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蕭天就有一些頭疼。

來到美國,除了演講還是演講。似乎自己來美國的唯一目的,就是為了演講而來的。

隨手翻了翻,忽然看到了一份請束,拿了出來:「就這」。

伍芸接了歸來,請柬是「美國科學聯合會」來的,一下就明白了丈夫的意思。

蕭天擦了把臉,活動了下筋骨:

「小芸,今天你辛苦一點,陪我熬夜,我把稿子趕出來。」

伍芸點了點頭

美國科學聯合會,下午2點。

當蕭天進場的時候,那些各個領域的傑出科學家們一齊起身熱烈歡迎。而在這些人中,蕭天就看到了愛因斯坦的影子。

蕭天走上了早已準備好的講台。欠了下身:

「諸位都是各個。領域的傑出人才,如果我要和你們談論物理、天文、化學、數學方面的問題,我想在座的任何人都比我更加有言權。

我今天想說的,是信仰。

我們這些總有一死的人的命運是最奇特的。我們每個人在這個世界上都只作一個短暫的逗留,目的何在。卻無所知,儘管有時自以為對此若有所感。但是,不必深思,只要從日常生活就可以明白:人是為別人而生存的,先是為那樣一些人,他們的喜悅和健康關係著我們自己的全部幸福;然後是為許多,行不認識的人。他們的命運通過同情的紐帶同我們密部。滿、尤一起。

我完全不相信人類會有那種在哲學意義上的自由。每一個人的行為。不僅受著外界的強迫,而且還要適應內心的必然。叔本華說:「人雖然能夠做他所想做的,但不能耍他所想要的。這句話從我青年時代起,就對我是一個真正的啟示;在我自己和別人生活面臨困難的時候。它總是使我們得到安慰,並且永遠是寬容的源泉。

這種體會可以寬大為懷地減輕那種使人氣餒的責任感,也可以防止我們過於嚴肅地對待自己和別人;它還導致一種特別給幽默以應有地位的人生悲,

諸位也許都知道,我手裡擁有強大的軍事力量,但是我要鄭重地告訴在座的每一個人,我最厭惡的就是軍事制度。

蕭天說這話的時候,自己的確有些汗顏。

自己是始終堅信只有強大的軍隊。才能保衛自己的國家,可面對這些大多持愛因斯坦一樣和平思想的科學家而言,自己只有這麼說才能打動他們。

真於將來自己的評價?那是後人的事情了,

這一次的演講,博得了與會所有科學家的熱烈掌聲。

「一個為了和平而迫不得已動保衛歐洲戰爭的總統一個站在正義立場上的偉大元」這些,都是那些科學家給予蕭天的評價。「咱大總統也真能瞎掰的,居然說自己最厭惡的就是軍事制度」界晨抿嘴笑著對邊上的陳昱低聲說道。

陳昱也笑了起來:「不然怎麼說?說咱們國家正在全力準備打日本?那些科學家有哪一個願意來的?我看大總統的意思,是能弄回多少人去就弄回多少人去。至於以後的事,那就再說了」

「總統先生,這位是波多爾斯基。這位是羅森,他們是量子力學方面的專家等蕭天好容易從人群的包圍中脫身,愛因斯坦把身邊的兩位同伴介紹給了蕭天:

「我和他們說了我即將動身前往中國。我的這兩位朋友也同樣感到興趣,今天聽你您對和平和人生的演講,他們認為您完全值得信賴,如果您不反對我把他們帶往中國的話

「不反對,不反對!」蕭天連聲說道:「中國歡迎你們的到來」。

「我們也渴望去那個您所描述的。對科學充滿了熱情,愛好和平的國家羅森微笑著說道:

「今天您的演講非常精彩,讓我們更加堅定了這個信念。我們會把我們在中國看到的一切,告訴我們的每一個朋友!」

「謝謝。」蕭天非常認真地說道。這時候看到科學家們開始聚攏在了自己身邊,蕭天清了下嗓子:

「我認為科學是為了和平服務的。我們過去沒有電,於是明了電。我們過去對有些疾病束手無策。但是現在那些疾病已經有葯可治。這些都是科學帶個人類的福音。

我在這裡,誠摯的邀請你們都能去中國看一看,在某些方面,我們還很落後。但在某些方面。我們卻很強大。比如我們對新鮮知識的無限渴望,以及對科學的貪婪。

科學家們聽的非常認真,蕭天說道:

「中國還有許多文盲,但我們已經實行義務教育制度,爭取在二十年內消滅文盲。中國在科學知識方面有許多需要向你們請教的東西所以我在國家科學院設立了客座教授的位置。在那裡,你們當中每一個,願意去的,所有費用都將由我國政府承擔。在那裡你們能得到你們需要的一切!

先生們,我致力於把中國變成一個科學大國,變成一個科學天堂,讓每一個有志於這方面的人,都能在我的國家找到所需要的東西。

周圍的科學家們興奮的響起了熱烈掌聲。

這是蕭天的真心話。

沒有強大科技支撐的國家,永遠都不能稱為一個大國!

