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幾道紅光從背部升起,化成長長血線隨著抖動的光影飛回空域。

莫邪臉色變得青白,短促的痙攣著,霹靂般的目光瞪著,被聲聲呻吟驚得心都碎了。

「三哥、二哥……」。莫邪聲嘶力竭的喊道。

兩隻赤血的目光從披散的頭髮里露出,看了眼莫邪,又無力的垂了下去。

啪!又是一聲光影爆碎。一道纖影飛出數十丈遠,重重的摔倒在湖面上。黑色的聖服被抽出一條長長的血印,血沿著碎服流下。

啪啦啦!四道晶鏈繃緊,無數的晶星從鏈索間噼啪的閃著。莫邪面上的青筋遊動著。「梅析,你到底想怎麼樣,要殺就殺,何必殃及他聖」。

梅析冰冷的俏容,有如玉冰雕琢,沒有一絲的暖色,盯著莫邪,卻沒有回應。

啪!又是一道碎光,像抽在莫邪身上一般,莫邪像只發了瘋的公牛,鼻孔里噴著火氣,咬牙切齒的扯拉著晶鏈。

承影流著血光飛出數十丈外,淚光閃過黑瞳,被散下的秀髮擋住,強支了兩下身體,無力的癱在湖面上。

莫邪的心都流了血,被一刀刀剜的,痛的失了聲,看著血色的鞭影飛向扁樂。啊的一聲,一口精血噴出數丈遠。

扁樂猛得揚起頭,硬生生的接了一鞭,混身抽搐著,腿一軟,癱在血腥湖邊。

莫邪兩頰的肌肉顫動,鼓起了一道道的稜子。眼睛向外冒著怒火,一口氣悶在心口,喘不過氣來,窒息了。

吸足血氣的鞭影在空中化成血龍,落向泰阿、赤霄、夏禹。三位聖者悶哼一聲,卷著血氣飛向刑湖。滴滴精血混入霧氣里,下了一場血雨般落向湖面。

赤霄在湖空中滾了一圈,爬了起來,瞪著血目。「****的,你們這些死聖祖,有本事,你抽死我」。

夏禹、泰阿伸手拉住赤霄的聖服,死死拉住跳著腳大罵的赤霄。「二弟」,「二哥」。

步步成婚,總裁好囂張 「別拉著我,四弟都讓他們快折磨死了,梅析!我****祖宗」。

啪!啪!兩道血光抽向赤霄,赤霄連躲的機會都沒有,光梢落在赤霄的臉上,一條血印從臉角滑過脖子,落在聖服上,身上的聖服撕裂開,留下深深的血痕。

赤霄仰面飛出,扯得泰阿、夏禹滾了幾個跟頭,不得不放了手,死拉的手心裡留出一溜兒血。

「二弟」!「二哥」!泰阿、夏禹爬到赤霄身邊,赤霄臉都變了形,長長的血口深到骨頭,半張臉都開了花,血淋淋的看不出臉形。

赤霄緊閉著眼睛,進氣多,出氣少。散了架子似的躺在泰阿懷中。

「二弟……」。泰阿拭著赤霄臉上的血,哭嚎著。

夏禹拭著淚水,沒有任何辦法,幾位聖友被聖祖擒住后都封印的丹海,如今只留下皮囊任人宰割。

梅析回首狠狠的瞪眼唐琅。

赤霄與赤曉關係極深,聖域傳言,赤霄就是赤曉的內侍,關係不同一般。如果傷了他,赤曉少主回來,可就不好解釋了。別看赤霄多次挺而走險,聖雲城都沒有重罰,與赤曉有決定性的關係。

