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傢伙——不會真是個蘿莉控吧?」

良辰詎可待 剛走出門的夢汐,不禁心中浮現一個極為可能的念頭。

「同樣認識沒幾天,而且我和他見面說話的時間也不比那腹黑蘿莉少吧?

「他似乎對我沒興趣,可對那小東西……」。

PS:一更奉上,日常求收藏、推薦、評論~

『未完…待續……』 「諾亞哥哥,你怎麼把月兒一個人丟在家裡這麼長時間啊?」

「嗚~嗚~」

「你可是和月兒說好的,會很快回來的啊?」

「月兒現在不想再一個人留在家裡來,家裡什麼都沒有……」

「月兒想一直和諾亞哥哥在一起。」

見房間之中已經只剩下自己與諾亞哥哥了,小蘿莉瞬間又顯露出一副極其嬌柔的人見猶憐神情,連忙緊緊抱著影煊,小腦袋死死抵在他的懷裡,不斷小聲抽泣道。

見此情景,影煊神色也是不禁微微一動,連忙抬手輕輕擁著懷中不斷在小聲抽泣的小女孩,卻是莫名湧上一股無比複雜的莫名情愫。

他是實在沒有想到,原本只是陌路相逢、被他單純當做一個暫時精神支柱的小女孩,居然這麼快就如此依戀信任上自己了。

她果然還是太幼小,太純真了啊!

「月兒不哭了,你放心,我不會再讓月兒感到孤單了,不會再讓你一個人了。」

「別哭了,一會哥哥帶你去街上玩好不好?」

輕輕捧起懷中小蘿莉那略顯嬰兒肥的柔軟俏臉,影煊向來極度冰冷的語氣,在此時居然散發著無限的柔和,就連那從來都沒有顯露出過什麼好表情的臉龐嘴角處,也若隱若現微翹起一絲弧度。

此時的影煊,完全就如同一個無比和善溫柔的鄰家大哥哥,在極力安慰來尋求依靠的小女孩。

「諾亞哥哥,你是說真的嘛?」

「月兒可是一直都想到外面去看看呢,可惜月兒的眼睛什麼都看不到了,不過——」

「一直獨自呆在安靜庭院中的月兒,即使知道自己已經看不見外面世界任何東西了,但還是想要出去,那怕只是去單純的聆聽一下也會讓月兒很開心呢~」

聽他這麼一說,一時間昂著小臉,破涕為笑的純真女孩,用著她那雙雖然看不見任何東西,卻散溢著無比動人的靈動眸子深深注視著影煊。

「好!等會吃完飯,我就帶你去攬月城中轉一轉,我還會給月兒一個驚喜呢!」

影煊絲毫沒有發覺到,自己今天的話有點意外的多,輕輕一捏伊月俏臉柔軟的小臉蛋,嘴角揚起一絲弧度地柔聲說到。

「驚喜?諾亞哥哥最好了~」

小蘿莉瞬間又將自己那嬌小柔軟的身體,使勁往影煊懷裡依偎,俏臉之上洋溢著無比喜悅之情,只是她那微微揚起的小臉以及偷偷朝向影煊的那雙極為靈動的眼眸,卻是散溢參雜著些許說不清道不明的怪異情愫。

那似乎不應該是一個妹妹該對哥哥應有的眼神,這是幼小而懵懂無知的她,似乎並不能明白。

「他…居然笑了?」

早已經端著一個盤子,走到房間外門口的夢汐,一直悄悄注意著影煊與伊月,並且也將他們兩人剛剛那一番話給聽得一清二楚。

而影煊與伊月說話過程中,那極度溫柔的語氣,以及不似往日那滿臉柔和的神情,以及最後那微微揚起若有若無的笑意,無不讓夢汐感到動容與驚愕。

到底是什麼力量居然可以讓已經完全將內心深深掩藏的他,顯露出那樣一副極為罕見的笑容神情呢?

