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更扯蛋的是,最後這傢伙還活生生勒死了那頭可怕的凶獸,至此,一戰成名。

暴龍武魁的戰鬥,從來都是血腥暴力,能喚起人心中最原始的獸性。

看過的人都知道,沒看過的人也聽說過,此時見到這傢伙上場,紛紛振臂高呼,大聲為其喝彩。

至於孟星元,完全被當成了不走運的倒霉蛋,是死是活,全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因為暴龍武魁,下手從來不知道分寸。哪怕這只是一場十分簡單的比試。

「砰!」「砰!」「砰!」

武魁跑動,如巨岳挪移般,整個擂台都隨著他的步伐在晃動。

眾人的熱情更高,都在期待下一刻,那個看起來瘦瘦的傢伙,被武魁一拳打爆。

「轟!」

武魁出拳了。

所有人眼睛瞬間瞪大,死死盯著台上,惟恐漏掉一絲細節。

拳出如山嶽砸來,巨大的力道打炸了空氣,颳起無數層勁風,颳得人臉生疼,睜不開眼睛。

如此可怕的威勢,通常,只能在凶獸身上看到,萬沒想到,打出如此恐怖一拳的,居然會是一個人類!

「啪!」

拳頭到肉的聲音。

響亮無比。

然而想象當中的情況並沒有發生。武魁那看似可以轟爆一座山丘的鐵拳,被一隻不大的手掌,牢牢接住。

「只是這樣?」孟星元的眼中,充滿著調笑。

所有人都傻了。

場面頓時靜了下來。

底下的人,瘋狂地眨著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麼。

武魁卻是羞怒了臉,「喝!喝!」

他使出了吃奶的勁,想挪動自己的拳頭。然而任他如何用勁,他的拳頭,就彷彿是一塊磁鐵一樣,牢牢地吸在孟星元的手掌上,聞紋不動。

「沒意思。」

孟星元搖頭。手掌一擰,頓時聽到「咔嚓!」一聲,緊接著,便是那武魁宛如撕心裂肺的痛嚎:「啊!!!」

「我的手臂!我的手臂……」

他哭了。

因為就在方才,他整條如同鋼鐵澆築而成的手臂,被眼前這個該死的小鬼,擰成了麻花!

堂堂的暴龍武魁,一條手臂,廢了!

「唰!」

孟星元身形再動,不見他任何動作,彷彿只是以最純粹的肉身力量而已,沒動用靈力,沒動用靈技,只是簡簡單單的一拳,樸實無華。

「轟!」

無數勁風,在他拳下生成。比起這武魁方才的那一拳,更恐怖,更可怕,直接轟在了他的肚子上!

