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要的就是他的別樣心思。

鄭經綸會盯上藺氏集團。這點蘇沐在想通之後。是沒有任何疑惑的。他知道只要鄭經綸現在點頭,那麼這個所謂的藺氏集團是斷然沒有可能拒絕鄭經綸的橄欖枝。

師兄啊,你這下是真的拉到了一個大集團當作籌碼。只是這麼大的一個集團。我怎麼都要剝下一層皮才行那。

「藺哥,你們藺氏集團旗下有沒有什麼特別環保的產業?或者說污染性較小的企業那?」蘇沐問道。

「怎麼?想要讓我過去給你投資嗎?」藺蘭亭笑道。

「是啊,我都喊你一聲藺哥了,難道說你會一毛不拔嗎?你要是真的敢一毛不拔,那今晚就別想走出這家包廂了。」蘇沐說道。

「就是,藺總,你這家大業大的,隨便撥弄下,都能夠讓我兄弟那裡翻身的。」李樂天隨意道。

藺蘭亭瞧著蘇沐的雙眼,微笑著道:「你呀,還真的是夠焦急的,難道我能夠忘掉兄弟嗎?我知道你是縣委書記后,早就為你準備著一份禮物那,現在正好拿出來給你。」

「什麼?」蘇沐問道。

「我們藺氏集團的總部儘管說並沒有在商禪市,但我們集團的分部卻真的是在你們商禪市的寶華縣。我聽說寶華縣和你們殷玄縣的位置比較近,所以我準備在你們殷玄縣開一個廠子,專門做飼料加工,行不行?」藺蘭亭問道。

「飼料加工?這個好啊,沒有什麼污染,而且還是一個所謂的大企業。行啊,那就這樣吧。」蘇沐笑著舉起酒杯。

最美的時光(被時光掩埋的祕密) 「走一個!」

「好咧!」

這頓飯吃的是相當的盡興,藺蘭亭從來沒有像是現在這麼舒心過。最開始他就是想要和蘇沐搞好關係,誰想到在這樣的基礎上,他竟然還能夠和鄭經綸這樣的人搭上線。

哪怕是喝醉,也在所不惜。

蘇沐晚上沒有離開,因為喝的實在是有點多,所以說就和李樂天他們全都留在這裡睡覺。當然蘇沐的待遇是比其餘人是要高級的,因為他有著皇甫青蜂專門伺候著。

第二天。

當蘇沐醒過來后,腦袋還是有點發沉,不過還好依著他的身體素質是夠強的,所以洗臉之後還是感覺比較舒服的。

早上吃飯的時候,蘇沐是陪著皇甫青蜂的,兩個人隨心所欲的吃著小菜,喝著養胃的小粥。

「怎麼樣?是不是一會就要回去?」皇甫青蜂問道。

「是的,一會就要回去。不然的話在這裡也沒有事情可做不是,能夠歇著的時候再歇著了。」蘇沐笑道。

「那你就暫時回去吧,我在這裡等著你那邊的消息,什麼時候你那邊說是確定了有金礦,我就再過去。」皇甫青蜂說道。

「好!」蘇沐點頭道。

叮鈴鈴!

就在蘇沐吃飯的時候,他的電話就開始響起來了,接通之後,那邊傳來的是梁東礦驚喜的聲音。

「蘇書記,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發現了,那裡面真的是有金礦!」

「真的?」蘇沐驚聲道。

「是的,真的是有金礦的,至於存儲量的話,現在雖然說沒有辦法確定,但想必總應該不會太少的。」梁東礦說道。

「好,很好,梁老,你們那邊繼續勘察,我這邊馬上動身往回走!」蘇沐急切著道。

「不著急,慢慢回來就是!」梁東礦說道。

等到蘇沐掛了電話之後,皇甫青蜂微笑著道:「其實你這樣的姿態是沒有必要做的,我知道你是想要靠著這樣的姿態,向著市裡面和省裡面表明個態度。但那裡的存儲量是非常可觀的,那裡面肯定是有著金礦的,因為那是我們家族考察勘探過的。」

「我知道你是一個聰明的女人,自然能夠看出來我非要從省里調勘探組過來的原因。就像是你所說的那樣,我是必須要這樣做的。如果說不這樣做的話,我是沒有辦法交差的。」蘇沐說道。

