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不,應該還有另一個恐怖的存在,整個血色森林就它們兩個守在這裡。

一個渺無人煙,荒蕪無比的古林中,有什麼值得比武帝還厲害的兩大存在守在這裡千萬年。

唯一能解釋的便是,這血色森林中有著它們想要的東西。

「桀桀……死老頭,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就沖你這話,本尊殺了你以後,要把你的靈魂留在身邊世世為奴,永遠不能輪迴,到時看你還敢不敢對本尊不敬。」黑影的分身與霸劍空還有林紫月兩人廝戰著,雖然是兩個分身,但是卻打得林紫月兩人毫無還手之力。黑影倒是沒有對蕭元動手,反而是站在冷冷的道。

因為它清楚,這三人中,蕭元看上去雖然老態,但卻是主心骨,剛才它接住蕭元撐天柱的時候,是有些驚奇的,因為蕭元力量很龐大,它的手臂都震的發麻,更何況,蕭元還能發現它躲在何處,破除了它的幻境,光是憑著這幾點它就知道,蕭元絕不簡單,雖然它並不懼怕蕭元,卻也不敢再貿然出手了。

「凈說些沒用的。」蕭元冷聲道,隨後又以玩味至極的眼神看著黑影:「想來你想要的東西快出世了吧,守了這麼久,你就不怕被你的老對手給搶了去么?若是在這裡為了對付我們幾人而受傷,讓你的對手撿了便宜,怕是得不償失啊。」 聽見蕭元的話,黑影漆黑一團的身影中露出了兩道精光,那是它的眼睛。

而精光在剎那之間,直接變成了兩道凶光。

「呵呵,本尊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不過剛剛你這幾句狂妄無知的話,已經徹底惹怒了本尊,今日即便是神靈出手,也別想救你。」黑影倒是沒有繼續怪笑,反而是冷笑,它剛才眼光跳動那幾下恰好證明了蕭元說中了它的心事,現在顯得如此淡定,只是為了欲蓋彌彰而已。

它的目光,在蕭元剛剛提到寶物兩個字時,不著痕迹的朝那左方百里之外的山峰望了望。

可是這一切,卻是沒能逃過蕭元的眼睛。

「原來是在那裡。」蕭元戲謔的笑了笑,沒有理會黑影的話,反而是朝著黑影剛才那不著痕迹的目光所望的方向忘了去。

「你……好大的膽子,竟敢窺視本尊的寶物,找死。」黑影再也忍不住了,另一隻爪子也伸了出來,直接沒有徵兆的殺向了蕭元。

「饕餮之力,噬。」然而,讓黑影沒有想到的是,它的身軀剛剛動彈,便猛然覺得體內一陣虛脫。

一隻有著數尺龐大的饕餮虛影凝聚在了它的手臂上,而這饕餮虛影的吞噬之力非常龐大,是蕭元以往凝聚的饕餮之力的數倍。

而這饕餮一出現,便瘋狂的吞噬著黑影的力量,瞬息間就吸收了其大半力量,即便是蕭元也覺得體內有股氣息在肆虐,就快要壓制不住了一般。

顯然,蕭元害怕對付不了黑影,加大了七星之力,短短一瞬間就吞噬了黑影大半力量,但是也讓蕭元沒有想到的是,黑影的力量太過龐大,差點就壓制不住,爆發開來。

不過好在蕭元體內還有著易尊,蕭元直接就把這些猶如洪流般的力量傳遞給了易尊。

易尊自然是巴不得啊,對於這些力量皆是來者不拒,越多越好。他這個遠古神靈之首之一的存在,可不怕你的力量多,境界高,那可是越多越好,越高越好啊。

而這黑影竟然在蕭元的七星之力下,足足支撐了十個呼吸才癱軟在地的,而在這一刻,它的分身才徹底散去。這也證明了黑影的確非常強橫,比起之前的凰神來,弱不上多少,怕是能和凰神大戰上數百回合才會敗下陣的那種。

