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我艹他娘,這勾日的,死挺了吧?」見到鬍子的樣子,泰岳不覺一聲驚呼道。

「不知道,不過,估計也離死不遠了。」我深吸一口氣,來不及多想,連忙跪倒鬍子的身邊,伸手去扯他身上的那些雜亂的黑髮絲。

見到這個狀況,泰岳將手電筒往旁邊的地上一擱,也拿著匕走了上來,和我一起清除著鬍子身上的那些髮絲。

「這嘴裡的先扯出來,不然他直接要憋氣悶死了。」泰岳說著話,抓著鬍子嘴巴里含著的那束血液淋漓的雜亂黑髮,一點點地向外拽了出來。

拽的時候,由於手掌用力捏住了那束黑髮,那黑髮裡面的血水不覺就被擠捏了出來,一滴滴地順著泰岳的手指滴了下來,落在了鬍子的胸口,染紅了一大片。 (一更送上,求月票,求訂閱。)

十分鐘后,兩道身影快速臨近,那為首之人乃是一個七重天境界的高手,外表看上去四十多歲,膚色白皙,臉上掛著微笑。

「貴客遠來,真是有失遠迎。近幾日我們這裡多次遭到騷擾,所以加強的戒備,並非針對你們,還望各位莫要生氣。」

花夢舞淡然道:「車六福,我們今日前來,主要是想詢問一下,你們打算何時進入第四區域?」

「此事一直就在考慮之中,具體時間還沒有確定。」

車六福表情有點僵硬,花夢舞這樣直呼其名對他可頗為不敬。

雪傾國道:「不請我們上去聊聊嗎?」

車六福乾笑道:「我還沒用來得及開口,諸位莫怪,請吧。」

一行人在車六福的帶領下直奔山頂,速度並不快,足足二十分鐘后,才來到山頂。

靈峰巨大,這個時間與速度也算正常。

峰頂有一座石屋,一看就知道是前朝人留下,正好座落在大地母氣的出口上。

三男一女位於石屋門外,同時迎了上來,全都在打量于飛,顯然對他是早有耳聞了。

車六福道:「我來給各位介紹一下,目前我們精英小組僅剩下七人,有三位同伴在近期先後光榮犧牲,這讓我們十分痛心。首先我要介紹的是我們精英小組的組長洛斌,來自無極門。」

于飛看著洛斌,眼神閃爍不定。

那是一個華髮老者,紅光滿面,眼神銳利,渾身散發出震懾人心的氣勢。一看就知道是個厲害角色。

就于飛分析,這洛斌應該是七重天後期,甚至是七重天巔峰境界的強者。

翼青雲看著洛斌,深情嚴肅的道:「無極門門主洛斌,想不到你竟然加入了千華集團,真是令人吃驚。」

洛斌淡漠道:「這是我的榮幸,你們若是真正了解千華集團,也會加入進去的。」

車六福的道:「組長身邊的這一位名叫武長空,七重天中期。出自少陽宮。」

雪傾國輕吟道:「少陽宮主武長空,這也是一位赫赫有名的人物,看來千華集團的底蘊真的很驚人,來歷也一定很驚人。」

武長空看上去六十歲不到,高大威武。渾身散發出銳利的鋒芒與霸氣,國字臉透著剛毅,看上去像是一位正直的人。

「這一位可是我們精英小組的美女上官小聶,諸位美女以後可以多多親近。」

上官小聶是千華集團精英小組唯一的女性,是一個二十四五歲的靚麗美女,身材高挑纖細,五官精緻迷人。彎彎的柳眉下一雙活靈活現的大眼睛透著靈秀之氣,瑤鼻小嘴,肌膚如雪,整體而言是一位難得的絕品美女。

上官小聶的身體曲線很動人。挺拔鼓脹的雙峰將胸衣綳得很緊,小蠻腰盈盈一握,讓她那挺翹圓潤的美臀格外的迷人。

雙腿修長挺拔,纖細筆直。如驕傲的仙鶴,展示著自己的美麗。

于飛看著上官小聶。而上官小聶也正看著于飛,雙方四目相對,彼此臉上都露出了笑意。

車六福緊接著又介紹了一下另外四位精英小組的成員,全都是六重天巔峰境界,有些人還帶有明顯外傷,看得出是新傷不久。

簡單介紹之後,大家步入正題。

洛斌首先詢問了于飛一行人的來意,得到的答案是順道前來拜訪,並無敵意。

于飛問起了精英小組打算何時進入第四區域。

洛斌道:「在沒有找到石兵,擁有抗衡徐天陽的手段前,我們還不打算進去。」

于飛道:「一周之內,我們就會進入第四區域,相信在此之前,你們會提前進去。」

武長空質疑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于飛笑道:「目前第三區域已經發生變化,你們不會沒有察覺吧。」

