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繼續說。」

努力壓下心中的怒火,寽便示意女子道。

女子聞言,連忙心有餘悸的慌忙開口。

「后…後來.不久之後,龍島..龍島便被一層煙霧籠罩..所以..」

還不待她說完,寽已經抬手阻止了她。

現在的他可是一絲耽擱的心情也沒有了。

恨不得立刻衝到龍島之上查明真相。

不過為了照顧到幻雨等人,他還是命令女子立刻去深海中召集幾隻速度快的海妖。

以他現在的實力,自然可以輕鬆飛到龍島所在的地方。

可幻雨他們卻不行,所以自然還是需要代步的工具。

女子得到命令之後,哪裡還敢有絲毫的耽擱,立刻躬身應是,一躍進入了妖海之中。

實在是先前寽發怒的樣子,把她嚇得著實不輕。

不得不說,女子的辦事效率還是很快的。

差不多約莫一刻鐘之後,幾隻體型龐大的海妖便浮出了水面。

寽見狀,也不再廢話,單手一揮道。

「走。」 一路上飛速朝著妖海深處而去,不管是寽還是地一幾人,臉色都十分難看。

他們萬萬沒想到,強大的龍族居然也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至於幻雨他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畢竟嚴格說起來的話,這些也都是龍族自己的家事。

