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斬斬斬斬……」

一記記絢爛的劍氣,綻放在天地之間。

楊靈天尊四人被打的節節敗退,鮮血狂吐,無比狼狽。

「該怎麼辦?這樣下去的話,遲早要死在這裡!」

楊靈天尊四人都是心急如焚,絞盡腦汁想著辦法。

到了這一地步,只要是能夠逃走,那他們絕不會有任何猶豫。

他們畢竟是天尊巨頭,還沒被蒼給徹底洗腦,再怎麼幫助蒼,那至少也得保住性命。

突然,楊靈天尊就看到,在那漫天的紫色刀氣之中,忽而出現了一道紅芒。

一股劇烈無比的危機感,頓時在他胸膛炸開。

「不好——」

楊靈天尊滿臉驚駭,爆發出了不可思議的速度,結成印法,打出禁術,進行抵抗。

「通天一擊!」

一道冷冷的聲音響起。

那道紅芒瞬間在楊靈天尊眼中放大,然後以著他不知該如何形容的速度,將他的禁術給瞬間撕碎,打入了他的胸膛。 楊靈天尊頓時發出了一道道凄厲的慘叫聲,體內各種功法瘋狂運轉起來。

但是,這一切都沒有任何意義,他體內的生機迅速流逝,那股無形的死亡,將他漸漸籠罩,最終徹底吞沒。

大戰至此,第一位天尊隕落!

而且,還是一位自我境界的天尊!

無常天尊三人見此一幕,只感覺頭皮發麻,一股寒氣直衝他們的心靈。

「葉大人,蒼大人,通天道樹不是我等能夠抵抗的,我們先走一步!」無常天尊三人再也顧不了那麼多,迅速傳去了神念,散開了大陣,化作三道神虹,分別沖向了三個方向。

蒼和葉昭仙則是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像他們這種因為『利益』臨時組建的聯盟,除非是使用特殊的手段,否則根本沒法讓別人為你豁出性命。

「想逃?在我面前,有那麼好逃嗎?」通天道樹紮根於虛空之中,龐大的身形根本沒有動彈,但是那一根根樹枝,不斷從大樹上脫離下來,化作一把把絕世神劍,破空斬去。

轟轟轟!

無常天尊三人一邊應付來自後方的殺機,還要應付來自天地間的無形殺機,倉促逃遁之間,渾身上下添了不少傷勢,鮮血染紅了長袍和戰甲,看起來極其的狼狽。

「給我破!」無常天尊三人很快逃到了這片天地的邊緣之處,當即仰天長嘯,祭出強大手段,轟擊這片天地的屏障。

另外兩位天尊,只是動用了兩三招,就成功打開了一個缺口,逃之夭夭。

無常天尊一連打出了四五個殺招,卻只是讓那虛空不斷震顫,每當有裂縫出現之後,很快又恢復如初,根本無法將其打碎。

「秦南!先前所做的一切,都是我的錯!等事情了結,我必然親自登門,負荊請罪!我也在此立誓,從今往後絕不會對你們出手——」無常天尊仰天大吼。

然而,他的話還沒說完,只聽得轟隆一聲驚天巨響,一道龍形的紅色閃電,從那天穹之中爆發而出,朝他抽擊而去。

「死!」通天道樹原本分散開來的攻擊,也驟然合攏起來,化為了一道無比耀眼的綠色劍光,直接穿越了大片虛空,斬向了無常無常的頭頂。

「生死無常功!」無常天尊汗毛倒豎,立刻施展出自己的所有壓箱底手段。

如此抗衡掙扎了足足半柱香之後,無常天尊最終帶著不甘、後悔、恐懼,徹底倒下,被斬成了漫天血雨,當場隕落。

不得不說,這位墓門的門主,運氣顯然沒有另外兩位天尊要好。

三位天尊要逃走,秦南和通天道樹自然是願意放他們走的,因為三人加在一起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要將他們徹底斬殺,需得耗費不少功夫,這還不如節省出來去對付蒼和葉昭仙。

當然,要放絕不可能全部放。

昔日這四位天尊,那可都是旗幟鮮明的打壓過秦南聯盟,秦南必須得再殺一人,從而殺雞儆猴。

至於剩下的那兩位天尊,未來也必定要和他們秋後算賬!

「葉老狗!昔日衝擊無上天尊之境,你大敗於我,今日你是否還能敗我?」通天道樹喝聲如雷,全部的氣機,瞬間鎖定在了葉昭仙的身上。

漫天殺機,立刻朝著葉昭仙攻去。

葉昭仙臉色冷峻,只感覺一股龐大的壓力感襲來,令他肩頭有股無比沉重的感覺。

但是,他雙眼中仍舊沒有懼意,反而變的越來越鋒利。

轟轟轟!

