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那身影很奇特,只能看見一個朦朧的輪廓,看不清具體外貌,但卻釋放出一種先天神威。

黑煞神驚愕道:「先天一重境界?」

白鶴聖尊臉色鐵青,從這道身影所釋放出來的先天神威判斷,對方還真就只是一位先天一重境界的高手,但卻力壓白鶴聖尊,這讓他很是不服。

于飛看著那個身影,心中充滿了疑惑。

這是一個女人,雖然很朦朧,但于飛有種說不出的熟悉感覺,很親切,很親密,很難形容。

迪絲雅看著那道身影,絕美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古怪之色,,似乎發現了什麼。

衛夫人一臉好奇,搞不懂這人的來歷,更不明白她為什麼要幫助於飛。

「你是誰,為何要救于飛?」

武烈聖皇打破了沉默,開門見山的詢問理由。

來人一閃而至,身上的神秘色彩迅速消失,露出了高挑靚麗的身材,絕世無雙的美貌,那甜甜的笑容,神采飛揚的自負,震撼了所有人。

于飛脫口驚呼,滿臉驚喜之色。

「是你!」

簡短的兩個字透露了很多信息,大家都看著那絕世美女,猜想著她和于飛的關係。

「不是我,誰會吃力不討好的救你這個花心大蘿蔔?」

絕世美女白了于飛一眼,那嬌俏動人的模樣,清麗可愛的笑容,深深吸引著每個人的關注。 第二天上午10點,薛氏帝王大廈的門口,香港各家媒體涌動,所有涉及經濟類的媒體都在早上剛剛上班的時候接到通知,李家大少要在帝王大廈舉行一場新聞發布會,至於內容則不得而知。

儘管這個電話來得有些突鄂,依然吸引了無數的媒體競相來臨,新年伊始,各家媒體都希望得到爆炸性的新聞,就連娛樂界的不少記者也都來到了現場,關於李澤明和香港娛樂圈的女藝人之間的曖昧緋聞,對於記者也有著莫大的吸引力。

王志森站在酒店門口招待各界的媒體到商務廳等待發布會的開始,韓虎則在門口迎接各個國家到來的代理商,一一指派酒店服務員將來到的代理商引領到另外一個大型的商務廳中,不少的代理商看到今日如此多的媒體,也有好奇的低聲詢問身邊的服務員,得到的統一答覆都是李家大少舉辦的新聞發布會,問到內容時,則都答曰不知情。

走進新聞發布會的商務廳,不少記者就發現了無線tvb電視台的攝影機,心中都暗自想到,看來這次李家是要有大手筆了,直播都來了。

10點30分,帝王大廈商務廳中記者已經人潮湧動,相互之間熟悉的記者之間都互相打聽這次新聞發布會的真正的目的,結果沒有一人得知,一位跟無線電視台派來的中層領導熟悉的記者跑到其身邊,低聲的問道:「劉哥,今天這陣勢,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今天要直播這場發布會,怎麼不提前通知小弟啊,讓小弟好有些準備。」

「老弟,不是當哥哥的不講究,實在是~~,知道這次直播是什麼時候定下來的嗎?就在早上,一位香港大亨直接電話打到邵家安排的,看來今天不光是李家一家的事情,一會多注意些吧。」

記者心中暗驚,能夠改變無線的電視直播安排,而且是直接由邵家親自通知,看來不是李澤明這個大少能夠做到的,也許是李家真正的話語人,也許真的如劉哥所說,不止一家?

「請大家安靜,新聞發布會現在正式開始!」王志森一聲高喊后,場面瞬間安靜了下來。

小軍,薛雨龍,李澤明三人依次從商務廳的側門走進來,當三人落座后,在場的有些老牌資深記者認出了薛雨龍這個香港暗處的最大富豪第一順位繼承人,心中猶如陣雷響起,薛李兩家繼承人同時出現,看來明天的報紙頭條有題目了,尤其是看到薛雨龍和李澤明竟然一左一右的把一個男子當作中心,更讓在場無數記者對於這個神秘男子的身份大加猜測。

王志森走到三人身後的牆上,把一直擋住這面牆的紅布拉開,四個大字出現在在場所有人的眼中。

「昊雨服飾」

議論聲頓時四起,最近活躍於香港各個階層人士的昊雨服飾跟薛李大家有何關係呢?