「啊……你,你這是什麼邪法,饕餮的吞噬之力絕沒有這般強大,不可能的,這是絕對不可能的……」黑影自持實力強大,根本不將饕餮的吞噬之力放在眼中,就猶如凰神不將饕餮之力放在眼中一樣,它也知道自己比起凰神弱不上多少,但是卻沒想到蕭元居然還有這樣一手,這可根本不是饕餮之力了,絕對是超出了其能力範疇。

它死死的撐著,不敢再運轉一絲九幽氣出來,因為它已經察覺到,只要凝聚出一點九幽氣,便會被饕餮吞噬。

其實,蕭元能夠一擊就完全吞噬掉黑影的力量,完全是黑影太過自信的原因,對於蕭元,它一點防備都沒有,只認為捏死蕭元猶如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所以才讓蕭元撐天柱擊中它時凝聚了如此多的七星之力在它的身軀上。

當然,若這不是七星之力,是真正的饕餮之力的話,怕是沒有這樣的威力,即使饕餮之力再凝聚多一點,也絕不可能讓黑影如此狼狽的。

所以,這是黑影如此驚懼的原因,它也知道,饕餮之力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威力

這,怪也只能怪黑影太過自信了,且心境並不怎麼好啊,若是剛剛在饕餮凝聚時便選擇自斷那條臂膀,哪怕被吸收了一半的九幽氣,也絕不會落到這番田地。

蕭元對付幽泉王、幽冷禪的時候,也不見這般容易,而這比起它們來強大這麼多的黑影又怎會如此輕易呢?所以,這真的是黑影的自信心太過膨脹,一直沒有將饕餮之力當回事的緣故。

「哼,什麼狗屁的武帝墳墓,你不是很厲害么?怎麼連區區武聖都不如?那些武聖還能在我的手裡過幾招呢?而你……只是一隻螻蟻居然想要虎口。」蕭元冷笑,一腳狠狠地踩在黑影臉上,直接將那黑色外袍踩碎了去:「剛才我就說了,念你修為來之不易,不想廢了你,可你偏不聽。」

籠罩黑影的黑色外袍盡碎,露出了一道滑膩膩的身軀,其皮膚就猶如蛇皮一樣,身軀也猶如蛇人,看上去噁心至極。

「不……,本尊可是魔神的先行使者,你們饕餮族又怎樣?還不是魔神的臣民,即使你們殺了本尊,魔神同樣會替本尊報仇的,到時候會殺盡你們整個饕餮族,不想你們被屠族,最好乖乖的把力量還給本尊,然後自盡謝罪。」黑影用僅剩的一點力量狂吼到,雖然體內力量耗空,但是眼中卻沒有絲毫的恐懼,反而是冷笑至極,因為它已經料定蕭元幾人根本不敢將它怎麼樣。

「哦?」蕭元戲謔的哦了一聲,說實話,對於什麼魔神的手下或者座下大將什麼,他實在已經沒興趣。

「先行使者?」蕭元沒什麼表情,一旁的霸劍空卻是顯得有些凝重,因為九幽之內一直都流傳著一個傳說,那便是當魔神的先行使者現世,那魔神也將在不久現世。

這個傳說被很多人嗤之以鼻,因為不管修為多強,境界多高,活得多長,都未曾真正的去證實過先行使者這件事。

但是這絕非空穴來風,俗話說,有風才有雨,這事肯定是一位超級遠古大能留下的話,不然,何人敢捏造關於蚩尤的這樣的傳說呢?

而眼前的這個黑影,的確就和那傳說的先行使者模樣幾乎一樣,若不是那遮掩身體的黑袍被蕭元一腳踩碎,也不知道這黑袍內藏匿的人影到底是什麼樣。

現在一看,蕭元的眼瞳也忍不住縮了縮。他自然也在那兩個魔物的記憶中知道一些關於先行使者的傳聞,只是沒想到,這居然是真的。

蕭元也敢肯定,這的確是魔神的先行使者。不過,為何這九幽域內會出現先行使者?難不成這和封魔谷內,魔神手臂逃走有關?

