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而且夜虎狼獸有著攻擊迅捷力量大的特性,所以一般情況下,普通的真丹九重的人類武修還不一定是它們的對手。

三品更是有著真源境的恐怖實力了,那種級別已經稱的上是凶獸了,而且已經誕生了不低的靈智了。

再往上則就以此類推,總之以夜凡他們目前的實力,頂多也就和一品可以拼的不分上下。

此刻山林間兩道身影正在快速的穿梭著,一位身著布衣,身手矯健,約莫十二三歲,不過個子已經有了一米七之上。

頭髮隨著快速移動在向後飛舞擺動著,漏出一張刀削般的俊秀面龐,這人不是別人,自然就是離開北元城的夜凡了。

在他身後,緊跟著一位倩影,修長的玉腿不斷的蹬在一些石頭上,身體飛速前進,不過不像夜凡那般魯莽,她整個人看上去十分飄渺,宛如行走在山林間的仙女一般。

這道倩影,就是紫陌了。

二人出了北元城一路南上,更是穿過百元林直向目的地行去。

經過一下午的二人不間斷的奔走,此刻已經行出了數十里。

一路上夜凡將呼吸節奏調到最快,腳下真氣奔流,速度極快,但眼下以他的身體素質也已經感到有些吃不消了。

反觀後面看似不緊不慢的紫陌,臉上居然連一滴汗珠都沒有,而且一路上嘴角還掛著笑,東瞅瞅西瞧瞧,顯得竟然有些愜意。

這可著實讓夜凡有些驚訝,他原本就像試試這個可愛的姑娘能不能跟上他的步伐,接過沒料到自己累的夠嗆,這姑娘反而看上去還是一臉輕鬆。

眼看差不多了,夜凡停了下來,手扶著樹,不斷用呼吸法調整著自身的狀態。

紫陌緊接而至,她那粉玉般的臉龐上掛著一絲笑意,「怎麼啦?累啦?」

夜凡看了眼她那輕鬆的樣子,苦笑一聲,「差不多快到了,咱們休息一下,順便弄點吃的填填肚子。」

紫陌輕哼一聲,「你還是得多練練,不然以後都跟不上姐姐我的腳步。」

夜凡點頭稱是,「張這麼漂亮還這麼厲害,我可是撿了個寶呀。」

紫陌聽到夜飯誇他,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臉上的酒窩讓她看起來更漂亮了,看的夜凡眼睛又直了直。

