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雪是不會發光的,張書拿著火把,謹慎的行走在荒山之中,嚴格來說,這是他第一次自己出遠門。上一次趁夜搬家,有張虎張雨在。這是他第一次,在黑夜中,一個人行走在荒無人煙的大山。

山,比較安靜,只是偶爾會蹦噠出不知名的聲音。夜,非常安靜,光源以外,獨黑色幽幽。張書感覺到一股深深的孤獨將他包裹,上一次有這種感覺,是第一次來到這個世界在野山之中醒來時。

「咔……咔……咔……」

一切都向著安靜靠近,唯獨踩雪的腳步聲如附耳低言,對張書說,你走的路,不會安靜!

……

黎明逐漸降臨,白天與黑夜交替。白天的尾巴,黃昏悄然而來,黑夜又一次替換白天。

張書沒做太多停留,也沒發現,自從自己變了一張臉后,身體也完全發生了變化,比之以前更加結實了。此時他正走在尋找無量寺的第二個夜晚中。他不知道現在在哪裡,只知道方向總體向著西北,走過的山越來越高,能聽到的野獸叫聲,也越來越多。

「小黑,怎麼了?」此時,小黑停止前進一直盯著不遠處的一堆灌木叢。

黎明快要到來了,張書已經做好決定,以後還是少走黑路吧,這越往西北走,路上的獸吼聲越來越多,聲音也越來越嚇人~

「(◣д◢)……」小黑表示,有危險。

「能有什麼危險?有什麼野獸么?」張書不以為然,雖然他沒有張虎那麼厲害,但也是跟著後面學了不少技能,對付一般的野獸足夠了。

「(_)……」小黑表示,那灌木叢中有東西,交給你吧~

「有啥?野豬么?你先看著它,我準備準備,剛好有點餓了,看我表演!」

接著,張書利用現有條件,快速製造一個簡易陷阱。然後,扔一塊大石頭到那堆灌木叢中。果然,一隻牛一樣壯的野豬站了起來,不過它的眼睛盯著的卻是小黑。

「卧靠!這**什麼品種?」張書趕緊跑,將野豬引向陷阱。那是用老藤製造的網。

這隻牛一般的大野豬似乎很給張書面子,不過,張書的陷阱對它而言,視若無物直接衝撞掉。令張書感到慶幸的是,野豬放棄了他這個目標,而是沖向小黑。

「(◣д◢)……」小黑大叫一聲,想要告訴張書,讓他先走。但此刻,來不及肢體語言表示,它吐出自己的藍紫色火焰,攻擊野豬,但是卻沒有了以往的效果。

火焰燒到野豬的身上,僅僅燒掉一撮毛,根本就沒能傷害到它。

「媽呀!這麼結實?也是仙獸么?小黑快閃,跑到樹上去!」張書沒聽懂小黑的話,就算聽得懂他也不會拋棄小黑自己走的。

只見,小黑很靈活地爬到一棵粗壯的樹上,大野豬見狀直接將樹撞斷,記著小黑又靈敏的跳到另一棵樹更壯的樹上,就這樣,連續撞斷四五棵樹以後,大野豬那笨重的身體居然飛跳起來了!

「我滴個媽呀……這麼壯還能跳這麼高?」張書長大嘴巴無法冷靜,這已經超出了他的理解範圍。好在小黑爬的夠高,野豬夠不到它。

「略略略……」看著野豬氣急敗壞的樣子,調皮的小黑朝著它吐了吐舌頭。

小黑的行為成功激怒了大野豬,他蓄力飛跳,卻仍然夠不著小黑,最後發出殺豬一樣的叫聲,轉頭,奔向張書。

「(òó)!」見狀,輪到小黑大叫,心裡有些感動,更多的是生氣,這小子怎麼這麼楞?幹嘛不跑啊!

小黑的叫聲反而刺激了野豬,它箭一樣的沖向張書,照這個速度,張書不可能避開。此時,黎明剛好來到。

「嗷!嗷~嗷……」隨著一陣白光閃過,這次天地間回蕩著純正的殺豬聲。當張書回過神時,大野豬倒下了,它的死相很奇怪,地上看不到一絲血跡。而在它身上,站著一個背砍刀的樵夫。

