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哦,夜璃茉點點頭「我爹怎麼了?不是說他死了嗎?我好像從小到大都沒見過我爹吧!」

「唉!」夜霸天嘆了口氣,陷入了對往事的追憶中「你爹是我們夜家遷移到白夜城后出現的最驚才絕艷的天才啊!」

夜璃茉默默的等著夜霸天講完,沒想到他就說了這麼一句,等了半天還不見夜霸天開口,忍不住問道,「然後呢?這就沒了?」

夜璃茉只是問問,沒想到夜霸天還真的點了點頭,一陣無語,「那爺爺你說這個幹嘛?」就只是追憶一下她爹有多麼的驚才絕艷嗎?

卻沒想到,緊接著夜霸天就扔下了一顆重磅炸彈,「你爹他沒死!」

「什麼?」夜璃茉一下子站了起來,「不是,爺爺你是怎麼知道的?」

夜霸天走到書桌旁邊,直接把桌子中間的面兒給摳了下來,裡面還放著一個錦盒!夜璃茉走過去,夜霸天把那個盒子拿出來,又把桌子恢復了原樣,然後把那個錦盒交給了夜璃茉。

夜璃茉一臉懵的看著手上多出來的這個錦盒,「爺爺,這是什麼意思?」

夜霸天看著那個錦盒,目光充滿溫柔,跟看親兒子一樣,看的夜璃茉一身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難不成這盒子還有玄機?

「這裡面是你爹留下來的玉佩,有他注入的本命靈力,只要玉佩還在就代表他沒死!只是當初的事牽扯太大,我才一直隱瞞著他還活著的事實,不然我們夜府現在可能已經不復存在了!」

夜璃茉不禁想到,她爹真的太厲害了!一條命竟然牽連這麼廣?

「那爺爺你的意思是讓我去找我爹?」繞了這麼大圈子終於明白了!不就是找爹嗎?行,沒問題!

夜霸天既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你爹的意思是,讓你修鍊到一定程度之後再去找!」

「成,沒問題!」夜璃茉一口答應。

夜霸天搖了搖頭,「你爹的意思是讓你修鍊到靈尊再開始找!」

夜璃茉覺得自己可能耳朵出問題了,不然怎麼老是聽到靈尊這兩個字呢?

「等等,爺爺,我覺得我剛才好像幻聽了!您剛剛說的是……靈尊?」夜璃茉小心翼翼的問道。

「對啊,就是靈尊,其實這是你爹自己的意思!要我說啊,你找不找都行,他八成是跑去哪個地方浪去了!你要是找的話,還可能會遇到危險!」

夜璃茉嘴抽了抽,這真的是親爹嗎?不過還是乖乖道,「我知道了爺爺!」

「可是爺爺你還是沒有說要我以後幹嘛?」

夜霸天想了想道,「爺爺覺得,你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提升自己的實力!所以……你自己看著辦吧!」

夜璃茉傻眼了,她還以為爺爺會說出什麼長篇大論呢,結果就這樣!無奈道「好吧,爺爺!」夜璃茉咬牙切齒。我真的就不該來問你! 「那爺爺,我走了!」

「唉,等等!」夜霸天突然想起什麼道「那塊玉佩在接近你爹的時候會發光,你注意著點啊!」

夜璃茉無奈的笑了,「爺爺,我不還沒走呢嗎?」

夜霸天理直氣壯「你不知道人老了記憶會不好?我怕以後忘了,現在先告訴你!」

夜璃茉撇嘴,「也不知道誰整天嚷嚷著自己還年輕!」

夜霸天氣急想打她,夜璃茉趕緊跑一邊兒,擺了擺手,「行了爺爺,承認你擔心我爹有那麼難嗎?」

「你個小兔崽子,瞎說什麼呢?」說著抬手就要打。

夜璃茉趕緊賠笑,「好吧!好吧!是我亂說行了吧!爺爺你呢一點都不擔心我爹。」

夜霸天咕噥「這才對嘛!不過這話怎麼聽著那麼彆扭啊!」

「哎呀!又被這小妮子給套路了!」夜霸天狠狠一巴掌拍在自己腦門上!可惜這小丫頭說完就跑了,根本沒給夜霸天打她的機會。

夜璃茉回房后發現衍一坐在房間里,心中一喜,道「咦,衍一,你回來了!話說剛剛你怎麼不在房間里?」

衍一這才發現夜璃茉回來了,抬眸看向夜璃茉,眼神中帶著疑惑,「我沒出房門啊,就一直待在房間里啊!」

夜璃茉聽罷點了點頭,可能是她剛醒來迷糊了沒有發現吧!

