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我們被人盯上了!怎麼可能,不是暗夜之戰么?他怎麼看到我們的?這個人是誰?」霍武龍三人臉色大變,拚命開始防禦,大腦內亂遭遭的。

因為他們三人的戰力,與花地塵等人比起來,要遠遠差多了。現在盯上他們的人,修為要比花地塵還強!

用刀?刀千重?

轟隆!

他們還來不及思索問題,秦南宛如一頭人形凶獸,殺入三人之中,一拳拳落下,崩滅意志盪開,使得三人面前的防禦,迅速瓦解。

「當初在明正古城,不說要好好對付我么?」

秦南嘴角浮起了抹冷笑,打出無數的拳影,將三大帝子全部覆蓋。

三大帝子頓時施展出了無數壓箱底的手段,但儘管如此,也被打的節節敗退,臉色變得蒼白起來。

就在這時咻的一聲,一抹恐怖的刀光,朝著秦南斬來。

秦南早有所覺,身形一躍,就輕輕鬆鬆避開,向前看去,原來這道刀光,是刀千重隨意攻擊,落在了他的身上。

不僅如此,很快神榜天才再度出手了,灑下來的銀光,要比之前更為猛烈,其他天才也紛紛祭出了其他手段。

整個道場,沒有一塊落腳之地。

「步踏天下!」

秦南身形驟然加速,圍繞著三大帝子,一拳拳毫不留情的攻下,不管他們逃到哪裡,攻擊都如影隨形,除此之外他還避開了一道道攻擊,右臂斬出的刀氣,分別攻向了神榜天才、刀千重等等人。

「刀千重!你太過分了!」

「你……你到底是誰?」

「可惡!可惡!」

三大帝子見到儲物袋之中準備的手段,正在逐漸減少,整個人都要哭了,為什麼這個傢伙老是盯著他們不放?

「嗯?那傢伙要釋放殺招了!」秦南忽然眼神一凝。 白雲市第一醫院。

簡艾趕到的時候,王允梅已經等在大門口。

「媽!」簡艾開口叫了一聲,當下腳下步子加快了三分。

來至近前,簡艾看著母親直接開口道:「病例帶了嗎?」

王允梅點了點頭,而後對著簡艾無奈的開口道:「媽自己來就行了,你下午還得上課,折騰啥呢。」

「那怎麼行。」簡艾拉著王允梅的手往醫院裡走去,嘴上說著:「你這又不是感冒發燒,自己來醫院掛個水就能好了。」

見女兒執意跟著,王允梅也沒有辦法,只能聽她的。其實她不想讓女兒一起來,是怕醫生的話影響到女兒。

正如簡艾所說,自己不是簡單的感冒發燒。是癌症啊,而且癌細胞已經開始擴散,即便之前四院的醫生說白雲市第一醫院的醫療技術是市內最好的,可王允梅知道,對於她的病,哪怕是去京城最好的醫院,治癒的概率也幾乎為零。

可這些話她不能對女兒說,她答應過女兒不放棄。

兩人在挂號處直接掛了腫瘤外科的專家號,而簡艾在來之前已經和白晝聯繫過了,挂號這個步驟只是為了不讓母親生疑罷了。

根據白晝的指示,簡艾帶著母親直接去了三樓最裡面的診室,兩人在門口站定,簡艾抬眼看了一眼母親,才抬手敲了敲門。

「進!」門內,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

推門而入,簡艾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診室里,一身白大褂的簫鴆。

似是知道自己眼神陰寒,簫鴆竟是貼心的戴了一副眼鏡,目光隱匿在鏡片之後,整個人頓時看上去溫和了許多。

「醫生您好。」裝作初次見面,簡艾禮貌性的開口。

「醫生好。」王允梅也開口道。

簫鴆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樣,目光淡淡的看了兩人一眼,輕輕點了點頭:「請坐。」

在簫鴆對面坐定,王允梅直接將手中的病例放在辦公桌上推到他的面前,簡艾見狀便開口道:「上周在市四院確診的肝癌。」

簫鴆沒有說話,而是伸手拿起王允梅的病例翻看起來。

王允梅坐在椅子上,看著眼前這個看起來只有二十幾歲的專家,心中禁不住嘀咕。這人看上去架勢十足,但也太年輕了……

顯然,從進門那一刻開始,王允梅就沒有抱任何希望。

室內陷入一陣安靜,只有簫鴆看病歷的翻頁聲。最後,他將X光片迎著光源舉起仔細端看了半晌,才面無表情的開口道:「要儘快安排手術。」

「醫生,我媽的情況,有治癒的可能嗎?」簡艾連忙開口問到。

簫鴆一邊將病例裝回病例袋中,一邊開口道:「癌細胞確實已經開始擴散,但並沒有到不可控的地步,儘快手術在第一時間遏制病情,在配上後期治療,是完全可以康復的。」

「醫生,你說的是真……真的?」王允梅此時呆在椅子上,似是懷疑自己聽錯了。

專家說,自己是完全可以康復的?