唐琅心領神會,知道剛才出手重了。目光轉向承影幾位聖女。

梅析似被這種快意激動的不住地顫抖。慢慢的走到扁樂身前,抬腳踩在扁樂的肚子上。「聽說你有了」。

扁樂猛地揚起頭,淚汪汪的黑瞳里現出乞求之色。抱住梅析的腳,哭道:「聖祖!求你不要這樣」。

癱在遠空的承影抬起頭,看了眼扁樂,眼裡閃過憐色,慢慢的低下頭。

梅析疑惑的看向莫邪,眼裡閃過奇色。莫邪竟然沒有一點兒反應。

「城主,他急火攻心暈死過去了」。史迪神識道。

梅析凝視著血空中的莫邪,卻沒敢過去。眾聖祖都知道,雖然莫邪被封印的丹海,卻因神識大圓滿,眾聖者根本無法靠近,一旦接近,必會遭到神識攻擊。近十餘年,不知有多少聖祖被莫邪神識斬殺在刑湖內。

梅析忿恨的收回腳,心裡罵道:「暈!早不暈,晚不暈,這時候暈過去」。

「小聖女留你一會兒小命」。

眾聖者臉色微微緩和,同為聖族聖祖,對梅析的舉動也有幾分不滿,必竟莫邪的事不能涉及晚輩,何況是胎中腹兒。

梅析並未再意眾聖者心思的隱動,轉眼看向泰阿等聖者,眼神變得更加兇殘,尖尖的細牙輕輕的磨動,幾聲驚心的磨礪,令夏禹等聖驚慌的抬起頭,眼裡閃過慌亂的神光,躲開梅析凝來的目光。

「幾位小聖友,我給你們最後一次選擇,要麼與莫邪同死,要麼助本城主抹殺其神識」。

泰阿低著頭,握著赤霄的手,越來越緊,也越來越熱。「二弟……」?

夏禹眼神閃爍,嚇得臉兒有如染了色,一搭兒紅一搭兒青。

承影搖晃著站起身,走到扁樂身邊,慢慢的蹲下身,面無表情的扶起扁樂。遠處的古欣伏在湖面上,一動未動,暈死過去了一般。

「聖雲城恩怨分明,本城主也說話算話,修鍊到凝氣境不容易呀」!。 BOSS逼婚強制上線 梅析冷冰冰的盯著幾位心神意亂的聖者。

十幾年嘔靈,梅析已經看出小聖者們的心思,只要再加點火,足可以讓海誓山盟化為烏有。

刑湖在梅析的聲音里,冰凝了一般冷靜了下來,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湖面上幾位掙扎在生死之間的聖者身上,滴嗒一聲,凝了冰了冷汗從空中掉落,像一把重重鉛錘敲擊在眾聖者的心口上。

「大哥!二哥!我……」。夏禹低著頭不敢看泰阿,聖身因為緊張不停的顫抖,趴了幾下,才站了起來,走向梅析。

赤霄微閉的眼角流出一行眼淚,嘴角不斷的抽動,哽咽著久久才說道:「大……哥,人各有志,隨他去吧」!

泰阿臉色陡然變黃,蠟黃的像個死人,緊握著赤霄的手慢慢的鬆開。赤霄猛的睜開眼睛,盯著泰阿側到一邊的臉。手一緊,握住泰阿鬆開的手。

擋著臉的黑髮急速的顫慄,泰阿背過身去,伸過手來扣住赤霄蒼白的手指節,艱難的掰開,站起身,頭也不回的走向梅析。

赤霄伸著手,無力手臂篩糠一樣哆嗦起來,眼睛瞪的極大,閃著驚光,張著嘴。手在空中抓了兩下,慢慢的放下。

「大哥」!

走了數步的泰阿猛的停住腳步,卻沒有回頭。

「扶我坐起來好嗎」?

泰阿閉著眼睛,咬著牙,兩腮肌肉綳起,嘴用力抿起,抑起頭凝視著透著藍光的天穹,長長的嘆了口氣,頭也不回的走向湖邊。

赤霄躺在冰冷的湖面上,冰寒之風透骨而入,側著頭看著泰阿遠去的背影,湧出的淚水結了冰般凝在眼角。

梅析冷哼了幾聲,轉臉看向扁樂和承影。

承影扶著扁樂,未理凌空壓來的神識。「我們走」。

扁樂猛的推開承影,對著驚愕的承影冷笑著。「我不會為莫邪殉葬」。

承影眼前發黑,耳朵里嗡嗡回蕩著扁樂的聲音,覺得全身彷彿微塵似地散了架,她沒想到扁樂會這樣的絕情。大大的黑眸子現出厭惡之色。「賤女人,枉費莫邪對你一片痴情,…….」。

