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知道。」老鬼趕緊道。

姬億又開始愛不釋手的撫摸起這幾樣寶貝,老鬼在走出房門后,深深的望了幾眼姬億存放古董的地方,心底閃過一抹冷光。作為姬億的心腹。老鬼對這裡的地形早就爛熟於心不說。現在欠缺的就是秘室中的密碼,只要知道密碼,他就能夠隨心所欲的進去。

醫院中。

當蘇沐趕到這裡的時候,已經是黃昏時分。黃婕和章靈筠沒有分開。兩個人都在一個病房內。發生這種事情。她們只有在一起,才會感到些許安全。讓她們分開,她們是絕對不會答應的。

「蘇沐。」

當兩個人看到蘇沐后。第一時間全都站起來急忙走過去,在黃婕的臉上,在章靈筠的臉上,這刻湧現出來的那種害怕仍然是能夠清晰的捕捉到。這兩個女人什麼時候見過那種血腥的畫面,她們直到現在心緒都是沒有辦法安穩下來。

「沒事,我過來了,給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有黃總,小筠姐說你這裡有當時的錄像,你到底有沒有?市局那邊沒有派人對你強行進行勒索吧?」蘇沐問道。

「是的,我有當時的錄像。我不但有手機照下來的,我還有當時的車載視頻監控。因為事情發生的突然,我估摸那兩個交警也沒有想到事情會這樣,他們當時是情緒激動下做出那事,後來拿著東西就趕緊逃掉,也沒有來及檢查我車子的情況,所以我才能夠將視頻拿到手中。」黃婕說道。

這樣最好。

只要有監控視頻在,蘇沐這邊就能節省很多時間和精力。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要將事情查清楚,不能夠因為對方是交警,以執行公務為名就能夠如此肆意而為。

「市局那邊真是那樣說的?說他們不是交警?」蘇沐問道。

「是,現在事情就是這麼奇怪,在你過來之前,那兩個交警已經到公安部門自首,而市局那邊卻說他們不是交警,你說這裡面能沒有事情嗎?」章靈筠說道。

「黃總,丟失掉的是那幾樣東西嗎?」蘇沐問道。

「是的,我今天原本是想要將這幾樣東西藏到銀行中,誰想竟然會發生這事。王寶也因此而死掉,他們上來就將那些東西給搶走,你說他們不是沖古董來的,我都不相信。」黃婕憤怒道。

「黃總,這事你不用管了。」蘇沐平靜道。

「可是王寶…」黃總激動道。

「王寶的死我會給他討回公道,你是沒有可能做什麼。暫時就這樣按兵不動,你和小筠姐要是沒事,這兩天就留在左耳咖啡,不要出來。」蘇沐說道。

「好。」黃婕道。

「王寶家裡那邊你想辦法安撫下,我出去辦事。」蘇沐道。

「好。」黃婕悲憤道。

當蘇沐離開,這裡只剩下兩個女人的時候,章靈筠看著黃婕,「黃總,難道說咱們就只能夠這樣什麼都不能做?只能如此眼睜睜的看著王寶死掉嗎?我不甘心啊,這商禪市難道說沒有王法嗎?這法律難道就是擺設不成?」

「什麼都不做?怎麼可能什麼都不做。蘇沐雖然說讓我們按兵不動,但我們總要防範於未然。我們左耳咖啡這些年不是白白經營的,那些分店也不是擺設。咱們現在就等,等著商禪市給出的處理結果。如果說這個結果不能讓我滿意,就算是有蘇沐在,我也會將這裡的天捅破。」黃婕憤聲道。

「好。」章靈筠道。

ps:喜歡玄幻類的哥們,請多支持下新書《步步登神》,存稿充足,更新絕對給力! 紫鏡又說道:「艾克世家最大的困擾並不是紫金皇室。皇室昏聵,早已失去了大部分民心,我看過一些暗部關於艾克世家調查的卷宗,不止一次有人想把艾克世家推上前台,想讓他取代現在的紫金皇室,我想,紫金皇室對艾克世家既怕他突然撒手不管,又防著他突然發難,把他趕下台!」