想到這裡,蕭元顯得有些凝重,若真是如此,那逃走的那隻手臂恐怕已經恢復了一些元氣,準備要興風作浪了。

這才多久啊,手臂逃走才不到一日吧,竟然就已經有了先行使者現世,並且還讓自己碰到了,這是巧合?還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況且,這先行使者已經在血色森林等待了千萬年,可並不是這一兩日才出現的,但是魔神手臂逃走才一日而已。

所以,越想蕭元越覺得凝重,這其中,到底有著什麼驚天大秘?

怪不得,怪不得凰神和九幽之尊都收拾不了這血色森林內的存在,原來是這其中有著蚩尤的先行使者。

「易師尊,您怎麼看?」蕭元死死踩著先行使者的臉龐,道。

「本尊還是太小覷蚩尤那傢伙了,這所謂的先行使者為師也未曾聽聞過,多半是他想要破封的一部分計劃。」易尊略微凝重的道:「既然現在碰到了這所謂的先行使者,為師覺得最好不要打草驚蛇為好。」

「你剛才不是也說了么?這傢伙守在這裡,是為了一個寶物,想來多半應該是蚩尤想要得到的,所以才派這先行使者來,所以,我們去看看那所謂的寶物到底是什麼東西吧,至於這先行使者,一會兒為師將它的記憶抹除便可,最好還是別殺了,不然打草驚蛇,永遠找不到那躲在暗中的手臂了。」

「嗯,好的。」聞言,蕭元答應道,隨後又冷眼望向了腳下的先行使者。

「即便你是先行使者又如何?難不成你以為我怕你不成,即使魔神親自來了,我也不怕。」蕭元冷笑,一腳將先行使者踢暈了過去。

「蕭元,為何不殺了它?你不殺我殺。」林紫月走了過來,軟劍在手,就想要給先行使者致命一擊,剛才她和先行使者交手,處處被壓著打,哪怕是虛無之力都有些奈何不得這先行使者,更何況先行使者有些淫……穢,居然在戰鬥中想占她便宜,所以一直被壓制著打的她算是被打出了真火,現在就想一劍殺了先行使者泄憤,蕭元卻是止住她,說留著有用,她也只能憤憤的罷手。

「蕭元老弟,依老哥看,我們還是儘快離開這裡吧,這先行使者只是血色森林中的其中一尊而已,還有一尊恐怖的存在可是不輸這先行使者的,若是蕭元老弟想要儘快趕到酆都城,還是別招惹另外一尊了。」霸劍空勸誡道,雖然也震驚蕭元居然能夠輕易就擊敗這先行使者,但是卻也擔憂蕭元去驚擾另外一尊恐怖存在,到時,怕是不能輕易脫身。

「不急,那座山峰上有著絕世珍寶,難道霸老哥不想去瞧瞧么?」蕭元現在不是不想立馬趕到酆都城,而是他清楚的知道,先行使者在這裡等待出世的寶物對於蚩尤來說必定很重要,不然,不會讓其在這裡等待千萬之久的,他必須將其奪過來才行。

而那所謂的另外一尊恐怖存在,蕭元也的確不想去招惹,不過蕭元卻一點也不懼怕,若是對方要找自己的麻煩,他不介意直接將其抹除。

他相信,能夠對付先行使者,自然也能對付另外一尊和先行使者相差不多的存在。 聽見蕭元的話,霸劍空最終還是略顯無奈的點了點頭。

而對於已經昏迷的先行使者,易尊暗中施法,讓其至少會昏迷十二個時辰,並且醒來之後,會忘記剛才所經歷的那一幕。

異界打工皇帝 「走吧,去那座山峰,為師也很想知道,這蚩尤想要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易尊做完一切后,又對蕭元道。

蕭元點了點頭,他也很想知道,蚩尤讓人在這裡守了千萬年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當下,蕭元三人扔下先行使者,皆是朝那左方山峰飛掠而去。

