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幾乎同一時間,其中80人,無法承受氣息威壓,身體猶如一朵朵死亡之花,在虛空中綻放!

剩下的7名永恆仙宗弟子,渾身皮膚龜裂,慘叫著朝下方山巒中墜落!

「嗖嗖嗖……」

符脈七名弟子,手持長劍,朝七人墜落的方向閃爍而去。顯然是要將七人格殺!

「吼!」

倏然,金龍神獅龐大的身軀內,濃郁的金色妖力滾滾湧出,它化為一道巨大的金色閃電,朝已經逃到五百裡外的崔凡追去!

崔凡駕馭的乃是極品寶器,速度日行五十萬里。

金龍神獅傾盡全力之下,足以達到日行五十五萬里!

五百里之距,僅僅片刻,金龍神獅便出現在,崔凡駕馭的靈舟後方……

盞茶過後,金龍神獅嘴中咬著一艘極品寶器靈舟,從天而降,飛落在譚雲等人身旁,將靈舟丟下后,它抬起前蹄,鐮刀般的趾甲寫到「人已殺死」四字。

隨後,金龍神獅體型驟縮,變成小貓咪般大小,鑽入譚雲懷中。

「好樣的。」譚雲撫摸著金龍神獅的小腦袋,毫不吝嗇的誇獎道。

除了穆夢囈、薛紫嫣外,陸仁、皇甫聽風等符脈弟子,看著金龍神獅,眼神中透露著遏制不住的驚恐!

萬萬未想到,譚雲竟有如此強大的靈獸!

率先緩過神來的皇甫聽風,朝譚雲欲將下跪時,被譚雲上前攙扶阻止,「皇甫兄,不必多禮。」

「譚賢弟,大恩不言謝!」皇甫聽風朝譚雲深深鞠躬,「救命之恩,銘記於心。」

譚雲笑了笑,「客氣客氣。」

隨後,譚雲又阻止符脈另外十名弟子下跪后,正欲吩咐眾人收取戰利品時,突然,星眸中迸射出一道寒芒!

「既然來了,那你就給老子去死!」

在眾人迷惑中,譚雲獰笑一聲,化為一道殘影,朝左側一座青蔥欲滴的山峰中閃爍而上!

「嗖!」

半山腰處,植被拂動,一名獸魂一脈的男弟子,當即祭出上品寶器靈舟,就要逃跑!

「吼!」

金龍神獅從譚雲懷中竄出,化為一道光束,瞬間擊穿靈舟后,伴隨著瘮人的骨裂聲,將靈舟上的弟子雙腿轟爆!

「啊……譚雲饒命……饒命啊!」那弟子從靈舟上跌落在山峰上后,撕心裂肺的哀嚎著。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獸魂一脈被貶為執事的慕容泓的外孫:陳頌!

下方的穆夢囈,看到陳頌后,嬌軀氣得發抖!

當初譚雲在外門隕神峽谷殺死慕容坤,後來陳頌得知穆夢囈拜入獸魂一脈,並得知穆夢囈是譚雲心愛的女人後,次次見到穆夢囈便羞辱她!

並且,陳頌和之前九脈大比中,被穆夢囈擊殺的蕭敬空,就有一次想將穆夢囈擄走玷污,被穆夢囈躲過了一劫。

穆夢囈當初實力低微,只能忍氣吞聲!

穆夢囈針對獸魂一脈弟子,除了已經殺死的蕭敬空外,最想殺的人便是陳頌!

此刻,穆夢囈恨之入骨的道:「譚雲,把她交給我。」

「好!」譚雲俯身掐著陳頌的脖子,掠下了半山腰,右手高舉,狠狠地將其甩在地上!

「咔嚓!」

大地龜裂,陳頌左臂被摔斷,口噴鮮血,在穆夢囈身前蠕動著,「穆師妹,別殺我……」

「別叫我師妹,你這個噁心的畜生!」穆夢囈持劍帶著一股血液,洞穿了陳頌的頸部!

陳頌一股股血液自口腔湧出,身體抽搐半晌后,氣絕身亡!

殺了陳頌后,穆夢囈玉手持劍,掠上了不遠處的靈舟,劍尖抵住了靈舟上,奄奄一息的柯心怡,冷若冰霜道:「怎麼,你也有今天?」

若說女人最記仇,一點也不錯!

穆夢囈清楚的記得,九脈大比時,柯心怡就想殺自己和薛紫嫣、譚雲!

