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完全集中精力,好不容易進行完了發布會,林允兒便收到一條簡訊。

『還是白色的女士上裝更適合你。』。

他在現場?

他怎麼知道我的號碼?

林允兒四處張望著,下一條簡訊就涌了進來。

『不用找了,我已經走了,順便提醒你一下,門口最大的花籃就是我送的。』。

林允兒突然有些煩躁,想要回復些什麼,最後卻全都刪去。她不停的催眠自己這男人是狂熱粉絲,而自己則是偶像。

從現在開始當男神 她把這個號碼拉入了黑名單,然後繼續做著自己的事。

距離正式開拍還有一段時間,『辛德瑞拉先生』是林允兒進一步成為演員的契機。百分之四十收視率的『你是我的命運』讓她在圈內有了不小的知名度,甚至被很多人稱為幸運兒。

還稚嫩著的演技不能讓她被稱為女演員,所以她想要更加努力。

如果這個小插曲到此停止,林允兒或許還會把金道河當成狂人粉絲,但第二天的正式綵排卻突然來了粉絲應援。

「允兒啊,托你的福。」

「謝謝允兒了。」

「我的粉絲怎麼就不做這些?要不然我去做歌手怎麼樣?」

「相佑去當歌手,喂,你會唱歌嗎?」

現場是一派其樂融融的氛圍,但林允兒卻不想接受這些重心的感謝。此次粉絲應援的都是食物可咖啡。精緻的壽司一個個擺滿了餐盒,看上去就價值不菲。

同時送來的,還有一封說是粉絲們的親筆信。

「這點禮物算是我對昨天行為的道歉。如果知道你對這些這麼敏感,那我就不會這麼做了。怎麼樣?這家的壽司我全家人都很喜歡去吃,食材、做工都是很不錯的,就算是生我的氣也要嘗嘗。畢竟生氣也是需要力氣的……」

林允兒看不下去了,雖然這男人沒有用什麼猥瑣詞,但這自作主張的做法還是讓她有些生氣。

想要把信丟掉也不行,因為在場這麼多人吃著、看著,如果這邊用著粉絲應援那邊丟掉了粉絲的信。她在這些工作人員眼裡會是什麼印象?

所以,她只能老老實實的把信收好,然後加入這其樂融融的氣氛,並象徵性的吃了幾口。

綵排結束之後大家還沒忘記這件事兒,權相佑第一個開著玩笑活躍氣氛,說謝謝允兒和允兒的粉絲,然後大家就都融入進來,善意的調侃起林允兒這位女主角。表面帶著誠惶誠恐的笑容。林允兒心下也有點異樣。

上了保姆車。她給林蔚然發了條簡訊。

『工作?』。

『恩,年初和年末,讓我連睡覺都奢侈了。』。

『那我不打擾了。』。

簡訊不能傳達林允兒心裡的異樣,林蔚然便再沒回信了。

林允兒知道那個說法,藝人談戀愛的成功率十不存一,因為工作總是很繁忙。她不能像尋常女人那樣每天和林蔚然通話。一旦進了不相關的劇組哪怕和他見面都是奢侈。

他們都很忙,林允兒知道……

麻煩有時候會讓人想到那些平日不曾注意的東西。充斥的工作和此時颳起的gee旋風讓林允兒的生活欣欣向榮,但某些偶然跳出來的惱人東西卻總會破壞這種良好的節奏。讓人開始胡思亂想。

又是一天實地綵排和製作會議,拍攝的先期工作很是繁瑣,卻是一個不可缺少的熟悉過程,今天的工作進行的很是順利,沒有特別什麼難點和『粉絲應援』這種意外,才幾天時間金道河就對林允兒產生了影響,每當提到粉絲,她都會想起這個麻煩的傢伙。

不過今天很好,非常好,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工作當中的林允兒感覺到一種難以言喻的爽快,她覺得叫做金道河的這個男人會從她的生活中徹底消失。

差不多是工作結束的時間林允兒收到一條簡訊,來自陳惠仁。

『在哪?』。

自從很久前在王子酒店的保齡球館外和陳惠仁冰釋前嫌,林允兒和她的友情便恢復如初,出道之後陳惠仁更是成了少女時代的粉絲,會去買專輯給好友以實際行動的支持。當然,如果她不是經常來拜託自己簽名的話林允兒會更感謝她,但從某方面來說這恰恰證明了她們的朋友關係。

『我們就在附近,工作忙么?出來見見。』。

林允兒仔細思考了一下日程,回復說『好』。

半個小時候抵達約會的咖啡店,就是那種色彩鮮艷到讓人眼前一亮,好像被洗去了一身疲憊的那一種。稍稍低頭掩飾自己的面容,林允兒穿過一排排可以前後搖擺的絨毛椅子,正好看到了獨自等待的陳惠仁。

