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陳陽沒有立刻回答,他的眼睛望著辛欣,嘴裡說道:「這裡面也有一些關於你的事情?」

「和我也有關係?」辛欣聽到陳陽的話后,顯得微微有些猶豫,嘴裡遲疑地問道:「我可以知道是什麼事情嗎?」

「就是她如何看待你的,辛欣,你是一個好女孩子,我從不否認我這個看法,從我第一眼看見你的時候,就知道你的心地很好,但是,你卻不一定會是一名好的朋友,其實是像可兒這樣女孩子的好朋友,她年輕,只有十五歲,她虛榮,因為她已經是名模,她有太多的不良嗜好……這就是可兒,你知道她的心裏面真正需要的是什麼嗎?」

辛欣搖了搖頭,眼睛一眨不眨看著陳陽,陳陽繼續說道:「是一個能幫助她走得更高的男人,這就是可兒的內心裏面最真實的想法,她並不在乎朋友的。」

「這……這是她告訴你的?」

「不!」陳陽搖了搖頭,「這是我看出來的,我說過,我是一名心理學家,我能猜透別人的心理,自然也包括那個小姑娘的心裡,當然,這一切都不能怪她,要怪的話,只能怪她的那名經濟人,他讓可兒過早的進入了這個社會,體會了這個社會上太多成人所體會的東西,其中,也包括xìng……。」

「什麼!」辛欣聽到這裡,不敢相信的右手捂住了她的嘴巴,似乎辛欣不敢相信這是真的,要知道可兒只有十五周歲,還不到法定年齡,還是未成年人了,這種事情對於可兒來說還是太早!

陳陽對於辛欣的反應並沒有感覺到有什麼意外,當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這心裏面已經想到了辛欣的反應,陳陽淡淡地說道:「沒有聽清楚,還是不敢相信呢!」

「不敢相信!」

陳陽說道:「你對她並不了解,她所經歷的事情是你所沒有經歷過的,所想象不到的,所以呢,我建議你不要和她再接觸下去,至少她從來就沒有把你當成她的朋友。」

辛欣的頭低垂了下去,長長的眼睫毛微微抖動著,嘴裡說道:「其實,我也想到了這點,我和她並沒有在同一水平線上,一切不過都是我的自相情願而已。」

「那也不一定,我反倒認為你比她有前途,她過早的已經耗費了她的潛力!」陳陽看著辛欣的眼睛,說道:「你的潛力無窮,只要好好的把握,你的前途就是一片光明的。」

陳陽這句話剛剛落下,他辦公室的門就被推開,許菲菲從外面走了進來,許菲菲看見辦公室裡面多出了一名年輕的女孩子的時候,她微微頓了頓,眼睛從辛欣的身上掃過,隨即又把目光落在陳陽的臉上,目光裡面閃爍出一抹疑huò的光芒來。

「朋友,普通朋友!」陳陽像是和許菲菲解釋一樣,嘴裡說道。

許菲菲「哦」了一聲兒,邁步走到陳陽面前,嘴裡說道:「她醒過來了!」

「可兒醒過來?恩,跟我的預料差不多!」陳陽對著辛欣微微笑道,「現在你可以去看看你的朋友了。」

「恐怕還不行!」許菲菲說道,「她還沒有完全的清醒過來……或者說,她失憶了,暫時xìng的失憶。」

陳陽安排許菲菲去跟著可兒,要是可兒那邊有什麼變化的話,就及時通知他,陳陽現在聽到許菲菲這句話之後,微微頓了頓,眼睛看著許菲菲的眼睛,確定許菲菲並沒有說假話之後,陳陽的右手搓著鼻子,「他怎麼會這樣?」

「不清楚,我懷疑是不是因為缺氧導致的暫時xìng失憶……哦,對了,你讓做的核磁檢查結果也出來了,不過,我剛剛來的時候沒有帶過來,還放在核磁醫生那邊,等一下,我會過去取過來的。」