「請大家安靜!」李澤明看到四周漸漸靜下來的環境後繼續說道:「非常感謝大家的到來,關於今天召開這次新聞發布會,目的只有一個,薛氏和李氏現在正式宣布,斥資入股昊雨服飾,和昊雨服飾原有老闆三家共同經營,力求打造出一個完美的品牌。」

話音一落,會場頓時沸騰,一個剛剛興起的發展前景無限的品牌加上兩個香港豪門世家,會有怎樣的化學反應出現呢?

香港經濟日報的記者首先舉手提問:「請問薛先生和李先生,關於合作,是階段性合作,還是全面合作?」

「當然是全面合作,薛李兩家將會不遺餘力的投入一切可利用資源與昊雨服飾合作。」李澤明開口回答。

「方便透露一下三方將如何控股比例嗎?還有兩位可以透露一下兩家的投資金額嗎?」港報的記者提出在座所有人最大的疑惑。

薛雨龍正了正面前的話筒,開口道:「我們薛家5個億,李家4個億,這只是先期投入,至於如何控股,我只能告訴大家,昊雨服飾依然會以左先生為最大股東。」

如果說剛才李澤明的話語猶如一顆炸彈投入會場,而現在薛雨龍的回答更如原子彈般的造成轟動效應。

薛李兩家9個億竟然沒有控股昊雨服飾,暫且不說這筆投資的數額如此之大,就憑兩人的身份,能夠容忍在別人的指揮下嗎?

在場的媒體對於坐在薛雨龍李澤明二人中間的小軍產生了濃重的興趣,這個年輕人是哪個的家族的後人呢?能夠有如此的能量,紛紛在腦中思索香港大型家族中的後人,發現對於這個昊雨服飾的左先生沒有絲毫的記憶,一些本來是對李澤明感興趣的娛樂媒體轉而對於這個神秘的左先生產生了更大的興趣。

「左先生,請問昊雨服飾未來會有怎麼樣的發展方案?」

「左先生,請問昊雨服飾會在近期上市嗎?」

「左先生,能談談您和薛李兩家的關係嗎?」

無數的問題紛紛投向小軍,最可氣的還有一個娛樂媒體記者竟然問出了小軍是否婚配的荒唐問題。

小軍對著在場的媒體微微一笑:「關於昊雨服飾的發展,我並不想多寫空話,大家敬請關注,至於我和薛李兩家的關係,我只能告訴大家,我們是純粹的合作關係。下面我們還要跟廠商商談代理事宜,有什麼問題請大家向王經理諮詢吧。謝謝大家今天的光臨。」

荒原紅城 把王俊叫到台上,小軍三人不顧在場眾記者的頻頻發問,轉身離開,留給了在場所有記者深深的疑慮,昊雨服飾擁有怎樣的背景?這個左先生又是何許人也?三家如此做的目的是什麼?

看到主角離開,記者們紛紛把矛頭對準了被小軍以歷練為由留下的王俊。

香港無數電視機前的服裝企業老總紛紛嘆息:「狼來了。」

一些大佬們看到電視中的情形,熟悉薛李兩家的人紛紛打電話詢問薛宇和李家誠,兩家如此大手筆的行動有什麼目的嗎?

