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一對陰陽相隔的夫妻發自內心最為深情的呼喚,兩人的眼神在空中一個交匯,就再也容不下別人了,除了對方。

「青霞,你老爹跟你老娘挺深情的嘛,你這個寶貝女兒似乎沒什麼地位?」蕭寒給白青霞傳音道。

「你知道什麼,不知道多少人羨慕他們呢」白青霞嬌嗔一聲回應道。

「大人,可以放我走了嗎?」屍靈楊若兮道。

「走,去哪裡?」蕭寒臉一沉,隨手打出一塊封靈玉,就將屍靈楊若兮給封印進去

「卑鄙的人類,你說話不算數」屍靈楊若兮發出憤怒的質問,但它根本沒有反抗之力,就被蕭寒給封印了

「還是不打擾兩位老人家互訴衷腸了,我們先去你母親屍身保存的地方吧。」蕭寒一拉白青霞道。

白青霞點了點頭,自己雖然也有很多話要跟母親細說,但是這不是時候。

「你打算如何處置這個屍靈?」

「這就要看你母親的決定了」蕭寒說道。

「這跟我母親有什麼關係?」白青霞驚訝的瞪大眼睛問道。

「本來如果沒有產生屍靈,你母親復活的話可能需要一段時間,但是有了這個屍靈,你母親可以很快就能復活,但是復活之後,她可能會以另外一種生命體而存在」蕭寒解釋道。

「什麼另外一種生命體,我不懂」白青霞搖頭道。

「簡單的說,你母親現在的屍身已經產生了變異,產生了靈識,也就是你剛才看到的那個屍靈,屍靈是可以控制你母親的屍身的,也就是說你的母親的屍身在某種程度上已經成為一個**,但卻又是一個死人」蕭寒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屍靈的產生,等於說楊若兮現在已經是一具殭屍了

殭屍的如何定義,蕭寒一時間也找不到合適的詞語去修飾,只能用自己的理解去解釋了。

「什麼**,死人的,夫君,我都讓你給說糊塗了」白青霞一頭霧水,還是沒能聽明白蕭寒話中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母親可能復活之後,思想和記憶都是原來的,但身體可能跟之前的不一樣了」蕭寒道。

「怎麼不一樣?」

「就是你母親可能會永遠的保持一副冰冷的身體,心臟不能夠跳動,血液也不能流動,就好像是一個活死人,而且肢體斷掉之後,可以重生」蕭寒說道。

「斷肢重生?」白青霞微微一驚,就算是主神級別的高手,要斷肢重生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殭屍確實擁有這種特殊的能力,這是上天賦於的,殭屍是一種很特殊的生命體,他既可以存在於人類世界,又可以進入冥界,自由進入冥界的生物不多,殭屍是擁有這種特殊能力的智慧生物之一。

冥界生物雖然也可以進入人類世界,但是他們還有懼怕的東西,比如說陽光

而殭屍雖然也害怕陽光,但是陽光對她們的傷害要遠遠的小於冥界的生物。

殭屍在異界很少見,至於地球上,傳說居多,誰也沒有真正的見到過殭屍。

不管是地球還是異界,殭屍形成的條件太苛刻了,所以就變得十分罕見了。

尤其是修鍊千年以上的殭屍,那隻要一出世,都是十分強大的所在。

而楊若兮是一隻已經修鍊至少三千年的殭屍,這樣的存在至少是侍神級別的高手,具體是那個境界,這就不好說了。

「是的,這是殭屍的一種特殊能力。」蕭寒解釋道。

「殭屍,那我母親還是人嗎?」白青霞問道。

蕭寒一陣沉默,從理論上說,殭屍是由人進化而來,當然也算是人,可人需要呼吸,有新陳代謝,有體溫,還有心臟跳動,血液流動等等特徵,這些殭屍都沒有。

但要說它不是人,也說不過去,畢竟殭屍是有肉身的,而且肉身是不會腐爛的,從另一個方面講,殭屍只要不被殺死,除非遇到天地大劫,那是長生不老的。

「青霞,其實對於普通人來說,你恐怕難以接受一個不老不死的怪物,但對於你我來說,不老不死不正是你我追求的目標之一嗎?」

「夫君,你是說我母親會變成一個不老不死的人?」

「是的,如果她願意,我可以幫她做到,但是如果她不願意的話,我只能說我會儘力幫助他,但是她本來的屍身就……」

「就什麼?」

「就不能用了」

「不能用?」白青霞一呆,情不自禁的後退了一步。

「青霞,伯母的屍身已經發生了異變,這是不可逆轉的,所以,如果伯母要復活的話,只能另外再選一具身體了」蕭寒解釋道。

「這怎麼可以,爹爹他為了母親的軀體不知道耗費多少靈藥,還欠下了無數的人情,若是不能以母親本來的面貌復活,爹心裡一定是難以接受的。」白青霞有些激動的說道。

「青霞,你冷靜一點,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我也想伯母能夠擁有一副有血有肉的新生,可是我能做到的就只有這些」