車六福問道:「不知道你說的變化指什麼?」

于飛奇異一笑,隨手指著遠處的一座山峰。

「你們可有發現,那山上有兩頭巨獸骨架,軀幹有部分石化現象。」

眾人順著于飛手指所向的方向看去,通過意念探測,很快就發現那座山峰之上果然有兩頭巨獸骨架,散發出恐怖的味道。

上官小聶蹙眉道:「這樣的變化說明了什麼呢?」

「說明這裡已經不適合再待下去,否則你們就會死在這裡。目前第三區域內,這樣的巨獸骨架有三十頭,每一頭的戰鬥力相當於一個七重天境界的修士。你們若自信足以應對,也可以繼續留下去。」

洛斌反駁道:「這些巨獸骨架不一會會攻擊我們?」

于飛揮手指向另一座山峰,笑道:「大家看那裡,少林鐵拳大師與一木和尚此刻正好遭遇了兩頭巨獸骨架,看一看他們的結局。」

眾人紛紛朝另一座山峰看去,通過意念探測,果然發現少林派的兩位高手正在苦戰巨獸骨架,被打得連連敗退,狼狽無比。

玉箏驚呼道:「好可怕的巨獸骨架,堅不可摧,攻擊力驚人。」

雲若舞笑道:「這是一個好機會,有巨獸骨架纏住那些人,我們可以趁機趕去,一舉將其消滅。」

于飛笑答:「這個提議不錯,我們現在就去,告辭。」

飛身而去,于飛率眾離開,留下千華集團的七位高手臉色陰沉的站在原地。

「于飛是在警告我們,讓我們儘快進入第四區域。這是一個可怕的男人,我們需要好好考慮,是面對於飛,還是面對徐天陽,必須要做出一個選擇。」

上官小聶道:「其實我覺得,我們完全可以同於飛拉好關係。這一次他率眾而來,並沒有當面撕破臉皮,說明只要我們處理得當,就可以相安無事。這種情況下,我們可以驅虎吞狼,在於飛給定的時間內進入第四區域,然後引于飛去對付徐天陽,這不就一舉兩得?」

車六福贊道:「小聶這個主意很不錯,我極力贊成。」

武長空道:「我記得當初卓華說過,于飛和徐天陽本就不和,我們可以好好運用這層關係,適當的選擇合作對象。目前于飛強盛至極,不適合去招惹。第四區域內高手人數有限,徐天陽一行似乎也僅有四人,確實可以考慮暫時同於飛保持好關係。」

洛斌道:「從於飛身邊美女如雲這一點來看,他是一個好色之人。必要時可由小聶出馬,拉好雙方之間的關係。目前,我們先密切留意第三區域內的動靜,順便探測一下第三防線的情況,看是否有變,好為進入第四區域做準備。」

于飛一行人離開靈峰后,開始全速全進,並釋放出來強烈的殺氣。

于飛旨在震懾敵人迫使對付進入第四區域,因此才會如此。

感受到于飛的殺氣,沉日谷的高牧第一個沖向第三防線,不願再和于飛同處第三區域。

有人開了先例,很快就有人跟隨。

緊隨其後的是震關東,他如今也是孤家寡人一個,老刀與張華峰都死在於飛手裡,剩下震關東無人可用,雖然記恨于飛,卻也明白眼下不適合去招惹。

王天虎恨極了于飛,雖然不怕于飛殺他,可他還是做出了明智選擇,退出了第二防線,進入了第二區域,主動避讓于飛。

其餘之人暫時還在捉迷藏,于飛進,他們退,始終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追了一下午,趕走了高牧與震關東,逼得王天虎退出第三區域,這個成績也算不錯。

