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哦?我這樣的蠢貨,為什麼不敢站在你面前?」

七夜帶著戲謔的笑容,冷聲笑道。

「你找死!」

七夜的話,無疑是一種侮辱的口吻,暗風聽罷,一道恐怖的劍氣直接斬向了七夜。 第六百三十一章暗襲

「大地陣紋!」

七夜手印變結之間,一道繁複無比的陣紋在其手中凝聚。

「暗源之劍,死!」

一劍,黑暗之光如若蠕動的黑色流水,直接斬在了七夜的陣紋之上。

「震蕩!」

大地陣紋之上,一股震蕩之力,直接震開了黑色的暗源之力,剛想侵襲七夜的玄力,便被七夜化解,暗風的眼裡更是殺意猙獰。

「暗源毒蟒!」

暗風手中如若毒液膿水一般的液體無比粘稠的從其雙手之中涌動而出。

一條毒液膿水凝成的毒蟒直接纏向了七夜。

這毒液膿水凝成的毒蟒直接纏繞或者七夜的身體,閃爍著危險的顏色完全侵入了七夜的身體。

「蠢貨,和我作對,找死!」

暗風眼看著七夜緩緩被毒蟒吞噬,臉上的笑容大盛。

然而暗風的笑容還沒有持續片刻。

一朵朵琉璃火焰如若火蓮一般緩緩綻放。

「嘶嘶嘶……」

毒液沸騰之聲嘶嘶作響,紫黑色的毒液膿水,在恐怖的溫度之下化為黑色的煙霧。

「他竟然化解了暗風用聖器古劍施展出來的《暗源毒蟒》?」

躲在一旁偷看七夜和暗風交手的炎弓聖地女子一臉驚訝,渾圓有致的胸脯微微起伏了一下,她們炎弓聖地一直和暗源聖地是死對頭,自然知道暗風的可怕。

而暗風施展的《暗源毒蟒》更是按源聖地的秘傳玄術,其威力幾乎超過了地階極限水準。

「化解?我暗源聖地的《暗源毒蟒》豈是一個蠢貨就能化解的?」

暗風自然聽到了炎弓聖地那女子的驚呼,不過他的眼裡卻是極度不屑。

七夜周身的琉璃火焰熊熊燃燒,不過片刻,暗風施展的暗源毒蟒便被焚城虛無。

正如暗風所說,他施展的暗源毒蟒的粘稠毒液膿水,豈是那般容易化解?

而在七夜身上,雖然毒蟒完全消失,然而在其的手臂之上,卻被毒液侵入,整條手臂呈現出了紫黑劇毒之色。

「蠢貨,和我斗,你還嫩了點!」

「我這暗源之毒,並非聖地之中的普通暗源之毒,而是經過我的融合的奧義之力凝成,普通人沾上一丁點兒,便會成為廢人,你如今整條手臂皆被劇毒侵蝕,蠢貨,你死定了!」

暗風舒暢無比的大聲笑道。

「陰冷屬性和侵蝕屬性融合的屬性玄力,在你口中就成了劇毒……呵呵。」

七夜伸出被兩種屬性轉變為紫黑色的手臂,火焰之力再次升騰之間,七夜的手臂之上竟然浮現出了一抹青綠之色。

「不可能,你怎麼知道我融合了這兩種屬性!」

暗風的臉色極度轉變,眼裡的震驚之色幾乎扭曲了面孔。

「兩種屬性而已,這等水準,難不成就能如此狂傲,目中無人?」

七夜的黑色眸子閃過一縷淡然,兩種屬性,對於七夜來說,又算得了什麼,現在的他可是五行奧義圓滿,屬性之力領悟了不下數十種。

火焰奧義和自然奧義完全祛除了暗源毒蟒的所謂劇毒,七夜整條紫黑色的手臂也恢復如初。

「哼!就算你能化解我這暗源毒蟒又如何。我有聖器在手,看你如何和我斗!」

暗風依舊是一臉狂妄,如果沒有獲得聖器之前,或許他會忌憚七夜幾分。

可是如今,聖器古劍在手,強大的劍氣在其手中咆哮,暗風的眼裡更是張狂肆虐。

「聖器?只有你有?」

七夜倒是覺得好笑,手印變結之間,一尊古碑在其手中突然放大。

「龍門聖碑,鎮封!」

七夜印結完畢,龍門聖碑如若一座小山,釋放者無比厚重的震蕩之力,巨大的龍門聖碑直接從暗風的頭頂落下。

「轟!」

一聲巨大的震響,使得整個遺迹也跟著顫抖了一番。

攜卷這大地震蕩奧義的攻擊,僅僅是一擊,暗風胸口直接凹陷,噴出一口血來。

然而暗風並沒有直接被奧義古碑鎮壓而死。

而在暗風身邊,那柄聖器古劍閃爍著古老的銀色光芒,它在保護暗風!