「有沒有別的辦法?」

蕭寒想了一下,搖了搖頭,不論是哪一種辦法,他都承擔著極大的風險。

「青霞,你還是先跟伯父商議一下吧,我們先去看一下伯母的屍身再說。」蕭寒道。

為了妻子的長眠之地,也同時為了不讓人能夠打擾妻子的安寧,白少棠親自動手在百草園西邊的一處山谷之上開鑿了一塊墓穴,並請了宮家的一位長老在墓穴所在的山谷內外布置了數道陣法,強行引過來一條靈脈為陣法動力之源,將整個山谷打造成一個只進不出的人為禁地。

山谷的禁法除了白少棠、白青霞父女知曉之外,就只有當初打造陣法的宮家長老知曉,除此之外,任何外人都不知道如何進入山谷。

正反乾坤,內外九宮八卦,白少棠為了妻子墳地的選擇還是花了很大功夫的。

蕭寒一走到山谷前,神識擴散,就認出了設在谷口和谷內的陣勢。

這兩大陣勢雖然在蕭寒眼裡不算什麼,可這兩大陣勢都發展到了一個十分成熟的階段,可以說這兩種陣勢已經有了好幾百種的布陣之法,還有千變萬化的變化,要破解起來恐怕要耗費一些功夫。

就算是用暴力破解的話,那谷里的反彈禁制也夠你吃上一壺的,除了主神境界的高手出手,這個山谷是無比的清凈安全。

白青霞自然知道正確的走法,領著蕭寒一路前進。

山谷之中鮮花爛漫,美麗極了。

「母親生前最喜歡花了,所以去世之後父親特地選擇在這個山谷種上了鮮花,並且還將她安排在這裡長眠。」白青霞走在花徑小道之上,用略帶傷感的聲音對蕭寒說道。

「愛花之人必定志趣高潔,你母親的心靈一定很美」蕭寒點了點頭道。

「謝謝你,夫君」

「不用謝,我只是有感而發」

前行數百米之後,兩人走上一段鵝卵石鋪就的斜坡,然後手牽著手來到一扇石門之前。

按動石壁的機關,石門緩緩的朝裡面退去,然後再向一邊移開,露出一個可并行四人的洞口來。

一股凜冽的寒氣從洞口直衝而至

萬載寒冰氣,蕭寒一揮衣袖,就將寒氣卷了起來,隨手凝結稱一竄寒冰珠,然後向石壁之上打了過去

咄咄……

一串清脆的鳴聲傳來,石壁上出現了一個心型的圖案,鑲嵌在上面的寒冰珠如同鑽石一般,折射出耀眼的額光芒。

寒冰珠一塊兒就會融化,只能維持剎那光華而已。

「好漂亮」白青霞看的心神一震迷醉,不忍將目光從那石壁上挪開。

因為山谷之中有陣法守護,這山洞之中就少了些許禁制。

即使如此,為了保護好楊若兮的屍身,白少棠還是設計了一個九曲**陣,沿著山地斜向下,設計了一個迷宮。

道路很短,但是拐彎的次數太多了,走幾步就需要拐彎,再配上一些干擾的秘法,很容易就迷失在裡面的

為了妻子屍身的安全,白少棠沒少動心思,可謂是做到了盡善盡美的地步。

白青霞來過這裡不下數百次了,每年的楊若兮的生日和忌日,她都會來陪伴母親,有時候一待就是三天,閉著眼睛都不會迷路。

寒氣越來越重,說明越來越接近目的地,寒棺密室所在。

迷宮中的溫度已經快到零下三十多度了,蕭寒清晰的感覺到地下有一條靈脈的存在,這條靈脈並不是此山脈所擁有,而是從別處花大代價引到此地。

能夠建造此工程的人陣法造詣之深厚,蕭寒平身僅見。

拐過一個小門戶,前面豁然開朗,一間亮堂的石廳呈現在蕭寒面前,石廳的牆壁上掛著數盞魔法燈,極品魔晶石作為能量之源,幾百年都不用擔心魔法燈會因為能源而熄滅。

巨大的水晶棺材里躺著一位身著白衣的美麗夫人,姿態安詳,栩栩如生,與那畫中之人一模一樣

水晶棺材是密封的,底座是一塊青玄石,重達萬鈞,濃郁的寒氣是從水晶棺中散發出來的。

如此密封的棺材,寒氣居然還能透過棺材傳出來

