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譚雲!」穆夢囈、鍾吾詩瑤,淚水簌簌滴落,發出了悲傷的尖叫! 「譚兄!」皇甫鈺眸子里噙著淚水,飛落在弒天魔猿身旁,大聲道:「老猿,譚雲呢?譚雲呢!」

「老猿,我姐夫人呢!」薛紫嫣緊隨其後,來到了倒在血泊中的弒天魔猿身旁。

這一刻,最為擔心譚雲的莫過於穆夢囈、鍾吾詩瑤、薛紫嫣、皇甫鈺、公孫若曦五女。

薛紫嫣儘管從不承認,可她自己清楚深愛著譚雲!

公孫若曦早在十幾年前,便對譚雲傾心,她一直默默地深愛著譚雲。

而女扮男裝成皇甫鈺的澹臺仙兒,和譚雲數載接觸下來,也不知不覺的愛上了譚雲。

面對幾女的詢問,弒天魔猿著實傷得太重了,它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不……不!」

忽然,穆夢囈發現了什麼,發出了肝腸寸斷的哭泣聲,令人聞之神傷。

她御劍飛落在滿目瘡痍的森林中,顫抖著嬌軀,目光悲慟的望著,草叢中譚雲那觸目驚心的斷臂!

鍾吾詩瑤、薛紫嫣、皇甫鈺、公孫若曦,側首望去,當看到譚雲斷臂時,四女頓時感到天旋地轉!

而緊隨而來的田香、朱若琳、皇甫聽風、柯心怡等人三千多名五脈弟子,皆以為譚雲遭到不測,無不落淚!

「老大!」功勛一脈弟子們的哭喊一片,眾人的悲傷彷彿將這方森林吞沒!

穆夢囈眼前一黑,軟癱在地,撕心裂肺的哭泣著,「譚雲……你說過你不會死,你答應過我你會活著回來……嗚嗚……你不能說話不算數……你給我回來……」

在眾人悲痛萬分時,一道虛弱而熟悉的聲音響起,「夢囈、詩瑤……你們別難過,我沒死。」

「譚雲!」穆夢囈擦去淚水,發現四周並無譚雲身影,她惶恐而激動的看著鍾吾詩瑤,「詩瑤妹妹,你聽到譚雲的聲音了嗎?」

「嗯,我聽到了!」鍾吾詩瑤顧不上擦去淚水,呼喊道:「譚雲,你在哪裡!」

「我在這裡。」虛弱的聲音中,眾人循聲望去,但見金焰麒麟血肉模糊的頸部一陣蠕動,接著,渾身是血的譚雲,顫巍巍的爬了出來。

方才譚雲持劍,絞殺金焰麒麟的頸部后,又鑽入金焰麒麟的顱骨中,將獸魂擊殺,又將妖丹取走!