四人之間的大戰,變得越來越激烈,越來越可怕。

隨著時間一點點的推移,秦南所化的這片天地,有不少邊緣之處,都被打出了一條條如龍般的裂縫,並且還無法進行恢復。幾乎所有的虛空,也都被打成了混沌,充斥各種罡氣和武道殘意,沒有任何完整之地。

秦南所動能調動的天地之力,開始變弱了許多。

因為連這天地都殘破不堪了,哪裡還有那麼多天地之力?

相比之下,蒼和葉昭仙更加狼狽。

秦南獨自一人,就足以將他們給壓制,讓他們處於下風,如今又多了通天道樹這位巨頭,那結果可想而知!

只見到,蒼和葉昭仙在那漫天殺機之下,戰甲破開,渾身染血,臉色都有些蒼白。

從外表上來看,他們只是狼狽,並沒有受到多重的傷勢,但實際上他們已經破碎了諸多根骨骼,識海和靈魂均是收到了不小的傷勢。

「秦南,一鼓作氣,先將蒼給打殘,把葉昭仙給滅了!」通天道樹大聲喝道,絲毫不介意被蒼和葉昭仙給聽到。

雖然這一場大戰下來,它也有了不少傷勢,可是它的精氣神,卻變得越來越飽滿,越來越強大。

「大衍聖山!」秦南一身戰意,已是攀升到了一個可怕的程度,當下沒有任何由於,用那無盡天地之力,演化出來了兩座虛幻大山,分別朝著蒼和葉昭仙鎮壓而下。

轟隆!

混沌虛空,劇烈戰慄。

山雖未至,蒼和葉昭仙卻都感受到了那股無比浩瀚的純粹力量,以及那諸多的玄妙,這令他們的肉身、識海、靈魂,都有了一種將被徹底鎮壓,永不翻身的感覺。

「通天!我豈是你想滅就能滅的?」葉昭仙猛然長嘯,意志迸發。

「秦南!這才剛剛開始!」蒼也是衝天而起,直迎大山而去。

這一剎那,兩人均是像是衝破了某一扇門戶,原本低迷下去的氣勢,陡然連連暴漲。 秦南和通天道樹都能夠感受到,葉昭仙和蒼的體內,湧起了一股非常龐大的嶄新力量,使得他們自身發生了某種玄而又玄的大蛻變。

「這是——」通天道樹瞳仁一縮。

對於這樣的情形,它並不陌生,它當初從自我境界的天尊,突破到識地境界天尊之時,就曾發生過類似的變化,只是沒有葉昭仙和蒼這麼驚人而已。

很顯然,蒼和葉昭仙都突破了!

蒼原本是識地境界的天尊,如今突破到了應天境界!

葉昭仙原本是應天境界的天尊,如今突破到了至道境界!

「秦南,通天,我還得感謝你們。」葉昭仙感受著體內那股嶄新的龐大力量,淡淡開口說道。

在上古時代之時,他和蒼、周帝、皇甫絕,都是應天境界的天尊。

捲土重來之後,他大概用了五個月時間,恢復到了應天境界。

然後,他就開始嘗試邁入至道。

按照他原本的節奏,他至少還需要兩年的時間,才能夠進入至道,達到天尊的極致。

但是,這一場大戰下來,那巨大無比的壓力感,還有那無形的死亡之感,徹底激發了他的潛力,讓他給提前邁入。

蒼也是如此。

他重新恢復應天境界,至少需要三個多月,可是現在卻將這個時間給節省了。

「靠!」通天道樹心中罵了一聲。

不得不承認,蒼和葉昭仙的天資都是非常恐怖,遠遠超過了它。

「時空煉神陣!」

葉昭仙立刻出手了,只見到他法印一結,那三座時空之碑的虛影,重新結成一種上古大陣,爆發出來了一股極為強烈的波動,使得四面八方的天地規則,都受到了巨大影響。

葉昭仙身形一晃,竟是人陣合一,不分彼此。

葉昭仙手中仙劍再度斬出,那一股股劍意竟是比先前更為恐怖,直衝天穹深處,將無主穹圖和周天不死山的威壓,給徹徹底底的抗住。

同時他左手結印,向前一拍,在那虛空之中召出了一尊尊身形龐大的鬼神,化作了一隻大軍,直衝通天道樹。

「通天大陣!」

通天道樹爆喝一聲,所有的樹枝,所有的樹葉,全部飛舞起來,綠光閃耀。

與此同時,蒼身形一動,抬手打出了一座寶塔。

此塔大約三十丈之高,共有十層,渾身黝黑,氣息古樸。

它被蒼給催動之後,立即爆發出來了一道道金芒,像是化為了一尊古老的神祗,來到了秦南十尊『化身』上方,釋放出來了一股磅礴的鎮壓之力,令得十尊『化身』遭受到恐怖壓力,只能全力抵抗,無法繼續追擊葉昭仙。