「嘿~小子誒,早上好啊!」樵夫對張書說道,他的聲音很宏亮,聽著也令人神清氣爽。

「多謝仙人相助!」張書真誠的感謝樵夫,他明白,野豬不是普通的野豬,樵夫也定不是普通的樵夫,符合身份的,只有是仙人。

「哈哈!我哪裡是仙人,只是一個普通砍柴的罷了~小兄弟,這裡妖獸很多,你怎麼帶著一直小貓就敢來此?嫌命長啊?」樵夫拿著砍刀砍下一隻野豬的後腿,同時對張書說道。

「我只是要去找我的兩個親人,路過這裡,仙人教訓的是,是我太急了,以後不走黑路了~」

樵夫聽言,如同看白痴一樣看著張書:「不走黑路就行了?你當妖獸是鬼啊?還怕黑?」

「額……仙人,我能不能問一問您,妖獸是什麼動物?是野獸的變異么?」張書是真的不明白妖獸是啥玩意。

「妖獸,乃是……一種獸類。」樵夫思索著如何才能向眼前的這個白痴表達清楚:「哎呀,妖獸就是妖獸,就如同人類修真者也就是你眼中的仙人一樣,能夠使用靈力,你這種凡人,在他們面前,就是塞牙縫的存在。誒,我說小子誒!你是不是白痴?連妖獸也不知道?」

張書倒也不生樵夫的氣,指著遠處依稀可見的夷山說道:「嘿嘿……不好意思哈,我以前一直生活在那邊的山村裡,最近才出來~那裡,也沒有這麼大的妖獸啊~今天還是我第一次見呢,多虧了仙人你在。」

「夷山腳下的~那就難怪了,好好的那裡不待,出來幹嘛?媳婦兒跟人跑了么?小子誒,我跟你說,妖獸可是很厲害的生物,別看他們相貌跟普通的野獸相差不大,可實際上,兩者只間可是差的十萬八千里,厲害的妖獸會使用法術,吃你比捏死一隻螞蟻還簡單~所以呀,沒事就別瞎跑,老老實實的回去吧,媳婦兒沒了可以再找個,命可就只有一條哦~」樵夫好心說道。

「回去是不可能回去的,我不是找媳婦兒,我是要去無量寺找哥哥跟妹妹,仙人,你是我出來以後見的第一個仙人,你這麼厲害,能不能教教我怎樣才能成為仙人?怎樣才能修真?」張書見識了樵夫的本事,想請教他如何成為修真者。

「哈哈!無量寺?從這到無量寺,哪個傻子告訴你,你可以去那的?就你這樣的人,走一輩子都走不到那裡,聽我的,老老實實回去吧,好好當個普通人,修真,你一輩子都修不了,需要機緣的,而你沒有~你只是一個凡人,凡人不可修真!」樵夫好心相勸。

「為什麼!?」張書不明白也不服氣。

「修真就是修靈,靈根!靈骨!靈魂!靈體!你一樣沒有,你怎麼修真?哼!我走了,你愛怎地怎地……」樵夫見相勸無用,便背著豬腿離開。

樵夫走了,留張書在那喃喃自語:「我什麼都沒有了?為什麼……」 「為什麼!?我不甘!」

朝著樵夫離開的方向,張書大吼!為什麼?為什麼別人能成為修真者,而自己不能?又為什麼修真者可以擁有主宰凡人命運的力量?為什麼?憑什麼?!

「不為什麼,天地萬物,弱肉強食,適者生存!」樵夫似乎未曾走遠,空氣中回蕩著他的回復。

「啊!~」張書一拳打在死透了的大野豬身上,啊的一聲大叫,這一拳包含了他的不甘,他不甘心啊!好不容易才知道無量寺在哪兒,好不容易碰到一位修真者,得到的卻是這樣一個答覆。

但這頭大野豬的身體是何等堅硬?連小黑吐出的火也只能燒掉它的一撮毛髮而已,更何況張書的拳頭。

「啊~!喲~」收回拳頭,張書感覺整個手臂都麻掉了,關節處傳來的疼痛,直接明了的告訴他,與樵夫之間的差距。

「(ε)……」這時,小黑過來表示,讓一讓。

只見小黑再次吐出藍紫色火焰,大野豬已經死了,火焰燒的不再那麼艱難,很快,牛那麼大的野豬,活生生被小黑煉化成一個小圓球,最後被它吞下。

「(><)……」小黑表示,非常好吃!

