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最後,我們離開鴻蒙九天仙界,前往鴻蒙八大仙界,攪他個天翻地覆!」

「不過在此之前,我們先去九天仙府藏寶殿內,看看是否有火種,和好的法寶。」

隨後,譚雲等人飛行一刻,抵達了藏寶殿,進入其中,發現各種法寶琳琅滿目,不過,品階最高的只是二階極品神器。

同時也沒有火種。

不過,令譚雲頗為高興的是,藏寶閣內,有一塊千丈之巨的時空神岩鐵!

「哈哈哈哈,好!」譚雲望著通體晶瑩剔透的時空神岩鐵,笑道:「有了此物,我便可以煉製一座四階極品神塔!」

「外界一日,塔內一百年!」

沈素冰等人亦是特別開心。要知道,隨著晉陞大帝境,越往後每提升一個小境界,費時則越長。

「我們將這裡法寶都收走,你們都挑選著用,然後,我們離開九天仙府!」

譚雲話罷,眾人挑選了適合自己資質的屬性神器后,沈素冰便將剩下的法寶,統統收入神主戒中。

隨後,譚雲等人通過九天仙府中的傳送陣,費時兩日,抵達了夏侯仙城。

對於夏侯仙城,沒有人比甄姬再熟悉了,因為,夏侯仙城便是昔日的甄仙城。

譚雲和眾人極速穿梭在夏侯仙城上空,由於速度奇快,故而,下方的仙人們,根本無法捕捉到他們的蹤影。

一個時辰后。

夏侯仙城。

譚雲等人自府門外憑空而出,甄姬手持神劍,一劍斬殺了兩名門衛。

旋即,甄姬等人進入了城主府,譚雲右臂一揮,虛空漣漪之際,一個偌大的隔音結界,籠罩住了整座城主府。

「何人擅闖我城主府!」隨著一道蒼老之音,一名大帝境六階的老者,氣沖沖的飛落在了譚雲等人身前。

老者不是別人,正是夏侯蜀的父親:夏侯進。

此刻,夏侯進睜大了雙目,死死地盯著甄姬,「你竟然沒死在遺棄之地!」

「還有你是譚雲!」夏侯進凝視著譚雲,「你們好大的膽子……」

「砰!」

不待其話罷,譚雲一拳轟碎了夏侯進的腦袋。

「速戰速決,雞犬不留!」譚雲話罷,甄姬、沈素冰等人,開始極速穿梭在城主府內,展開了殺戮……

「啊……」

「饒命啊!」

「你們為何要殺我們……」

「……」

慘叫聲響徹整座城主府……

一刻過後,城主府數萬人無一生還。

而後,譚雲等人跟隨甄姬,前往了埋葬著甄姬養父養母的小秘境中。

風景宜人的秘境內,譚雲看著甄姬,輕聲道:「你在這裡多陪陪你父母,等我在此煉製好時空神塔后,我們再離開。」

隨後,譚雲祭出凌霄道殿,進入四十八層,拿出時空神岩鐵后,盤膝而坐,釋放出鴻蒙火焰。

譚雲雙手自胸前,以玄奧莫名的軌跡極速旋動,登時,一股股拇指粗的金色仙力,攝入鴻蒙火焰內后,宛如一顆顆拇指大的星辰靜止不動。

共計九千顆仙力星辰,每一顆便是一根陣基!

這正是星陣鍛造爐!

接下來,譚雲要以星陣鍛造爐,來煉製時空塔……

外界時間,半月後。

一道光束,從天而降,自九天仙府東門外,化成了一位老者。

若譚雲在的話,一定認得此老者,當初在噬魂深淵時遇到過。

沒錯!

老者正是周天仙城老城主周公。

周公半月前,發現兒子的生命燈突然熄滅后,便悲痛不已的朝九天仙府而來。

在抵達九天仙府之前,他想不通自己兒子,只是前來參加九天仙帝的大婚,為何會死?

此刻周公望著城門內的景象,他徹底傻眼了!