也或者說,同為聖器,這聖器古劍在和龍門聖碑爭鬥,只不過聖器古劍的品階低於龍門聖碑,否則它也不會被龍門聖碑壓制。

「好一把聖器古劍,竟然也孕育了不錯的劍靈!」

七夜單手一招,一股強橫的玄力包裹著聖器古劍,直接解除了他和暗風的聯繫。

「還我,把聖器古劍還我!」

聖器被奪,暗風幾欲瘋狂,然而被七夜重傷的他,卻無力爭奪。

「還你?這聖器古劍難不成還是你的了?」

七夜反倒是覺得好笑。

緩緩的拂過手中的古劍。

此劍古樸無比,也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歲月,劍身的劍柄之上,有著兩字。

「流炎!」

劍名流炎,下品聖器。

七夜一直沒有一把趁手的長劍,這流炎古劍到算是來的及時,雖說僅僅是下品聖器,可也足夠當前使用了。

「聖器!」

就在七夜想要結果暗風的時候,一個驚呼之聲突然喊出。

陸續之間,一群人影突然出現。

這些人的衣著,皆是暗源聖地的武者。

為首一人其氣息更是咄咄逼人。

那幾欲步入武皇之境的感覺,是那般狂暴,其周身的玄力肆意噴薄,就連陰冷的風之奧義也在周身蕩漾。

「暗襲師兄!」

「暗襲師兄!」

暗源聖地的突然來人,讓暗風心頭一喜。

「暗源聖地,暗襲!」

暗襲的到來,使得炎弓聖地的女子臉色變得極為難看,而她甚至在決定趕緊離開。

很顯然,這暗襲非同一般的危險。

「拿來!」

暗襲緩緩走進七夜,直接伸出了手,對著七夜面無表情的說道。

彷彿七夜手中的聖器,就是他的一般。

「哦?那,你可要拿好了!」

七夜面色一冷,手中流炎古劍閃過一縷鋒芒,六品劍意急速斬出,伴隨著風之奧義的攻擊,暗襲的臉色驟然轉變。

「你,找死!」

狂暴的玄力帶著不穩定的轟鳴,七夜一劍,竟然沒有對暗襲造成半分傷害。

「半隻腳踏入武皇境界的實力,果然很強,可也嚇不住我。」

七夜眉頭微皺,手中長劍再次斬出,鋪天蓋地的劍意伴隨著金色光芒瞬間暴漲。

「力透千山!」

兩重奧義交纏,這一劍,使得暗襲眼裡閃過一抹危險的懼意。

全力出手,化解掉七夜這一劍,然而在暗襲的臉頰之上,卻出現了一道血痕。

「他,竟然能夠傷到暗襲!」

炎弓聖地的女子再次驚呼一聲,她那渾圓有致的胸脯也跟著微微顫動。

「交出你手中的聖器古劍,我們放你離開!」

暗襲收斂了眼裡的高傲,轉而示弱的對著七夜說道。

「我七夜要離開,還需你們放?」

七夜也有著他的高傲,而且,這暗襲的實力還不足以讓自己放棄手中的聖器古劍。 第六百三十二章暗源毒體

「守住遺迹出口!」

聽到七夜的話語,暗襲大手一揮,身邊四名暗源聖地的武者,直接堵住了遺迹出口。

「我承認,你還是有幾分實力。」

「不過,不要以為,你手中握著聖器,就能和我抗衡。」

「我的實力,不是你能夠企及的。」

「最後一次好言相勸,交出聖器,我放你安然離去。否則……」

話語轉圜之間,暗襲的眉宇之間升騰起了一股劇烈的殺意波動。

「呵呵,暗源聖地的人,不會都這麼蠢吧?即便我把聖器交給你,你們會放過我?更何況,就憑你們這群人,還嚇不到我!」

七夜冷笑一聲,一股銳金玄力激蕩著聖器古劍流炎,淡淡的金炎在古劍之上震顫,而古劍釋放的威能,更是盛氣凌人。

聖品玄器,果不愧為聖品玄器。

這古劍流炎,比起七夜那中品玄器紫雲劍可要好上了無數倍。

單單是這玄力威能的增幅,就能讓人聞之色變。

「既然你找死,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

暗源手中,一柄黑色的皇品玄器突然出現,長劍揮動,宛若實質的黑色流體直接湧向七夜。

「又是暗源之毒?」

七夜淡淡一笑,玄力激蕩之間,古劍流炎之上的金色火焰瞬間暴漲,可是火焰暴漲的瞬息之間,有轉換成了實質流體,劇烈的撞擊在了暗源之毒上。

「嘶嘶嘶……」

嘶鳴,毒霧,霎時間瀰漫開來。

自己以半隻腳踏入武皇之境,領悟到三種奧義屬性的實力,竟然和一名武王八階的武者相持不下,這讓暗襲瞬間暴怒。

漆黑幽深的暗源之力,自從暗襲的眼中激射而出。

那宛若死亡之光的暗源之力,又若蝕骨之毒直撲七夜而去。

「暗源毒體!」

躲在武架之後的炎弓聖地女子,臉上帶著不可思議。

她們炎弓聖地,對於暗源聖地幾乎瞭若指掌,而這暗襲施展出的暗源毒體,更讓其驚訝不已。

暗源毒體,乃是暗源之力更高深的運用,暗源之力灌注自身,能夠大幅度增幅自己的實力,而且以身化為暗源劇毒,攻防一體,極為可怕。

這暗襲能夠修鍊暗源之力,也就意味著,他的身份,在暗源聖地的青年武王一輩之中,算是極為尊貴強橫的存在。

「有些古怪!」

七夜眉頭微皺,一股玄力震蕩,隔開兩人的拉扯,後退了小段距離。

此時此刻,暗襲的身體已經變成了紫黑色的流體,像是能量體一般,並非人形。

「烈戰聖地的七夜是吧?你能夠死在我這暗源毒體之下,也算死的不怨。」

「我這暗源毒體自修鍊以來,算是第一次施展成功,這也因為我的實力幾乎踏入武皇之境。」

「放棄吧,你這武王八階的實力,絕不是我的對手!死吧。」

暗襲的聲音隨著紫黑色的暗源劇毒蠕動,他的流體手臂,宛若蠕動的食腐蠕蟲直接想要吞噬七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