簫鴆淡淡的看了一眼王允梅,開口道:「這種事豈能開玩笑?」

「媽,我就說了一定能治好的!」簡艾配合著簫鴆,當下一臉激動的抓著王允梅的手,可眼眶卻忍不住的紅了。 第一千一十三章一人壓全場

只見半空中,神榜天才大手一翻,取出了一把古老長弓,隨後將渾身力量,凝入雙臂,將這弓拉成滿月,對準下方道場。

「箭封天下!」

神榜天才一聲長嘯,捏弦之手豁然鬆開,數十萬道湛藍色的長箭,迸發開來,瞬間充斥整個道場,密密麻麻,宛如一場長箭狂濤,沒有任何死角。

每一箭,都是威能恐怖。

「好箭法!」秦南眼睛一亮,閃電之際,打出了數百道拳影,落在了三大帝子的臉上身上,隨即身形一轉,崩滅之意覆蓋全身,竟是朝著上方,直接衝去。

詭異的一幕發生了,任憑這些藍箭強大,距離秦南一丈時,竟然自行潰散。

那三大帝子被秦南打的一陣慘叫,匆忙防禦時,發覺拳影沒有再度襲來,頓時臉色一喜,然而他們喜了不到十個呼吸,就感覺到頭頂上方,全是密密麻麻的殺機。

「怎麼回事?」

「那個人不是走了嗎!」

「又是誰對我們出手!」

三大帝子的臉瞬間綠了,連忙出手阻擋。

不只是他們三人,刀千重以及其他天才,紛紛出手抵擋,至於那花地塵,剛剛站起身來,又被長箭擊中,饒是妖軀強大,也忍不住發出了一道道慘叫聲。

「給我碎!」就在這時,秦南的身影,已經來到了神榜天才,一拳爆轟而下。

「誰?蓋神附體之術!」神榜天才心中一驚,毫不猶豫,催動一門強大禁術,渾身上下閃耀起來了一道道的橙光,他整個人氣勢頓時暴漲,像是化作了一頭人形巨龍,一腳橫掃出去。

砰!

兩人身影同時倒退。

秦南倒退之時,右臂豁然斬出,數百道的刀氣,包裹著崩滅之意,朝著神榜天才封鎖而去,看似雜亂無章,但實則封住了神榜天才的所有退路。

「蓋神破禁拳!給我滾!」神榜天才厲喝一聲,一拳打出,竟是演化出來了一尊古老的神明虛影,要將萬物震碎。

然而,這古老神明虛影,被這刀氣斬中的剎那,就直接崩潰而來。

「怎麼回事?我這一招哪怕是武祖十重都難以接下,居然被輕而易舉斬破了?」

神榜天才心神一震,隨即反應過來,連忙掏出一枚大帝之符,將之捏碎,化作大帝之光,包裹全身。

轟轟轟!

一刀刀落下,神榜天才都開始連續倒退。

秦南抓住時機,攻擊變的更加兇猛,每一拳,每一刀,除了具備九大武祖之樹的力量,更是將崩滅意志演化到了極致,打的神榜天才諸多手段,自行崩潰。

「到底是誰?刀千重?」

「該死,我真是小看他了,他居然這麼強!」

神榜天才何等高傲,哪能接受得了這種結果,但是在這種攻擊之下,他完全沒有還手之力,頓時心中憋屈不已。

「嗯?」秦南低頭一看。

只見到剩餘的幾位天才,身上都燃起了驚人的光芒,眼神看向半空,手中法印結出。不僅僅如此,刀千重的背後,三把古刀的虛影,緩緩浮現,無邊的刀氣,衝天而起。

很顯然,神榜天才兩次出手,讓他們都明白,那個強者就在半空中。

他們雖然不知道具體位置,但是可以攻擊整個半空!

