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我還以為有什麼高論呢,說了半天說了些廢話。」上官婉嗤笑:「要我看,皇甫他肯定能贏。」

「是么?你要這麼說,我還就覺得碎晟能贏。」軒轅無命輕笑:「要不然,你們敢跟我再賭一場么?」

上官婉表情一急,差點就應承下來,手卻被東方昊雲拉住了。

「軒轅無命,賭就沒必要了,我想你也不會希望中丞輸掉的,畢竟我們現在可是在為國而戰。」東方昊雲實在是輸怕了:「不過,我倒是想知道,你為什麼有把握判定中丞會輸?」

軒轅無命倒沒有得勢不饒人,應道:「還有一個情況,恐怕是決勝的關鍵,那就是心理狀態。」

「心理狀態?」東方昊雲顯然有些不解。

「你可以理解為情緒壓力,皇甫中丞太想贏了……」

軒轅無命話沒說完,上官婉變駁斥道:「想贏還贏不了,難道想輸反而能贏?這是什麼邏輯?」

「這是你的邏輯。」軒轅無命嗤笑,對於這種胸大無腦的女人,他實在不想多招呼,他看向擂台上的皇甫中丞:「因為有人輸了一場,他太想贏下這一場,這可不像是天驕選拔賽,他不僅僅在為自己戰鬥,身後還有皇帝陛下看著,他壓力太大了。」

令狐珂兒點頭道:「無命哥哥說得對,壓力有時候可不一定會變成動力。那個大棕熊已經贏了一場,這一場他根本沒有壓力,只需要全力以赴便可。我可知道,越緊張,心態不平穩,靈能耗損更大。」

東方昊雲眉頭皺起,有些擔憂地看向戰團,他不得不承認,軒轅無命和令狐珂兒說得很有道理。

「說得還真像那麼回事,皇甫的抗壓能力還沒有那麼差,你們看著吧,皇甫他一定能贏。」上官婉倒是很相信皇甫中丞,其實說回來,她或許只是不願意承認軒轅無命分析得對而已。

不過事實總是會在時間流逝后自然到來。

皇甫中丞輸了,他的修為雖然高了一星,但是他的靈能率先告罄,後力不繼的他被碎晟生生逼下了擂台。

「呼……呼……」

碎晟也累得夠嗆,牛角錘被他直接收到了須彌首飾中,戰意昂揚地看向東方昊雲等人。 不過碎晟還不至於會再次叫陣,畢竟連戰兩場的他,也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看著在夥伴們的歡呼聲中,如同英雄一般緩緩走下台的碎晟,東方殘楓臉上的笑容漸漸有些不自然。

連輸兩陣,這種態勢自然讓大周武國方面都很沒面子。

東方昊雲頭更大了,對方出來一個靈通境三星的學子,就實力如此強。第一個人就這麼扎手,他不出馬都贏不了,後面鐵定還有更強的人。

而他們也就這麼幾個人,如何折騰?他突然很後悔自己太志得意滿地應承殘楓親王的話,也很羨慕銀月帝國那邊,有柯岩安排著,不管成績如何,總無需學子來扛著壓力吧?

