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假如就是陳陽一個人,倒不會引來太多關注的目光,一個年輕人,誰會把目光都關注在一個年輕男人身上,要看也是看美女!

陳陽引人關注就因為化身邊的兩名美女,左擁右抱也不過如此,瞧著陳陽那一臉好像是再受虐的表情,惹來不少男人咬牙切齒,還沒有這種可恨的男人,明明艷福不淺,但他的模樣卻好像是在受虐!

還有比這更氣人的事情嗎?陳陽顯然也已經發現了經過的那些人對他投來的不善的光芒來,依照陳陽平時的個xìng,根本就不把這些人投過來的目光放在心上來,只是陳陽的心裏面也在擔心,他擔心的倒不是會被那些男人過來教訓,而是擔心張思穎和許菲菲倆人之間一旦不和起來,自己應該如何做!

不過,許菲菲和張思穎倆人的反應明顯出乎陳陽的意料,陳陽還以為倆人見面之後會有一番jī烈的爭論,這是倆人以往的習慣,但此刻,張思穎和許菲菲卻沒有爭論,而是挽著陳陽的胳膊,靜靜地沿著街邊的人行道散步!

「思穎,那學校的帥哥老師到底什麼樣,你還沒有帶出來讓我瞧瞧呢!」陳陽換側著臉,詢問著張思穎。

張思穎微微一頓,嘴裡隨即說道:「又不是我對他有意思,是我的朋友朱珊對這名帥哥老師有意思,我就把他約了出來,這不,他們倆人還在k歌呢!」

張思穎這句話剛剛一說出來,她的手機響了起來,張思穎的秀美微皺,這個電話打的太不是時候了,竟然在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張思穎拿出手機來,瞧見這打電話過來的是朱珊之後,張思穎微微皺了皺眉頭,她鬆開挽著陳陽胳膊的手,嘴裡說道:「我要接一個電話!」

「快去接電話吧!」一直保持著沉默得許菲菲此刻終於說話了,就聽到許菲菲嘴裡說道:「肉球,你的事情多,還跑過來,真是不容易啊!」

「用你管!」張思穎沖著許菲菲撇了撇嘴chún,在陳陽和許菲菲倆人的面前,張思穎也不用顧慮其身份,有什麼想法就表現出來!

許菲菲聽到張思穎這一句話后,也不甘地對張思穎冷哼道:「我才不願意管你的事情呢!」

張思穎沒有理會許菲菲的話,她接通了電話。

許菲菲挽著陳陽的胳膊,嘴裡對陳陽說道:「我就知道肉球在外面一定有男人,你瞧她那說話的模樣,一看就是和別的男人再通電話,像肉球這樣的大小姐在外面怎麼可能沒有男人……!」

許菲菲在陳陽的耳邊小聲嘀咕著,那陳陽只是輕輕笑了笑,說道:「我瞧是她有事情,要不然的話,也不會這樣……,!」

陳陽的這句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張思穎有些氣惱地說道:「太欺負人了,朱珊,這事情我馬上到,不就是在那ktv嗎,我倒要看看是誰膽子這樣大還有那個帥哥老師真夠懦弱,怎麼算了,算了,我不說了,我現在就過去!」

張思穎嘴裡說著把電話給掛上了,沖著陳陽氣呼呼地說道:「真是氣人,我那朋友朱珊被人在ktv調戲了……我現在就過去,我倒要看看誰的膽子這樣大,就連我的朋友都敢調戲!」

張思穎說話的模樣就好像是那種很講義氣的大姐大,陳陽看見張思穎這模樣,忍不住笑了起來,他看了看眼身邊的許菲菲,嘴裡說道:「思穎,萬一人家不怕你,把你也給調戲了怎麼辦?」

「他們敢!」張思穎嘴裡jiāo喝道「他們也不看看我是誰!「你是張思穎,但是,你不要忘記了,男人要是喝醉了的話,什麼事情那都是敢做得出來的!」陳陽嘴裡輕呵道「思穎,你真的不害怕?」

陳陽如此一說,那張思穎果真有些擔憂起來,不過,當張思穎瞧見陳陽的臉上掛著的笑容時,張思穎心裏面已經有了數,不由得嘴裡笑道:「那你就跟著我一起去,有你在的話,我就沒有什麼好怕的!」

「他又不是保鏢,你讓他去他就去啊,他可是我的男朋友至少現在他是我的男朋友!」當著張思穎的面,許菲菲那也知道要是說陳陽是她男朋友的話,張思穎也不會相信的,張思穎是了解自己的!

