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決鬥場是一個無名地山坡。這也是附近最高的一個山坡,周圍一片視野開闊,既適合決鬥,也適合觀戰,倒是一個上佳的決鬥之所,也許今天決鬥之後,這兒還會立下一塊石碑。上書「驚世之戰」四個大字。

蕭寒與歐陽春的決鬥確實稱得上是驚世之戰,神級高手的決鬥千年未遇一次。而且即使比武切磋也是在荒蕪人煙的地方低調的進行,最多邀請幾個要好地人掠陣觀戰,基本上消息都是密不外傳的,哪像現在這樣,搞地全大陸都知道這場決鬥!

尤其還是為了一個女人,賭上了身家性命!

也只有年輕熱血的神級高手才會這麼做,上了年紀的人都是比較珍惜老命的。

這一次決鬥的重大。所以不得不找出幾個慎重的裁判出來。

光明聖教的紐卡門大主教自然是少不了地,兩大公會自然也要各出一人,剩下的還要再找出兩個人來,蕭寒這邊出一個,四大世家也出一個。

結果商量來商量去,蕭寒這邊推出了寧馨兒,雖然她是當事人,可並不參與決鬥。這種裁判其實判決並不難做,難做的只是壓的住場子,而且寧馨兒早已暴露了聖階高手的修為,自然是有資格當著裁判一職,反正她也不是唯一的裁判,四大世家這邊本來歐陽春想把歐陽林推上去的。可歐陽林與歐陽春是直系親屬的關係,這裁判一職是要避嫌地,所以將葉家的葉留心推了上來,這樣一來,也算是一種平衡了,寧馨兒若是偏袒蕭寒,葉家自然也會幫歐陽春,必將葉家也有人被迫進入賭鬥之中。

五人裁判小組的成立預示著決鬥正式的進入了倒計時。

「風魔,今天你必敗無疑!」歐陽春一上來就展現出無比強大的信心,那自信滿滿的表情在所有人面前是一覽無遺。

「戰場瞬息萬變。歐陽公子還是等比過了再說吧。」蕭寒微微一笑。風輕雲淡地說道。

與歐陽春的雄糾糾氣昂昂相比,蕭寒就顯得平靜平淡了些。

「哼!」歐陽春冷哼一聲。眼底飛速的閃過一道凶光,殺心已定,無需多說了。

決鬥的規矩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爛熟於胸,除了蕭寒這種突然崛起之輩,在場的哪一位不是從屍山血海中走出來的,決鬥,那一點都不陌生,只是年代可能久遠了一些。

也許今天的決鬥會讓不少人找回他們都快要遺忘的記憶,所以很多人,即使他們都已經是大人物了,這會兒都抑制不住臉泛潮紅。

「紐卡門大主教,今天的決鬥是貴族式地決鬥嗎?」歐陽春突然問道。

兩大公會向來不和,誰做主裁判都不行,寧馨兒和葉留心各屬一方自然也不行,剩下地只有紐卡門大主教了,撿了一個大便宜,能給兩大神級高手做裁判,這位素來喜怒不動於色的沉穩大主教內心也有些抑制不住地激動,這可是讓他名垂史冊的機會呀!

「這個?」紐卡門大主教一愣,旋即就明白歐陽春的意思了。

普通的決鬥,自然是勝敗定輸贏,輸贏的條件只要定一個契約,找一個見證人就可以了,但是貴族式決鬥就不同了,同樣的規則是勝利者可以殺死失敗者,但是貴族式決鬥還有一條,那就是勝利者可以擁有失敗者的一切!

當然這只是理論上的,其實要做到這一點,卻有好多條件才行!