「不過既然話都說到這裡,我也知道那裡的金礦儲藏量是夠用的,這就夠了。如果說真的是不夠的話,也就不值當進行開採了。現在有了這樣的可能,那就能夠動手了。」

「肯定會讓你滿意的,就算是拋出我們皇甫家族所拿走的,剩下的對你們殷玄縣的財政也是一種緩解。而且如果你要是想的話,皇甫家族的那份我也可以做主不要。」皇甫青蜂說道。

「不行!」

蘇沐搖頭道:「必須按照規矩辦事,該是什麼就是什麼,絕對不能夠隨便的亂鬧,胡亂折騰是不行的。你就放心吧,我是知道接下來應該怎麼做的。我要動身了,你稍後過來吧。」

「好!」皇甫青蜂點頭道。

蘇沐吃過早飯之後,給徐中原和吳清源分別打了電話說了一遍之後,就動身離開。等到離開的時候,在高速路上,他才想起來一件很為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藺蘭亭曾經問過的私營企業的發展瓶頸問題。

「真的是糊塗了,怎麼忘了這茬事了!不過無所謂了,反正藺氏集團又不是急於這一時的。再說有著我師兄那邊坐鎮,藺蘭亭是必須乖乖入套的。到時候師兄想要如何做,就是他的事情了。」

蘇沐還真的是沒有認為過僅僅靠著所謂的幾句話,就能夠讓藺蘭亭成為自己的兄弟。這樣的事情是不可靠的,他從來不相信這種虛幻的承諾。

中午時分。

當蘇沐出現在殷玄縣縣城后,因為今天是周末的原因,所以他並沒有回縣委,而是直接向著水槳鎮那邊開過去。既然梁東礦他們都能夠在那裡工作著,他還有什麼樣的理由休息著?

只是當蘇沐剛想著要將車子開出去的時候,突然發現在路邊站著一道脆生生的身影,不是謝靈還是誰?只不過謝靈現在並非是自己個人,而是在她的身邊還陪著幾個人。

蘇沐瞧著那幾個人的模樣,應該像是農民,每個看上去都是那樣的老實巴交。

謝靈這是做什麼那?

蘇沐將車停下來之後,沖著謝靈喊道:「謝靈,你怎麼沒有和孫迎清出去玩,怎麼還在這裡?出什麼事了嗎?」

原本臉上就布滿著焦慮和憤怒神情的謝靈,瞧著是誰在身邊停下之後,趕緊就大聲喊道:「我說你們不要著急了,瞧見沒有?這位就是你們的父母官,是殷玄縣的縣委書記,你們有什麼樣的問題,就直接給他反應吧,他會為你們做主的。蘇書記,你說是不是那?」

告狀的?

謝靈主導的告狀? 「如果可以的話,紫兒希望侯爺您是紫兒的第一個男人!」

這一句話一出口,瞬間在兩人之間形成了一種異樣的磁場,紫兒羞澀的紫色眸子中脈脈含情,蕭寒則有些驚詫,又有些怦然心動的感覺,明知道對方的話中一分情意都沒有,但是面對這樣一個絕世的妖嬈,如同平靜的湖面上投下了一粒石子,呼吸和心跳不由的加快了不少!

這一刻紫兒稍稍佔了一點上風,心中不禁有些得意,天底下沒有貓兒是不吃腥的,對付好色的男人,哪怕意志再堅定,也是有破綻的。

伸出紅潤的小香舌輕輕的在嘴唇上舔舐了一圈,露出一個極盡妖妍的媚態,香肩半露,那種魅惑之態便是深宮之中的老太監見了都要為之砰然心動!

「侯爺,您不是最想得到紫兒的花冠嗎?」一道誘惑非常的靡靡之音從那兩片誘人的嘴唇之中出。

蕭寒見了,不禁一陣口乾,不過還沒有到色迷的地步,紫兒的迷惑的本領雖然高明,卻是初次施展,雖然看上去熟練之極,但還能看出一絲生硬的痕迹。

紫兒很清楚蕭寒的實力,若是等獸人聯盟再派人來救她的話,說不定她已經落入拂曉的手中,而那個被派來救她的神秘天狐一族的神級高手重傷之後又聯繫不上了,所以她只能靠自己的力量自救了!獸人聯盟大部分勢力都在大6北方,反而南方最為薄弱,這一次若不是為了營救她,才派出了一位神級高手,本來十拿九穩的事情,卻沒有想到蕭寒的實力強悍的令人難以置信,身邊居然隱藏了四名神級高手。

以聖階的實力駕馭神級,除了好色之外。紫兒實在想不出自己有什麼可以利用的了!