不過下一刻夜凡就打了個哆嗦,趕忙起身說要去找些吃的,心裡直呼紫陌是妖精。

百元林深處已經極其靠近了萬獸山脈,這裡的真獸已經不像百元林外圍的那些真獸一樣性格溫順了。

它們通常都身手敏捷,很是難抓。

不過對於夜凡來說,還算不上難。

不一會,夜凡就拎了一隻足有二十斤的野豬仔,不斷的扭動著身體,嘴裡發出呲吖呲吖的叫聲。

這種野豬其實是一品真獸岩豬的幼崽,岩豬比較傻,喜歡背著成年岩豬在山林里亂跑,時不時的拱一拱岩石。

這種豬成天運動,所以肉質鮮美勁道,是不少獵隊的首要目標。

夜凡將岩豬提了過來,找了條小溪拋殺乾淨之後熟練的升起了火來,這些都是夜凡多年以來跟著一些老柴夫和獵戶學來的技巧,在野外中很是實用。

不出一會兒,坐在一旁的紫陌鼻子中就聞到了一股迷人的肉香。

紫陌皺了皺翹鼻,慢慢的挪到了正在一旁不斷翻動烤豬的夜凡身邊,張口就想咬。

不過卻被夜凡給拉住了,「等等,還沒熟呢,而且你不怕燙嘴啊?」

紫陌聽到此話后訕訕的笑了笑,不過一雙水汪的大眼睛還是一直盯著那烤乳豬。

終於,夜凡宣布可以吃了,紫陌一馬當先,扯下了後腿,甚至為了不怕燙,直接將真氣灌到了雙手之上,吃了起來。

夜凡拖著下巴看著坐在他旁邊的漂亮女孩,嘴角掛著一絲笑意,他覺得這個女孩很真實也很漂亮,一時間看入了神。

紫陌吃了半天,卻發現一旁的夜凡動都沒動,不禁轉過頭,卻看見夜凡正在一臉痴笑的看著她。

一時間紫陌覺得自己臉上有股火辣辣的感覺,她眼睛一瞪,「喂!你吃不吃啊,不吃我全吃光了!」說話間還拿著豬腿在夜凡眼前晃了晃。

夜凡頓時回過神來,「吃!怎麼不吃!」

說完也撕下一條腿啃咬起來。

吃飽喝足后,二人休息了一會繼續向前走去。

一路上參天的樹林已經透不進來一絲陽光,整個樹林間都呈現出一片黑暗。

樹梢上有著窸窸窣窣的聲音,讓夜凡機警了起來,他的經脈中開始流動著真氣。

放棄我,抓緊我:上 忽然間,大地都在震顫,有著什麼東西向著夜凡二人直衝了過來,體型巨大。

夜凡隱約看到了一雙紅光閃爍的眼睛,他四周真氣流動,已經蓄勢待發了。

那龐然大物到了他們二十米左右時夜凡才看清來物,那是一頭成年的岩豬,渾身長著棕綠色的毛髮,嘴中不斷的嘶吼著,蹄子不停的蹬著腳下的泥土。

眼睛惡狠狠的瞪著夜凡。

紫陌碰了碰夜凡,「你說…咱們剛才不會是吃了它的孩子吧?」

夜凡點了點頭,「我看沒錯了,咱們肯定是吃了它的孩子。」

紫陌道,「那現在怎麼辦?」

夜凡翻了個白眼,隨後眼神突然犀利了起來,「干它!」

話音一落,夜凡如同重弩箭一般射了出去,岩豬反應也是極快,迎著夜凡就裝了上去。

夜凡暴喝一聲,雙拳合抱,照著岩豬的腦門就砸了下去。

「嘭!」的一聲,夜凡的合拳宛如重炮一樣砸在了岩豬的腦門上。

直接將岩豬打的後退了數步,夜凡也被這股衝擊力震的後退了幾步。

岩豬後退幾步后搖了搖頭,清醒了一下又向夜凡沖了過來。

夜凡吃了一驚,「這畜生好硬的腦袋!剛才那下他可是用了七成力,要知道夜凡的七成力在淬體境中已經堪稱是頂尖了。」

看到岩豬晃了晃大腦袋又向他沖了上來,夜凡猛吸一口氣,渾身氣流噴涌,在打通了軀幹經脈之後,夜凡所能爆發出來的力幾乎是可以達到自身的兩倍還多。

因為軀幹將四肢的力量連在了一起,夜飯此刻將渾身的氣力都凝聚於雙手之上。

夜凡面對著衝過來的岩豬眼神一冷,直接伸出雙手朝著岩豬的牙就抓了過去。