正因為如此,許菲菲索xìng就挑了明,告訴張思穎說至少今天晚上陳陽是她許菲菲的男朋友,不是說去就能去的!

「男朋友怎麼了,我和陳陽青梅竹馬,難道這交情還比不上你?」

張思穎反問道。

「你……!」

許菲菲只是說了一個字,就說不出話來,只是狠勁瞪了張思穎一眼!陳陽瞧見許菲菲的模樣,不由得一笑,說道:「好了,好了,我現在也是閑得沒事,不如就過去瞧瞧去,ktv啊,那可是好地方,聽說有短裙美女!」

當陳陽剛剛說到短裙美女時,他的腳上已經被張思穎和許菲菲倆人各踩了一腳,陳陽左右腳都吃痛,陳陽就是一呲牙,腳面上吃痛,嘴裡趕忙說道:「我就是隨便一說而已,我身邊有兩個大美女,我還去看什麼別的短裙美女,哦,思穎,你的裙子看起來很好看,菲菲,你的也是!」

陳陽嘴裡打著哈哈,此刻的練陽才想起自己身邊的兩個美女是很愛吃醋的,有些玩笑的話是斷然不能亂說,不然的話,就要倒霉了!!。 在歐陽強大的思維感應之下,林克風很快就出現在了歐陽的「天眼」之下。不過,當林克風出現在歐陽的天眼之中的時候,歐陽還是被他的那副造型給嚇了一跳。

天命道尊 和在新疆那時候一樣,林克風依舊是穿著黑色長袍,不過,手中他拿的不再是那蚩尤劍,而是換成了一條長約2米的皮鞭。在他的前面,一個全身**的年約18、9歲的少女被兩付手銬和兩付腳鐐扣在了牆壁上,雙腿和雙手分開,整個人呈「大」字形。

「我日,這林克風是不是修鍊魔功走火入魔了,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了呢?」歐陽心中暗罵,同時也收回了思感。對於這個林克風,歐陽心中還是蠻同情的,你說他好好的就是因為這麼一把蚩尤劍,就被這麼多人追殺,妻子兒女慘死在敵人手中,落下個屍骨無存死無全屍。

為了給自己的妻子兒女報仇,不惜將自己的和蚩尤魔劍融合從而入魔。說實話,當初歐陽要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早就已經將林克風殺了給新疆被他殺死的無辜百姓報仇了。

在為林克風入魔而惋惜的同時,歐陽也不由的為日本的這些百姓所惋惜,看來他們還要繼續的生活在恐怖之中啊,當然,如果他們移民到了外國那相對來說可就要安全的多了。

漫步在富士山中,看著附近一個遊人也沒有,歐陽知道,這正是林克風給日本帶來的影響。想想也是,現在的日本每天死在「恐怖事件」中的人數都維持的100這個數字,雖然,這個數字並不多,但給日本公民帶來的心裡恐懼感那早已經是非常非常大的了。

很多的公民為了逃避林克風給他們的帶來的死亡陰影,早已經是舉家離開了日本。很多的工廠企業因為太多的員工不來上班而被迫暫時停止生產營業。

根據某些學者專家調查統計,日本最近所發生的一系列「恐怖事件」給世界帶來的影響早已經超過了「9.11」。

不過這些對歐陽來說都不關他的事情,更何況從謀種角度來說,日本的這些所謂的「恐怖事件」其原由歸根結底還得算在他歐陽的身上。要不是他說什麼「出了神州大地一切隨你。」這樣的話,林克風也就不會來日本了,但是,那樣受罪的可就是中國人民了。