原本待在歌舞團內,她根本沒有這個機會,卻沒有想到蕭寒居然帶著自己單獨前往南方,竊喜之下,覺得這是自己施展天賦本錢的時候了!

只要將這個男人迷惑住,哪怕只是暫時的一會兒,等自己恢復了自由之身,一切都會改變地。

如果能將這個強大的男人控制住那就更好了,不過這個可能性不大,她也不願意去嘗試。一旦失敗,那以這個男人性格。會不會一怒之下殺了自己都難說。

雖然清晨是一天氣溫最低的時候,但蕭寒卻感覺到一絲絲熱力朝自己湧來。這個紫兒正在以自己的身體做著各種誘惑的動作,勾引著自己。

都說男人是下半身動物,這一點蕭寒原本不承認,但是現在卻有了一絲的鬆動,柳一條這個老烏龜將這麼一個尤物送給自己。分明是在禍害自己,有機會去自然商盟總部。一定要與這老烏龜算一算這筆帳!不會是這老烏龜性無能了,這才將這尤物送給自己吧,這麼好的貨色要是在自己手裡,可是捨不得送人的,留給自己享用才是!

男人的心理是要欲拒還迎,但是現在顯然不能這麼做,紫兒見蕭寒眼神之中越痴迷起來,頓時嫣然一笑,款款的起身朝蕭寒走了過去,每踏出一步。都巧笑顧盼。脈脈含情地朝蕭寒投過去一絲柔情似水。

蕭寒沒有阻止紫兒的過來,更加沒有拒絕紫兒在自己身邊坐下。將半個身子都依在他地懷中,搔弄姿,肆意的挑逗著身體內那騷動地**。

纖纖玉指大膽的從蕭寒臉頰上拂過,紫兒伸出粉嫩的小香舌,呵氣如蘭的在蕭寒耳邊軟綿綿的道:「侯爺,紫兒美嗎?」

蕭寒雖然裝出一副雙目迷離地模樣,可心裡卻是一片沉靜,當然身體的某些變化還是有地,只不過腦海里一直清醒著,當下粗暴的一把將紫兒攬過來,側躺在自己懷中,嘿嘿一聲淫笑:「小狐狸精,本侯就喜歡你這樣風騷的女人!」

「小狐狸精?」紫兒咋聞這等新鮮的詞語,眼睛不由得一亮,膽子更大了,羅敷半解,不安分的在蕭寒懷中扭動起來。

紫兒一雙小手不斷的在蕭寒身上撓抓,終於在一聲淺淺的低呼聲后,抓住了蕭寒的命根子。這是何物?」紫兒一呆,自己身上怎麼沒有?她雖然通曉魅惑,這是狐女一族的本能,可因為是先知的身份,可沒有哪一個敢教她男女之事,因為先知在獸人一族中是不可以嫁人地,所以雖然她略知一些關於自己身體地事情,卻只還是在懵懂之中。

被人抓住了命根子,還是一個如此嫵媚的小狐狸精,並且還抓住了不肯放手,蕭寒頓時一個激靈,命根子迅地在小狐狸的手中膨脹堅硬了起來!

「啊!」小狐狸嚇了一跳,這東西怎麼還是活的?剛才還軟軟的,怎麼一下子堅硬如同一個鐵棒了,還變長變粗了?

雛而就是雛兒,拼了命的想誘惑自己,自己到不知道如何自處了,這未免也太搞笑了。

「怎麼了,小狐狸,繼續呀?」蕭寒戲謔的望著坐在自己懷中,衣衫半解的紫兒道。

「侯爺,你身上那個東西,它、它……」紫兒像是被嚇著了,結結巴巴的指著蕭寒兩腿之間那布帛下昂挺胸的巨物,巨物的頂頭還不安分的在自己瘦弱的雙股之間跳動著呢!

「它怎麼了?」蕭寒邪氣的一笑,他不知道這究竟是小狐狸裝出來的,還是真的不知道,真的也好,假的也好,全當旅途解悶,陪她玩玩也好,少不得自己給這小狐狸當一回**啟蒙老師!

「它好像會變大,變硬,還會動!」小狐狸稍稍恢復了鎮定,不過有些覺得雙股間一絲絲酥麻傳來,臉頰酡紅,忍不住在蕭寒大腿上磨動了起來!

小狐狸不愧是小狐狸,就這天賦,估計得到她的男人為他精盡人亡都心甘情願!

