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度退後!」

正道聯盟的修士瘋狂的逃竄著,因為他們很明白獸王要做些什麼,引爆自己的內丹,這是獸王的拚死一擊,其身體之內的內丹威力非同小可,要是這樣引爆開來的話,他們絕對不可能承受下來。

「獸王大人!」

白修羅震驚的看著這一幕,妖獸要是失去他們的內丹,那麼絕對只有死路一條,獸王這樣的做法無異於自尋死路。

「白修羅,這之後這片森林就交給你來管理了,你便是這烈風峽谷的獸王。」獸王露出一道笑容道。

「屬下的心中唯有一位獸王。」白修羅匍匐在地開口道。

而此時妖獸的內丹已經達到了最為強盛的姿態了,獸王感慨的看了身後的森林一眼,自己守護了這片森林這麼長的時間,但是沒有想到現在已經無法繼續守護下去了。

此時烈風峽谷前方爆發出一道衝天而起的光柱,所有被籠罩在其內的萬物皆被毀滅掉,正道聯盟的人雖然及時的逃脫,但是還有不少人被波及到了,逃跑晚的人只有死路一條,被餘波衝擊到的人也是深受重創。

而此時正道聯盟幾名傳說境的強者也是拚死逃出了進攻範圍,他們皺眉的看著後方這衝天而起的光柱。

「真是沒有想到這個獸王這麼的瘋狂,竟然拚死也要保住這片烈風峽谷。」一名男子開口道。

「哼!終究只是妖獸而已,怎麼可能是我正道聯盟的對手,現在他死了正好,其他區區的妖獸根本不是我等的對手,這片洞天福地我正道聯盟拿下了。」另外一人道。

眾人對於接下來的戰果都沒有任何的疑慮,接下來他們只要等待獸王的進攻徹底平息下來,然後斬殺全部的妖獸就足夠了,憑藉他們傳說境的實力,那些大部分都是雷劫境的妖獸根本不可能是對手。 第1333章、不想當演員的名星不是好醫生!

「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秦洛對他的表情很不滿。難道這些人都以為自己才是全天下第一聰明人?自己也很聰明的好不好?「這樣讓我覺得你是個白痴。因此失去和你談判的興趣。」

「姓秦的,你說話客氣點兒。」黃隆喝道。他真是受不了這個傢伙了。怎麼會有這麼討厭的人呢?

「你來求我。不對我客氣。還想讓我對你客氣?」

「我不是來求你。我是來和你商量。」黃隆冷聲說道。「我被調查,你也被調查。我的屁股有屎,你以為自己的屁股就乾淨了?」

「我的屁股確實很乾凈。」秦洛笑著說道。

「我抱著誠意而來。看來你沒有興趣了。」黃隆眯著眼睛說道。

事情的發展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原本以為,已方抓住了他的把柄,他們抓住了自己的把柄,安全起見,自己過來給他打聲招呼,這件事就了了。雙方一起收手,就當做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沒想到的是,秦洛根本就沒有就此放手的意思。看起來,他是準備追究到底了。

難道他真的那麼乾淨?

這不可能。這樣的社會,如果沒有錢財交易,蔡公民為什麼會那麼力挺他?他做了那麼多事情,難道就沒有一點兒違規的地方?

還是說,他認為自己的罪名會更重一些?寧願自己受點兒懲罰,也要把自己給推進監獄?

想到這個可能性,黃隆的心裡又有點兒著急了。

「生平不做愧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門。我對自己有信心。紀檢處來調查也好,正好能夠證明我的清名——你知道的,我這人不喜歡錢財美色,就是喜歡一點兒美名。喜歡全世界的人都來誇我讚美我—–如果這次紀檢處來了,卻什麼問題都查不出來。我的人品是不是得到了一次檢證?」

