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剎那間,這水晶武裝看到一個渾身冒著嗆人黑煙的粗大武裝出現在自己面前,然後就看到自己的能量爐被對方強行抓了出來,直接放在嘴裡噶蹦蹦的咬著吃了。

「不!」失去了能量路,水晶武裝徹底的絕望了,瘋狂之中,他怒吼著,強行抽取自己小世界中的能量灌輸到武裝當中,想要拚死一搏,徹底的斬殺了眼前這個詭異的武裝。

一方小世界若隱若現的出現在他頭頂上,強大的能量傾瀉到武裝上,快速的清理著其中的火毒和岩漿,但是,下一個瞬間,他看到那個發出巨大轟鳴聲的粗大武裝一口把他的能量路徹底的吞了下去,然後拎了裁決棒子重重的敲打在自己的腦袋上。

「碰!」

武裝空間破碎,身體來不及彈射出去,就被徹底的撕裂成了肉醬。

「我不甘心,我還沒有把你拖拽到小世界中戰鬥呢,我還有很多武裝技能沒有催動呢,我還沒有設置逃生倉呢。」懷著無盡的絕望,這水晶武裝發出一連串的爆炸聲,然後徹底的消失了。

「水晶武裝的能量爐就是好吃,吃起來嘎嘣脆,有一股能量的味道。」通天打了個飽嗝,看著自己的能量路性能提升了一個千分點后,頗為滿意。

「出擊,教主大人,前方還有更多的食物等著你去品嘗呢。」通天自娛自樂的吼叫幾聲,然後全力催動能量路,一股腦的朝下面跑了過去。

武裝不堪重負,能量爐同樣也達到了極限,在通天的催動下,他這尊古老的武裝發出巨大的轟鳴聲,冒著黑煙,帶著隨時崩潰的可能繼續朝要塞深處殺了下去。

四周圍空間不斷的扭曲,有數十個白銀武裝出來阻攔。只可惜這些白銀武裝大多數連通天的一個烈火都無法承受,然後就被打爆了。

「教主我吃了你們的能量路,抽取你們的智慧,嘎嘎,掌聲在哪裡?鮮花在哪裡?難道就沒有人歡呼教主的偉大嗎」通天嗷嗷的怪叫著,冒著黑煙的武裝一手抓了能量路大口大口的吃著,一手揮動巨大的裁決棒子敲碎能夠看到的一切建築和物體。

同時,他還催動了入夢,強行掠奪那些護衛們的智慧,從而化作智慧之光灌輸在武裝光腦上,讓光腦的本質得到改變,從而提升其性能。 吻擎軒在皇傲天那裡得不到好處,只因論狡詐,誰也比不過皇傲天。那男人自持自己是茉兒的哥哥,將他握在手心裡,吻擎軒連掙扎都掙扎不了,誰讓他的心,捏在茉兒手心兒里呢?

吻擎軒在心裡輕嘆,再也沒有出聲反駁。因為現下他沒忘記,自己還在留校觀察階段,總不能一直和茉兒分居,直到他們結婚吧。

皇傲天嘴角劃過一絲笑意,與茉兒對視一眼。

茉兒悄悄的對大哥吐了吐舌頭,皇傲天倒是無奈的瞥了她一眼。

「老宅這塊地,你調查的怎麼樣了?」 盛唐小炒 皇傲天放下手中的酒杯,問吻擎軒。

吻擎軒抬眸,端正的坐姿,放下手中的刀叉,說道:「已經著手在辦了,不過好像這塊地的歸屬問題不是那麼簡單,短時間內不會立刻拿到地契。」

皇傲天點了點頭,老宅這塊地的歸屬的確沒這麼簡單。因為這塊地皮不是一個人或者一家公司擁有,而是當初早期年代,很多貧農都共同擁有。現下,有的貧農無後無親,地契的歸屬亂得毫無章法。

要不是因為不好辦,當初皇集團早就把這塊地買回來了。

不過聽到吻擎軒這麼說,好像已經有了解決的辦法了。皇傲天不置可否,既然將這件事交出去了,自然就是給吻擎軒一個表現的機會。而他也會給予百分之百的信任,只等吻擎軒將這塊地的地契拿到手。

其實,說來說去,也不過是為難一下吻擎軒,順帶考察一下這個男人而已。

吃過飯,茉兒上了樓。

今天和吻擎軒生氣大傷元氣,她需要休息。

吻擎軒跟在她身後,見茉兒打開卧室的房門,也要跟進去。

卻被茉兒突然轉身,用一根纖纖玉指抵住自己的胸膛,給推了出去

「怎麼,忘了嗎?你的房間在隔壁,不在我這裡。」茉兒收回微微吃痛的食指,男人的胸膛怎麼這麼硬?

