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三人的面前,豁然開朗,因為他們的面前,出現了一片的平原。最重要的是,在這平原上,一頂頂的帳篷落在平原上。數起來,少說也有幾十頂。炊煙裊裊的,顯然這帳篷內少說有幾百人。只是三人怕太近,會被發現,所以沒有近距離的查探。所以還不能完全確定,這些就是天族的人。

「不如,我進去看看。」西門靈鳳皺緊了眉頭說道。

「不行,這天族的實力不同凡響,進去的話,一但暴露了,還是很麻煩的。」秦浩天的神色很是肅穆。

歐陽菲雲微微的頜首著,對著西門靈鳳說道:「是啊,現在進去真的太冒險了。不如等晚上吧!」

西門靈鳳略微的思忖了一番,似乎也覺得確實是太冒險了。便點了點頭道:「嗯,確實也太冒險了。」

秦浩天淡淡的說道:「天族的人,在這裡也不可能跑了,路線我們都記下來了。等到深夜我們再來就是了。現在我們最重要的是,休息一下,保持體力。」

西門靈鳳和歐陽雲菲一聽秦浩天提到「休息」兩個字,還真的覺得有些疲憊了。先前還不覺得,現在一「鬆懈」下來,確實感到有些吃不消了。雖然三人都是修鍊者,但還是人的範疇,在高強度的長途跋涉下,還是感到微微的有些疲乏了。

西門靈鳳似乎想到了什麼,遲疑了一下,對秦浩天道:「你的蛇,能不能找到水?」

秦浩天愣了一下,不要說是西門靈鳳就連他的喉嚨都要冒煙了。現在有些口乾舌燥了。想著,秦浩天把小龍召了出來。

秦浩天交代了小龍一句。想著,小龍也算是勞苦功高了。秦浩天拿出了一塊晶石遞到了小龍的嘴裡。看著那塊晶石。小龍的唾沫都要流出來了。一口,將秦浩天手中的晶石吞了下來去。然後回頭找去。

找水對秦浩天等人也許不容易。可是對於嗅覺是常人一萬倍的小龍來說,就不是什麼問題了。而且這綠洲當中,水源還是有的。

片刻的時間,三人就找到了水源。

這是一個小池塘,不住的有活水從下面滲透起來。水質非常的清澈。看的三人大喜不已。

幾人用瓶子將水灌滿后。喝了幾口水。幾天沒喝水了。雖然是修鍊者,還是有些的不舒服。

西門靈鳳看了一下那清澈的池塘。轉過頭,對著秦浩天說道:「你去外面站下崗,我和菲雲要一起洗個澡。」

「洗……洗澡?」秦浩天愣住了。看了看西門靈鳳和歐陽菲雲。

不過想想,這幾天在外面長途跋涉的。天氣又非常悶熱。因為沒有水的原因,幾女已有幾天沒有洗澡了。對於自己這麼一個大男人來說,自然是沒有什麼。但是西門靈鳳和歐陽菲雲兩女是女孩子,自然和自己等人不同。

「額……我知道了。」秦浩天很識趣的轉身而去。

只是想到兩個天香榜的mm,竟然要在野外出浴,還是秦浩天感到有些渾身發熱。 臉上的鬍子是秦雪嫣多年來的痛楚,能去掉鬍子是她多年的心愿。如果能去掉,就算讓她現在變成窮光蛋都行。再說了只是做女朋友,又不是做老婆,不用陪著上床。

我忍了!秦雪嫣考慮了一下后,回答道:「行。只要你治好我的病,我什麼都答應你!」

陳青雲舉了舉手中的酒杯,微笑道:「那麼就預祝我們合作愉快了!」

所有一切的事情都是陳青雲拿的主意。雖然有一肚子的疑問,李逸風並沒有問出口,擔心影響到了陳青雲的計劃。

等到秦雪嫣離開后,他終於忍不住了,詢問道:「青雲,你為什麼非要讓她做我女朋友?這裡面是不是有什麼計劃?」

陳青雲搖頭道:「雖然沒計劃,但是有用意。我之所以那麼說,是為了拴住她的心,讓她在背叛之前深思熟慮一下。我又沒說馬上給她醫治,嘿嘿。你不得不承認。如果這妞要是跟你玩背後捅刀子,真是一件讓人頭痛的事情。所以非常人就得非常來對待。當然,如果你真看上她,也可以借著這個機會上。」