第一條便是決鬥的雙方是自願的,不能有任何的強迫,否則只能算是普通的決鬥;其二,雙方的爵位要是對等的,伯爵只能對伯爵,這一點很重要,加入一個小小的男爵對上一個公爵,那麼勝利者擁有失敗者的一切,那麼這個男爵豈不是一下子變成了公爵,這豈不是兒戲?其三,必須要所屬國家的君主的同意,如果是兩個國家的話,那就需要兩個國家的君主都同意才行。要達到這三個條件,貴族式決鬥就算成立了。

貴族式決鬥地規矩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只不過從規矩訂立的那天起,真正的貴族式決鬥早已不復存在了,現在流行的貴族決鬥只不過修改版,完全達不到貴族式決鬥的真正的要求。

而且侯爵以上的貴族式決鬥基本上早已絕跡了,都已經身為貴族了,還有多少人會去決鬥呢?貴族可都是紳士,有權拒絕任何決鬥地。

「歐陽公子。是你先挑戰風魔蕭先生,賭約都已經建立。這個時候提貴族式決鬥什麼意思?」紐卡門大主教惱怒道,這個歐陽春未免野心也太大了,既然動了要謀奪風城的心思,你也不看看局勢,風城現在是各大勢力地漩渦中心,大陸上任何一家勢力伸手進去都會被絞的粉碎!

貴族式決鬥?蕭寒面色微微一變,他當然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只是沒有想到歐陽春居然如此瘋狂,他難道不知道,如果他輸了的話,那意味著什麼,他是歐陽家的少家主,難道把整個歐陽家輸給自己嗎?

不過很快,許多人都想通了這其中的關鍵,歐陽家並沒有對外公布確立歐陽春下一任家主的身份。只是先繼承了一個侯爵,按照歐陽家慣例,只有歐陽家下一任家主才有資格繼承一個侯爵,所以這個少家主的地位已經是半明朗化了。

只不過這裡面歐陽春玩了一手,他地身份半明半隱,也就是給了歐陽家迴旋的餘地。如果他的身份正式確立的話,那他輸掉的話,起碼半個歐陽家都要歸蕭寒所有,但是現在不同,就算萬一他輸了,最多賠上自己和葉珂,加上一個不值一錢的侯爵,歐陽家再立一位新的家主繼承人就可以了,等於說將那個一百年的限期變成了無限,而贏地話。可就整座風城囊入手中。還有蕭寒那幾個千嬌百媚的美人兒,等於說再掙了一個歐陽家也不為過當。這一鑽貴族式決鬥的空子,以微弱的代價,博得巨大的受益,歐陽春果然不愧是歐陽家百年未遇的天才!

卑鄙!無恥!許多人都在心裡罵了歐陽春一聲,可是誰都沒有指責他這麼做有什麼不對,換做是他們自己,也可能會選擇同樣地做法!

寧馨兒臉色發白,歐陽春太卑鄙了,她根本沒想到這樣一個大世家出來的人會用如此卑鄙的手段算計自己的心上人,而她現在站在裁判的位置上有些話已經不好說了。

「歐陽公子,賭鬥的契約已經簽訂,你提貴族式決鬥是什麼意思,難道堂堂歐陽世家的少家主可以不遵守契約的嗎?」寧馨兒忍住怒氣,質問道。

「寧馨兒大家,我只是一個提議而已,希望蕭城主考慮一下而已。」歐陽春優雅的一笑道,目光從蕭寒臉上移到寧馨兒身上,赤luo裸的眼神似乎要將其一口吞下。

明面上看賭注相當,如果是貴族式決鬥地話,歐陽春還吃一點虧,可實際上歐陽春拿出地那點賭注簡直不可看,偷換一下概念,歐陽家根本是拿一個空頭來跟蕭寒賭整個風城以及蕭寒的一切。

勝,蕭寒根本得不到什麼,敗,則要輸掉一切!

這樣地蠢事別說是傻子都不會幹的,蕭寒不傻,當然不會上他的當!

論計謀,不論是陰謀還是陽謀,中華民族幾千年留下來的智慧豈是一個小小的歐陽楚的自作聰明可以理解的。

蕭寒幾乎可以肯定,只要自己答應,那麼貴族式決鬥的三個條件歐陽春肯定已經幫他的妥妥噹噹的了,甚至最後一條,需兩國君主共同同意的詔書,他也能轉眼之間拿出來!