許菲菲說完這句話之後,她的俏目望著陳陽,「你懷疑什麼?」

「不知道,我只是看可兒是有錢的主兒,一定要好好的檢查一下,反正那核磁也沒有多少錢,就讓她先把核磁給做了吧,後面還有一系列的化驗等著她坐,等她記憶恢復之後,我們再讓她做,現在呢,還是讓她恢復一下記憶吧!」

陳陽說道這裡的時候,眼睛看了看坐在他對面的辛欣,嘴裡說道:「辛欣,你現在可以去看看你的朋友了,去吧…….哦,我剛剛說的那番話不要告訴你的朋友,不過倒也沒有關係了,反正她現在也記不住!」

陳陽的那態度要是病人看見,一定會投訴得,陳陽顯得漫不經心,即便是聽到了可兒暫時xìng失憶之後,也沒有表現出來驚慌來,許菲菲有些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說道:「陳陽,你的態度是不是有問題,我怎麼感覺你對她漫不經心呢!」

「我有嗎?」 走鏢新娘 陳陽的兩手又放在了鍵盤上面了,許菲菲走到陳陽面前,嘴裡說道:「你現在的樣子給人的感覺就是你漫不經心,你要知道那女孩子現在是暫時xìng失憶,我甚至於懷疑她的腦袋受到損傷了,畢竟她大腦缺氧過……!」

「你放心吧,她的腦袋沒有問題,這是一種應jīxìng的心裡保護,你要知道她當時大腦缺氧不過四十秒,在如此短的時間會造成大腦損傷,你認為她的大腦是什麼做的,連這點都承受不了嗎?我更傾向於她是自我保護!」

「自我保護?保護什麼?」許菲菲追問道。

「保護她自己,她感覺到了威脅……!」陳陽說到這裡,稍微停頓了一下,嘴裡接著說道:「不要讓別人知道她吸..毒,這事情可能會對她造成影響,她現在的心裏面很脆弱,任何的一個因素都可能影響到她,等她心裏面的那種自我保護消失之後,我會去和她見個面,還有一些別的事情要和她說明一下……菲菲,你想過假如她過早的和成熟男人有過xìng經歷之後,為什麼一直都沒有月..經來嗎?」@。 看著歐陽忽然從自己眼前消失,龍十三不由的擦了擦了眼睛,「高手,好厲害的高手,不知道是什麼門派的前輩。」龍十三暗道。

龍十三的傷已經在歐陽離開之前被他治好了,現在看上去除了衣服上幾道口子有點狼狽外,倒是一點都看不出幾分鐘之前他還受著重傷,眼看著要死的樣子。

且說歐陽的分身剛和他融為一體,藍靈兒的歌已經結束了。台下的觀眾正大聲的呼喊著:「藍靈兒,我永遠支持你!」「藍靈兒,不要走!」

藍靈兒只能頻頻的向台下招手鞠躬,最後才走到了幕後。

幾個工作人員已經把藍靈兒的東西收拾好,沒有多做停留,就匆匆忙忙的離開了,開始趕下一個通告。

下一站,就是香港。

香港,有著東方明珠的美稱,在這面積只有107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人口超過660萬,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大的地方之一。(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只是覺得好象是。)

歐陽對於香港不只很熟悉,僅有的一點點了解還是從電影電視里看過來的。

一下飛機,歐陽第一個感覺就是熱,比上海熱了很多,歐陽連忙在自己的體外布下了一層厚度約1厘米的防護罩,同時施展清心訣,一下子,歐陽感覺到氣溫至少下降了十來度,就像呆在空調屋裡一樣的舒適。