岩豬那龐大的身軀加上衝擊的速度,產生了龐大的衝擊力,不過當那股龐大的衝擊力迎上夜凡那修長的手掌時卻如同撞上了大山一樣再也無法向前半步。

夜凡的雙腳已經陷入了地面,不過手掌卻如同鐵鉗一般將岩豬硬生生架住了。

岩豬還在不停的向後蹬著腿,它想把夜凡頂飛。

不過夜凡卻沒有移動半分,夜凡猛吸一口氣,向上一抬,直接將岩豬給頂翻了過去,龐大的身軀倒在地上,將這片山林都震的有些顫抖。

夜凡將腳從泥土中移了出來,卻看到那岩豬又掙扎的站了起來,只不過他看向夜凡的眼神都變了,它好像意識到了眼前這個年輕人好像並不好對付。

這隻岩豬開始圍著夜凡打轉,后蹄還時不時的登一下土地,蓄勢待發的在尋找時機。

夜凡一時間也上了些火氣,經脈中氣流涌動,腳下夜影步飛踏,一時間那隻岩豬竟然看不到了夜凡的身影。

自打夜凡打通了軀幹經脈后,速度無疑是快了更多,眨眼之間便到了岩豬下方。

夜凡打算給這隻岩豬致命一擊,他雙手真氣涌動,一拳砸在了岩豬的肚子上,那股大力讓岩豬的肚皮一陣痙攣。

最後夜凡又在岩豬的下顎處補了一腳,將它踹暈了過去。

夜凡從岩豬身子底下爬了出來,拍了拍衣服,嘆道,「實力還是太弱,打頭豬都這麼費勁。」

紫陌在一旁漏出了牙齒,「我說夜凡,咱們要不把它殺了帶上吧,餓了可以烤著吃啊。」

夜凡翻了個白眼,「算了吧,咱們都吃了人家孩子了,趕盡殺絕可不好,況且這頭老豬的肉也不好吃。」

紫陌聽了後點了點腦袋,便不再多說,只是眼睛還是若有若無的看向那隻岩豬。

夜凡自然是注意到了,心裡不禁嘀咕到,「她怎麼比我還能吃…」

兩個人在一路飛馳后,終於衝出了百元林。

而在百元林外,連綿的大山宛如一條匍匐的巨龍般看不見盡頭,整個山脈都瀰漫著一股荒蠻的氣息,而且還隱隱散發著血腥味。

站在剛出百元林的一座山崖上,夜凡只感覺到一陣陣蠻古氣息向他撲來,隱隱間他只感覺到經脈中的真氣都在翻騰涌動。

山脈中隱隱有著陣陣咆哮,似有真獸爭鬥,一切都以一種最原始的狀態存在著。

這裡,才是武羅帝國真正的險地,機遇與危機並存的地方。

萬獸山脈! 黑夜降臨,此刻才是萬獸山脈最活躍的時候,如果修為過於低微,那麼此刻還留在這裡簡直和找死沒什麼區別。

不過就是這麼危險的環境,夜凡和紫陌還是依然行走著,夜凡知道萬獸山脈的深處有著超然的真獸,以他目前的實力來說顯然不夠用。

所以他打算在萬獸山脈進行屬於他自己的歷練,夜凡知道自己的實戰能力還是太差,所以他提前要求紫陌不能對他提供幫助。

萬獸山脈,生靈的天堂,比起百元林的溫和來說,這裡更多的可以用奇幻來形容。

一路走來,夜凡和紫陌在路旁見到了不少發光的草,這種草的頂端長了一個花苞,也正是這朵花苞散發著淡青色的光,讓漆黑的山脈中多了一些光亮。

紫陌一路走走停停,甚至還採了一朵發光的草帶在了自己的腦袋上。

夜凡此時手裡已經多了把柴刀,以備不時之需,雖說他的戰鬥力全在拳腳之上,但一路上藤蔓太多,夜凡還是得劈劈砍砍,來清理一下前面的路。

走著走著,夜凡好像看見了些許光亮,「嗯?怎麼前面好像在發光?」

夜凡決定去看看,他回頭對在身後的紫陌說到,「跟緊了,咱們去前面看看。」

紫陌漫不經心的應了一聲,繼續玩弄起頭上那朵發光的草來。

夜凡向著有光的地方一路劈砍,最後眼前出現了一座高大的灌木叢,撥開灌木叢一道藍光照在了夜凡的臉龐上。

眼前出現了一個小湖,湖水清澈見底,湖內有著許多大石頭,光芒正是這些大石頭髮出來的。