不動還好。一動之下,刺激更甚,小狐狸嚇的緊緊夾住自己的大腿,當她看到蕭寒那似笑非笑和帶著一點鼓勵的眼神,似乎做出了什麼決定,當下強忍著身下的酥麻,繼續動了起來,並且扭動的頻率越來越大。

小狐狸不笨,咋一下沒能想到那個方面去,自然不知道身下那堅硬似鐵的東西為何物。等到她恢復了智慧,已然不需要蕭寒解釋了。

「侯爺。嗚嗚……」還不到五分鐘,小狐狸地眼神倒是先迷離了起來。俏臉之上紅潮不斷,緊跟著一道如泣如訴的呻吟之聲從那緊咬的雙唇之中不可自抑的了出來,迎著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出了最**快樂的聲音!

小狐狸的身體還真是敏感呀!蕭寒心道。

平身第一次**,小狐狸柔軟的身子輕微的顫抖著,把頭低的低低地。粉臉腮紅,臉上蕩漾著無邊歡愉的春情。不敢抬頭看蕭寒。

羞,太羞了,羞死人了!

本來是她勾引蕭寒,以希望能以自己地身體換取自由的,卻沒有想到反過來了,她自己倒是沉迷進去了,人家反而神智清醒,還用那東西隔著布帛將自己送上了快樂地頂端!

「小狐狸,本侯算不算是你第一個男人?」蕭寒打趣的道。

雖然小狐狸是有些心機,還很聰明。但骨子裡還很單純。心中不禁生出一絲不忍將她交到拂曉手中,跟精靈一族交換一些利益了!

考慮到伊芙娜。蕭寒對精靈一族也沒有多少好感,這個雖然是號稱最崇拜自然和平的種族,卻也有著自己的自私和野心,而且這種排外的種族是不可能長存下去地,他們還想著恢復昔日的輝煌,恐怕是鏡中花,水中月罷了!

小狐狸聞言將頭低地更低了!

「你是不是打算在本侯大腿上坐一輩子?」蕭侯笑問道。

小狐狸驚的一聲從蕭寒懷中彈跳起來,驚人的恢復力令蕭寒微微一驚,這狐女果然是男人床上的極品恩物,身體極其敏感,恢復又快,還不得讓男人痴迷其中不能自拔!

二人匆匆梳洗了一下,便又上路了,由於清晨的那段艷事,兩人之間的關係似乎變得尷尬起來,小狐狸一邊走一邊不時的偷偷瞄向蕭寒,她似乎在思索這究竟是怎樣的一個男人,除了對敵人心狠手辣,對自己人百般維護之外,他還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第一次親密接觸開啟了小狐狸身體里的神秘地潘多拉魔盒,從清純到成熟嫵媚,小狐狸一天一天地成長了起來,雖然蕭寒並沒有奪走她的花冠,成為她第一個男人,但小狐狸儼然已經將他當作是他第一個男人了!

蕭寒也不提將小狐狸送給拂曉地事情,拂曉組織彷彿也知道這一切似的,居然一路上沒有派人來打攪!

往南走了五天,一路上多是無人的荒山,城鎮很少,倒是遇上了幾個傭兵團,覬覦小狐狸美貌的都被蕭寒以雷霆手段打了,然後大死人橫財,用蕭寒的話說,不當家,不知道柴米油鹽醬醋茶,死人身上的錢雖然不多,但蚊子小畢竟那也是肉呀!

小狐狸很不理解蕭寒的行為,不過一路走過來,見慣也就不怪了。

越往南,人口越來越密集,遇到的隊伍也就越來越多,被打劫和反打劫的次數也變的多了起來,蕭寒雖然實力強勁,但這種真正意義上的實戰卻是不多,送上門的陪練,蕭寒那自然是卻之不恭了,有多少收多少!

很快,他的名聲就在南方的傭兵界和賞金獵人界傳開了,隱去真名的兩個人被以訛傳訛,小狐狸變成了一個小國的破落公主,而蕭寒則成為宮廷侍衛長,有板有眼的,還真是那麼一回事,這下都省的蕭寒自己動腦筋了。 個人全都是穿著很為樸素的衣服,其中有著兩個穿著妁脆就是以前的棉衣棉褲。被凍紅的臉蛋,瞧著是那樣的不舒服。今天這天氣就算是中午,也真的是夠冷的。而他們在沒有戴手套沒有戴帽子的情況下,能好著才是怪事那。