實際上,影煊剛剛那可能並不算微笑,他似乎也發現了,自己臉上肌肉完全一片僵硬,他似乎根本無法再顯露出其它多於的表情,只能一直以一種淡漠萬物的平靜神情,可以說毫無表情,完全面癱。

或許、這和自己詭異失去心臟有關!

不過即使這樣,影煊那微微揚起的嘴角,在夢汐眼裡卻還是很不一樣的。

畢竟她自從見到影煊再與其結識后,一直都沒有看到影煊用剛剛那副表情對其她人說過話,更別說那個面癱傢伙,對自己微揚什麼嘴角了,完全就是一副冷淡無情的臭模樣。

原本夢汐就猜想,影煊論其相貌,絕對是萬中無一的美少年,說起影煊的容貌,夢汐甚至都有些嫉妒了,她從來沒有見過一個男孩子也可以長那麼美。

如果影煊不是整天冰冷著一張臉,如果他不是一直面無表情,如果他能多開口說些話,夢汐敢肯定他會更加完美。

事實上這種極其相同的評價,在另一個世界時,少女夜辰曦同樣和影煊這麼提起過。

「哼!這腹黑小東西,一定又在諾亞面前裝可憐了,他還從來沒對我那樣說話過呢!」

端著盤子在門口緊緊注視的夢汐,不經意間撅起了小嘴,一臉敵意地看著此時依舊緊緊依偎在影煊懷中撒嬌的小伊月,覺得心中很不是滋味。

為什麼這腹黑小東西就能如此心安理得、名正言順地接受他的溫柔,而換自己和他說話面對時,卻只有冰冷的面孔,冰寒的語氣?

「希望、你只想當他哥哥…」

望著如此溫情脈脈的兩人,夢汐莫名輕聲呢喃了一句,就端著盤子緩慢走進了房間之中。

「諾亞,來吃點東西吧。」

將手中的盤子放在了桌上,夢汐偏頭看向影煊,指著桌旁椅凳,輕聲說到。

「好,月兒,你不是還餓么?」

「走,去吃吧。」

影煊低頭看著懷中的小女孩,發現小女孩此時依舊是緊緊擁抱著自己,似乎害怕一鬆手,自己就再次很長時間不回來了,顯露出前所未有的依戀。

看著懷中緊緊抱著自己的嬌小身體,影煊也情不自禁回憶起了在另個世界萊夕大陸時,與少女夜辰曦相處的那段極其難忘的美好時光。

自己能從一個隻身一人的孤獨境域如同重獲新生般的進入全新生活,多虧了夜辰曦。

可以說,影煊覺著能和夜辰曦相遇並且真正喜歡上她,簡直就是他人生之中的最為幸運的一件事。

一回憶起夜辰曦,影煊就湧起一股無比強烈的慾望,想要回去的慾望!

他相信自己既然可以來到這個陌生的鬼世界,一定就能再找到辦法重新回到萊夕大陸!

「諾亞哥哥、怎麼了?」

「噢,沒事,走吧。」

不知不覺回憶起過去的影煊,被身前小蘿莉輕拉著手臂,而又拽回了現實。

回過神來的影煊,拉著伊月那軟若無骨的小手,就帶著她往餐桌旁走去了。

「吃吧。」

「記著了,這可不是免費的,加上你的命等等,你欠我的已經數不清了。」

夢汐顯然還沉浸在剛剛所看到的那副令她極度不開心的畫面之中,所以看向影煊的眼光,和說話的語氣就顯得並不那麼和善了。

這到讓影煊感到一臉的莫名其妙,他明明記得剛剛夢汐走出去時臉色還挺不錯的,甚至還隱約有點小喜悅,怎麼這麼一會,又變臉了,而且看樣子,似乎還是沖自己來的啊!