得到的回答讓眾人心中疑慮更加的深「讓兩個孩子鍛煉鍛煉!」沒有人相信這句話的可信度,拿出9個億讓孩子鍛煉,這句話太難叫人相信了,眾商業大佬心中對於此次事情唯一的疑點小軍的好奇大大加重,難道是因為他?紛紛叫人調查這個昊雨服飾當家人的身份背景。 這邊另一個商務廳中的各國代理商從廳中的電視中也看到了一牆之隔的新聞發布會,有些對於這次申請代理還有些猶豫的代理商看到香港兩大豪門強勢加盟昊雨服飾,心中那一絲的猶豫消失殆盡,紛紛考慮是否加大訂單和代理需要的條件,更加熱情的向韓虎談論代理的事宜。

小軍三人走進房間,在場的代理商紛紛起立迎接,也許對於昊雨服飾的老闆並不是很了解,也許對薛雨龍這個暗處的豪門大少了解的不多,但是對於李家這個香港新晉大亨的公子李澤明卻頗為了解,無論是經濟類型報導,還是李家大少和眾多明星傳出的緋聞之間的負面報導。

簡單的跟在場眾人打過招呼后,就在韓虎的主持下開始了競爭各地代理的會議。

有了薛李兩家的加入,使得各國的代理商對於昊雨服飾的前景更加看好,紛紛拋出巨大的橄欖枝。

小軍三人聽著訂單數量的不斷攀升,所在地相同的幾個代理商之間的價格大戰,三人對視了一下,眼中透露出成功的喜悅,尤其是會前新聞發布會的巨大作用已經在此時淋漓盡致的展現出來。

一個多小時的代理商會議圓滿結束,天文數字的訂單拿到了韓虎的手中,小軍在最後發言說道:「謝謝在座各位對昊雨服飾的支持和信任,代理昊雨服飾,相信它會給予在座各位豐厚的回報,另外我和薛李二位公子商量了一下,將會在近期舉行一場答謝晚宴,希望大家能夠暫時不要離開香港,到時能夠參加這次晚宴。謝謝大家。」

在座的各家廠商都紛紛點頭表示會參加這次晚宴,小軍三人一一跟在場的代理商握手告別,一個個充滿信心的面孔在三人的面前走過,也讓三人心中對於昊雨服飾的期待更加的強烈和增大。

「小軍,今天的訂單數額達到了8000萬,另外代理的費用統計出來了,一共有7.6億,各種款項會在正式合同簽訂后三日內到帳。」韓虎抬頭對著小軍彙報剛才會議決定的一切收入。

「呵呵,看來我們得加快擴廠的步伐了,龍哥,看來我們倆的投資真是值了,這還沒有開始呢,就有8個多億的資金回籠了,呵呵,小軍,你不會後悔吧?」李澤明走到酒櫃旁,邊倒酒邊開著玩笑的說道。

「現在昊雨服飾缺少行政人才,你們兩位趕緊幫著補充進來吧,虎哥不能一直綁在昊雨上面,他負責一切統籌,下面的細節事情教給你們手下的行政人才處理,沒問題吧?」小軍沒有理會李澤明的調侃,對著二人提出了要求。

「沒問題,人才都選好了,明天就會到位。」薛雨龍接過李澤明抵過來的酒杯說道:「來吧,讓我們慶祝一下吧!」

「乾杯。」

「乾杯。」

三人的酒杯剛剛碰在一起,房門就被猛的推開,薛雨煙雙眼濕潤,有些跌跌撞撞的跑進房間,看到小軍后哭著開口說道:「小軍~~~~,曉雨~~~曉雨她出事了!」

「什麼!」小軍手中的酒杯掉落在地上。

薛雨龍看到妹妹的樣子,趕緊開口說道:「煙兒,別著急,慢慢說,到底怎麼了?」

「曉雨~~曉雨她被人給綁架了!」薛雨煙哽咽的說道。

「什麼,你再說一遍,曉雨怎麼了?」小軍猛的衝到薛雨煙身邊,抓到她的雙肩急切的問道。

「哎呦!」感覺到疼痛的薛雨煙叫了一聲。

薛雨龍攔住小軍開口說道:「小軍,先別著急,聽煙兒把事情經過說清楚,查清楚是誰幹的咱們再行動不遲。」

薛雨煙緩了口氣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上午我和曉雨去買車,在車行碰到了一個自稱是什麼華海幫的少幫主的青年,看到我和曉雨就跑過來死皮賴臉的說要認識一下,被我和曉雨拒絕後仍然不離開,厚著臉皮死纏爛打,說了很多難聽的話,後來曉雨忍不住就給了他一巴掌,當時對方看到我們身邊的保鏢眾多,就離開了。