夜璃茉一步一步的挪到衍一身邊坐下,一雙小手不規矩的搭到了衍一手上,光明正大的吃衍一豆腐,偏偏看衍一的表情還特別正經,「衍一,你現在身體感覺怎麼樣了?」

夜璃茉想起衍一幾天前的樣子,現在都還覺得心有餘悸,那天衍一真的都快沒有氣息了!這件事一直像一塊大石頭一樣壓在她心裡,如果不知道原因,她以後絕對不會再讓衍一出手了!

「已經好多了!」衍一淡淡道。

「衍一,你當時到底為什麼會那樣?你能不能告訴我?不然我實在不放心!」 錯入名門:嬌妻狠狠愛 夜璃茉看向衍一的臉上帶著擔憂。

衍一顯得很迷茫,對於那樣的情況他也很意外!只能如實的告訴夜璃茉,「我也不知道!」

夜璃茉見衍一好像真的不知道,也只能作罷!笑了笑道,「那你以後還是不要出手了,我現在也可以修鍊了,我保護你呀!」然後說不定還能趁機揩油!嗯,這個主意不錯!夜璃茉深深覺得自己太機智了!

衍一聽到夜璃茉的話不自覺的皺了皺眉,就那麼直直的看著夜璃茉,一句話也不說。

夜璃茉奇怪的問道「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衍一看著她,認真道,「你有危險,我會出手!」

夜璃茉聽到他的話,渾身如觸電一般,心跳猛的開始加速!不過瞬間就反應過來,這事可大意不得,連衍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情況,怎麼能隨便出手?「衍一,你瘋了?不行,你絕對不能出手!就算我有危險也不行!」

夜璃茉神情嚴肅,但衍一也是分毫不讓,無論夜璃茉怎麼做他就是不同意,無奈,夜璃茉只好使出殺手鐧,「衍一,你要是不同意,那你就走吧!我們夜府不歡迎你。」

衍一猛地抬起了頭,震驚的看著夜璃茉,可夜璃茉仍舊面無表情,彷彿只要他不同意,她就真的會把他趕出去!

衍一心裡看到她這個樣子,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副畫面,緊接著心口就是一痛,好像他曾經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心裡突然湧起一股巨大的恐慌,眼中有一絲極淡的紅光,急急道了句「好!」

夜璃茉這才放下心來,她知道,衍一這個人特別死心眼,只要是答應了的事就一定不會反悔!

「這不就對了!」夜璃茉又重新拉著衍一的手,嗯,衍一的手長得也太好看了,完全不輸給他那張臉,十指修長,骨節勻稱!完全不帶一絲瑕疵!比她這個女人的手長得還好看!

衍一自從說了句好后,就一直低著頭,任憑夜璃茉怎麼動他他都沒反應,夜璃茉知道衍一這是生氣了,可別的事她都能依著他,就這個不行!也只能讓他先氣一段時間了!

如果夜璃茉這個時候看衍一的眼睛就會發現,衍一此時眼睛周圍泛著一圈的紅光,說不出的妖異!

平時衍一整個人雖然雖然生的妖孽,看起來有些不近人情,但其實他的心比任何人都清澈,可現在,他的瞳孔中不再是一汪清水,反而有幾分邪肆!

可惜夜璃茉以為衍一隻是生氣了,所以並沒有發現!

她現在心裡想的是另一件事,本來她是打算和衍一一起去歷練的,但現在看來帶上衍一反而不好,不如就把衍一先留在夜府好了!