同時,東方昊雲還很是詫異地看向軒轅無命,因為他的預測又一次驗證,這說明軒轅無命擁有超越凡人的眼力。

不過東方昊雲忽視了一點,那就是眼力這種東西是需要實力做底蘊的,沒有人能夠看透比自己實力強的人。

「大周武國的天才學子也不過如此嘛。」

「是啊,我看根本不用銀煥世子出手,有碎晟和流焱他們在就足夠了,我們就等著看熱鬧吧,哈哈……」

銀月帝國的學子區傳來一陣陣嘲諷的笑聲,這些聲音在空中彰顯著年少的情況和肆意,讓皇甫中丞和上官婉一陣臉紅。

也就在這一刻,東方昊雲感受到了東方殘楓那凌厲的目光,他心頭一緊,猛然站了起來。

東方昊雲選擇主動出擊,他必須捍衛大周武國的尊嚴,還有他自己的前程。

當東方昊雲站在擂台上的時候,銀月帝國眾學子都安靜了下來,紛紛審視著看向東方昊雲。

「這應該就是東方昊雲吧?」擁有一頭棕色短捲髮的大男孩看向銀煥。

銀煥點了點頭,然後就聽到一旁的柯岩說:「流焱,你去會會他吧!」

流焱剛要站起來,銀煥卻是拉住了他,然後看向柯岩:「大師,還是讓我去吧,流焱他去只有五成的勝算,而我去有十成的勝算,我們需要三連勝來奠定這一次談判的基調。」

柯岩聞言,點了點頭:「就依銀煥世子。」

「你不會生氣吧?」銀煥看向流焱,輕笑。

流焱淺笑,左側臉露出一個深深的酒窩,很可愛:「怎麼會,你說的對,我們現在做的事,可不僅僅是個人的榮譽。」

「那就好!」銀煥點了點頭,然後在朝千汕和東方殘楓等人輕輕躬身致意后,便走下了高台。

「這個銀髮少年挺有風範的啊,應該很強吧?」令狐珂兒深深地看著銀煥,這是一個讓人無法忽視其鋒芒的男孩。

軒轅無命點了點頭,眸光輕揚:「東方昊雲要輸了。」

「軒轅無命,你這個烏鴉嘴,能閉嘴么?」上官婉忍不住叱聲道。

在上官婉看來,皇甫中丞就是被軒轅無命的烏鴉嘴說中了,最後竟然真的敗了。說不定她在擂台上的時候,這個烏鴉嘴也說過她。

叔孫英也忍不住看向軒轅無命:「是啊,你到底是哪邊的人啊,怎麼就知道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這是事實。」軒轅無命輕笑,他在白悲窺靈的作用下,能清晰看到這個銀髮少年的修為已經達到靈通境八星。

雖說東方昊雲的實力,完全可以擊敗一般的靈通境八星,但是這個少年顯然不是普通的靈通境八星。

瞧瞧他站在台上的那份睥睨天下的氣勢,就可看出,這是一個從出生以來恐怕就是一直引領天才行列的人物,估計從無敗績,才可能有那種絕對自信的狀態。

軒轅無命在這銀煥身上感受到了一種熟悉的氣質,當銀煥手中多了一桿亮銀色的紅纓槍時,他方才恍然。

一個武者擅長用的武器,決定著這個武者的氣質。

用劍者,多有君子之風;用刀者,多有霸者之氣;而用槍者,總是有種孤峰挺立的傲然。

「你是何人?報上名來。」

眼前這個銀髮少年沒有通名便已經取出武器,給他帶來了一種無窮的壓力,尤其是那雙如同璀璨之星一樣的眼眸,會讓他的心神都有所影響,這讓東方昊雲很不爽。

「銀煥!」銀煥眸光清冷,他已經進入了他自己的戰鬥狀態:「請指教。」

這個時候,東方殘楓耳畔響起了東方月痕的聲音:「皇叔,這銀煥可是銀月帝國年輕一代中的第一天才,山河候銀磌嫡子,雖然前面還有兩個兄長,但他卻被封為世子。據說,沒滿十八歲的他,已經有靈通境八星修為,他決定能在十九歲之前達到靈寂境。」

