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紫色的能量在君橙舞身上纏繞起來,度越來越快,就好像有一隻蟬在裡面吐絲似地。

君橙舞的身體緩緩的飄浮了起來,離床榻大約二十公分暫停了下來。

花溟已經看不清楚紫色光繭裡面的人了,君橙舞彷彿被一團紫光包圍了起來。

好強大的力量!

花溟感覺到心中一陣心慌,好像是一種害怕或者恐懼的情緒!

而就在這時,君橙舞突然挺腰直立起來,而且雙腿盤了起來,做出了一個無心向天的姿勢!

「這,這是……」花溟吃驚的望著君橙舞的,張大嘴說不出話來,這個姿勢她太熟悉了,現在她們修鍊都是以這種姿勢,這時蕭寒獨門修鍊姿勢,除了嫡系或者親密的紅顏知己之外,外人是不會這種姿勢的。

而現在君橙舞居然也會,據她所知,雖然表面上君橙舞跟蕭寒關係曖昧,可還沒有到親密的地步,蕭寒也斷然不會輕易的傳授自己的秘技給外人!

這說明什麼呢?第一種可能,君橙舞修鍊功夫的技法也是這種姿勢,這種姿勢的修鍊方法並非蕭寒獨有的,第二種可能,蕭寒傳授了這種修鍊姿勢給君橙舞,至於什麼時候傳授的,這就不是她知道的了。

隨著君橙舞做出一個五心向天的姿勢,天地元氣在小院的上空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平常人眼睛是看不出來的,但是修鍊的人是感覺到的,修為越高越能感覺到!

這股龐大的氣勢比聖階突破要龐大多了,頓時驚動了格林小鎮上的高手。

正在趕回格林小鎮路上的蕭寒也被這股驚天的氣勢驚動了,這顯然不是聖階高手突破能夠產生的元氣漩渦,這起碼是神級高手突破才能攪動的元氣漩渦!

神識一動,是自己暫時落腳的那個旅店的院子!

怎麼回事,花溟剛剛突破沒多久,就算突破了,也是在同一個境界內,不會有這麼大的動靜?

這氣息,怎麼有一絲太陽紫氣的氣息,難道是君橙舞?

「快點,小曼!」蕭寒心中一動,連忙催使天堂鳥小曼加快度格林小鎮飛去!

從小院空中落下,蕭寒就衝進了君橙舞所在的房間之中,看到盤坐在半空中紫氣繚繞的君橙舞,一張嘴張的老大,驚的說不出話來!

「爺!君橙舞要突破了!」花溟感覺心頭一陣不舒服,悄悄的湊到蕭寒跟前說道。

「我知道了,你快出去一下,這一下動靜太大了,不能讓人打擾她突破!」蕭寒連忙吩咐道。

「我知道了,外面的人是怎麼回事?」花溟問道。

「先不要問這些,找到桑昆,告訴他,派人將這座院子給我封起來,閑雜人等不得靠近,誰敢越雷池一步,格殺勿論!」蕭寒殺氣騰騰的命令道。

「我知道了,這就去辦!」花溟點了點頭,飛的出去了。

花溟一出去,就換做蕭寒親自為君橙舞護法了,君橙舞這一次蘇醒加突破,恐怕承受的痛苦非一般人能夠忍受。

事實上蕭寒所料不差,君橙舞雖然得到蕭寒全力護理,但是外力總比不上內力,經絡的萎縮不是很嚴重,但比起正常的時候要差了許多,所以突破起來,能量洗刷和貫穿經絡的時候所受到的痛苦就比常人要大多了!

從君橙舞身上的氣息波動以及面容扭曲痛苦的程度可以想象出她經受的是怎樣非人的痛苦。 「蔡小姐,我喜歡你,要不要當我的女朋友那?」

田生說出這話的時候,眼中流露出來的那種貪婪,那種**的**讓人瞧著就感覺到恐慌。蔡青當然是知道這種眼神意味著什麼,她實在是懶得理會這樣的人渣敗類。莫非你仗著有點錢就能夠肆無忌憚嗎?就認為天下的所有女人都該臣服在你的胯下,任你隨意蹂躪嗎?你以為你是誰?你是玉皇大帝嗎?