黃隆深呼吸一口,說道:「開個條件吧。」

「你想收買我?」

「談不上。」黃隆說道。「我知道你不缺錢花。但是,誰會嫌自己的錢多呢?」

「說實話。我不知道我現在的身家是有一百個億還是兩百個億。這一百個億或者兩百個億當中,我有可能使用到的不到一千萬—-我要你那麼點兒錢做什麼?」

黃隆咬了咬牙,表情僵硬地說道:「我父親也說了。如果這次收手,他會積極配合蔡部長的工作。」

這句話當然不是黃強說的。黃強不可能和他的兒子說這句話。問題是,除了這個,黃隆實在找不出其它可以拿的出手的條件。

錢?秦洛比自己的多。

女人,秦洛比自己的多。

他沒有的,自己也沒有。只能把父親屁股底下的位置借來用用。

秦洛笑眯眯地看著黃隆,說道:「你信不信?」

「信什麼?」

「信這個世界上有好人。」

「——」黃隆想罵人。你好人壞人關我屁事。我只在乎我的人和別人的人。

「相信善有善報。也相信惡有惡報。」

「我是來和你談交易的。」

「我明白。」秦洛說道。「所以,我們的交易不成功。我不和壞人做生意。」

黃隆的臉黑了。

「你想讓我進監獄?」

「是你自己把你送監獄。」秦洛覺得這些人的思維太可笑了。他自己做錯了事,卻把責任推到別人的身上。好像是那個檢舉揭發的人才是真正的罪魁禍首。

「你不讓我好死,我也讓你不得好死。」黃隆聲音陰沉沉地說道。

秦洛很隨意地擺了擺手,就像是趕走一隻蒼蠅,說道:「我的每一個對手都對我說過這句話。」

爆笑強盜王 秦洛對著他笑了笑,說道:「最後他們全死了。」

秦洛不再理會這個自我感覺良好的傢伙,轉身向外面走開。

大頭兇狠的瞥了他一眼,說道:「如果你知道我的身份,就最好找一些厲害的人過來。」

「——-」

什麼叫做無可奈何?這就是了吧。

——-

——-

「小姐,請問你為什麼選擇來看《少年醫王》這部電影?」

「因為我喜歡秦洛啊。」

「那麼你的男朋友為什麼也選擇來看《少年醫王》這部電影而不是戰爭大片《三國》呢?」

「因為我喜歡秦洛啊。」

「——」

「先生,請問你為什麼選擇看《少年醫王》?是因為你也喜歡秦洛醫生嗎?」

「不是。」

「那麼你為什麼來支持他的電影?」

「看到別人都看,我就來看看。」

「阿姨,你也是秦洛的粉絲嗎?」

「是啊是啊。我們全家都是他的粉絲—-對了,這次採訪會不會在電視上播出來?會啊。太好了太好了。來,我們全家一起大喊—-秦洛,我愛你—-」

——–

《少年醫王》打破了最快票房過億記錄,打破了最快破三億記錄,打破了最快破五億記錄,還打破了重複觀影人數最多的記錄—–

因為《少年醫王》的火爆上映,影評人和媒體也全都把視線投放在這部電影上面。

還有幾家媒體站在電影院門口對觀影群眾隨機訪問,得出的答案五花八門。但是,因為喜歡秦洛這個人前來觀影的佔據百分之五十八的比例,因為馮大剛導演來觀影的佔了百分之二十五,還有百分之十九的人是朋友介紹,其它的則是隨機,看到它火爆,就想來看看它為什麼火爆—–

《少年醫王》的票房奇迹還在繼續,自第三天衝到一億五千萬票房后,第四天竟然再創新高,達到了一億七千萬票房—-

現在,大家已經不再震驚了。

所有的人都在看著他,等著他,看看它到底能夠衝到一個什麼樣的高度—-

八億?

明天就有可能衝到八億。

十億?

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華夏第一票房大片《阿凡達》十三點二億票房的記錄遭遇挑戰,所有人都在看著,看看它到底能不能挑戰成功—-

這已經不是《少年醫王》一部電影的事情,也不是馮大剛這個導演一個人的事情,而是整個華語影視圈的事情。

衝刺!

衝刺!

再衝刺—–

為了製造奇迹,秦洛的粉絲和馮大剛的粉絲竟然再次動員組織起來,再一次走進了電影院,再一次為超越《阿凡達》做貢獻。

《阿凡達》成了全華夏人的假想敵,每一個人都想著要打倒它,擊敗它—–

當然,這便宜了馮大剛,便宜了秦洛,也便宜了完美影視。

高希望這次當真是笑得合不攏嘴了。據說聞人牧月還把他請到自己辦公室親自詢問了票房的事情。

要知道,如果不是因為秦洛,他這個子公司的小經理根本就沒有機會走進她的辦公室。或許,窮其一生都沒辦法跨越這個鴻溝。

可是,因為秦洛,他這已經是第三次進去了。

在大BOSS的心中留下印象,這對他來說意味著什麼?

為了完成這項創舉,完美影視全員動員起來,網路、影視、紙媒以及明星站台推廣,無所不用其極。力求要把《少年醫王》的票房推到十三億以上。

在全民大作戰的時候,秦洛接到了明浩和候衛東的宴會邀請。

秦洛帶著大頭來到聚會的會所時,明浩和候衛東已經等候多時。

「不是說八點嘛。你們怎麼都提前來了?」秦洛歉意的說道。

「你現在可是大紅人。等一個鐘頭算什麼?」明浩笑呵呵地說道。「之前以為你只是個名醫,沒想到你現在成了名星—–你要是去拍電影,票房號召力一定相當恐怖。」

「不想當演員的名星不是好醫生。」秦洛笑著說道。「之前我也考慮過。後來擔心搶人飯碗,就沒進入那個行業。沒想到這次還是搶了。」

「能不能過十三億?」候衛東笑呵呵地問道。「昨天部長還特意問我這個問題。我說應該可以。哈哈,連蔡部長都在替你著急。還說要買幾張電影票去支持支持。」

秦洛也笑,說道:「你們找我過來就是拍我馬屁的?」

「一是慶祝你票房大賣,人氣無敵。」候衛東說道。「另外,還有一個好消息免費贈送。」

「嗯。出結果了?」秦洛若有所指的問道。

「黃隆被紀檢處帶走了。」候衛東笑呵呵的說道。

(PS:大傢伙別忘記點點紅票!) 而此時從樹林之內趕到的楚天一行人,也是驚訝的看著面前這道衝天而起的光柱,這進攻的破壞力相當的恐怖,而感覺到了身後的強者氣息,白修羅也是警惕的看向了他們一行人。

