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原來如此!」眾人恍然大悟。

「原來就是這種事情啊!我還以為多大點事呢!」哈里曼橈著自己屁股走開了,他對這種事情實在是提不起興趣。

「什麼就叫這樣!你們不認為這事情和嚴重嗎?在沒任何徵兆和說明的情況下格蘭特信徒就開始攻擊我們!」小魚人對哈里曼的態度很不滿,在它眼中這個事情絕對是影響整個海族的大事件。

「呃,不就是兩邊因為信仰的不同產生的衝突嘛,很常見的。」德克說道,「我們那邊還有因為一口井幾畝田引發的兩個村莊的大規模械鬥呢。」

「你…你們人類真是厲害!」小魚人佩服地說道,在海底除了信仰之外,海族們之間很少產生大規模的衝突,豐富的資源和它們並不怎麼高的物資需求讓海族在神殿協調下保持著和睦。

「你有沒有聽到什麼風聲呢?畢竟雙方已經共存了那麼久了總不會無緣無故的突然襲擊你們吧!」艾比察覺到這件事情背後的關鍵。

「我只是個最底層的見習祭祀,神殿中很多事情我是接觸不到的。不過有一點事情有些蹊蹺。」小魚人歪著頭想了一下說道,」前段時間神殿突然對早已經丟失了聖物「人魚」非常感興趣,還下令所有人加強對聖物的搜尋,不但在馬庫斯港發布了任務甚至還去拜託了與我們有點聯繫的海盜。不知道兩件事情有沒有聯繫,不過人魚之前丟失了那麼久,怎麼會突然這麼迫切的想要找到這條項鏈呢?」

小魚人沉浸在自己的思索之中,沒有注意到在場幾個人臉上那豐富的表情。

「天!這事兒還跟我們有關係?」艾比摸了摸腰包里的項鏈想到。

「哈哈!既然這樣小魚人你就跟我們是一條船上的了!德克還不快給這位祭祀大人鬆綁!」艾比吩咐道,同時想要掩飾下自己內心的慌亂。

伊芙琳看了一眼艾比,她知道「人魚」現在就在艾比身上,不不過伊芙琳可不想再戴上那條項鏈了。

被放下的小魚人揉了揉自己被嘞的有些痛的胸口說道:「現在你們是要往哪兒去啊?「

「馬庫斯港!我們是盾劍冒險團,接受了一個尋回她的任務,現在就把她帶回去交差!」說著艾比指了指伊芙琳。

「馬庫斯港啊?好啊,那我也去好了,現在在海里很不安全,說不定隨時就會被格蘭特的信徒給發現,不如我帶到路上去躲一躲吧,話說我還是第一到陸地上去呢。」小魚人興奮地說道。

小魚人對陸上生活的好奇暫時蓋過了它現在面對追殺的恐懼,況且艾比他們現在也是和自己一樣面對肯迪祭司長的追殺,跟著他們走,到時候還有人能替自己阻擋一陣。

而艾比考慮了一番之後覺得對方不像是說謊,也對自己沒什麼威脅,在心中對小魚人留了一個心眼之後,便點頭同意了小魚人的請求,準備帶它一起回到馬庫斯港。

艾比覺得這次的馬庫斯港之行真是越來越複雜了,本來就只是護送艾薇爾一家來馬庫斯港治療安娜阿姨,但是現在自己好像捲入了海族、海盜還有馬庫斯港三方之間的紛爭,馬庫斯港的四大勢力就有三家跟自己扯上關係了,剩下的商人協會不知道在這次馬庫斯港的漩渦中擔任什麼角色。

艾比不知道的是,艾薇爾的舅舅維爾文就是馬庫斯港商人協會的理事會成員之一,擁有著投票權,而且正因為維爾文的勢力,艾薇爾一家才能搭上馬庫斯港海神殿這條線。

「都怪這條項鏈,不但沒什麼用,還凈給我惹麻煩。」艾比在心中吐槽道,「早知道就換個其他的東西,怪不得當初羅蘭這麼爽快的把這條項鏈交了出來。」

在艾比吐槽的時候,遠在科恩城的羅蘭突然連續打了兩個噴嚏。

「一想二罵三感冒,是誰在背後罵我嗎?」羅蘭揉了下自己的鼻子想到,「罵我的話肯定就是艾比了,他難道已經知道了那項鏈根本就沒什麼用的事實了?」

此時坐在羅蘭對面的克里斯蒂娜一臉擔憂看著羅蘭,已經在冒險者協會註銷了自己冒險者身份的她選擇來到科恩城城主府。

在想到自己兒子和這個牧師少女的聯繫之後,小科恩子爵特別批准克里斯蒂娜成為科恩城城主府的專職治療牧師,為城主府的人提供治療服務。

還不知道羅蘭身份的克里斯蒂娜對於自己個工作很滿意,因為每天她都能見到羅蘭,而且能為城主府中的僕人們治療也讓克里斯蒂娜感到非常滿足。

在克里斯蒂娜的幫助下,城主府許多僕人和侍從身上的陳年傷病都被治癒了,而現在心地善良的克里斯蒂娜一躍成為城主府最受歡迎的人物,就連諾伊等鐵刺騎士看到她的時候都會露出一個笑臉。