「歐陽公子,也許幾天前,你若是提這個貴族式決鬥,我還可以答應你,可是現在不行了!」蕭寒淡然一笑,雖然今天的事情是意料之外的,但歐陽春怎麼算都沒有算到,蕭寒手上已經有大月國國主月無涯簽署的冊封他為三等公爵的詔書,只是沒有對外公布而已,如今已經不滿足第二個條件了,他已經是公爵,就算是最低的三等公爵,也比歐陽春這個一等侯爵高了一級,這不僅僅是等級的差距,而是階級的不同了。

「為什麼?」歐陽春將目光從寧馨兒身上移開,錯愕的問道。

「我知道歐陽公子早已替蕭某打通了一切關節,貴族式決鬥的三個條件對你來說並不困難,想必我大月國國主的詔書和你們明嵐帝國皇帝的詔書都在你的手上吧?」蕭寒直接點出歐陽春的陰謀。

歐陽春當然不會承認,這種將自己陰謀公佈於眾的事情又怎麼能說呢?

「知道嗎,三天前,我國國主已經冊封蕭某為三等公爵,雖然區區一個三等公爵還不能跟一個帝國的一等侯爵相比,不過公爵就是公爵,你想對我發起貴族式決鬥,是不是等你坐上歐陽家家主的位置才可以呢?」蕭寒微笑的取出詔書,在所有人面前亮了一下相,冊封的詔書是做不得假的,而且倉促之間,蕭寒根本沒有辦法作假。

「你早就知道?」歐陽春惱羞道,沒想到自己的一番精心布置,人家早已洞悉,就是為了在這一刻戲弄自己!

「我不知道,如果不是你這番陰謀詭計,我也不稀罕拿出這張三等公爵的詔書!」蕭寒慶幸的是大王子月弱提前將冊封的詔書給了他,要不然還真不好化解歐陽春陰謀呢!

同時也明白了一點,這會不會是老頭子早已洞悉了一切,提前給自己埋下了伏筆呢?

這麼大的事情,自己事先居然一點風聲都沒有收到,四大世家的這種大勢力的能量果然非一般人難以想象!

看來要在這大陸上混下去,情報工作還是要加強,這都在自己眼鼻子底下還差點讓人家給算計了,這也太失敗了。

偌大的情報工作都壓在辰雨一個人身上,既要顧內,又要顧外,難免有疏漏之處,況且這四大世家若是不想讓人知道的秘密,誰又能輕易的知道呢?

歐陽春也是一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計劃周密,突然襲擊雖然最後功虧一簣,既然沒有得逞,索性就默認了。

蕭寒可不怎麼想,歐陽春當真是為了寧馨兒,他還佩服他是條漢子,畢竟他還把人家未過門的老婆給睡了,這個秘密遲早會被捅破的,就算歐陽楚最後敗了,他也沒想過要把他怎樣,可是這歐陽春居然把主意動到風城和他所有的女人身上,這口氣他豈能咽下!

如果隨隨便便就這麼算了,那可就太便宜他了! 婊子?!

這種稱呼就算是再沒有文化的人聽到,都會是心裏面感覺到膩歪的,這分明就是一種貶義詞。沒有哪個女人是願意被人稱之為婊子的,就算是那些聽到這個稱呼的人,都會感覺到這是一種骯髒的稱呼。

但偏偏現在就這麼響起著不說,稱呼的還是魏婉和柳媛,所以楊權的臉色倏的就陰沉下來。

久居高位的楊權,是不屑於和一般人見識的。但如果說事情真的是涉及到了自己所關心的人,那楊權是絕對不會放過的。

怎麼說楊權也是世家出來的人,怎麼會沒有一點紈絝風範。

隨著包廂的大門打開,從外面走進來三個人,為首的是個穿著打扮都很為講究的男子,西裝革履,頭髮梳的鋥亮,瞧著就像是一個成功人士。只是那個大背頭,給人的感覺卻是不舒服的不說,最為誇張的是他的神情,也是要多囂張有多囂張。

魏婉看到這人出現后,神色頓時驚恐著,嬌軀甚至都開始顫抖起來。楊權走上前,拉住魏婉的手,沖著她微微點點頭之後,魏婉心中的那種驚慌才消失不少。

宋少,你就原諒我們這次吧?我們是正經人家的女孩,我們是不會做那種事情的。我們不求人了,你就放我們一馬吧?你給那位說說,我們願意賠錢的!