見四下無人,歐陽撤去了自己的隱身術,慢慢的遊覽起富士山的無限風光。

富士山不愧是日本第一高峰,是日本民族的象徵,被日本人民譽為「聖岳」。它不僅僅是自然奇觀,同時也是教徒崇敬的聖地。這些教徒們認為富士山是通向另一個世界的門戶。火山口被稱作神社。它在古老的日本宗教神道教中也是至關重要的。

歐陽對於這「富士山是通向另一個世界的門戶」這個說法倒是蠻贊成的,不過歐陽所指的另一個世界可不是他們認為的那個世界,而是地獄。

就在剛剛歐陽將思維感應覆蓋到整個日本的時候,他就已經發覺,在這富士山的美麗風景之下,竟然隱藏著無數的怨靈以及無比強大的妖氣。這股妖氣之前比只歐陽以前消滅過的蜈蚣精以及那台灣的千年烏龜都要強上不少,估計和那邙山鬼王也可以拼個不相上下吧。

當然,和孫悟空相比那可就要差上很多了。

歐陽現在就在找尋這股妖氣到底是從那裡散發出來的,而那些怨靈也是怎麼來的也是他現在想要知道的。

順著那一股子妖氣,歐陽走到了那有著「神社」之稱的火山口上。運起天眼,歐陽開始觀察起這個火山口到底住著什麼樣的強大妖怪。只見一條長著八個腦袋的恐怖大蛇躺在那炙熱的火山溶漿之中睡覺。

「不會吧,真的有八歧大蛇的存在?日本的神話中那強大無比的妖怪八歧大蛇竟然會是真的,這也實在是太另人不敢相信了吧。」歐陽驚道,他卻也不想想,既然中國古老神話中的天庭神仙都是真實存在的,那日本神話中的妖魔存在又有什麼好奇怪的。

「嘿嘿,真是厲害的傢伙啊,竟然可以躺在這火山岩漿中睡覺,的確是夠牛的。估計身上會有不少的寶貝。」歐陽一想到寶貝,眼睛就忍不住的冒出了精光,不知道怎麼搞的,歐陽就是特別喜歡收集這些所謂的寶貝,當然,錢也不會例外。真不知道他做為一個神仙,要這些身外之物到底有什麼用。

「空間領域!」歐陽暗道,同時偷偷的放出了這個接近無敵的法術,想當初在自己的空間領域之中,哪怕是孫悟空這樣強悍的人物都沒辦法破解,足可以說明著空間領域法術的牛b之處。

不過,歐陽這次施展空間領域並不想靠這個法術幹掉眼前的八歧大蛇,而是只想將這裡暫時和外界隔離開來,他怕萬一呆會和八歧大蛇戰鬥起來的話會毀掉富士山上的一切,那是多麼可惜的一件事情。

此刻,八歧大蛇估計也是已經感覺到了有人闖進了他的地盤了,八個腦袋一下子全部抬了起來,那龐大的身軀,現在看上去至少有個幾十米長。

「誰?」其中一個蛇頭竟然開口用漢語說道,這讓歐陽大感奇怪,怎麼日本神話中的妖魔說的會是非常正統的中國話,難道這八歧大蛇會是「中國製造」的嗎?歐陽心裡道。

在「誰」字剛剛說出口,八歧大蛇那龐大的身軀忽然從岩漿中飛了出來,直直的朝著歐陽站著的位置飛來。 ktv包間裡面,朱珊和周天在包間裡面被幾名醉熏熏的年輕男子圍住,那領頭的是一個年紀大約二十二、三歲的年輕人。

「臭丫頭,你剛剛罵了我,你說這事情怎麼辦?」那年輕人坐在沙發上,他的眼睛裡面閃爍著yínyín的目光來,從朱珊的身上掃過!

朱珊倒也生得白白凈凈的,雖然不如張思穎那般的漂亮,但朱珊要是單獨一個人在學校裡面行走,那也是一個美女,只可惜的是朱珊緊跟著張思穎,卻被張思穎那璀璨無比的光華奪去了其應有的光彩!

但此刻,朱珊的臉上卻浮現著怒氣,她也沒有想到還會遇到這樣的事情,好好的在包間裡面唱歌,只是去了一趟衛生間,結果就遇上了這一伙人!