眾人望著譚雲,皆興奮的呼喊著。

「嗚嗚……太好了,你沒死!」穆夢囈、鍾吾詩瑤快速上前,把譚雲扶了出來。

「傻瓜,別哭,我沒事,這不是好好地的嗎?」譚雲虛弱之音中,對二女蘊含著深深地愛意。

「你都傷成這樣了還說沒事。」穆夢囈哽咽道。

「好了,別哭。」譚雲顫聲道:「夢囈,你扶我坐下,詩瑤,你去把我斷臂拿過來。」

隨後,穆夢囈小心翼翼的將譚雲攙扶著坐下,鍾吾詩瑤落淚將譚雲斷掉的左臂,遞給了譚雲。

譚雲望著二女,道:「接下來我要恢復傷勢,你們為我護法。」

「嗯。」二女點頭后,回首望著眾人,讓眾人圍繞譚雲分散開來,防止有人、獸打擾到譚雲。

安排好一切后,二女和薛紫嫣、皇甫鈺,盤膝而坐於譚雲對面,心疼的看著慘不忍睹的譚雲。

譚雲朝眾人投去安心的笑容后,釋放出孱弱的靈識收起飛劍小紫,經過查看,器靈小紫並無大礙。

譚雲靈識籠罩著弒天魔猿,發它儘管重傷,不過以它的恢復能力,過不了多久便能痊癒。

譚雲施展隔空攝物,將還是內門弟子時購買的上品芥子時空寶陣,從乾坤戒中祭出后布置好。

陣內與外界時間比例是1:1.5日。

接著,譚雲右手緊握左臂,紋絲不動的將左臂斷骨處,和左肩輕輕地觸碰在一起……

同一時間,鎮魔神塔東方五萬里的森林中,駕馭靈舟逃竄的汝嫣辰,驚恐萬分,失神自語道:「全死了……都死了!怎麼會這樣……」

汝嫣辰身體瑟瑟發抖,他發現乾坤戒中,不僅一千九百多名永恆仙宗弟子的身份令牌爆裂了,就連操控金焰麒麟的令牌也爆碎開來!

令牌爆碎,意味著金焰麒麟、眾永恆仙宗弟子全部死亡!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汝嫣辰牙齒打顫,「譚雲的靈猿,只是四階渡劫期,竟然能把金焰麒麟殺死!」

「我要立即前去傳承古井,和拓跋夢商議,如何對付譚雲,為我永恆仙宗弟子報仇!」

篤定主意,汝嫣辰駕馭靈舟,朝遠在兩千萬裡外的傳承古井疾馳而去……

斗轉星移,日出日落,陣法內十日後。

在這十日內,三千多名弟子,親眼見證了何謂奇迹!

因為譚雲早在五日前,除了左臂傷勢外,其他身體的傷口全部癒合,就連左臂骨骼,也和左肩銜接衍生成功!

而此刻,譚雲已然全身完好如初!

眾弟子震驚極了,他們可是親眼看到,譚雲並未服用任何的丹藥!

眾人震撼之時,還有一件事,同樣讓他們感到匪夷所思!

便是弒天魔猿!

因為短短十日內,弒天魔猿臉上、身上失去的血肉,已從黝黑的骨骼中生長了出來,此刻,僅僅只剩下傷口還未癒合!

眾人難以想象,譚雲、弒天魔猿如此逆天的恢復速度,是如何做到了!

轉眼間,陣法內又過了五日。

「吼!」

弒天魔猿從地上一躍而起,一聲興奮的怒吼直衝雲霄!

弒天魔猿齜牙咧嘴,持著巨棒,便想將火焰麒麟的屍體砸碎!

「猿前輩,等一下!」這時,公孫若曦恭敬阻止道。

「小娃兒怎麼了?」弒天魔猿嘿嘿一笑。

「猿前輩,金焰麒麟渾身是寶,晚輩想取一些金鱗下來,可以嗎?」公孫若曦美眸中充滿了期待。

她乃器脈弟子,自然想得到金麟、麒麟骨等等來煉製法寶。

而三千多名弟子,亦是目光渴望的望著金焰麒麟。他們清楚,五階成年期麒麟的任何一個身部位,都能賣出高價錢!

譚雲將眾人神色看在眼裡,便笑道:「我們還要儘快前往鎮魔神塔,你們速度點把火焰麒麟分了吧!」

「太好了,多謝大師兄!」

「多謝譚師兄!」

「……」

除了夢囈、詩瑤、紫嫣,還守在譚雲身旁外,其他弟子朝金焰麒麟一涌而上,用利器開始撬、斬、廝等等手段,將麒麟身體上的金鱗、骨骼、鐮刀般的趾甲等等身體部位,大卸八塊…… 經過整整一夜的時間,三千多名弟子,喜形於色分散開來。

此刻,除了金焰麒麟內臟還在外,屍體已消失不見!