柳媛是認識這人的,知道他叫做宋炳坤,是京城之內一個還算是有點能量的小衙內,所以當他出現后,柳媛就趕緊喊叫著。

誰想宋炳坤卻是沒有絲毫買賬的意思,眼角挑起,不屑的掃過柳媛,眼光只有在看到那大片大片的雪白肌膚時,才開始有所變化,變的縱慾貪婪起來。

柳媛你少在這裡給我裝蒜,如果說不是因為你的話,你以為我會給她面子!不過既然葉少喜歡上了她,那就是她的造化。我說魏婉是吧?識相的你就趕緊答應了葉少好好的陪陪葉少。

只要葉少滿意了,那麼你父親的事情就是很容易能夠解決掉的。不就是一個所謂的副廳級嗎?還是在燕北省,能夠有著多大的事情?但你要是不識相的話,那你父親這輩子就別想出來了!宋炳坤毫不客氣的威逼利誘著。

魏婉越發的焦慮著!

好大的口氣!楊權漠然道。

你又是誰?宋炳坤早就看到這個包廂的四個人,只不過他卻發現自己竟然一個都不認識。

真的是不認識!

依著宋炳坤的地位,想要認識徐龍雀這種級別的人,還真的是沒有資格。他算什麼東西在京城之內那都是要多小有多小的角色,是絕對排不上號的。

不過宋炳坤看著他們既然想要為魏婉出頭,估摸著也不會是來頭多大的人只要來頭不大,他都是有著辦法給收拾掉的。別忘記他要是不行的話,他的背後可是還站著別人的。

葉少葉錦榮,那可是他宋炳坤的後台那。現在葉少就在射箭館等著,要是自己沒有辦法將這事給辦成的話,那後果就是會很糟糕的。

沒有想到這暖野夜總會竟然也是一處藏污納垢之地,竟然連這樣的事情都能夠發生。葉少?你所說的葉少,莫非是京城葉家的人嗎?楊權淡然道。

怎麼?你也知道?現在害怕了吧?不過害怕也遲了,看著你的穿著打扮應該是有點能量的人,不過和葉少相比,你就真的是沒有看頭了。把人交給我你們趕緊給我滾蛋!宋炳坤毫不客氣著道。

楊權的眼底已經開始涌動著冷意。

魏婉就站在楊權的身邊,聽著宋炳坤的恐嚇,她也是開始擔心起來。宋炳坤敢這麼說難道說真的是連楊權都沒有辦法解決掉這事嗎?真的要是這樣的話,自己看來真的是給楊權招惹麻煩了。

楊權的真正身份,魏婉還真的是不知道的。

宋少,別忘記,這裡可是林總的場子,你要是真的在這裡鬧騰起來的話,要是林總知道的話大家面子上恐怕都不好吧!柳媛在旁邊適時的插話道。

林總?宋炳坤不屑的大笑著,少廢話說破天,今天這事都不能夠這麼算了。你們兩個不要愣著了,趕緊給我將她們兩個帶回來,咱們去交差!

說著跟隨著宋炳坤的兩個保鏢就要動手,但就在他們剛想要動手的瞬間,蘇沐已經是閃電般的衝出去,沒有任何猶豫,搶在徐龍雀和蒙泰之前,眨眼就將兩個保鏢給掀翻在地。

蒙泰眼神一緊!

以前遇到這樣的麻煩,動手的都是蒙泰,而且蒙泰的實力和徐龍雀相比,真妁在伯仲之間。但現在那?他都沒有來及站起來,蘇沐魷經從身邊衝出去不說,還將兩個保鏢給瞬間掀翻,這絕對是驚人的。

徐龍雀搖搖頭,沖著蒙泰無奈的說道:這件事情我一會再給你詳細的說說,我這個弟弟那,真的不是一般人!