「這個問題很糾結呀,紫金皇室跟艾克世家的關係十分複雜,即便是紫金帝國皇帝和艾克世家那位老爺子都說不清楚這裡面的關係,不過以前既然有那麼多機會可以取而代之,艾克世家都沒有這麼做,顯然艾克世家並不想成為世俗政權的最高代理人。」蕭寒緊跟著道。

「大哥,紫鏡小嫂子,你們可能不知道,大陸上有條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任何一個世家建立帝國或者成為一國之主,那就失去了一種超然的地位,四大世家之所以能把生意做到全大陸,那就是因為這種超然的地位。如果沒有這種超然的地位,各國是不允許一個國家的皇室擁有這麼強大的力量的。」伽羅解釋道。

伽羅這麼一說,蕭寒有些明白了,當世家自然不會對任何一個國家的領土和政權有什麼企圖,做生意不過是為了求財,反而這些世家在各國擁有的生意,會促進本國經濟的繁榮,這是好事,一般的情況下,四大世家任何一個進入哪個國家,都會得到優待,但是四大帝國的皇室就不同了,他們代表的是皇權是一個國家的政權,他的一切所謂很有可能代表一定的政治和軍事意圖,這樣各國都像防賊似地防著他,尤其是與之接壤的周邊國家,就算是接受四大帝國保護的國家也是一樣,誰願意把自己的土地和權力交給別人?

這就是一個國家和一個商業世家的區別,四大世家要是想建立世俗的政權,還會等到今天嗎?

皇帝輪流做,今年到我家,一個國家可以不斷換皇帝,但是他可以不斷的換百姓嗎?

顯然是不可能的,四大世家這種保持超然的做法令蕭寒非常讚歎,這就如同從漢朝一直延續到唐朝的士族門閥制度,雖然朝代換了不少,皇帝換了幾十個。可這些士族門閥的勢力確實根深蒂固,有的甚至可以左右和影響朝政!

從這點看,經營一個家族比經營一個帝國來的有前途!

王朝終歸有滅亡的一天,這天底下沒有萬年不朽的王朝,但家族就不同了,雖然世家也有滅亡的可能,但家族卻會一直延續下去,只要經營的好,傳承數千年並不是問題。

這一點倒是跟蕭寒內心那個決不當皇帝的念頭不謀而合,在他看來,四大世家所走過的路值得蕭家借鑒。

「再來說大月國與美嘉帝國的優劣之處,大月國地處西域,雖然國小民弱,但國小有國小的優勢,我們可以完全控制國內所有軍隊和政權,令出政行,這是美嘉帝國沒有辦法做到的,艾克世家想要在美嘉帝國尋找一塊好地方落腳,恐怕要付出很大的代價的,而在我大月國則不需要,老爺甚至許諾將霽月城作為艾克世家的落腳地。這一點我們的優勢還是非常明顯的;艾克世家是以船運起家,美嘉帝國雖然內陸帝國,但國內河流眾多,船運並不發達,艾克世家若是進入美嘉帝國,必定會優先發展船運業,輕車熟路,也許很快就能恢復些元氣也說不定,反觀我們大月國也是內陸國家,可國內河流稀少,且大多數是小河,容不下數十萬鈞的大船,所以可以說沒有任何競爭優勢!」紫鏡繼續分析道,看來這小妮子不聲不響的,下了不小的功夫的。

蕭寒忽然想起後世那條令隋煬帝毀譽參半的京杭大運河來,如果自己在大月國內也開鑿出這樣一條大運河,會是怎樣的一付情景呢?

運河的源頭已經有了,而且也開鑿了一段,就是風馬湖到風城,這一條大河的開鑿,蕭寒可是動用了十幾萬的人工,還有數百名土系魔法師,歷時大半年才完工的,這條河道的開鑿令風城、新月城等大月國西部的好多城市以及城鎮都沒有缺水的顧慮,大月國的西部已經有成為一個巨大糧倉的雛形了。

如果把這條河繼續向東延伸,與國內的眾多小河流聯通的話,會不會造就出蒼茫大陸人類歷時上最輝煌的水利工程呢?