「哇,好漂亮!」紫陌驚呼到,她的眼中已經冒出了小星星。

常年被師傅留在天訣閣,最大的活動範圍就是後山,紫陌見過的東西很少,包括人。

紫陌其實見過來二樓取過武訣的夜家子弟,不過她沒有去理會,因為紫陌覺得他們身上都有著一股讓她厭倦的氣息。

不過見到夜凡時,夜凡身上有一股讓她很舒服的氣息,有些熟悉卻又讓她記不太清了。

眼下的紫陌可以說是第一次走出到天訣閣以外的地方,這裡的一切對她來說都是比較新鮮的。

紫陌就連釀酒都是採的夜家後山上的果子,並不與人接觸。

「發光的石頭?夜凡也是有些驚奇,但是他隱隱覺得這些石頭有些不對,因為它們是一閃一閃的,如同…呼吸一般。

夜凡慢慢的靠近到小湖邊,撿了一顆石子扔了下去,湖水依舊沒有什麼反應。

夜凡鬆了口氣,就要舀一口來喝時。

「別喝,這水有毒。」一個空靈飄渺的聲音傳進了夜凡的耳朵里。

夜凡頓時機警,他抬起頭看了看四周,不過卻什麼都沒有發現。

他看了看紫陌,並問道,「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紫陌眨了眨眼睛,搖了搖頭,「你聽到了什麼?」

夜凡點了點頭,「我要喝水時,聽到有人對我說水有毒。」

紫陌聽到此話后沉默了起來,手拖著下巴,像是在思考什麼。

夜凡也是皺著眉頭,「奇了怪了,我明明聽到有人說話的。」

就在夜凡疑惑時,水底傳來一陣悸動,夜凡驚訝的發現,水底的大石頭都在顫動,而它們發出的光也愈發強烈。

夜凡沒來由的眼皮跳了跳,「不好,快退!」

隨著夜凡的喝聲,池底的石頭都詭異的動了起來,它們先是長出四肢,然後又長出了頭顱。

它們的頭顱上生有一塊巨大的肉瘤,眼睛隱藏在這肉瘤之下,看上去極其醜陋。

數量居然足足有十六隻之多,而且他們身上都散發出了淬體境的波動。

這裡的每一隻,竟然都不亞於一名淬體境武者。

這些醜惡的石龜張著大嘴,全部都向著夜凡和紫陌二人爬了過來。

夜凡眼色微沉,渾身的經脈中真氣已經開始流動,他已經做好了應敵的準備。

紫陌看了看夜凡如臨大敵的樣子,嘴角掀起一抹淡笑,「需要幫忙嗎?」

夜凡搖了搖頭,「暫時還不需要。」

夜凡能夠感覺到,這些石龜雖然都有著淬體境的實力,但平均實力應該都在淬體六重左右。

這對打暈了淬體九重岩豬的夜凡來說,還不需要紫陌幫忙。

紫陌自然是尊重夜凡的選擇,畢竟這是夜凡自己的試煉。

夜凡渾身肌肉都已經積攢了不少能量,眼神靜靜的盯著那些石龜他在尋找時機。

比起上一次的蠻橫硬打,夜凡發現尋找弱點是更好的選擇。

「總之…先看看你們的弱點在哪吧!」

夜凡一腳踏出,盯上了一隻體型較小的石龜,隨後一腳踏出,直徑沖了過去,掄拳便砸。

他瞄準的是石**部的那個肉瘤,夜凡出擊時已經踏上了夜影步,人影未至,人已先到。

夜凡一拳砸下,肉漿四濺,那淡綠色的肉漿濺在了夜凡的衣服上,夜凡的衣服竟然發出了嗤嗤的聲音,溶解掉了一大塊,夜凡急忙將那隻袖子都扯了下來,心頭一凜,這肉漿有毒!

不過在那肉瘤被打破之後,那隻石龜蹬了蹬腿,便不再動彈了。

夜凡心中一喜,「看來這就是它們的弱點,不過要小心它們的死後濺射出的那些肉漿。」還不待夜梵谷興多久,下一刻其它石龜就向他咬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