這時,譚雲望了一眼穆夢囈,回首看著薛紫嫣,道:「紫嫣,去收拾戰利品。」

「哦,好的姐夫。」薛紫嫣應聲后,開始收取戰利品,將所有屍體上的乾坤戒,以及掉落在地上的各種兵器、法寶收起。

譚雲又望著皇甫聽風、君不平等人,道:「諸位把屍體處理一下。」

「好。」君不平、上官冰冰、陸仁應聲后,便開始處理屍體。

皇甫聽風則皺了皺,抱拳道:「譚賢弟,我知道你們和柯心怡之間有仇。」

「畢竟她快要死了,還望你能給她個痛快,不要折磨她。」

「可以。」譚雲點了點頭,便掠上靈舟,漠視一眼柯心怡,旋即,側視穆夢囈,柔聲道:「讓她自刎吧。」

「嗯。」穆夢囈說著,右手將長劍丟在了柯心怡身前,冷聲道:「當然,你若不想自盡,我不介意幫你!」 聞言,重傷垂危的柯心怡,艱難地抬起螓首,注視著譚雲,接下來的一句話,頓時,令譚雲一愣,「譚使者……你確定要殺我嗎?」

「譚使者?」穆夢囈娥眉一蹙,不知柯心怡胡言亂語什麼。

反觀譚雲右手一揮,空間如水漣漪,布置了一個隔音結界。

譚雲感到事有蹊蹺,自己被宗主封為使者,與天罰山脈中部地域,上千個宗主談判共贏合作之事,不是只有宗主知道嗎?柯心怡她是如何得知的?

「說,你究竟是何人!」譚雲凝視柯心怡。

「你看看這個就明白了。」柯心怡說話間,芊芊玉指上的乾坤戒一閃,一塊憶魂石自玉手中憑空而出。

譚雲皺著眉頭,彈指間,一縷靈力射入憶魂石內,旋即,憶魂石釋放出一幅畫面。

畫面的地方正是皇甫聖宗九脈大比的地方:盤龍巨峰。

畫面中,柯心怡乖巧的駐足於澹臺玄仲身後,澹臺玄仲目視前方,微笑道:「譚雲,我知道你和心怡之間,因為聖魂首席而結仇。」

「但是你要記住,若在永恆之地試煉中遇到心怡,切莫對她出手,因為她是本宗主的侄女。」

「當然,以你的聰明才智,想必也能猜到,本宗主將她隱姓埋名,留在聖魂一脈的目的,便是為了若干年後,心怡能在聖魂一脈獨當一面,為本宗主統治聖魂一脈而鋪路。」

「此事你知就行,切莫讓任何人知道。」

「還有,永恆之地試煉,本宗主對你最放心,以你的實力、機智,本宗主相信,你可以化險為夷,活著歸來。」

「至於心怡,你多照顧著點。」話及此處,澹臺玄仲笑道:「你小子可是要給我記住嘍,當你看到現在錄製的映像時,說明你和心怡已經相遇了。」

「我把她就交給你了,記得,護她周全。」

旋即,映像潰散於空。

這一幕,令穆夢囈感到震驚。萬萬未想到,柯心怡居然是宗主的侄女!

很顯然,她也姓澹臺,而非柯!

「澹臺師姐……哦不,柯師姐,之前多有得罪,還請海涵。」譚雲抱拳,深深鞠躬道。

「見過柯師姐。」緩過神來的穆夢囈,抱拳鞠躬道。

柯心怡艱難的搖了搖螓首,虛弱不堪道:「不必多禮,我想你們現在應該已經明白,當初九脈大比時,我表露出的想殺你們姿態,只是逢場作戲給我所謂的師父看的。」

「還有,我不行了……譚、譚雲……待試煉結束后,你替我轉告叔叔,就說我讓他失望了。」

話音一頓,柯心怡慘笑道:「天不佑我,我剛進入永恆之地,便遇到了一隻三階初生期的妖獸,最終我將妖獸擊殺,卻身負重傷,又遭到了永恆仙宗弟子圍殺,最終在沼澤中不敵逃亡。」

「否則……」柯心怡吐出一口血液,顫巍巍的道:「否則……我豈會不是永恆仙宗弟子的對手!」

「柯師姐,你別著急,先讓我看看你的傷勢。」譚雲蹲在柯心怡身前,輕聲道:「宗主把你交給了我,但凡你還有一口氣,我斷然不會讓你出現意外。」

「譚雲……沒、沒用的……」柯心怡美眸中流露出一抹絕望,「我的傷勢我清楚,我心脈幾乎已經斷了。」

「相信我,你別說話。」譚雲說話間,瞳孔一縮,他細看之下,發現柯心怡此刻的容顏,與頸部皮膚色澤,有微不可察的區別!

譚雲又反覆看了看柯心怡的臉頰,他無比確定,柯心怡用了極為高超的易容術!

亦是說,柯心怡不僅姓氏名字是假的,就連她此刻的容貌也是假的!

譚雲並未說穿,而是駕馭靈舟飛入了黑霧滾滾的葬神深淵內,準備救她!

別說此刻,柯心怡心脈未斷,即便徹底斷了,只要因心脈斷裂后死亡時間不超過一日,譚雲也能把她救活!

