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但是她的目光,依舊是饒有興趣的落在韓宇的身上。

周圍的修行者一聽到這句話,頓時紛紛面露震驚之色!

祖神級彆強者!居然能夠親眼看到了一名祖神級別的強者,這得是多大的福分!

一時間,近乎九成的修行者似乎都忘記了自己很有可能會死在這裡,全部陷入了震驚之中。

唯有一小部分的修行者直接癱倒在了地上,冒犯了祖神級彆強者的地盤,這必死無疑!

「寵,寵物?」韓宇瞬間呆愣在了原地,之前他們斬殺的那些兇殘的雪獸,居然是這冰月祖神姐姐的寵物?

那她的姐姐,又該是多強大?而且這裡是她姐姐的閉關之地,那就是說,冰月祖神那所謂的姐姐,也還活著!

如此的話,那自己豈不是闖了大麻煩了?或許冰月祖神的姐姐就在這玄冰空間的某個角落,自己等人進來,豈不是打擾了他的閉關?

閉關之時被打擾,這對任何修行者來說,都是大忌,更何況是祖神級別的強者?

「前輩,此事確實只與晚輩有關,與其他人無關!」韓宇再次說道。

這祖神級彆強者一怒之下,很有可能會將此地的所有人就此斬殺,哪怕是毛球也不例外!

也不光光是為了毛球,就算是沒有毛球在,韓宇也不可能眼看著後面那些無辜的修行者就這樣死在這裡。

冰月祖神嘴角上揚,露出了一絲嘲諷的笑容,冷冷說道:「倒是個有責任心的人!你之前說你是救人心切,那我便信了你,只追究你一人,想必你是為了那玄冰雪蓮,我便給你一個機會!」

「謝前輩!」韓宇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欣喜的神色,趕忙回應道。

周圍的修行者也紛紛鬆了一口氣,不禁對韓宇投去了感激的目光,但更多的是敬佩之意。

若是田睿那種人的話,遇到這種情況,恐怕就是自己死,也會把所有人拉下坑!

「先不要急著謝我,你要做到我的要求才可以,很簡單,擋住我的全力一擊,便算你贏,這玄冰雪蓮就是你的,其他的人,我自然也會放了他們!」

「不可能!」還沒等韓宇做出回應,毛球直接擋在了他的面前,冷聲拒絕:「莫說是你的全力一擊,就是你發揮一半的實力,韓宇他只是真命境一重的實力,怎麼可能擋得住,這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

「還是讓我來吧,說不定這一擊還能幫我解決了體內的火毒。」童望直接來到了韓宇的身旁,目光堅定的看著冰月祖神。

不光是韓宇和毛球二人,就連那冰月祖神也是微微一愣,這傢伙是瘋了嗎?

「韓兄,我知道你要救的人很重要,在這玄冰空間里,也算是你救了我一命,現在,就讓我還給你一條命。」童望語氣堅定。

「想不到居然會有這麼多的人心甘情願的幫你,不過我做出的決定,還沒有收回的時候,你自己決定吧,擋住我全力一擊,我完成我的承諾,若是你不這麼做的話,我也會做出我該做的事情。」冰月祖神淡淡說道。

韓宇面色變得嚴肅,但是現在面對祖神級別的強者,他還真的沒有任何辦法!

這是絕對的實力壓制,不可能有任何投機取巧的機會!

緊接著,他將毛球和童望二人推到了一邊,筆直的站在冰月祖神的面前,淡淡說道:「來吧,讓我看一下,祖神級別的強者,究竟有多強!」

這一次,並不是韓宇衝動,而是他必須這麼做,或許還會有一線生機,否則的話,他可不認為在場的人還能活下去…… 冰月祖神沒有說話,一柄散發著藍色光芒的長劍,直接向著韓宇的心臟部位刺去。

更加強大的威壓向著韓宇撲面壓來,讓人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韓宇沒有躲閃,若是躲閃了,自然是自己毀約在先,他臉色平靜無比,站在原地,等待著那藍色長劍的到來。

毛球和童望二人也是傻了眼,想要幫助韓宇抵擋,但是這一擊的速度太快!