譚雲掃視眾人道:「既然諸位好了,那我們即可前往鎮魔神塔!」

「好!」眾人興奮附和著。

「大家坐我的靈舟吧!」穆夢囈面帶淺笑,祭出靈舟,隨後譚雲和眾人上了靈舟后,弒天魔猿化為拳頭般大小,鑽入了譚雲懷中。

接著,穆夢囈駕馭靈舟,朝八百裡外的鎮魔神塔飛去。

在飛往的途中,薛紫嫣不甘道:「姐夫,真可惜,讓汝嫣辰逃了,我擔心他會逃到傳承古井那裡,將你有老猿之事,告訴拓跋夢等人。」

穆夢囈附和道:「如此一來,拓跋夢等人會有兩個選擇,其一拓跋夢如果也有靈獸,倘若靈獸不如金焰麒麟強大,他們定會逃離傳承古井。」

「其二,若拓跋夢的靈獸,比金焰麒麟還強大,那他們一定會留在傳承古井伏擊我們!」

針對穆夢囈的推測,眾弟子紛紛點頭贊同的看向譚雲,待他作答。

譚雲劍眉緊蹙,沉默半晌后,神色擔憂道:「夢囈,還有諸位,我們現在的情勢很不妙。」

「從徐思思帶著四階渡劫期玄雷血蛛、汝嫣辰帶著五階成年期的金焰麒麟,便能推斷出,傳承古井那裡,拓跋夢若真有靈獸,也斷然沒有金焰麒麟強大。」

「因為汝嫣辰乃永恆仙宗少主,他身份地位極高,我想汝嫣無極才給他安排了金焰麒麟,而拓跋夢只是永恆仙宗天才弟子而已,她帶的靈獸,斷然不會比汝嫣辰的金焰麒麟強大。」

眾人聞言,無不贊同譚雲的推理。

譚雲愁眉不展,「我擔心的是,若讓汝嫣辰等人活著回到神魂仙宮,他們倒打一耙,說我們帶著老猿進入了諸神戰場,屆時,諸葛雨、汝嫣無極會趁機向我們發難!」

聞言,薛紫嫣插著小蠻腰,「姐夫,諸葛雨、汝嫣無極知道又如何?他們的弟子不也帶了嗎?」

「是啊,譚師兄!」眾弟子附和道。

譚雲隨後一句話,眾人啞口無言!

譚雲看了看薛紫嫣,「丫頭,你太單純了。若那時諸葛雨、汝嫣無極說,他們並不知情,而是徐思思、拓跋夢、汝嫣辰自作主張違背了試煉規則,依試煉懲罰,將三人處死。」

「而這時,汝嫣辰又說金焰麒麟是別人帶進的諸神戰場,至於帶進來的弟子,已經被我們殺死,來個死無對證,汝嫣辰便可逃過一劫!」

「而我們呢?也會根據試煉規則被處死!」

以譚雲的謀略、才智,他自然能推演到,一旦汝嫣辰活著離開諸神戰場,屆時,十有八九諸葛雨、汝嫣無極必然在違反規則上,給自己等人定死罪!

風光迫嫁 此事真若發生,汝嫣無極也無可奈何,畢竟自己等人可不是在自己地盤上!

聽后,眾弟子臉色煞白,多數人六神無主。

這時,皇甫聽風沉思道:「譚賢弟,看來我們要想辦法,將他們趕盡殺絕了!」

譚雲搖頭道:「我想了想,汝嫣辰還是不能殺,否則會徹底激怒永恆仙宗,對我們皇甫聖宗目前情勢不利。」

「為今之計,我們前往鎮魔神塔后,儘快趕往傳承古井,想盡一切辦法,除了汝嫣辰外,將其他人除掉!」

「若他們不在傳承古井,那他們只有一條路可選,便是分成兩隊,前往兩座時空仙山,待試煉結束時,通過時空隧道返回神魂仙宮。」

「若真到了這一步,事情就難辦了!」

譚雲分析的極為透徹。

由於諸神戰場試煉區域極廣闊,為了讓試煉弟子能及時通過時空隧道返回神魂仙宮,故而,試煉地域中同時設有兩座相隔千萬里的時空仙山!