「唉……」看著這一幕,張書嘆了口更深沉的氣。不管怎樣,路還是要走,如今當務之急是找個有人的地方。他撇了小黑一眼,繼續朝著西北方向前進。

白天的路要比晚上好走太多了,大約過了一個時辰,正北方向,隱隱可見有幾屢炊煙,裊裊飄行。順著青煙找源頭,再翻過一座山,張書看到一排排房屋,那是,一個鎮。

「終於看到人煙了!」張書深深地舒了口氣,感覺空氣都清新許多,經歷了之前那頭大野豬的事,每次聽到獸吼他都覺得可能又是妖獸!而且,並不是每次都能幸運的碰到樵夫那樣的修真者出手相救。

出仙鎮,來到小鎮跟前,張書看到一塊古老的石碑。苔蘚為衣,勁字為骨,它的樣子滄桑破舊,不知它已經屹立了多少年,但上面出仙鎮三個字依舊清晰。

進入鎮中,人群的氣息,令張書的內心踏實好多。街上,有賣糖葫蘆的在大聲吆喝,有賣豬肉的磨刀霍霍,有賣首飾的金光閃閃……

「生活還是要繼續,這些人職業不同,能力不同,會的也不同,但相同的是,都是為了生活。我也要應該為了生活做些什麼……」看著不同的人,張書的心結也慢慢打開,即使不能修真,他的路也得走下去~錢,他需要錢,需要掙錢!

因為他沒錢,沒錢的張書在出仙鎮徘徊流走。書到用時方恨少,事非經過不知難~他做過能掙錢的工作只有教書先生,而這個鎮,似乎沒有發現書院的存在,這時候,張書才意識到掙錢原來這麼不容易。

「唉~無用啊!」張書有些氣餒,做什麼能掙錢呢?

「來一來,看一看,算一算!真仙轉世來算命,渺渺前程自己定!一算一準,算不準,不要錢!誒!這位小兄弟,看你印堂發黑,恐有不測之災啊!老道我與你有緣,免費幫你算上一卦,快快坐下。」路過一個算命的攤位前,張書被他拉到凳子上坐下。

「我沒錢~」張書實話實說,欲轉身離去。

「哎呀,談錢傷感情,都說了給你免費算!來,坐好!」算命的說著拿出一些道具,開始念念有詞。

「好吧……」張書無奈,不過算命的也說了免費算,讓他算一算又何妨。

接著,算命的拿著不知道什麼水往張書額頭一撒,然後后拿著三塊銅板兒,放在碗中,搖了搖倒蓋在張書面前。

「小子誒,你前路兇險,充滿未知,這路啊,不好走!此生若是安於平凡,則安穩一生,若是不安,隨時都有殞命之兆!剛才,本道已經幫你破了一處凶兆,不然,你都不一定能夠見到明日的太陽~」算命的看著銅板,有模有樣的說道。

「好吧……就算如此,我的路,還得走也還會走下去!你要算也算完了,我要走了。」算命的講了一堆屁話,張書搖了搖頭,欲起身離去,卻又被他按了下去。

「誒!小子誒,錢還沒給呢!你就想走啊?」算命的將張書按回去,然後拿著一把劍放在桌上。

「什麼錢?你不是說免費給我算的么?」見這現象,張書心想,完了~怕是又被坑了!

「呵呵……算命免費,破災收錢啊!我剛幫你破除了一處凶兆,可耗費了老道我不少元力啊!」算命的左手撫著鬍鬚,右手按著劍。

「卧靠!****!我又沒讓你破什麼凶兆!你就是騙子!別說我沒錢,有錢我也不給!」張書將肩膀上的小黑抱在懷裡。

「啥也別說,正經兒買賣,你情我願,要麼給錢,要麼留命!」算命的拔劍,在那欣賞起來。

「沒錢……你可別碰我啊!我家這小黑可是會傷人的!」張書摸了摸小黑,它可是會吐火的。

「沒錢……沒錢你來算命!?沒錢你就掙錢!然後還給我。」算命的沒好氣的說道。

「我又沒想算,是你拉著我的!我還在愁怎掙錢呢!」張書無語至極,離開張家,他才知道這個世界真tm混賬!

「你有手有腳的,什麼活不能幹?你會什麼?」

「教書,寫字。」

「那就在我旁邊擺個位置給人寫書信,還清了再走!」

「……」

張書更加無語,他有些相信這個算命的會算術了,將他算得明明白白~

就這樣,算命的攤位旁又多了一個牌坊,代寫家書,另賣字畫!下面還有一排小字,旁邊算命是騙子。張書靠著這個攤位開始在出仙鎮生存下來。他代寫家書不貴,一次收費十個銅板,出人意料的是,字畫卻能賣個十幾兩銀子。

「剛才那幅畫賣便宜了!起碼值一百多兩!你個傻子!」

就在剛才,張書賣了一張字畫,算命的又在抱怨他賣低了。他代寫書信跟賣畫的報價都是在算命的建議價基礎上除以十的,算命的是個騙子,要是按他的意思做事,他怕自己早晚有一天也成為他那樣的人,而且,他覺得自己做的事很簡單,收那麼多錢,心裡不踏實。