就算是玉皇大帝都別想能夠讓我臣服。

「我沒有想要交朋友的意思,萬玲咱們走吧。」蔡青說完後轉身道。

萬玲卻是站在當地沒有動彈。

「萬玲?」蔡青疑惑道。

「萬玲,過來。」站在田生身邊的那個男子隨意道,萬玲沖著蔡青露出一種抱歉的笑容就走過去,像是小鳥般依偎在男人的身邊,卻被男人霸道的直接樓過來,然後當著眾人的面,沒有任何顧忌般,就那樣狠狠親吻上萬玲的嘴唇。

萬玲最開始是想要反抗,但隨著男子一巴掌扇到翹臀上,硬是不敢再有任何抗爭。她是知道這個男人的恐怖,他要是想收拾自己的話,那是沒有任何難度的。

誰讓這個男人的老爹是這座城市的副市長,而且還是主管教育的副市長,得罪他就相當於得罪了自己的前途。

「萬玲,你?」

蔡青就算再笨這時候都知道是怎麼回事,什麼狗屁的跳舞舞會。從最開始就是一個有預謀的陷阱,為的就是讓自己陷進來,然後萬玲才能夠在這群人面前邀功。看到這裡,蔡青突然是感覺到很為心痛。沒有想到好不容易在這個學校找到的一個朋友,竟然還是這樣的,為了自己的利益,毫不猶豫的就將自己給出賣掉。

你說你這樣,真的不如最開始就直接說明你是怎麼想的。

倘若你說你這樣做為的就是讓我過來和這群人見面,我或許對你是真的沒有什麼其餘想法,但現在你的所作所為真的是讓我感到失望。是失望透頂的失望。

「蔡青。知道這位是誰?這是田少,在咱們市真的是位高權重的,他的話是很管用的。只要他一句話,你就是能夠在這個學校中混得開。你想要成為這裡的院長都是沒有任何問題的。難道說有這樣的機會擺在你眼前。你要不珍惜嗎?你也是沒有男朋友的人。難道說就不能夠和田少在一起嗎?田少是絕對不會埋沒你的。」萬玲說道。

醜惡的嘴臉。

蔡青是真的懶得聽萬玲在這裡再說任何話,從現在起她是已經宣布了萬玲的死刑,別管萬玲說什麼。她是都不會再有任何留戀的意思,是真的會徹底放棄掉這個所謂的朋友。

「怎麼?這樣就想走嗎?我說蔡青,不要給臉不要臉啊。」

「就是,跟著我們生哥對你只有好處沒有壞處的。」

「你以為誰都能夠有你這樣的機會嗎?」

田生站在當地還沒有說話,身邊的四個人就開始喊叫起來,他們是田生的跟班,整天就是跟隨著田生混。當然是知道什麼時候該說出來什麼樣的話,說真的他們是真的對田生在討好的同時有著一種恐懼的。因為他們都知道田生的身份是不容小覷的,這個傢伙的老爹是比他們在場的任何一個都要強勢,所以說人家才能夠成為老大不是。

蔡青沒有停頓繼續要走開。

田生臉上快速的閃過一陣陰狠,跨步就擋在蔡青身前,貪婪的眼神開始肆無忌憚的在蔡青嬌軀上遊走,那種眼神像是要將蔡青給當場剝光似的,給人種很為滲人的感覺。

「我說蔡青,你真的是這麼絕情嗎?咱們不過就是玩玩,難道說你還想要和我死磕到底不成?你要知道,我有的是辦法收拾你,所以說你最好是點頭,不然的話我保證你不但在這座學校中舉步維艱,你在這座城市都別想能夠活下去。就算你想要離開這座城市都不行,因為我田生沒有發話,誰敢讓你離開?」