暗中追求克里斯蒂娜的人也不少,這讓羅蘭莫名感覺到一些危機感,他也不知道自己對克里斯蒂娜是什麼感情,但是他還是有空沒空就往克里斯蒂娜這邊跑。

「沒什麼,可能有點感冒了!」羅蘭走出了克里斯蒂娜的房間,轉身回到自己的住處。

路上羅蘭突然感覺到一股微風吹過他的臉頰,這讓他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因為空氣中夾帶著一絲絲的腥味。

「這是…..海風?」 第1097、連個男人都沒騙到!

正所謂小別勝新婚,又所謂乾柴烈火一點就燃,再所謂——哪有這麼多屁話?一個千嬌百媚的小美人一臉嫵媚的對你說『奴家只賣身不賣飯』的時候,你要做的就是像個禽獸一樣狠狠地撲過來徹底的把她佔有。

九九是個骨子裡很傳統的女人,每次做那種事情時幾乎都是秦洛主動。可是,今天晚上的她異常瘋狂。不僅僅佔據了主導位置,甚至還配合秦洛擺出了好幾個高難度的動作。

軍人家庭出來的孩子,身體素質自然是不一樣的。

一次又一次,直到兩人都折騰的沒有一點兒力氣后才停歇。

可是,九九還是貪戀的爬起來,拉起秦洛的一條手臂枕在脖子下面,把小腦袋縮在他的懷裡。

冰肌雪膚,柔光軟滑,粘著汗水的長發披散在肩膀上,就像是蓋上了一塊天然的黑色綢緞。

手掌輕輕的在她的後背上撫摸著,身體和心靈都得到了極度的滿足。

那些壓抑那些憤怒那些驚懼恐慌還有那死里逃避生的喜悅——在這一刻都釋放乾淨。

這段時間,秦洛真的太累了。

「是不是怕我再也回不來了?」秦洛笑著問道。

「嗯。」王九九低聲應了一聲。聲音柔柔的,像是只懶貓。

「睡吧。」秦洛摸摸她的小腦袋,溺愛的說道。

「不行。我要起來給你下麵條呢。」王九九嘴上這麼說,卻還趴在哪兒沒有動彈。

秦洛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說道:「你不是說只賣身不賣飯的嗎?」

「是啊。買一送一。面是免費贈送的。」王九九說道。「真討厭。我一直在鼓勁兒想起床呢。就是動不了。」

秦洛笑了起來,說道:「你躺著。我去下面。」

雖然這種戰爭男人消耗的體力比較多,但是,秦洛的體質異於常人。而且《道家十二段錦》是道家無上心法,能夠及時快速的補充身體消耗的體力。自從爺爺上次因此躲過一劫秦洛從鬼影手裡逃生后,他又重新對這種修習多年的心法重視起來,每天都要練上一段時間。

付出就有回報,戰鬥力的持久以及體力的充沛就是對他的最大饋贈。

看來王九九是早有準備,冰廂裡面一應俱全。

不僅僅有肉蛋類食物,甚至還有青菜。而且秦洛看了包裝盒上面的時期就是今天,說明是她今天才採購回來的。她早早就得到自己回來的信息,然後就開始準備。王九九不是一個非常有耐心的女人,或者的話也不會在愛情的戰場上橫衝直撞頭破血流還不知道放棄。想起這個小女人知道自己回來卻又不好去見面焦躁不安等待著的可愛模樣,秦洛忍不住笑了起來。