「喂,別說我不照顧你。」

陳惠仁神秘的說道,轉而又問:「經紀人跟著了?」

「沒有,你到底有什麼好事兒?」正式開始拍攝之前的友人聚會是放鬆,所以鄭浩彬沒有制止,只是說今天會下雨,所以限定了時間,然後說會過來接她。

林允兒的確放鬆下來,仔細算算她和陳惠仁也有段時間沒見了。出來喝些東西聊聊天,體會一下平日里沒有的輕鬆,當真是讓人心曠神怡。

最起碼在陳惠仁面前,林允兒不用是偶像。

「反正是為了你好。」陳惠仁炫耀著。

林允兒抱起雙臂。擠眉弄眼,好像很精明的盤算了下:「為了我好?好的程度怎麼樣?你拜託的權相佑簽名我還沒拿到,不過肯定能拿到。」

「非常。全天下除了你家人之外也就我對你這麼好了。」陳惠仁難掩興奮的神情,隱約間好像還很期待似地。

林允兒入了戲,她摸著下巴,繼續玩笑:「如果真的那麼好。偷窺前輩換衣服的時候給你拍兩張照片也不是沒可能……」

「喂……林允兒你變了,居然都知道偷窺男人了!到時候我一定要發到網上,讓那些喜歡你的人好好幻滅一下。」

「切,你發的也沒幾個人看。」

「托某人的福我也是個名人,畢竟有跟你的大頭照來著。」

「你利用我!」

「怎麼?我朋友出道了。紅了,少女時代了,我得瑟一下都不行?」

你來我往之後,兩人相視大笑。

「行了,拿出來吧,什麼禮物?」林允兒在陳惠仁面前攤開雙手,做出一副很期待的模樣。

陳惠仁神秘笑笑,說:「禮物還沒到呢。」

禮物還會走路?

林允兒順著陳惠仁的目光望了眼門口的方向。天色已經有些陰沉了。天氣預報說今天會下雨。是進入春季以來的第一場春雨。

突然,林允兒有些不好的預感。

逃婚路上有情天 小雨下了起來,因為是高三學生,林允兒和陳惠仁說了很多關於大學的問題。傳媒專業的火爆人氣讓錄取變得很難,因為是藝人可以特例入學,但林允兒所面對的專業卻並沒有那麼多選擇性。不知道林允兒為什麼會突然對廣告學產生興趣的陳惠仁極力想要打消她這個念頭。畢竟作為演員,還是多學些一些戲劇上的東西比較好。

公司也是這個意思。學校簡章下來之後,鄭浩彬甚至為她買回來一大堆演員必讀書籍。類似『希區柯克與特呂弗對話錄』這種只是其中很淺顯的一本。

但,林允兒想了解更多的林蔚然,特別是工作狀態下的林蔚然。

等杯子里的奶茶沒了半杯,『禮物』到了。

「對不起,我遲到了。」

「喂,讓兩位這麼漂亮的女士等,你罪過可真的不小。」

陳惠仁明顯和這『禮物』很熟,林允兒驚訝的睜大眼睛,看著肩膀上還有些水漬的金道河。

「你們認識?」陳惠仁很有眼力見。

「不。」林允兒斷然否認。

氣氛為妙起來,只有金道河還掛著一臉人畜無害的笑容。

他說:「見過不止一次了,應該算是認識吧?自我接受一下,我現在是林允兒個人粉絲會的副會長,金道河。」

林允兒立刻嚴肅的問陳惠仁:「昨天的食物應援你們知道?」

「恩,沒有提前聯繫過的食物應援怎麼能進劇組?」陳惠仁更加好奇林允兒和金道河的關係,她有在林允兒的個人粉絲會任職,但金道河加入這個粉絲會已經有好幾個月的時間了,因為出手大方,為人有和善,甚至自費組織過幾次粉絲聚會,所以在粉絲會內人員很好。

難道,他是想通過我和林允兒見面?

陳惠仁突然覺得被狠狠敲了一下後腦勺,她所謂的禮物就是看金道河為人不錯,出身也不錯,所以把他介紹來給林允兒聯誼的。

「前幾天我們見過一次,是在ceci。」金道河把當著陳惠仁的事把當天的一切娓娓道來。

「你有男朋友了?」

陳惠仁驚訝的問道,她突然想到了什麼,然後又問:「那個個人財務助理真是你男朋友?」

這都哪跟哪?