蕭寒來自地球,自然想法上與蒼茫大陸上許多人都是不同的,有些想法在這裡的人類來看那是天馬行空。不著邊際,而且都是他們以前從來沒有想過的,等到他們做了之後,才恍然大悟,原來在他們眼裡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居然會有如此的效果,因此在風城乃至大月國西部不少因為風馬湖開鑿引水而收益的百姓心裡,蕭寒就是一個神靈,是上天派來拯救他們的神明!

紫鏡的話提醒了蕭寒,如果開鑿這樣一道運河,那大月國不就有一道橫貫東西的大動脈了嗎?

在地球上要開鑿這樣一條運河,那即便是他身處的那個時代,也是一件空前巨大的工程,恐怕沒有幾年的時間是完成不了的,不過在這片空間,這片大陸上,那可能並不是很困難,因為有土系魔法師,有了土系魔法,一個土系魔法師可以抵上幾十台乃至數百台的挖掘機,如果是法聖、法神之類的話,那一個人可抵成千上萬台挖掘機都不止,開鑿運河的工程反而會異常的輕鬆,最耗時間的反而是對運河河堤的加固以及綠化植被。這就需要大量的人工了。

「開鑿大運河?」紫鏡聽了蕭寒的設想,吃驚的掩嘴道。

「怎麼了,不可以嗎?」蕭寒反問道。

「老爺,你是怎麼想到的?這簡直,這簡直就是……」紫鏡激動的渾身顫抖道。

「簡直就是什麼?」蕭寒沒想到自己一個小小的想法居然能讓這小妮子激動成這個樣子。

「簡直就是神來之筆!」紫鏡覺得自己那點小智慧跟蕭寒的大智慧比起來,簡直羞愧到家了,難怪自己屢次栽在他的手裡,現在連身心都陷進去了,自己和他根本不是在一個層次之上。

「呵呵,要不是你的分析提醒,我也是想不到的。」蕭寒笑道。

「老爺。如此一來,我們的優勢反而更加明顯了,您看,咱們如果開鑿一條運河的,那咱們大月國許多城市都會因為這條運河串聯起來,形成一個巨大的水上網路,即便是大運河沒能到達的地方,我們也可以開鑿支線,開鑿大運河的好處不僅僅是運輸和交通,這條運河開通的話,咱們大月國今後都不再為缺水擔憂,而且運河水可以澆灌莊稼,大月國的糧食產量必定會在未來的幾年內翻上好幾翻!」紫鏡驚喜無比的分析道,在魔界,糧食也是困擾魔族的巨大問題,這一點跟獸人有些類似,所以紫鏡對糧食異常的關注也就可以理解了。

「咱們不一定非要自己開鑿,可以讓艾克世家來做這件事,然後搞一個股份制的船運公司,我們參股,讓艾克家族經營,我們坐等著分紅好了。」蕭寒忽然發現,地球上的東西到了這蒼茫大陸說不定發揮的威力更大。

「什麼公司,參股,還有分紅?」紫鏡和伽羅都沒聽明白,四隻眼睛十分祈求的望著蕭寒問道。

「公司呢,其實差不多就是一個商會,參股,就是投錢,分紅就是按照我投的前分取我應得那一部分比例的利潤。」蕭寒簡單的解釋道。

「老爺是想把艾克世家徹底的綁上咱們的戰船?」紫鏡聞言,頓時咯咯笑了起來。

「我可從來沒想過要吞併艾克世家,錢對我來說只是一堆數字而已,我的目標是建立一個屹立不倒的蕭家!」蕭寒說道。

一直以來蕭寒都有些找不到目標的感覺,隨著實力的提升,又忙於跟周圍的對手周旋,雖然看起來事業上蒸蒸日上,但有時候不免有些迷茫。萬年前的神魔大戰究竟怎麼發生的,說起來跟他沒有任何關係,即使他答應了風神瑞根會竭力的了解事情的真相,可這畢竟只能說一種對別人的承諾,不能當做是自己一身目標來做。

蚩尤也許給了他可以回去的希望,但是他現在能夠撇下自己的妻兒回去嗎?也許將來可以,但是起碼現在不行!