我和曉雨也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都怪我,買完車子后提議讓曉雨開車試試,我們就甩開了保鏢的貼身保護自己開著自己的新車在人煙稀少的道路上試車,哪知道突然跑出來一幫人就把我們的車攔住了,那個華海幫的少幫主下車就讓手下抓我和曉雨,我情急之下喊出身份,稱曉雨是我們薛家的客人,那個少幫主猶豫了一下,吩咐手下放開了我,抓著曉雨就離開了,他們剛走,就有一個女人突然出現在我的身邊,簡單的問明情況就搶過我的車子去追對方了。」

薛雨煙一口氣把事情說完,看到小軍越來越陰沉的面容,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韓虎,找找韓霜,看看她在哪。」小軍面無表情的向著一邊的韓虎問道,心中卻自責不已,沒有想到,剛到香港幾天,曉雨就經歷了被槍瞄準的事件,現在更是遭到人的綁架,怒火滿腔,體內一直壓抑的殺性逐漸散發,幸好當初讓韓霜保護曉雨,現在才有可能知道曉雨的下落。

原來在剛到香港以後,小軍就安排霜兒暗中保護外出的曉雨,沒有想到今天也沒有阻止曉雨遭到綁架。

「在旺角方向。」韓虎用神秘巫術感應到了同樣奉小軍為主的妹妹的位置。

「走。」小軍轉身就要走出房間,被薛雨龍攔住:「小軍,你別急,那個華海幫是本地第一大黑幫,少幫主剛剛從國外回來,他們勢力龐大,還是通知家裡跟華海幫交涉一下,壓迫他們放人~~~」

剛說道這裡,小軍一把甩開薛雨龍攔住自己的胳膊,冷笑了一聲:「哼,滾開,指你們薛家交涉完,曉雨早就出事了,薛雨龍,不要逼我動手。」

薛雨龍看到小軍有些猙獰的面容,嚇得倒退了一步,那不是一個人應該擁有的表情,那是地獄的使者。

小軍和韓虎剛剛離開房間,薛雨龍就用房內的電話撥通了家中的電話,找到了父親:「爸,出事了,華海幫少幫主綁架了周曉雨,你趕緊和華海幫幫助交涉,阻止自己的兒子不要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

「什麼,我馬上給他們打電話,你攔住小軍,不要讓他做傻事,華海幫亡命徒眾多,不要讓他輕舉妄動。」

「他已經去了,爸你還是趕緊想辦法保護住周曉雨,要不然我不敢想象會發生什麼。」 (三更送上,求各種支持。)

于飛訕訕一笑,但卻掩飾不住內心的喜悅與激動,直接衝到美女身邊,緊緊地握住她的雙手。

「可惡,氣死我了!」

白鶴聖尊大吼,看到這一幕讓他深受刺激,感覺于飛這小子艷福齊天,簡直沒有天理啊。

衛夫人複雜一笑,這結果完全出乎意料,終於體會到了于飛的運氣有多好,魅力有多強。

迪絲雅看著那絕世美女,眼神在不斷的閃爍,像是在探索什麼。

百花爭春圖中的百花仙子們一個個目瞪口呆,她們從未見過這個絕世美女,無一人知道她的來歷。

但從於飛的親熱程度可知,這美女同於飛的關係絕不簡單。

到底這人是誰,為何會來到水靈島上,又為何要救于飛呢?