秦洛切了一個西紅柿,打了兩個雞蛋,準備做兩碗西紅柿蛋面。

秦洛的廚藝算不上好,但是也不算差。做一碗雞蛋面的功夫還是有的。

等待水開,秦洛先把面給下了進去。蓋上鍋蓋,再次等待水開的時候,一個柔軟的身體從後面抱住了她的腰。

秦洛回頭在她額頭親了一口,說道:「去躺一會兒吧。面一會兒就好。」

「不。我要抱著你。」王九九說道。

「以前剛認識你的時候,你像是個小大人。現在認識久了,你又變成了小孩子。」秦洛調侃著說道。掀鍋,把雞蛋給打進去。

「哼。」王九九不滿意的哼哼了一聲。「沒聽說過嘛,妻子就是男人的小女兒。」

「我可不敢要你這樣的女兒。」秦洛笑著說道。突然間想起了王九九的極品老母張儀伊,如果要是娶了這樣一個老婆,估計每天的日子都不是很好過吧。

「現在晚了。你剛才已經要了。」王九九咯咯的笑著。

秦洛就覺得—–覺得先吃一次身,再吃這碗面也是可以的。

王九九買的碗實在太小,秦洛索性把面給盛進盛湯的盆里。

端著面盆轉身的時候,秦洛才發現王九九的衣著—–

她穿著秦洛的白色襯衣,只胡亂的系了中間的兩顆紐扣。漂亮的肚臍和不算飽滿但是很性感的酥胸若隱若現。

更要命的是,她的下半身是真空的。光溜溜的大腿赤裸裸的呈現在空氣里,光著腳丫子踩在毛絨絨的地毯上。走動間衣擺散開,春光乍現—–

於是,秦洛就忍不住的一陣恍神。

王九九對秦洛眼裡的痴迷非常滿意,走上前去在他眼前擺了擺手,說道:「麵湯灑了。」

「有嗎?」秦洛著急地看,然後就看到王九九笑彎了腰。這一彎腰不要緊,秦洛又看到了一陣乳波蕩漾-。

「快去披件衣服。」秦洛盯著這小女人說道。「天氣冷。」

「不。」王九九倔強的說道。「穿了衣服就不性感了。」

「———」

從中醫的角度上來講,飽食後行房是大忌。

可是,從男人的角度來講,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搞基。

麵條吃到一半時,秦洛又一次把王九九給撲倒在了大理石餐桌上。

————

————

秦洛睜開眼睛時,天色早已經大亮。陽光明媚,鳥語花香,有汽車的馬達聲和不遠處珠江河上的汽笛聲音傳來。不得不說,這處別墅區確實有著得天獨厚的景觀條件。

屋子被收拾的乾乾淨淨,昨天晚上混亂的戰場已經被人打掃。所有的傢具都閃亮閃亮的,看著就讓人覺得舒適。

嘩啦—–

窗帘被人拉開,身穿一套紅色家居服長發被一根筷子別在頭頂的王九九在秦洛的臉上親了一口,說道:「懶蟲,起床洗漱。我已經做好飯了。」

「幾點了。」秦洛問道。

「下午兩點。」王九九咯咯的笑著。

秦洛愣了一下,說道:「這麼晚了?」

兩人一直折騰到天亮才睡覺,然後秦洛這一覺就睡得香甜無比。一覺醒來,已經是下午兩點多鐘了。這是他從美國回來后的第一覺,也是無比舒坦的一覺,他身心全面放鬆,所以才沒有了時間觀念。

「反正也沒什麼事情。」王九九說道。

以前沒聽說過王九九會做飯,也不知道是不是來到南方后自己學過,桌子上的幾道小菜看起來賣相還很不錯。色澤鮮艷,就連盤子里的菜式擺放搭配都很有講究,由此可見她是多麼的用心。

「下午想做些什麼?」秦洛問道。

王九九想了想,說道:「只要和你在一起,做什麼都無所謂。但是為了不讓你無聊,我還是陪你去逛街吧。」

「———-」秦洛想,是這女人想拉著自己去逛街吧?

索性沒事,秦洛也對王九九為了自己放棄燕京優渥的條件而獨自南下的事情心懷愧疚,而且過兩天他要回燕京,又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再見面,於是秦洛就陪著王九九好好的逛了一下午。只要是王九九喜歡的,秦洛都毫不猶豫的買下來。

這次美國之行后,秦洛突然間發現,有很多事情是有錢也買不到的——譬如,錢能買到生命嗎?甚至連那些嗜錢如命的殺手聽說自己的目標是皇帝后都不願意接受任務。

如果自己死在美國,他銀行卡上的億萬錢財能夠把它救活嗎?顯然,這是不可能的。

王九九倒不是在乎買什麼,她更在乎手裡的這些禮物是誰買的。

雖然兩個人的手裡都提滿了大包小包,可是王九九的興緻仍然很高,絲毫不覺得疲倦。

兩人正在商量晚上是在外面吃些東西還是回去做飯吃時,王九九包包里的手機響了。

王九九接通電話應了幾聲后,面色猶豫的看了一眼秦洛。

很快的,她又是想起什麼似的,說道:「好的。我會準時過去的。」

「怎麼了?」秦洛問道。王九九剛才打電話時看了她一眼的動作讓他起了疑心。

「晚上有人請客。」王九九說道。

「誰?」

「同學。」王九九狡黠的笑著。上前摟著秦洛的手臂,嬌憨的說道:「老公,人家要帶家屬呢。你一定不會讓我孤零零的一個人過去吧?都這麼大年紀了,連個男人都沒有騙到,很丟人的。」 馬庫斯港的外海星羅棋布著超過10萬座島嶼,其中最大的有比整個馬庫斯港城區和郊區加起來還要大,而最小的不過堪堪一間普通人家的房間大小。其中絕大多數的小島都屬於無人島,這是屬於海族們和某些兩棲生物的樂園,如果你運氣好,說不定能在某個海島洞穴中發現一隻海龍。