蔡青憤怒的神情突然間變的明媚起來,臉上露出來的那種笑容給人種難以訴說的驚奇。

「總算是想通了吧?」

田生捕捉到蔡青臉上露出來的笑容,心情也變的很好起來,「就知道是這樣的,就知道是這樣的,我就說吧,是沒有誰能夠阻擋住我的誘惑,我是誰?在這座城市中誰要是敢和我為敵的話,是沒有前途的。蔡青,只要你能夠跟隨著我,我保證你是絕對能夠有朝一日在這座學校中享盡榮華富貴的。」

說著田生就要動手去拉蔡青。

只是就在田生的手臂即將碰觸到蔡青的瞬間,一道聲音在他背後冷漠響起,「我要是你的話,就絕對不會那樣做,因為那不是你的女人,你敢這樣做,我會將你的手打斷的。」

田生伸出去的手一下就拉扯回來,猛然轉身瞧向身後,發現了蘇沐的身影。蘇沐就那樣安靜的站在他身後,滿臉笑容的同時,雙手突然揚起來,就在這個動作做出來的剎那,蔡青一下就撲倒在蘇沐懷中。在蔡青臉上露出來的是一種柔和笑容,沒有任何猶豫,她的面頰上就開始流淚,就在剛才她真的是有些恐慌的。

作為一個女人,蔡青是沒有辦法正面面對這事的。就在蔡青最為恐懼的時候,蘇沐橫空出世,她是真的沒有想到蘇沐會又一次出現,就像當初在韓國時候的那樣。

那是一種難以訴說的感覺。

蔡青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表述現在的心情。

「沒事了,有我在一切都能夠解決。」蘇沐微笑的擁抱著蔡青道。

這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傢伙。

這不是在搶我們家生哥的風頭嗎?

他怎麼能夠這樣做?

當蘇沐將蔡青摟在懷中的那刻,幾個人全都神情大變,他們是知道田生性格的,知道田生對這樣敢挑釁他的人是什麼樣的處理。要知道曾經有人敢對田生流露出來過不屑的蔑視,硬是被田生將雙腿全都打斷。照著這樣的架勢,眼前這位也是別想有任何好果子吃的,他是絕對沒有可能被田生原諒的,是絕對會被田生收拾死的。

可憐的傢伙,你真的認為自己這是抱得美人歸嗎?

殊不知你現在真的是距離死亡又近了一步。

蘇沐是真的沒有想到原本是想要給蔡青個驚喜,誰想到這樣的驚喜來的是這樣的強烈。不過還真是要感謝眼前這幾位蠢貨,要是沒有你們的襯托,怎麼能夠體現出來我的英武非凡那?

「小子,你是混哪裡的?」

「蔡青,知道你這樣做的下場嗎?」

「小子,識相的趕緊給我們滾蛋。」

田生冷漠的掃向蘇沐,只是滾蛋就行嗎?在田生的心中是想要做很多事情的,這其中只是滾蛋當然是不行的,想要做成這事的話,還是要有其餘手段在的。你蘇沐以為這樣落了我的面子,拍拍屁股就能走人嗎?那樣的話,豈不是顯得我太沒有能力,碰到你這樣的人,連收拾你的資格都沒有,那是不行的。

「跪下道歉。」田生冷喝道。

「蔡青,你知道你現在的行為是多麼可笑嗎?你難道不知道田少的能力嗎?你這樣做不但你會倒霉,還會連累著你的男朋友也吃虧的。在這裡,田少想要解決掉一個人的話,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萬玲在旁邊幫腔道。

很難想像,這樣的人是怎麼混進學校中成為教師的?

不過蘇沐很快釋然,在如今這個社會大染缸中,就沒有說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沒有發生只是因為這事沒有攤到你的頭上,真的要是落到你頭上的話,事情就會難以收拾。

「這個是?」蘇沐掃向萬玲。

「以前我認為是朋友,但誰想到她竟然給我布下來這樣一個局。」蔡青冷漠道。

這樣嗎?