周圍的所有修行者均是屏住了呼吸,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沒有人出言去懷疑韓宇,在這玄冰空間內,之前發生的事情,韓宇帶給眾人的驚訝太多了!

眨眼時間內,那藍色長劍的劍尖,距離韓宇只剩下了一根髮絲的距離。

韓宇依舊是站在原地,眼睛都沒有眨一下,這種時候,誰先害怕了,誰就輸了!

「韓宇!快閃開!」毛球焦急的大喊了起來。

周圍的空間,彷彿是凝固了一般,沒有和眾人預想的一樣,血花四濺。

藍色長劍硬生生的停在了韓宇的面前,若是再往前一點,便是可以穿透韓宇的身體,刺破他的心臟。

韓宇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目光筆直的看著微微有些驚訝的冰月祖神。

「你真的不怕我就這麼殺了你?你真以為能夠擋住我全力的一擊?」冰月祖神疑惑問道。

韓宇搖了搖頭,淡淡回應:「自然是擋不住,但是我知道,你不會下死手,或許會讓我重傷,但不會殺了我。」

「真是自信!」冰月祖神白了韓宇一眼,便是將那藍色長劍收了回去。

她散發出來的威壓,也是完全收斂,所有人都是感到一陣放鬆。

毛球和田睿那緊繃的神色,也是完全放鬆了下來,方才的一刻,他們可真的以為韓宇會死在冰月祖神手裡。

「若是你們早一段時間來的話,打擾了我姐姐,我會真的殺了你。」冰月祖神冷聲說道。

韓宇微微點頭,從冰月祖神的表情里,他看出來了,她並沒有說謊。

緊接著,冰月祖神一對藍色的雙眸中,閃過了一抹哀傷的神色。

「她已經死了,可能是最近才死的吧,只是可惜,堅持了如此長的歲月,最終還是隕落了。」冰月祖神的雙眸中,似是有淚花閃動。

韓宇身體微微一顫,心中感到震驚,「冰月祖神的姐姐想必也是祖神級別的強者,但是這種層次的強者,最終也會香消玉殞,化為紅粉骷髏,難怪那冰棺中是空的。」

冰月祖神沉默了,似乎是在回想以前的種種過去,一顆晶瑩透亮的淚水,滴落在了地面上。

其他的人也並沒有說話,這種時候,沒有人敢在這裡輕舉妄動。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的時間,冰月祖神手臂揮舞了一下,周圍的空間開始劇烈震動了起來。

韓宇臉色平靜,但是其他人的臉上,再次露出了緊張的神情。

突然間,一座座被寒冰雕刻而成,似乎是水晶一般耀眼的小房間,出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一瞬間所有人便是倒吸一口涼氣,他們的周圍,出現了數不清的寶物!

有散發著濃郁丹香的神秘丹藥,這些丹藥,就連韓宇都是聞所未聞。

也有一些神兵利器,表面看起來便是流光涌動,相比價值不凡。

至於其他的寶物,便是讓人看得眼花繚亂,彷彿是處於了夢境之中,有些不真實。

看到這些寶物,就連韓宇都坐不住了,更不要說其他的修行者了。

「這是我姐姐生前留下的一些寶物,放在這裡也是浪費,這些東西本就是有緣者得之,能夠得到多少,就看你們的造化了。」冰月祖神掃視了一下所有人說道。

所有的修行者都開始蠢蠢欲動,但是依舊沒有人敢動手!

這可是祖神級彆強者留下的東西,誰知道一旦動手的話,會遇到怎樣的危險,這種時候,沒人敢做出頭鳥。

韓宇自然不這麼想,在冰月祖神說話的時候,他早就去收集一些重要的靈草了,什麼萬年玄參之類的,這些對他以後可是有著大用,尤其是煉製一些重要的丹藥的時候!

眼下出現了這麼多罕見的材料,韓宇怎麼可能放過。

相對於韓宇,毛球則是更加瘋狂了,她直接變回了本體,鑽到了一堆堆成小山的葯山中,將一顆顆丹藥送入嘴中!

冰月祖神看了毛球一眼,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兩下,簡直就是浪費啊!