目擊之處,皆是腐爛的屍體!

他釋放出仙識,籠罩著整座九天仙府,片刻后,他彷彿受到了極度的驚嚇,面色蒼白,額頭上布滿了一顆顆豆大的汗珠!

「怎、怎麼會這樣……」周公哆嗦著身體,顫聲道:「全死了……仙帝大人也死了……上千萬城主都死絕了!」

「究竟是誰幹的?究竟是誰!」 就在周公百思不得其解之時,又有一名名大帝境強者,火急火燎的從天而降,飛落在周公身旁!

這些人是死去城主的親人。

他們也是發現身為城主的親人生命燈熄滅后而來!

「撲通……」

一名名大帝境強者,當通過仙識發現,九天仙府內所有城主死亡后,嚇得雙腿一軟,跌倒在地!

「究竟發生了什麼……我們九天仙界仙帝,和上千萬城主,會全部死亡!」

「是、是……是啊!自鴻蒙衍天地以來,我們九天仙界,還從未發生過,如此大規模的死亡之事,這到底是誰幹的?竟殺害了這麼多人!」

「沒錯,老朽聽說,就連當年鴻蒙至尊隕落時,鴻蒙九天仙界效忠鴻蒙至尊的城主,也不過被屠殺了百萬之多,城主死亡人數,也遠遠無法和現在相比啊!」

「……」

眾人神色駭然的一邊議論著,一邊流下了傷心的淚水,因為,眼前一望無際的骸骨中,有著他們的親人。

在隨後兩個月中,九天仙府外陸陸續續趕來了,上千萬強者。

這些人,修為最低是帝皇境一階,最高的便是大帝境十二階的周公。

「周老城主,現在我們鴻蒙九天仙界,發生了如此大事,您老可得做主啊!」

「是啊!周老城主,您老還是代表我們九天仙界,快前往混沌神界、始源神界,告訴兩大至尊吧!」

「還有,也要前往鴻蒙神界,告訴上任九天仙帝啊!」

「……」

耳畔縈繞著上千萬之音,周公深吸口氣,點頭道:「好!」

「老朽這就即刻動身前往三大神界,不過路途遙遠,老朽最快五年後才能回來。」

「在此期間,諸位多多保重!」

話罷,周公一遍又一遍釋放出仙識,掃視著如山的屍骨,想要找到周天仙城城主兒子的屍體,可是最終他並沒有找到。

「孩兒你放心,為父會想盡一切辦法,為你報仇的!」

周公抹去眼角的淚水,化為一道光束,朝九天仙府北方八千億仙裡外的諸天神台而去。

只有抵達諸天神台,方能通過諸天神台釋放出的偉岸力量,保護自己前往神界之門……

周公離去后,來自上千萬仙城的強者,紛紛湧進入了九天仙府,開始尋找自己親人的屍骨……

春去秋來,半年後。

九天仙府被血洗之事,已傳遍了鴻蒙九天仙界所有城池與無數個宗派勢力!

整個鴻蒙九天仙界的仙人,陷入了極度的恐慌之中!

他們想不通,是何人血洗了九天仙府?

罪犯譚雲、纖纖?

不!

沒有人懷疑是譚雲所為。在所有人看來,譚雲二人還遠遠無法和九天仙帝抗衡。

況且,九天仙府內,死亡的上千萬人,可都是城主啊!

恐懼!

恐慌!

人人自危,已是當今鴻蒙九天仙界的代名詞!