蘇沐再瞧向萬玲的時候,眼神中的光芒已經是開始變得冷漠起來。蘇沐最為厭惡的就是這樣的人,今天萬玲能夠這樣拉著蔡青過來,明天沒準就能夠給蔡青下藥,讓她變成淫婦,從而被田生給得逞。和田生這種人比起來,在蘇沐心中認為像是萬玲這樣的,才是最為讓人感覺到憤怒和想要毀滅掉的。

所以蘇沐掃向萬玲的眼神就開始變的冷漠如刀起來。

碰觸到蘇沐的眼神,萬玲忍不住縮起來脖子。

「我現在懶得和你們計較,你們今天晚上做出來這種蠢事,是你們的不對。現在全都道歉,然後給我滾蛋。至於說你,你竟然敢讓蔡青出現在這裡,你明天就辭職吧。」蘇沐平靜道。

短暫的靜寂過後,田生他們幾個忍不住全都狂笑起來,沒有誰能夠相信自己所聽到的這事,他們全都盯著蘇沐,就像是在看著珍稀動物似的。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在這裡還想要威脅咱們。」

「生哥,要我說真的是沒有必要和他們廢話,動手收拾掉就是。」

幾個隨從大笑著。

真的是夠猖狂的。

你們也就是遇到了我,我還能夠收拾掉你們。你們要是遇到別人的話,別人估計真的是要倒霉的。既然你們這麼心狠手辣,那就別怪我對你們無情。只是好久沒有踩過人,都不知道踩人是什麼樣的感覺了,也不知道這業務生疏沒有。 第五百八十七章:精靈一族從侍神階中階頂峰突破進入上神階,這是侍神階階段最難的一道關卡,渡過了,從此有望成為絕頂高手,度不過,就只能成為一般性的高手。

君橙舞的資質要成為絕頂高手並不難,但是關鍵還是靠機緣,有的人在中神階頂峰多年,卻遲遲摸不到突破的邊緣,而有的人則輕輕鬆鬆的就過去了。

君橙舞老老實實修鍊,要進入上神階至少還需要三百年至五百年的時間,但是現在由於戰雨給她巨大的壓力,加上蕭寒利用外力藥力相助,自己在沉迷之中的參化,這突破就變成了可能!

突破的時間因人而異,當然一般來說,突破的時間越長,這獲得的效果自然是越好。

隨著東方地平線上一輪火紅的太陽躍出,包圍著君橙舞的紫氣就更加濃郁了,幾乎只能看到一團紫氣,而看不到裡面的人了!

天時地利,君橙舞這一突破,說不定就能將修為穩固在上神階下品頂峰,或者直接衝上中品境界也說不定!

君橙舞的資質和機緣蕭寒見了就羨慕不已,不過為了幫助君橙舞早日完成突破,蕭寒一咬牙,閃電的從手中飛出六十四枚純凈的萬年火玉牌,然後在君橙舞的身下組成一個神奇的陣勢。

這是一個聚靈陣,能夠將吸收天地元氣的能力增加百倍,平時他自己都不捨得使用,而且還有斂息的功效,不被人發現。

陣勢一成,就看到那太陽光線中的一縷縷紫氣如同活物一般朝君橙舞身邊聚攏而來,而且君橙舞吸收紫氣的速遞也驟然快了好幾倍,吸收不了的紫氣也進入她的身體,幫助她錘鍊**!

蕭寒此舉可真是幫了君橙舞,紫氣東來決突破需要龐大的紫氣,一般是需要選在在最高處的太陽紫氣最近最濃郁的地方,還需要全身赤luo的進行突破!

由於君橙舞是戰家第一個將紫氣東來決修鍊到如此高境界的女人,所以每一次突破,她都需要選擇一個正面面對太陽初升的方向,請家裡的女性高手護法,她才能安心的突破!

這一次突破完全是一種下意識的,是她的身體逼著她突破的,而不是她自己主動突破的。

雖然時間上正好趕到早上太陽初生的時候,可是她人在房間之中,別人又不知道她這一突破需要什麼樣的條件,就在她需要大量太陽紫氣力有不盡之時,蕭寒部下了聚靈陣,算是在危機關頭救了她!