這處山峰和這血色森林內的其它山峰並不相同,其它山峰皆是瘴氣遮掩,雲霧繚繞!而這座山峰雖然也是雲霧繚繞,但卻不是瘴氣,而是被略顯青色的薄霧籠罩。

這薄霧,輕輕吸上一口便讓蕭元覺得神清氣爽,生機勃發。

這青色薄霧內,可謂充滿了生機,有點像向天歌的木神氣。

在這生機全無,荒蕪無比的九幽域內,並且在任何魔物都不敢隨意靠近的血色森林中,怎麼會有如此生機之氣?完全和九幽域背道而馳啊。

「這些氣體……」甚至,稍稍吸上兩口,蕭元覺得整個蒼老的容貌都要年輕了許多。

見蕭元的容貌竟然在這氣體之下變得年輕了許多,霸劍空和林紫月都忍不住漏出了驚訝之色。

「這種氣體,給我的感覺已經可以比擬母氣了,當初我在九幽之尊的九幽大會上見過母氣,那是九幽之尊的一尊神鼎內瀰漫出的氣體,神光流轉,丹鼎碧霞。這氣體和那母氣的氣息相似,已經很接近了,雖不是真正的母氣,但從這氣息上來看,同樣不同小覷。」霸劍空略顯深沉的道,他在九幽大會上所見到的母氣讓他很心驚,重新刷新了他對這片天地的認識,現在,這裡的氣體,和那母氣唯一不同的只有顏色不同罷了。

那母氣是青褐色,偏紫色,而這裡的氣體,乃是青色。

且這青色氣體的氣息,比起母氣來,要弱上幾分,但卻能夠讓蕭元蒼老的容貌年輕幾分,這難道真的是母氣不成?只是經過了無數歲月後,其中氣息要淡薄了許多。

透過這些青色氣體,能夠見到那山峰的巔峰上,有著一汪數百丈龐大的泉眼,泉眼內,青色的泉水沸騰冒著滾滾熱氣。

蕭元來到了這泉邊,這裡的青色氣體更加濃郁,且吸上一口,感覺更加神清氣爽。

顯然,這些青色氣體都是這泉眼內蒸發出來的,所有的生機都是來自這汪泉眼。

「想來,這泉眼乃是地心下冒出的地心水,本來倒是稀鬆平常,不過地心之下應該有著什麼蘊含生機的寶物,其氣息泄露而出,溫養著這些地心水,而這些地心水因為常年累月沾染著那寶物的氣息,這才有了這濃郁的生機。」霸劍空略顯驚訝的道,先前他還以為這些氣體就是那寶貝,可是待他見到那泉眼后才知道,原來一切都是這泉眼的緣故。

在九幽之內,這樣的泉眼實在太多了,都是一些稀鬆平常的地心水往上冒而已。

而這汪泉眼倒也算的特別了,竟然能蘊含著如此龐大的生機,想來那寶物的生機怕是已經龐大得無邊了,不然,何以能夠將整汪泉眼都浸染上生機?

「跳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林紫月倒也實在,顯得有些虎頭虎腦,都說胸大沒腦,看來這的確是有些事實根據的。

聞言,蕭元沒好氣的望了林紫月一眼,若是她要跳下去,自己絕不會攔她。

隨後,蕭元混沌神眼打開,朝泉眼之下望了去,直至望到了近乎千丈之深的地方,也未見到什麼,只見這泉水除了是青色之外,乾淨無比,其中就連一點雜質都沒有。

這幾乎已經到底了,這汪泉眼最深也就千來丈,再深,下方就是石頭罷了,什麼也沒有,就連泉眼沸騰上冒的熱氣是從何而來的都不知道。

這倒讓蕭元皺起了眉頭,若這泉眼裡什麼都沒有,那些泉水是如何染上生機的?是如何保持沸騰的?

難不成這些泉水是本就具有龐大的生機和自主沸騰的?是人為的放進了山峰內?而這泉水,就是那先行使者需要的寶物?