東方殘楓眉頭輕挑,沒有說話,但是他內心的確很是震驚。

銀月帝國竟然出了這樣一個頂尖天才,看來銀月帝國的武力依然還是要在大周武國之上。想想也是,在大周武國大力發展武者群實力時,銀月帝國也沒有走下坡路。

可以說,在知道銀煥的信息之後,這場戰鬥已經沒有任何懸念了。

雖然東方昊雲不錯,靈通境五星,擁有堪比靈通境九星的實力,但是面對銀煥這種級別的天才,他只有輸。

不過東方昊雲不知道這個情況,在取出他那柄紫光極品級的飛電利魄劍時,他覺得自己完全可以擺脫銀煥那氣勢給他帶來的詭異影響。

隨著裁判一聲令下,東方昊雲率先躍出,手中那外形極其炫酷,閃爍著勾人心魄電光的長劍掠起一團雷芒,然後隨著身形遊動,如同一頭掠食的雷獅,朝銀煥攻去。

這一招是東方昊雲在觀摩皇天雷翼獅留下的戰痕所感悟的,就名為「皇天雷翼」。

皇天雷翼獅不僅僅是在大周武國拉了一泡屎,它其實的確在大周武國逗留過不少時間,然後在一處旮旯角落裡留下了一處戰痕,應該是修鍊所留。

如今,那處旮旯角落被圈禁了起來,成為了聖地,如非一些絕頂天才,根本沒有機會瞻仰到那道戰痕。

東方昊雲能夠領悟出這一招「皇天雷翼」,都是驚才絕艷之舉,因為這一招被評定為皇級優品的武靈技。

可就是這一招堪稱東方昊雲的成名絕技,敗敵無數,連令狐珂兒都有沒辦法對付,但是銀煥卻只是眸光幽冷地出了一槍。

「嗡……」

槍尖先是平淡無奇地破空而至,在點到那雷獅之上時驟然爆發出螺旋如鑽的火焰,而且焰苗瘋揚,彷彿將銀煥整個人都燃燒掉了。

也就是這麼一槍,雷獅被火焰撕裂。

槍尖點在了東方昊雲的劍尖之上。

「叮……」

狂暴的力量迸發了出來,東方昊雲竟然連飛電利魄劍都沒能握住,長劍迸飛了出去,而他的右侯也被劍柄震裂,虎口汩汩流血。

在東方昊雲悶哼倒翻出去時,長槍攪動風雲,如同炎龍出世,呼嘯撲擊而出。

東方昊雲爆退間,俊臉泛青,手中掣出一面金獅盾牌,激發了上面的儲能武靈技。

「吼……」

一道震天的獅吼聲劃破長空,皇級良品的防禦武靈技「狂獅守護」施展了開來,一道圓形的金色獅頭光芒迎向了炎龍。

可是很顯然,金獅不是炎龍的對手,在火光肆虐中,被直接撕裂。

「咚……」

亮銀紅纓槍勢大力沉地轟在了金獅盾牌上,將東方昊雲連人帶盾給直接轟出了十丈開外,沒有絲毫懸念地落在了擂台之下。

落在台下的東方昊雲也不算特別狼狽,但是他眼中滿是震驚,盯著銀煥說不出話來。

兩人的力量差距太大,這銀煥每一招的力量都在一千二百牛之上,甚至可能達到了一千五百牛。

東方昊雲第一時間的想法就是眼前這個傢伙一定不止十八歲,不過轉而一想卻又頓時否認了。這種國家與國家之間的交流,根本不可能在年齡上作假,這樣反而落了下乘,畢竟隨便一查就能查明白。

想通了這一點后,東方昊雲敗得心服口服。他不由慚愧地看向東方殘楓,正好看到東方殘楓那銳利的目光,更是惶恐地垂下了頭。

話說回來,東方殘楓並沒有打算責罰東方昊雲,畢竟這種情況非戰之罪。

可如果東方昊雲一開始就出場對付碎晟,那麼至少能給大周武國贏來一場勝利,而不會像現在這樣,三場連敗,什麼顏面都沒有了。

銀煥傲然站立在擂台上,享受著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他目光侵略性極強,看得令狐珂兒不由別開了臉,蹙眉看向軒轅無命:「無命哥哥,那傢伙好生無禮。」

軒轅無命自然也看到了這一幕,而且他很快感應到了銀煥的目光,帶著一抹輕蔑和冷酷。

「沒事,哥幫你去揍他!」

說了這話,軒轅無命站了起來。

東方殘楓正好看向這邊,不由皺眉道:「你要做什麼?」

朝東方殘楓躬了躬身:「回親王,當然是要下去跟銀煥一戰。」

「你要戰銀煥?」東方殘楓皺眉,他倒不是看不起軒轅無命,事實上他也知道,軒轅無命擁有靈通境六星的修為,之前只是在藏拙而已。

可以說,在東方昊雲都輸了的當口,只有軒轅無命有能力跟銀煥一戰。

不過上官婉卻覺得看到了一出大笑話:「軒轅無命,你還能再天真點么?昊雲都敗了,你下去能幹什麼?」

「放心,我不會像你們一樣,幾招就被人攆開了,我下去能揍他一頓!」軒轅無命輕笑。 而這個時候東方昊雲正灰溜溜地回來了,聽到軒轅無命的話,臉色很是難看地看向軒轅無命:「軒轅無命,你還真是好大的口氣,你可知道銀煥的實力有多強?」