這絕對不是普通的萬載寒冰石

蕭寒走進水晶棺,自己查看了一下,重要楊若兮的胸口,一絲藍汪汪的毫光透著月白的衣服穿透了出來

「這是寒冰玉髓」蕭寒驚呼出聲,這可是極品至寶,修鍊冰法之人若是得到一滴寒冰玉髓立馬就可以脫胎換骨,天賦絕頂

而這一大塊寒冰玉髓居然只是用保存屍身,實在是太暴殄天物了,同時他也明白了為什麼楊若兮的屍身會產生屍靈了,如此極品至寶在身上,那不能成就屍靈還真就有些奇怪呢

「夫君,怎麼樣,我娘她有復活的希望嗎?」白青霞焦急的望著蕭寒問道。

「青霞,這塊寒冰玉髓成就了她,也害了她」蕭寒長嘆一身。

屍身長期佩戴寒冰玉髓,體質早就發生了變化,原本普通體質的楊若兮,現在已經變成極品冰修體質,而且連氣質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至少楊若兮若是能夠還魂,跟之前的那個賢惠溫婉的夫人一定不一樣了。

「夫君,你別嚇我,我娘她真的不能復活嗎?」白青霞花容失色問道。

「青霞,別擔心,你母親復活沒問題,甚至她復活之後,今後的成就也不會比你差,她現在是億萬無一冰魄之體,修鍊冰法,他日必可成神」蕭寒道。

「嚇死我了,我以為娘她不能復活呢」白青霞輕撫胸口說道。

「不過以她現在的情況,要還魂的話,可能要更加困難,我不敢打包票,只能說會盡我一切力量。」蕭寒嚴肅的提醒道,無疑,現在的楊若兮要想拿回屬於自己的身體,難度很大

「夫君,我聽你的」白青霞重重的點了點頭

「我要取走寒冰玉髓,這東西對她已經沒有用處了,要想還魂,她的身體必須變回正常人,而且我還需要你幫我煉製一顆融血丹」蕭寒鄭重的說道。

「融血丹?」

「此丹是介於絕品與神品之間,以你的能力現在煉製只能算勉強,不過有小屁鼎幫你,問題不大,你聽好了,這是丹方,極品融血石四兩、龍神血十毫升……」。.。

更多到,地址 「蘇副主任的這第二個理由我認為是很重要的,以前怎麼就是沒有留意到這個wèntí那,看來偉人說的那句話是任何時候都不會過時的,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不過蘇副主任,你的第三個理由是什麼那?難道說比前面兩個理由還要來的更加猛烈嗎?」袁嘯謳笑眯眯道。

顧憲章心底冷笑著。

你袁嘯謳倒是會抓住任何時機出手,看似是在詢問第三個理由,但誰想到會是這樣的挑撥離間。你袁嘯謳真的認為靠著你的離間,我就會中招嗎?你真的是可笑的很。要zhīdào我是這裡的主任,只要我不說話,是沒有誰能夠威脅到我的。

豬島說3w.zhuzhudao.com;第三個理由是吧,我也想要聽聽這第三個理由是什麼。

「其實我的第三個理由才是最為重要的,第三個理由就是少陽市的農業命脈。儘管說少陽市是地級市,這不假。但就算是再地級市,沒有農業作為支撐的話能成嗎?一個沒有辦法保證自足自己的地級市,是很為危險的,也是我們絕對要避免出現的。再說誰又說少陽市是沒有農業的,少陽市的農業在目前還是佔據著最大的比重。

有這樣的農業在,要是說少陽湖徹底消失的話,誰來灌溉那些田地?沒有辦法得到灌溉的農業,是必然會顆粒無收的。眾所周知,少陽市就是靠著少陽湖當作灌溉的源頭,但隨著現在少陽湖面積縮小,就必須將其餘湖泊和少陽湖聯繫起來。只有如此才能夠解決掉這個wèntí。而且灌溉是迫在眉睫,要是說下次該灌溉的時候沒有辦法做到,那種後果你們能夠想象到嗎?」

