因為這突然的舉動而有些不知所措,這就是童貞男的悲劇and詛咒吧。

在面對主動的人的時候,總是會被耍的團團轉。

為什麼呢?因為沒有經歷過,因為不清楚該怎麼做,所以才會反應遲鈍。

「人家可是學習過了呢。」

微微張開那櫻紅色嘴唇,對著下面的夏目的雙唇蓋了上去。

瞪大眼睛,對方緊閉的雙眼距離是如此之近,那令人安心的體溫,能夠輕易抱住的身體,令人放鬆的香味,都變得觸手可及。

惡魔界限 單手環抱住對方的腰肢,夏目也閉上了雙眼。

首先感覺到的是對方的全身,放佛將一切都集中在著深深的一吻當中,咬住,放開,再咬住,汲取著對方的所有,對方的全部。

再度張開嘴巴,上方的舌*頭舔*舐著牙床和自己的舌*頭,滑滑的,膩膩的,卻又帶著一絲甜味。

雙方的唾液交雜在一起,可是感情的碰撞卻取代了全部,渴求著對方,奢望著對方。

用香舌敲開緊閉的牙齒,第三次進攻尤為勇猛,如同長蛇一般的柔軟物在嘴裡攪動,碰到了深處,摸到內部。花香和體香混合著刺激鼻腔,這讓夏目也跟著興奮起來。

左手加大力道,好似要將對方融入自己的體內一般,嘴唇與嘴唇合二為一,舌*頭交纏,吸取著對方的一切。

炙熱的情感在燃燒著,他們經由深入對方的柔軟物發泄出來,咬著她的舌頭,舔*著他的嘴唇,月光下纏繞的身影漸漸和在一起。

任憑原始的意識驅動,比起渴求更加接近於需求,相輔相成,不得不需要對方。

嘴唇與嘴唇的碰撞,舌尖與舌尖的輕觸,那觸電一般的快*感襲擊全身。

接著是月下的撫摸,沒有絲毫邪惡的意義,他們彼此撫摸對方的臉頰,耳垂、下顎、脖頸、額頭,在結合處最近的一切都被全部撫摸了一邊。

下一刻,那激*情未曾燃燒完的中場休息不過只持續了一秒,在雙方都喘著粗氣的同時,又一次合在了一起。

溫熱的氣體在兩人之間徘徊,對方的一切都在舌尖化為了包含著喜歡的情感。

伸出嘴巴的舌*頭被對方輕輕咬住,接著小心的拉扯,在幾乎一半以上都露出來的時候,再將其含進嘴裡,這不過是表達對對方的喜歡罷了。

想要接觸,想要更多,想要獲得對方更多的氣味和感覺,更多的溫暖和身體,嘴唇與嘴唇的碰撞慢慢結束。

接著,夏目感覺到耳垂被輕輕地咬了一下。

「怎麼樣呢~」

「哈呼,哈呼。」

你奢求童貞男回答什麼啦。

比起夏目,尤菲的臉如同夕陽下承受著餘暉的池塘,泛著紅光的同時卻又平靜。

兩個人之間突然降臨沉默,尤菲臉上出現俏皮的笑容。

「玩笑到此結束,那麼明天見啦。」

「啊?不,等等……」

剛想要叫住離開的尤菲,當然不是繼續下去,可抱著這種想法的夏目卻在一瞬間失去了尤菲的身影。

跑的好快。

不過。

用左手摸著嘴唇,剛才真的做出了那種事情嗎?

對於這個保持著童貞的自己,那還真是夢幻的一幕。

直到現在,都還可以回憶起那香味,那體溫,還有那種感覺。

簡直就是美妙透頂。

「美妙透頂嗎?」

突然傳來的聲音讓夏目發出『嗚啊』的聲響,從庭院上方,交錯的鋼架上,承受著月光而形成的曼妙的身影落在夏目跟前。

翠綠色的長發飄動,少女穿著藍黑色的哥特式服裝,綴滿荷葉邊的長裙放佛綻放於夜空的花朵,她頭戴著罩帽,若是加個掃把,或許會讓人誤以為是哥特式的夜空魔女。

可是實際上來人就是魔女。

和夏目不一樣,他手中拿著一杯冒著熱氣的茶水。

「本來還想將這個養生茶帶給你,可是看到了你和那位小姐的那一幕,還真是抱歉呢,在學院庭院做出熱情kiss的半英雄先生。」

總覺得語帶諷刺啊,不,根本就是諷刺吧。

說完話的魔女,c.c.將自己手中的茶水一飲而盡,把杯子收進了旁邊的竹籃當中。

然後,c.c.將視線放在夏目身上。

「來咯。」

「來咯?什麼來了?喂!等等啊!」

看著突然從高達近十米的天穹跳下來的魔女,夏目立馬跑了過去,努力伸出右手,配合著雙手接住c.c.。

好似從天而降的天使或者是帶著飛行石的少女,但是前者自然不可能,後者恐怕也找不到天空之城吧。

不過好輕,不如說根本沒有重量。

不,重量是有,只是估計那個重量是c.c.手肘處掛的竹籃的重量。

將她放在地上,夏目因強制使用右手而進入了疼痛童貞男狀態,順帶一提這個外號其實是騙你的,畢竟我可是kiss過的人啊!

c.c.表情並未產生任何波動,反而是淡定的將手伸進竹籃裡面拿著什麼。

「在那之前,我想問問你肚子餓了嗎?」

「算是吧,晚餐只吃了一點醫院的營養食品。」

「真是浪費醫院的食物。」

喂喂,怎麼突然變成了毒蛇屬性啊。有什麼惹您生氣了嗎?魔女小姐。

「吃點這個吧。」

「哦哦,這個是,披薩?」

「不要?」

「我吃,我吃,難道這個是你自己做的?」

「買的。」

也是呢。

「你在想失禮的事情。」

「才沒有。」

回到原來的座位,這一次是夏目坐在左邊,c.c.坐在右邊,以防魔女小姐逆推,當然,這個肯定是開玩笑的。

吃著c.c.帶來的披薩,那是沾滿了美味醬汁和裝飾著水果的食物,對於這類熟食,夏目並不討厭。

將一半吃完,夏目拍拍肚子做出了吃飽了的樣子,可是這個動作卻被c.c.果斷無視了。

「通過剛才的話,判斷你想要吃我做的食物。」

「該怎麼說……」

「所以我做了這個。」

看著c.c.拿出來的『食物』,那是由黑色的麵粉和泥狀的水果做成的東西。

「這個是?」

「披薩。」

「到底哪裡像了?」

「完成度百分之百,之前的作品讓魯魯修試吃了一些,然後他就說要去開會議,就此捂著肚子離開了。」

肯定不是開會議。

「你,不吃嗎?」

「請別瞪著我。」

「沒有瞪著你,不過是用有些強制的眼神懷著溫柔的心情望著想要否定我努力的人罷了。」

「那不就是瞪著的意思嗎?而且還有埋怨?!」

我吃,我吃。

夏目無奈的攤開手,用左手拿起了c.c.手中的披薩。

吃了一口,一股燒焦了的味道在口中蔓延開來,將剛才kiss的味道都掩蓋了!

接著是甜過頭的水果,那放佛是用蜜糖做出來的玩意,夾雜在焦糊味道之中,混合成了令人無法下咽的味道。

但是,吃完了!

拼盡了一切,夏目將披薩的四分之一全部吃進了嘴裡。

「好吃嗎?」

「一百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