這座寶塔,乃是蒼從青穹中所獲的一件至寶。

「殺!」秦南不為所動,在這天地之間,演化出來了雷霆、火焰、冰雪等等是殺機,向著兩人席捲而去。

「天帝劍經!」蒼爆發出來了無比驚人的速度,在天地間化作了一道道殘影,將諸多殺機直接避開。

與此同時,他手中仙劍連連斬出,一道道赤金色的劍氣,頓時沖霄而起。

有的劍氣,斬碎了大片殺機,有的劍氣直接斬入天穹深處,令得天空劇烈震顫!

原本的戰局,在這一刻悄然發生了變化,原本像是蒼和葉昭仙被壓著打,只能被動的防守,現在卻好像反過來了。

雙雙突破境界之後,蒼和葉昭仙的戰力,幾乎都上漲了一倍不止。

以他們的戰力,上漲一倍那可是非常恐怖的!

轟轟轟!

一道道驚天動地的爆炸聲連連響起。

在蒼和葉昭仙一道道可怕殺術之下,整片天地邊緣之處的裂縫,變得越來越多,遠遠看去的話,都已經能夠看到,這片天地已經變得殘破不堪,即將徹底破碎。

「秦南,你還要躲在這天地裡面嗎?難道你已經怕了?」蒼喝聲如雷:「不出十息,我必然打碎你這片天地!」

「是嗎?那你儘管來試試!」秦南聲如金戈,話音剛落,從那天穹深處,就猛地探出了十尊巨大的手掌,朝著蒼抓了過去。

蒼一劍斬出,將那十尊手掌全部斬成粉碎,同時他身形猛然加速,筆直衝向了天穹深處,一股莫大的劍意,向四方激蕩開來。

「蒼,葉昭仙,你們忘了一點,你們能夠借著這一場大戰突破自身,我莫非就不能突破嗎?」秦南聲音洪亮,響徹每一個角落。

「嗯?」蒼和葉昭仙身形同時一頓,緊接著他們臉色就猛然一變。

因為他們感受到,這片彷彿快要瀕臨破碎的天地,氣息陡然變得強橫起來。

而且,這方圓百萬里的天地,像是化為了一尊怪獸,竟是向第一小仙域的四面八方劇烈擴張,吞噬地盤。

眨眼之間,秦南所化的這片天地,擴張到了方圓三百八十四萬里!

一場棋逢對手,激烈兇險的大戰,它作用是相互的!

秦南在上古時代之時,就是至道境天尊,應天境無上天尊,如今經此一戰,他體內的潛力也徹底激發出來,直接就回歸至道境界!

「這怎麼可能?」蒼葉昭仙都是目露震驚,通天道樹也愣在當場。

這可是至道境界啊?秦南說突破就突破了?

林曉之的傳承,有那麼可怕嗎? 「天地大殺機!」

秦南沒給對手絲毫停歇的時間,言出法隨。

偌大的天地之中,頓時湧出了無數的殺術,向著蒼和葉昭仙涌去。

「天地之力!」

同時,秦南調動了一股更為磅礴的力量,沒入了通天道樹、無主穹圖以及周天不死山,還有他所召出的十尊『化身』之中。

蒼和葉昭仙身上的壓力,驟然暴增。

甚至,這股壓力,比他們先前承受的還要巨大!

蒼和葉昭仙瞬間回過神來。

兩人沒有說任何話,只是眼神變得越來越犀利,心情變得越來越凝重。

以他們的無數經驗,他們幾乎本能的就明白了一個事實。

起初應天境界的秦南,的確超過了他們,也讓他們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但是這並不代表著他們沒有機會,沒有了勝利的希望。

可是現在至道境界的秦南,已經超出了他們足足一截,那股死亡的氣息,也像是蛻變成為了實質,化作了大手,籠罩在了他們頭頂!

勝利,還有希望,可就像是一扇即將合攏的大門,只剩下了那麼一絲門縫!

「天帝禁劍!」

「化道崩天劍!」

蒼和葉昭仙齊齊長嘯一聲,打出了各自的禁術。

轟轟轟!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這一場大戰變得越來越激烈,越來越可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