打定主意的夜璃茉說干就干,當天夜裡留下一張紙條就出門了!

夜璃茉不知道的是,她前腳剛走,衍一後腳就跟上來了!衍一知道夜璃茉不想讓他一起去所以就沒露面,只是想著在夜璃茉遇到危險的時候出手幫忙,悄悄的幫,不讓夜璃茉發現!

凌天大陸除了有人,還有靈獸,雖然那些大城市她進不去,但是靈獸地界卻是沒什麼限制的,人人都可以去!

夜璃茉要去的就是離白夜城最近的也是凌天大陸險地之一的『絕命山脈』!夜璃茉深知以她的修為絕對入不了絕命山脈,不過在最外圍歷練一番還是可以的!

修鍊一途沒有捷徑,只能拚命!從她踏上修行之路開始,就註定沒有回頭路了!或者說,她其實一直都沒有回頭路可走!那枚戒指不就代表了一切嗎?

既然她到神尊才可以進入那枚戒指,就代表了它的層次!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她還是懂的,如果現在不拚命,那將來就只能丟命了!

想到這些,夜璃茉的眼神中充滿了堅毅,無論如何,她都要成功!她要強大到傲視群雄,讓別人都不敢打她東西的主意!

「呵,不就是絕命山脈嗎?哼,等著姑奶奶來征服你吧!」

說著大步流星的朝著絕命山脈走去,途經她醒來的那個地方的時候,夜璃茉瞬間傻了眼,她清楚的記得,她就是在面前的那顆樹下醒過來的,可是周圍的環境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她被狼追趕的那條路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湖泊!一個清澈見底的美麗的湖泊!

可是樹下還有風乾的血跡……是她的!夜璃茉揉了揉眼睛,再睜開眼,那片湖泊依然存在!月光照映在湖泊上,微風輕輕的吹,一切都顯得那麼和諧,可夜璃茉卻敏銳的察覺到一絲詭異!

無論這個湖泊多麼的安詳無害,她的心中卻總覺得有一絲不安。

突然樹後傳來了一道聲響!「誰!」

夜璃茉輕手輕腳的移過去,卻看到一名男子裝扮的女子渾身是傷的躺在地上!

夜璃茉沒有去扶她,在這樣詭異的地方,突然出現一個人,怎麼看都覺得不合理!

那名女子感受到夜璃茉的靠近,睜開了眼睛,夜璃茉下意識的防備,但那名女子並沒有如同想象中那般突然跳起來攻擊她,反而雙眼充滿了祈求,嘴唇無聲的蠕動!

夜璃茉不懂唇語,卻看清了那女子想要說的話「救我!」

夜璃茉抿了抿唇,她不是那種會隨便發善心的人,但也沒有冷血到能眼睜睜的看著面前一條鮮活的生命消失,權衡許久,終歸還是決定救她! 夜璃茉仔細看了下,這女子身上的傷雖多,但並不致命,只是靈力枯竭太嚴重,只要給她輸點靈力,剩下的她自己就可以處理了!

夜璃茉也不磨蹭,直接給這位女子輸靈力,這鬼地方,她擔心要是慢了一步會生出什麼變故!

那女子在得了靈力后很快就蘇醒過來,看了夜璃茉一眼,也不多話,直接拿出丹藥服下,隨後拱手作輯,「多謝這位姑娘救命之恩!在下無以為報,不若以身相許?」

前一句還挺正經,后一句就飄了,看來這女子也是個貪玩兒的啊!夜璃茉白了她一眼,「你一個女子以身相許,我可不敢收!」

藍凌羽大為吃驚,「你是怎麼看出來的?我偽裝的這麼好!」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麼,看夜璃茉的眼神都變了,雙手抱胸,看夜璃茉的眼神跟看色狼一樣!「你不會扒我衣服了吧!」

夜璃茉見她這一驚一乍的不由扶額!「就你這偽裝,我都不知道你哪裡來的底氣,認為你這偽裝好的!」

「你看看你這耳朵,你有見過男的有耳洞嗎?你再看看你這鬍子,粘的跟老鼠尾巴似的!你看現在的公子哥兒,哪個還留鬍子的?你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真懷疑你這智商是怎麼活下來的!」

「再說了,我們同為女子,就算我真扒你衣服了,又有什麼大不了的!」

夜璃茉挑挑揀揀的說了一大堆,最後得出結論,這怕是個養尊處優的大小姐啊!