「我畫我的賣我的要你管!還差二十兩銀子我倆就兩清了,你個騙子!」張書白了他一眼,這臭算命的因為那什麼消災之術要坑他一百二十兩銀子,如今,只差二十兩就能還清了。

「切~好心當成驢肝肺,還完錢你就走吧,耽誤我做生意!話說自從你小子在這,我生意就慘淡多了……不應該啊~」算命的悻悻然說道,一直沒發現張書寫的那排小字。

「呵~你以為人人都像我這麼好騙么!」張書不再理他,準備了一下,開始畫畫。

時間又一天一天消逝,還盡了錢,張書也沒有換攤位,他對出仙鎮不熟,而且這算命的除了喜歡騙人坑人,懂得東西卻真是不少,從他那裡,張書了解了不少事情,當然,需要付出錢的代價。

原來,出仙鎮附近的山脈中都有妖獸的存在,而且這裡生活的人們,對妖獸對修真者都有著一定的了解,關於如何修真,從算命的口中,張書得知到如樵夫所言一般的回答。

「修真,不是每個人都能修真,需要身體中有靈根才行。所謂修真就是吸收煉化靈氣,有靈根才能吸收煉化,要是普通人都能修真,我不早就去當修真者了,還在這算命幹嘛?」

這書算命的原話,沒有靈根,不可修真。

「我說老騙子,你說這世間有沒有那種沒靈根的人,也能修真啊?」剛畫完一幅畫,張書問算命的。

「你個小傻子想的美!沒靈根也得擁有其他靈才能修真,你有么?」算命的毫不客氣的打擊他。

「靈到底是什麼個東西啊?非要天生就有么?後天不能創造么?」張書疑惑,都說靈靈靈,靈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靈吶……就是靈啊!至於後天能不能創造,誰也不知道,或許能吧~我要走了,這次跟你說這麼多就不收你錢了,在你旁邊晦氣,生意一點都不好~」算命的說著說著就開始收攤子。

「誒!你怎麼突然就走啊!我還有好多問題沒問清楚呢!」

「沒生意還得被你煩,老道不伺候了~」算命的各種工具本就不多,簡單收拾收拾就直接走了,張書準備跟過去,想想還是算了,這老騙子坑了自己那麼多錢,跟著他幹嘛呢?不過,他最後說的那句話確實給了自己希望,靈,或許也能後天創造呢?那樣,自己不就也能修真了?

生而為凡,這種事豈是自己能把握的?若是可以選擇,誰不想天生擁有所謂靈根?傳聞,最初的世間本無修真者,第一個修真者,他又怎會知道自己能修真的?很多事,沒見過不代表它不存在。

生而為凡,我們改變不了,既定的身世,但自有生命起,作為一個獨立的生命體,我們便擁有主導自己人生的權力,心若自由,路怎麼走,別人無權插手。心若狹小,眼觀井口大過天,心若寬廣,視若天下如枯井!

生而平凡,心不錮於凡則註定不凡。 時間一天天過去,張書在出仙鎮已經待了兩個月。

算命的老騙子走後,張書的日子變得無聊起來,偶爾,需要代寫書信的客人在書信寫完時,會跟他客套的聊上幾句,可人人都有事,誰會沒事幹跟他瞎扯太多,畢竟,不是誰都跟他一樣,要修真,不甘為凡。

「這位書生,您這畫怎麼賣呢?」張書攤前,一個面容俊美青年男子停留下來,他一席白衣,氣質如妖,若不是他開口說話,張書更願意相信他是一位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

「書生!你畫怎麼賣!」見張書看著自己的模樣發獃,俊美男子眉頭緊蹙很是不悅,他已經很多次被人這麼看著了。

「咳!這位公子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生有些失態了,畫二十兩銀子一幅,你看上哪幅了?買多有優惠~」張書連忙整理狀態說道。

「這麼便宜……那就來一百張吧!」俊美男子說道。

「啊~?一百張?我沒聽錯吧?」

擺攤的這些天,也不是沒接觸過大訂單,但最多的也就要個十幅左右,還是第一次聽人開口就要一百張,張書有些不敢相信。

「嗯……我喜歡你的畫,什麼時候能拿到?」

俊美書生微微一笑,這一笑可是苦了張書,本來就美的像個仙女子,對他,張書心中竟產生一種對張雨時有的感覺。

「卧槽……」張書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自己難道還喜歡男的?眼前男子一顰一笑在自己內心蕩漾起不小的波瀾。