李逸風慘痛的說了一句:「我靠。大哥,你能不能不要對我這麼好,我真的受不了啊!我只是在商場上跟她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覺,可沒說想上她啊!這樣的大美女,還是留給您老人家自己享受吧!」

陳青雲笑著點點頭,能把李逸風嚇到這種程度可真不容易。

「大哥,念在我幫了冉甜甜的份上,您老人家手下留情吧!」李逸風緊緊抓住了陳青雲的手,苦笑臉說道。一想到秦雪嫣的鬍子,他就感覺到后怕。

「呵呵。行,那你準備一下。星辰集團在中海市站住腳跟之後,能順利進軍龍京。 總裁的家養寶貝 我就把這件事情忘記了。」

「汗……算你狠!雖然累點,但總比娶個丑婆娘強一些。不行,我得給剛剛那個mm打個電話,安慰一下我受傷的小心靈。」李逸風苦著臉說道。

對於治療好秦雪嫣,陳青雲還是有把握的。之所以決定治療好對方,一是試探,二是讓對方徹底對自己服軟。手中握住對方的軟肋,才能讓對方真正的降服。至於那些誓言,只有傻子才會相信。陳青雲發過無數個比這些還要毒的誓言,如果真有用,他都死上一萬次了。

拉攏秦雪嫣成為自己人,也是對秦家的一種最好安撫。儘管他們失去了中海市的房地產,可是作為長遠打算,拉到一個強而有力的合作夥伴,也是一件非常不錯的事情。

壟斷一個市的房地產容易,壟斷整個炎黃,那幾乎就是在做夢。有了李家這個房地產大亨,那麼秦家還會愁以後的財路嗎?

陳青雲這麼做,是一箭雙鵰。既幫助了冉甜甜,又把秦家的矛盾化解掉,何樂而不為呢?

「既然事情都解決了。那我明天就回龍京了,來中海這麼多rì子,那邊也有許多事情需要處理。總是靠電話來cāo控,實在不行。什麼時候想去龍京的,給我打個電話就好。回去之後,我會幫你準備一切的。」李逸風與陳青雲喝了幾杯酒之後,說道。

因為李逸風的確有很多事情,陳青雲也沒有挽留。兩人喝了許多酒,也算是給李逸風餞行了。

一直喝到了十點鐘,陳青雲才回到家。

一走進家門,就看到桃花盤腿坐在沙發上,面前擺放的是各式各樣的甜點。

「爸爸,你回來啦!」桃花高興的說道。「你可總算回來了。給你留了許多好吃的。趕緊過來吃吧!」

陳青雲坐到了桃花的身邊,摸了摸對方的腦袋,笑著問道:「怎麼還沒有睡覺,是不是有事跟我說?」

往常這個時候,桃花都會睡覺了。

桃花點點頭,說道:「對啊!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學校要在十月一放長假的時候,舉行一次秋遊。學生和家長共同參加,是自願的。我已經報名了,你帶我去好不好?」

對於桃花的要求,陳青雲很少拒絕。況且這種活動對桃花成長還有幫助,點點頭,說道:「好吧!我帶你就是了。沒有規定非得全家一起參加吧?」

桃花搖頭道:「沒有。如果你能帶個媽媽一起去,那就完美了。不過,考慮到是班主任帶隊,就算了吧!反正你可以泡葉老師嘛!好了,明天放學后我們去買東西,後天早上準時出發。」