和藍靈兒昨天到上海的情形一樣,機場外邊也被那些熱情的歌迷影迷圍了個水泄不通。曹洋東方強等十一人全部出動,在藍靈兒的身體四周圍成一個保護圈。

那些記者抗著攝象機,拿著麥克風是一直跟在後面,猶如陰魂不散一樣。

歐陽還是緊緊在保護在藍靈兒的邊上,不敢出一點點的小問題。

好不容易,一行人終於突出了重重包圍,坐上了早已等候在外邊的保姆車。

這一次,藍靈兒那討厭的老闆經紀人沒有和她一道去下榻的酒店,而是和他的司機去了公司,估計是出什麼事情。

「歐陽。」看著正站沙發邊上一動不動的歐陽,藍靈兒不由的開口叫道。

「啊?藍小姐,你怎麼知道我叫歐陽?」歐陽記的自己並沒有對她說自己叫什麼啊?難道她……

藍靈兒笑道:「學弟,你什麼時候從學校出來了,還做起了我的保鏢?」

完了完了,她真的知道自己是誰,肯定是以前上批判大會的時候被她知道的,這下面子和裡子都要丟光了。

「藍學姐,我去年下半年沒上完就不上了,今年想去上海打工,結果沒文憑找不到工作,要不是小時候練過,估計這個保鏢工作也沒希望,不過我還真沒想過會變成你的保鏢。」歐陽尷尬的說。

藍靈兒拍了拍沙發,對歐陽接著說道:「坐啊,老站那裡你不累啊。」

聽她叫自己坐,歐陽也不客氣,一屁股坐到沙發上,「坐著就是比站著要舒服啊。藍學姐,我可是你的超級鐵杆粉絲啊,你可要給我簽名啊,哈哈。」歐陽開著玩笑。

「好啊,不過不要再叫我學姐了,就叫我靈兒好了。」

「那被你的粉絲聽到了,還不把他們羨慕死。」

◆◆◆◆◆◆◆◆◆◆◆◆◆◆◆◆◆◆◆◆◆◆◆◆◆◆◆◆◆◆◆◆◆◆◆◆◆◆◆◆◆◆◆◆◆◆◆◆◆◆◆◆◆◆

北京郊區某一個地下基地。

「十三,你說的都是真的?」說話的是一個看上去四十來說,一張國字臉看上去非常的威嚴的中年人。

那名被叫做十三的人正是歐陽在上海從忍者手中救下來的龍十三,只聽他道:「老大,你什麼時候見我說過假話啊。那個救我的人真的很厲害,沒有出手,僅憑聲音就傷了三個有著伯爵接別的吸血鬼。」

被稱為老大的中年人正是中國一個神秘組織――龍組的首領龍一。

在中國,這樣的神秘組織一共有三個,一個是最最神秘的軒轅組,裡面全是變態到極點的修真高手,最低的水平也達到元嬰期。(修真分為開光、靈虛、靈寂、辟穀、心動、元化、元嬰、出竅、離合、分神、合體、空冥、寂滅、大成、渡劫等十五個階段,每個階段分為前、中、后三期)

其他兩個分別是龍組和鳳組,龍組由中國的異能者組成,修為雖然都不是很高,但在普通人眼中,那也是超人的境界;鳳組和龍組一樣,區別只在於一個是全部由男人組成,一個全部由女人組成。

龍十三,是一個修真界的異類,也是異能界的異類。他的家族是一個修真家族,如今軒轅組的四大長老中的一位就出自他們家族,所以有一點修真修為,但只達到了開光後期。同時,龍十三竟然還是一個雷系的特異功能者,可以操控雷電。

昨天要不是自己的異能消耗太多了,也不至於被五個忍者逼的如此狼狽不堪,還差點喪了命。

「你看清楚那個人長的什麼樣子了嗎?」龍一想了想問道。

龍十三仔細回想了一下,遺憾的搖了搖頭:「老大,這個人雖然沒有掩飾自己的相貌,但我怎麼想不起他的相貌,有點奇怪啊。」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昨天救你的不是那個人的本體,只是他的一個分身,你看清楚他的相貌去卻記不起來,正是那人在施展身外化身,這可是只有散仙才能施展的高級法術啊。」龍一道,「希望此人不是我們的敵人。」 醫生就要察覺病人的任何不正常的地方,甚至於有些時候,還要去檢查一些病人正常的地方!