「易師尊,你怎麼看?」蕭元在泉眼邊沾了一點泉水,吞進了腹中,傳遞給了易尊,他雖然不知道這泉眼到底怎麼回事,卻是知道,易尊應該知道這其中的玄奧。

「這泉水不過是沾染上了生機罷了,並沒有多少用處,生死人肉白骨倒是綽綽有餘,對於修鍊者來說,還是差了些火候。」易尊感受了一下那滴泉眼之水后,淡淡道:「不過,這泉水之下必定有蹊蹺,不然這泉眼不會沾染上生機的,若是泉水中被人種下的生機,早就應該在千萬年中消散了去。」

易尊的話倒讓蕭元心中一亮,這泉眼中的生機猶如洪流滔滔不絕,多半是泉眼之下有著龐大生機的寶物常年侵蝕著這些從地心之下浸出來的水才形成了這汪泉眼,若要說這地底之下沒有蹊蹺,他還真不信。

不過,他的混沌神眼也根本望不穿這汪泉眼,只能望到泉眼的底部便被那底部的石頭給抵擋了視線。

混沌神眼被擋外,就連神識也是如此,剛好也是被那底部的石頭擋住。

說明這泉底之下,必然是內藏乾坤,而先行使者要等的寶物應該就在這泉底之下了。

「林紫月,霸老哥,你們守在這裡,我下去看看。」蕭元也不等兩人答話,噗通一聲跳進了泉眼中。

而林紫月也沒好氣的白了跳下水的蕭元一眼,玉臂環抱胸前,道:「哼,淹死你,最好下面有個怪物,把你吃了。」

「紫月姑娘真捨得么?我看這僅僅數個時辰內,你對蕭元老弟那充滿情意的目光可是讓老哥哥我羨慕不已啊,老哥哥我若是紫月姑娘可是早就對蕭元老弟投懷送抱了,哪裡還會兒在這自持矜持啊,像蕭元老弟這樣非池中的人物怕是有著無數的姑娘惦記著,紫月姑娘可得早些下手啊,不然被她人搶走,後悔不及啊。」霸劍空卻是饒有意味的笑道,他在這數個時辰內,已經看出林紫月對蕭元有意,卻是故作女人應有的矜持,沒有表現出來罷了。

「呸……你個老不正經的東西,再敢胡說,小心我拔了你的鬍子。」林紫月滿臉羞紅的道,像是被霸劍空踩中了尾巴一樣,氣得直跺腳。

「紫月姑娘,你就當老哥哥我沒說,啊,沒說。」見林紫月一張臉通紅,霸劍空也沒有繼續調侃,因為她知道,若再調侃下去林紫月怕是真會拔了他的鬍子。

只見他急忙扯開了話題,來到了泉眼邊,嚴肅的拿出一個玉瓶,裝了一些泉水進去,這泉水或許蕭元和林紫月看不上,可是他卻不一樣,在見到這泉水將蕭元蒼老的容貌恢復了一些后,早就將其當做了珍寶。

因為他所在的霸氏早已覆滅,現在只剩他孤身一人,沒有勢力的底蘊支撐,也沒有天材地寶,這種泉水對於他來說也已經可以算作不可多得的寶物了,哪有不收集一點的道理。

………………

跳下泉眼的蕭元飛快的下沉著,讓他奇怪的是,這泉眼看似沸騰,實則泉水溫涼。

而這泉水內的生機比起那些氣體來,的確還要龐大許多,蕭元一跳下來,又年輕了幾歲。

千丈的距離不短,可蕭元很快便游到了底部,而在這裡底部,四周完全都是堅硬的岩石,的確發現不了什麼。

這讓蕭元皺眉,這地底若是沒有縫隙從地心噴射出水來,泉眼怎會沸騰呢?

「小子,別急,慢慢找,這裡肯定有地心裂縫的,只是藏得比較隱蔽罷了。」易尊知道蕭元有些疑惑,所以開口道。

而蕭元自然相信易尊,易尊既然說這下方另有乾坤,那肯定便是另有乾坤。

所以,蕭元的混沌神眼在這泉底之內雖然發揮不了什麼作用,但是還是將其打開,仔細的掃視著這些底部的岩石。

「呼嚕……」就在蕭元快要將底部的岩石全部掃視而過時,一個極小的氣泡從地底冒了出來。

這放在平常或許沒人在意,即便蕭元怕也不會在意,可是蕭元注意到,他在這地底這麼久了,一個氣泡都沒見到,這地底就連一絲淤泥都沒有,太過乾淨了。

所以,這個小小的氣泡倒是引起了蕭元的注意,想來這裡應該有一個極為細小的縫隙。

剛才蕭元掃視這裡時並未發現什麼異常,現在又回到了此處,混沌神眼打開,仔細的掃視這冒氣泡的地方。

因為年輕了幾歲的緣故,他的混沌神眼眼力又增強了不少,雖然沒能看到這冒氣泡的下方到底有什麼,但卻模糊的見到,下方有著一團能量團聚集在一起,而那龐大的生機,就是那能量團散發的。