如此一來,譚雲只能做好最壞的打算,屆時,兵分兩路,一路讓弒天魔猿帶人守著一座時空仙山,自己再守著一座!

若運氣好,弒天魔猿能撞到拓跋夢帶著的靈獸,如此弒天魔猿便可將敵人、敵方靈獸趕盡殺絕,若運氣不好,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譚雲分析結束后,穆夢囈已駕馭靈舟,飛落在鎮魔神塔前方萬丈外。

通體晶瑩的鎮魔神塔內,已然噴涌著一股股充斥著古老蠻橫力量的威能。

那強悍的威能,化成了密密麻麻的璀璨光點,凌亂而密集的圍繞塔身極速旋轉,使得方圓萬丈虛空支離破碎!

「咻——」

「嘩啦啦!」

皇甫聽風從乾坤戒中,拿出一柄上品寶器飛劍,丟進前方密集的璀璨光點時,飛劍瞬間四分五裂!

眾人觀之,倒吸口冷氣!

譚雲故作震驚,實則,沒有人比他清楚這些璀璨光點的來歷!

因為此塔乃他昔日煉製!

唯有譚雲清楚,這些蘊含著蠻荒古老氣息的光點,便是鎮魔神光!

譚雲暗忖道:「曾經鎮魔神光,可以籠罩方圓九億九千萬里,縱使普通神器也會被輕而易舉的泯滅。」

「而如今鎮魔神光,卻變成了星點閃爍,顯然玉漱鎮魔塔內的器靈,已在諸神之戰時死亡了。」

「不知玉漱把鎮魔塔,留在這裡有何用意?還有,她不會煉丹,那鎮魔塔內的神丹妙藥,從何而來?」

譚雲疑惑萬分。

薛紫嫣吞了口口水,小臉煞白道:「姐夫,待會兒你進去就行,我和夢囈姐、詩瑤姐就不進去了,實在是太危險了。」

隨後,多數人表態不想冒險進塔。

就在這時,一名獸魂一脈男弟子,目光貪婪的盯著鎮魔神塔,猛然激發了十倍增幅實力,魁梧如牛的身體一震,大吼道:「讓我來試試!」

話音甫落,那弟子渾身靈力如巨蟒纏身,身體猶如迸射的利箭衝進了鎮魔神光中!

「趕緊給我回來!」譚雲陡然大吼,然而,為時已晚!

「不!譚師兄救我……」

那弟子慘叫聲戛然而止,不待譚雲施救,身體在鎮魔神光中化為了漫天四射的碎肉!

那碎裂的屍體,呼吸間在鎮魔神光中消散無形!

眼見此幕,除了譚雲外的所有弟子,無不色變! 此刻,眾弟子從獸魂一脈弟子死亡的一幕,終於得知了鎮魔神光的威力。

那靠近鎮魔神光的數百名弟子,不僅後退一步,雙目中透露著深深地忌憚之色。

「姐、姐夫……好可怕!」薛紫嫣嚇得花容失色。

「別怕。」譚雲安慰一聲后,回首望著眾人,道:「根據古典記載,圍繞鎮魔神塔的蠻荒古老氣息光點,名曰鎮魔神光,此鎮魔神光可以無視一切防禦類型的法寶。」

「諸位若是信得過我,就留在原地,誰都不要進塔。」

開什麼玩笑?可以說,若沒有譚雲,眾弟子已經死了幾次了,此刻,三千多名弟子對譚雲的信任程度,不言而喻,那絕對是言聽計從的態度!

眾人當即表示,一切聽譚雲安排。

「譚雲,你……不會想要進去吧?」公孫若曦目光擔憂道。

「嗯,我想進入瞧瞧。」譚雲如實道:「況且這裡,只有我陣術造詣最高,或許我穿過鎮魔神光后,還能破除塔門禁止,進入鎮魔神塔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