「好!」

秦南眼中閃過了一道精光,左手打出了幾十股拳意,紛紛朝著刀千重和其他天才擊去。

「在那裡!」

刀千重和其他幾位天才,心神一動,躲避刀氣的同時,醞釀許久的殺招,瞬間爆發。

「三刀斬虛!」

「離火破!」

「太古弒魔之術!」

幾道殺招,綻放著驚人的意志,洶湧而來,尤其是刀千重的三刀斬,那三道刀氣霸道到了極致,要將這天地都為之斬破!

秦南早有準備,身形一晃。

「嗯?這傢伙走了?」神榜天才只感覺身上壓力一松,目光露出了抹詫異,緊接著察覺到了什麼,臉色大變。

「輝光如意盾!」

神榜天才怒吼一聲,將自己壓箱底的手段,直接釋放出來,一張通體白光的巨盾,護住了他的全身。

轟隆!

巨盾破碎,神榜天才的胸口,彷彿被巨人打了一拳,瞬間倒飛而出。

「步踏天下!」

秦南看都未看他一眼,整個身形驟然加速,呼吸之間,就來到了刀千重的頭頂之上,右臂直接抬起,向下一斬。

恐怖的刀氣,頓時爆發出來。

「誰?」刀千重臉色一變,三把古刀虛影,交織頭頂,但饒是如此,在這刀氣之下,他的身形,依然被震退了好幾步。

秦南抓住時機,一刀接著一刀,如暴雨衝下。

「怎麼回事?這傢伙是誰?」

「好強大的刀意!甚至還要比我三把古刀的刀意都要強!神榜天才,還是花地塵?」

刀千重如臨大敵,迅速反擊。

就在這一刻,秦南左臂抬起,五指撐開,爆發出來了一道道璀璨的光芒,朝著不遠處的其他幾位天才、神榜天才直接衝去。

「那個方位有人!」

「嗯?」

其他幾位天才,躲閃之際,毫不客氣,打出了一道道殺招。

秦南腳尖一點,身形衝天而起,再度轟出漫天拳影,朝著神榜天才鎮壓而下,反觀刀千重,剛剛鬆了口氣,渾身就驟然緊繃,一股寒意在心中炸開。

從這一刻開始,秦南的手段,開始初露崢嶸。

他用戰神左瞳,鎖定眾人位置,憑藉著對方看不到這一點,用步踏天下極為快速的在幾大天才之間,來回穿梭。

他不僅僅自己出手鎮壓,他還禍水東引,用其他天才的攻擊,化解那些強大的殺招。

不知不覺間,整個全場,都在了他的掌控之中。

在場的神榜天才、刀千重以及其他天才,也不是蠢人,很快就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之處,開始身形胡亂閃動,試圖破局。

然而,他們很快驚恐的發現,他們無論躲在哪,施展怎樣的手段,他們都被對方給徹底看透了!

「這個刀千重,他居然能在這永夜暗戰里看得見!這下怎麼辦?」神榜天才有點氣急敗壞,額頭上罕見的浮現出來了一滴滴冷汗。

「怎麼可能!對方實力怎麼會如此強大?神榜天才和花地塵難道在之前,都隱藏了實力嗎?」刀千重心沉入谷底。

「不好!我怎麼被這個神秘強者給盯上了,是刀千重,還是神榜天才,花地塵?難道是三大帝子?」

「可惡,這個人難道和我有仇,怎麼緊追著我不放?他到底是誰?」

「他居然能看見!這下完了!」

其他天才也是心墜冰窟。

他們看不到,探查不到,所以只能無端的猜測著,如果讓他們知道,他們是被那個毫不起眼的秦南,壓制了全場,恐怕就不是這樣感受了。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秦南宛如一個可怕的黑暗惡魔,將各大天才壓制的完全喘不過氣來。

任憑他們施展怎樣強大的底牌,都無法傷到秦南絲毫。

終於……

「時間到!」

漆黑人的聲音,在天空深處響起。 第一千一十四章震驚的結果

「時間到了?」秦南看了一眼那正在退散的黑暗,沒有任何遲疑,所有的崩滅意志在手中聚集起來,手掌一震,頓時化作了十幾道光芒,分別朝著神榜天才、刀千重等人衝去。

砰!

在場天才身形一顫,各種防禦帝術全部瓦解,遭到了不小的衝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