蘇沐略微沉吟了下,不顧顧憲章難堪的神情,繼續說道:「少陽湖是少陽市的一處旅遊景點,這個是沒有誰會否認的。依著現在的少陽湖再想要變成景點,純粹就是瞎扯。但要是說將其餘幾個湖泊給聯繫起來的話,還是能夠確保少陽湖煥發出來生機的,所以說我認為少陽湖改造項目是可以通過審批的。

至於說到少陽市市委那邊的意見,我認為完全可以打回去。當然要是說少陽市市委那邊有意見有質疑的話。歡迎他們前來發改委諮詢。直接找我蘇沐就成,我隨時奉陪。」

這就是蘇沐今天想要說的全部內容。

這就是蘇沐今天想要表達的態度。

隨著蘇沐話音落下后,他深深的呼吸一口氣,然後做出著最後陳詞。

「這就是我想要說的三個理由。我有著絕對的理由相信這個少陽湖改造項目是必須要進行的。是必須要通過審批的。至於說到之前對這個項目的擱淺,我認為不是wèntí,這個構不成任何威脅的。顧主任。既然這個項目是我負責的,我現在就提請做出對這個項目的複議申請。現在請各位就這個議題進行討論,我的態度是支持審批立項,而且是越早越好。」

最終決戰。

這就是蘇沐今天在這個會議上所需要達到的最終場面。

真的是不相信,在我前面鋪墊成那樣的情況下,你們當中還有誰敢對我的話進行指責。就算是你顧憲章,現在除卻從集體決定這方面下功夫做手腳外,你還能夠如何?

這是最後的時刻。

顧憲章很清楚現在已經到了最為緊要的時候,倘若說自己是不能夠堅持住以前的決定,恐怕這和蘇沐的第一次對決就會讓顧憲章在省發改委系統中的威信降低,這不是顧憲章想要面對的事情,但卻又是他現在不得不面對的。

「既然蘇副主任同意少陽湖改造項目,那麼現在咱們就舉手表決吧。」顧憲章淡然道。

「我反對。」崔景程一如既往的反對道。

事情已經是發展到現在這步,崔景程是沒有任何退路的,他必須這樣堅持到底,惟有如此才能夠挽回點顏面。再說崔景程考慮到的事情是這樣的,你們認為這事就算在這裡通過後就是那樣容易解決掉的嗎?沒有你們想的那麼容易,你們真的當少陽市曲和寡是個你蘇沐想如何收拾就能收拾的人嗎?

一票反對。

場面出現短暫的安靜,顧憲章沒有說話,只是很為隨意的玩弄著鋼筆。他想要zhīdào在這省發改委裡面,到底還有著誰是會站在蘇沐那邊的,他必須將這個弄清楚。

隨著崔景程明確表示反對后,安夢茹就舉起手來。

「我支持蘇副主任的意見,同意少陽湖改造項目通過審批。」

關鍵性的一票。

蘇沐是zhīdào安夢茹說過會支持自己,但卻沒有想到安夢茹竟然是如此果斷的就選擇支持。 如何攻略冷澈邪少 在蘇沐心中想到的是,安夢茹或許會在最後時刻,友情的給一票。因為現在要是給出票的話,就意味著是要和顧憲章對著來的。

安夢茹的人情蘇沐記在心中。

這就是天朝的現實。

你說蘇沐真的是想呀做點事情,但沒有辦法,你是必須通過這樣的場面才能夠成功。你說你做的事情是再正確的都是沒有kěnéng挽回這種局面,要是說在這裡得不到通過的話,很多事情你是只能夠乾瞪眼沒有辦法去做。所以蘇沐對支持自己的安夢茹,是從心底表示著謝意。哪怕是為了這個,蘇沐都會對蔣可進行一番照顧。

顧憲章儘管是沒有明確態度,但誰都zhīdào他肯定是反對的。

蘇沐必然是支持的。

那麼現在崔景程支持的是顧憲章,安夢茹支持的是蘇沐,一比一平。接下來的投票就會變的至關重要起來,要是說不能夠掌握主動權的話,可就意味著形勢會越來越嚴峻。顧憲章沒有說話,但他的神情已經是暴露出他心中的那種不滿,這種不滿針對的就是安夢茹。你安夢茹這是想要和我唱對台戲嗎?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放過不放過的那都是後面需要考慮的事情,現在你需要做的就是必須面對這個現實。

「我同意蘇副主任的意見。」戚伽思索了下,抬起頭果斷舉手。

顧憲章眼神一陣顫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