這就是醫生要做的事情,假如醫生錯過一個細微的地方,就可能造成診斷錯誤,直接的後果就是讓一個病人得到錯誤的治療,嚴重的話,會導致病人的死亡。

當陳陽說出可兒有xìng經歷的時候,許菲菲也瞪大了眼睛,顯然許菲菲沒有想到這點,至少在許菲菲的想法裡面,像可兒這樣年紀的女孩子不應該有xìng經歷的!

「你是說她……!」

許菲菲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呢,張了張口,眼睛看著陳陽,陳陽不等許菲菲說出來,已經說到:「你沒有聽錯,她的故事讓我知道,這個行業裡面真的有太多的潛規則,我不太喜歡這個行業……我很難想象的出來這樣的女孩子怎麼會去做這種事情……哦,也包括她的經紀人。」

「你說他也和可兒……!」

「那倒沒有!」陳陽搖了搖頭,「這個人渣在這方面還是做得不錯的,他怎麼可能去和可兒有關係呢,那可是涉及到職業的原則問題,但他卻充當了皮條客的角sè……算了,那些事情也不提了,那都是可兒自己的決定,沒有人能去管,我現在所擔心的是可兒自己的自我保護!」

「你真的不認為她神經出了問題?」許菲菲又問道。

陳陽很肯定地點了點頭,嘴裡說道:「這點我可以確認,她的神經沒有問題的,菲菲,你不必擔心她的神經……你去看看,順便幫我拿下結果,我等下過去和可兒見個面,還有一些事情要問她……真是一個棘手的病例啊!」

陳陽的話說到了一半兒,沒有再多下了,只是讓許菲菲去取結果,許菲菲答應了一聲,走了出去,陳陽的兩手也離開了電腦鍵盤,他又輕嘆口氣,嘴裡喃喃道:「希望真的不是我所想象的那樣……!」

陳陽來到病房的時候,辛欣正在病房裡面陪著可兒說話,而在病房的另一側,戴宏坐在chuáng邊,看著可兒,當陳陽這一出現的時候,戴宏下意識地捂住了嘴,他擔心陳陽還會動手,這完全就是人的一種自我保護意識!

陳陽沒有搭理戴宏,他走進來,一直到了可兒的chuáng邊,從身上取出隨身攜帶的小手電筒,扒開了可兒的眼皮,照了照,又把小手電筒收了回去,他的眼睛掃過可兒的臉上,嘴裡問道:「知道我是誰嗎?」

「帥哥!」可兒說道。

「恩,我就喜歡女孩子對我說這句話!」陳陽的眼睛落在辛欣的身上,輕呵道:「瞧見沒有,你的朋友還是有些眼光的!」

辛欣聽到陳陽這句話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臉頰微微有些泛紅,竟然把頭低了下去,陳陽把目光從辛欣的身上挪開,又落在了可兒的身上,「可兒,我問你一個問題,你心裏面到底在害怕什麼?」

可兒聽到陳陽這句話后,她的笑容忽然僵硬在臉上了,不經意得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戴宏,隨即又把目光收了回來,可兒這個細微的動作還是被陳陽瞧在眼睛裡面,陳陽把臉轉向戴宏那邊,對戴宏淡淡地說道:「人渣,你現在可以出去了,沒有我的話,你不許進來……!」

「我不是人渣!」戴宏不甘心被陳陽如此的說,他沖著陳陽嚷道,陳陽撇了撇嘴chún,「人渣就是人渣,你還有臉反駁!」

戴宏又看了陳陽一眼,雖然戴宏的心裏面確實想要好好的反對,他不承認自己是人渣,但話到了嘴邊,他卻說不出來,尤其是看見可兒時候,戴宏的心裏面就是一動,他的心裏面只有錢,只想著賺錢,或許他對可兒不會有什麼企圖,但戴宏卻不得不承認他已經把可兒當成了賺錢工具……,陳陽說他是人渣,也不為過。