桃花說完高興的跑上樓,陳青雲坐在沙發上笑了笑。如果不是桃花說,他都快忘記哪天都是哪天了。

坐在茶几邊,望了望那些製作jīng良的甜點。原本不想吃東西的,可是現在饞蟲被勾引出來了。

倒了一杯白開水后,開始消滅桌子上的甜點。

不到半個小時,陳青雲就將所有的東西全部消滅乾淨。打了個飽嗝,一口氣將倒出來的白水都喝掉。

點燃了一根煙之後,陳青雲掏出電話,撥打給葉蜻蜓。剛剛桃花只顧著高興,都沒有說清楚。還是親自問問葉蜻蜓比較妥當。

響了許久,電話那頭才傳出葉蜻蜓有些沒睡醒的聲音。

「喂……你怎麼這麼晚打來電話。」

「你睡了?」陳青雲看了一下時間,剛剛到11點,這妮子可不是睡得這麼早的人啊!

「恩。有事嗎?哥們!」葉蜻蜓清醒過來后語氣中帶著一絲興奮。

夜晚的葉蜻蜓給人的感覺就是不一樣,陳青雲笑了笑,說道:「就是想問問後天學校組織秋遊的事情。」

「哦,是這事啊!上面下來文件,要加強素質教育。學校就臨時在十月一期間舉行了這次秋遊。就是到周邊的山區搞一次野營,兩天一夜。你會去嗎?」葉蜻蜓問道。

「當然。你都去了,我會不去嗎?」陳青雲打趣道。自從發現了葉母的強大后,他就很樂意逗葉蜻蜓。當兩者碰撞到一起,還真是挺有意思的。只是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一種惡趣味。

「我看你是打算欣賞那些漂亮的媽媽吧!據我所知,跟桃花很好的林晚榮媽媽就非常不錯。」

「…………」陳青雲悲哀的想道,完了,自己在眾女心中的形象是無法挽回了。

「後天早上7點,學校集合。記得別遲到了,我得早點睡了。」

「等等!你那……」陳青雲出聲問道。

「你給我閉嘴!我已經都好了,不用你關心!」葉蜻蜓在電話那頭大聲喊道。

電話被掛斷,陳青雲哈哈大笑起來。這妮子真是越來越了解自己了,居然知道自己接下來要說什麼。

上次內分泌失調事情對葉蜻蜓的影響不小,否則對方是不可能這麼早就睡覺的。

…………第二天清早,水晶和翟靈薇早早的就出門工作了。陳青雲把桃花送到學校后,開車來到了醫院。

又走了這麼多天,是該給水虎進行下一次治療的時候了。

水虎的恢復程度讓人驚訝,現在他的膝蓋以下已經都有知覺了。估計再有兩到三次,就可以進入到後續的調整治療了。

見到水虎,對方又是先把陳青雲好好的誇獎了一頓。這個孫女婿可是越看越討人喜歡,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保護水晶的安全了。而且這次更是藉助事件的發生,讓水晶的名聲大作,事業達到了巔峰。自打從韓國回來后,她的身價一提再提,合約等問題也是接踵而來,直接導致翟靈薇的工作都成倍的增加,有些應接不暇的感覺。