此刻,皇甫聽風等人,看著靈舟飛入葬神深淵后,面帶不解。

殺個人至於到裡面殺嗎?

……

同一時間,西方十五萬裡外的靜謐山谷中,響起汝嫣辰的咆哮聲:

「妙心,你說什麼!崔凡他們四百多人,僅僅片刻內全部斃命?」

鏡頭拉近,山谷中,李妙心神色悲傷的駐足於汝嫣辰身前,「少主,依照時間推算,崔凡今日才會達到葬神深淵,如今他們全部死亡,定是死於葬神深淵!」

李妙心身旁的潘含清、郭碧雲,神色凝重,異口同聲,「少主,我們現在怎麼辦?」

這時,南宮玉沁聞訊趕來,愁眉不展道:「汝嫣少主,方才我聽到,崔道友他們不幸遇難了?」

汝嫣辰臉色鐵青道:「嗯,就在剛剛沒多久,他們都死了!」

「氣煞我也!本少主倒想看看葬神深淵入口,究竟有什麼導致他們喪命的兇險!」

李妙心神色驚慌道:「少主,您不能去啊!」

「是啊少主!」潘含清、郭碧雲,急忙阻止。

惡魔,請你輕一點 三女清楚的記得,當初汝嫣辰親口說,不以身試險,而此刻,汝嫣辰顯然是真的怒了!

相反,南宮玉沁倒是冷靜了下來,娥眉愈發緊蹙,不知想些什麼。

面對三女的阻攔,汝嫣辰深呼吸時,南宮玉沁美眸中劃過一抹精芒,朱唇輕啟,「汝嫣少主,本聖女倒是有一計,可以降低風險。」

「請說。」汝嫣辰五官扭曲。

「不如現在你我即刻傳令下去,讓永恆仙宗、神魂仙宮弟子,全部回來集合。」

「屆時,我們雙方派些弟子前去葬神深淵試探,我們親自帶人緊隨其後,靜觀其變!」

汝嫣辰嘆息道:「可以,為今之計只有如此了!不能讓我們的人,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去!」

隨後,南宮玉沁、汝嫣辰,分別命令山谷中的一宮、一宗各五十名弟子,帶著白萬里傳音符,去尋找分散在方圓一千萬里內的試煉弟子們。

歲月如流,轉眼間,一月已過。

期間,神魂仙宮弟子們,得到南宮玉沁命令后,趕到了山谷。

永恆仙宗弟子亦是如此!

此刻,山谷深處,萋萋草地上,神魂仙宮男女弟子,共計1970人。

永恆仙宗男女弟子,合計913人。 山谷中氣氛壓抑的可怕!

神魂仙宮、永恆仙宗弟子們,皆眸噙淚水。

當初神魂仙宮進入永恆之地試煉時,整整三千人,可試煉才過四個月,如今死亡人數,已經達到了1030之多!

而永恆仙宗進入試煉的兩千人,已經死去1087人!

神魂仙宮、永恆仙宗,自從三大古老宗門弟子,進入永恆之地數萬年試煉以來,今度試煉是死亡人數最多的一次!

……

六個時辰后,黃昏,夜幕低垂。

葬神深淵。

黑霧瀰漫的溝壑內,金龍神獅依舊注視著後方深淵。

溝壑內,除了譚雲、穆夢囈、薛紫嫣、皇甫聽風、陸仁、上官冰冰、君不平,這些皇甫聖宗的各脈強者,以及十名符脈弟子外,又多了34人!

其中器脈弟子19人、陣脈弟子15人!

在半月前,器脈19人,在曹斌帶領下,來到了葬神深淵。

譚雲雷霆出手,將曹斌當場擊殺!把另外19名器脈弟子,嚇得六神無主。

19人本以為譚雲也會殺自己時,譚雲看在鍾吾詩瑤的份上,不僅未殺他們,且還詢問他們,若願意留下一起殺敵那便留下,若不願意,便讓他們自行離去。

19人心想,鍾吾師妹是譚雲的女人,最終還是選擇跟隨譚雲留下來,抱團取暖。

至於譚雲殺曹斌的原因很簡單。當初,鍾吾詩瑤在公孫若曦伴同下,前往丹脈蒼靈仙山去找譚雲時,就是這個曹斌像是趕不走的蒼蠅,也跟著去了。

當時,曹斌威脅譚雲,不讓譚雲抱鍾吾詩瑤,否則,斬了譚雲雙手。

結果,譚雲反過來,廢了曹斌雙手,讓其蜷縮一團滾下了蒼靈仙山。

若非有宗規約束,否則,譚雲豈能讓他活到現在?

至於,譚雲同意讓15名陣脈弟子留下來,也是因為自己和陣脈弟子之間,並無仇恨。

15人自然對譚雲充滿了感激!

且所有人在永恆之地試煉期間,皆視譚云為統領!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