「應該就是這裡了,錯不了。」易尊淡淡的道,他自然也發現了這地底有些不尋常:「這些岩石不知是何所鑄,竟然有著隔絕神識感應的能力,若沒你的混沌神眼,為師怕也難以發現這裡。」

「師尊嚴重了,您現在只不過還未恢復實力罷了,這些雕蟲小技早已是您玩剩下的,在您面前登不了大堂。」現在的蕭元對易尊的態度可算是一百八十度大逆轉,恭敬無比,話語間也已經做到了弟子該盡的本分。

「少給為師溜須拍馬,這裡四處透著詭異,就連為師都有些看不明白,還是快點將這些岩石屏障除掉,拿到寶物,儘快離開才是。」易尊笑罵。

「遵命……」 泉眼地底之下,蕭元凝重的盯著底部的岩石。

他也想儘快的把這些岩石屏障破除,拿到下方寶物后,早些離開這詭異之地。

可是剛才已經試過了,即便他拿著撐天柱也難以將這些岩石轟開。

倒不是蕭元力量不夠,而是這泉眼底部之下有著一股莫名的力量,阻擋著他的力道。

不知這股力量是來自這些泉水還是哪裡,總之他的力道被這股力量至少卸去了七成。

「我就不信……」蕭元隨即在揮動撐天柱時,運轉起了七星之力,果然,那莫名的力量也被七星之力吸收了去,而蕭元的力道也得以完全發揮。

「轟……」在七星之力將那神秘的力量吸收著時,蕭元的力道也能全力轟擊在岩石上,當即就見到撐天柱將那細小的裂縫砸出了一個大坑。

「呼呼……」因為裂縫被砸出深坑的緣故,好像裂縫也變大了,一連串的氣泡往上冒。

「果真就是這裡。」隨即,蕭元開始瘋狂的砸了起來,撐天柱在這泉水裡揮動,直接掀起了巨大的暗涌,震得整座山峰都在搖曳。

「砰……」只見蕭元連續砸了數十下過後,一聲巨大的響動出現,從那裂縫中突然湧出龐大恐怖的波動,直接將蕭元的身軀都震飛了出去。

「易師尊,這是怎麼回事?」蕭元在被震飛的途中,凝重的道。

「想來應該是塵封已久的能量突然外泄,這才有著如此巨大的波動。」易尊淡淡的解釋道。

的確,若是尋常暗涌,即便是一些至強者故意掀起的暗涌也不可能有如此巨大的波動,蕭元現在可是半步武帝之身,有什麼暗涌能夠將其震飛?

的確也只有易尊解釋的那樣,這應該是岩石之下,塵封已久的能量,並且這些能量中和泉眼之中的生機很像。

不,應該說是更加龐大,更加精純,這岩石之下,才是生機的源頭。

良久后,這波動才平息下來,蕭元也重新來到裂縫前,這個時候能夠見到,原先極小的裂縫已經出現一個剛好能容納一個人鑽進去的洞口。

透過這洞口,能夠見到,裡面是一汪火海一般,有著炙熱的溫度往上冒,但是這炙熱的溫度中,卻是沒有什麼火元素存在。

不過,這溫度實在有些炙熱,蕭元伸手感受了一下,也不由得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小子,我得先給你說清楚,這下方到底有什麼危險為師也說不清楚,你若要下去,最好考慮清楚。」這時,易尊的話顯得有些凝重,這下方有蚩尤想得到的東西,其中可能發生的危險他也不敢說能完全應對,不然這其中的東西怎能讓得蚩尤垂涎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