吻擎軒揚起薄唇,笑容俊朗,也帶著『吻擎軒』那種出塵脫俗的氣質,少了一分邪魅的痞樣。

「你現在是孕婦,身體不方便。要是有什麼事,身邊有個人也好照應著不是?而且霸天今天不在這裡,沒人陪著你睡,你也睡不好。」

他伸手抓住她微紅的手指,在手心裡小心的揉弄著。

茉兒沒有抽回手,挑眉斜睨著男人明顯別有目的的眼睛。忍住笑,她正經八百的道:「我能有什麼事?當初懷霸天的時候不就是我自己天天這麼睡嗎?懷孕後期水腫,又頻繁的跑廁所時不也沒人照應著,我還不是把霸天平平安安的生下來了?」

言下之意,便是沒他在也能好好的。

但是這話停在吻擎軒的耳里,卻頗為不是滋味。

這是他欠她的。

當初她懷孕的時候他不知情,也是後來才知道她因為他曾經受了那麼多的苦。一個女人,又懷著孩子,當時又被心愛的人拋棄,她是怎麼熬過來的?

男人的灰眸暗了暗,變成了比窗外星月還要淺顯的顏色。

「那好吧。我就在隔壁。如果有事,一定要叫我。」雖不放心,他卻不敢逼她。

茉兒點點頭,回房去休息了。

這一夜,男人幾乎睡不好覺。

不是因為少了溫香軟玉在懷,缺少溫暖。而是擔心房間另一頭的茉兒,自己睡會不會覺得孤單。百般擔憂,卻又不敢擅自闖入她房裡。只得一夜無法安眠,翻來覆去,滿心都是她的模樣…………

第二天,茉兒神清氣爽的去上了班,男人卻盯著一副青黑的眼圈,明顯睡不太好。

不知茉兒有沒有注意到,反正見了是沒有什麼表情。

反倒是皇傲天在餐廳見到一臉疲憊的吻擎軒,眼底劃過一絲淺笑,上前拍了拍吻擎軒的肩,似乎在說『小別勝新婚』的代價是不是大了些?

…………………………………………………………………………………………………………………………………………………………………

回到公司,琳達跟著茉兒走進辦公室。

「經理,昨晚你剛離開不久,LY集團那邊就打電話過來,詢問我接那批貨的問題。」

茉兒為自己倒杯熱牛奶的手微微一頓,回頭問琳達:「那你有沒有跟他們說我們不想要那批貨?」

「當然有。」琳達皺眉:「可是對方卻沒說什麼,只說等您回來,和他們總裁親自商討。」

茉兒將玻璃杯放下,也沒心思喝牛奶。一手捂著小腹,緩緩坐回辦公桌后的位子上。

「經理,對方為什麼無端端的送給我們那麼一大批貨?」琳達也覺得有些蹊蹺,就算是賤賣給他們也好,總比白送給他們,讓他們心裡惴惴的好。俗話說,天上不會無端掉個餡餅,還恰好落在你嘴裡。

茉兒沉吟了半晌,抬頭吩咐道:「琳達,回電話給他們。就說我想和他們總裁約個時間,談一談。」 兇殘的人不只是通天一個,那些老頭老太太們,比通天更加的兇殘。他們被囚禁在亡者之地已經數百年甚至是上千年時間了,漫長的歲月,早已經讓他們的心理扭曲到了極限。