而現在在自己的眼前,就有那麼多傑出的人才!他們中任何一個人的任何一項明,或許都會在各自領域起到巨大改變!

「我們在駐美國公使館有一個專門機構。」蕭天說道:「不管現在還是未來,任何一個想去中國的科學家,都會在我們那領到一筆豐厚的路費!」

「如果有人拿了錢卻沒有去中國,當了一個可恥的騙子怎麼辦?」忽然有人問道。

蕭天笑了,笑的非常真誠、認真:

「我認了,如果為了科學而被人欺騙。那麼我誓我願意承擔這樣的損失!」 袁紹是一個聰明人,一個極其聰明人的。

不然在曹操等人年幼的時候,如何能做的了孩子王,做的了曹操等人的帶頭大哥!

只不過等這些孩子都長大后,成為一方權貴,回首往事皆是不堪,竟然被一個庶齣子給壓了那麼多年,對於他們而言這就是一個妥妥的恥辱,可惜的是,這個恥辱他們要咬一輩子的牙!

忍了!

四世三公的汝南袁氏,袁紹就算是庶齣子,可也是汝南袁氏的長子!

身份擺在哪裡,可不允許有人來欺辱汝南袁氏的人,打了袁紹的臉,就等於在汝南袁氏的臉狠狠的甩了一巴掌,大漢天下有幾個人有這樣的熊心豹子膽敢在汝南袁氏的臉上甩巴掌。

份量二字很是微妙!

就如同眼前的人,袁紹對於他保持恭敬即可,其餘的並不需要有太多的情緒,比如聯合他的手整死曹操?

袁紹不會有這樣愚蠢的想法,其一乃是情義上過不去,他與曹操乃是發小,關係可實現相當的鐵,其二也就是最關鍵的一點,豫州譙縣曹家非是等閑之輩,若是發難起來,說不得,家族就要把自己當做一顆棄子給拋棄掉。

立足於天下的根基究竟是什麼,袁紹心裡可是相當的清楚。

見袁紹心無波瀾,來人心裡微微覺得可惜,但也沒有放在心裡,袁紹這樣的年輕人心裡到底在想著什麼,他也有點數。

厭惡曹操,並非是因為曹操這個人,而是曹操的出身。

「子師來了。」

正當來人準備離去時,回頭一瞧說話的人,臉上的笑容更甚,連忙上前幾步,緊緊握著說話的人的手:

「慈明來了也不和為兄說一聲。」

王子師王允的熱情勁連連讓袁紹心有不屑,不過看向與王允正在交談的荀爽荀慈明頗為讓袁紹眼熱。

荀氏一族自從已故老神君荀淑之後,可謂是人才輩出,比如荀爽這一輩,其兄弟個個都是人才,不然何以有荀氏八龍之稱,其中八龍的佼佼者就是荀爽。

荀氏八龍慈明無雙!

從來只有叫錯的名字,沒有叫錯的外號,荀爽能得道這樣的讚譽只能說明荀爽的本領的確是高!

更何況,荀氏年輕一代中,更有被汝南月旦評的評主許邵讚譽為王佐之才的荀彧,除卻荀彧之外,荀氏中還有荀諶荀攸等人…

潁川之地!士林並起!

能其中站穩腳跟,並且堪稱為霸主者唯有潁陰荀氏!

若是能得到荀氏一族的相助….

想一想,袁紹就覺得眼熱啊!

與荀爽相比一下,王允這個倚老賣老的老傢伙就完全沒有什麼可比性…

跟隨著曹操混跡在人群中的陳歡左顧右盼,聽著曹操的介紹,慢慢的把這些人給記在了心裡。

何進這位天下兵馬大將軍的府邸中,如今聚集的人可以說今後逐鹿中原的人選

這座何府,就是一個小型的天下了!

「坐吧。」

曹操給陳歡介紹完畢后,找到自己的位置並讓陳換坐在他的旁邊,旋即二人便閉目養神,不管周遭的嘈雜的聲音,靜靜的等待著何進的到來。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

「大將軍到了,諸位入座!」

簡短的九個字,讓嘈雜的何府一下子安靜了下來,沒有人在這個時候,不長眼底開口打斷何進的zhuangbi。

「諸位入座。」

陳歡第一次見到何進,一個渾身上下散發著粗魯的氣息,坐在那裡,腰間別著刀,活生生的就是一個屠夫!

一想到這裡,陳歡心裡就有點難受了…

他何進是屠夫,那他們這些人是什麼?

難道是何進案板上的牛羊不成?

不過,他何進就是一個屠夫,只是不知道何進他這個屠夫能當多久。

就在陳歡偷偷打量何進的時候,何進輕輕咳嗽一聲,本來就安靜的議事廳變得更加的安靜,可謂是鴉雀無聲!

「家中的醜聞讓各位見笑了,如今舍妹不識大是大非,包庇張讓的閹賊,除掉這些閹賊如今卻是變得困難,諸位可有主意?」

何進嘆了一口氣,殺氣騰騰的胖臉上帶著慚愧之意,起初已經與諸君商量,一同除掉禍國殃民的閹賊,可是卻被他的親妹妹給阻攔了!