軒轅無命點頭道:「我當然知道,靈通境八星修為嘛,戰力接近靈寂境一星的武靈。」

「你既然知道,那還如此大言不慚?」上官婉冷笑:「你還真以為像對付司馬翔他們一樣?有點狗屎運就能贏?」

「不要爭了。」東方殘楓沉哼了一聲,看向軒轅無命:「你確定能贏銀煥?」

千汕也是正上下打量著軒轅無命,眼中充滿了狐疑之色。她的資料中,自然是有這匹黑馬,不過她真不認為軒轅無命會是銀煥的對手。

軒轅無命咧嘴笑道:「我現在就想揍他而已,至於贏不贏,就看他耐不耐打了。」

「無命,不可在皇叔面前胡鬧。」東方月痕有些擔憂地看向軒轅無命。

軒轅無命心頭微凜,當下躬身道:「回親王,這要看您願不願意我贏他?」

「這是何意?」東方殘楓沉吟:「我願,你便能贏?」

軒轅無命點頭:「當然,您願意,我就贏,你若不願,我揍他一頓然後自己下台就是。畢竟這麼些年,我大周武國不都是為了秉承謙讓之美德,在這種環節上都是盡量維護銀月帝國的顏面么?我自然不敢隨意破壞這種規則。」

軒轅無命這話一出,眾人表情各異。

東方昊雲等人紛紛翻白眼,這軒轅無命也真是的,什麼都敢說?

令狐珂兒是掩嘴輕笑,她可算是聽明白了,軒轅無命這是打算一次性全部抹殺銀月帝國曆年來在這個環節上獲得的榮耀啊。

東方月痕和東方珺相視而笑,兩人在這一刻都覺得軒轅無命實在是個有趣的人。

東方殘楓眼中都有了一抹笑意,尤其是聽了耳邊千汕的話,那抹笑意更濃。

千汕實在忍不住要說出這樣的話:「你這小子,是說我銀月帝國以前在這環節贏多輸少,還是你大周武國禮讓所得?」

「當然,貴國使團遠道乘興而來,我們作為東道主,自然不能讓你們敗興而歸。」軒轅無命笑道:「這難道不是禮儀之邦應該做的?」

「哼……黃口小兒,不知所謂。」千汕冷笑:「那我們現在不需要你們的禮讓,你們的天才群中,又有誰有能力贏上一場?」

軒轅無命怪笑:「我不是說了么?只要親王一聲應允,我便下去揍銀煥一頓,順便把他攆下台。」

「說得倒輕鬆,可你若不能贏的話,又該如何收回這荒謬之談?」千汕沉哼:「難道我銀月帝國曆年所贏的榮譽都成為笑話不成?」

軒轅無命朝東方殘楓躬身道:「那就看親王怎麼說了。」

東方殘楓眸光一正道:「軒轅無命,今日本王便准許你贏上一場,只許贏不許輸,你若輸了,那我就殺了你,給千汕大人賠罪。」

東方珺皺了皺眉:「皇叔,這有些過了吧?」

「過了么?他這小子胡言亂語的,惹外使不高興了,如若不能為自己說的話正名,不該治罪么?」東方殘楓沉聲反問。

東方珺臉色變了下,沒有再說什麼。

你在終點等我 東方月痕則是眸光有些擔憂地看向軒轅無命,正好看到軒轅無命看向千汕:「這位外使大人,這樣一來,您可還有什麼意見?」

千汕冷冷地盯著軒轅無命:「你既然找死,我能有什麼意見?」

「那好!」的軒轅無命果敢地一點頭:「不過,我若贏了銀煥,也該有點獎勵吧?」

這次,東方珺不等東方殘楓開口,點頭道:「當然有,是吧?皇叔?」

東方殘楓點頭道:「你若能贏,靈兵庫任你挑一件靈導器!」

軒轅無命卻是咧嘴一笑:「能再加點培靈丹么?」

東方昊雲等人再次翻了翻白眼,軒轅無命的心是什麼做的,這個時候還有心情討價還價?

東方殘楓表情微冷:「可以,只要你能贏,另外再加兩千顆培靈丹。」

軒轅無命笑了,躬身道:「那便先謝過親王了。」

「別忙謝,獎勵雖豐富,可你得有能力拿到手。」東方殘楓冷聲道。

「就是,牛皮要是吹破了,可是要掉腦袋的。」上官婉嗤笑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