有人戲弄一個個的武裝,讓他們在絕望中死去,有人直接打爆了武裝,抓了裡面的護衛出來活生生的給吃了。還有人直接抓了男女,按在地上就開始胡亂折騰。

而年輕人們則殘忍的殺戮著,他們通過這種殺戮,來發泄自己在亡者之地的怨恨和憋屈。

「這群人實在是太過瘋狂了,他們到底是哪一個勢力的?用一艘最基礎的星際游輪來搶奪這裡,難道不想活了?」

要塞的深處,有人指點了身前的屏幕怒吼著:「你們告訴我,要塞的護衛在哪裡?這裡是能量工廠,我們的護衛呢?」

順著他的手看去,可以看到一個巨大的要塞虛影上不斷的出現紅色斑點,紅色斑點蔓延,代表了這要塞徹底的失去了對哪裡的掌控權。

「大人,這裡是我們的腹地,水都沒有想到過會有人來搶奪我們光翼商會的東西,所以,這裡的護衛不多。」

「不過你放心,我們正在調集護衛,用不了多久,就有數千個水晶武裝降臨過來。到時候,他們絕對跑不掉。」

有指揮官一臉平靜的喝著飲料,好像是外面沒有發生任何事情似的:「這些人全都是白銀武裝,他們的武裝雖說有些怪異,手段雖說有些兇殘,但是,想要攻破倉庫,取走倉庫中的能源,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不錯,當初設計這工廠的時候,已經考慮到這些了。所以,咱們絕對不會有任何問題。這些小傢伙們,或許是某一個破落家族的人,他們幸運的發現了自己祖上的游輪,然後想要尋找能量讓這游輪煥發一新,從而振興家族。」

「只是可惜了,這樣的家族咱們已經消滅的數不勝數了,他們的游輪,這一次仍然會落在咱們手中。到時候,咱們在商會中的低位還會再一次上升的。」

「希望如此。但是,我仍然想要讓你們明白,凡是沒有絕對,你們難道忘記了三年前的那個年輕人嗎?那個年輕人得到了一個逆天的武裝,那時候為了得到那個武裝,商會因為大意而失去的人手還少嗎?所以,我希望你們也能夠謹慎起來。」

就在要塞中的人調兵遣將,全力狙擊通天他們這些武裝入侵者時,星際游輪上的憶秦娥和東方朔卻不斷的操控著超級光腦下達各式各樣的命令,從而讓機器人對游輪進行各式各樣的操控。

「檢測到對方的支援艦隊了,再有十分鐘,他們就會降臨到這裡。嗯,竟然全都是重型巡洋艦?真是大手筆。」憶秦娥看著身旁的一個屏幕,看著屏幕上不斷出現的光點,嘴角上揚,低聲的冷笑起來:「九分鐘后開啟空間迷宮,這些重型巡洋艦既然來了,那就全都留下好了。它們身上的材料還是不錯的,至少可以讓這星際游輪的進化度提升十分之一。」

「超級光腦,給通天他們下達命令,讓他們必須在半個小時內進入到預定位置。」

「告訴他們,他們的功勛排行榜已經製作出來了,這一次擁有最多功勛的人,可以減少一年服役時間。」

「現在,星空中的事情交給我們,剩下的交給他們好了。」

憶秦娥開始擦拭著手中的青色長劍,長劍顫抖,嗡嗡作響,一道道肉眼不可見的光芒傳遞到了這憶秦娥的腦袋中,而這一切,誰都不知道。

「秦賊,拿起勞之的號角來,然後吹響號角,讓他們知道勞之不是好惹的。」一尊號角模樣的武裝懸浮在空中,一道道的能量瘋狂的宣洩出來,轟殺在那些白銀武裝上,頓時就把這些武裝打爆。

「你以為勞之是傻×?你這個號角的嘴巴那裡是你的”xiaojiji”,勞之才不去吹呢。」一個披頭散髮,虎背熊腰的武裝嘎嘎的怪叫著,卻是說什麼也不肯去吹那個武裝號角去。

「真的是”xiaojiji”?那麼老娘來吹吹好了。」一尊下半身是烏龜,上半身保持了人形的女性武裝摧毀了一連串的鋼鐵建築出現在號角武裝身旁,然後一把抓了那個七八米長的號角,放在嘴裡吹了起來。