突破的關頭不嫩吸收大量的太陽紫氣淬鍊身體,那就會失敗,失敗的代價雖然不會掉境界,但是會掉修為,而且下一次突破將會變得更難,沖關所需要的能量將會是現在的幾倍以上!

紫氣東來決講究的就是一口氣,水銀瀉地,不然那會是相當麻煩的,所以每一次沖關,君橙舞都是在相當把握之下才會進行!

像這種被逼著沖關的還是頭一次!

聚靈陣的效果很強大,蕭寒又是用萬年火玉為大陣材質,切合太陽紫氣陽性的能量性質,所以助君橙舞的修鍊突破更為明顯。

君橙舞雖然不能說話,但是太陽紫氣驟然濃郁了十幾倍並且還有自動聚集的效果,這她還是非常清楚的,有人用了什麼手段幫助了自己。

只要自己這一次突破成功,一定要好好的報答人家!

蕭寒用陣法斂去了氣息,讓君橙舞得以在屋內安靜的突破,而隨之而立聚集到這座小院子周圍的高手也自然的被桑昆用各種方法打法走了,不聽勸的,自然是抹去了!

桑昆控制格林小鎮可不僅僅靠的仁者風度,鐵血手段也是其中之一。

這一年多來,不知道多少高手企圖打探格林小鎮的秘密,其結果要麼被收服,要麼就消失!

桑昆有些忐忑不安,他是認識花溟的,因為他是月影小隊的成員,雖然修為並不高,但深的蕭寒的信任,並委以重任,知道一些秘密,其中就是有關花溟的。

本來花溟在風城就有一層特殊的身份,而且神龍見首不見尾,就是他也只是打過幾次照面,這還是託了公主月影的關係,遠遠的看到過幾次!

除了修為深不可測之外,也就知道一個名字!

現在這個女人一下子成了跟月影公主一樣的身份,這就更加令桑昆小心謹慎了。

按照勢力劃分,桑昆可是屬於大月國王族嫡系的,在蕭寒的後宮集團中,大月國的王族佔了兩席的關係雖然不怎麼樣,但是一旦發生爭權的現象,這兩席是很有可能擰成一股繩的。

目前最大的勢力屬於蔚姿婷一方,人數眾多,且修為高深莫測,這一方對世俗的權力沒有多大的**,第二集團就是寧馨兒、冰雲還有蘭依水等人,這繼任影響力很大,但沒有多少在權力中樞,所以不著為懼,第三集團就是大月國王族集團,碧落、雪影以及月影三個人,幾乎把持了風城所有的軍政大權,桑昆按照出身,自然屬於這個集團。

這個集團是世俗權力最大的,影響力也限於西域諸國,甚至還不如第二集團。

三大集團外,還有一個中立的集團,最突出的就是現任風城執政官盜聖孫女辰雨為首,舒寧和蓉馨?艾克都屬於這個集團。

這四大集團之外,還有兩個集團,一個是紫鏡集團,這個花溟曾經是紫鏡的屬下,應該劃歸為紫鏡集團,還有一個身份神秘,就連他也不知曉對方的身份,屬於神秘集團。

花溟不知道,站在自己面前冷靜如水的這個年輕男子居然在腦海里已經給她劃了一個圈,定了一下性,並且還做出了如何應對的策略!

堅持原則,不卑不亢,既不迎合,也不得罪!

這是桑昆定下的十六字方針!

「你叫桑昆?」花溟嘴角微微一翹,問道。

「是的,夫人,屬下正是桑昆,請問主公可跟夫人一起?」桑昆點頭道。

「嗯,你很不錯,爺這一次來格林小鎮主要也是來看望你的。」花溟呵呵一笑,隨意道,「坐。」

「屬下不敢!」桑昆見花溟態度相當和藹,有些摸不著頭腦,當然不敢隨便落座了。

「沒關係的,爺當初在疾風草原也多快了你們四個,不然他還找不到出來的路呢!」

「那一次要不是主公出手,桑昆可能早已葬身狼腹了。」桑昆感激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