給水虎治療后,陳青雲累了一身的汗。出了病房,並沒有急著離去。來到醫院的花園內坐在長椅上休息一下。

剛剛坐下,電話就響了。

接通電話,電話那頭沉默了一小會,出現了唯唯諾諾的聲音。

「爸爸,我是小林子。」

陳青雲輕笑了一下,問道:「怎麼了,小林子,給我打電話有事嗎?」

這小傢伙很招人喜歡,原本陳青雲就挺喜歡他的。自從上次桃花有了麻煩他挺身而出后,更是對這小傢伙喜愛有加。

「恩,我媽媽有點事情想請你幫忙,讓我打電話約你一下。明天是十月一了,今天是半天。中午放學后,有時間嗎?」林晚榮問道。

陳青雲沒有搞懂林晚榮的媽媽找自己做什麼?不過,現在他最多的就是時間,反正放學的時候要去接桃花。

「行,沒有問題。放學後跟桃花在門口等我吧!」陳青雲笑著回答道。

「太好了!那爸爸你一定要穿得帥點哦。我媽媽就喜歡帥哥!」林晚榮在電話開心的說道。「那中午見,爸爸再見!」

掛斷了電話,陳青雲搖搖頭,現在的孩子啊!真是比自己小的時候強很多。自己上初中那會,就跟傻子一樣,整天除了玩就是玩,哪裡會懂得感情這些東西。

看了一下時間,已經臨近中午了。再有一個小時左右就要放學了。

又坐了一小會,緩和了一下體力后,陳青雲起身走出花園。開著車子來到醫院的門口停了下來。

不科學的原始人 在他前面的不遠處站著一個穿著米黃sè格格風衣的美女,長發隨著陣陣微風飄起,雙手提著包包放在身前。

這身段,這姿態,實在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臉蛋白皙透紅,五官jīng致猶如刀雕刻出來的一般。

這個女人本身就有著其他女人沒有的那種氣質,讓人柔憐生愛。

陳青雲落下車窗,胳膊搭在了車窗上,笑著問道:「hi,美女。去哪,用不用我送你一程?」

林若娘一回頭,看到了笑眯眯的陳青雲,莞爾一笑,這個一直說請吃飯卻從來沒請過的傢伙,居然還好意思跟自己打招呼啊!

穿越之和妖談戀愛 「本美女是從來不接受陌生男人搭訕的。」林若娘挑了一下秀眉,玩笑道。

陳青雲推開車門,笑著說道:「既然不能搭訕,那就搭車吧!」 秦浩天這一次倒是很自覺的在邊上當起了門神了。如果有那幾個不開眼的,偷窺了,秦浩天可就虧大發了。要知道,秦浩天自己都還沒有看到過呢!如果被別人給拔了頭籌,秦浩天估計會鬱悶到死了。

當然,秦浩天自己也不是沒有想過是不是可以占點便宜,但是兩女的實力可是還在自己之上。秦浩天估計自己被發現,被打成豬頭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當然,如果這個時候,如果有什麼意外的事情出現,比如有什麼老鼠蟑螂這等女孩最避諱的事情出現,讓兩女突然發生什麼尖叫啥的。秦浩天,就非常有借口殺過去了。只是這等狗血的事情,秦浩天雖然很期盼,但是理想與現實還是有很大的差距的。

「哎……看來是沒有想象中,可以突然殺進去的借口了。」秦浩天搖了搖頭,很是有些的失望。

悠然,秦浩天感到前面有什麼動靜的出現。

「難道是有人?」秦浩天皺緊了眉頭。

他連忙的掠到了樹上。果然,在遠處有一隊的人走了過來。 妻約33天 方向似乎正是秦浩天的這一個方位。

「難道是天族的人?」秦浩天暗自的想著。

兩女正在那裡洗澡,還沒發現情況。秦浩天想著,連忙的向池塘的方向跑了過去。到了地方,原本秦浩天以為可以看到什麼……但是待秦浩天趕到的時候。西門靈鳳和歐陽菲雲卻是穿戴整齊的。