「蘇書記,你要為我們做主啊!」

「就是啊,蘇書記,你要是不幫我們,我們就真的沒活路了!」

「蘇書記,你是好官的!」

蘇沐這時候已經是沒有在車裡坐著,看著幾個人趕緊走出來,說道:「老鄉們,你們有什麼樣的事情就給我說,但現在這天氣這麼冷,瞧著你們也應該是沒有吃飯的吧?這樣,咱們就去旁邊的御膳羊湯,正好我也餓著肚子那,我請你們吃飯怎麼樣?咱們有什麼話邊吃邊說?」

「好!」

「那就跟我過來吧!」蘇沐笑道。

因為這裡是緊挨著御膳羊湯的,所以蘇沐說完這話后,六個人還有謝靈便向著這邊走過來,謝靈和蘇沐是並肩而走的,蘇沐低聲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怎麼和他們在一起那?」

「是這樣的…」

隨著謝靈的解說,蘇沐知道了是怎麼回事。原來謝靈今天原本是想著回順權市的,但誰想到在這路上碰到了一起讓她感到憤怒的事情,所以她就主動做主給管了下來,說起來都是骨子裡面那種想要做好事,做好人的因子在驅動著她這樣。

真的是個熱心的姑娘啊!

蘇沐心底笑著,走進御膳羊湯好,便沖著楊貫喊道:「老楊,趕緊的上幾碘.羊湯,再來幾個火燒,利索點。」

「好咧!」楊貫看到是蘇沐后趕緊就動起手來,不大一會幾碗熱氣騰騰的羊湯便端了上來。他看著眼前的情形,就知道蘇沐這是要處理事情·所以就沒有多說什麼。

「老鄉們,咱們邊吃邊說吧,我看著你們都餓的夠嗆了,趕緊的吃吧·我請客,放開肚子吃就是。」

蘇沐笑著端起眼前的羊湯就喝起來,邊喝邊沖著謝靈說道:「喝吧,我們縣的御膳羊湯是一絕的,你要是喝慣了這裡的羊湯,再喝別的地方的,就會是沒滋沒味的。」

「是嗎?那我到要嘗嘗!」謝靈笑著道。

這兩人是喝著·但旁邊坐著的六個人,卻真的是沒有誰敢喝。笑話,平常他們看到鎮上的幹部都是戰戰兢兢著的。更別說現在坐在眼前的是一縣的縣委書記·是最大的官。

儘管說蘇沐瞧上去,比他們的兒子看著還小。但有誰敢小瞧蘇沐,真的要是敢小瞧的話,絕對會倒霉的。

「蘇書記,我們真的能夠說嗎?」

「當然能說,開始吧!」蘇沐說道。

「那我就說說,我們是東罡鎮的,是鎮上的,我們過來也沒有別的事情·我們就是想要問問,為什麼我們的新農合沒有辦法報銷?按照規定,我們的病都是能夠報銷的·但負責新農合的部門卻說不行。

我們前來找過好幾次了,前面幾次都沒有找到負責這個的主任,這不前天見到了那個主任。結果他說什麼·他說我們的病真的是沒有辦法報銷的。如果真要是這樣的話,我們也就認了。

但蘇書記你是不知道,我們聽說了,就在這兩天,有人就真的給報銷了。他的病比我們的還輕,他都能夠報銷我們為什麼不能報銷?他住的還是縣裡面的醫院,我們住的是鎮上的。」六個人之中一個中年男子倒是口舌比較利索·所以他開口說道。

他叫做王波。

「是嗎?確定嗎?」蘇沐問道。

「當然確定,我們今天過來就是特意趁著他們不上班的時候·我們鎮上恰好有著一個人的親戚是在那裡上班的,我們就是找的他打聽的。他說是真的,還能是假的嗎?」王波說道。

竟然有這事?

蘇沐眉頭頓時緊皺起來,要知道新農合可是一個大問題,是絕對不能夠有絲毫馬虎的問題。因為這個問題關係到農村的醫療問題,是國家最近施展的比較好的一項政策。

如果說政策的制定是好的,出發點是好的,但最後的結果卻是被下面執行的人給弄壞的話,那就是得不償失了。

「王波是吧?這樣,你們反映的這個問題,我記下來,我會過問的。三天之內,我就給你們解決掉,你們如果相信我的話,現在就回去,等到有消息后,我會讓東罡鎮的陳懷秋通知你們的。」蘇沐說道。

「我們當然相信蘇書記,我們要是不相信的話,就不跟著你過來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