「嘟!嘟!嘟!」

凄厲而又渾厚的號角聲響起,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波紋以號角為中心,朝四面八方擴散出去。

波紋橫掃過去,無論是建築還是強大的能量防禦,全都被切割開來。 守婚如玉:Boss寵妻無度 數十尊白銀武裝剛剛通過空間挪移出現在這裡,但是下一個剎那,就被波紋橫掃,整個武裝瞬間斷裂成兩截,甚至連武裝空間中的身體也被切割了。

「好味道,吹起來太有感覺了。我繼續吹。」這女性武裝興奮的怪笑起來,她拿著那個號角武裝四處吹奏,一時間也不知道有多少建築被她破滅,不知道有多少武裝被她斬殺了。

「繼續,繼續。!嘎嘎,誰說勞之找不到吹號角的女人?現在不是找到了嗎?淺野,你看到了嗎?勞之就算是沒有你,也可以找到女人吹號角。」

一道道信息在光腦之間快速的傳播著,通天他們的武裝上全都得到了命令,這些命令本來是沒有人遵守的,但是,那些老傢伙們看到這一次戰鬥后,貢獻第一的人可以減少一年服役時間后,頓時變的興奮起來。

「殺,燒光,殺光,搶光。」

「扒光,睡光,輪光!」

一群人嗷嗷怪叫著,好像是瘋狗一樣開始按照預定的計劃在這巨大的要塞中穿梭起來。

隨著他們的穿梭,在他們身後有一個個扭曲空間出現,有一個個拳頭大小的圓球從扭曲空間中掉落出來,然後依附在四周圍的殘破建築上。而這一切,根本沒有被要塞的超級光腦發現。

「我要讓那些人們親眼看到他們辛苦經營的能量星球徹底的坍塌,成為我的囊中之物。」

「馬上準備捕獲器,準備捕獲所有的能量。」

「復甦一個超級光腦,讓那個超級光腦操控了機器人開始準備建造空間,準備收納能量,建造能量爐。」 來到LY集團大樓,負責接待的工作人員應該已經提前得到了通知,茉兒報上來意后,就被領著到了頂層的會客室。

「請問………你們副總裁他是什麼時候來這家公司的?」等電梯過程中,茉兒忍不住問道。

「我已經工作三年了,副總裁在我來之前就已經在這裡了。不過副總裁似乎還有別的事要忙,他基本上是很少來公司的。」工作人員看了茉兒一眼,似乎不知道茉兒為什麼對他們副總裁這麼甘情緒。

茉兒點點頭,沒在問。而這時,電梯也停在了頂層。

「好了,我們到了。總裁現在還在開會,不過馬上就會過來見您,請稍等一下。」將茉兒帶到會議室,工作人員如是說道。

茉兒點點頭,客氣的向對方說了聲謝謝。

她四下環顧,仍舊是簡潔的擺設,沒有過多的裝飾物品,但是仍舊可以看出那些桌椅絕不是普通價格可以買到的。

她並沒有把在LY集團看到吻斯澈的事情告訴吻擎軒,昨天只顧著和那男人吵架,顯然已經把這件事忘記了。但是後來想想,也許沒告訴吻擎軒是對的。

吻斯澈和吻擎軒雖說是兄弟,但感情卻稱不上太好。而如今,他們兩人都各自違反阿狸奇皇室的條約,在外國都有自己的公司,若是被對方知曉了,還不知是一番什麼樣的景象。

不過這兩人都同樣的心機深沉,指不定早已經知曉了對方的動態,只是按兵不動而已。但是以茉兒的角度,她卻只希望他們兩人不要再有什麼衝突,兄弟畢竟是血脈相連的親人,將來老了也應該是彼此的依靠,而不是敵人和對手。