朱珊之前還對新來的周天老師感覺很不錯,但就在剛剛,她瞧見這個所謂的男人卻被嚇得一句話不敢說,再也沒有之前的那般瀟洒和洒脫,朱珊的心裏面早已經瞧不起周天這人了!

男人就應該有男人的模欄,朱珊的心裏面認為周天應該像男人一樣保護她,但沒有想到周天卻像一個縮頭烏龜,這讓朱珊的心裏面很不高興起來,至少在朱珊瞧來,周天就不是一個男人!

有這樣的男人在她的身邊,朱珊就感覺渾身的不自在起來,聽到面前的那年輕人的一句話,朱珊又看了一眼坐在身邊的周天,就瞧見周天這個男人正看著她,就好像周天需要朱珊來保護一樣。

朱珊的心裏面又對周天鄙視起來,心裏面早已徑懊悔起來,早知道周天這樣的話,她就不會約周天出來,這心裏面就感覺說不出來的懊悔起來。

剛剛已經給張思穎打了電話,朱珊知道張思穎會很快趕過來,一旦張思穎過來,朱珊就沒有什麼可害怕的了!朱珊盡量把自己的怒氣壓下去,看著那年輕人,嘴裡說道:「我又不認識你,你剛剛調戲我,我罵你有什麼錯?」

「哎呦,你的嘴巴倒是很能說,你知不知道我是誰?」那年徑人咧著嘴問道。

「不認識!」

「你連我都不認識!」那年輕人聽到了這句話之後,他得意的笑了起來。

「有什麼好笑的!」朱珊說道。

「當然是好笑,臭丫頭,我今天就看好你了,你陪我也得陪,不陪也得陪!」那年輕人嘴裡說著就站起身來,奔著朱珊走了過來,朱珊心裏面很惱怒,她站起身來,喝道:「你再過來的話,我就喊人了!」

「喊人,誰敢過來,你也不看看誰敢管我的事情!」那年輕人嘴裡說著已經到了朱珊的面前,伸出手來,就去抓朱珊那粉nèn的小手來,朱珊把目光望向旁邊的周天,卻瞧見周天的臉頰有些蒼白,就好像沒有瞧見一樣!

這樣的男人果真令人噁心,朱珊恨不得上前給周天狠狠得來上一腳,還有這樣極品的男人,朱珊今天算是見識過了!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聽到有人在門口說道:「我當是誰,這不是我們的高少爺嗎,高少爺,聽說你出國讀書了,這怎麼還在國內啊!」

那年輕人聽到這聲音,回過頭來,一瞧站在門口的張思穎,他的眼睛裡面的那股笑意更濃了,見到張思穎在這裡,這年輕人也不理會面前的朱珊了,轉向張思穎那邊,就要奔著張思穎過來!

張思穎冷哼了一句,向後退了一步,陳陽已經到了張思穎的面前,就在那年輕人剛剛走過來的時候,陳陽的一隻手也已經伸了出來,正抓在那年輕人的xiōng口衣服,緊跟著,陳陽一甩,那年輕人就已經被陳陽給甩了出去!

「撲通」!

那年輕人被陳陽扔在包間的地上,跟著年輕人的幾個人此刻忽然罵了起來,這些小子也是跟慣了面前這年輕人,都是那種習慣欺負人,今天見到有人敢對他們出手,這些小子就要動手,陳陽冷笑了一句道:「有意思,想動手是吧,來吧,不怕死的就過來,我可事先說好了,誰要是受了傷,起不來之類的可不要怪我,我下手向來是很重的,從來不會留情的!」

陳陽這句話一說出來,那幾個人沒有敢動手,他們剛剛親眼瞧見了陳陽把年輕人給扔到地上,那力量可是擺在那邊,他們的心裏面還是很擔心的!