當看到是楚天之後,白修羅皺眉了起來,但是依舊沒有放鬆警惕,畢竟現在可是他們烈風峽谷的最大危機,楚天雖然救過他們獸王一條命,但是現在還不能夠完全的相信於他。

楚天也明白白玉羅的警惕,他的目光則是看向了獸王的方向,此時獸王氣息已經越來越微弱了,聯想到前方的這道進攻力量,恐怕是後者引爆了自己的妖獸內丹了,這可謂是相當瘋狂的做法,但是也證明了獸王應該是被逼迫到極限了。

「諸位長老我想要救這獸王一命。」楚天開口道。

「楚天小師弟,你是糊塗了啊,這妖獸內丹可是妖獸的精髓,現在內丹被毀,這獸王已經必死無疑了。」盱眙微微一笑道。

而聽到她的話,白修羅目光怒視了後者一眼,不過此時盱眙的眼神中也是掠過一道寒光,白修羅渾身一顫,它本能的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之後再看到盱眙坐下的乃是黑修羅,後者竟然甘心被當做是坐騎,面前的這些人實力修為根本深不可測,甚至於還要強過正道聯盟的那群人。

「你有救他的辦法?」韓雲疑惑的開口道,楚天的見識非凡,後者自然明白妖獸內丹被毀,妖獸必死無疑這件事。

但現在後者突然提出想要救獸王這件事,應該是另有什麼他發。

「獸王雖然我和你有約在先,但是現在為了救你性命,無奈只好暴露這片森林的秘密了。」楚天看了獸王一眼道。

他這話自然是說給獸王聽的,此時獸王雖然已經非常的虛弱,但是自然也是聽到了後者的話語。

「無妨,反正現在正道聯盟的那些修士都已經知道了這片樹林的秘密了,即便是多你們幾個人知曉也無關緊要了。」獸王道。

「諸位長老,在這片樹林之內藏匿了一口十大靈脈的靈泉,乃是排名第七的玉龍靈脈,那口靈泉有著生津活血的功效,只要將獸王轉移到那裡,長時間的浸泡總有一天獸王會重獲新生。」楚天開口道。

對於這一點他非常的自信,十大靈脈每一種都是有著神奇的功效,妖獸的內丹被毀會導致生命力不斷的流逝,而這也是導致了妖獸死亡的原因。

但是在那靈泉之內,生機之力不斷的滋補,相信獸王還是能夠有一線生機的。

而此時萬法仙門的所有長老都是眼神瞳孔一縮,尤其是韓雲和顏路兩人,他們非常清楚一口這樣的靈脈的重要性。

「原來如此,怪不得正道聯盟竟然會這樣大舉來進攻,竟然是為了這樣珍貴的東西,楚天師弟如果真的如同你所說的話,那麼獸王卻是有救,你想要讓我們怎樣幫忙。」韓雲開口道。

「憑藉我的實力不足以鎖住獸王的精元,這裡距離樹林深處還有不短的一段距離,以獸王現如今的狀態,恐怕無法堅持到那裡。」楚天開口道。

「既然如此的話,就由大師兄你出手好了,憑藉你的大轉移神通,應該能夠短時間到底地方,元良你應該也知道地方吧,給大師兄帶路。」韓雲開口道。

元良點了點頭,即便是顏路如果不知道準確的地方,也不好施展那大轉移神通。

而此時白修羅驚訝的看著這一幕,原本以為獸王已經沒有救了,沒有想到竟然還有一線生機。

「人類,你們真的有辦法救獸王嗎?」白修羅有些不敢確定的道。

「白修羅,我已經救過獸王一次了,難道你還不願意相信我嗎?而且用人類這個統稱也不太友好,我們是萬法仙門的修士,我叫楚天。」楚天微微一笑道。

聽到這話白修羅總算是長鬆了一口氣,獸王還有救這樣一來的話他們這片森林還有希望。

顏路此時已經出手了,只見他手指清點而出,一層光幕籠罩了獸王的軀體,而只是這樣短短的一瞬間,獸王的精元就全部被封鎖了,但這隻不過是短時間的罷了,但對於獸王來說這短短的時間便已經足夠了。

元良也是來到了顏路的身旁,畢竟接下來要由他來帶路。

「韓雲,這邊的情況就交給你處理了。」顏路開口道。

「放心吧師兄,既然知道這裡竟然是洞天福地,那怎麼能夠讓正道聯盟這樣輕易得手呢,掌門之所以讓我們全體出動,恐怕也是出於這個原因吧,此時不得有失。」韓雲開口道,此時他的眼神之中帶著一道銳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