現在他找到一個目標,就是建立一個前所未有的超大型世家,就算將來自己可能離開了,自己的後人也能在這片空間很好的生存並延續下去。

確立這一目標之後,蕭寒身上那種隨遇而安的被動想法霎時間消失的乾乾淨淨,接下來他就要為自己這個遠大的目標仔細的謀劃了!

「小鏡子,你再幫我想想,咱們還有什麼劣勢和優勢?」蕭寒問道。

「老爺,咱們最大的劣勢就是艾克世家不相信我們,咱們雖然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但是比起另外三大世家來說,他們是成年人,而我們則是五六歲的孩童,要想打倒一個成年人是很困難的,但是如果擊敗一個孩童,則容易的多,想讓一個成年人跟一個孩童結盟,還處在一個平等甚至肯能低一頭的位置上,千年傲氣的艾克世家在心理上也會不平衡的。」紫鏡微笑的分析道。

「我們神獸也是,只對有實力的人講公平!」伽羅嘿嘿一笑道。

總歸一句話,這個世界實力才是最公平的!

「那依你之見,我們該怎麼做?」蕭寒問道。

「我建議老爺你搶親!」紫鏡咯咯一笑,提議道。

「大哥,我支持你!」伽羅聞言,頓時咧嘴嘿嘿一聲賊笑。

「搶親,這簡直就是餿主意!」蕭寒哭笑不得道。

「咯咯,搶親倒是沒有必要,不過要想艾克世家信任咱們,就算我們把剛才說的條件都搬出來,人家也未必會心動,而且世家最講究的是信譽,艾克世家既然已經答應了跟司徒世家的聯姻,就不可能中途反悔,除非遇到了不可抗拒的原因,比如說新娘失蹤了,或者意外死亡之類的事情。」紫鏡說道。

「大哥,咱們把蓉馨小姐偷出來,這聯姻的事情不就黃了嗎?」伽羅躍躍欲試道。

紫鏡笑道:「四爺,這件事說起來容易,坐起來可就難了,蓉馨小姐與司徒世家既然有了婚約,即使咱們把人偷出來,這婚約還是存在的,除非司徒俊主動解除婚約,或者司徒世家滅亡了,這個婚約才不會存在下去,難道我們要讓蓉馨小姐躲藏一輩子?」