藍凌羽聽到夜璃茉這一番評論驚的目瞪口呆,看夜璃茉的眼睛也是亮的驚人,一把上前拉住夜璃茉,「你說的這麼頭頭是道的,那你應該知道怎麼能把我裝扮的更像男人吧!幫我!我可以答應你的任何條件,包括以身相許!」

夜璃茉沒想到藍凌羽會這個熱情,不過……「咳咳,以身相許就算了!你剛剛吃的那個丹藥給我幾……瓶吧!」夜璃茉本來想說顆的,但想了想又改口了!就算弄不到幾瓶應該也比顆要多!

「好啊!」藍凌羽想都沒想,一口答應!

「那好,先給貨我再幫你!」夜璃茉心裡樂開了花,這簡直就是意外之喜!丹藥這種東西,她可是眼饞許久了!可是白夜城實在是太靠外圍了,竟然一顆丹藥都沒有,就算有,應該也是被供起來的存在,夜璃茉是見不到的,看來這個藍凌羽來頭不小嘛!

「好!」說著,藍凌羽就準備拿丹藥給夜璃茉。

突然,大地猛地震了一下,夜璃茉和藍凌羽都差點摔倒,夜璃茉這才想起來她現在身處何方!

「該死!一心放在丹藥上了,居然忘了這個存在!」

抬頭望向那個湖,只見原本平靜的湖面突然劇烈的沸騰了起來,湖水居然還有上升的趨勢!夜璃茉心中升騰起巨大的危機感,身體器官無一處不在叫囂著危險!

藍凌羽也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場面,驚愕的瞪大了雙眼,轉向夜璃茉,詢問道,「姐姐,這是怎麼回事?」

夜璃茉臉色難看,「我也不知道,不過估計下面有東西!而且……體積絕對不小!」

湖面還在慢慢升騰,夜璃茉知道,湖裡那東西只怕一會兒就要上來了,拉著藍凌羽沉聲道,「走!」

夜璃茉順著來時的路往回跑,卻不想沒跑幾步就好像撞到了什麼東西!看了看前面,明明有路,卻好像有什麼東西擋著她們,怎麼都過不去!

咬了咬牙道,「我們換個方向!」

藍凌羽看出事態緊急,也不馬虎,跟著夜璃茉快速的往另一個方向跑。

湖面上升的速度越來越快,湖水咕嘟咕嘟的冒著氣泡,夜璃茉甚至都能聽到湖下面有東西在遊動!

夜璃茉爭分奪秒的跑,不敢有一絲一毫的浪費!

「砰!」

就在夜璃茉拋到里湖泊大約百米的時候,突然又像剛剛一樣,撞到了以什麼東西,唯一不同的是,這一次她直接給撞得倒飛了出去!

藍凌羽看到夜璃茉被撞飛,急忙跑過去把她扶起來,「姐姐,你沒事吧!」

夜璃茉搖了搖頭,臉色難看至極「我沒事!」

夜璃茉看了看周圍道,「這湖泊周圍都是結界,我們怕是沖不出去了!我們怕是……誤闖到什麼禁地了,正常地方不會有結界!」

藍凌羽聽到夜璃茉的話臉色煞白,她平時雖然修鍊不認真,但結界這種東西還是知道的,有結界的地方,要麼就是秘境,要麼就是有什麼特彆強大的靈獸被封印在這兒!

而看現在這情況,恐怕……藍凌羽想到這些,腦子裡瞬間一片空白!她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到過這麼危險的地方!

「那姐姐,我們現在怎麼辦?我……我還不想死啊!」

怎麼辦?夜璃茉也想知道怎麼辦,嘴角無力的抽了抽,她好像一在外面就不會有好事發生,明明是待過的地方,竟然都會出現這種情況?她能怎麼辦?她也很無力啊!