可影煊絲毫不記得自己剛剛又有什麼地方得罪夢汐了。

「我知道。」

「可為什麼只有一盤?」

影煊抬頭看向對面坐著的夢汐,奇怪問到。

「哼,我都不想再給這腹黑小東西吃了。」

無比不爽地輕瞥一眼緊緊依偎在影煊身旁的小蘿莉伊月,夢汐不禁輕聲呢喃了一句,然後再次抬眼狠狠登了眼影煊,這才又極不情願地開口說道:「你打開吧,盤子里的食物,你們絕對吃不完。」

「哼!」

說完之後,夢汐顯露出一副極為膩歪影煊的神情,輕哼一聲連忙就將俏臉往邊上一偏,不再去看影煊以及讓她心煩的小蘿莉伊月了。

「伊月,你不是還餓么,快吃吧。」

解開盤子上面的蓋,裡面所顯露出來的豐盛豪華的各色美食,瞬間不斷往外散溢著無窮的強烈香味,瞬間就勾起了影煊和小蘿莉伊月的食慾。

「嗯~諾亞哥哥,你也吃,好香啊~」

原本以為影煊看到自己這樣一副神情,不說像之前對待小蘿莉伊月那樣貼心溫柔,但怎麼著也會過來和自己說兩句,稍微詢問安慰一下自己,可沒想到這個傢伙居然直接和伊月吃起來了,一點都沒有將自己放在心上。

「太可惡了!」

原本已經偏過臉去的夢汐,終於又將臉轉了回來,不過看向影煊伊月倆人的眼神,卻是散溢著無比強烈的鬱悶。

她發現,往日在他人面前向來高高在上的自己,除了自己老師之外,誰都不會拿正眼瞧的自己,被譽為靈修者年輕一代天才之一的自己,攬月閣十大祭祀長老孫女的自己、夢汐,居然會慘敗在一個名不經傳、默默無聞的菜鳥靈修者少年手中。

而且還是輸得徹徹底底,她暗藏已久的芳心,似乎在第一次與其見面沒多久,就被影煊給不覺俘獲了。

不過那時的她,卻還並沒有發覺多少,可一直到又見到影煊后,少女才突然發現自己心中的那股莫名悸動,居然越靠近影煊越是強烈不已,而影煊卻是是從始至終都沒有絲毫髮覺。

PS:一更奉上,日常求收藏、推薦、評論~~

嗯,不知不覺已經快到60萬字了,目前已經屬於個人單機自嗨的苦比狀態,瞅這種撲街至極的慘狀,估計也最多就到100萬差不多完結了……

『未完…待續……』 看似並不算太大盤子所裝的食物卻的確如同夢汐說的那樣,影煊和伊月兩個人吃了好一會,都沒有將其完全吃光,盤子就像個無底洞一樣,似乎裡面的各類食物從來就沒有減少過。

「我想帶伊月出去走走,你要一起么?」

端起面前茶杯,輕輕抿了一口,影煊平靜地看向一直坐在對面不知想什麼入了迷的夢汐,輕聲詢問到。

「啊?」

「哦,你要出去啊,正好我也覺得悶得慌,嗯、那老師我就勉為其難陪你出去走走吧!」

被影煊突然傳入耳內的話語聲猛地從想像中拉回的夢汐,一時間顯得略微慌亂,不過還是瞬間就恢復了平靜,爽快的答應到。

不過回答的語氣之中分明帶著些許掩飾不住的喜悅。

「走吧。」

影煊站起身來,一旁的小蘿莉伊月也擦了擦手,滿臉歡欣雀躍地十分自然貼到影煊身旁,小手抓住了他的手。

小蘿莉的這一舉動頓時就讓影煊身旁的夢汐微微一皺秀眉,覺得心中有點不是滋味。

可惜的是,她臉上卻不能更多更明顯地表露出來。

三人緩慢地走出了房間之中,經過萊汐酒館的大廳后,走出了酒館。

「哥哥,外面的世界現在是什麼樣啊?」

剛走出萊汐酒館沒多遠,緊緊拉著身旁影煊手的小蘿莉伊月,就不禁抬起小臉滿是天真好奇地向影煊柔聲問到。

聽了小蘿莉那滿是天真無邪的問題,影煊微微一怔,顯然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只好抬手輕輕一撫伊月滿頭柔順的秀髮,輕聲溫柔說道:「外面的世界怎麼樣,相信月兒總有一天能自己親眼看見的。」