他們又不能這樣干站著,還在那邊罵罵咧咧的,只是卻沒有一個人上前來,有兩個人把那年輕人給攙扶了起來。

「媽的,你竟然敢打我,你這是找死!」年輕人張口罵道。

「高杜鵬,不要在我的朋友面前罵罵咧咧的,注幾個都是我的朋友,你對他們不好,就是對我不好,我張思穎的脾氣你是知道的!」張思穎很不客氣地說道。

高杜鵬那也是氣惱到了極點,聽到張思穎這句話之後,他罵道:「張思穎,你以為你是誰,你爸見到了我爸還不的老老實實的,我告訴你,我是給你一點面子處處讓著你,要不然的話,我讓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陳陽聽到這名叫高杜鵬的男人這樣對張思穎說話,他的臉sè也就沉了下來,當著陳陽的面這樣威脅張思穎,陳陽那可是不讓得,就在高杜鵬剛剛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陳陽忽然已經動了身子,奔向高杜鵬1

高杜鵬嚇得向後退了半步,他喝了不少的酒,此刻還在醉之中,腳底下一個不注意,就被絆了一下,高杜鵬整個人都跌倒在地上,陳陽過去,一腳踩在那高杜鵬的後背上,嘴裡喝道:「臭小子,你說話給我把嘴巴擦乾淨了,不要什麼話都亂說!」

跟著高杜鵬的那幾個人一看這場面,不能眼看著不動手了,紛紛地奔著陳陽沖了過來,而此刻的張思穎卻一手拉過來朱珊,把朱珊帶到了包間外面,緊跟著,張思穎把包間的房門關上,就聽到包間裡面傳來慘叫的聲音!

朱珊忽然想了起來,嘴裡說道:「周周老師還在裡面!」雖然朱珊認為那周天並不算上是一個男人,但朱珊卻還是稱呼周天為老師!

「沒事,就讓那個混蛋在裡面好了!」張思穎摟著朱珊。許菲菲就站在旁邊,只是許菲菲眼睛看了看那驚hún未定的朱珊,嘴裡淡淡地說道:「你還是學生,就約老師到這種地方來,真是!」許菲菲後面的話沒有說出來,但就算許菲菲不說,那張思穎也能聽明白許菲菲後面想要說的話!

雖然許菲菲是對著朱珊說的話,但在張思穎瞧來,許菲菲這句話明顯就是對著她說的,張思穎立刻不甘心地說道:「你說什麼呢,你是不是再說我?」

「我沒有!」許菲菲立刻說道「我怎麼敢說人生的贏家!」

「你不要在這裡冷嘲熱諷的,你要是真有本事的話,就進去幫忙,陳陽一個人在裡面呢,你平時不是很厲害嗎,你現在怎麼不動手了!」

張思穎對許菲菲使用上了jī將法,許菲菲的厲害這在學校裡面已經不是秘密了,誰都知道許菲菲的身手不錯,張思穎也是因為被許菲菲剛剛那一句話刺jī了,所以,才用這句話來刺jī許菲菲!

張思穎沒有料想到當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那許菲菲竟然真的走了進去,張思穎微微一怔,她之前並沒有想到會是這樣,在張思穎的心裏面,她只是想要刺jī一下許菲菲,並不想許菲菲出事的!

不過,這個時候張思穎說什麼話都已經沒有用了,那許菲菲已經進到包間裡面了,就聽到包間裡面傳來男人的慘叫聲,很快,包間的門被打開,許菲菲走出來的時候,甩了甩手腕,嘴裡嘀咕道:「好久都沒有打人了,手腕還會痛……六!」

於此同時,陳陽也從裡面走了出來,在包間裡面躺著包括高杜鵬在內的幾個人!

「周老師呢?」朱珊忽然問道。

「在那裡!」陳陽一指那個蜷縮在角落裡面的男人,嘴裡說道:「我可沒有打他,他自己蜷縮在那裡的菲菲,你的技術現在是越來越提高了,下手那叫一個重

…!」

「還好,還好吧!」許菲菲嘴裡說道。

此刻,這家燈v經理連同保安們才趕了過來,其實,他們早就知道這裡發生了事情,只是他們沒有敢過來,現在眼見著事情完事了,他們才過來處理所謂的善後事情!