另外,三十頭巨獸骨架開始主動發起攻擊,避開了兩座靈峰,出現在了其餘十六座山峰之上,只要發現修士,就會主動攻擊。

這給於飛、千華兩大團隊外的其他修士帶來了很大威脅,立身之所變得格外艱辛。

另有八頭石狼在第三區域內活動,讓原本寧靜和平的第三區域充滿了危機。

天黑前,于飛一行人趕回靈峰,于飛做出了一些安排。

接下來的三天,于飛要靜心修鍊,爭取一口氣完成晉陞任務。

這三天,于飛要求第一組的成員密切留意第三區域的動靜,必要時,夏逸風、摩柯、連護法三大七重天高手可同時出手追趕其他修士,給他們營造出一種緊迫感。

于飛要雙管齊下,把島上的修士全都聚集在第四區域內,為此後硬闖獸王那一關做準備。

安排好一切之後,于飛進入了石洞,卓華負責在洞外修鍊,看守此地,第一組成員則各行其是。

這一次,于飛採用了一心多用,在提升自己修為實力的同時,也在設法提升眾女的修為。

百花爭春圖時最好的媒介,五重天境界的馬若飛、哈赤朵兩人,得到了大量五重天真元以及百草園中的靈泉澆灌,於三日內雙雙晉陞為了六重天境界。

小七與小葉達到了五重天巔峰境界,效果也相當明顯。

而原本六重天境界的眾女,修為實力都有所上升,大部分人都達到了六重天巔峰境界,北冰、百里夕、金燕三人則觸碰到了七重天境界對的門檻。

翼青雲、雪傾國、花夢舞三人的整體實力也上升了不少,但因為修為境界越高,提升速度越慢,所以不是那麼明顯。 【本書目前已經寫到第五卷了,卷名依次為:老樹下、青絲仙、夜郎王墓、北城雷劫、風門天坑。目前風門天坑的情節剛剛展開,更多精彩,敬請期待!】

。。。。。。。。

「咯吱吱——」

泰岳抓著鬍子嘴裡那束沾滿鮮血的黑色長毛髮,咬牙用力地往外拽著,由於太過用力的抓捏那毛髮,毛髮裡面的血水都被捏擰了出來,一滴滴地落到了鬍子的胸口。

而隨著一聲聲低沉刺耳的牛筋磨牙的聲音傳來,那束黑色毛髮,終於從鬍子的嘴巴裡面,一點點地向外退了出來。

賭愛 「咕唧唧唧唧——」

隨著那毛髮一點點地向外滑出,鬍子的全身也隨之緊繃了起來,肌肉僵硬地如同石頭一般,手臂上的青筋儼如一條條蚯蚓,觸目驚心地鼓了起來。

「唔,咕——」

一聲沉悶的哼響,鬍子猛然張開了那已經幾乎被黑色斷毛掩蓋的大眼珠子,猙獰地瞪著我們,臉上的肌肉都泛起了一片赤紅,牙齒更是咬得「咯吱吱」亂響。

這樣一來,本來就要滑出來的黑髮,被他這麼一咬,立時又停止了動作。

「我艹,你還愣著幹什麼?揍他丫的!」這個時候,泰岳依舊是死死地攥著手裡的那束黑髮不放手,同時一插腳,騎坐到了鬍子的身上,按住了鬍子的一隻手臂。

「吼——唔——」

一聲猙獰的悶吼,鬍子全身猛然打挺,想要將泰岳掀翻下來,同時兩腿拚命地蹬著地面,剩餘一隻能夠活動的手臂,則是兇狠地向泰岳的臉上抓了過去。

「我艹!」情急之下,泰岳只好鬆開那束黑色的毛髮,抬手擋住了鬍子的手爪,用力地把他的手裡按倒了地上,接著則是瞠目扭頭對我吼罵道:「操你娘。你再不搭把手,他可就死定了!」

這個時候,我方才反應過來。連忙上前,幫助泰岳按住鬍子的一隻手,同時有些心驚地看著鬍子的臉孔,連聲道:「鬍子。你不要亂動,我們在幫你!」

「艹你娘,又進去了!」這個時候,泰岳謄出手來,立刻又抓住了鬍子嘴裡的那束黑髮。用力地往外拽著。

「咯吱吱!」

鬍子死死地咬著白森森的牙齒,怒目瞪著泰岳,就是不鬆口。

「打他,揍他腮幫子,把他牙齒給我全部打掉!」泰岳對我嘶吼道。

「都這個樣子了,你還強來,你沒看出來嗎?你這麼扯,他很痛苦!」我的火氣也被惹了起來。禁不住瞪著泰岳喊道。

「放屁!他現在被陰絲噬魂。知道個屁痛苦!你再不動手,等到這頭髮完全鑽進去,在他四肢百骸,全身血管之中紮根,他就徹底沒救了。到時候,他就完全是一具行屍走肉。一切的行為,都要受到這陰絲的支配。你明白不!」泰岳冷眼看著我,沉聲說道。