同一時間,夏侯仙城,小秘境。

凌霄道殿,四十八層內,譚雲將鴻蒙火焰收入了右掌內,此刻,在他面前屹立著一座高達千丈、通體晶瑩的四十八層神塔。

「終於煉製成了!有了此時空神塔,今後修鍊起來,便事半功倍了。」

譚雲笑罷,一念之間,神塔驟然縮小,飛落在了譚雲右手上。

我的人生從花錢開始 隨後,譚雲拖著神塔憑空消失,出現在了小秘境內。

「夫君,煉製好了么?」唐夢囈笑著,和眾人朝譚雲走來。

「嗯,煉製好了。」譚雲說道:「此塔,今後就叫凌霄神塔吧!」

「此塔和凌霄道殿一樣,共有四十八層,今後你們按照你們之前在道殿內的層數,進入塔層修鍊即可。」

眾人點頭表示明白后,沈素冰問道:「夫君,我們是即刻動身前往,八天仙界嗎?」

「嗯,我是這樣想的。」譚雲點頭道:「如今鴻蒙九天仙府被血洗之事,應該已經在九天仙界傳開了,估計,已有人前往神界稟報此事了。」

「我估計長則五載,慢則三年,一定有神會降臨九天仙界徹查此事。」

「我們自然離開的越早越好。」

話及此處,譚雲陰測測的道:「接下來,我們要逐一洗劫剩下的八大仙帝寶庫,將所有仙泉收集起來,再覆滅混沌仙府、始源仙府,然後再閉關修鍊,一舉晉陞大帝境十二階,再前往煉仙神獄。」

「在此之前,我要讓十一大仙界不得安寧!」

聞言,眾人點頭贊同后,方芷箐說道:「哥哥,當年背叛你的城主們,如今多數已成神,接下來我會把他們的名單列出來,等我們成神后,再找他們算賬!」

「嗯,可以。」譚雲星眸中流露出滔天殺意,「曾經背叛我的人,只有死路一條!」

隨後譚雲說道:「你們進入凌霄神塔,我帶你們前往結界之門。」

眾人知道,譚雲口中的結界之門,便是連同九天仙界和八天仙界的門戶。

而結界之門,則建立在九天仙府,東方三百億里的一座結界仙山上。

若要打開結界之門,必須有神界賜予九天仙帝的仙帝令牌方行。

簡而言之,九天仙帝令牌,便是通往八天仙界的鑰匙。

不過,對於譚雲而言,他根本無須仙帝令牌便可,原因很簡單!

因為通往八天仙界的結界之門,乃至於其他鴻蒙仙界的結界之門,皆是譚雲昔日親自布下的。

隨後,沈素冰等人進入凌霄神塔內后,譚雲將凌霄神塔攝入耳中,飛出了秘境,朝結界仙山而去。

譚雲估計,以自己的飛行速度,十日後便可抵達……

同一時間。

一道道身影從雲霄中迸射而下,飛入了蓬萊森林深處的神塔下方,化成了三男兩女。

若譚雲等人在此的話,一定認得五人。

因為五人分別是,軒轅柔、軒轅靈兒、軒轅長風、軒轅浩空、楚瀟洒。

軒轅柔著一襲綠色長裙,和曾經一樣貌美絕倫。

五人當初和譚雲在遺棄之地分道揚鑣后,定然遇到了天大的機緣!

因為如今軒轅柔已是大帝境三階!

軒轅浩空是大帝境二階!

軒轅長風大帝境一階。

楚瀟洒和軒轅靈兒,已是帝皇境十二階。

軒轅柔昂視著屹立在森林中的神塔,給四人傳音道:「如今九天仙府不知被何人血洗,九天仙界亂成一團,正是我們洗劫九天秘府之時。」

「只要我們獲得九天秘府內的仙泉,屆時,我們便可很快提升境界!」

「你們在此等我,我去神塔頂層,擊殺蓬萊大帝!」

隨後,軒轅柔率先騰空而起,飛入了神塔頂端,卻發現空無一人!

「嗯,蓬萊大帝人呢?」軒轅柔娥眉緊蹙,頗為不解,九天秘府為何沒人看守?

隨後,軒轅柔通過秘術打開了傳送陣,當她進入九天秘府時,發現裡面連一條仙泉也沒有!

帶著迷惑軒轅柔離開九天秘府,返回蓬萊森林時,軒轅浩空來到軒轅柔身前,說道:「柔兒,在不遠處有很多人的骸骨,想必這些人都是看守九天秘府的強者。」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