張思穎是這裡的常客,經理也都認識張思穎,一瞧見是張思穎之後,那經理就滿臉苦相地說道:「這次事情真的鬧大了,張小姐,你也知道高少爺是得罪不起的,你們現在這樣讓我很難做啊!」

「他得罪不起,那我就得罪鋒起了?」張思穎冷哼道。

「當然你也得罪不起,我這可是兩頭都難做啊!」

「那是你的事情,總之我們先走了!」張思穎說著帶著朱珊等人走了出去,那經理沒有法子,他只好眼看著張思穎帶著人離開,他狠狠跺了跺腳,高杜鵬那是能得罪的起嗎?這次,可是惹上一個大麻煩了!!。 瞬間,八歧大蛇已經站在歐陽的面前,同時那龐大的蛇身已經變成了一個和歐陽差不多的人類身體。只不過,頭上除一個人類腦袋其餘的七個蛇形小腦袋卻出賣了他妖怪的身份,否則和尋常人類還真的沒什麼差別。

歐陽微微一笑,問道:「八歧大蛇?」見八歧大蛇點頭歐陽才說到:「我是來自神州大陸的太始天尊,感覺到這裡有股強大的妖氣,所以來看看。 九天 沒想到會遇到你這個日本神話中的頭號妖魔,看來我運氣不錯。」

很明顯,這位八歧大蛇並沒有聽明白歐陽說的話是什麼意思,臉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我想和你打一場,相信你也不會拒絕吧。」歐陽笑道,他相信,八歧大蛇做為日本神話中最牛最厲害的妖魔,肯定也是和自己一樣,沒有對手的日本總是寂寞的。有一個強大的對手找上門來要和自己比又怎麼會拒絕呢。

果然,一聽到歐陽說要和他打一場,八歧大蛇的臉上馬上就流露出了興奮的表情,強大妖氣再一次朝著歐陽的席捲過來,伴隨著這強大妖氣而來的則是八歧大蛇那鋪天蓋地的熊熊戰意。

歐陽瞬間便在自己的全身上下施展了防禦法術,小心行事安全第一是歐陽最為信奉的第一信條,雖然在這地球上乃至整個宇宙中能夠對他產生到威脅的已經基本上沒有了,但小心不是錯嘛。

和八歧大蛇這樣級別的妖怪戰鬥,戰場並不需要選擇外太空,畢竟眼前這條大蛇不是神,他只是一條有著普通仙人般能力的妖怪,頂多可以說他是妖仙。和這樣的妖怪戰鬥,歐陽無須用全力,所以也就不怕太用力了會毀滅整個地球。雖然這有可能會破壞掉日本的一些生態建築什麼的,但那不要緊,日本不是中國,歐陽沒有這些顧慮。

「準備好了嗎?」歐陽說著整個人猛的一下衝上雲霄,一團金光在瞬間之中就包圍住了歐陽的整個身體。那感覺讓人看上去就好象是一尊戰神一樣,威風的很。

看到歐陽的樣子,八歧大蛇也是越發的興奮起來,和歐陽一樣,也是直衝雲霄,不同於歐陽的金色光芒,籠罩在八歧大蛇周身的是一團紅紅的火焰。

「不愧為日本自恆古以來最強大的妖魔啊,竟然可以超操控天地之火,嘿嘿,看看你能不能挨的住三昧真火。」歐陽見到八歧大蛇周身的火焰后說道。

說話之間,一簇籃球大小的火焰已經出現在歐陽的手中,手指朝著八歧大蛇一指,三昧真火立刻以肉眼根本看不清楚的速度朝著八歧射去。

這樣的速度,八歧大蛇還沒有反應過來,整個人已經被三昧真火給正面攻擊到了,頓時,三昧真火碰上了天地真火,兩火相撞所產生的能量爆炸瞬間便撕破了歐陽所設下的空間領域結界。這倒不是說歐陽的結界沒什麼用,他也是太看不起這八歧大蛇了,認為不過和邙山鬼王差不多的實力這樣的空間領域結界絕對可以抵擋的住,卻沒有想到這天地之火和三昧真火兩種不能性質的火相撞會產生這麼大的能量爆炸,所以他設下的結界才會被瞬間撕開。

其實這也難怪,八歧大蛇的確不過和邙山鬼王差不多的修為實力,頂多,也就比他高上那麼一點點的。但是,八歧大蛇卻可以控制天地之火為自己所用。要知道,這天地之火乃是是天地之間自然形成的火焰,其威力絕對不下於歐陽的三昧真火。