不過,阿狸奇的王位至今沒有指定,恐怕她希望看到的兄弟和睦近期內是不會上演的。

想著,茉兒輕嘆一聲。

而這時,會議室的大門被人推開。

茉兒聽到聲音,站起身。凌先生仍舊是一副穩重的商人模樣出現在她的面前,一身黑色剪裁得體的西裝,淺灰色的條紋領帶,加上男人嘴角始終掛著的淺淺笑意,都讓人覺得舒服。

他走過來,目光隱含笑意,伸出手與茉兒禮貌的交握:「剛剛有個緊急會議要開,抱歉讓你久等了。」

茉兒無所謂的笑笑,男人的掌心溫熱,有些燙人。

她不露神色,悄悄的收回手:「我也是剛來不久,沒有等太長時間。」

「請坐。」凌先生坐在會客室的沙發上,修長的雙腿交疊,一副老闆架勢。

茉兒沒有忽略他身上散發出來強勢的氣勢,儘管他隱藏的很深,但是她如今卻可以輕易的從男人身上捕捉到內心真正的性格。許是因為從她幾個哥哥,和吻擎軒那裡看的多了,凌先生給她的感覺讓她有些不敢掉以輕心。

「聽說昨天你來找過我?」等秘書為他們上了兩杯咖啡,凌先生才淡淡的開口。

他注意到茉兒幾不可察的蹙了一下纖眉,將面前的咖啡微微推開。

「怎麼,不喜歡喝咖啡?」他抬眸問。

茉兒有些抱歉的對男人微笑:「只是懷孕了,對咖啡的味道有些敏感。」

懷孕?

凌先生嘴角邊的笑意有一秒鐘的獃滯,深幽的眸子倏然閃過一抹神色,讓人還來不及捕捉的時候,就已然又換上之前那副笑意盈盈的模樣。

「真看不出來,皇小姐已經當上准媽咪了。」凌先生有些訝異的說道:「那皇小姐現在還在工作,你的先生不會反對嗎?」

茉兒想起上一次凌先生和吻擎軒見面,吻擎軒就聲稱她是他的太太。

「我早就已經是孩子的媽媽了,這個是我和我先生的第二個孩子。」她抬起手撫著小腹,黑色的美瞳微閃,這般說道。

她看著凌先生的表情,微笑掛著漂亮的唇邊。

「過多佔用孕婦的時間,那可就是我的罪過了。來吧,我們把該做的事情昨晚,皇小姐才有時間休息。」

茉兒點點頭,將皮包中帶來的文件放在桌子上,緩緩推到凌先生的面前。

「凌先生,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可是這份大禮,我實在是不能收。」

凌先生微微挑眉:「皇小姐不必多想,這些電子設備是很早之前LY就生產過的,隨著宏岳的破產,這批電子設備也就滯銷,一直放在倉庫里。我也也是進來才知道皇小姐的公司恰巧需要這批貨,所以才產生了送給你們這樣的念頭。畢竟這些貨停在倉庫里,每天至少要話費我們一萬美金的足金。就當是,為了LY省些租金吧。」

聽到凌先生這一番解釋,茉兒點點頭:「可是凌先生,就算這批貨現如今滯銷,賠進去大部分的租金。但是當初生產的時候也是有成本的。我們都是商人我不能讓您做賠本的買賣。」

凌先生頷首,只是目光深邃的端倪著茉兒:「那麼皇小姐今天來找我,必定是想好了對策?」

「的確。」茉兒淺淺一笑,嬌紅的唇瓣向上揚起一道美麗的淺弧:「這些貨我們不能白拿,所以我想了想。既不能讓你賠本,我們也不能吃虧。凌先生,您看這樣行不行,我用今年這批貨的市場價來跟您提貨,當初我們付宏岳多少錢拿貨,如今也付您多少錢,怎麼樣?」

凌先生看著茉兒,眼底劃過一抹讚賞:「皇小姐這個方法確實不錯。」

「這麼說,凌先生是同意了?」 我與良人共枕眠 她問。

凌先生聳肩,優雅的微笑:「皇小姐給的條件這麼好,我不可能不接受,皇小姐不是說了么,我們都是商人,當然知道怎麼做才對自己的公司好。」

「那好,我明天會派專人來和貴公司協商具體情況。也請凌先生把貨物的總數報給我。」茉兒拿著皮包,站起身。

與凌先生握手后,茉兒就要離開。凌先生一句話,卻讓她停下的步伐

「皇小姐似乎和我們公司的副總裁,是老相識?」

茉兒怔了怔。隨及回過頭,沉吟須臾,說道:「是見過幾次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