林允兒突然腦子很亂,朋友的質問和金道河那自信的目光讓她一陣頭大,她閉上眼睛,垂頭用手撐著,手肘放在了桌子上。

突然,她抬頭問:「你真的喜歡我?」

「恩,我早就說過了。」金道河坦坦蕩蕩。

「喜歡我是不是要代表尊重我的意見?我現在只想工作……」

「你不是有男朋友么?這就意味著可以戀愛。」

被打斷了的林允兒火氣上來了一些,因為在公開場合,所以她拚命的提醒自己一定要冷靜。

她深吸了口氣說:「我有男朋友。」

陳惠仁不合時宜的插口:「真是那個林蔚然?」

聽到這個名字,金道河眉頭一挑。而林允兒則兇狠著來了一句。

「閉嘴!」

陳惠仁當即噤聲,不用多說她也知道自己擺了個什麼樣的烏龍。

林允兒長長的出了口氣,腦子裡閃過很多複雜的畫面。其中有自己被鄭浩彬狠狠訓斥,金道河惱羞成怒,自己被人說是狐狸精,乃至於她和林蔚然的緋聞登陸中央日報頭版頭條等等。

最後。她還是認真對金道河說:「你知道我男朋友是誰了吧?她說的對。」

「ok,目標鎖定。」金道河拿出手機,擺弄著,還問林允兒。

「林……不好意思,這個名字太不常見。你能跟我說說都是哪個字嗎?」

林允兒睜著眼睛,大腦再度當機。

一旁用吸管戳著奶茶的陳惠仁小聲說:「我就知道你們兩個不清不楚,居然連我都瞞著。」

等等,什麼叫不清不楚?

林允兒發現坐在自己面前的這兩個人好像是同一國的。

她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喂,給我介紹男朋友,你怎麼想的?」

「當然是為你好啊,你不想想做藝人以後結婚到底有多麼難,李孝利都快三十了。現在不還是單身?藝人那麼多。最終有好姻緣的又有幾個?我替你考慮,你還怪我。」陳惠仁一肚子委屈。

林允兒指著金道河問:「你說的好姻緣就是他?」

金道河自告奮勇:「恩,我真是好姻緣,家境好、性格好,沒有任何……」

「你閉嘴!」

凌霄大圣 林允兒的聲音又大了些,金道河老老實實的閉嘴。繼續低頭在手機上輸入他的『林蔚然』,甚至登陸了never進行搜索。

林允兒長嘆了一口氣。腦子很脹,甚至有些疼。她簡單分析了目前的情況。然後對陳惠仁道:「謝謝,沒全都告訴你對不起,但是我們的關係必須要保密,你也知道……」

「我知道,你不用說了。」

陳惠仁也小聲說:「你的難處我都知道,但是我真是為你好,我現在心裡不平衡,因為你瞞著我,所以我要幾天時間。」

她說完還拍了拍身旁金道河的肩膀,企圖收尾:「人家有男朋友了,你別努力了,走吧。」

「哇哦!」

金道河突然誇張的叫了一聲,然後鬥志滿滿的說:「大人物,新韓廣告代表理事,我爸有一家電視購物公司,社長大叔好像說過這個人,他最近在傳媒這塊很有名吧?」

見他一副完全無所謂的模樣,林允兒雙手合十,低頭認真道:「拜託你,放過我吧,我們真的不合適。」

「我喜歡你,所以就是合適。」

「我有男朋友的!」

「那我只要證明我是更好的男朋友就行了。」

「我很愛他。」

金道河撓了撓臉頰,赧顏道:「雖然這麼說有些肉麻,但我只要讓你將來更愛我就行了。」

『撲哧』,是陳惠仁笑了出來。注意到自己吸引了兩人的目光,她立刻揮手示意兩人繼續。

還能繼續啥?

林允兒明顯被打斷,只得說:「你繼續這樣讓我很為難,如果你喜歡我,不是應該讓我……」

「……讓你在別的男人懷抱里哭和笑,對不起,雖然我很像,但我真的不是電視劇男二號。」

他突然正色起來,讓林允兒被短暫的閃到了下。

緊接著,他又開始『無賴』起來。

「林蔚然……記住了,我去看看有沒有照片,他是不是比我帥……」

林允兒的腦海里一片空白。

「中國人?中國……那地方挺不錯的,我師傅經常跟我提起他的家鄉,好像是湖南?」

「掀起了韓國廣告界新氣象的關鍵人物?連接搜索詞這麼多?『虛擬偶像』、『idolworld』……這個我最近也再用,挺有意思。」

「跟三星廣告合作,促成了……哇,真是個大人物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