不過要是重來一次的話,她可能還是會從夜府出來!

正在這時,湖水中突然衝出一個龐然大物,直衝雲霄,身子不知道有多長,因為它還沒有完全浮出水面,但僅僅現在露出來的也已經有四五百米長了!寬大概有二十米,夜璃茉駭然,這個龐然大物的形象分明就是華夏人們口中龍的樣子啊!只不過不是金色是黑色的!

那條龍衝到大概一千米的時候,突然就掉了下來,水直接濺到了百米外夜璃茉和藍凌羽的身上!

可是她們卻沒有任何反應,這條龍的出現實在是太震撼了!她們兩個人在這條龍面前簡直連螻蟻都不算!

過了一會兒那條龍再次探出了腦袋,不過沒有再往上飛,視線直直的鎖定了夜璃茉跟藍凌羽二人!

夜璃茉瞬間汗毛倒立,她甚至能感到那條龍身上的怒氣!雖然那條龍並沒有立刻過來吃了她們倆,但就這麼看著也已經夠嚇人了啊!

夜璃茉一動都不敢動,生怕做什麼惹怒了這位龍大爺,然後直接把她倆吞到肚子里! 心中不禁升騰起了一陣無力感!實力!她現在迫切的需要提升實力!在面對這條龍的時候她那靈士二層真的顯得有些可笑了!同時,伴隨著襲來的就是心底那巨大的不甘,不甘她的人生才剛剛有了盼頭卻又要宣告結束!不甘她才感受到了幸福,卻又面對如此大的危機!

腦海中浮現起她與爺爺的點點滴滴,那個有些傲嬌卻又可愛的老頭,那個明明關心她卻又固執的不肯說出來的老頭,頓時覺得一股暖意湧上心頭。

後悔出來嗎?沒有,有些事情她是必須要面對的,就算沒有這一次的危險也會有下一次! 婚不由己:總裁撩妻成癮 她能一輩子縮在夜府嗎?顯然不能!唯一後悔的就是沒能和爺爺好好相處一段時間!

再次抬眸看向面前那巨大的龍頭,在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退路以後,夜璃茉反而冷靜了下來,很顯然,這條龍是被封印在這裡的,那麼,它應該很想要自由吧!

夜璃茉一步一步的朝著那條龍走去,那龍沒有阻止她,或許它也想看看夜璃茉到底想幹什麼!不過那眸底的輕視卻是顯而易見!

夜璃茉沒有理會它的蔑視,這應該是強者在面對弱者時最自然的態度吧!但終有一天,她也可以藐視所有人!這一刻,夜璃茉心底的韌勁徹底被激發,那一顆強者之心也隨之覺醒!

「你想離開這裡嗎?」夜璃茉直視著它,開門見山。

「吼~」那條龍好似被踩到了痛點,大吼一聲,迅速朝著夜璃茉襲來。

夜璃茉一動不動,好似沒看到正向她急速飛來的巨龍,「我知道你能聽懂我說話,我有辦法帶你離開!」

那條龍猛地停了下來,重重的倒在了地上,但它卻渾然不知,看向夜璃茉的眸子中帶著不可思議!

一隻活了不知多少萬年的龍突然露出這樣的神色,竟意外的有幾分憨態!

「真的?」一道粗渾的聲音響起,聲音中帶著絲絲不可置信!

夜璃茉的眸子中劃過異色,隨即瞭然,這麼大一條龍能夠口吐人言,想來也不稀奇!正色道「真的!」

「那你有什麼辦法帶我離開?」它還是不信,這結界困了它幾萬年了!這個小小的人類能有辦法帶它離開?怎麼想都覺得不可能!

「這個結界說白了困的是你而不是我們,現在我們出不去也不過是因為現在有月光加持,只要等到白天我們就可以輕而易舉的出去!當然,這跟你沒有多大關係,但如果我說我可以帶著你出去呢?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是你第一次在結界里看到人類的出現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