結界被兩股能量相撞所產生的強大衝擊波給撕毀了,富士山在瞬間之中就被移為了平地,平靜了三百來年的火山瞬間便噴發出來。

火山爆發是可怕的,給人類帶來的危害也是致命的。據說,威力最強的火山,釋放出的能量比核子武器大上數千倍。所以大家可以猜想一下,在這一瞬間,世間最強的兩種火相撞產生威力巨大的能量爆炸引發了火山爆發,這其中的破壞力到底有多強。

可以說,這股強大的爆炸能量以及火山的爆發能量,在瞬間就波及了整個日本。要不是歐陽一見情況不對已經在整個日本島上都布下了更加強悍的空間領域結界。要不是歐陽反應的快結界布置的及時,很有可能中國也會受到波及。

不過,雖然日本的這次大災難沒有波及到世界上的其他地方,但日本國內,可就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了。火山爆發所帶來的危害已經相當於10.3級的大地震,無數的建築物倒塌,在瞬間之中就有無數的人死在這場「人為」的災難之中,事後根據日本有關部門調查公布,此次富士山大爆給日本帶來的影響是巨大的,直接死於火山爆發事件中的人達到300w之多,日本經濟更是因為這次災難而倒退了50年不止。

不過此刻,歐陽和八歧大蛇的戰鬥並沒有因此就結束。 總裁娶進門:高傲千金太撩人 雖然歐陽的三昧真火威力的確非常強大,但八歧所控制的天地之火也並不遜色。雖然歐陽的攻擊給他帶來了那麼一點點的傷害,但這傷害並不大,並不能給他帶來什麼實質性影響。

「呵呵,不錯,的確很強。」歐陽誇獎到,「再看我接下來的攻擊。」見自己的三昧真火對八歧大蛇沒有什麼用,歐陽索性放棄這一招攻擊。

「宇宙無極,天地借法。乾坤一擊。」其實,歐陽在施展法術的時候根本不需要念什麼法術口訣,只是他自己覺得這樣念著感覺上要帥一點,所以這個習慣也就養成了,到現在連施展個隱身術都要念一下。

只見歐陽的身影猛的在空中一幻,然後,整個人便從空中消失。 幾個人走出了ktv,朱珊被嚇得不輕,以前她也出來玩過。但沒有遇到過像這樣的事情!

「那個高杜鵬就是一個混蛋,你不需要理會的!」張思穎安慰著朱珊,朱珊現在的情緒好了很多。

「我知道,我就是沒有想到周老師…

!」朱珊話說到這裡,她就說不下去了,那個周天讓她太失望了,朱珊怎麼也沒有想到她一直都認為不錯的周天老師,到了這個關鍵的時候,卻做起縮頭烏龜了!

男人往往都要到了關鍵的時候,才能顯示出來其英雄的氣概!

但今天晚上,周天的反應無意讓朱珊很失望,朱珊沒有想到周天會這樣!

「我送你回去!」雖然張思穎很想和陳陽在一起走走,但畢竟朱珊是她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眼見到朱珊這副模樣,張思穎那也不可能再這樣下去,只好陪著朱珊!

張思穎和朱珊離開,陳陽和許菲菲也在外面沒有停留太久,回到了家裡面!等他們倆人一回來,程雪柔和唐果正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這是程雪柔和唐果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坐在客廳裡面看電視!

「叔叔,一起看電視吧!」1小唐果看見陳陽和許菲菲回來之後,趕忙伸出小手,招呼著陳陽過來坐!

許菲菲說了一句「我要洗澡「就回了房間取了衣服去洗澡去了,陳陽走到沙發邊,還沒有等他坐下來,唐果早已經拍著她和程雪柔中間的座位,說道:「叔叔,快坐這裡!」

陳陽笑了笑,坐了下來!

程雪柔只穿著一件弔帶短衫,在家裡面,也不需要穿一些厚實的衣服程雪柔已經洗過澡,身上還帶著沐浴lù的香氣陳陽一坐下來,就聞到了從程雪柔身上飄過來的那沁人心脾的沐浴lù香氣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