戴宏沒有反駁了,走了出去。

陳陽見到戴宏走了出去之後,他才說道:「可兒,你現在可以說了吧,辛欣不是你的朋友嗎,在面對朋友的時候,你可以坦誠,可以信任,所以,你不用有什麼顧慮,有什麼就說出來,我相信辛欣能幫到你的話,一定會幫到你的!」

辛欣點了點頭,她的手緊握著可兒的小手,嘴裡說道:「可兒,我們不是朋友嗎,你可以信任我這個朋友!」

陳陽之前已經提醒過可辛欣,但辛欣卻還是把可兒當成了朋友,陳陽不知道應該如何評價辛欣了,或許說,這就是辛欣的本**,本xìng是很難改的,江山易改、本xìng難移啊!

可兒眼睛又落在陳陽身上,說道:「我……我害怕我的經紀人!」

當可兒說出這句話之後,陳陽終於送了一口氣,他沖著可兒笑了笑,說道:「你現在不用害怕了,我相信你的經紀人不能傷害到你了……你的神經也沒有損傷,剛剛短暫的失憶已經過去了,不會給你留下損傷的!」

陳陽這句話說到這裡之後,他沒有再說了,而是起身走了出去。

在病房外面,戴宏正身子趴在窗口,手裡夾著一根煙,陳陽就是在這個時候走出來的,戴宏把頭扭過來,見到陳陽之後,戴宏狠勁抽了一口氣,「我一直把她當成我的妹妹來對待的,我沒有打她的主意,從來沒有過!」

「人渣,不必和我解釋這樣多,你要是真把她當成你的妹妹對待的話,你怎麼會讓她去和別的男人áng呢,這種事情還用我多說嗎,你的心裏面到底怎麼想的,你心裏面很清楚,我呢,並不打算在這裡和你廢話,我只是想提醒你,她的神經沒有問題。」

被陳陽喊作人渣,戴宏心裏面雖然不太願意接受,但陳陽罵他倒沒有什麼錯,「你說她神經沒問題,她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已經排除毒..品造成的損傷了,現在事情反倒讓我擔憂起來了…….!」陳陽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嘴裡又說道:「還是等我看見結果再說吧!」

「你的意思是說……她的病很嚴重!」

「可能是吧……!」陳陽說道,「我在等結果……!」@。 散仙,這是一個什麼樣子的概念啊,那可是修真者達到渡結期的時候因為渡劫失敗的人。

在修真界,渡劫一旦失敗,那面臨的要麼就是灰飛湮滅,要麼就捨棄**,兵解成散仙。散仙不是真正的仙人,實力也有一定的差距,但在修真界,散仙可是無敵的存在。

聽救他后又搶劫他的人是個散仙,龍十三可是後悔的腸子都青了,早知道就請他給自己簽個名了。要知道,在整個中國修真界,散仙就那麼幾個。

「老大,那個宇光石到底是什麼東西啊?竟然讓我們這麼多人出馬,還差點讓我為這個送了性命。」龍十三想起被歐陽搶走的宇光石,感覺非常的鬱悶,自己拼了老命才得到的東西自己還不知道具體是個什麼玩意,只是知道個名字。

「哎,那個東西具體有什麼用處誰也不知道,只知道它不是我們地球的產物,裡面蘊藏了很大的能量。至今為止,已經有很多的國家加入了爭奪它的行列中了,另外還有其他一些非法組織,也在企圖奪取。」