——————————————————————————《馬庫斯港地理大全》

一夜過去,第二天清晨艾比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哈里曼那鬍子濃密的大臉正出現在自己面前。

艾比嚇得一個哆嗦,立馬一個鯉魚打挺翻身起來,他連忙護住自己的胸口說道:「你想幹嘛?大清早的!」

哈里曼嫌棄著說道:「我剛剛想叫你起床吃飯的,你不吃就算了。」

「啊!這麼遲了啊?」艾比轉頭看向窗外,此時太陽已經掛在半空中,上午略帶涼意的海風正從窗口灌進來。

昨晚艾比思考著著這一些系列事情,然而任憑他想破了腦袋也沒有理清這些線索背後的聯繫。

艾比整理下床鋪之後準備上到甲板去吃早飯,艾比看了眼發黃的床單搖了搖頭,這還是昨晚能夠找到的比較乾淨的房間,最乾淨的兩張床讓給了兩位女士,而男士們只能在剩餘的海盜們的床鋪中挑選。

在拒絕了好幾張有著不明小地圖的床單之後,艾比終於找了一張還算可以的位置,除了床單發黃之外並沒有在上面看到揉皺的結成板狀的草紙。

上到甲板之後艾比發現所有人的已經在吃飯了,今天早上哈里曼煮的鯊魚肉片湯,濃濃的海鮮味讓大家有些吃不消,不過摩西和小魚人倒還是吃的津津有味。

愛德華靠在甲板邊緣坐下,他的眼圈也有發黑,這次並不是他徹夜專研魔法的緣故,而是昨晚他將自己的長袍當做被子蓋著睡覺的時候聞到自己的長袍有著一股清香,這當然是屬於羅莉安的體香,而還年輕的愛德華就理所應當的失眠了。

此時的羅莉安正扶著欄杆看著愛德華,她心中開始對這個有些特別的亡靈法師產生好奇,從之前的表現看來對方好像挺抗拒使用亡靈召喚來驅使屍體來戰鬥,甚至連骨矛等魔法都不會用,如此異類的亡靈法師她還是第一次聽說。

哈里曼繼續掌舵沿著航線前進,按照預定的速度今天下午的時候他們就會遇到第一個補給小島,上面有著一些淡水和野果,可惜的是上面的野生生物早就被來來往往的海盜們給吃光了。

…..

「哇!前面有個小島!」蹲在桅杆的頂端的摩西說道。

「島嶼」大家精神一陣,這意味著新鮮的食物,哪怕是哈里曼的手藝再好,任誰天天吃魚也受不了啊。

「能吃點烤肉了!」艾比順著摩西的視線看過去,發現在視線的盡頭有著一座小島的存在,目測這座小島也就幾平方公里大小,上面有著一小片樹林的存在。

「不對呀?這條路線我走過很多遍了,這座小島在航線上沒有標記呀!」哈里曼疑惑的看著自己手上的海圖。

「不對勁!我們別去!」哈里曼吩咐到道,」現在我們要的是安穩回到馬庫斯港,到了陸上之後海族的勢力就會削弱許多!」

艾比回頭看了下那座看上去生機盎然的小島,心裡有些遺憾。哈里曼說的對,如此反常的事情還是小心為妙,再說他們現在沒有必要去那座小島。

「走吧!」艾比向哈里曼一揮手便繼續坐下吃著自己的早飯。

這艘被艾比命名為盾劍號的小船,繞開了這座小島繼續向著自己的目的地前進。他們不知道的是在盾劍號走遠之後這座小島上的景色在一陣波動之後便全部消失了,只留下一個巨大龜殼裸露在海面上最後這個龜殼也迅速的沒入水下。

…..

就這樣過了二天。

比伯趴在甲板上吐著自己的舌頭,它實在是有些累了,這兩天它每天要燒巨量的海水,而哈里曼會通過蒸餾的方式將淡水收集起來。

奇葩上司求愛記 在途徑兩個補給小島的時候,摩西遠遠地就看見了海島邊上已經停滿了船隻,船隻上面是清一色的骷髏頭標誌。哈里曼當機立斷表示不去往小島進行補給,因為他們幾個人勢單力薄,而海盜們是不會放過這種機會的。

對面見到艾比他們的骷髏旗幟之後也沒有襲擊的打算,只是有些奇怪艾比他們為什麼不來島上補充資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