「蓬!」

一聲沉悶的撞擊聲,下一刻,壯得像一頭凶獸一樣的武魁,整個人咳著血,瞬間倒飛出去。

孟星元跳下擂台。

所有人,這才如夢方醒,大吼出了聲。

「我……草!這是什麼情況!武魁……敗了?!!」

「太快了吧,就一拳?真的假的?!那麼可怕的暴龍武魁,可以用肉身,正面跟凶獸搏殺的武魁,居然一拳就被打飛了?太假了啊!」

「這武魁今天是不是沒吃飯?還是昨晚上怡紅院用光了力氣?!一拳被打飛?我莫不是在做夢呢吧!」

「那小子是誰,能一拳打飛武魁,肯定不是什麼無名之輩,你們有沒有誰認識的?」

「面生,不高也不壯,怎麼可能有這麼強的力量?會不會武魁大意了?」

擂台底下,一下炸開了鍋。

灰頭土臉的武魁捂著肚子,整張臉漲得一片青紫,再沒臉久待,直接就跑了。

孟星元也沒在意。

蓮子的八十年代生活 接下來又比了兩三場,對他而言,多跟遊戲差不多。這回他倒也沒表現出太過驚人的力量,中規中矩獲勝。

最終,他奪得一個武師名額,受聘成為這弘武武館的在職人員。

熱鬧看完,眾人散去。

交代完相關事宜,帶他熟悉了弘武武館內部的那名工作人員也離去,武師員工住所,便只剩下了孟星元一人。

才打量了一下自己的住所,馬上就聽到一陣敲門聲音。

「張老師?」

門口,正有一個男子,正朝著自己笑。

「穆老師。」孟星元轉身,看了他一眼,「有事?」

入選的三名武師,一個是他,一個是一名叫做沈秋荷的女子,還有一個,便是眼前這個姓穆的中年男子,叫穆斐。

之前三人通過姓名,所以孟星元知道他叫什麼,他也知道孟星元叫什麼。

至於穆斐是否跟他一樣,報的是假名,這孟星元就沒興趣關注,也沒興趣知道了。

這姓穆的中年男子長得和和氣氣的,然而孟星元卻知道這人不是什麼善類。

因為之前那擂台戰,別人都是點到為止,頂多就是受傷,很少有流血事件。

偏偏與這穆斐交戰的那幾人,不是重創,就是幾乎身死。他的刀法,一出手便是帶著一股慘烈的鐵血氣息,絲毫沒有留手,或是放水的意思,與他交戰的人,幾乎是一瞬間便遭到重創,直接導致的,便是後來排到他的人,直接棄權不敢與之爭。

這與他那副看起來和和氣氣的偽善模樣,十分相悖。

對於這類人,孟星元當然不可能對他有什麼好感。 心中有意見,臉上卻不會表露出來。

好歹也踏入了修界這麼久,這點養氣功夫孟星元還是有的。

穆斐似是沒有察覺到他語氣中的冷淡,走了進來,頗為熱情地笑著:「小凡兄弟,不請自來,沒打擾到你吧?」

嘴上說著客氣話,人卻是已落落大方地走了進來。彷彿他才是此間主人,一點都沒有客氣的意思。

孟星元掃了他一眼,微有些不爽。

不過進來都進來了,也不好往外趕人。畢竟剛入這弘武武館,他不能表現得太不合群。

「沒有的事,穆兄來訪我歡迎還來不及,請坐。」

落坐,倒茶,寒暄了一會兒。

見孟星元無甚談興,這穆斐終於直接道明了來意,「晚上我打算在凇凌城最好的酒樓,請仙居上擺一桌,不知小凡兄弟能否賞光?」

「請客?」孟星元看了他一眼,輕笑了一下,卻是婉辭道:「多謝穆兄好意,不過如果是今晚的話,我可能有些不便……」

「小凡兄弟!」

穆斐在笑,眼神卻一下轉冷,突然按住他的手,直接打斷他道:「別這麼不合群嘛。難得愚兄想請客,請仙居,可不便宜哦。況且都是同僚,日後在武館之中,也是要一起共事的,彼此先認識,熟悉一下,往後也好有個幫襯,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說著,他突然湊近,聲音壓低,以一種不容置疑的語氣道:「你要知道,這弘武武館,其實也是一個小江湖,明爭暗鬥不少,舉個例子,那吳伯今日所說的『生源』,你以為好的生源,就不用搶么?咱們好歹也是同時進的這弘武武館,也算同期,理應互相關照。現在為兄只是請你吃頓飯,難道你這點面子都不給?!」

話,是好話。

但他的語氣,讓孟星元無法接受。

就像老大在訓小弟一樣,這穆斐,顯然是有一種將自己當作了他未來小弟培養的意思,語言之中,儘是不容反抗的意思,居高臨下的意味十足。

即便如此,孟星元依舊耐著性子,客氣道:「穆兄,我今日真的有事。改天吧,改天我請你,請仙居也好,哪裡也好,你隨便開口……」

「算了。」

穆斐猛然站起,不悅之色溢於言表。語氣淡漠,再不復之前的熱情。

孟星元隱隱覺得此人身上,突然散發出了一絲冷意,讓他生出一種錯覺,自己彷彿正在被一頭毒蛇盯上了一般。

作為在荒林之中歷練了一年多的修士,他很相信自己如同野獸般的敏銳直覺,不可能出錯。

只不過這穆斐冷冷地丟下一句,「好自為之」,人就走了。並無其他異常舉動,孟星元雖眉毛暗皺,卻也沒有輕舉妄動。

霸道總裁被我征服了 一直到走出他的員工舍間數百米之外,這穆斐突然又低喃了一句,「給臉不要臉的玩意,有點實力,能擊敗得了武魁而已,老子降下身段,親自來拉攏,你敢拒絕?不識抬舉的東西!看老子日後有機會,怎麼收拾你!」

他以為距離夠遠,聲音夠小,孟星元完全不可能聽得見。

但,孟星元聽見了。

「這個穆斐……」

孟星元眉頭大蹙,眼神有些發冷,拳頭都不自覺攥了起來,卻又放下,「十足的偽君子。只希望他放聰明,別自尋死路!」

那穆斐,縱然很聰明地隱藏了自己的實力,卻也不過只是一個八星靈士而已。

在絕對的實力碾壓面前,有點小聰明,會耍點陰謀詭計,又有什麼用?