「呵呵……這是二十兩黃金,十天後我來拿,行吧?」見張書又呆住了,俊美男子留下二十兩黃金,若有深意的看了眼小黑,而後便徑自離開。

「喂!可以畫完再給的,我還沒給你打個折呢!」張書回過神,喊他時,他已經混入人群之中。

接著,張書又一次狠狠掐自己大腿,不知為何,看著那俊美男子時,還有跟他說話時,心裡總會自然而然的誕生一種異樣感覺,若要形容,那便是此男子身上有一種魅惑力。

「好奇怪的男人……我好像……呸!」張書搖了搖頭,便開始作畫。十天的時間不算很充裕,單純畫的話不需要花費太多的時間,但是一百幅若想畫得每幅都能對得起價格,就有些難了。

第八天的時候,張書已經把一百幅畫完,第九天時,他又畫了一天,挑了一些不滿意的扔掉。今天是第十天,連續作畫,身體有些疲憊,如今,身上已經有二十兩黃金,這是他這輩子見過最多的錢財,乾脆今天就給自己好好放個假,好好在出仙鎮逛逛。

出仙鎮的街很長,來往的路人把青石板踩的鋥亮。相比於第一次來此地,張書看到糖葫蘆等小吃,終於有能力滿足一下自己的味蕾了。

吃著糖葫蘆,他像一個小孩一樣,對世界充滿好奇,看到一些新鮮玩意,也會上前擺弄詢問,真的喜歡的話,如果價格合適,他也會買上一些。這也是沒有張虎張雨後,他第一次從生活中感受到善意。

「原來花錢的感覺這麼好~」在街上逛了一圈,張書手裡提滿了東西,嘴上也是吃的滿是殘留物。走著走著,張書看到前方有一群人圍著一個攤位。

「來,瞧一瞧看一看,絕世仙書,只在今天,錯過今日來生都會後悔~來,看一看咯看一看!貨真價實,假一賠十!」

「……」張書心裡一顫,又tm是這種語氣,騙他吃飯的那老頭是,騙子算命的也是,現在這個人又是!

「都是騙人的!大家別理他~」張書丟了一句話轉身就走。可走著走著,腳下的路像是走不完一樣,他一直在原地。

「小兄弟,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講啊!我這仙書可是貨真價實的,不信你可以買一本看看,保真,假一賠十!我就是修鍊這本書才有如今的修為的。」這次擺攤的是個中年男子。

「你是修真者?不是說只有有靈根的人才能修真么?就算你這本書是真的,我們這些凡人買了也沒有用。」張書回過頭,心裡起了興趣。

「那是自然,不然我賣什麼仙書啊?看來你對修真是有多了解的,實話告訴你吧!一般的仙書凡人自然修鍊不了,我這本仙書,就算凡人也能修鍊,老夫我修鍊之前也是凡人,現在已經快三千歲了!看不出來吧?這就是修真的妙處。」這個中年男子長著與算命老騙子一樣的鬍鬚,他摸了摸鬍鬚很得意的說道,接著用手一提,張書整個人就飛了起來。

「真的么?多少錢?我買!」張書第一次上天,看著地上望著自己的人們,心中興奮不已!這就是修真者么?他感覺自己體內有股特別的力量將自己提了起來,大地的重力彷彿失去了左右。

「呵呵,現在知道神奇了吧,等你修了仙書,也能成為我這般厲害!不多不多,只要十八兩黃金~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中年男子將張書放下后笑道。

「好!我買了!給你錢~不過,你這仙書怎麼看啊?」張書聽聞,立馬拿出十八兩黃金,然後從中年男子手中接過仙書,只見封面上寫有「九十九」三字,翻開后,卻只是一張張白紙。

「嗯~用心看就能看到……仙書之所以稱之為仙書,怎麼會是一般書能比的呢?拿回家慢慢琢磨去吧,等你參悟了就可以修鍊了。也能御空飛行,也能如我一般厲害!去吧~」中年男子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不客氣的從張書手上拿走銀兩。

「好吧……用心看就行了么?」張書半信半疑,心想對方既然是修真者,應該不會騙他一個凡人吧。

回到住處,張書興奮的拿著仙書研究,可無論他怎麼用心怎麼看,也看不到這本書有任何變化,除了封面,裡面還是白紙一張張。他居住的地方是最早算命老騙子幫他租的一間民居房,房租不貴,一月也就一兩銀子,不過隔音效果不是很好,此時,窗外傳來一陣吵架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