「你們每人有十個呼吸的時間,如果得不到想要的東西的話,那可就不怪我了。」冰月祖神對著周圍看傻了眼的眾人再次說了一句。

唰的一下!

這次倒是沒有任何人猶豫了,紛紛向著四周四散而開,去尋找自己最需要的寶物!

十個呼吸的時間,太短了,不可能讓這些人把這裡所有的寶物都帶走,但也沒有人是傻子,自然都是去挑選對自己幫助最大的寶物了!

寶物不再多,也不在於價值是多少,最關鍵的是,要是最合適自己的,才能發揮最大的作用!

十個呼吸的時間轉瞬而逝,時間一到,冰月祖神便是一揮手臂,頓時間,所有的修行者都被送了出去。

不過韓宇和毛球二人被留下了,令人意外的是,童望也被留下了。

冰月祖神冰冷的目光看向了一臉獃滯的童望,童望近乎是本能的,蹬蹬蹬後退了幾步。

「你的膽子也不小,居然把我姐姐的冰棺給玩壞了,不過今天本座心情好,暫且放過你吧。」冰月祖神冷聲說道。

一聽這話,童望差點沒哭出來,搞了半天,他這是在死亡邊緣上又走了一遭,而且還被蒙在鼓裡!

「玄冰雪蓮你不要了?不要的話,我可帶走了。」冰月祖神無奈的看了一眼正在瘋狂搜刮天材地寶的韓宇,淡淡說道。

韓宇身體猛地一晃,再也顧不上周圍的寶物,直接竄到了玄冰雪蓮的面前。

就在他想要將那玄冰雪蓮收入懷中的時候,冰月祖神的話語再次打斷了他,讓他愣在了原地。

「這玄冰雪蓮實際上藥效已經不完整了,你就算拿去了,恐怕也救不了人。」冰月祖神笑著說道。

韓宇的目光,頓時變得陰沉了下去,他的心,再次如墜冰窟一般。

他不認為冰月祖神會騙自己。

韓宇的動作停頓了一會兒,而後還是把那玄冰雪蓮收了起來,而後向著身後一甩,直接丟向了童望!

玄冰雪蓮落在了童望的身上,使得他直接呆若木雞的站在原地。

就這麼把玄冰雪蓮給了自己?雖然這玄冰雪蓮的藥效不完整了,但是完全可以驅逐他體內剩餘的火毒了。

韓宇轉過身,目光平靜的看著冰月祖神,而後雙手抱拳,對冰月祖神恭敬說道:「今日之恩,韓宇永遠不會忘記,還請冰月祖神指點。」

冰月祖神目光一凝,她沒有想到,韓宇居然這麼快就反應了過來!

「當初這裡,有著九株玄冰雪蓮,最大的作用,是為了蘊養冰心玉,如果成功的話,我姐姐就可以復活了,但是她還是沒堅持下去,那冰心玉可以幫助你。」冰月祖神臉色變得哀傷。

韓宇的臉上,充滿了感激之色,方才他確實反應的很快,但也在賭,不過他又賭贏了!

冰月祖神搖了搖頭,沒有再理會韓宇,而是直接向前,將瘋狂吞吃著丹藥的毛球本體,直接拎了回來。

田睿再次看傻了眼,之前那美若天仙又實力強大的女子,本體居然是這樣一個毛茸茸,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小傢伙!

「星月妖族的特性是吃了就睡,你這小傢伙可別睡著了,若是你睡著了,這小屁孩恐怕就麻煩了。」冰月祖神一邊說著,一邊將毛球丟到了一旁。

毛球再次變成了人形,一臉不滿意的看著冰月祖神,似乎是在責怪冰月祖神打斷了她飽餐一頓!

韓宇卻是不禁打了一個激靈,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用在毛球身上再合適不過了。

這傢伙看到了那麼多丹藥,哪裡還是之前的樣子,完全變成了一個小孩子!