「那我就去宰了那個司徒俊?」伽羅恨恨的說道。

「這一次聯姻的是司徒世家,司徒俊一死,司徒世家可以再找出一個人來代替司徒俊,司徒家可不缺可以跟艾克家聯姻的男人!」紫鏡笑道。

「那怎麼辦?」伽羅傻眼道。

「現在艾克世家跟司徒世家聯姻的消息還沒有正式對外公布,像這樣的世家聯姻即使已經達成了,那還是要對外公布的,沒有對外公布,這婚約並不能算成了。」蕭寒緩緩說道。

「老爺說的,只要一對外正式公布了,這婚約就算鐵板釘釘了,我們明天去紫金皇城也沒有任何意義了。」紫鏡解釋道。

「你們人類的事情太複雜了,我想不明白。」伽羅搖頭道,「大哥,小嫂子,你們繼續,我出去看看能不能再打聽些有用的消息!」

蕭寒與紫鏡相視一笑,這個伽羅此刻怕是兩個腦袋一樣大了。

伽羅出去了,偌大的套件內就剩下蕭寒和紫鏡二人,他們自然的把討論的陣地搬到了房間內柔軟的大床之上。

「老爺,你慢點,我們這樣好說話。」紫鏡**一聲,完美的曲線一下子陷入了柔軟的大床中央。

以前蕭寒對紫鏡都是粗暴型的,疾風驟雨,每一次紫鏡都覺得自己如同狂風暴雨的海面上一葉扁舟,堅持到最後還是沒能逃脫沉默的危險。

這一次蕭寒出奇的溫柔居然給了紫鏡一種很溫馨的感動,這種精神上的感動,令她倍感刺激。

「老爺,我覺得搶親不錯,你可以試試,那個蓉馨小姐對你挺有意思的。」紫鏡輕吟一聲,雙臂纏住蕭寒的脖頸說道。

「是嗎?你們魔界的男人很喜歡搶親嗎?」蕭寒好笑的問道。

「不是,魔界的男人看上誰就上,根本不用搶的。」紫鏡挺動腰肢迎合道。

「看來你們魔界的男人都不懂得什麼叫憐香惜玉。」蕭寒惋惜的語氣說道。

「老爺您對我一開始不也是沒有憐香惜玉嗎?」紫鏡幽怨的道。

「那是要征服你這個小魔女,不得已而為之,老爺我現在不是對你溫柔多了?」蕭寒嘿嘿一笑,腰肢猛的一發力,頂的紫鏡渾身一顫,腰肢都弓了起來。

「老爺,你可不能去魔界!」紫鏡緊貼著蕭寒滾燙的胸膛,俏臉上燒成了一片紅霞,說道。

「為什麼?」蕭寒奇怪道,「老爺我難道是洪水猛獸不成?」

「我怕魔界的女人會把老爺吃的連骨頭都不剩下!」紫鏡咯咯笑了起來,雙腿猛的一夾,差點讓蕭寒有提前崩潰的感覺。

「小妖女,以為練了幾天陰符經,就可以打敗老爺了!」蕭寒感覺到那猛烈的夾力和吸力,連忙固守精元,震顫了三下!

「老爺,噢……」紫鏡差點被這三顫之下魂兒都顫飛了!

**平復后的紫鏡宛若一個受驚的小白兔完全將自己置於蕭寒臂彎之下,餘韻未除,那紅撲撲的臉蛋煞是惹人愛憐!

魔界的女人也是女人,只不過環境改變了一些東西,當換了一個環境之後,女人還是女人。

蕭寒一直思考一個問題,魔族算不算人類呢?如果從物種起源上講,魔族應該是人類,因為魔族是冥界幽靈轉世,幽靈是人類死後的靈魂,靈魂是什麼,這個他也解釋不清楚,也許就是一種精神力量,置於它為什麼能凝聚不散,能夠存活在這個世上,這就不知道了,既然魔族是人類靈魂轉化成的幽靈轉世,那麼魔族也應該是人類了,魔族既然是人類,那神族算不算呢?

這個問題還真不好回答,但是可以這麼說,神魔兩族是通過幽靈轉世這種特殊的途徑進入了一種高等的人類層次,他們被稱之為神或者魔,實際上是一種進化到高級層次的人類,但是這種進化並非自然進化,而是被進化!

而蕭寒這種人類通過自身修鍊的方式達到跟神魔兩族相同境界的這種可以叫做自然進化。

自然進化與被進化,這聽起來似乎很荒謬,不過細細的想一下,還真是有些道理的。

哪一種進化更好了,這就需要競爭了,只有在競爭中才能看到哪一種進化的優劣。

把魔族放在一個極端惡劣的環境中,將神族放在一個很舒適的環境中,而將人類和其他智慧生物放在一個既不太惡劣有不會很舒適的環境中,聽起來更是荒誕不經,但好像真的是冥冥之中似乎又什麼主宰似地。

蚩尤、耶穌、項羽還有自己,這究竟是偶然卷進這個空間的呢,還是有人故意的把他們送到這裡來的呢?