他們不僅不好發表意見,屆時恐怕也有些難以插手。

就這樣在海上經過了約莫數十日的功夫,眾人也終於看到了那片所謂的被煙霧籠罩的地方。

整個龍族有多少妖獸,這一點幻雨他們自然不得而知。

所以整個龍島的具體面積有多大,自然也就無法猜測。

但是當他們來到那裡的時候,整個妖海之外完全都在煙霧的籠罩之中。

簡單的來說就是。

好似一眼望不到邊際的妖海的海面之上,完全被這層煙霧分成了兩半一般。

待得接近到這層煙霧的瞬間,寽便抬手示意海妖停了下來。

如果記得不錯的話,這應該就是龍島之上的護島大陣。

一旦開啟的話,就算以他此時的修為想要強行闖入也並不是這麼容易的事。

但是既然陣法開啟,這陣中必定有鎮守的龍族妖獸存在。

再加上他也不想對這座大陣造成什麼破壞。

畢竟說起來,這也是龍島的防護。

身為龍族的一員,即便是現在內心充滿了滔天怒火,他也不會衝動行事。

於是他便緩緩開口,吐出了一些奇異的音符。

這些音符剛從他口中出來之際還非常小聲,但是隨著飄進煙霧中之後,卻變得越來越大,並且還具備了一絲帝威。

原本陣法之中也確實如寽想的那般,有一些龍族的妖獸鎮守。

就在他們剛靠近的時候,這些龍族的成員便已經發現了他們。

不過由於不明白情況,也不知道他們一行的意圖。

所以陣中的那些龍族妖獸也並沒有出聲,只是靜靜的觀察著。

然而此時當寽的聲音傳入之後,這些龍族的妖獸立刻感覺到一絲無形的壓力襲來。

並且這樣的壓力它們曾經也只在龍族族長的身上感受到過。

想到這裡,一共超過十餘道身影立刻朝著煙霧之外而來。

難道是失蹤了數千年的族長終於歸來了嗎,他們越是這般想著越是面露興奮。

實在是自從龍族族長莫名失蹤之後,整個龍島幾乎已經四分五裂。

到了最後已經不得不開啟護島大陣的地步。

一方面想要掩飾住龍島之內的情況,另一方面,也不希望有別的妖獸趁著龍島虛弱之時趁機作亂。

可待得這十幾道身影紛紛踏出煙霧之後,他們的表情也是略顯失望。

原本還以為是族長歸來,可看了看這一行人中,卻並沒有發現那位昔日龍族領袖的身影。

於是這數十道身影中,當先的那人便開口道。

「你們是什麼人,知不知道這裡乃是龍島,如果沒有什麼事,那便趕緊離去,不然…」

還不待他說完,地一便身形一晃出現在了此人的面前。

隨即抬手朝著此人的腦瓜子上敲了一記,有些恨鐵不成鋼的道。

「你這個臭小子,連我都不認識了不成。」

開口這人突然被地一敲了一記,正要發怒。

「放肆,你個…」

話剛出口,可當他徹底看清地一的模樣之後,他的雙眼立刻睜得老大,嘴中有些口齒不清的接著道。

「你..你是..是..大..大..大..」

見他大了半天也沒大出來,花姬都忍不住發出了呲笑。

至於地二地三和地四,則差點有些不忍直視的捂了捂臉。

同時心想,我不認識這個傢伙,實在是太那啥了。

別說他們,就是地一也是滿臉黑線,忍不住再次敲了此人一記,然後面含怒色的吼道。

「我大你個頭啊大,這麼多年過去,真是一點長進都沒有,瞧你那點出息,你這個不爭氣的東西…」

接下來,就連幻雨他們也都紛紛側目。

因為他們實在沒想到,原本看起來還挺憨厚老實的地一。

這會就跟個那啥潑婦似的,指著那人一頓數落。

那般口齒流利的速度,簡直是幻雨都有些望成莫及。

而被數落的那人,也完全低著頭,絲毫也不敢反駁,如同一個做錯事的孩子一般。

這一幕,倒是不禁讓幻雨和花姬紛紛開始猜測起此人的身份來。

如果不出意外,這個人應該是地一的族人,或者說是親人吧。

要是換成別人,哪裡可能受得了他這般叨叨還不還口的。

事實上也確實如幻雨猜測的那般。

此人不僅是地一的族人,準確的說,還是他的親兄弟。

排行十一的地十一。

突然見到數千年未曾見面的大哥,他自然也是有些措手不及,所以才會一時間連話都有些說不清楚。

如果說要是先前還不敢確認的話,當地一這般數落他的時候,他是終於確定了下來。

雖說過了數千年之久,外貌也有了細微的變化,但是有些東西,即使過得再久也無法改變。

到了最後啊,還是寽有些看不下去了,輕聲咳嗽了一句。

直到這個時候,地一也好似察覺到了自己的失態,有些面色尷尬的朝著寽訕訕一笑。

「走吧。」

寽自然也不在意這個,既然是熟人,那也免去了一頓麻煩。

一聲落下,他便當先朝著煙霧中飛了進去。

眾人見狀也連忙跟上。

至於地十一,也在地一的示意下,連忙去到前方打開陣法。

可以看到,他此時的雙眼中早就瀰漫起了濃濃的水霧。

數千年的時間阿,他的大哥終於回家了,甚至還有二哥三哥和四哥。

他們終於都全部回來了。

他此時的心情,簡直難以用語言來表達。

而地一他們四人呢,自然也是極為高興的,眼角也有些濕潤。

同樣也是數千年了啊,當初還有些稚嫩的弟弟都已經成熟了不少。

剛到龍島就能遇到親人,他們的心情又何嘗能夠從容淡定。

隨著一邊向龍島前進,地一也開始向著自己的兄弟詢問起一些情況來。

「父親和母親他們可還安好。」

聽到地一的話,地十一的面色一滯,然後也有些不知從何說起的樣子。

看到他這個樣子,地一頓時心中一慌,難道說…

好似察覺到了他的情緒變化,地十一這才開口道。

「父親和母親他們倒還尚且安好,只不過…唉..等你們回到家就明白了。」

既然地十一這般說,他們也沒有在多問。

而且看到他這般表情,地一等人自然也知道,畢竟過去了數千年,發生的事情一時半會定然難以說清楚。

如今已然回到了龍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總歸是能弄清楚明白的。 大陣籠罩的範圍事實上並不是太大,所以他們一行很快便徹底踏足在了龍島之上。

龍島說是一座島嶼,實則也如同一片陸地一般,極為的廣闊。

其上也有濃郁的森林,環繞的高山。

並且也因為真魔未曾攻入過此處,這個地方也算是妖界之中僅存的一片世外桃源。

雖說地暗龍族乃是寽所在黑暗魔龍一族的附屬族,但是兩族棲息的地方卻並不在一處。

所以呢,地一等人便先行告辭,朝著自己的族群所在之地而去。

寽自然也知道他們思家心切,並沒有阻攔什麼的。

說起來,要不是當初他帶著四人去到魔界,恐怕他們也不會離家如此之久。

這一點,其實寽對他們還是抱有一些歉意。

但是從另一個方面來想,要不是他們跟寽去了魔界。

當初的大戰,他們未必就不會身陷其中。

總而言之,有些事情實在是不好說到底是好處還是壞處。

一切都取決於冥冥之中的定數。

俗話說,福兮禍所依,禍兮福所伏。

大概就是這麼一個道理。

隨著地一等人的離去,如今他們一行便只剩下了寽,玉兒,花姬,幻雨和龍傲。

玉兒的家其實也在龍島之上,因為嚴格說起來,她們一族也算是龍族。

當初她一族的先祖原本是玉骨魔龍。

不過後來因為這一族的後代和一株化形的花妖結合。

隨著歲月的變遷,玉骨魔龍的血脈慢慢變得稀薄,反而花妖的血脈日漸強盛。

所以最後便成了玉骨魔花一族。

不過他們的骨子裡始終還是流淌著龍族的血脈便是。

並且傳聞他們一族的族人只要突破到八級,便可以重新徹底激活龍族血脈。

也就是返祖,可以將本體化為玉骨魔龍。

並且還同時帶有花妖的特性。

簡單的來說,就是類似於一種覺醒。

不過在當初玉兒還未離島之時,她的族群里還沒有突破到八級的存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