你?宋炳坤看著站在眼前的蘇沐,臉上終於是露出一種恐慌,他的自信是建立在身份基礎上的。而現在這樣的身份被蘇沐如此的踐踏著,如何能夠讓他不膽怯著?

敢這樣明目張胆的強搶民女,就已經是觸犯了刑法,是應該要重罰的!明知犯法卻還故意這樣做,這真的是罪上加罪。我現在是正當防衛,你還敢對我動手是吧?好,我就只能夠繼續動手下去!蘇沐漠然道。

隨著蘇沐話音響起的瞬間,宋炳坤的身子便被他一腳給踢出去。這一腳是那樣的利索那樣的果斷,沒有任何拖泥帶水的意思,壓根就沒有將宋炳坤這樣的人給放在心上。

還不給我滾!蘇沐冷喝道。

小子,你給我等著,這筆帳我會和你算的,你不要走,你要是走的話,我是絕對能夠找到你的!宋炳坤在外面,強忍著身體傳來的那種疼痛,大聲的喊叫著。

蘇沐轉身瞧向楊權,權哥,你們以前遇到這樣的事情是怎麼解決的?我這樣做,不會給你添麻煩吧?

哈哈!

短暫的愣神過後,楊權他們三個頓時大笑起來,這樣的大笑讓魏婉和柳媛看著,心裡越發的沒底不說,魏婉想到宋炳坤肯定是過去繼續搬弄是非,心裡就開始焦急起來。

師兄,你們還是趕緊走吧,那個人是葉家的人,他是真的很有背景的,你們這樣打了他的人,他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還有你,你怎麼能夠動手那?你是最會被惦記上的,趕緊走吧!魏婉急聲道。

放心吧,沒事的!楊權微笑著道。

兄弟,你倒是夠利索的,放心吧,我們平常要是遇到這種事情的話,還是關係我們自己的,處理起來絕對是比你更加狠的。比如說現在我們既然遇到這事,就要從根上解決掉的。葉少?葉家人,好大的威風,走吧,咱們去看看這個葉少是誰!徐龍雀冷笑著道。

走!楊權也站起身道。

蒙泰一聲不吭的說著就要向外走去。

這下真的是讓柳媛和魏婉感到有些失控了,事情好像是真的嚴重脫離了掌控,他們現在怎麼不是想著離開,趕緊的逃離這個麻煩,怎麼還想著要過去解決問題那。

難道你們就不怕葉家人對付你們嗎?

師兄,不要過去了,那個人真的是很為囂張的,我怕要是給你惹上麻煩的話,對你是不利的。就算是這樣,也是將你給拖下水了。你還是趕緊離開吧,帶著你的朋友離開這裡。柳媛,你來幫忙,領著他們趕緊離開!魏婉急忙道。

是啊,跟著我離開吧,我知道後門在哪裡的!柳媛急聲道。

多好的女人啊!楊權,我說你應該珍惜那,人家還是你的師妹,還是暗戀著你,你說說你還不知足嗎?徐龍雀調笑著道。

去你的。楊權瞧著魏婉說道: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有事的只能夠是他們。我要是沒有遇到你的話,這件事情就算了。但我既然遇到了,就不能夠不管不問。走吧,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真的行嗎?魏婉憂慮著。

當然!楊權自信的笑道。

魏婉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跟隨著楊權的腳步離開這個包廂,向著射箭館走去的。她只知道,當他們出現在射箭館的時候,宋炳坤正在那邊添油加醋的說著什麼,而葉家人這時候也是手握著一把複合弓,臉上浮現出著冷厲的神情。

就是他!魏婉低聲道。

就是他嗎?

蘇沐他們瞧過去,發現這個所謂的葉家人倒是真的長著一張不錯的臉蛋,只是臉上釋放出來的那種紈絝衙內的氣息,是相當的濃郁。飛揚跋扈的眉角,瞧著就讓人感到一種高傲。

更別說這時候看到蘇沐他們竟然敢出現在這裡后,他唰的便彎弓,儘管說是沒有箭,但是隨著他手指的放鬆,那種嗡鳴聲,也讓魏婉感覺到好像真的是有著一根箭射過來似的。

恣意挑釁!