送他們來的人(神)是誰,目的又是什麼呢? 這起碾壓死人的事件就發生在商禪市市區。

確切的說,這個地點還是鬧市區,事情發生的時候,是有很多人看到。如果說不是那兩個交警溜得快,他們是沒有可能從憤怒的人群包圍中逃走。而這事就算是想要壓制都沒有可能,短暫的瞬間就在網上掀起熱議。有圖有真相的前提下,商禪市很快就被推到風口浪尖。

市委書記辦公室。

張錚現在就在這裡,面對著彭澤群,神情肅穆。別管如何說,這事情的出現對他們兩個人而言,都是有壞處而沒有半點好處。他們都會因為這事而處於極端受懲罰的局面,兩個都是剛到這裡不久的人,都算是外來之人,在名聲還沒有樹立之前,就面對這事,心情要是能好起來才怪。

「這件事情想要隱瞞是沒有可能隱瞞住,就在剛才我接到了杜書記的電話,杜書記那邊要求我們儘快查清楚事情真相,給社會一個交待。」彭澤群肅聲道。

「我也收到了葉省長的電話,彭書記,就這事我的態度很明確,一查到底。這算什麼?就算事情是有隱情,作為公職人員,也絕對不能夠做出這種事情。如此喪心病狂之舉都能做出來,碾壓死人,這是必須要嚴懲不貸。」張錚說道。

「我也是這個態度。張市長,這事就交給你處理。」彭澤群說道。

「好。」張錚道。

「別管是誰,涉及到誰。市委都堅決支持你的任何決定。」彭澤群說道。

「好。」張錚道。

有彭澤群後面的保證,張錚在做事的時候就能夠真正放開來。要是說沒有後面保證。張錚真不知道彭澤群會是如何想。在政客的心中,像是王寶的死亡,既然已經死掉,就沒有必要過多去思索什麼。這年頭死人不稀罕,稀罕的是人死掉后他們如何去做,如何能藉助死人事件,謀求利益最大化。

張錚知道彭澤群在這事上必然是有私心,而這個私心其實說起來和自己是相同的。因為他們都知道這事的背後隱藏著什麼。看似是兩個交警在鬧事,但他們又都不是傻子,如何能不知道這事有姬億的影子在。

姬億辦事還是有點欠考慮。

姬億是通過康世武給左耳咖啡挑事,而康世武將姬億給點出來,也就意味著將姬億背後的姬東華給供出來。姬東華是誰,那是商禪市之前的三把手,在商禪市是有些人脈。是屬於以前原有舊勢力的代表。彭澤群靠這事能將這種舊勢力給打壓下去,他何樂而不為之?

張錚同樣是如此想。

所以當蘇沐回來想要找張錚的時候,張錚便果斷的說出來自己在家裡等候。當蘇沐過來后,張錚就已經將彭澤群的態度說出來,並且將這事全盤委託為蘇沐去處理。張錚是能做,但再沒有誰比蘇沐更加合適。

因為這事是涉及到左耳咖啡。張錚知道蘇沐和黃婕的關係,所以蘇沐來辦,張錚更加放心。

「張市長,那我就公事公辦。」蘇沐說道。

「當然要公事公辦。」張錚道。

「好。」

當蘇沐離開張錚家的時候,突然間接到了一個電話。這個電話是他從來沒有想過會響起的,是康世武打過來的。蘇沐臉上露出玩味神情。想要破掉這事,康世武倒是個不錯的突破口。康世武如果不是傻子,就該知道在這種時候,該如何保持低調行事最重要。

蘇沐見到了康世武。

兩人見面的地點,倒像是電影上演的那樣,是在商禪市市郊一條道路上。兩輛車在夜幕下停靠在路邊,蘇沐這邊是段鵬跟隨,康世武是自己過來。

「蘇市長,我想你應該知道我約你出來的原因吧?」康世武說道。

「我還真不知道。」蘇沐淡然道。

「蘇市長,你要是這麼說,就有點太過分。」康世武神情一變。

「過分嗎?既然你認為過分,那咱們就沒有必要繼續說下去。康市長,有句話我要提前提醒你,一場大水下來,指不定會將什麼東西給沖走。能留在原地的,只有那些識時務的。」蘇沐說完轉身就要離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