「我相信,肯定還有什麼地方存在著特別美麗的景色,等著月兒去欣賞遊玩呢!」

影煊柔聲細語之中絲毫沒有以往的那種淡漠冰冷感,反而散溢著說不清的柔情。

這一點滿心雀躍的小蘿莉顯然並沒有發覺到,畢竟影煊和她說話時一直都是以這種溫柔態度。

影煊自己也絲毫沒有發現,似乎他早就感受不出來自己到底有沒有常人的情感了,畢竟現在的他根本沒有心臟了。

之所以現在還能對眼前這個小女孩伊月顯露出他本不應該有的柔情,似乎來源於他腦海之中那抹無法淡化消散的莫名情愫,或許也因為他目前需要這個天真無邪到不慘雜一絲瑕疵的少女給予自己精神上的支持。

起碼在找到他下一個重要精神支柱前,他得這樣做。

或許這才是影煊真正的想法,因為隨著自己親身經歷越來越離奇詭異,經歷那麼多的生死磨難,他也越來越感到迷茫了,這種強烈的感覺,他曾在得知自己並非是樂家人時,也清晰浮現過,不過此時他似乎更加迷茫、不知所措。

回想著自己身上所發生的這些事,他是越來越感到無比的精神壓抑,茫然失措,畢竟他從第一次在萊夕大陸蘇醒的最初一刻起,就似乎完全置身於一團怎麼也撥不散的巨大迷霧之中了。

這些日子他曾嘗盡各種辦法想要去解開自己身上緊緊纏繞的巨大謎團即那深深禁錮自己部分重要記憶的枷鎖,卻總是一無所獲。

越來越虛幻迷離的經歷甚至都已經讓他逐漸步入無限迷茫之中去了,尤其是在遠離剛找到不久的重要精神支柱夜辰曦之後,他甚至覺著自己一個人很難撐下去。

此時此刻,他也只能將這個意外受託的可憐小女孩,暫時能當成自己一個新的精神寄託。

畢竟,直到目前為止,他對於重新回到萊夕大陸那邊的世界,還完全沒有半點頭緒。

如果有了新的精神支柱,他才不會在這被黑暗籠罩的鬼世界輕易迷惘,不然說實在的,已經被夜辰曦從原本孤獨之中帶離出來的他,一時間再讓他獨自一人,他還真的很無法轉變適應過來呢!

影煊和伊月都沒有發覺到什麼不對勁之處,可一旁的夢汐卻頓時眼睛一亮,緊緊注視著正在和伊月說話的影煊,臉上一陣莫名變化,她似乎終於確認了影煊暗藏的那一面。

「這傢伙明明挺溫柔啊。」

輕聲呢喃了一句,夢汐卻更加對影煊這種極為複雜的情感表露疑惑不解了。

她實在不明白,有時候面對影煊,無論自己如何表露心意心聲,可對方就如同一個沒有心、沒有情的石頭人一樣,而且那副所表露的姿態無比的自然,根本不像是故意假裝出來的。

這也讓夢汐不禁懷疑影煊的性取向了,畢竟自己的姿容,她還是很有自信吸引異性的注意的,可影煊卻讓她挫敗了。

不過在看到影煊對小蘿莉伊月所展露出的那副無限柔情之後,她頓時就打消了影煊性取向有問題的那個惡趣猜想了。

「走吧。」

影煊輕拉著伊月的手,三人繼續沿著長街往前走去。

影煊三人,緩慢行進在大街上,天空依舊是昏暗一片,沒有一點星光,分不清此時應該是正常時間的白天還是夜晚。

走著走著大街道路兩旁,各式商販叫賣聲吆喝聲,不絕於耳,人也是越來越多了。

「現在已經到晚上了?」

影煊微微偏頭,看向身旁的夢汐,輕聲問到。

「對啊,你可是昏睡了很久呢!」

夢汐輕瞥一眼滿臉淡漠的影煊,撇著嘴又看了眼緊緊抓著影煊手亂蹦亂跳的小蘿莉,語氣莫名地說到。

「那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