謎底就是美女的身份,只要搞清楚她的來歷,一切便迎刃而解。

美女瞪了于飛幾眼,隨即看著三個小世界的六大高手。

「你們這樣費盡心機,不惜摒棄前嫌,到頭來還是一場空,是不是覺得很不爽啊?」

楊天怒道:「休要狂妄,你那琴音出自金門,裡面的先天重寶可是被你所得?」

美女笑道:「怎麼,殺不了于飛,又想來搶我的寶貝啊?」

亂天候道:「你若識趣就交出先天重寶,否則遲早要後悔。」

美女輕哼道:「只怕今日一過,你們的聯盟解散,到時候後悔的是你們。」

雙方眼下的實力差不多,三個小世界有六大高手,但于飛這邊也不弱,衛夫人、迪絲雅、百花爭春圖外加新出現的美女。想要分出勝負並不容易。

「殺不了于飛,我們可以搶走這個女人,我就不信我們還鬥不過她們。」

黑煞神有些不服氣,今日之戰若就這樣草草結束,不僅浪費精力,還有損名譽。

長風居士與楊天沒有啃聲。三個小世界的合作並不牢固,且彼此之間都有仇怨,繼續戰鬥下去不見得能討到便宜。

百花爭春圖的威力長風居士已經是深有體會,而剛才那位美女的琴音力壓白鶴聖尊,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情。

真要撕破臉皮,三個小世界不見得能佔到便宜。

武烈聖皇凝視著美女,問道:「金門之中的先天重寶可是一把琴?」

美女笑道:「你覺得呢?」

黑煞神皺眉道:「一把琴?老子根本不懂那些,搶來也沒什麼意思。」

白鶴聖尊傷勢不輕,低聲道:「我們走。下次再找于飛算賬。」

亂世戰天界的撤離直接導致了聯盟的破滅,亂天候雖然不甘心,但還算冷靜,迅速與武烈聖皇一起離去。

楊天狠狠瞪了美女一眼,隨即也白長風居士拉著離去,雙方的一戰至此才真正完結。

衛夫人想要出面攔截,卻被于飛阻止。

「君子報仇三年不晚,犯不著急於一時。」

于飛這一次傷得很重。不想再繼續斗下去,以免意外發生。

此前的大戰已經引起了島上另一股勢力的注意。萬一武帝趕來,再協助三個小世界共同對付于飛,那情況就會更加不利。

百花爭春圖之前展現出了非凡的神威,若當年真是武帝滅了百花門,她肯定不願意看到百花爭春圖復甦的一日,必會想方設法剷除于飛。毀掉百花爭春圖這件先天神器。

從目前島上的情況來看,沒什麼比四個小世界聯手更強,更好的機會。

如果武帝在這,以她的性格暫時拋開與其他小世界之間的恩怨,先消滅于飛。那是絕對可能的事情。

「這位是……」

衛夫人看著于飛身邊的美女,輕靈飄逸,婉如仙子,清澈如水的雙眼能洞穿人心,給人一種親切、甜美的感覺。

于飛緊握美女的玉手,笑容燦爛的為大家介紹。

「蘇靈月,西疆聖女,來自我們那個時代,擁有心靈之眼,能洞悉人心。我能修鍊成心靈之眼,也全都是拜她所賜。」

豪門長媳,總裁的替身前妻 原來這位絕世美女就是曾經找上于飛,並在於飛心裡留下心靈印記的聖女蘇靈月,那可是一個足矣媲美秦小藝、易晴雯、呂瑩、花夢舞的極品美女,如今已是先天一重境界。

迪絲雅輕吟道:「心靈之眼,原來如此。」

蘇靈月笑道:「你的心靈攻擊也很神奇。」

摩柯趕到眾人身邊,看了看蘇靈月,提醒道:「于飛傷得不輕,我們先離開這裡。」

一行五人迅速離去,半路上,于飛問起了蘇靈月是如何來到這裡?

「我自然是從雲城進入,歷經五行島嶼、四季島嶼,然後進入了地荒島。」

蘇靈月說到這突然停下,似笑非笑的看著于飛。

于飛好似看透了蘇靈月的心思,笑道:「原來如此,我總算明白了為什麼在地荒島上,沒有發現第二道先天聖靈,那原來是為你準備的。」

蘇靈月笑道:「聰明,一下子就讓你猜著了,我的確是得到了先天聖靈,才成功晉陞先天境界,然後來到了水靈島上,進入了金門之內,得到了裡面的鳳凰琴。」

于飛驚呼道:「鳳凰琴?這不就是你曾要找的聖物嗎,怎會在金門之內?」

衛夫人也是一臉驚容,脫口道:「鳳凰琴,那可是先天神器,想不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