此時天色已漸暝。

說晚上有事,還真不是孟星元在推拖那穆斐。雖然很煩這個偽君子,但晚上,他還真的就是有事。

換好一身行頭,黑衣黑靴黑頭套,再加上功法【吞食天地】的特殊斂息效果。孟星元很確信不會被人認出來,這才偷偷出了武館,往城南方向摸去。

那裡,是陳氏一族的族地方向。他現在要做的,是踩點,以及打探消息。

滅族,可不是小事。

特別是陳族這種青銅世族。

如果是什麼凡石世族,或者黑鐵世族,都不用這麼麻煩,孟星元估計扛著一包符篆,符道捲軸就去了。

一頓狂轟亂炸,管你什麼世族不世族,就是屠殺!

滅族,也非常簡單。

但青銅世族不同。

特別是陳氏一族,這種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青銅世族,就更得小心翼翼地計劃好了。

畢竟,這可是一城的主宰家族,怎麼可能簡單得了?!

城南。

暮色籠罩之下的陳家堡壘,如同一頭荒古猛獸,伏卧在大地上,給人一種威嚴,霸道,而不可侵犯的感覺。

這片區域極大,作為凇凌城的霸主世族,沒人知道陳家到底有多大,到底,有多強大。

總之,在這片土地上,敢捋陳族虎鬚的人,都死了。

直至今夜傳出了一個消息,三日前,似乎有一個女賊,不僅從陳族族地之中,盜得陳家祖傳的寶物,並且陳家方面,還抓不到這個女賊,讓她跑了!

消息一經傳出,幾乎是以野火燎原的趨勢,瞬間傳遍了整座城池!

只在一瞬之間,整座凇凌城,一陣嘩然。

「喂,你們聽說了么,陳家丟東西了!」

「你也聽說了?似乎丟的還是祖傳的寶貝啊,更讓人驚訝的是,還讓賊人逃了……」

「是個女賊!聽說長得傾國傾城,使了個美人計,不僅讓那陳老太爺失了心竅,將祖傳寶物拱手相予,而且還阻止了第一時間打算擒賊的陳家大爺,陳家二爺,這才讓那女賊逃之夭夭。」

「卧槽!真的假的?!那陳老太爺……老而彌堅啊!我輩楷模,我輩楷模!佩服啊!」

「嗤,別瞎說!你以為這是世俗的那些演義話本?還美人計?!陳老祖功參造化,一隻腳幾乎踏入了靈宗之列,怎麼可能被美色迷惑?荒謬之極!」

「那你說那女賊是如何能從陳族之地,將寶物盜得?而且,這都三日了。若不是陳家那邊的動靜太大,實在壓不住了,我們還不可能知道他陳家失竊呢。有哪個仙子,能有這通天本領,能偷陳家的東西?!」

這一日,凇凌城風起雲湧。 因為陳家失竊,凇凌城頓時風起雲湧。

一時間,流言四起,小道消息紛飛,哪怕陳家在凇凌城勢大,卻也堵不住悠悠眾口。

孟星元出去,走到一半,便無奈退了回來。

因為這條突然流傳出來的消息,整座城池,此刻都沸騰了。

夜上三更,卻無人入眠。整座凇凌城,燈火通明,哪怕他隱藏的手段再高,也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之下,摸到城南陳家堡地界。

能走到一半,都算他技巧高超。

滿城嘩然,陳家方面卻保持著靜默,只是不斷派出人手,搜索,查找。

同時,因為消息再也壓制不足的緣故,陳家方面索性也撕破臉了,一張張華麗麗的通緝單貼滿了城中大街小巷。

只要能提供女賊消息的,賞十萬靈石!

一條消息,十萬靈石!

整座凇凌城,徹底沸騰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