啪!承影在一聲脆音中飛了出去,摔倒在湖面上。

扁樂咬著牙,眼裡閃著冰光。「奴婢,我弄死你如弄死一隻螞蟻」。

趴在湖面上的承影被打蒙了,睜著眼睛,摸著起了肉林子的臉,愣了會兒。凌空趴起,顧不上雪白的峰影露出破殘的戰甲,發了瘋一起跳罵起來。「你這個****,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承影剛沖兩步,一道身影擋在扁樂身前。

古欣不知何時,從湖面上趴起,兇巴巴護著扁樂。「不要臉的丫頭片子,敢在我師姐妹面前發飆」。

承影那裡還收得住,衝到近前,一把抓住古欣的頭髮,連搧帶撓的抓向古欣的臉。別看古欣早有防備,生在聖境的古欣那裡見過如此發瘋的聖女,愣了下。承影抓住頭髮,猛的一拉,古欣頭皮生痛不由得低下頭,跟著兩頰隨著爪風擺去,一陣火辣辣的痛,嫩紅的小臉上出現十道血林子。

古欣哭叫了幾聲,才從承影瘋狂的抓撓中反應過,顧不得破相的臉,回手抓住承影的頭髮,兩位聖女撕打了起來。

罵聲,喊聲,哭聲,嘴巴子聲,撓臉皮聲,踢肚子聲、撕衣服聲混雜在一起,皮絲、肉絲、血絲與碎指甲飛在空中。兩個發了瘋的母老虎滾在一起。 「同學們,歡迎你們進入內院,接下來是為期三個月的考察期,考察期沒有通過的學員,學院將強制其畢業,希望同學們戒驕戒躁,繼續努力,現在,你們可以享受你們的內院生活了。」

慕容勛看著面前個個灰頭土臉的小傢伙,笑眯眯地說道。

地蜥在泥土中的速度極快,為了減少阻力,它的身上又會釋放一種黏滑的液體,對普遍在靈衛階別以下的學員來說,想要不被甩出去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情。

故而原本地蜥身上百餘名學員,經過這場泥土的洗禮之後,剩下的也就在半數左右,將將突破六十人,滿打滿算也就是兩個班。

「怪不得這百川學院的內院人數如此稀少。」

艾莉絲拍著身上偶爾濺落的泥土,低低開了口。

「大哥哥是說,這考核難度太高了么?」

一直被艾莉絲護著的駱雅眨了眨眼睛,問道。

「不僅如此,進入內院的考核只是一方面,我想,後續的考察期才是真正的重頭戲,至於內院的人數,想必是因為這樣的考察肯定不止一次,而但凡有一次沒有達到要求,就會被學校強制退學。」

艾莉絲輕輕摩挲著下巴,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大哥哥的意思是,以後恐怕每三個月都是一次考察期,而只要有一次沒有通過,就不能繼續待在內院?甚至…不能待在百川學院?」

駱雅驚訝的聲音有點大,站在艾莉絲與駱雅不遠處的學員聽到這話之後,眼神中也瞬間帶上了一抹深思。

一寵沉淪之嬌妻是法醫 「雖然有些殘酷,卻不失為一個好法子,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壓力不斷,動力才會不止。」

艾莉絲微眯起眸子,聯想到在外院的每月考核和進入內院前的次次篩選,她能夠確定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

不過她倒並不覺得這百川學院選拔人才的手段有多殘酷。

她相信人的潛力是無窮的,只有一直處在緊張的壓力之中,人才不會輕易懈怠。

而且,她總覺得這樣的方式已經不僅僅像是在培養人才,反而更像是一種選拔。

經過一遍遍篩選出來,選拔出來的那個人,或許,要承擔一些極為重要的使命。

只是,百川學院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學院選拔出那樣一個人又想要完成一個什麼樣的使命呢?