張揚跋扈! 風魔第兩百八十三章:幽血劍(一-

茫歷九千九百九十八年二月十四日。這個無論在地球蒼茫大陸上都是一個有情人的日子。但是今天的疾風大草原風馬湖邊正要進行著一場震驚於大陸的量級決鬥!

為了愛情。也為了運。蒼茫大陸上四大世家之一的歐陽家的少家主歐陽春。新晉突破神級的年輕高手。全大陸年輕貴族強者的偶像。而另一個則是異軍突起。秘莫測的風,。傳說他崛起與疾風大草原。短短兩就從一個默默無普通平民一舉成為蒼茫大陸上擁有巨大勢力的男人疑似神級高手。他是無數平民武士的崇拜對象。也是無數少女的懷春對象。

寧馨兒。這位風華絕代的女子註定會成為無數男人矚目的交點。能讓兩位神級高手出手爭奪。這就足以證明她的無上魅力了。

今天之後。這位享譽西大陸的歌舞大家的名字必將傳遍整個大陸。甚至三界之內都能聽到的名字。

聞訊趕來的高手足有數千人之多。其中不乏早已不出世的隱士高手。這一塊石頭要是砸下十個人起一半以上是聖階高手。距離遠的只能慨嘆自己命運不濟。沒有這個就近觀摩神級戰鬥的機會!

這也為後來蕭寒與陽春決鬥光影賣出天價有絕對的關係。

高手聚集。意味著熟人也多了起來。幾年甚至幾十年未見的朋友或者仇人突然相見。那可不僅僅是意外驚喜那麼簡單。

什麼「你還沒死」「你還活著」……等等問候語聽的許多年輕人耳朵都起老繭了。

決鬥場是一個無名的山坡。這也附近最高的一個山坡周圍一片視野開闊。既適合決鬥。也適合觀戰倒是一個上佳的決鬥之所也許今天決鬥之後這還會立下一塊石碑。上書「世之戰」四個大字。

蕭寒與歐陽春的決確實稱的上是驚世之戰。神級高手的決鬥千年未遇一次。而且即使比武切磋也是在荒蕪人煙的地方低調地進行多邀請幾個要好地人掠陣觀戰基本消息都是密不傳的。哪像現在這樣。搞的全大陸都知道這場決鬥!

尤其還是為了一個女人。賭上了身家性命!

也只有年輕熱血的神級高手才會這麼做上了年紀地人都是比較珍惜老命地。

這一次決鬥的重大。以不的不找出幾個慎重的裁判出來。

光明聖教的紐卡門主教自然是少不了地。兩大公會自然也要各出一人。剩下的還要再找出兩個人來。蕭寒這邊出一個。四大世家也出一個。

結果商量來商量去。蕭寒這邊推出了寧馨兒。雖然她是當事人。可並不參與決鬥這種裁|其實判決並難做難做的只是壓的住場子。而且寧馨兒早已暴露了聖階高手的修為。自然是有資格當著裁判一職。反正她也不是唯一的裁判四大世家這邊本來歐陽春想把歐陽林推上去的。可歐陽林與歐陽春是直系親屬的關係。這裁判一職是要避嫌的。所以將葉家的葉留心推了上來。這樣一來也算是一種平衡了。寧馨兒若是偏袒蕭寒葉家自然也會幫陽春。必將葉家也有人被迫進入賭鬥之中。

五人裁判小組地成立預示著決鬥正式的進入了倒計時。

蜜糖時光滿滿愛 「風魔。今天你必敗無疑!」歐陽春一上來就展現出無比強大的信心。那自信滿滿的表情所有人面前是一覽無遺。

「戰場瞬息萬變。陽公子還是等比過了再說吧。」蕭寒微微一笑。風輕雲淡的說道。

與歐陽春的雄糾糾氣昂昂相比。寒就顯平靜淡了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