「靠,現在都已經落在一個散仙手裡了,還有誰能從他手裡奪過來啊。」龍十三鬱悶的說道。

腹黑總裁:嬌妻乖乖入懷 藍靈兒已經去睡覺了,只留下歐陽一個人呆在客廳里,無聊的歐陽想起來搶劫來的宇光石。

歐陽從空間戒指里拿出這個從龍十三手上搶過來的宇光石,這個宇光石不大,比一般的鵝卵石沒大多少,也不重,其形狀成橢圓形,透明,有點像水晶。

放在暗處宇光石還能散發出一絲光芒,這個時候如果被一個女性看到的話,肯定會為之瘋狂的。

在宇光石的表面,不是很光華,上面有很多細小的條紋,有點像電影中的某種符號。

除了這些以外,歐陽再也找不到別的其他什麼有用的關於這個宇光石的線索了。

將宇光石再一次放進空間戒指,歐陽也想休息一會,雖然以他那變態的體力並沒有感覺到累,但能休息不休息,那不是天生的勞碌命嗎。

歐陽穿著衣服直接躺在了沙發上休息,才剛剛閉上眼睛沒過十分鐘,簡訊的提示音響了。原本公司里有規定,保鏢在執行保護任務的時候是不能開手機的,但現在顧主已經休息了,歐陽也準備休息,所以就把手機開了。

沒想到才剛開機,簡訊就來了。

從口袋裡摸出手機一看,果然是張菲雪發來的信息。其實不用猜,歐陽也有百分之九十的肯定是她發來的,因為知道自己手機號碼的除了她之外就只有父母和幾個同事,父母不會發信息,而同事們也不會無聊到發信息,所以就只有她和其他一些系統垃圾簡訊了。

「到香港了嗎?」簡訊就只有這麼幾個字。

「到了,剛準備休息,你呢還沒有睡覺啊。」歐陽回復道。

「沒,你要記的給我要藍靈兒的簽名照哦。」

「放心好了,沒有問題啊。」

「那沒事情了,晚安。」

之後句再沒有信息發過來了,「原來只是為藍靈兒的簽名才發信息的。」歐陽鬱悶的想。

重新閉上眼睛,歐陽很快就進入了睡眠狀態。

第二天一大清早,所有人又已經開始工作,幾乎也就是重複著以前所做的事情,保鏢們在四處巡邏檢查車輛等等,藍靈兒在準備今天的演唱會等等。

歐陽的思維感應其實早已覆蓋了整個香港島,他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現在藍靈兒可是很紅,在演藝界的仇人不可謂不多,這次她到香港開演唱會,據說就有人揚言要她好看,所以她的經紀人公司才會花大價錢來永泰請保鏢,而且一雇還是十二個,正好一隊。

歐陽還是和藍靈兒做同一部車,現在他們可以說已經很熟了,兩人剛剛一直在一邊講話,這讓東方強和曹洋等人羨慕不已,他們雖然和歐陽一樣也是保鏢,但卻一直到現在都沒和藍靈兒說過話。

剛上車沒多久,歐陽的思感就出現了一絲震動,「靠,在我們這麼多人的保護下你都敢來送死,真是白痴。」歐陽心中暗道。

原來歐陽的思維感應是只要有人危害到藍靈兒,那歐陽就馬上能夠感覺的到。

「靈兒,我感覺到前方有危險,等會你不要下車,我們會保護你的。」歐陽對坐在身邊的藍靈兒說道。

說著打開了對講機:「強哥,前面有危險,你們注意一下,有十來個人,全部帶有武器。」

很快的,對講機里就傳來了東方強的聲音:「放心,你注意保護好藍小姐,我們就在你的後面,現在曹洋把車開到你們前面去,曹洋聽到沒。」

「知道。」曹洋的聲音也傳了過來,從他的聲音中可以聽出有一絲興奮。

藍靈兒看著歐陽,心中暗道:「他是怎麼知道前面有危險的,難道他有特異功能?」有時候,還真是不的不賠償女人的直接,猜的雖然不完全中,但也相差不遠。

只見歐陽也從腋下槍套里拔出手槍。他的配槍是84式7.62mm微型手槍,容彈量6發,這種槍專門配備於各種警衛、保衛人員。

簡單的子彈上膛,看的藍靈兒眼睛都直餓,「他拿槍的動作好帥啊,比那些什麼明星可好看多了,周潤發都沒的比。」

如果這個時候歐陽知道藍靈兒的心中在想的都是這些的話,那他可真的佩服的要死了。 許菲菲手裡拿著核磁共振的結果走講辦公室裡面,把片子和結果都放在陳陽面前「都在這裡了,你還想要什麼?」許菲菲問道。品書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