看著秦浩天沒有等自己出去,就闖了進來。西門靈鳳的眉頭一皺,對著秦浩天說道:「你怎麼這麼的唐突。」

秦浩天看著西門靈鳳神色很是不豫的樣子。知道她誤會了。連忙正色的說道:「靈鳳,有人來了,我們快隱藏起來。」

「有人?」西門靈鳳有些意外。看著秦浩天的樣子,似乎不像是假的。

西門靈鳳、歐陽菲雲還有秦浩天三人連忙的找了一個隱蔽的草叢后,躲了起來。

秦浩天正巧位置正好是夾在了兩女的中間。兩女身上那若有若無的幽香飄進了秦浩天的鼻子內。讓秦浩天有些心搖激蕩著。

「你胡說什麼,那有人?」西門靈鳳等了許久,仍然是沒有看到什麼天族的人出現,不由有些嗔怪的望著秦浩天。

秦浩天心裡一震,回過神來。正待解釋什麼。悠然,前面傳來了「沙!」「沙!」「沙!」類類似於人踩在草地上的聲音。

「來了!」秦浩天的臉色一凝。對著西門靈鳳說。

……

這隊人馬有十幾個人。其中一名青年道:「哎,天王為什麼偏偏要設什麼機關呢!就我們天族的人,如果對方來了,也準是讓他們有來無回。」

秦浩天、西門靈鳳、歐陽菲雲三人大為的吃驚。從這些人的話中,可以想象的出,那地方的人,準是天族的人無疑了。只是這機關是什麼?倒是讓秦浩天還有西門靈鳳、歐陽菲雲等人有些吃驚。百族中能工巧匠非常多。尤其精通機關術的也不是沒有。如何真的要面臨這機關術。真的就麻煩了。

那些人在池塘邊喝了一些水就離開了。

秦浩天看著這些人竟然喝歐陽菲雲和西門靈鳳的洗澡水。暗覺好笑。不過想到兩女的身份。能喝兩女的洗澡水,他們可是賺到了。

在這些人離開后,秦浩天、西門靈鳳等人站起了身子。

「你笑什麼?」西門靈鳳似乎是感到了秦浩天臉上的笑容,心裡一氣,手肘狠狠的在秦浩天的腋下來了一下。

「額……怎麼了?」秦浩天望著西門靈鳳,訕訕的說。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笑什麼,不許笑……」西門靈鳳冷冷的對著秦浩天說。

秦浩天摸了摸鼻子,很有些的鬱悶。看來女孩不講理真的是天性了。

歐陽菲雲沉呤了一番。望著秦浩天正色的說道:「浩天,現在知道了那些人就是天族的人,我們沒必要再去了。」

「嗯,我也這麼覺得。」西門靈鳳點了點頭。

秦浩天沉呤了一番,點了點頭說道:「不……你們忘記了,剛才那些人說的話,這裡布滿了機關,顯然都還是沖著我們來的。」

「那你的意思……我們雖然知道有機關,可是我們也沒有別的辦法啊!」歐陽菲雲點了點頭,有些無奈的說。

秦浩天深深的吸了口氣,對著兩女說道:「不……我覺得布下了機關,在敵人的營地內,應該有機關圖,只要我們將這機關圖找出來,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嗯,浩天說的不錯,我們可以一起去。」歐陽菲雲對著秦浩天點了點頭。

西門靈鳳似乎也沒有什麼意見。

秦浩天卻是斷然否定了。對著兩女正色的說道:「不是我們,而是我……」

「你自己一人去?」兩女有些不可思議的望著秦浩天。

看著秦浩天那堅決的神色。歐陽菲雲斷然的否定了。對著秦浩天說道:「我怎麼可能讓你一個人去冒這個險。」

西門靈鳳也沉默了。深深的看了秦浩天一眼。她有些不明白,這一次對天族的討伐,其實明眼人都看的出來,其實是縹緲宮和聖殿的鬥爭。為什麼秦浩天要這麼的賣力呢!西門靈鳳當然不知道,秦浩天和歐陽菲雲的感情。他這麼做,自然一切都是為了歐陽菲雲。

「你放心,我的實力,你們又不是不知道。也許正面交鋒我沒有辦法。但是如果我要跑的話,應該沒什麼太大的問題。而你們馬上回去組織人手,最快的時間殺過來。這樣正要給敵人一個措手不及。」秦浩天鄭重的對著兩女說。

秦浩天的方法自然是最有效,也是這個時候最好的。但是歐陽菲雲卻仍然很是遲疑。她無法說服自己讓秦浩天去冒這個險。

「你放心吧,我沒事的。」秦浩天望著歐陽菲雲正色的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