難道是…守護?

艾莉絲忽然響起澈曾經說過,崛起的人族為了守護這片大陸的安定,曾在神魔之子誕生的地方建立起一座巨大的防護陣。

而在這個防護陣上建起的用於培養孤兒的學員就是百川學院。

百川學院存在的目的就是為防護陣提供靈氣加持,保護本源之氣不會逸散,也不會令人發現神魔之子的逆天功法。

可是不是說隨著人族漸漸興盛起來,大陸趨於穩定,這裡的防護陣已經沒了效用么?

難道,百川學院又重新擔起了守護防護陣的職責?

而這樣的職責則意味著…大陸要迎來另一場劫難了?!

想到那在百川學院的牆壁上逸散而出的詛咒黑氣,艾莉絲的心中驟然一驚。

那詛咒黑氣的來源,就在這內院! 「大哥哥,大哥哥?」

「嗯?」

眼前忽然晃過道道虛影,軟糯的聲音在艾莉絲的耳畔輕輕呼喚著,令她瞬間回過神來。

手掌握拳不受控制地向前揮去,卻在看清面前人之時堪堪收住了力道。

「大哥哥,你怎麼了?臉色看上去很難看的樣子,發生什麼事情了么?」

拳頭停在了駱雅面前不足一厘米的地方,小姑娘的髮絲都被拳頭的勁風帶的飄動起來,可駱雅的眼中卻沒有半點懼怕之色。

彷彿篤定了,艾莉絲一定不會傷害她。

隱婚老公①老婆快到碗裏來 「我沒事,抱歉,嚇到你了。」

揉了揉額頭,艾莉絲微皺著眉搖了搖頭,她方才竟然想那防護陣之事想得入了迷,連外界的感官都給屏蔽了。

還好自己及時止住了手上的動作,否則要是這一記重拳落實了,小姑娘怕是得被自己毀容,甚至重傷。

雖說自己有修容藥劑可以修復容貌,也有恢復藥劑可以療傷,可自己若是真下了手,心中的自責卻是無法修復的。

還好還好。

這樣想著,艾莉絲忽然又綳了臉。

「小雅,以後若是見到我發獃了,千萬不要站在我的面前叫我,很危險的,知道么?」

「嗯嗯,我知道了,不過我相信,大哥哥一定不會傷害我的。」

小姑娘依舊笑得開懷,彷彿從未因剛才的那一幕而與艾莉絲產生半分隔閡。

當艾莉絲能夠為了她而以身犯險的時候,她就相信,她的「大哥哥」一定不會傷害她。

一定!

看著眼前一臉篤定的小丫頭,艾莉絲忽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該說她盲目自信么?可是為什麼那句「我相信,大哥哥一定不會傷害我的」聽起來是那麼的美妙。

像是一種濃烈到令心都變得有些灼燒感的信任。

她相信她,那麼篤定,又是那麼的義無反顧。

哪怕她剛剛差點傷了她,她依舊是相信著,她不會傷害她的,所以她連躲都沒有躲。

那樣迅猛的拳頭帶著風向她襲來,她甚至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而這,都源自於她對她的信任。

雖然有點愚蠢,但卻傻得可愛。

原來,這就是信任的滋味么?

或許她從最初想要對她好,就是因為她看向她時,眼中閃現的,那濃濃的信任吧。

那種信任是她這種從小被灌輸了陰謀權術,爾虞我詐的人所無法達到的,她信任的,從來只有她自己。

可是,被信任的感覺是那樣美妙,美妙到竟讓她有些沉淪了。

「大家呢?大家都去哪裡了?」

斂下心中的小小激蕩,艾莉絲環顧四周,眼帶疑惑。

「大家都去選擇勢力去了,在內院之中,只有組建或者加入勢力才能得到相應的修鍊資源,大哥哥,你打算加入哪個勢力呀?」

駱雅把剛才慕容勛走之前的話給艾莉絲複述了一遍,隨後緊接著問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