「好了,我也不想在這個地方逗留太長時間,之所以對你手下留情了,自然還是某些人的囑託,剩下的事情,你便自己解決吧。」

留下了最後的一句話,冰月祖神便是消失不見了。

韓宇搖了搖頭,嘆息了一聲,冰月祖神之所以離開,無非是在這個地方,會讓她更加傷心!

他直接將那蓮花座收了起來,雖然之前冰月祖神沒有明說,但也提示的很到位了,那所謂的冰心玉,便是在那千年玄冰做成的蓮花座內部。

以將近九朵玄冰雪蓮蘊養出來的冰心玉,要救活蘇眉欣,自然是不再話下。

「我們也走吧。」韓宇淡淡說道,他的內心,自然是無比焦急。

現在最關鍵的東西已經得到了,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接下來,便是要回到蘇家了!

「小心一點,那人之前沒有在這裡,恐怕會暗中對韓宇出手。」童望趕忙提醒了起來,臉上有著一抹擔憂之色。

他所說的人,自然是之前站在田睿一方的那真命境五重的強者! 「呵呵,他已經來了。」毛球笑了笑,但並沒有太過擔憂。

以她的實力,自然似乎不畏懼那真命境五重的強者。

「恭喜恭喜,韓門主得到了想要的東西,只是這冰心玉我蕭某人也看上了,不知道韓門主能否割愛讓給我。」蕭飛正淡淡說道,但說話的語氣,卻是不容置疑。

「如果你做夢沒做夠的話,可以回去再睡會兒。」韓宇直接回應,沒有給那人絲毫面子。

費勁千辛萬苦,經歷諸多波折得到了這冰心玉,怎麼可能交出去?

蕭飛正搖了搖頭,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憤怒,繼續說道:「韓門主的意思是要與無塵宗為敵了?」

韓宇目光一凝,臉上浮現了一抹怒意,這人居然用無塵宗來壓自己!

「蕭飛正,你還要臉嗎?你以為你叔叔是無塵宗的高層,就可以代表無塵宗嗎?」童望早已經是看不過去了,厲聲怒斥。

「我們走。」韓宇淡淡說道,他自然是懶得理會蕭飛正,單單憑藉這樣一個人,就能讓無塵宗與自己為敵?

蕭飛正的臉色有些發青,他沒有想到話已經說到了這個地步,韓宇還沒有把自己放在眼裡!

他真的很想動手殺掉韓宇,但是又不敢,韓宇身旁的女子,對他造成了致命的威脅!

「童望,你身為無塵宗之人,居然在這種時候幫助外人,你難道不怕以後被無塵宗怪罪?」蕭飛正將目標轉移到了童望的身上!

童望面露嘲諷之色,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說道:「若是無塵宗能怪罪我,我早就活不到現在了。」

蕭飛正臉色鐵青,嘴角肌肉抽搐了兩下,心中極度憋屈,這一次的玄冰空間之行,他是真的空手而歸!

他自己這次的目標本來就是那冰心玉,但是現在已經根本不可能得到了!

蕭飛正最終還是冷哼一聲,不甘心的離開了這裡。

之前他之所以會暫時離開這個地方,無非是想要去教訓一下田睿,但是卻發現,田睿早已經離開了這裡。

到了外界的話,無塵宗禁止同門之間進行廝殺,他自然是沒有任何辦法了。

心中憋屈的他無奈又回到了這個地方,卻發生了讓他更為憋屈的事情!

童望雖然實力不強,但是他背後的靠山,卻是讓蕭飛正的叔叔,都感覺到恐懼!

「我們走吧。」韓宇心中很焦急,並不想在這個地方久留。

說完,他便是和毛球一同離開了這個地方,現在既然已經得到了想要的東西,必定是要第一時間趕回蘇家了。

童望看著韓宇遠去的背影,臉上流露出了感激色神色,他沉默了,但是目光卻是變幻不定。

蘇家!

清晨時分,溫暖的陽光照耀在了韓宇二人的身上,讓人感覺額外的舒服。

時隔十餘年之久,韓宇再次跨入了蘇家的大門,跨入大門的一瞬間,他心中的激動之情便是遏制不住。

二人一進入蘇家周圍的範圍,蘇烈陽便是第一時間得到了消息,趕忙出來迎接。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