他這個做兄長的,在怎麼心狠手辣也不至於朝著自己的妹妹動手!

議事廳內的人皆是當世的英傑,憑藉著他們的力量,或許能想出一個十全十美的方法來!

「大將軍,不如先答應太后,今後在徐徐圖謀斬殺這些閹賊!」

曹操一見四周無人說話,當即站出來,說出了昨夜他與陳歡商量的辦法,不過聽曹操這麼早開口,陳歡卻在心裡嘆了一口氣。

開口太早了…

曹操還是太急了,他以為這樣的局面,就能讓何進亦或是在座的這些諸公回心轉意?

錯了!大錯特錯!

相反的,還會讓何進等人反感曹操,畢竟曹操的祖父可是曹騰啊!縱然曹騰頗有賢名,可終究而言,曹騰還是一個太監!

一個大太監!

固然有人受過曹騰的恩惠,可是天下多少士子被張讓等宦官給害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

宦官終究是宦官,你再怎麼好,身上宦官的標籤這輩子註定是拿不掉!

就如曹操一般,縱然本領再高,可在王允這種人眼裡,依舊看不起曹操,甚至還想找一個機會弄死曹操,要知道他當年差一點死在了張讓等人的手上,要不是何進等人周旋之下,才沒要了自己的性命,可仕途也到此為止,今朝等值天子夢斃,他才能來何進的府邸上做事,任從事從郎一職,算是報答何進的恩情。

「這…..」

說實話,何進有點心動了,這個方法確保可以不傷害他們兄妹二人的情誼的情況下除掉張讓等人!

可袁紹、王允等人會同意嗎?

不會!

「孟德此言不妥!大將軍在下以為,到了這個時候,反而不能退後半步,若是大將軍這個時候後退的話,讓士林中飽受閹賊迫害的士子怎麼想!讓天下被這些宦官給禍害的百姓怎麼想!」

義正言辭!

袁紹滿臉紅光,渾身上下正氣凜然,說的話讓議事廳不少的官吏開口喊好。

「大將軍!」

就在何進猶豫不定的時候,突然有人起身拱手,吸引著所有的視線后,不容否定的語氣道:「大將軍想想這天下的百姓士子,能等?」

「望大將軍三思啊!」

ps:封面也弄了,就等審核了,順帶的繼續求收藏,希望能在五萬字前達到五百收藏,那個時候,嘟嘟就能多更幾章了,現在都在努力的存稿。 月。妥紐約市激請,戰

衛隊長界晨自從到了美國之後。似乎對美國的安保一直不是非常滿意。美國的整個安保工作都處在一種比較鬆散的狀態之中。

有幾次出訪,甚至都是在前一天美國方面這才匆匆制定好了行走路線

為此界晨向美國提出了幾次抗議。但似乎都沒有取得什麼太有效的結果。

蕭天對此倒習以為常。美國就是這麼一個國家,尤其是在這個時代的美國。對政界名流,外國政要的保衛工作遠沒有自己那個時武年如此嚴密謹慎。

再加上席捲美國金國的罷工,更迫使警方出動了幾乎所有力量進行鎮壓,也進一步分散了對蕭天的保衛工作。

「大總統,你說這美國人怎麼搞的?」坐在前排的界晨大是不滿,板著一張臉:「走這條路做什麼?聽說今天還有大罷工!」

「美國人的安保工作向來就是這樣。」蕭天笑了一下:「這美國立國之後,被刺殺的總統、政界名流不在少數,不用擔心」

朝窗外看了一下,也搖著又苦笑了,除了坐著警察、保鏢的警察,兩邊都是騎著高頭大馬的巡警。

這一旦有人想刺殺自己,先打馬,讓整個馬隊變得混亂起來,豈不有機可趁?

坐在邊上的伍芸倒是一點都不擔心,有自己的丈夫在邊上,沒有什麼可以害怕的!

忽然,車隊一下停了下來,界晨一下把手伸到了懷裡。

負責蕭天此次整個保衛工作的艾莫羅匆匆走了過來。

蕭天搖下車窗,艾莫羅一臉苦笑:「大總統先生,前面又出現罷工。車隊很難通過了,我們不得不啟動備用路線。」

蕭天點了點頭。艾莫羅對著那個司機叫了聲:「盧比。跟著車隊。走二號路線!」

車隊緩緩換了一個方向,沿著獨立大道開始向…街魚貫駛去。

開了大約七、八分鐘,車隊再次停了下來,一直充當蕭天司機的盧比抱怨了聲,後面蕭天聽了,微微笑了一下:

「又有罷工了嗎?」

「哦,大總統,我一直不知道原來您也會英語。」盧比顯得有些驚訝,接著不無埋怨:「我想是的。罷工,罷工,不斷的罷工,除了罷工還是罷工!該死的。那些警察在做什麼!」

忽然,「砰」的一聲聲音響起。

「槍聲!」界晨大叫一聲:「大總統。低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