聽到他的話。我這才醒悟過來,終於明白那黑色的刺毛,到底是什麼了。

不錯,泰岳說得沒錯,這些黑色的毛髮,並不僅僅是普通的毛髮,它們是陰絲,是介於陰靈和陰物之間的一種極為凶戾的怪物。

姥爺給我的那本竹簡古書《青燈鬼話》之中,對於這種陰絲,並沒有詳細的記載,可是,在馬陵山的防空洞裡面的時候,我卻是親眼見過這種陰絲。只是,那個時候,那陰絲還沒有現在的這些陰絲凶戾,用火一燒,也就沒了。

現在,這些陰絲,則是真正產生了異變,擁有生命一般的怪異存在,而且,它們鑽進人的體內之後,便立刻紮根,擁有了新的生機,即使是外頭的髮絲與本體斷開了。它們也可以很快就重新汲取養料,茂盛地生長起來。

而隨著那些陰絲的茂盛生長,它們會將那個人的全身血肉全部都裹纏和貫穿起來,最後,甚至那個人的血管胸肺之中,都會填滿這種恐怖的陰絲。而此時,那個人也就完全淪為了陰絲的傀儡,成了一具完全由陰絲支配的行屍走肉。

陰絲噬骨,但是,更恐怖的是噬魂!

立時,明白這些之後,我禁不住在心裡暗恨自己的遲鈍,接著則是將鬍子的手臂用力地壓按在了地上,接著抬起拳頭,咬牙兇狠地向著鬍子的腮幫子上面,砸了過去。

「噗——」

鐵鎚一般的拳頭,猛然轟擊過去,鬍子立時被砸地頭顱向側面猛地一扭,接著禁不住張開了嘴巴。

「好!」見到這個狀況,泰岳一聲大叫,用力地向外拽著那頭髮束。

「嘿——」

可是,鬍子迴轉臉孔之後,卻是再次猛地一口咬住那些髮絲,阻止了泰岳的行動。

「對不起了,兄弟!」我一聲怪叫,閉著眼睛,掄起拳頭,左右開弓,瘋狂地對著鬍子的臉上一陣轟擊。

這下,鬍子徹底失去了反抗的力氣,兩眼一路翻著白色的眼珠子,嘴裡汩汩地冒著血泡,面色鐵青地再次昏迷了過去。

「媽個比的,你他娘狠起來比畜生都猛!」見到鬍子被我打得有些重,泰岳有些心驚地罵了一句,深吸一口氣,猛地一用力,終於將束黑髮從鬍子的嘴裡,徹底拽了出來。

「呼,咳咳——」

長約一米,沾粘著碎肉和血塊的黑髮束,徹底脫離之後,鬍子立時劇烈地喘息了起來,胸口開始不停地起伏了起來,迴轉了氣息。

「好了,最關鍵的部位安全了,現在幫他除掉其他部分的黑髮。我告訴你,那些黑髮,單單剪斷是沒用的。要徹底清除,就得連根拔出來。你不要心疼他。現在他還在昏迷,意識不清醒,你不要怕他疼,儘管把那些黑毛能拔掉的都拔掉。這樣他疼一點,反而醒得快一點。」泰岳說著話,將手裡的那束黑髮丟到了一邊,接著蹲下身,和我一起開始清除鬍子身上,其他部分的毛髮。

鬍子這個混蛋,原本身上的毛髮就很濃密,經常被我笑稱為毛人,現在被那黑色的陰絲一纏,身上的黑毛更顯濃密,幾乎是完全變成了一頭黑色的大猩猩。

我沒有時間細看那些黑毛到底是他的汗毛還是陰絲留下的斷茬,總之,只要我目視範圍內,能夠看清楚的,除了頭髮和鬍鬚之外,我一例都是用力地拔了出來。

「嘶——呼——」

沒拔下一束黑毛髮,昏迷未醒的鬍子依舊是本能地急促呼吸著,全身的肌肉都不停地抽搐著。顯然,那份痛楚,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

忙活了半個小時的時間,我和泰岳這才將鬍子身上的黑毛斷茬,清除了七七八八,這才鬆了一口氣,一邊將那些清除下來的黑毛堆到一起,點火燒了,一邊點了一根煙,坐下來休息了一下。

「唧唧——」

這個時候,鬼猴小白也從上面下來了。

他走到我旁邊頓了下來,對我伸出了兩隻前爪。

我一看它手掌上直豎豎的一束黑毛斷茬,這才想起來,它手心的陰絲黑毛還沒有清理,不覺招呼泰岳一聲,讓他幫我抓緊那鬼猴小白,然後我自己則是用力地捏住那兩束黑毛斷茬,一聲大喝,猛地拔了出來。

「嘰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